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总裁豪门小说《妻限一年:霸道总裁狂宠妻》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 3:28:11 来源:网络 []

小说:妻限一年:霸道总裁狂宠妻

第1章 吃干抹净

  刺目的阳光从全景落地窗外面洒进来,正好照在那张欧式大床上面。来自http://www.xbxys.com/

  苏瑾夏眼睛疲倦的张了张,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实在是沉重。

  意识微微清醒,她就只感觉到身体全身上下传来的那种异常的痛感,实在是太难受了。全身的骨头似乎都快要散架了一般,特别是小腹下面,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最是要命。

  苏瑾夏困意还很浓,可是浑身的疼痛,让她微微清醒之后,就再也无法忽视。

  她闭着眼睛,撑着十分疲惫的身体从床上坐起来。想伸个懒腰,可质地丝滑的被子从身体上滑落下去。

  丝滑?这触感不对啊……

  苏瑾夏猛然睁开眼睛。来自xbxys.com

  入目是装修的奢华的欧式风格的房子,每一处都精致绝伦。她思维稍稍呆滞了一下,然后猛然想起,昨天晚上她好像……

  低头,苏瑾夏看到自己白皙的肌肤上,正印着猩红的小红团。任她再怎么傻,也知道那是吻痕啊。苏瑾夏被自己吓的瞬间‘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昨天晚上,她、她……完了,完了……

  昨夜那模糊的一幕幕,一点点的像是胶片电影一样在苏瑾夏的脑子里面回放。

  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一向洁身自好的她,只是喝了一杯红酒而已。为什么就攀上了男人的肩膀,不肯松手呢?

  可恨的是,那个男人竟然还把她带去房间了。小百姓养生网

  所以……她昨天晚上算是被他吃干抹净了吗?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连男盆友都木有的那种,怎么可以啊!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啊,混蛋,老娘一定要告你!”

  苏瑾夏气愤的锤着被子放声大吼。

  “告我吗?”

  一个清冽、低醇,绕着无比缠绵暧昧的声音从苏瑾夏的正面传来。

  苏瑾夏立马防备的拉过被子遮挡住自己的身子。

  她抬头,她的对面站着一个一米八九个子的男人。男人顶着一头湿发,脸蛋英俊如雕如刻。身体上氤氲着一层水雾,显然是刚刚从浴室走出来一样。

  他身上松松垮垮的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腰上的带子松松垮垮的系了系,上面露出轮廓明显的小麦色胸肌。网站http://www.xbxys.com/那硬实的身板儿一看就充满了雄性荷尔蒙,苏瑾夏看得喉头一热,羞愧的低下头。

  头刚刚垂下来,目光就触到了男人一对修长的腿。

  仿若出自米开朗琪罗手中的艺术品般的完美双腿,长、结实、毫无一丝赘肉,每一分肌理都透着完美。

  苏瑾夏的眼睛都不知道到底该往哪儿看了,可她不甘心。她狠狠的抬头,目光对视着男人的眼睛。

  呃……

  等等,那双眼,尼玛。这男人是什么妖孽啊,那张英俊迷人的脸上嵌着的那双眼睛简直像是黑洞,快要把她给吸进去了。小百姓养生网

  苏瑾夏郁闷的吼道:“你谁啊,干嘛出现在我房间里?”她来了个先声夺人。

  “这是我的房间!”男人的声音,魅、冷!

  是,冷的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一般。

  苏瑾夏再看他时,他脸上的神色显然已经不似之前那样透着几分暧昧。目光也没有之前那样温柔了。

  取而代之的是,仿佛下一刻,他就要把她挫骨扬灰一般。

  苏瑾夏真是懵了,对啊,这不是她的房间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走。阅读xbxys.com

  她咬着牙,虽然知道这位可能就是昨天晚上侵犯她的人,可是对方那种气场,苏瑾夏实在是有些……

  “想走?没那么容易吧?”

  “什、什么意思?”苏瑾夏心虚的问道。

  “这么快就忘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还是说,需要我帮你一起回忆一番?”

