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废材千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 15:31: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废材千金

第一章 退婚
十二月寒冬,地面铺着一层薄薄的银白色霜花,格外寒冷。版权xbxys.com

木灵帝国,楚公爵府邸内。

楚陌迷茫地望着自己所在的陌生房间,这哪?老娘不是就在那个大英博物馆盗回老祖宗的瑰宝的时候,看到那一幅画上的不似人间建筑的宫殿,多瞄了几眼吗?怎么就到这里来了?

“楚陌曦,你把本公子的话当成耳旁风吗?本公子今日是来跟你解除婚约的!”旁边那个青年看着对面那个正神游天地的废物,几乎跳脚。

楚陌眼睛一转,落到对面这人身上。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乌黑深邃的眼眸,本该泛着迷人的色泽,此时却充满怒气。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应该是张扬他的高贵与优雅的,此时却狰狞着。

楚陌得出一个结论,这是她见过的最丑的人。

“你谁?”楚陌不屑地收回眼睛,若不然初来咋地,她都懒得理这傻逼。说明xbxys.com不对,怎么穿着古代的衣服?而且这个地方好像是古代的摆设……

脑袋一阵疼,恐怖的信息量输入脑袋里,几乎让她疼昏过去。

楚陌曦,木灵帝国楚公爵府的大小姐,十五岁还未觉醒天赋,是木灵帝国有名的废材小姐。

娘亲早死,本性与人无争的楚陌曦在楚家是受尽欺凌。

十五年前楚公爵与林将军便定了这个长女、长子的婚约,今天林露白来与楚陌曦退婚,楚陌曦一个没想通气死了。

然后楚陌便穿越到了她的身体里。

气死的?这小心脏还真不经气啊!需要锻炼!既然她已经穿过来了,那么从今往后这身体便由她楚陌做主了。

“楚陌曦,你以为你装傻本公子就不与你解除婚约?”他右手上的戒子一闪,一纸红色的婚书出现在他的手上。网站xbxys.com

原本林露白不想做这么绝的,不过楚陌曦的态度让他脸上无光,他今天就是要当着楚陌曦的面,撕毁婚书。

“真够狠啊!”没实力,被退婚,她楚陌曦认了!但当面撕毁婚书这是个侮辱,她楚陌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真的很好……

“狠?楚陌曦你个废物凭什么能与我林露白有婚约?凭十五年前一个约定?那值几个钱?”林露白的嘴角泛着嘲讽,他林露白将军府的大公子,天赋在整个木灵帝国也是排前的。

“你欺人太甚!”楚陌的双眼咪着,夜露白是吧?我不把今日的耻辱讨回来,我楚陌的名字倒着写。

“我林露白有实力,就欺负你楚陌曦了,怎么着?”林露白双手持起婚书,直接从中间撕开,拿着有楚陌曦名字的另一半递出来。

“实力决定一切……”楚陌抬手欲从他手中接过婚书,刚抬起手,林露白手中的那属于她的一半婚书化为了碎片从她的指尖落下来。

一直落在地上,红色的纸屑在白色的地上显得那么的显眼。

“不好意思掉了,麻烦自己捡一下吧。网站http://www.xbxys.com/”林露白的眼里带着赤裸裸的嘲讽,当着你的面把婚书化为碎片,对你赤裸裸的侮辱。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林公子,不送了!”楚陌说完这句话,缓缓地蹲下身子把地上的纸屑一片一片捡起。

林露白看一眼蹲在地上捡纸屑的楚陌曦,然后得意地拂袖而去,他并没有把楚陌曦的话听进去。

“小姐……你没事吧?”这个时候外面跑进来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丫头。

“你谁呀?怎么弄成这样的?”楚陌站了起来,眼睛在这丫头上扫一圈,眉头一皱道。

“小姐,你怎么连莲儿都不认识了?”小姐的脑子气坏了?这可怎么办啊?莲儿顾不得身上痛,急得走来走去。《废材千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你走来走去干什么?晃得我眼睛都花了。还有别叫我小姐……”小姐?卧槽,那是‘鸡’好不?

“不叫你小姐叫什么?”莲儿心里一咯噔,小姐向来是温柔的大家闺秀,难道因为退婚,脑袋气傻,性格大变?

“叫老娘大姐或者老大都行。”楚陌往椅子上一坐,笑咪咪地道。

她楚陌号称侠盗界的楚阎王,竟然如小说中一样穿越了。

“小……老大,你……”莲儿看着楚陌曦说话都不利索了。

“莲儿,你去弄点吃的,我饿了!然后换衣服。”吃饱了才有力气,穿成一身新才有心情。推荐http://www.xbxys.com/荐于这楚陌曦在楚家的处境,等会来的人可不止一波两波。

“是……”莲儿虽然疑惑,却还是移动了脚步。

吃饱后,莲儿便给楚陌曦更衣。

楚陌曦在莲儿的侍候下脱去外套,正准备挥手让莲儿下去,莲儿却惊地道:“小姐,你的手臂上是什么?”

莲儿因为太过惊讶,连楚陌曦不允许让她叫‘小姐’都忘了。

“老娘手臂上能有什么……”抬起右手,楚陌曦直接傻眼了。

这神马情况?这不是她在那大英博物馆里盗的那幅画么?怎么到她手臂上了?

