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都市言情小说《时光与你筑为牢》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 5:21: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时光与你筑为牢

第1章 压抑的夫妻生活

  落地窗外投进来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闹钟准时地响了起来,但是它还没有来得及放肆叫嚣,便被一只纤细的手轻轻按住了开关。都市言情小说《时光与你筑为牢》在线免费阅读

  白兰依轻柔地从床上起来,看了一眼大床另一侧的不奈地呵了口气的丈夫,极其小心地帮他盖好被子,然后再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急忙到一楼准备早饭。

  再过一个小时,丈夫便要出门,所以她得提前做好早饭。

  先是烘了面包,尔后便是热点玉米汤,白兰依这些年来对做早饭的次序已经熟络在心,时间也都拿捏得当,分毫不差。

  不过,饶是如此也有慌乱的时候。

  玉米浓汤正在锅里渐热,大门处忽然传来一阵门铃声。白兰依啪一声把炉火关了,便飞快地跑去开门,怕吵醒了还在熟睡中的丈夫。

  他不喜欢提前被吵醒,这个习惯她一直记着。小百姓养生网

  这么早,会是谁?

  让白兰夜有些意外的是,打开门后,门口处站着的竟是一个着了一身玫红色露胸连衣裙的女人,妆容精致,打扮得体,可以说是亮丽得有些逼人。

  白兰夜顿了几秒,微微一笑,温声道,“你好,请问,找哪位?”

  女人璨然一笑,白皙修长的右手轻轻往后拢了一下棕红色的大波浪卷发,一股勾人的香气从那发间散发出来,泌人心脾。

  “你就是白兰依?”

  白兰依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毕竟在她的印象里并不认识这样一个女人。自打辞职后,她便安心在家做起了家庭主妇,平日里来往的人极少,就算有,也不过是市场上的卖菜阿姨或者隔壁的几个老人。

  如此光鲜亮丽的客人,她根本没有见过。

  “是的。请问你是……”

  女人的眼光带着浓浓的轻蔑,上上下下地把白兰依打量了一番,眉眼间的鄙夷更浓。都市言情小说《时光与你筑为牢》在线免费阅读紧接着,她的唇角溢出一声不屑的冷笑。

  “呵,真是可笑。”

  头发凌乱不堪,只用一根黑色象皮随便扎起。乱发之下是一张略带黄色的脸庞,虽然五官算是清秀,可是却黯淡无光。加上一身随便而宽松的睡衣,这便是典型的“黄脸婆”了,随便往人群里一放,都找不到了。真不知他是如何看得上的!

  特别是还是一个有老公的女人,虽然说她老公也是个无品之人!

  白兰依正想说话,那女人便不耐烦地打断了,随即从精致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手表,“你老公昨晚到我们夜总会来玩,把这个落在床头了。我怕他急用,现在先送过来,麻烦你一会儿帮我转交给他。原文http://www.xbxys.com/

  随着这个女人的话音一落,轰的一声!白兰依只感觉天崩地裂,大地仿佛都在摇晃,整个人犹如立于地震的中心,一下子被震得粉碎。

  那个此时还在床上熟睡的男人是如何说的?昨晚加班开会,有新的项目问题要解决,所以回不来,只得清晨赶了回来。

  可是,他的表如何会掉在夜总会的床上?难道他是快到了凌晨从才这个女人床上下来,睡眼惺松着回来睡在她旁边的吗?!

  不过,这一波的打击又马上淹没在另一个疑惑里。

  那就是,结婚前一晚,他便坦言自己不具有男人的性能力,无法行夫妻之礼。而婚后,为了满足婆婆要抱孙子的要求,白兰依不得不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去做人工受孕。几经波折后,才生下了孩子。

  那一种感受不是常人能体会的。版权xbxys.com

  不过,白兰依一直都觉得有了孩子,家庭安稳,便已经满足了,就算是没有性,也可以好好地维持下去。毕竟有个完整的家便好,她不想再去奢求其他。

  只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已经维持了五年的梦会被一下子打碎了,而且还是碎得这么措不及防。

  就像一幢高楼,瞬间被地震震得粉碎,而这幢楼则是她多年来一砖一瓦搭建的。

  女人见白兰依像是石化了一般,噗笑一声,道,“哎,你没事吧,我先走了!哦,记得帮我转让你老公,他昨天晚上送的东西,我很喜欢!”