  说着,男子就朝着苏瑾夏的床边走过来。

  苏瑾夏紧张的看着他,男子那双长腿三两步就走过来了。然后他低头俯身,整个人便凌驾在她上面了。

  他就那样压在了苏瑾夏的身上,两人之间只隔着薄薄一层被子。不……胸口的位置,根本就是无缝贴合。

  苏瑾夏紧张的想要推开他,可刚刚伸出手,手就被男人捉在了手中。

  他大手一握,就将她双手握在手中举过她的头顶按压在床上。另一只手不耐烦的扯开了挡在两人中间那碍事的被子。

  苏瑾夏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裸着身子的,如此一来,她便全然暴露在他面前了。

  这下苏瑾夏疯了似的,玩儿命的用脚踢那个侵犯他的男人。

  “效果还不错,野性难驯!和昨天晚上差不了多少,不过昨天晚上是你在上面,如此对我。有印象了吗?”

  “……”

  苏瑾夏被男人玩味的一句话说的再次呆愣住了,她在上面?苏瑾夏一张脸被羞的通红,是的,她有印象!

  此刻,她当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就在此时,苏瑾夏双腿似乎摩擦到一个十分炙热且坚硬的东西。身体里的血哗的一下涌入脑海,她一动不敢动的躺在哪里。

  宋时与也不动,尽管身体被撩拨起了无限的欲望,可他宋时与是谁?

  现在这样的机会,他可以要她,她甚至连反抗他的机会都没有。可这样要来又有什么意思?

  既然这个小丫头这么有趣,他就陪她好好玩玩好了。顺便,好好的报复报复她对他的所作所为……

  他紧紧地抵着她,让她明显的感受到他对她身体的渴望。

  苏瑾夏咬紧牙关,死死的闭着眼睛。

  “苏瑾夏,你记住,我的名字叫宋时与。从你打破我脑袋到昨天晚上的事,就这两笔账,我和你,没完!”

  苏瑾夏猛然睁开眼睛,什么?

  完了,他居然找上她了。而她,居然昨天晚上还和他……

  孽缘啊孽缘,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第2章 完蛋了,打错人了

  当初,也就是一天前。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在大多数人可以结束忙碌一天的同时,一部分人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璀璨。一个以奢华闻名于B市的不夜城。苏瑾夏是这里的一名服务生,尽管只是服务生,那也是有着严苛的招聘条件的。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想来这里兼职,不过苏瑾夏不一样,她并非是爱慕这里的繁华奢靡,而是被生活所迫。

  算起来,她家里也不算太穷的,至少继母和妹妹的日子过得都很滋润。

  不过,她自己是真的很穷。她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照顾病重的外婆。

  尽管外婆是苏瑾夏最大的负担,不过目前,外婆病情稳定,她还能够应付得过来。毕竟在璀璨这样大一个消金窟里,以她的姿色和聪慧,平常除了薪水还有大把大把的小费可以拿。

  可眼下,倒是有一件十分棘手的麻烦找上了她。继母非要做主把她嫁给她娘家的某个侄儿,那厮游手好闲,完全就是大街上的流氓混混。苏瑾夏怎么可能答应这种婚事,尽管父亲听说有三十万的彩礼后就没有明确拒绝。

  苏瑾夏正琢磨着,到底该如何解决这道难题的时候,耳边就响起了领班大姐的怒吼。

  “苏瑾夏,你还要不要上班了?你自己说,这是你这个月第几次迟到,第几次走神了?你负责的房间客人已经都上满了,你知不知道?”

