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玄幻小说《杀戮征途》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 1:25: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杀戮征途

第一章 父亲

刚刚下过一场小雨,草尖上的水珠闪着阳光,熠熠生辉。推荐xbxys.com空气显得格外清新,在这北方的地界里,能有这么场小雨,净化一下空气,倒是可遇不可求的。

花园的土地上,还有些湿润。教室里传来阵阵读书声,甜糯甜糯的,或背诵诗歌,或朗诵课文,一切显得那么和谐。

前面有个老师,年轻漂亮,正带着自己班的学生,在户外玩耍,孩子们悠扬的笑着。这是一个新建的学校,一切都算是普通的。女老师是个志愿者,倒也很满意这样的日子。

“蔡老师,你可以教我这个球怎么玩吗?”一个小男孩围了上来,手里捧着一个崭新的排球。推荐xbxys.com

“当然可以啊!”蔡芳教小男孩垫球,其他的人也都围了上来。

“没错,就是这样!”蔡芳拍着手,鼓励孩子们,话音刚落,一个男孩就将球垫飞了。排球划出一道曲线,最终稳稳地落在了不远处的植被中。

蔡芳顺着球找过去,却在球的一旁发现了一个小男孩。这是他们班上的学生,名叫宋峰。奇怪,他怎么没和大家一起去玩呢?

蔡芳心里想着,却没开口问,只是指着排球,说道:“宋峰同学,你能不能帮忙把排球拿给蔡老师呢?”

闻言,宋峰听话地捡起球,放到蔡芳手上,然后迅速地走开了。蔡芳没来得及叫住他,就听得那边孩子们在呼唤自己。小百姓养生网算了,找个机会再和宋峰好好谈谈吧!

“来了!”蔡芳举起球,示意道。

宋峰远远地坐在一边,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今天是宋峰的十一岁生日,但是宋峰想,大概没有人会记得。

下午三点,是放学的时间,蔡芳交待了几件事情之后,就宣布放学了。等想起来去找宋峰的时候,他已经没见人影了。

背着书包,无视身边同龄人的欢声笑语,默默地走着,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版权http://www.xbxys.com/突然感觉前方有人挡住了去路,宋峰没有抬头看,只是下意识的往一边闪过,然后往前走。

但是,今天来人似乎并不是普通的路人,不管宋峰朝哪走,来人都会跑到前面拦住。宋峰这才堪堪抬起来头瞧了瞧,是同班的两个男同学,叫什么宋峰倒没记住,还有一个人,比两个人都要高,宋峰不认识,但是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

“小寒,这就是你要教训的人?”高个男生指着自己,朝着胖一些的同学说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啊?就是他招惹了你?”

“没错!没错!”答话的确是另外一个男同学,“就是他!叫宋峰!”

“看他这个样子,不像啊?”高个男生摸着下巴,打量着宋峰,问道:“小寒,他是怎么招惹你了?”

“哼,表哥,你不知道,这个叫宋峰的可讨厌了,每天都不说话,就知道惹蔡老师注意!”被称作“小寒”的男生恨恨地道:“今天早上,还惹得蔡老师不高兴了呢!”

闻言,宋峰这才想起来,这个叫做小寒的胖同学,就是今天早晨,拿着排球叫蔡老师教他的那个。

不过,宋峰倒是不知道,他怎么会惹蔡老师不高兴了。

“好吧,既然他招惹了你们,那我们就一起收拾他一顿好了!”高个男子捋起袖子,另外两个男生也纷纷效仿。

最终被称作“小寒”的没有忍住,率先动了手,却不想被宋峰一把抓住挥过来的手臂,然后用力一拉,再一个脚将其撂倒了。推荐xbxys.com矮个的男同学见朋友被撂倒,跟着冲上来,挥着拳头就往宋峰身上扑去。

宋峰一个转身,他便扑了个空,失去重心,倒在了小寒身上。小寒一个痛呼,那高个的男生也不得不动手了,要知道,他虽然是小寒的表哥,可这小寒才是他们陆家家族的正统血脉,他充其量是家里人看在和小寒一起长大,年龄相近的份上,这才有这么好的待遇。这要是小寒出点什么事情,他肯定得吃不了兜着走。他不过是个保镖罢了。