“莲儿,你去弄点水来。”楚陌曦盯着手臂上的画,头都没有抬一下。

“是……”莲儿立即领命而去,没多久就端着一盆水过来了。

“肯定就是这副画搞的鬼!”楚陌曦把手臂放进水里使劲地搓,除了把她那手臂搓破皮流血外,没有任何的效果。

“小姐,你别搓了,都沁出血了。”莲儿握住楚陌曦的手道。

“没事,莲儿,你先下去。”楚陌曦抽回手,然后示意莲儿下去,她现在想冷静一会。

莲儿担心地看一眼小姐,最后端起那盆水便出去了。

“画啊画,你带老娘来这个世界干什么?”

画怎么可能回应她?楚陌曦直接把手臂藏到袖口里,却没有注意到那手臂上的画正在吸收完她那伤口上的血迹后,正闪动着妖孽般的光芒。

第二章 画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楚陌曦皱了皱眉头起身朝房间外而去。

“你个死丫头,你有什么资格拦本小姐?来人把这个不懂上下尊卑的死丫头拉出去赐一丈红。”

一个淡粉色的长裙,画标准的秀女妆,一张绝色艳丽的脸,却因为她的张牙舞爪而显得有些狰狞,她是楚公爵府的三小姐楚暮辞。

她的两个贴身侍女听令立即上前把拦在她面前的莲儿给拉开,打算把莲儿拖下去。

楚陌曦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莲儿被拖走,她立即冷着脸出声了。

“在老娘的地盘上,老娘看谁敢动莲儿?”

“呦……这不是我们楚公爵府的废物大小姐吗?对了,听说今天林将军家的公子来找你了?怎么?他是来跟你谈婚事吗?”楚暮辞看到楚陌曦出来,那张狰狞的娇颜立即恢复正常,带着一脸的笑,缓缓地朝楚陌曦走来。

她刚回府就听说林将军府的露白公子来跟废物解除婚约,她便屁颠屁颠地过来冷嘲热讽来了。

露白公子是她楚暮辞的喜欢的人,凭什么跟这个废物有婚约?就因为楚家与林家约定长子、长女婚约?

“老娘的事跟你有个毛线关系?你先管好自己,你这是要拿老娘的人怎么着?”楚陌曦看都懒得看一眼楚暮辞,而是冷冷地盯着正抓住莲儿的那两侍女,

那两个侍女在楚陌曦的眼神下心虚地松开了手。

“这个死丫头不懂尊卑,本小姐教育一下不行吗?”楚暮辞恨恨地盯着楚陌曦,这个贱人今日怎么这么伶牙俐齿了?

“哦?不懂尊卑?”楚陌曦直接朝楚暮辞那两个丫头走过去,然后在那两个丫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直接一人一巴掌。

打完后,楚陌曦缓缓回过身朝楚暮辞道:“不懂尊卑,老娘替你教育教育。”原话奉上。

“你……”楚暮辞差点没气死,自己还没把她的丫头怎么着了,现在自己的丫头却被人给提前教训了。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莲儿,你以后注意点,遇到这类人有多远闪多远,学到这股风气,我可一样会惩罚你。”说话这句话的时候楚陌曦的语气里带着冷意,也就是这股冷意把楚暮辞给怔住了。

这废物不是一直很懦弱么?怎么今天变得这么强硬了?而且还敢还嘴,她是气昏了?

莲儿担心地看一眼楚暮辞的方向,冲楚陌曦摇着头,小姐不会把三小姐给惹毛了吧?为了她并不值得啊!

“楚陌曦,你不过是我楚公爵府养的一个废物,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本小姐的下人?”楚暮辞右手食指指着楚陌曦很不屑地道。

“还真的是没大没小,欠教训。”楚陌曦闪电般出手,直接捏住楚暮辞的右手。

咔嚓!楚暮辞的右手被楚陌曦给狠狠地扭断,还可以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楚陌曦淡淡地甩开楚暮辞的手,然后脸上绽开一抹微笑道:“不好意思,下手重了些。”

“啊……”

一声惨叫,楚暮辞抱着右手痛晕过去。

楚陌曦头一偏转向楚暮辞的两个丫头道:“没看到你们家主子受伤了么?还不带回去请大夫?”那厉色,简直像个高高在上的主子。

那两个丫头惊恐地看着楚陌曦,然后扶着已经昏过去的楚暮辞离开。

目送他们离开后,楚陌曦才把眼神掉到那边已经呆滞的莲儿身上,“丫头,你发什么呆?”

“小姐,你快出府躲躲,伤了三小姐,大夫人只怕不会甘修,而且二小姐现在可是帝君的宠妃,你快……莲儿这里还有些金币……”莲儿慌张地从怀里掏着金币,然后推楚陌曦出院子。

“莲儿你干什么?我先回房去了,再有人找我,让她直接来,来一个我灭一个,来两个我灭一双。”

扔下这句话,楚陌曦便转身回了房间,她需要继续研究她手臂上的那副画……

莲儿担心地望着楚陌曦离去的背影,最后坐在房间门口守着……

“这画怎么变颜色了?”楚陌曦拂起袖子,发现原本那有些模糊的画,竟然变得清楚了,隐隐地她还可以从上面看到隐约的影子,修长的身影,黑衣胜雪长发,简单的束起。看不清样貌,却好似谪仙下凡。

“怎么回事?本来不是一副仙宫画么?怎么一下多了个花美男了?”别说楚陌连人家的样貌都没有看清,怎么就认为人家是花美男的?