  如果不是平时看她乖巧懂事儿,估计领班大姐早就不能容忍她了。

  “对不起对不起,蓉姐,我马上就去。”

  苏瑾夏换了制服,快速出去她负责的房间里面给客人点单,一圈下来,赔着笑的脸部肌肉都僵硬了。

  想想刚才一个VIP房间里面的脑满肠肥的大金牙秃头男伸手想要摸她屁股她就觉得无比恶心。亏得她聪明,迅速躲开了。

  其实在这种地方做服务生,想也想得到是很容易吃亏的。不过苏瑾夏灵活利落,嘴巴也挺甜。所以,几乎她都能够做到不被人轻薄。当然了,言语方面的调笑,还是得忍受。

  刚刚回到自己地盘上想要喘息一会儿的苏瑾夏屁股还没落座,她的顶头上司蓉姐就领着经理过来了。

  “蓉姐,经理。”

  苏瑾夏赶忙站的端端正正的问好。

  “苏瑾夏,刚才你被投诉了。”

  “什么?投诉?”要苏瑾夏扯着嗓子,马上就不淡定了。知道,被投诉一次,就会被扣掉一百块钱。

  虽然这种事情也不少没有发生过,可是那都是她才刚刚来这里工作的事情了。这么小半年过去,她都没再被投诉过了。

  “咳……小夏,你是个聪明的姑娘。你应该知道,你工作能力很强。被客人投诉,肯定不是因为你的工作原因。”

  蓉姐的话,让苏瑾夏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苏瑾夏还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回答,经理就已经不耐烦了。

  “苏瑾夏,你到底懂不懂规矩啊?我知道在咱们这里,能不被客人吃豆腐是你们的本事。可是你也得长点眼力劲不是吗?直接跟你说吧,是V8的大客户投诉的你。他看上你了,懂了吗?”

  “……”

  懂个屁啊……苏瑾夏心里骂娘。VIP8房间里面的,不就是那个秃头大金牙吗?投诉她就因为没摸着她屁股?

  苏瑾夏心里面只剩下一个大写的‘靠’。

  “蓉姐,经理,那个……”

  “别废话。知道那房间里面是什么人吗?告诉你,除了我们老板,还真没人敢得罪他。所以,今天你可以不愿意,但是必须立马辞职。否则,现在就去道歉。”

  经理balabala说了许多威胁的话,苏瑾夏咬着牙听完,再衡量一番,最终只得过去道歉。

  可是她想不到的是,道歉还不够,那死东西竟然还直接威胁她,晚上她要是敢不去他房间陪她,就立马让她丢了饭碗。

  苏瑾夏当即忍着没有发作,可心里面已经憋屈了一肚子的火。

  既然无路可退,她也不能‘死’的这么窝囊吧?

  于是当晚,她直接跟经理说了一声,就直接上了璀璨楼上的酒店。

  电梯里面,苏瑾夏一边想着一会儿怎么教训那个秃头大金牙,一边想着,出了这口气,她辞职就是了。反正手头上还有些余钱,正好她趁着这个机会找一份正经的工作。

  道歉她可以忍受,可是想要她出卖自己,做梦去吧。

  苏瑾夏看着电梯上升到三十楼,脑子里面已经有了打算。

  三十二楼、电梯门打开。

  苏瑾夏出了电梯门,直奔3209号房间去。

  刚刚走了没多远,苏瑾夏一抬头,就看到了3209。

  她一张娇美的小脸上氤氲着一层怒气,瞪着眼睛、咬着牙齿,重重的敲响了房间门。

  敲完们,苏瑾夏就脱下了一只尖底的高跟鞋拿在手上。

  一会儿门开了,她一定得先出手。否则吃亏那就损失大了。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门打开了……

  眼前一团白色的浴袍映入眼帘,苏瑾夏内心的无名火立马攒起。

  撰着高跟鞋的手不由得死死握紧,朝着对面的男人劈头盖脸的一阵猛敲,一边敲一边骂道:“死色狼,你怎么不去死啊。还想占我便宜,你姑奶奶我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啊?”

