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一枕入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 16:36:2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一枕入情

别跑,一起?

没有料到她的性子这么烈,慕冷睿偏着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发麻的嘴角,这记耳光打的可真重。来自xbxys.com

冷笑了下,这才转头,冰冷的眼光看着呼吸不稳的戴雨潇,使劲一扯,把她紧紧的按进怀里,低头吻上那张因为生气而微微张着的嘴。

慕冷睿的舌头强悍的撬开她的唇齿,戴雨潇羞愤的咬他,刺痛感让他很快退了出去,却一口咬住她的下唇,这下轮到戴雨潇痛呼,他趁机钻进她的贝齿间,逼着她的舌头共舞,霸道的搅着,激起长串的火花。

冷落在一边的娜娜跺了下脚,转身出了房间。

慕冷睿搂在她腰上的手一用力,带着她后退两步,将她抵在阳台的墙壁上,腾出一只手在她姣好的曲线上游移,来到她的丰盈处,大力的揉着。

戴雨潇又急又羞,拼命的扭动却摆脱不了他的桎梏。

轻薄的够了,慕冷睿退开一点距离,仍旧紧紧的箍着她,让她动弹不得。戴雨潇俏脸绯红,被吻肿了的唇上沾着他的口水,泛着莹泽,胸口急剧的起伏,整个人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小说一枕入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慕冷睿很快就有了反应,大手按住戴雨潇的翘臀,压向自己的火热,简直要把她揉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戴雨潇明显的感到一根坚硬的东西抵着小腹,他嗓音暗哑,“宝贝,你要负责灭火。”

“混蛋!”戴雨潇猛的抬头,怒目圆瞪,怒火中却别有一番味道,慕冷睿心底的渴望叫嚣着,急切的想占有她。

这么一晃神的功夫,戴雨潇抬脚狠狠的往他脚上踩了去。

十寸高的细尖的鞋跟,饶是再高的火焰也熄灭了一半,慕冷睿痛的闷哼,戴雨潇趁机推开他,逃难一般飞快的奔了出去,跑了一个拐角后才背靠墙壁大口的喘气。

冰冷的墙壁烙着她的肌肤,戴雨潇不可抑制的开始发抖,连牙齿都开始轻颤。

被留下的慕冷睿恢复了优雅与贵气,看着打开的大门,微微摩挲着眉脚,扯了扯薄嘴,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失控,居然会有强迫女人的时候,要传出去,他情场浪子的颜面何存。小百姓养生网

不过,这个妞虽然辣了点,倒是激起了他的征服欲。慕冷睿插了一只手在裤袋里,俊朗的样子仿佛刚才那凌乱不堪的场面跟他毫无关系,整个人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朝戴雨潇消失的方向沉稳的走去。

剧烈的心跳还未平复,戴雨潇再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从楼梯下到二楼,打算从宴会会场离开,却不料被戴正德逮了个正着。

“爸爸。”戴雨潇低声叫他,迅速裹上冷漠的面纱。

“你在干什么!叫你去和李总熟悉下?你给我躲到哪里去了?”戴正德压低了声音,朝着身后的小女儿发脾气。

戴雨潇面无表情,没有开口的欲.望,一个高亢的声音在旁边说,“爸爸,雨潇才不会做这种事呢,她什么时候为我们财团考虑过呀。小说一枕入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雨潇回头,看向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戴霜霖,精致的妆容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唯恐天下不乱的火上浇油。

说完又来挽着戴正德的胳膊,“别生气啦,爸爸,我已经和李总约好周末去打高尔夫了,你就别操心了。”

“你看看,你就不能跟你姐姐多学学,真是百无一用,养你来干嘛。”

戴雨潇微低着头,表情未变,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挑拨和谩骂,只是捏着右侧的礼服,紧紧的攥了起来。

“戴总,真是难得啊,在这里碰见你。”低沉磁性的嗓音突兀的插了进来,戴雨潇抬头,花容失色。

慕冷睿英俊的脸庞带着亲民善意的微笑,不知道何时站在父女三人的身边,灼灼的眼神却只盯着戴雨潇看。小说一枕入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啊,慕少爷,您好,您好。”明明是长辈,戴正德却挂上谄媚的笑容,只差没有点头哈腰了。那是当然,戴家的华娱财团和慕氏企业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慕少!”戴霜霖也跟着变了神色,带着七分端庄三分羞涩,往他的身边近了一步。