高个男生是比三个人都大一些,身高力气都强一些,但年龄的差距,并不能算是什么差距。最起码,这么点年龄产生的差距,对宋峰来说,并不构成差距。来自xbxys.com

高个男生在家里的安排之下,正在开始学习跆拳道,只可惜跆拳道并不是什么实战的工具,初学者学到更多的,无非是点花架子罢了。毕竟,如今的跆拳道更多的是做为一种表演来看,实际用途,可以说是比较弱的。

宋峰对一些现有的拳脚套路,都有一定的了解,倒不是他有什么经验,宋峰只能算是理论知识丰富而已。他家中大大小小的相关书籍有不少,大多是他父亲看过之后,随手丢弃的。

正如宋峰所想,这高个男生的架势一开始倒是摆的很足,只可惜,下盘不稳,出腿瞬间便失了重心。宋峰只是往后退了一步,高个男生失了目标,重心一散,也就摔了。只是这一跤摔得正好,一脚恰好踏在了矮同学的身上。

又是一阵痛呼,小寒这会儿倒是爬起来了,见着表哥失利,又气冲冲的扑了上来,舞着拳头,宋峰有些不耐烦了,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微微用力。宋峰力气从小就大,又打小干活,这一使劲,小寒便开始痛呼。

“啊!好痛!放手,放手,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陆家的人!弄伤了我,我让你吃不着兜着走!”小寒名叫陆思寒,从小娇生惯养,事事又有人帮忙,没吃过任何一点小亏。

宋峰倒是真放了手,他本来就没想和谁打架,只是他们先动了手,宋峰充其量也只能算是自卫。

宋峰的真实想法是,陆思寒说得没有错,要是弄伤了他,他肯定会找麻烦。陆思寒要是再找上自己,他倒是没有问题,也不怕他。可是,这陆思寒家中非富即贵,要是闹出点什么事情,陆家找到自己家里,那就不好了。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己的父亲知道这件事情。

这么想,宋峰并不是怕自己父亲知道之后,责罚自己,而是怕陆家找上门,连累自己的父亲。他曾经也和人打过一架,不小心弄伤了对方,结果人家家长找过来,硬是让父亲赔了不少钱,还只能赔礼道歉。

可没成想,这松手的瞬间,陆思寒的表哥一跃而起,将宋峰扑倒在地,死压着不放。陆思寒一见这报仇的机会来了,毫不客气地抡起拳头就朝宋峰挥去。

另外一人,看着势头扭转,也疯狂的加入了这斗殴事件当中。

拳头一拳一拳的落在宋峰身上,宋峰没有反抗。他只是抱着头,默默地保护着自己。

宋峰在心里头拼命地告诉自己,不管别人怎么看待自己的父亲,父亲是个骄傲的人,绝对不能让父亲再次因为自己,受别人的白眼!

宋峰只是默默忍受着,他知道,待他们几个打累了,就会放过他离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大致是见宋峰不再动弹,高个男生害怕出事情,这才叫着二人离开。

三个人已经走远,宋峰仍然躺在地上。所幸三个人都还只是小孩子,也从小娇生惯养,没锻炼出什么力气,他又知道默默护着自己,宋峰这才没有什么大事情。

这要是三个宋峰这样的人,这般打下去,不出事才怪。

宋峰缓缓地坐了起来,全身都痛,所幸没受什么大伤。扶着墙站了起来,宋峰拍了拍身上的灰,迈着步子,恍如没事人一样,朝家里走去。

学校距离宋峰的家很远,待宋峰走到家,已经是斜阳挂天了。小院子的铁门早已布满铁锈了,一些锈粉时不时簌簌地落下。铁门没有上锁,宋峰明白,父亲在家。

今日父亲怎么早早地就回来了?难道是父亲记起他的生日,特意回来给自己过生日的?虽然宋峰知道,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但是,身为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他还是对此抱着希望。

万一父亲真的记得呢?

怀着一丝期待,宋峰推开铁门,却没见到父亲。走到房门前,发现房门并没有关上,轻轻推门,还是没见到父亲的身影。

宋峰正疑惑之时,门外传来一声声响,转头看去,父亲提着两壶酒,正走进屋。

“父亲。”宋峰唤道。父亲是他一直的称呼,不同于其他家庭,他从来不唤他为爸爸,而是叫做父亲。父亲也不允许他那么唤他。

“回来了?”一如以往的语气,没有半点不同,父亲只是冷冷的说道:“去准备一下,待会儿你霍叔叔要来!”