  苏瑾夏手上用了十成的力道,用鞋跟使劲儿的敲砸对方的脑袋。

  男人全然没有料到一开门竟然就遭到如此暴行。那尖锐一而再再而三的砸在头顶上,男人一时之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好几下都直接砸在了脑门上。感觉到额头上的刺痛和才慌忙用手去护住脑袋。

  苏瑾夏一波骂完了之后,呼了一口气,还准备继续狠狠的‘教训’对方。

  然而就在这时,男人怒吼道:“保安……保安……”

  两声保安,像电流一样从苏瑾夏脑子里面过了一道儿。

  苏瑾夏一怔……

  靠……这声音,不对啊?那秃头的声音恶心的要命。这个声音……低醇中带着几分磁性、甚至,听上去好像年轻很多的样子……

  苏瑾夏脖子麻木的往后仰,她抬起头,眼睛对上那张捂了一半都还无比英俊帅气的脸,然后……

  完了……完了……打错人了……

  苏瑾夏整个脸都扭曲了,她捏着高跟鞋疯了似的朝着电梯门口跑了去……

第3章 该死的女人

  宋时与捂着滴血的脑门,怎么都没想到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还能被打了。

  而且,还是个女人。

  最令人生气的是,那个女人口中竟然喊着死色狼!

  死色狼?他宋时与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需要出去当色狼?

  宋时与望着空空如也的走廊和电梯门口,怒道:“该死的女人,别让我逮到你!”

  十分钟后,苏瑾夏走在夜风习习的大街上,高跟鞋勾在手里,其中一只鞋跟上还沾着一点血迹。她气恼的撅着嘴巴,怎么就能这么倒霉呢?

  打错了人,工作同样还是保不住了。工作也就无所谓了,反正她也想要找一份正经工作。可是万一别人找她麻烦该怎么办?

  还有最令人心烦的事,继母做主的那件婚事儿,至今她都还没想出办法该怎么破坏掉。苏瑾夏就不明白了,难道有了后妈,亲爹也不是亲爹了么?

  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的苏瑾夏突然被自己的手机铃声给吓了一跳。

  这么晚了,还有谁给她打电话啊?

  她拿出手机一看,医院打来的,该不是外婆的病情又起了变化?苏瑾夏立马按了接听键,果然只听到女护士急切的声音道:“苏小姐,麻烦您尽快赶到医院……”

  医院。

  苏瑾夏站在医生面前,脸色惨白,被吓的!

  医生还在继续阐述她家外婆病情的刻不容缓,必须立马手术,以及各种需要她签字的同意书。

  “手术需要多少钱?”

  苏瑾夏抑制住自己狂跳的心脏,她预感那将是一笔不菲的巨款。

  “你先至少准备三十万吧,有备无患。”

  有备无患?那不是三千块三万块啊,是整整三十万,她现在手头上所有钱加起来也不到五万块,她上哪儿去弄那么多钱啊?

  医生见苏瑾夏犹疑,啧声道:“手术必须尽快进行,否则华佗在世也回天无力。”

  “我……我知道了。”苏瑾夏的声音,已经小的自己都快要听不见了。

  苏瑾夏从医生办公室出来,走到重症监护室外面,流着眼泪望着里面躺在病床上插着各种管子的外婆,心痛的滴血。

  这是她母亲去世后,父亲续弦后,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点温暖了。

  如果连外婆都走了的话,她跟孤儿,就没什么分别了。

  “外婆,你一定要坚持住,再坚持坚持,我一定可以筹到钱治好你的。我不会让你就这么离开的,你等我。”

  苏瑾夏抹了一把眼泪,给自己加油。

  璀璨酒店。

  “啧啧啧……稀奇,真是稀奇。百年难得一见啊,居然有人敢对咱们宋少下手。这是活腻歪了吧,哈哈哈……”

  那一声声不羁的笑声,惹得宋时与怒火中烧。

  医生刚刚替宋时与包扎完毕,宋时与站起来就是一记老拳打在汪洋的脸上。瞬间,某人的脸就挂了彩,嘴角挂着一丝血迹。

  “嗷……”

  汪洋捂着自己的脸颊,嗷嗷直叫。

  “宋时与,打人不打脸,你造不造啊?你知道我这张脸多值钱吗,医生,快给我看看,我的脸变形了没?”

  没理会嗷嗷直叫,爱惜自己那张脸胜过一切的汪洋。

  宋时与深吸一口气,可恨,他都没看清楚那个打他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他掏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给我调今天晚上我房间门口的监控视频。”

  宋时与语气不善,电话那头应对的声音也显得很小心。

  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就有人敲响房间门,给宋时与送来了监控视频。

  “Boss,您没事儿吧?”