只能说,她感觉这人应该是花美男。

盯着那身影看着,楚陌曦感觉一片天旋地转,然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地板上。抬起头她看到的就是个宫殿,没错,就是她前世看到的那灰蒙蒙却带着庄重气息的仙宫。

“我这次出现幻觉了吗?竟然是那仙宫?”傻傻地盯着仙宫上头那‘天曦宫’三个字,她觉得她在侠盗行业这么多年,这一次盗得特么值,这么个仙宫啊,就算是做梦那也值啊!

就在楚陌曦站起来准备研究这仙宫由什么建造的时候,那仙宫的门突然自动打开了。

“卧靠,人品太好就是这样,连仙宫门的大门为老娘打开。”很自恋地夸奖自己一翻,楚陌曦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进入了大殿里。

空荡荡的大殿里,除了中间有一条长长的红毯直通上最前面的那双人象牙白色的椅子前什么都没有。

楚陌曦的眼睛落在那双人椅子上,她觉得很奇怪,她觉得这里应该是缺了点什么。

甩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楚墨曦的眼睛转到大殿右面的那张门上那两个字上‘凡门’。

“凡门?不会还有仙门吧?”楚陌曦嘀咕着,试图推开那张门,不过无论她怎么弄,那门动都没有动一下。

“什么情况?打不开的?这不欺负人吗?勾起我的好奇心,却进不了……”楚陌曦好郁闷的回到大殿中,直接坐在那双人椅子上嘀咕着。

此时一道紫色的光芒从那椅子上散发出来把楚陌曦整个笼罩在其中,楚陌曦只感觉到一阵昏昏欲睡。

第三章 神秘男子
不知道多久过去,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依旧是躺在双人椅子上,大殿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什么情况?我怎么睡着了?”揉着有些疼痛的脑袋,楚陌曦有点莫名其妙,她这人向来是浅眠,今天她怎么睡着连自己都不知道?

最后一个天旋地转,她又回到了她的房间里。

发现自己竟然又是躺在地上,楚陌曦的脸再次难看了,“又是地上,难道我比较接地气?”

从地上爬起来,楚陌曦郁闷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然后令她傻眼的情况发生了。

只听来咔嚓一声响,那桌子在楚陌曦的面前被分成木屑,很均匀的木屑。

“我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楚陌曦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又看,就算是前世跆拳道黑带三段,也不能让这桌子碎得这么彻底吧?

“小姐,你怎么了?”外面的莲儿听到房间里的声音立即冲了进来。

当看到房间里一地的木屑,莲儿也傻眼了。

楚陌曦回过神,不着痕迹的收回右手道:“可能桌子太脆弱了,竟然自己坏了。”

不愧是楚陌曦,连这种借口都能找出来。

“那小姐……”莲儿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桌子太脆弱跟化成一堆木屑有关系?

“叫老大,别小姐小姐的。”楚陌曦黑着脸,听到小姐这词,她就浑身不对劲。

“是,老大,莲儿先把这里清理,然后去管事的那里要个新桌子过来。”莲儿在心里叹口气,一定要从那管事的那里要个新桌子过来。

“莲儿,不用了,反正这桌子放房里碍事。”瞥一眼莲儿,以自己在楚公爵府的地位,只怕莲儿去管事那里也不一定会要到桌子吧。

“小……老大,莲儿……”莲儿看着楚陌曦有些说不出话了。

“把木屑都扫出去吧!”楚陌曦坐到床边淡淡的道。

“是!”莲儿很快就把房间给收拾干净,见楚陌曦没有其他的吩咐,她便出去了。

莲儿刚离开,楚陌曦便用精神力开始探向自己的经脉。

她发现一股奇怪气息在经脉里涌动,“难道就是小说中所说的内力?不,是什么天赋觉醒了……”

在这个异世有种修炼,需要觉醒天赋,然后修炼一种叫灵元的东西。

“咦,凤凰涅磐心经……”此时楚陌曦也发现脑海中多了一个功法。

“修炼灵元的功法?刚才在那仙宫里的紫光?”楚陌曦立即按照功法上的修炼方法开始修炼。

凤凰涅磐心经:远古凤凰坐化之后以自身精气魂凝聚为一本功法,分为九重。

第一重,凝基。

楚陌曦按着凤凰涅磐经的运转路线,开始修炼,一周天、二周天……

在另外一边的房间里,两个侍女跪在房间中央。

楚暮辞正被一个大夫接骨,那沁入骨髓中的痛楚让楚暮辞在床上哭叫着“娘……啊,痛……”

“暮辞不哭,娘在这里。”床边坐着的那个美妇人就是楚家的大夫人君丽,她看着哭叫得女儿,那双美眼里沁着点点的泪花。

凄厉的哭声在继续,那温柔得安慰声也一直持续着,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大夫给楚暮辞的右手包扎好了,而此时楚暮辞可能太累了已经沉睡了过去。