可慕冷睿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变化,灼热的眼神快要在戴雨潇的身上烧出两个窟窿,嘴里却在问戴正德,“戴总,这位是……”

见慕冷睿似乎对小女儿感兴趣,戴正德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大力的扯过戴雨潇,“这是我的小女儿戴雨潇,还在念书,没见过什么世面,让您见笑了。”

“爸爸!我不想认识这种人,你知不知道刚才他对我……”

戴雨潇话音未完,戴正德暗暗的在她手臂上拧了一下,“雨潇,不可以发小孩子脾气,你可知道慕少爷是谁,他怎么会是你说的这种人呢。”

“就是,谁会对你怎么样,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推荐xbxys.com”戴霜霖不甘的瞪着妹妹,既然没希望了,也就不用在装出淑女的样子了。

车中的燥热

“说到刚才,你是不是应该为你的暴力行为道歉呢。”当然见到她的为难,可慕冷睿并不打算放过她,

戴雨潇简直气得说不出话来,真是贼喊捉贼,有理说不清,扭头就想走,却被戴霜霖拽住胳膊,厉声质问她,“暴力?你又做了什么好事?”

“戴雨潇!快道歉!”戴正德急了,慕家大少爷可不是他能惹的起的,更何况是为了戴雨潇这个他一向不重视的女儿。

戴雨潇不敢置信的盯着怒火滔天的两人,为什么,她是女儿不是么,就什么都不问,直接定了她的罪,为了一个欺负她的外人?

戴雨潇不怒反笑,受伤的眸子盯着慕冷睿,“好,我道歉,那你要我怎么做你才甘心?”

慕冷睿看在眼里,笑了,果然是性子烈的女人,修长的手指指向旁边桌上的红酒,“如果你把这一整瓶都喝下去,我就勉强原谅你。”

戴雨潇咬了咬唇,眼前这个邪侫自大的男人,此刻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看她,那眸中尽是玩味和嘲弄。而本该站在她这边的家人却用催促的眼神看着她。

“好,我喝。”戴雨潇扯出苦涩的笑,一把捞起红酒瓶灌下,顷刻间,灼烈的味道充满整个口腔,呛得她干咳连连。

“喝不下去就算了,我可不想别人说我勉强女人。”看着戴雨潇硬撑的样子,慕冷睿唇角轻勾,深邃的眼眸内似笑非笑。

戴雨潇喝尽最后一滴酒,将酒瓶往桌上重重一放,嫣红的脸颊妩媚动人,“可以了么,慕少爷!”

“好酒量。”慕冷睿一下下的轻拍着手掌,深沉的眸光中有抹邪佞一闪而过。

戴雨潇按着肿痛的太阳穴,不去理会慕冷睿,顾自从他旁边擦身疾步而去。

慕冷睿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下巴,微眯起锐利的眼瞳,不再理会戴正德的道歉,也跟着离去。

一冲进洗手间后,戴雨潇再也压不住胃里的翻涌,哇的一声吐出酒水来。昏天暗地的难受崩裂开来,呛的她难受。

眩晕很快袭来,戴雨潇扶住洗手台,用冷水泼着脸颊,试图清醒一点,是呀,她还指望什么呢,即使是庒语岑,不也丢下自己了么。

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戴雨潇扯动嘴角,逼自己坚强一点,收拾了情绪,拍拍脸颊,扶着墙壁,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冷清的停车场透着阴森,地上的路也变的扭曲了起来,戴雨潇知道自己醉了,而且醉的不轻,残存的理智催促着她赶快回家。