  宋时与的贴身助手许默看到自家老大的额头,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监控视频他已经看过了,自然也看到那个暴打自家总裁的女人了。

  许默心中无比汗颜,默默猜测,这个女人的下场,肯定会很惨烈!

  一定会的!肯定!

  宋时与拿着拷贝份的U盘,对助手投来的那份关怀的眼神,狠狠的回应了一番,瞪的许默他默默的低下头不敢再吱声才作罢。

  宋时与自己看了监控视频,紧紧咬着牙,愤怒的吼道:“找,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女人给我找出来。”

  “那个……她穿着璀璨员工制服,也算是你的员工啊。”

  汪洋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提醒着某人。

  宋时与自己旗下有无数公司和产业,各个公司员工制服都不一样。初看他倒是觉得衣服有些眼熟,可他气的脑子都不好使了,一时间没想起来。

  冷眼狠狠的瞪了汪洋一眼,宋时与吼道:“截图,拿着照片去找人!”

  许默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应声:“是,我马上就去。”

  不出一个小时,苏瑾夏的全部资料,都已经摆在了宋时与面前。

  额角包扎的伤,并没有半分影响他英俊帅气的高颜值。

  那张冷酷的脸上,盯着苏瑾夏的工作照都恨不得在苏瑾夏的身上盯出几个血洞来。

  汪洋揉着冰袋敷脸,伸长脖子在宋时与面前的照片上瞅了一眼。那是绝对惊艳的一眼,纵使是阅女无数的汪洋,也不得不承认,那是一个美人。

  只是普通的工作服,也包裹出了她的身材错落有致,前凸后翘。一张脸蛋五官极精致,特别是那双眼睛,跟会说话似的。让人看着,读觉得喜欢。

  “哇,美女呢。要是这样的美女砸了我,我肯定不舍得追究。”

  宋时与听到这话,抬头正好就对上了汪洋用贪恋的眼神看着他手上的照片。

  那种觊觎的眼神,不知怎么的,就惹怒了宋时与。他对着门外喊道:“来人,把汪大少给我抬出去。”

  “别啊,我还没……”

  汪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许默手下的人给‘抬’出去了。是的,确实是抬,四个人,分别抬着汪洋的手脚就那么把他给弄出去了。

  汪洋发誓,除了宋时与还真就没别人敢这么对他了。

  宋时与也发誓,如果不是看在从小一起长大的份儿上,汪洋早就成了那汪洋大海之中鱼儿们的饲料了。

第4章 你、死定了

  额角疼的宋时与一晚上都没有睡着,他翻身起床,拿过苏瑾夏的资料又看了一遍。脑子里一个接一个对付这个小女人的办法,可是宋时与都觉得不够给她留下一个深刻地‘教训’。

  忽然,宋时与脑海中灵光一闪,他薄唇轻抿,嘴角微微上扬。一张英俊无比的脸,顿时透着一抹邪肆的狡黠味道。

  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苏瑾夏的照片,对着照片中的人威胁道:“死丫头,碰上我宋时与,你、死定了!”

  威胁完毕,宋时与也不管现在到底是不是凌晨四点半点。用房间里的座机直接拨通了璀璨酒吧的第二把交椅,文烨。

  刚刚睡下的文烨接听电话的时候眼睛都没有睁开,对着电话就吼:“你丫没病吧,不看时间吗,老子才刚睡下……”

  “咳……睡糊涂了吧?”宋时与的声音,明显有些冷。

  这样的冷,一下就给文烨冻精神了。

  “宋……先生。”文烨一听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态度瞬间变得恭敬,且连连道歉。

  宋时与也不追究,只说:“我要一个人,苏瑾夏。她在璀璨上班,明天,立马把人调到我身边来。”

  “是的,宋总。”