  白兰依仍旧没有反应过来,怔怔地看着女人大步离去。就在那女人消失在花园外时,她猛地惊醒,朝着那背影狂跑了过去。

  邵茗茗见白兰依向自己疯狂跑来,吓了一跳,匆忙跳上了自己的车一踩油门疾速而去。说明xbxys.com开出好远,后面没有了白兰依的身影,她才松了口气:上帝,这女人一定是疯了吧,跑这么快莫不是刚才受刺激大了要抓住她算账?

  恰好手机响起,邵茗茗看了一眼,便接了。

  手机对面是沉稳悦耳的男声,“搞定了么?”

  “还好,还好。”邵茗茗轻呼了口气,“哥,我们这么做真的没事么?别到时候她一个想不开跳楼跳河什么的要你负责啊!”

  “别的女人可能会,她不会。”男人的声音透露出一种自信。毕竟,他喜欢的女人,不会真的这么菜,她骨子里的韧性能支持她撑过去。对于这个,他一直很笃定。

  站在马路边的白兰依,呆呆地看着顾茗的车子消失在地平线,眼神像是泼了水的一摊死灰,毫无光亮。

  过了一会儿,她一步一步地往回走,如同梦游一般。

  她的整个世界,都好像被定格了,定格在这个早晨。

  直到一声稚嫩清脆的童声从家门口传过来,一个小男孩从花园的大门旁伸出小脑袋笑咪咪地看着白兰依。

  “妈咪!”

  白兰依看着前面的那张可爱而不失英气的小脸,才渐渐回过点神,伸手抹了一下眼角不知何时溢出的眼泪。

  “方儿,怎么跑出来了?快回去,别冷着了。”

  方儿眨着一双乌黑有神的眼睛,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妈妈,嘟着小嘴道,“刚才找不到妈妈……肚子饿饿……”说着,胖呼呼的小白手轻轻地拉上白兰夜的,“妈咪,你手好凉。”

  白兰依努力让自己收回神,抱起方儿往回走,“走,我们回去吃早餐。”

第2章 深夜加班

  把刚才热到一半的东西重新热了一遍,白兰依把早餐悉数端上桌,看方儿开心地吃了一会儿,便才转身往卧室走去。

  她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表情是如何的,只知道一颗心冷得像冰棍一般。

  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太异样,她在进卧室前用手揉了好几次自己的脸。

  卧室里只有微微的晨光如隙,丈夫依旧熟睡着,跟往常一样,似乎感觉到她的靠近,他的眉头下意识地微微皱起。

  白兰依收起了脚步,没有再靠近,而是向衣架走去。衣架上依旧挂着他凌晨回来时脱下的西装,下面是随意扔放着的蓝色衬衫。

  才刚拎起,上面一抹浓郁的香水味便扑鼻而来。白兰依已经好几年没有用过香水了,所以对这种香味非常地敏感。

  之前一直是自己疏忽么?竟从未发觉这是别的女人身上的味道。

  然而比这香水味更让人难以理智的是蓝色衬衫上一抹红色唇印。或许是因为衬衣的颜色过深,所以它的主人公完全不担心这一抹口红会被发现。也是,如果是平常,或许她并不会看到。

  “铁证如山”……

  可是……

  她现在又能如何?这段婚姻已经五年了,儿子也已经上幼儿园了……

  白兰依怔怔地看着墙上的镜子,镜子里的自己双眼通红,泪水再也不受控制划过眼角。拿着衬衫的手微微有些抖,不过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默无声息地把衬衣放进了洗衣机。