“雨大夫,不知道我们家暮辞的手怎么样了?”君丽抚了抚楚暮辞汗湿的头发,然后起身朝那正在写药方的大夫道。

“禀夫人,小姐的手断了,现在已经接好,吃下老夫的配制的灵药,过几天她就可以恢复了。”雨大夫站起来恭敬地回道。

“那麻烦雨大夫了。”君丽眼神转回床上女儿的身上。

“不麻烦,老夫先下去给小姐取灵药去。”雨大夫拿起手中的灵药方,然后朝君丽一拜道。

君丽没有回话,只是朝他挥了挥手。

雨大夫提起药箱便离开房间后,房间里只剩下睡着的楚暮辞、君丽,还有那跪在地上的楚暮辞的两个贴身侍女。

“说,怎么会弄成这样了?”君丽的语气温和,脸上却带着厉色,眼睛并没有从女儿的身上移开。

“大夫人……是楚陌曦,她把小姐的手给扭断了……”左边的那侍女哭着道。

“废物扭断的?”君丽转过头脸上带着惊讶。

“楚陌曦似乎……像变了个人,而且整个人看起来有点……疯癫的状态。”右边的侍女颤抖着身子道。

“你们下去各领二十鞭子。”废物不管你是不是疯癫,你既然断我女儿的手,那你就别怪我心狠了。

“是。”两个侍女颤抖着身子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她们离开后,君丽才缓缓地开口,“你听清楚了没?明早我要看到那个废物的手。”

“是。”这道回应带着很公事话的语气。然后就再也没有声音了,房间里也陷入了安静之中……

此时楚陌曦正站在院子里研究着她体内的那些灵元,她不敢待房间里弄,要是再毁她一件东西,那她找谁哭去?

“踢腿!出拳……”

感觉有点像跆拳道啊!

没错,楚陌曦也不懂什么招式,她只是在想把体内的那种气用跆拳道给使用出来,招式看起来是有些怪异,威力却不小。

起码对某个人来说,觉得挺有趣的。

他从楚陌曦开始在院子里开始那些怪异得招式,他便在这里了。

本来他是路过这里的,却突然感觉到有股气息,与一般的修炼者不同的气息,他便停了下来,搜寻一番,发现竟然是在楚公爵府内发出来的。他便找了过来,看到的就是某女的怪异招式。

他发现这些招式虽然是有些奇怪,却绝对是针对人体的死穴用出来的,也就是说这奇怪的招式,却绝对是够好。

此时一道黑影从另外一边的院子朝着这个方向掠了过来,男子扫一眼那个黑影,眼神落回楚陌曦的身上,他明白这个女人还没有发现那个黑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手上突然射出来一粒石子正是那个黑影所来的方向。

砰!一声轻微的响声,楚陌曦立即警觉地停下了动作,眼神望着那声音所发出来的方向,然后咪着眼,朝她的身后看了一眼。

第四章 杀手
此时那黑影已经落在了院子里,他并没有停留,直接朝楚陌曦攻过来。下手凌厉,那手中的剑泛着冰冷的气息。

“你是何人?”楚陌曦躲闪得很狼狈,她才穿过来就有人来杀她?

“要你一只手的人。”冰冷的语气,让楚陌曦觉得在他的面前,她是显得多么的渺小。

“你……是楚暮辞派你过来的?”楚陌曦立即全身的寒毛竖起,果然是不该这么冲动的,她太弱了。不能暴露她有灵元,必须寻找机会出手。

对方没有回她,直接一掌拍在楚陌曦的后背上,楚陌曦如何承受得住?直接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黑衣人眼神里带着冷光,挥剑就朝楚陌曦的右手给斩了过去。

楚陌曦死死地盯着那个黑衣蒙面人,总有一天,她会把所有的一切给还回来的。

锵!

一声锐利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响起,然后那黑衣蒙面人手中的剑被断成了几节。

“什么人?”黑衣蒙面人警觉地转身大喝。

楚陌曦盯着地上的断剑,眼睛闪动着,是那个提醒她的人救了她?为何那个人要提醒她?为何他要救她?

“路过。”两个字里透出来的冰冷,犹如是十二月的寒霜在加点冰水浇在身上那么的寒冷。

“阁下似乎是管太多了。”黑衣蒙面人很明白对方的实力很高,但他也并不想放弃斩楚陌曦的手。

“是吗?”冰寒的声音,透露着他对黑衣蒙面人这句话的不满。

楚陌曦扫一眼那个方向那道修长的身影,与此同时,她的手指缓缓地朝那断剑的碎片移去。

此时那个黑衣蒙面人全身心地盯着对面的那个身影,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楚陌曦的动作。

楚陌曦的手指抓到一片断剑的碎片后,她的脸上一喜,也没有多考虑,手中断剑直接朝背对着她的黑衣人刺过去,从开始起,她就一直没有用体内的灵元,就是因为她知道跟对方差距太大,她必须找准时机,而现在就是个时机。

黑衣蒙面人虽然是感觉到了身后有危险,但是他面前的那个身影的危险系数大的多,而且他还没有搞懂对方是什么意思,于是他选择闪躲。却没有想到楚陌曦的拥有灵元,而且她的速度很快。