霍叔叔要来干什么?宋峰有些好奇,但也不问,父亲最不喜欢他问些什么。

至于准备什么,宋峰是知道的。

宋峰放下书包,捋起袖子,朝着西边的小屋去了。那是他们家的厨房,也是宋峰每天都会进出的地方。

洗菜做饭,一切都是那么的熟练,这些事情,宋峰早已经习惯,直至熟练。

第二章 霍叔叔

煮上饭,又架锅做菜,待一切准备妥当之时,霍叔叔也就到了。

“萧林!萧林!”霍叔叔远远地便扯开嗓子大喊道。

萧林正是宋峰的父亲,霍叔叔的喊叫,萧林无动于衷,倒是宋峰,迎了出来,“霍叔叔!”

“你是宋峰吧?这才半年多没见面,你长好高了啊!”霍叔叔摸了摸宋峰的脑袋,朝自己身上比划了几下,满意地点点头。

霍叔叔名叫霍海生,倒不是海里生的,相反,他是土生土长的山村人,和他一样。霍叔叔是他父亲的挚友,虽然并不常来,但是宋峰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因为除了霍叔叔,宋峰再也没见过父亲有其他朋友。

“霍叔叔,你怎么来了?”宋峰好奇地问道。

“我来看看你们!”霍叔叔笑道:“对了,宋峰,你父亲呢?我怎么没见着他?”

“霍叔叔,父亲在屋里等着您呢!”宋峰答道,转头却见到父亲正看着他们两个,莫名地心头一紧。

“霍叔叔,我去准备饭菜了!”朝着霍叔叔打个招呼,宋峰这才一溜烟跑回了厨房。霍海生看着宋峰的背影,原先的笑脸不再,转而是带着几丝纠结。

“海生,进来吧!”萧林朝着霍海生一挥手,说道,只是语气仍是那般的平静,丝毫没有见老朋友的感觉。

“我说你就这么对待老朋友?”霍海生进了屋,见着家中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只好干笑着调侃道。

“我可没请着你过来!”萧林冷冷地回答道。霍海生刚开口,就碰了一鼻子灰,不过倒也不介意,应着说道:“是是是,是我霍海生不知趣行了吧!”

萧林没再开口,只是将酒打开,递给霍海生一只杯子,倒上。萧林举起杯子,看着霍海生,一口喝下。霍海生也没多说,默默举杯示意,昂头一口闷。

或许,老朋友的情谊不需要什么证明,也不需要什么寒暄,所有的一切,全在这杯酒里,一口闷下,也就什么都不用说了。

宋峰轻轻推开虚掩着的门,唤道:“父亲,霍叔叔,菜好了。”将所有东西都摆好,宋峰飞快地吃完,便拿着书包进了屋子。

倒不是宋峰不懂礼貌,而是每次父亲和霍叔叔在一起相聚的时候,总会让自己先回屋。一来二去,宋峰也就自己这么做了,父亲也没有说些什么。

只是今日,貌似一切都有些不一样。

“萧林,你真的准备让这孩子,一辈子就这样?”霍海生的发问,却没有得到回复,只是萧林的沉默以对。

霍海生今日便是为了这事来的,自然不能就此善罢甘休,半途而废。

“今天是宋峰十一岁生日了吧?血脉之力,迟早会随着他长大,而慢慢显现出来。这并不是你我可以控制得住的!”霍海生压着嗓子低声吼道,“你难道希望自己的孩子今后血脉自由苏醒?你知道的,苏醒血脉之力,若是没有人指引,很有可能会失败,失败的后果是什么?我都不敢想象!”

“你难道真的要因为你的过去,不顾这孩子的未来吗?”

霍海生的语气重了些,萧林这才答道:“你放心,在宋峰十一岁的时候,我已经帮他测试过了,他并不具有完整的血脉之力。只要不受引导,是不会自动苏醒的!”

“什么?”霍海生惊讶问道,“什么叫做他不具有完整的血脉之力?”

“没错,是残破血脉。”萧林闷了一杯酒,接着说道:“现在你可以满意了?这才是命!宋峰的血脉就足以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萧林……”霍海生此时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他想要劝劝萧林,但是,又不知道该从何处劝起。萧林的脾气,他比谁都知道,一旦认准,又岂是他人能够轻易改变的?若非如此,当初又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

萧林抢过话来,说道:“自打我萧林走出萧家之时,便早已和过去断的一干二净了!你又何必劝我?”