  继而,把一直捂在口袋里的那只手表,悄无声息地放到了他的西装口袋中。

  他依旧没有醒,估计下午才会回公司。她如往常一般,先把方儿送到了幼儿园,然后去市场买好了新鲜的肉菜,便回来做午餐。

  白兰依走出门的时候,好像今天早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在过马路的一刹那,有些失神,一辆轿车与她擦身而过,司机叫骂连连,置若罔闻的她才惊醒过来。

  在厨房里做着菜,轻手轻脚,克制着自己不发点一点扰人的动静。正洗着菜,背后忽然响起不耐烦的声音,这个声音自然是熟悉的,只是此时在白兰依听来,无比地陌生。

  “我的衬衣哪里去了?”张天南站在厨房门口皱眉看着里面的白兰依,眼神带着一抹不悦,也有着一抹奇怪的心虚。

  毕竟,昨晚那样的情况,不知道会不会在衣服上留下什么痕迹。

  白兰依轻轻地关上水龙头,转身看着他,“上面一股酒味,所以我帮你洗了。”

  张天南听到这里,莫名的一阵心虚,不过他并未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什么异常,便有些不耐烦地道,“以后我的衣服,我还没有说洗,你别碰。免得弄丢了什么东西!”

  “知道了,下次先问你。噢,对了,你今天要穿的衣服我已经挑好了,在房间的椅子上。”白兰依的声音依旧是温和的,“饿了吗,准备吃饭吧,马上做好了。”

  张天南这下松了口气,回到饭厅准备吃饭。

  半小时后,回到了卧室,发现椅子上果然已经准备好了他回公司要穿的衣服。

  今日是一身黑色的西服,里面搭配了一件白色衬衣,深蓝色领带。

  简洁,大方得体。

  “今天穿这一套合适吗?”白兰依从外缓步走进,表情温柔。

  不知怎么的,这一声倒是把张天南吓了一跳,他按捺住心里的烦躁与奇怪的心虚,皱眉道,“还好,就这个吧。”

  其实凭心而论,这几年来,她一直都恪守着妻子的本分,无论是对孩子还是对自己都是无微不至,甚至对于他一对脾气不好的父母也照顾得很好。不过,贤慧是贤慧,可是她却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一款,这几年来,她怎么看都是一个“黄脸婆”的模样,勾不起他的一丝兴趣!

  如果是当个保姆型的妻子,她是可以的。但如果要做他张天南想要怜爱的女子,则差得远!

  张天南这么想着,更没有多看白兰依一眼,收拾了东西便准备下楼出门,这时落在了床头上的手机一阵大响,白兰依转身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随即淡声道,“是金小姐,要接么?”

  张天南一把夺过手机,按下了静音。

  “不接了,应该没有什么急事。”

  他的心里一阵发虚,额头隐隐地有冷汗泌出。

  她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是公司的人?”白兰依的声音有些体贴,让人听不出任何波澜。

  张天南也不多作解释,只有些含糊地说了一句,“嗯,公司可能有事,我先回去了。”

  说完,他拿起外套与公文包,大步走了出去。一直走到花园外的车库才接下了电话。

  手机另一头传来娇嗔的女声,“我还以为你不接我电话了呢!”

  “刚才有些事,别着急,一会儿就见面了。”张天南说着上了车,仿佛变了个人一般,声音也带了几许温柔。

  白兰依缓步走出了门口,看着张天南的车渐渐地开了出去,最终消失在花园外。中午的阳光有些毒辣,可是她的身体却是一阵阵地发寒,好像有一股冷意从脚底窜上来,直达头顶。

  她用力地咬住了下唇,指甲深深地陷在了手心里,把已经流到了眼角的泪水又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邻居的王大妈刚好经过,见白兰依怔怔地站在花园里晒着,忙提醒了一句,“张太太,你没事吧?”