  电话收了线,文烨整个后背,都还涔涔的冒冷汗。

  宋时与打完电话,似乎可以想见,接下来苏瑾夏将会在他的奴役下对她所做的事情后悔不跌的样子。

  嗯,他倒是还有些期待第二次见她。毕竟最近有些闲的宋先生很期待,苏瑾夏知道他的身份后,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和表现。

  另一边,苏瑾夏接到外婆的病危通知单后哭了一场,后来就在外婆住的病床上睡了一夜。一夜,都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连着做了两次噩梦,一次梦到妈妈去世的场景,哭醒了。一次梦到外婆也走了,她又哭醒。

  第二天一大早,苏瑾夏醒来后,到重症监护室外面看了一眼外婆,然后就径直去了银行把手上的平日余下的五万块钱全部提了出来。

  苏瑾夏抱着五万块钱请求医生,希望能先为她外婆做手术,余下的钱,她一定会想办法筹集到。医生看她实在是不容易,点头答应了她。不过要她再交五万块钱,而且余款也要赶紧交完。

  苏瑾夏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二十五万,她现在卖光全身的血也换不来二十五万啊。

  可是经历了昨天晚上的噩梦后,苏瑾夏几乎想都没有想,她只看到自己面前剩下一条路可以走。

  继母娘家侄儿的彩礼!

  如果那份彩礼是给她的话,外婆的命就有的救了。

  所以,她无路可退!

  刚刚走到家门口的苏瑾夏耷拉着脑袋,想着该怎么跟家里开口的时候,电话铃声就响了。苏瑾夏一看到‘蓉姐’两个字,心脏陡然起跳。

  “苏瑾夏,你胆儿肥啊,居然敢放那位贵客的鸽子。告诉你,你被炒了,别让我在璀璨再看到你。”

  苏瑾夏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喂’呢,电话就已经挂掉了。

  苏瑾夏突然间心里面觉得特别委屈。

  金碧辉煌的璀璨,不知道可以换成几千个三十万。那些可恨的资本家竟然还要出卖她们这种走投无路的纯洁小女孩来换取利益。

  果然,资本家都是没有人性的。

  “破工作,不去就不去。”说完,苏瑾夏又想哭了。如果外婆的病没有恶化,她不去也就算了。可是现在,正是她需要钱的时候啊。除了这里,她上哪儿去找一个月能赚一万儿八千的工作啊。

  “破事儿,破人,姐我这么聪明、这么努力,总有一天会翻身的。”

  说完,苏瑾夏带着那份越挫越勇的激烈情绪,大步流星的踏进自己家门。

  趁着继母还没有出门打牌,父亲也还在家,苏瑾夏就把自己的意思跟家里面说了说。

  可是继母的态度很明确……

  “苏瑾夏,你想什么呢?三十万给你?然后让你拿去给你那个快死的外婆做手术?你是不是傻啊,还是特么你当我傻啊?我接手你这个拖油瓶那么多年,付出那么多青春时间把你养大了,你连彩礼钱你都想要拿走啊?你当我姜瑜是什么,保姆啊?”

  继母扯着大嗓门,那声音大的街坊四邻都快要听见了。

  苏瑾夏咬着牙,默默忍着那些难听的话。她只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父亲的身上,只要他肯为她说一句,那三十万她拿也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可结果,父亲是开口了,却不是向着她。

  “瑾夏啊,你妈说得对。你外婆那病,也那么多年了。她已经年迈,病情恶化,只怕手术到时候万一不顺利。那……你知道的,咱们家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多……”

  “用钱的地方还多?所以就要牺牲我吗?明明知道姜武是什么人,明知道我不喜欢他,也为了三十万要我嫁给他?外婆年迈了,病了,难道我就该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吗?三十万而已啊,就当是我借还不行吗?我写借据,我会还的啊……”

  苏瑾夏哭了,她平常所以伪装自己的坚强,都在继母和父亲的那些话面前,崩溃掉了。她的坚强是假的,她的强撑也是假的。

  她也希望自己可以是家里的小公主,有跌疼,有妈爱的。她也希望自己困难的时候,有人帮一帮自己。也希望有人是可以给她依靠的,可是她什么都没有。

  苏瑾夏情绪很激动,她顾着说那些话,全然没有注意到继母已经走到她面前。她毫无防备的,被继母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脸颊上。瞬间,脸颊便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贱人,居然好意思说我家姜武配不上你。告诉你,别说三十万,就是借一分,也没有!”