他只来得及回头,断剑带着灵元扑哧一声插进了黑衣人背后。

“你找死!”楚陌曦的实力毕竟是太低,断剑只是插进了黑衣人的后背,并不是他的要害,黑衣人的反应很快立即回身,直接是一剑劈向楚陌曦,从他的剑气上的气息来看,他这是对楚陌曦下了杀心。

“你似乎没有弄懂我的意思啊!”声音似乎是飞起来的一样,让楚陌曦感觉有些飘渺。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寒光一闪,带着点点的血光,黑衣人的双手被齐齐地斩下,还有一节断剑钉在那个黑衣人丹田处,是废他的灵元。黑衣人躺在地上连叫都不敢叫,只是用惊恐的眼神盯着那个修长的身影的方向。

“他交给你处理了。”从黑暗之中他缓缓地走了出来,一袭黑色的长衫随风却不摆动,墨色青丝迎风任舞,看起来就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当然在知道刚才是他出手斩下这个黑衣蒙面人的双手后,大概没有人觉得他温文尔雅了,

再加上那一张半面的银色面具遮挡住半张轮廓精致的面颊,眼睛狭长,无一丝感情的紫色瞳孔明亮而深邃,散发出来的生人勿近的寒气,也在无时无刻地警告着生人勿近。

“我楚陌曦欠你一条命。”楚陌曦抬起头望进他的眼底,并没有迷恋而是很认真的道,也许对他这种人来说是很随意的,但她楚陌曦是很认真的。

“你的命并不值。”扫一眼地上的那个人,他冷冷地道。

“我的命不值?那你救个屁啊!”楚陌曦跳起脚就骂出来了,他娘的,亏老娘还觉得这个面具男不错呢!

“明天在这里等着我。”留下这句话,然后就一飞身离开了。

“卧槽,你让我等,我就等吗?”气呼呼的楚陌曦根本就忘记了这是她的院子,她不待这里待哪里?

楚陌曦郁闷了良久后,便把眼神落在了地上的那个黑衣蒙面人的身上。

她转动着手中的断剑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她那手正流个不停的血,盯着地上的黑衣蒙面人,冷冷地道:“说说吧,谁让你来的?”

“没有人让我来,你要杀要剐,随你。”黑衣蒙面人扭过头,一副大义炳然的样子。

“好啊,我正好挺久没有在活人的身上开洞了……”说着楚陌曦手上的断剑就开始在黑衣蒙面人的身上移动,似乎是挑开洞的地方。

开洞?黑衣人的身子缩了缩,瞄一眼楚陌曦,她若是直接杀了他,他倒没什么感觉,一拉脖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若是在身上开洞,他想想都觉得肉颤。

“就这里好了。”楚陌曦说话间,手中的断剑直接插进了黑衣蒙面人的大腿。

“哼!”那黑衣蒙面人咬牙哼一声。

楚陌曦眼神闪着光,然后断剑又动了,这一次是直接从那洞往下移动,随着她手的移动,那一片肌肉缓缓地剥落下来,这一次那黑衣蒙面人哼不住了,惨叫人响起。

“啊……我说,我说……”这个女人就是恶魔,不,比恶魔还恐怖。

此时莲儿从房间内走出来,应该是被这个黑衣蒙面人的惨叫声给惊醒的。楚陌曦淡淡地扫一眼莲儿,嘴角微微勾起淡淡的弧度,“想好了?”收回手,淡淡地撇一眼断剑上那流下来的血,不习惯的皱了皱眉头。

“想好了。”黑衣蒙面人连忙点头,生怕楚陌曦这个恶魔会再次给他上刑。“是大夫人,我是大夫人的暗卫。”

“就这么点可用价值啊……”楚陌曦撇着嘴,她当真很不高兴,非常的不高兴。抬起右手正准备直接杀了这个黑衣蒙面人的时候,一道剑光一闪,紧接着一道血光,黑衣服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楚陌曦扭头,眼神落在莲儿那颤抖得右手上,那右手上所持的那把剑正滴着血。“莲儿,为何出手?”

“这种……小事哪轮到……老大弄脏手?”毕竟是第一次杀人,莲儿的身体颤抖着,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听到莲儿的话,楚陌曦的身体一怔,她一直觉得莲儿生性胆小,也从来没有想过把她给拉到这个阴谋的漩涡之中。

看一眼莲儿,楚陌曦淡淡地道:“我们先把尸体处理掉吧。”还好这陌曦阁比较偏僻,闹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个人过来勘查。

但这尸体也不能就这么扔在院子里啊,她可受不了她的地盘上有具尸体。

“是……”

第五章 初见大夫人
在严寒的冬天,温暖的太阳晒在身上,全身都懒洋洋的,楚陌曦躺在摇椅上,半咪着双眼看着院子里那光秃秃的枝桠,她发现她是真的傻逼了。

把那个黑衣蒙面人给埋到楚府后山后,天就开始蒙蒙亮了,正是她该去休息的时候吧,她竟然傻逼一样坐在这个院子里发呆。

“该死的,难道老娘的脑袋短路了?”

“老大,都快中午了,您去房间里睡一会吧。”莲儿就不懂了,老大这大半天在这院子里嘀嘀咕咕地是干嘛呢?