  张太太……

  不知怎么的,白兰依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突然想从心底溢出一个冷笑。

  深呼吸一口气,恢复了日常的微笑,白兰依道,“放心,我没事。”

  这句话,也是说给自己听。

  晚上。

  饭点快到,白兰依按例给张天南打了电话,提醒他早点回来吃饭。张天南那边有些安静,只传来点小提琴的声音。不过,他的话却是很简短而严肃,“今晚要加班,我不回去了。”

  这个回答,仿佛是意料中的一般。

  如果是平时,白兰依一定会乖乖地带着方儿吃晚饭,可是今晚却已经不同了。

第3章 酒店捉奸

  “妈,你们今晚能过来带一下方儿吗?我有点事要出去。”白兰依拿着电话,声音温和地说道。

  虽然婆婆听到白兰依晚上要出去可能不回来有些不满,不过也不得不过来看着自己的孙子。

  不过,来之前,婆婆说的话自是十分难听。

  “一个女人的晚上不在家带孩子,还要去哪里?结婚这么久了,还不懂以家庭为重这个道理吗?!大晚上的往外跑,要是做点什么不好的事,那是丢我们张家的脸面!”

  白兰依心里五味杂孙,只好告诉他们自己要去医院看一下病重的朋友。而张天南今晚又加班,没办法才叫的他们。

  婆婆一听到这个就马上接过话道,“天南偶尔加班是正常,要不然他拿什么来养这个家?!你可怪不着他!”

  公公一手抱过孙子,一边说,“在职场上的难处,你们这些天天在家的女人是体会不了的。你得多体谅!”

  听到这里,白兰依一阵心酸。张天南这五年来,几乎天天加班,她怎么没有体谅?再者,职场上的难处,她也不是一无所知。结婚前,她也是在苦苦努力之下,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

  那是她三年多的心血。

  只是结婚后,张家认为她应该放下工作好好照顾家庭,这才不得把工作室转让了。

  当时,白兰依并无觉得很大损失,最起码工作没有了,还有家庭。女人嘛,归根到底,心还是应该定下来的。可是如今看来,当初的决定就是一个错误。

  婆婆因为白兰依说晚上要出去心底不满,所以刚到就一顿“教训”。白兰依只得温顺地点头,不再说其他。因为她明白这两口子的脾气,要是说错了什么,他们非得揪着不放。

  安排妥当后,白兰依才出了门。

  虽然已经是初春,不过晚上的温度依旧是有些低。白兰依披了一件厚实的外套,紧紧地把自己裹起来,拦了一辆出租车。

  当然她要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医院,而是张天南的公司。

  路上,晚风从车窗上呼呼地吹进来,白兰依双眼有些迷离地看着外面的霓虹。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走上“抓奸”的这条路,上车的那一刹那,她想过要退缩。

  可是,她知道自己退不回去。

  公司楼层的灯火已经全灭,好像在无声地告诉她张天南并不在这里。白兰依定定地站在张氏集团楼下,过了好一会儿,才向一楼的保室室走去。

  “公司今晚没有人加班啊!”那个已经中年的保安说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哦,是了,今天公司有人生日,好像是金经理……我们张总带大家去丽宴会所搞派对!”

  生日……

  金经理……

  派对……

  白兰依深呼吸了口气,跟保安说了声谢谢,便转身上车直向丽宴而去。

  虽然她已经远离职场与社会多年,可是丽宴是何等地方,她还是知道的。在X市,那是A级的娱乐场所,KTV,酒吧,酒店,桑拿一条龙的服务。

  他竟然和那个女人去了那里搞生日派对么?!

  白兰依逼自己先不要往下想。

  刚进了丽宴大门,就被里面的音乐与灯光晃花了眼。白兰依的心里泛起一阵的反感,可是却稳稳地走了进去。

  “请问三楼的KTV是不是有个叫金小姐的客人在搞生日派对?我是她的朋友,麻烦带一下路。”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白兰依很快便来到了三楼最大的包间。里面的人很多,灯光也暗,大家忙着喝酒唱歌,谁也没有发现刚进来的她。

  可是,张天南并不在这里面。

  就在这时,一个较为眼熟的男人往门口这边跌跌撞撞走来,好像想要去上厕所。看样子是喝得有些多了,看到站立着的白兰依笑嘻嘻地说道,“美女,你怎么在这儿站着啊?进去……坐嘛!”