  用尽全力的一巴掌,打的苏瑾夏头昏眼花,倏地愣在当场,就连苏爸,也看的呆了。整个家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十分诡异。

  突然,苏瑾夏手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这种诡异。苏瑾夏脖子僵硬的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妻限一年:霸道总裁狂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妻限一年 或 霸道总裁狂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6章

    原标题: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6章书名: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第6章母亲发威廉价的牛仔T恤,包裹住一身痕迹。帮着母亲做好早饭,喂弟弟吃完饭,佳音匆匆吃一口就要出门。手机冲动的摔了,要买一个新的。还想找一份兼职多挣点钱。空乘工作,工资虽不菲,但若是从此自立养家,还是有个缺口的。佳音刚走出家门,就见父亲的奥迪“吱嘎”一声停在门口。佳音一早的好心情在看到父亲下车的那一瞬间荡然无存,不知道他又来家里做什么。佳文柏怒气冲冲的下车,见佳音在门口站着,不由分说,扬手就打下来。佳音这一次没有老实的站着挨打,而是直接

  • 凶猛鬼夫爱上我6章

    原标题:凶猛鬼夫爱上我6章小说名称:凶猛鬼夫爱上我第6章试探我看到这,吓得赶紧把浏览器关掉,不可能,宋司辕怎么可能是鬼,如果他死了的话,他家里人怎么可能拿着他的照片来跟我相亲?可刚才我碰宋司辕时他身体上的种种特征是怎么回事?还是别的鬼用了障眼法欺骗我?可是刚才宋司辕却能碰黑狗血的瓶子,他到底是……我想到,赶紧穿衣服起床,看到我姐买菜回来了,我问她今天几点出门的,她说早上买菜回来就一直在家里,刚四点左右才买菜接孩子。然后我问她有没有看到宋司辕,他是几时离开的?我姐听完却皱眉给我说她在家一天了,没见

  • 婚迷心窍6章

    原标题:婚迷心窍6章小说名字:婚迷心窍第6章人老珠黄陈骏站在一旁有些发呆,刚才杨瑜可劲儿地闹,他觉得烦躁,现在杨瑜走了,慕写意又和其他男人坐一桌喝咖啡去了,就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这多少让他有些下不来台。陈骏看看慕写意身边的两个男人,一个深沉内敛,一个神采飞扬,都是难得一见的帅哥。长得帅也还罢了,关键是这两个男人身上的气质,看起来就不是一般人,陈骏在外面接触的人多,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不过,好不容易碰到心中的女神,怎么能就这么白白地放过?陈骏想了想,走到慕写意身边,低声道:“慕小姐,我是认真的

  • 总裁的恶魔小妻6章

    原标题:总裁的恶魔小妻6章小说:总裁的恶魔小妻第6章印堂发暗没搞错吧?这男人?不是六年前跟她搞一夜情那个男人吗?六年时光虽长,可这张脸她是不会记错的。斜飞剑眉,锐利深眸,性感又稍显冷情的薄唇,不是他还是谁?天啊,真没想到叶子熙那家伙的爹这么个显赫的人物。不过呢,他的隐疾?叶朵朵心虚的低下了头。她单知道世界小,却没想到小到这种程度,六年后回归,第一眼就撞见了叶子熙的爹。上帝,你这又在打盹了吧?不过,瞧这男人的脸色,好像不认识她哎。也是,那晚的她画了极浓的妆,房间里灯光也是那种暧昧的黄色,嗯,不认识