走到车前,戴雨潇掏了几次才掏出钥匙,刚要打开车门,便觉身后暗影一闪,她还未来得及惊呼出口,便已被人压倒在车上。

“慕冷睿。”戴雨潇愤怒的睁大眼眶,如见鬼魅,呓语一般的名字从苍白的唇片中颤抖地溢出。

“宝贝,我可在这儿等你好久了。”慕冷睿勾唇狞笑,却叫戴雨潇心中一凉。

“你这恶魔……恶魔……”戴雨潇话未说完,慕冷睿便迫不及待地以惩罚的力道狠狠吻了上她娇嫩的唇瓣。

戴雨潇拼命挣扎反抗,抬起膝盖用力去踢慕冷睿,可惜都被慕冷睿巧妙的一一躲过。

慕冷睿霸道地撬开她紧闭的贝齿,舌带着男子急切而灼热的气息以迫不及待的姿态长驱直入,准确地虏获了戴雨潇的丁香小舌,狠命地纠缠吮吻,仿佛要吞没她的一切。

戴雨潇被慕冷睿突如其来的狂情之吻,吻得透不过气,本就晕晕的头脑一阵空白,旋即昏了过去。

慕冷睿将戴雨潇抱进他的跑车里,火红色的迈巴赫,张扬而狂野,犹如他身份的象征。

“开车!”慕冷睿坐进车内,霎时,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驶了出去,很快的便没入了车流之中。

行驶中的车辆微晃着,戴雨潇软软的靠在他的胸前,手无力的垂在他的腰侧,细长的胳膊,似乎没有什么力量,可不过一面,慕冷睿就知道她是一个多么倔强的女人。

呼吸有些重,带着温润的湿意,透过了他的胸膛,烙在他的心上。慕冷睿低下头,看着她闭着的眼睛,睫毛湿漉漉的,微微的颤动。

他并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就像是没有任何思索的余地,就守在停车场,把她掳了来。不是没见过美人,可偏偏她眉宇间的紧锁,狠狠的撞在了他的心上。

不假思索,温热的吻已经落在了她的唇上,戴雨潇嘤咛了声,开始本能的反抗。

慕冷睿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任由欲.望的火焰愈演愈烈,即使要将怀里的人儿挫骨扬灰,也没有办法停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渴望,心底叫嚣着莫名的焦躁,只有这个如清泉一般的女人,融化在他的怀中才能平息,无法再有任何的理智,只想沉沦。

如果不是刚好到了家门口,他一定会在车上就要了她。酒劲越来越绵醇,戴雨潇并没有醒过来,被慕冷睿拦腰抱着,带上了三楼他的卧室。

戴雨潇被放在了宽大的床上,黑色的丝绸床单更衬的她肌肤似雪。慕冷睿的吻重重的落了下来,沿着脸颊的线条来到脖颈。

他以为她会反抗,可让他惊愕的是,戴雨潇居然不再抗拒,伸长了胳膊攀着他,主动伸出小巧的舌头回吻他。

同时,她另外一只小手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礼服,不过片刻,她上身便不着寸缕的暴露在他面前。

宝贝,放松

一阵呓语含糊不清的从戴雨潇的嘴里溢出来,“语岑,别离开我,求你……”

语岑?哪个语岑?从未有过的愤怒占据了他的心,陌生的情绪控制了他。慕冷睿冰冷的目光瞪着身下的女人,很显然醉的不轻。大手擒着她的下巴固定住,“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戴雨潇屈起手肘撑起自己,迷蒙的醉眼更显诱惑,不解的样子带着娇憨,“语岑,你生气了?对不起啦,我再也不发脾气了好不好?”

她还想直起身来抱着他,被慕冷睿凶狠的一推又跌回床上,她的唇嗫嚅着,被他再次猛烈的堵住,他只想堵住她的嘴,不让她柔软的声音再叫着别人的名字,硬生生的撬开她的唇,就像是要把所有的愤怒都堵回去。

慕冷睿抓着她两边肩上的领口,用力一扯,在戴雨潇的惊呼声中,让慕冷睿看得欲火中烧的晚礼服被撕裂成两半,几下推挤,就被扯了下来,丢到床下。

可礼服下的丁字裤却让慕冷睿猩红了眼,“你穿丁字裤?”

戴雨潇柔如无骨的躺在床上,冰凉的丝绸正好解了燥热。她眯着眼睛,咯咯的笑,“语岑,你好笨咯,这么贴身的礼服,不穿丁字裤那我要穿什么?直接不穿么?”