“莲儿,你下去休息。”看一眼莲儿,既然莲儿是要和她同进退,那么她就要给莲儿准备好足够的保护自己的能力。

原本她是打算看看她的那凤凰涅磐心经能不能让莲儿修炼,她却发现那东西的修炼必须是有传承,而她上哪去找传承?

莲儿摇着头道:“没事的,莲儿先去准备午餐……”

这个时候院子外传来一道声音打断了莲儿的话,“这陌曦阁还真的挺悠闲的啊,这楚家的门风是不是该整治了?免得败坏了楚公爵府的名声。”

楚陌曦的头一抬,就见到院子门口有个三十岁左右的美妇正站在那里。保养得极好的脸上化着淡妆,穿着酒红色衣裙,长及曳地,外面套着件素绒绣梅花袄,双手上还戴着个貂皮的暖手套,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本应该是媚眼横生的,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把一家的主母表现得是淋漓尽致。

“见过大夫人!”莲儿朝君丽的方向福了福行了个礼,然后乖乖地站在楚陌曦的身后。

而楚陌曦就那么淡淡地瞟了一眼,便收回了眼睛,把眼神落在那光秃秃的枝桠上,似乎在那枝桠上,她能看出一朵花来。

君丽原本是等着楚陌曦把她给请进去的,却没有想到楚陌曦就看了她一眼,然后就直接把她给无视掉了,这让她站在门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原来君丽是在院子里久等不到她的暗卫的复命,几经权衡后,她才准备到楚陌曦这边来探探情况的。

却不想还没有进门,就被楚陌曦摆了一道。

“夫人,这陌曦阁本来就是被我们楚公爵府给忘记的存在,您犯不着为其没有点教养的东西生气,过段时间老爷生辰,老爷会从边境回来,到时候老爷该心疼您了。”君丽旁边的侍女云雀是个何其聪明的人,她立即就从主子的脸色上看出主子的不满,立即开口解围道。

君丽赞赏地看一眼她的贴身丫头,还是她跟了她十多年的陪嫁丫头懂事啊。勾起的嘴角上带着冷笑,眼神在院子里扫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难道那个暗卫根本就没有来陌曦阁?

想着君丽的眼神落在楚陌曦的身上。“这陌曦阁原本就是楚公爵府多余的存在的,既然这么不知道教养,那就去除就是了。”

“莲儿,你说这一大清早哪来的疯狗扰人清梦呢?楚公爵府的管教还真的不够严啊,连疯狗都给放进来。”楚陌曦似乎是皱了皱眉头,眼睛里带着朦胧。

去除我的陌曦阁?那看你大夫人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楚陌曦……”听到楚陌曦说自己是疯狗,君丽差点没有气死,她那带着阴霾的眼神瞪着楚陌曦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

“咦,这位不是楚公爵府大名鼎鼎的大夫人吗?怎么来我陌曦阁这么个小地方了?”楚陌曦这个时候眼神才落在君丽身上,语气里带着惊讶,似乎她才看到君丽。

“楚陌曦,你竟然说本夫人是……”君丽指着楚陌曦,朝她走过来,她身后的几个侍女立即跟过来。

“是什么?”楚陌曦耸着肩,大夫人,这可是你自己对号入座的,关老娘什么事啊|?

“楚陌曦,你真以为本夫人不敢去掉你这陌曦阁?”君丽松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才是楚公爵府做主的人,她干嘛为这点小事生气?直接处理掉她一个废物又如何?

真可惜,没有能激怒她。楚陌曦的心里有淡淡的可惜,不过她并不认为这个在楚公爵府后院里永远的霸主是这么容易被她给激怒的,刚才只不过是试试看得心态。

“大夫人,我陌曦阁犯了什么错?让您一过来就喊着要去掉?”语气一下就变得弱弱的,感觉她又变成了之前的那个懦弱的楚公爵府的废物大小姐。

“你……本夫人说去掉你陌曦阁就去掉,需要理由?”君丽的眼神里带着不屑,大概刚才这个废物是装的吧,还不到几个呼吸,她就原形毕露了。

第六章 大夫人吃瘪
“若是楚公爵知道你是这么整治后院的,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呢?可能这也就是二夫人和三夫人她们的机会吧。”楚陌曦在心里冷冷的一笑,以大夫人的尊严会允许这种情况存在?这楚公爵府明里很和睦,但谁不知道暗地里这几个夫人斗得是你死我活的?

君丽一听楚陌曦的话,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老爷这么些年一直让她主持楚家的后院,就是因为她的公正和从来都不出一点的差错,若是无缘无故地去掉了陌曦阁,的确是有损她在老爷心中的地位,而也是凌珊和黄颖那两个贱人的机会,不,她绝对不会允许。

君丽深吸一口气,按下心中的怒气,淡淡地道:“楚陌曦,你说说暮辞的手是怎么回事吧?”去掉陌曦阁并不是她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她主要是过来问罪的。

“大夫人,您的问话就真的好笑了,您的女儿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这陌曦阁是楚公爵十年前划定的,禁止任何人进出的,大夫人莫要忘记了这件事,这大白天的,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多啊。”这个时候楚陌曦还真的有些感激那个所谓血缘关系的楚公爵十年前留下的这么一条规定。