  白兰依虽然不施粉黛,脸色有些差,但是五官却是标致的,在这昏暗的灯光下一照,顿时有了姿色。以至于这个男人厕所也不上了,只笑嘻嘻地要拉着白兰依到里面坐。

  她甩开男人的手,只问道,“你们张总呢?”

  男人虽然有了醉意,但听到“张总”这两个字还是有些清醒的,便打了个嗝,神色坏坏地道,“你,你可问对人了!就我知道张经理……去去了哪儿!”

  “哪儿?”白兰依的声音冷静得出奇。

  “嘿嘿,估计此时正在408房嗨着呢……”那男人说完一声呕吐声便往厕所跑去了。

  听到这儿的时候,白兰依的心里像是被炸药轰地又炸了一番,虽然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真的要面对的时候,心里竟也是这般溃不成军……

  白兰依深呼吸一口气,走出KTV包厢,便直接到了四楼酒店的服务前台。

  “你们快帮我开开门,我老公高血压摔厕所里了,我刚接到他的电话赶过来的!”

  神情紧张担忧,很是真确。

  酒店也怕有客人在里面出什么事,于是赶紧拿了房卡帮忙打开了门……

  门刚开,里面便传来一阵暧昧销魂的声音,那一声声娇喘,听得人脸红心跳,也让此时的白兰依听得心如血滴。

  地板上散落的衣服,正是她今天给他准备的那一套衣服,一件不差。

  而床上正在热烈交缠的两人,因为太投入,丝毫没有发现有人进了来,正忘我地互相索取着,伴随着一股浓烈的气息。

  这个如此疯狂在别的女人身上索取着的男人,真的是她的丈夫么?

  她几乎不敢相信,可是事实就如此赤裸残酷地摆在眼前。

  在门口拿着房卡的服务员也是惊呆了,这才反应过来是一场“捉奸”戏码。在看到床上那两男女时,便想着这回有好戏看了,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只死死地看了一会儿那一对男女,便捂着嘴巴转身退了出去。

  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各种撕X大战。

第4章 酒吧买醉

  房间的门被轻轻地拉上,好像从来没有人进来过一般。

  明明已经目睹了一切,可是在这一刻,她却没有勇气去拆穿自己丈夫的出轨。在最后一刻,她还是退了出来……

  白兰依快步走出丽宴,转身进了出租车,这才放任泪水在脸上肆虐。

  “去哪里?”出租车司机再三问道,有些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满脸泪水的白兰依,这个有些狼狈又十分楚怜的女人。

  白兰依咬了咬唇,压住心中的愤怒动乱与无尽的酸楚,“先开着,去到哪儿算哪儿……”

  司机不再说话,车子缓缓地驶入大道。

  泪水不断地淌下来,温热得像是开水,白兰依擦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纸巾全部用完,任由其漱漱而下。

  内心的压抑越来越大,好像一个气球在胸口中变得越来越大,想要爆发出来。

  于是,即使视线有些模糊,可是当车子缓缓经过一个酒吧的时候,白兰依从唇中喊出了一个停字。

  也许酒吧里的音乐与酒水,可以暂时麻木心底的悲伤。要不然,这些在只在黑暗中营业的场所,怎么能吸引男女无数?