“断的一干二净?萧林,你真的和过去彻底决裂了吗?如果是这样,你又怎么会去查探宋峰的血脉之力,如果真的和过去毫无关系了,你又怎么会每天看这些武学书籍?你又怎会让宋峰唤你做父亲?”霍海生质问道,“萧林,你还是放不下过去,又何必自欺欺人?”

“别再说了!”萧林喝止霍海生再说,他说的没错,他骗得了谁?他最终连自己他都骗不了。

“不说?不说可以。那你带着宋峰和我一起回霍家!”霍海生拉起萧林的手,急切地说道,“萧林,白家人迟早会找到你的!当年萧家和白家的对战,你虽然还小,但是在其中却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如今白家一直想找机会和萧家再战,你是白家的首号攻击目标啊!”

“跟我去霍家,白家再怎么样,也还不敢对霍家下手!”霍海生和萧林两个人一起长大,当初苏醒血脉之力的时候,也是差不多同时的。当年萧林出了事,霍海生一直放心不下。

前阵子,霍家有人查到,白家正寻萧林,人都已经到了这座城市了。让他怎么不担心?要知道,或许萧林之前不用怕谁,但是自从萧林自废血脉之力后,虽然得到了救治,但是实力也大减。

“我萧林何时为了躲着谁,要靠他人庇佑了?”萧林答道,他有他的骄傲,有他的血性!不然,当初,他又怎么会自废血脉,离开萧家?“要寻人庇佑,我也不会姓霍!白家又如何?当年我能废他白灵,如今他白家要来就来便是!”

“萧林,你难道就真的不为宋峰考虑一二?他可是一个没有血脉之力的孩子!你又怎么护他周全?”霍海生劝道。他清楚,虽然萧林对宋峰冷冰冰的,但是对自己儿子的宠爱,霍海生自认看得很清楚。

提到宋峰,萧林的神色这才稍柔和了一些,霍海生心中也燃起一丝希望。可这一丝希望很快就被萧林给破灭了,“你先回去吧!”

“萧林!”霍海生声音有些抑制不住了,惹得宋峰也从房里探出头来。

宋峰正在房内翻阅父亲看过的书籍,本都是父亲丢了的,一一被他捡了回来,放在房内,一有时间便翻出来看看。宋峰的这一举动,父亲是心里有数的,只是也都默许了下来。宋峰此时在看的,讲的正是泰拳的精妙之处。

萧林没有答话,霍海生也没了法子,他比谁都清楚萧林的性子,也便转身离去,希望再找机会劝劝萧林了。刚刚走到门口,萧林的声音淡淡的传来,“我会和宋峰说说。你现在还住在那个地方吧?”

闻言,霍海生心中大喜,虽然萧林还未同意,但这意思也已经很明了了,“没错。我就住在那里!”

待霍海生离去,萧林这才将宋峰叫了出来。

“宋峰,你可还记得,你霍叔叔住在哪里?”父亲让宋峰坐在他对面,问道。

宋峰点了点头,“嗯。”

萧林面露满意的神色,“父亲问你,你今日是不是被人欺负了?”萧林看得清楚,宋峰捋起袖子之时,手臂上有不少青紫的痕迹。

“对不起,父亲。我不该和别人打架。”宋峰自知瞒不过父亲,立马向父亲道歉。

“我没怪你!我只问你,你比他们强吗?”萧林见儿子点头,这才又问,“那你为何要受他们欺负?你不还手吗?”

宋峰从未见过父亲这般神色,也便将心底的想法一一道出:“父亲,如果我和人打架,别人会来找父亲麻烦。我知道,父亲您是一个骄傲的人,我不希望您为了我不开心。”

萧林从不知道儿子这样的想法,他从来只是认为儿子是因为胆小怕事,这才不敢和人争执。没想到,反倒是他这父亲做的不够好。

“宋峰,是不是父亲不够强大?你希望我变强吗?”