想象这那个画面,慕冷睿僵硬了两秒,然后飞快的扯下自己的衣物,顺道也把戴雨潇的丁字裤扯掉,抱着她,火热抵着她最柔软的地方,冰冷的说道,“抱着我。”

戴雨潇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顺从的将两手环在他宽阔的背上,乖乖的窝进他的肩头。

“啊!”随着慕冷睿狠狠的冲入,戴雨潇忍不住喊了出来。

没有前戏,没有温柔,就这样直进直出。戴雨潇觉得自己被他狠狠的撕裂开来,成串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发出绝望的呜咽声。

她的手在他身上胡乱的拍打,徒劳的想要反抗,却终究枉然。

慕冷睿有瞬间的错愕,他以为,她早就和那个什么语岑……可没想到,进入的瞬间碰到了障碍,看着两人紧紧的咬合处的鲜红,不明的情绪涌了上来,让他一时停住了,可紧致的内壁紧咬着他,让他无法抑制的律动起来。

“看我!看看是谁占有了你!”

疼痛带来清明,戴雨潇霎时瞪圆了眼睛,慕冷睿满意的扯着嘴角,露出邪佞的笑容,很好,她知道他是谁了。

“不要!出去!你这个恶魔!”戴雨潇胡乱的抓挠着他,崩溃的哭出声,她怎么这么糊涂!

慕冷睿缓缓的退了出去,却再次凶猛的冲了进来,戴雨潇一下子被填满,从来没有被进入过的的内里敏感的急剧收缩。

慕冷睿埋在里面,等着她的疼痛缓过去,被她这么一夹,差点没忍住。

“乖,宝贝,你放松,你快把我夹断了。”慕冷睿舔着她的耳垂,低沉的嗓音诱惑着她,“宝贝,你也想要我是不是?”

成串的泪珠在她的脸颊滑下,戴雨潇发不出声音,只能无力的摇晃着脑袋。

内里又是一阵紧缩,慕冷睿开始一下一下的顶撞着她,狠狠的刺在最敏感的圆点上,进进出出的磨蹭。

“求你,放过我……”

“放过你是吗?”慕冷睿直起身,一把将她抱起,环缠在他的腰上,两人交缠的部位却并没有分开。

戴雨潇一晃,差点摔了下去,只得搂住了他的脖子。

慕冷睿满意的邪笑,抱着她在房间里走动,随着他缓慢而有力的步伐,他的欲.望也就跟着来回进出的耸动,擦着她的内里肌肉,有意去刺着她。

戴雨潇难耐的扭着腰肢,随着他的步伐而紧缩自己,被他折磨的几欲昏过去,哭喊着,求饶着。

慕冷睿当然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她,托着她的大腿,走到一整面落地镜子前,把她的背抵着镜子。

下面依旧凶狠的进出,戴雨潇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无力的发出呻.吟声。

灼热滚烫的液体随着她的哭喊浇在他的粗热上,慕冷睿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哆嗦。但却忍住,只是用力的顶着最深处,耐心的画着圆圈磨着。

戴雨潇呜呜的哭了起来,“不要了,好难受……求你……”

“是吗?如你所愿。”慕冷睿用双手支着她,退了出来,却留了前端,邪佞的笑笑,再狠狠的撞进去。

“啊……”戴雨潇被撞的不停摇晃,长长的波浪卷头发散落在胸口,两只丰盈摩擦着他的胸口,激发出他的兽性。

“宝贝,你好敏感。”他发出低低的笑声,因为再次感受到她浇上来的温热液体。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慕冷睿托着她的臀,另一只手擒住她的下巴,让她转过头去看镜子。

戴雨潇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可他只是浅笑,“不看的话,我就叫别人来看。”

“你!”戴雨潇羞愤的睁开眼,刚好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雪白的肌肤泛着粉红,两条腿被大大打开,与之相衬的是慕冷睿古铜色的肌肤,紧紧的贴在一起,被压在镜面上,他在她的深处直进直出,亵玩着她最柔软的地方。

“看着我,是怎么占有你的,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只有我不要的东西,没有人能够拒绝我!”他将她的右腿搭在他的肩上,张的更开,更方便进出。

而这样的姿势,也让戴雨潇清楚的看到,镜子里的他是怎样将暗红的炽热挤进她的身体里,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充实胀满的感觉充斥了全身,让她清楚的意识到,这个男人在她里面,狠狠的占有了她!