  不过,这几年来,不要说酒吧,就算是昔日同学聚会要去KTV,她也基本不涉足,不为别的,就因为张家的人不喜欢她出来“抛头露面”,特别是在婆婆她们的眼里,嫁了的女人是应该到外面去“浪”的。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出去浪,包括现在。可是她如今实在没有办法那么快冷静下来回去面对那一切。

  那让她屈辱的事实。

  不知是否巧合,出租车停下的地方正是X市最豪华高档的娱乐场所之一,星夜吧。这个酒吧之所以有名,不但是因为装修豪华,主题新颖,更因为收费高,来这里的都是X市里非富即贵的人。偶尔有明星被狗仔拍到来这里玩,也不是奇怪的事。

  搁在平时里,白兰依是绝对不会踏足这种地方的,可是此时她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痛哭一场,把心里压抑着的屈辱愤怒释放出来。

  白兰依有些削瘦的身影刚踏入了星夜吧的大门,便有一辆黑色奔驰安静无声地停在了酒吧的外面,车内一双深邃的眼眸朝着她的背影微微眯起。

  “邵总,你真的要进去吗?”

  “废话。”

  许是太久没有接触过这些声色场所,白兰依刚走进酒吧的大厅便被里面震耳欲聋的音乐震得头脑有些发晕,各种各样的束灯在里面随着DJ的音乐打着闪。她刚走进去,就被这些人群所覆盖,感觉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还好的是,绕过喧闹的大厅,里面竟然还有个稍微安静的地方。里面的人要少点,白兰依找了个较偏的角落坐了下来,对随行的服务员说,“来一瓶最好的红酒。”

  “那小姐你要什么样的红酒,我们这里有很多种可供选择……”服务员微微打量了一下白兰依后复又提醒道,“这位女士,我们这里是要先埋单的……”

  这个女人一看就是平常少来的良家女,一会儿喝完了保不准会出什么事,这些服务员平时也是以外表来给客人推酒水的,这回见白兰依一副家庭妇女的打扮,虽然是训练有素,话语中也透露出这里消费不低的意思。

  白兰依此时整个脑海里都是张天南跟那个女人交缠在一起的画面,根本无瑕去理会服务员表达什么,但是听到要先付账,她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果然,除了打车剩下一百多块钱便什么都没有了……

  这几年来除了要添置家具她会从张天南的卡里拿多点钱以外,带在身上一般只有买菜的钱。脸上划过一丝尴尬,“那就来半打啤酒吧……”

  “好的,小姐,一共是五百零八元。”

  只是半打普通的啤酒,竟然要五百多块?正不知所措,对面传过来一个沉稳的男声,“给这位小姐上最好的葡萄酒,算在我的账上。”

  服务员闻声转过身去,看到来人后,忙恭敬地说道,“好的,邵先生,这位小姐的酒马上就到。”

  说话的人是谁?

  白兰依顺着服务员刚才的目光看过去,灯光比较昏暗,只见一高大修长的男人在不远处坐了下来,虽然他的面目看得不是很清楚,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却分明是一种与从不同的高贵气度。

  她从来不曾认识过这样的男人,他又为何要请自己喝酒?

  白兰依有些疑惑,但是她实在没有心情前去道谢客套,只在那个人看过来时礼貌性地点了下头,然后让服务员过去要他的收款账号,等她回去再还给他。尔后,便怔怔地坐了下来,独自发起了呆。

  这里光线很暗,只有几盏微黄的灯在来回地晃着,也许是隔音做得好,外面大厅的音乐再吵闹也没有传进来,只剩下萨克斯的声音在这个静吧处勾人沉缅。

  可是,她此时除了心碎与屈辱,还有说不出口的愤恨,再无其他。

  不一会儿,酒便上来了。

  不知怎么回事,白兰依总感觉有一束微灼的目光正隐隐约约地往这边投来,不过,顾不上什么形象不形象,她把酒杯倒满,一饮而尽。不一会儿,一瓶酒便快要见了底。

  只有一旁的服务员在微微咂舌,这几万块的酒水喝得倒是毫无味道?不过,在星夜上班的人哪会是不有眼力见的人,见这一瓶酒快完了,马上又要人拿上来了一瓶。

  坐在不远处的男人缓缓抿进一口酒,眼光如深潭往这边看来,似乎在看着一样异常要紧的东西。立在他旁边的助理模样的男人垂首问道,“邵总,这样真的不会有事么……”