宋峰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说道:“父亲,我更加希望你开心。”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萧林心中炸开了锅。这就是自己儿子内心真实的想法,萧林开始自责,或许,是他错了。

也许真的该如霍海生所说,是他自私了,竟未曾真正知道儿子的想法。

“宋峰,我问你,你希望变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吗?”萧林问得无比认真,一开始的酒意到现在消失的一干二净。

宋峰重重的点了点头,他希望自己以后可以保护自己的孩子。宋峰理解自己的父亲,也很爱自己的父亲,即使宋峰更加期待,他的父亲更加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他。

“三天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放学之后,不用回家,直接去找你霍叔叔。我和你霍叔叔商量好了,我会在那里等你。”

听到父亲的话,宋峰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点头,因为父亲不喜欢他问为什么,所以他便不问。

第三章 变故

萧林看着自己的儿子,微微笑了笑。随即拿过桌上还未开的那瓶酒,走了出去,到院子里去了。宋峰没去打扰父亲,他明白,父亲有事情在想。他只是默默地收拾好东西,也就回了房。

十五已过,天上的月亮却越发的圆,越发的亮了。云英身前最爱这皎洁的月光。思绪无限拉远。

多久了?十一年了,他每天都克制着自己,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过去。可惜,他终究还是放不下。他甚至,把云英的死算在萧家,算在宋峰身上。

或许,一切都与这孩子无关不是吗?

萧林心中无比苦涩,其实他一直都记得,今天这个日子,是宋峰的十一岁生日。但是,他更加深刻的记忆却告诉自己,今天,也是云英的忌日。所以,他从来不敢提及宋峰的生日,也从来没有给孩子过过一次生日。

终究,还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亏欠了孩子不是吗?

宋峰趴在房间的窗户上,默默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知道父亲不开心,可是,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在这寂静的夜晚,父子两个就这么静着。

一股风吹来,急促而猛烈,云层猛地拉低,月亮也躲了起来。

宋峰看了看天,要下雨了。

“父亲!”宋峰唤道,“父亲,天好像要下雨,你快进来吧!”

宋峰的呼声,萧林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只是闭着眼睛,默默地用心感受这风。

突然,萧林眼睛猛地一睁,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萧林迅速地跑回房里,将宋峰抱回了他的房间。宋峰心中有些惊讶,父亲已经很久没有抱过自己了。

“宋峰!”萧林紧张地看着他,语气急促,然后从一旁的抽屉里面,拿出一粒药,递给他,说道:“把药吃了。”

对于父亲的命令,宋峰从来都不怀疑,乖乖地吞下药片,然后定定地看着父亲。他不问,可是他希望父亲告诉自己。

“我知道你想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我没有办法和你解释那么多了!”宋峰说道,“听着,宋峰,我希望你把我接下来的话,全部记住!”

见宋峰点了头,萧林这才继续开口,说道:“首先,我需要你相信,你的父亲,名叫萧林,是个很强大的人。你父亲出身萧家,但是你的父亲希望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再回萧家!”

萧家?是什么?宋峰不懂,但是却认真地将每一个字记住,父亲的神色,让他清楚地知道,父亲接下来说的话,都很重要。

“等你醒来,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害怕,立马离开这里,去找你霍叔叔!不管发生什么,去找你霍叔叔帮忙!”

“听着,你不要问为什么。我知道你一直想知道关于你母亲的事情。等你找到你霍叔叔,你心中的一切疑问,你都可以说出来了,霍叔叔会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

“最后,你记住,走自己选择的路,一直坚持下去。”

父亲的话,深深地印刻在了宋峰的脑袋里。而就如催眠一般,父亲的话音落下,宋峰便睡着了。

萧林看着宋峰,柔和地笑了。

十一年前,你母亲保护了你。十一年后,父亲希望可以保护你一次。

不多加留恋,萧林便迈出了房门。不同于宋峰的感受,他知道,变天不是因为要下雨了,而是有人找上门来了。而他,已经没有胜利的把握。

萧林拿着酒,再次出了门。刚刚在院子里站定,三个白衣男子便凭空落在了他的周围。

昂头猛喝了一口酒,将酒瓶丢开,这才开口:“怎么?你们这才来?动作未免也太慢了一些!”

语气骄傲无比,这才是属于萧林该有的骄傲!

“你还是这般骄傲!萧林!”说话的叫做白江雨,乃是萧林在萧家之时便有的死对头。“只可惜,今时不同往日,当年你废了我大哥的血脉,今日,你必须血债血偿!”

“若非我当日废了你大哥白天明,今日这白家,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呢?”萧林的话依旧冰冷,落在三人心中却犹如炸雷一般,猛地轰开,没错,若不是大哥被废,如今的白家哪能轮到他们?

但是,萧林的话成功激怒了三人,白江雨愤怒喊道:“可恶!要不是你当初废了我大哥的血脉,我白家又何苦被你萧家压制那么多年?”

“哦?你白家还没有被萧家灭了吗?看样子,这萧家也该长进长进了!”