一枕入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枕入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心尖宝贝:男神老公玩心跳15章(第015章 晚上不回来,孤儿院,卒!)

    原标题:心尖宝贝:男神老公玩心跳15章(第015章晚上不回来,孤儿院,卒!)书名:心尖宝贝:男神老公玩心跳第015章晚上不回来,孤儿院,卒!柯焱和池冉之间就像是两头充满愤怒的野兽在互相僵持一样,谁也没有让着谁,他们就这样互相瞪着对方,池冉感觉到了肩膀越来越疼,那是柯焱抓着她肩膀的手在不断的收紧,用力!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柯焱忽然笑了,笑的诡异,他盯着池冉说道:“我还真是看错人了!”说完,柯焱甩开了池冉,让池冉一下子撞到了桌子上,池冉疼的倒吸一口冷气,这两天的她,每时每刻都在受伤,真是该死。柯焱听到

  • 盛世婚宠:心尖宝贝,休想逃!15章(第15章 无巧不成书)

    原标题:盛世婚宠:心尖宝贝,休想逃!15章(第15章无巧不成书)小说名字:盛世婚宠:心尖宝贝,休想逃!第15章无巧不成书现在的叶一凡让苏唯感到害怕,她已经等不到苏父苏母回乡下后再搬离这里,虽然她现在还没有找到住的新地方,但她不想再等,就算边住酒店边找租房也好过跟叶一凡呆在一幢房子里,时刻担心他会不会突然又兽性大发。“这么突然?”苏母惊诧的站起身。叶一凡的脸色在听完苏唯的话后已经完全变成了铁青色,沉着声音冷道:“什么项目这么重要,竟然还需要你搬出去住,不行,我不答应,你不准搬走。”不管苏唯是不是真

  • 妃常无良:女贼要翻墙15章(第十五章 山大王当新兵)

    原标题:妃常无良:女贼要翻墙15章(第十五章山大王当新兵)小说:妃常无良:女贼要翻墙第十五章山大王当新兵陈刚将夏小沐和苏澈两人编排到了最低等的步兵营。其实安平打过招呼之后,他曾想要将他们安排个好一些的位置,至少该是哪个将军参将的亲兵队里吧,无奈一来他不过是一个从九品参军,位分不够,二来苏澈也找机会表明了就去最底层的步兵营。陈刚一想起那天苏公子说要瞒住所有的人,不可透露他的身份,他就觉得有些奇怪。公子身边的安爷说让打点,公子又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他也很为难!思虑了好久,决定还是和伍长招呼一下。其

  • 嫡女当道,爷的至尊宠妃15章(第十五章 清白)

    原标题:嫡女当道,爷的至尊宠妃15章(第十五章清白)书名:嫡女当道,爷的至尊宠妃第十五章清白“二小姐,奴婢也是为了尚书府的一个名声,才不敢说。”那奴婢急忙辩解道,也把所有的罪名安到慕千颜身上。“那妹妹你为何现在才寻找?”慕千颜反问慕千宁,慕千宁方才还在暗自嘲讽中,窃窃偷笑,很是得意。见慕千颜问她,理所当然地回道:“那可是贵妃娘娘送给我的,我怎么能随身携带,自然是小心放着,以防有什么意外,不过几日,我想拿出来看看之时,却发现它不见了。”说道此处,慕千宁又忍不住落了几滴泪水,很是难过。“姐姐,你怎么

  • 一姐15章(第015章 亲的,一脉相承)

    原标题:一姐15章(第015章亲的,一脉相承)小说名字:一姐第015章亲的,一脉相承说着,他毫不犹豫就堵住了我的嘴,我呜呜地叫着,不断地翻滚,挣扎,我身上很脏,可是,霍英笙似乎并不嫌弃,我的白色外套染脏了他的衬衫,他的吻,带着几分的怒气与凶残,从我的唇上直接从脖子处滑下去,舌尖不断地舔着我的脖子,舌头所到之处,全都点起了簇簇红色的火苗,当他的舌来到我高耸的胸口,咬开了那两颗紫色的纽扣时,我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他滚烫的手指摸着我的臀部曲线,一点点地往上游移,当那只邪恶的手从我裤子边缘穿进去,即时