  “不会。”男人轻轻放下酒杯,声音沉稳而悦耳,“就让她醉一次。”

  有些事,一直压在心里,才会把人逼疯。

  他就要让她知道这一切,然后能面对这一切。

  随着酒精一点一点地渗入体内,白兰依感觉周围的一切好像渐渐与自己分离,只剩下一些黑白的画面,仿佛几十年代前的旧电影……

时光与你筑为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时光与你筑为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 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 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目录预览:第二章讨价还价第三章翻墙被抓第四章误会闹大了第二章讨价还价陌月清看着自家哥哥吃痛的表情,心底暗爽不已,却也知道是自家哥哥宠着自己,也不能太过分,松了松手上的力道。“好了,第二件事就是小月儿你的事了。”陌逸风看着陌枫落就知道陌月清在欺负他了,表面上做着和事佬,其实内心里不知道多开心呢!“我的事?我能有什么事啊?”陌月清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糊弄着。“一定是您老记错了。呵呵……”“哎呀~我明说了吧!就是你

  • 小说 凤还朝:冷王来侍寝 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凤还朝:冷王来侍寝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凤还朝:冷王来侍寝目录预览:第二章翠玉扳指里的艳情(2)第三章废柴千金(1)第四章废柴千金(2)第二章翠玉扳指里的艳情(2)赫连若畔惊讶了,惆怅了,愤怒了,种种情绪如决堤的洪水一样爆发,爆发的结果却是头一歪死死地睡了过去。不,是昏倒!她承受不住打击丢脸地昏倒了!而在昏倒的前一刻她还感觉到那位戴着扳指的神秘男人优雅地离开床铺,甚至听到他从鼻腔里传出的轻声嗤笑。赫连若畔是被冲天的怨气吓醒的,醒来之后只见周身红雾缭绕,浓郁的血腥味扑鼻。隔着猩红的血雾

  • 小说 萌妻来袭:冷少老公太危险 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萌妻来袭:冷少老公太危险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萌妻来袭:冷少老公太危险目录预览:第二章体检过没第三章他骨子里来的抗拒感第四章刺得她心疼,肝疼,肺疼第二章体检过没夜色深沉。KK酒吧内,几个打扮妖娆的女人围着一个深沉地像山一样的男人。他的一双眸子如星辰如海洋一样深邃,叫人看不清他的想法。他的气息却是冰冷,冷酷的叫周围人都止不住寒颤。然而他那俊逸的五官,如同上帝缔造出来的极品维纳斯一样叫人沉迷。一个魅惑与冷酷并存的男人,还真是如同罂粟花一样的魅人心魄。明知道十分危险,但还是叫人难以抗拒。“

  • 小说 惑妃入帐:邪王轻点撩 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惑妃入帐:邪王轻点撩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惑妃入帐:邪王轻点撩目录预览:第二章财迷宝贝第三章包子被抓第四章尴尬一幕第二章财迷宝贝六年后。安平镇的集市上,来来往往穿梭而过不少的行旅富商。这个小镇恰好是梁国和楚国的边境。在一家黑市交易所中。一粒鸽子蛋的源现世了,沸腾了全镇上的人。据说这个源原本是来自于大秦国的皇宫内,被人偷盗了辗转在此拍卖。这个源也是迄今为止出现过的最大一颗。源难寻,对于普通人而言,特别是这么大的源更是百年难得一见,价值连城。众人争先恐后的进了拍卖会的现场。座位有限都

  • 小说 妃霸天下:夫君招架不住 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妃霸天下:夫君招架不住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妃霸天下:夫君招架不住目录预览:第1章洛家女童第2章草笛声声第3章初闹洛府第1章洛家女童清江月,锦鲤扫浮萍,半山雾,丝鹭踏仙云。浩渺帝孤峰,从半山腰起,便已经雾云缭绕,夕阳的光亮努力的穿透着重重烟云,试图为这高耸入天的帝孤峰带去最后一丝光明。“跑?还想跑?你这长不大的小贱人,凭你也想逃出大爷我的手掌心吗?今天大爷我就是要先将你慢慢的享用一翻,再一刀刀的切成细丁喂这满山的鸟兽,嘿哈哈哈哈。”一声猖狂的笑声突兀的自茂密的山林间响了起来,惊飞一群