  • 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6章

    原标题: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6章小说书名: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第6章罪不容诛小张氏原本就极为愤恨顾清欢和顾清澈这对双胞胎的,因着是双胞胎的吉兆,老夫人对于这两位自然是看重了几分的。这会儿自己又被顾清欢这样下了面子,心底自然是不服气的。只是她也知道,自己这会儿若是再生事端,定会惹了老夫人不喜,便朝着自己女儿递了眼色。顾清芸心领神会,只笑着从自己位置上起来,朝着顾清欢那边走过去:“这位就是欢儿妹妹了吧?真真是好颜色呢,我在乡下祖宅的时候就常听娘亲说起你呢,第一次见面,这是个见面礼,可别嫌弃。”一

  • 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6章

    原标题: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6章小说书名: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第6章隐私待看清上面的调查资料并没有自己不可告人的隐私后,安昕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因为时间太短,乔管家让人弄来的关于安昕的资料并不全,但是足以说明,这个女孩叫安昕,和那个人毫无关系。车子驶进了林家大庄园。安昕在车子里,惊艳地瞪大了眼,这是一个如同仙境的神秘而美丽的地方。进庄园的道路两旁,大面积的绿色草坪,周围种以茂密而珍稀的树种。庄园中心,一座富丽堂皇的宏大建筑赫然出现在眼前。乔管家和司机分别下车,替车后座的两人拉开车门,护着

  • 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6章

    原标题: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6章小说名字: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第6章抱歉先生,我们不熟回到休息室,安沐微额头上的冷汗早就濡湿了额前的碎发,脸色也很是苍白。应该是昨晚没擦干头发就睡觉,所以感冒了。幸好她出门准备的有常用药,翻出背包找了感冒颗粒就着矿泉水吞了。感觉舒服了一些,安沐微强打起精神,翻看着手里的资料为下午最关键的硬仗做准备。陆彦靑挑出的合作对象剩下还没搞定就只剩下万安集团的王总,以及杜氏建材的杜总。这两家公司一家专做广告策划,一家专做建材。对于锦绣集团是很重要的拉拢对象,容不得半点马虎

  • 黄河鬼妻6章

    原标题:黄河鬼妻6章小说书名:黄河鬼妻第六章:二狗子出事了我很是疑惑地看了钓鱼人一眼,爷爷推我说道:“娃子,走前面,先回去一趟。”我和爷爷还有一些想要看热闹的人朝着我家走,还未走远,听见陈二叔说道:“二狗,这古井的事儿邪门儿,你快去跟你大伯说一声。”十几人跟着到了我家,城里人让爷爷把女尸交出来,爷爷不再跟他争吵,而是带着他进屋让他在屋里找了一遍,然后又到后院儿找了一遍,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并没有找到女尸。爷爷说道:“现在,你应该相信我了吧。”城里人也觉得很奇怪,想了一会儿,阴沉着脸说道:“就是你

  • 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6章

    原标题: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6章书名: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六章千万赌注就官方的操行肯定是要削弱的,就是不知道会削成什么德行。欧巴桑在前边讲着,萧何在底下听着,欧巴桑讲的一点营养都没有,萧何感觉要是他上去讲都比她讲得好。萧何坐着的是第一排,正处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萧何翘着二郎腿,大摇大摆的看着游戏杂志,欧巴桑心里那个气啊,你小子回来是成心气我来的吧。心里想着,欧巴桑在黑板上写出一道极难的数学题,敲了敲黑板:“萧何,你来解答这个问题。”“哦?”萧何愣了下,起身正要回答,教室的门突然被人踹开,一行人大张

  • 温柔的背叛6章

    原标题:温柔的背叛6章小说名称:温柔的背叛006艰难的抉择浴室的门没有从里面锁上,浴室门一下就被我拉开了,但是当我看到浴室里洗头的人的时候,原本怒火冲天的我却一下子呆在了原地。只见莲蓬头底下站着的是一位光着身子的女人,雪白的身躯没有一丝的赘肉,胸前的饱满上沾染从头上掉落下来的泡沫,但是依然阻挡不住那对浑圆饱满的性感,而且这个性感女人我还认识,就是苏然的闺蜜,晓晴。晓晴本来双手正在搓揉着长发,此刻白皙可爱的脸庞上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我,我一下子也愣在了原地,我以为苏然光着身子刚洗完澡,这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