  • 妃你不渴:太子宠上瘾15章(第15章 怎么没有心跳)

    原标题:妃你不渴:太子宠上瘾15章(第15章怎么没有心跳)小说名:妃你不渴:太子宠上瘾第15章怎么没有心跳冷如月有些发呆,他又补了一句:“你说,去哪?”“师傅,白家老宅您知道怎么去吗?”冷如月说后,马车拐弯转了方向,直奔了白家老宅。君允却不肯放过她,将她整个人按在了车窗上,脑袋贴在她的耳边问着:“说,为什么要去白家老宅?”他的一只手将如月两手吊起来,另外一只手沿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婆娑着。如月当然不肯,用力挣扎了两下,发现力气根本没有他大,干脆换了个方式:“哟,殿下不会好好说话,非要这么骑着人家

  • 婚后试爱15章(第15章 你终于来救我了)

    原标题:婚后试爱15章(第15章你终于来救我了)书名:婚后试爱第15章你终于来救我了看守所门口,低调的车辆骤然停下,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以及车尾那长长的刹车痕迹。一抹修长的身影从车里面蹿出来,快得只能让人看到一个模糊的虚影。“先生,请问找谁?”女警员发亮的眼睛,在这个男人进来的瞬间就粘了上去。冥修气不带喘地看着她,桀骜的眼睛迸射出骇人的寒光,将女警元刚刚在内心所有的歪歪都打散,“谁是这里的负责人?”这年头,到警察局报案的人是不少,到警察局之后还能像他这么嚣张的可不多。可是,碍于眼前这个男人气场太

  • 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15章(第十五章 宋晞颐脸色苍白,狠狠地咬住牙关)

    原标题: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15章(第十五章宋晞颐脸色苍白,狠狠地咬住牙关)小说名: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第十五章宋晞颐脸色苍白,狠狠地咬住牙关接下来有另外几个侍者上前端来餐汤,顾安安看了一眼汤的内容物,松了一口气。这些高级餐厅不好的地方就是餐汤不能自选,看那天大廚的心情而定,幸好今天的是周打鱼汤而不是她极之讨厌的蘑菇忌廉汤。“我们小姐要来这吃饭!”正当顾安安对自己面前的汤在心里暗暗吐槽时,包厢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嚣,纷扰中男声突然间拔高,这样的一句话突然间传进了顾安安耳朵里。小姐?这是哪家

  • 强取豪夺:娇妻宠不停15章(第十五章:别矫情)

    原标题:强取豪夺:娇妻宠不停15章(第十五章:别矫情)小说:强取豪夺:娇妻宠不停第十五章:别矫情那一年,她在学校里因为和冷恒澈走的太近,而被其她女人嫉妒,骗她到学校的湖边,把她推下了湖里。那时候是凛冽的寒冬,她浑身僵硬的不行的,根本游不上岸,是冷恒澈跳进水里,把她救了上来。后来,他把她带到了他的家里,洗澡换衣服,给她煮了热姜汤,但她还是生病了。他一个晚上没有阖眼,守在她的床边照顾她,也是像现在这样,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想起以前的事情,依旧像是蜜枣一样甜。可是,他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了。有时候她会想,为

  • 爱劫难逃:新妻离婚无效15章(第十五章: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

    原标题:爱劫难逃:新妻离婚无效15章(第十五章: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小说书名:爱劫难逃:新妻离婚无效第十五章: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虽然眼神是同情的,但语气却充满了幸灾乐祸,洛祁铭停止手上的动作,眯眼瞪向她,谴责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她利索的站起身。“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家了!”夏暖心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很时务的想逃之夭夭。凝视夏暖心渐渐消失的背影,洛祁铭苦笑了笑,看她长得温顺可人,可将来未必是一盏省油的灯。他脱下已经被玷污的西装外套,步伐沉稳的离开了咖啡馆,接下来该是面对暴风雨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