“你……”君丽的脸色惨白了,她只记得来找楚陌曦麻烦,根本就忘记了这条规定啊!而且以前的楚陌曦可从来没有拿过这件事来威胁过人,而楚公爵也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楚公爵府的人也就把这条规定当成了白话。

“大夫人,恕我不送了。”楚陌曦并没有再这件事上多余的纠缠,她逐客的意思就是,大夫人,你今天进我陌曦阁的事,我就先记下了,希望你好自为之了。

君丽恨不得一巴掌拍烂楚陌曦脸上的那抹嘲讽的笑,这个贱人,你等的,我君丽总有一天会有机会除掉你的。

“走!”这个字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原本是她跑过来找茬的,却是碰了一鼻子的灰,她记住今天这个废物给她的耻辱了。

看着大夫人带着她的一票人离开了陌曦阁的院子,楚陌曦才缓缓地坐起来,这个大夫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角啊!不过楚公爵府这么大,这才是刚开始而已。

“老大,大夫人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莲儿脸上带着担心,这大夫人是楚公爵府后院的主持者,今天是把她给得罪过彻底了。

“反正也得罪了,或深或浅有什么关系?”朝莲儿挥了挥手,楚陌曦起身回了房间里。

入夜,凛冽的寒风开始呼呼地刮着,完全不是白天的那种景象,鹅毛般的大雪覆盖了大地,到处粉装玉砌,楚陌曦站在院子里,冰凉的双手缩在袖子里,薄薄的衣衫裹着单薄的身体。

别怪她还真的听他的话在这个院子里等着他,因为他的实力那么强,她真的怕惹恼他,他会一巴掌把这个院子拍飞,她自己是不怎么要紧的,主要是还有莲儿。

“这身体还真的弱,若是前世这种温度老娘还不是小菜?”她是神偷家族的人,可是经过专门的训练的。

“卧槽,那冰块不会放老娘鸽子……”冷得打颤的楚陌曦用嘀咕来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

殇辰刚进入陌曦阁的院子就看到院子里有一道身影在瑟瑟发抖,原本他以为这么冷的天,这个女人定是躲房间里了,还打算等会来好好地教训她一番,没有想到她竟然在院子里等着。

这个女人真的不一般!

听着她的嘀咕,殇辰缓缓地朝她靠近。

“你似乎很闲啊!”语气中竟然带着淡淡的笑意,不过楚陌曦此时忙着抗寒,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你……你终于来了?”楚陌曦的声音都颤抖着,都能听到她上下牙齿打架的声音。

想她楚阎王在前世的时候怕过谁?跑到这个异世来,她竟然怂了。丢脸啊!

“不许抖!”殇辰的声音一下就变得很严厉了。

楚陌曦一颤,赶紧站好,这家伙还不允许抖了?不抖就不抖呗!老娘又不是没有干过。

见楚陌曦立即站好了,殇辰眼里闪过一抹赞赏。

哐呛!

一把剑被扔在了地上,是一把淡紫色的剑,那剑柄上还有很奇怪的纹路。

“捡起来!”吐出来的三个字,简直如剑一般刺在楚陌曦的脸上,楚陌曦眉头皱了皱,这个男人就随便的三个字都带着剑的感觉,他也真够骚包的。

“捡就捡!”楚陌曦撇着嘴,弯腰捡起那紫色的剑,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那剑并不是她想象的那么轻,起码有三十斤重,而且那剑上的纹路让楚陌曦有些痴迷。

废材千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废材千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带孩子去这3个地方,长大后一定有出息(荐读)

    现在许多家长都喜欢带着孩子出门见世面,增长见识。有条件的家长都选择了国外,让孩子感受异国的风情;或者是大型游乐场,让孩子放松一下……有人说,亲子旅行重在陪伴,去哪里没那么重要。其实不是这样子,旅行地的选择也很重要,如果没去过这三个地方,让孩子见再多的世面也是没用的!落后的山区湖南卫视有一档节目——《变形计》。虽然争议颇多,但我觉得,还是有一些值得一看的地方。节目中一个又一个的贫苦山区,就是必须带孩子去一次的地方之一!《变形计》里的城市主人公,从小锦衣玉食,物质方面要什么有什么;也无一例外的叛逆、

  • 如今,还有吃刺猬的人吗?

    选自《大漠三部曲——大漠祭》雪漠著吃过山芋,花球用柴棵把烧熟的刺猬从火堆里拔出,又取来一个碗,解开铁丝,将刺猬膛内的面倒进碗里。一股香味马上弥漫开来。大家都说香。北柱也说:“嘿,花球,看不出你还有这一手。”花球说:“当然。不过,你再夸我,也不会给你。”北柱说:“你以为我眼热呀。我都吃腻了。”灵官妈尝了尝面,点头说香。花球妈、凤香吃了也说香。莹儿不尝。灵官妈说:“嘿,这是野味。以后你想尝,还尝不到呢。就算有刺猬,也做不出这种味道。”莹儿便吃了。月儿也吃了。灵官捣花球,指指北柱。花球大声说:“北柱是

  • 如何让浮躁的心安定下来?(值得收藏)