  • 小说 帝王的心尖宠 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帝王的心尖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帝王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二章:向家才女第三章:少年公子第四章:十四皇子楚向风第二章:向家才女向宰相和向夫人一脸的笑意盅然,站在门口迎贵客的上门,这可是堂堂的四皇子观王爷,最得先皇宠爱的四皇子,和皇上也正好是同胞亲兄弟,地位自然非同一般了,他的女儿现在贵为姬妃,但是,他还不断地拉拢着自已的势力,为以后向家打下不倒的根基。他的女儿,向仪和向琳也衣鲜光艳地站在一边,本就不俗的容貌更是大大地打扮了一番,珠珠钗钗满头玉翠,一颗颗圆润又洁白的珍珠挂在白玉劲上

  • 小说 邪魅冷君霸宠娇妃 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邪魅冷君霸宠娇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邪魅冷君霸宠娇妃目录预览:第二章:十六年第三章:不能没有你第四章:低声下气第二章:十六年爹爹平生自翊是君子,二袖清风,喜清雅之事,也是文人气过重,不喜与俗人来往,因为娶了娘,也从原本的市集搬了出来,在一临河边做了个二层的木屋,起初或许是相当别致的,可是现在却有些破落了。这里有些偏远,也没有什么人家住。我走上那阡陌的路,二边绿野野的禾苗煞是好看,风吹来,绿浪一波一波地远去,我眯起眼,深闻了一口野姜花的清甜香味。快到了,我拉拉袖子,掩住手腕间的勒

  • 小说 王牌少年厨神 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王牌少年厨神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王牌少年厨神目录预览:第二章:鬼知道第三章:骂不出来第四章:给脸不要脸第二章:鬼知道看我一脸惊呆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问题,尴尬笑了笑又道:“有点激动,说回来,我已经认真观察过,整个厨房就你最可靠,而且最方便下手,你不是负责调全厨房的酱料么?你在酱料里加泻药,但为了安全只能在当次用的酱料里加,而且出品留样方面要做手脚,这样工商局查不出来。剩下的事我来办,我会解决胖子,绝对不会牵连到你,胖子走了以后给你五千块报酬。”这太灭绝人性了吧?整走胖子可以用别的办

  • 小说 冷面傲王:惑妃别嚣张 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冷面傲王:惑妃别嚣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冷面傲王:惑妃别嚣张目录预览:第二章犯七出被休第二章顾家有二女第三章回府遭禁足第二章犯七出被休昏昏沉沉的,顾惜月感觉呼吸极度不通畅,好像浮沉在大浪里,窒息感,压迫感。从咽喉,到胸腔,肺部快要被撑爆了一样。她想呼吸,张嘴猛不防地被灌满了水!水?她居然身在水里?她记得她之前是在中缅边境的丛林里参加缉毒大战,在对猛龙大队人员实施抢救的过程中,一不小心被对方的狙击手的子弹穿透了胸膛。狙击手的水平很高,子弹直直穿透入心脏,心脏血管破裂,血液流失,还不到

  • 小说 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 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目录预览:第2章捏捏就变大了第3章你吃起来很美味第4章服从我第2章捏捏就变大了“我……”奚尘相信庄莆阳所说,得罪客人经理是不会再让自己留在公司的,可面前这个男人似个魔鬼,那双黑眸紧紧的盯着自己,像要把自己燃烧殆尽一般,她真的害怕极了。“我大不了不干了,反正我明天要去找我然哥哥,他心疼我一定不会让我做这个的。”奚尘突然有了些勇气,她相信安然一定会让自己过得很好,他会保护自己。庄莆阳一听奚尘口中喊出然哥哥三个字时,嘴角噙着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