    只读让人清凉的好书“好书如好人,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它。如何珍惜呢?尽量往更深处挖掘,并且在你阅读的过程中,加入你对生命的热爱,用你所有的灵魂去感受。人生的任何阶段,都有需要读的好书。你记不记得它里面的内容都不要紧,你只要认真读了,便一定会有感悟,有了感悟,就要有行为。”让浮躁的心安定下来“有一个朋友曾经问我,如何才能让自己浮躁不安的心宁静下来?我告诉他,安禅无需佳山水,灭去心头火自凉。这句话的意思是,要想安心,你无需寻找一处如画的风光,更无需退隐山林,只要熄灭了心头的欲望之火,你热恼的心自然会获得

  • 【翩翾诵读 ll 我会采更多的雏菊】

    ☺从尽早的春天到尽晚的秋天我会多骑些旋转木马我会采更多的雏菊我会采更多的雏菊作者纳丁·斯特尔朗诵翩翾摄影青葙子·配乐《雏菊》主题曲如果我能够从头活过,我会试着犯更多的错。我会放松一点儿。我会灵活一点儿。我会比这一辈子过的傻。会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当真。我会疯狂一些。我会少讲点儿卫生。我会冒更多的险。我会更经常地旅行。我会爬更多的山,游更多的河,看更多的日落。我会多吃冰激凌,少吃豆子。我会惹更多的麻烦,而不需要在想象中担忧。你看,我小心翼翼地稳健地理智地活着,一个又一个小时,一天又一天。噢,我有过

  • ▶ 生命的答案: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朋友圈真的需要你的分享)

    福音一直以来生命都是个谜!为什么人要来到这个世界?我从哪里来?为什么而活?为什么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痛苦,眼泪,烦恼,战争,罪恶?为什么人要死呢?人死了到哪里去?死亡真的是人生的终点吗?那我们活着有什么意义?人生短短几十年就这么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白忙一场吗……?这是每个人都在寻找的“生命的答案”。有了“生命的答案”,人活着才有明确的目标和方向,才有盼望,意义和价值!我们要找的答案,神已经通过《圣经》都告诉我们了:神创造人原是为了他的荣耀。人活着本来是为神而活,为荣耀神的名而活!起初,神造的一切

  • 【每日一帖】第475篇|《张梅雪寿诗》文征明

    此幅为七言律诗一首,书学张旭、怀素体,运笔遒劲流畅,笔法恣肆,跌宕起伏富有节奏,具晋唐书法的风致。本幅自称“前翰林院待诏、将仕佐郎兼修国史”,应是文徵明在嘉靖五年丙戌(1526年)57岁告归之后所写。明代文徵明行草《张梅雪寿诗》轴,纸本,行书,纵137cm,横67.3cm。故宫博物院藏。

  • 人体脏腑气血运动图,内行都当宝

    人体脏腑气血运动图,内行都当宝人体脏腑的气血运动图,可以做为很多疾病的分析图。与太极一样,春夏秋冬为一个圆运动,生老病死也为一个圆运动,日出日落,花开花落等等也都是一个圆运动,同样在人体也存在这么一个与自然相应的圆运动图,周而复始的运行着,维持着我们的健康。这个圆运动以脾与胃为中心点,脾与胃,一个主升一个主降。肝胆相随之,共同来运行水火,阴阳。以达到水火相济,阴阳平行。而疾病的发生,则是因此圆运动的某一处失常,而使整个圆动发生障碍。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于肝,上归于肺,通调水道,

  • 微信朋友圈早安语录文字分享

    1、心就像一扇大门,敞开来宽宽大大,什么事都能过得去。青春人人经历,都或多或少的遗憾,毕竟它太过仓促,整理已成奢侈。相似的青春,不同的精彩,不同的青春,相似的遗憾。早安。2、生活中,每个人都无法避免遭人猜忌和伤害,也无法保证自己事事顺意名利双收,更无法保证上天总是站在自己这边让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俗话说得好,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如果事事都去计较弄个明白,恐怕这个人也就别想活得轻松。3、人活世上,最重要的还是做人,懂得自爱自尊,使自己有一颗坦荡又充实的灵魂,足以承受得住命运的打击,也配得上命运的赐

  • “文化中国·四海同春”慰侨演出走进马来西亚

    据新华社吉隆坡2月25日电(记者刘彤、林昊)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组派的“文化中国·四海同春”艺术团24日晚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行在当地的首场演出,将欢乐祥和的春节气氛带给现场超过3000名华侨华人。演出阵容主要来自中国歌剧舞剧院。舞蹈《贵妃醉酒》舞姿婀娜,服装色彩斑斓,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盛唐气象;笛子独奏《牧民新歌》时而欢快,时而舒缓,仿佛来到宽广辽阔、牛羊成群的大草原;唢呐演奏《四海同春》《打早》更是增添了欢天喜地的节庆气氛。马中文化艺术协会会长古润金在致辞中表示,随着马中两国关系的不断发展,坚

  • 迎新春 学技艺

    一名女孩在狗年新春庆祝活动中玩狗造型皮影。一名参与者展示自己制作的拉面。2月24日,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狗年新春庆祝活动,20多项老少皆宜的精彩活动展示了亚洲各地的节庆传统。新华社记者王迎摄《人民日报》(2018年02月26日2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