白江雨更加生气了,“萧林!你若非还以为自己是萧家的人吗?听闻你已经自废血脉,我倒要看看,如今,你还有什么资格,这般骄傲!”

“骄傲么?我早已不是萧家的人了!”

“别和他废话,我们三人结成阵法,先动手为强!”白江雨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同行的另外一人制止。白江雨想想,说的没错,动手之后,一切便见分晓。

今日他三人,是有备而来,这上古阵法的投影,倒要看看他萧林有没有这本事逃脱。

三人发动血脉之力,渐渐掩去了身形,之后慢慢与空气融为一体。

所谓血脉之力,说的通俗点,便是血脉赋有的某些特殊的技能。而这白家的血脉之力,便是这虚无。

在三人动作的瞬间,萧林也动了,他比谁都懂得这先下手为强的道理。萧家的血脉之力在于,以力降万斤。

感受到三人施展出来的力量,萧林不住地摇了摇头,比起当初的白天明,这三人明显相差太远。

萧林猛地发力,脚步一顿,一阵波动自地面而起,将三人身形闪现刹那。眼光凌厉的捕捉到那一瞬间,贴身而上,便是一拳祭出。

白江雨身形一震,立马控制过来,将力道泄出,即使如此,白江雨还是受了点小伤。然而,更多的,是心里的震撼。萧林曾经自废血脉,虽未完全废去,也必然使得血脉的根基有损,可未曾想,他的力量还是如此惊人!

白江雨受了这一拳,其余两人也心里有数,不能再这般硬拼了。白江雨与其余二人对视一眼,随即改变阵法,加快身形的移动速度,然后三人同步,将伤害共享。

这是早就商量好的方法。萧家血脉之力,乃是以力降万斤,但是缺点在于不可久战。因此,只要他三人耗住这段时间,消耗萧林的体力,将阵法蓄力,待其没有反抗之力时再行出击,借阵法之力,一举成功,斩杀萧林。

感受到压力越来越大,萧林明白,这战自己必然会失败。自废血脉之后,他的血脉之力爆发力增强了,可以持续使用的时间却更短了。

几拳祭出之后,萧林明显感觉到了血脉的不正常跳动。白家三人知道机会来了,猛地将阵法加力。萧林冷笑几声,他从不会让自己的敌人安然离开,随即放开对血脉之力的控制,剧痛传来。

希望和云英见面之后,她能够原谅自己。

白家三人傻了眼,这个疯子!萧林就是个疯子,他竟然自爆了血脉之力!一阵轰隆响起,三人各自飞出,猛吐了一口鲜血。

三人脸色差极了,静下心来感受自己的血脉之力,却没有丝毫反应。就在刚刚,三人的血脉之力自行封存了。

白江雨率先爬起来,走上前去查看,萧林已经没了心跳。

其余二人爬起来,看了一眼白江雨,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其中一人准备进屋内看看,却被白江雨喝住了:“你干嘛去?”

“我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

“可是,出来的时候,长老吩咐了,斩草要除根。”

白江雨不耐烦了,说道:“你有感受到其余的血脉之力吗?不用去了,我一来的时候就已经动用血脉之力查探过了,除了萧林,没有其余血脉之力的波动。”

见白江雨这样说,另一人也放了心,道:“此行我们都受了重伤,还是赶紧回去治疗吧!希望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才好!”

这话倒是戳中了三人的心坎,自身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也没再争执,三人便离开了。

这是萧林选择的路,三人重伤,才不会去屋内继续查探。

晨光破晓,宋峰猛地醒来,汗水湿透了衣襟。他做了一个噩梦,他梦见父亲死了。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宋峰找遍了屋子,都没见父亲的身影。打开房门,整个院子已经是一片狼藉。宋峰猛地瞧见了父亲正静静地躺着,浑身都是血迹。

一阵轰隆在宋峰脑海里面炸开,他握着父亲的手,早已是冷冰冰的。宋峰不相信父亲已经死去,但是他始终说服不了自己。

“啊!”宋峰大喊出声,身体某处的血液澎湃涌动着,一阵力量从他的身体里面散出,掀起一阵狂风。

宋峰终于抱着父亲,哭出了声。良久,宋峰想起了父亲昨晚上对自己说的话。即使再懵懂,宋峰也已经幡然长大,这一切,父亲早就已经预料到了。

第四章 身世之谜

霍叔叔!父亲说过,让他去找霍叔叔!

宋峰脑海里猛地想起昨天晚上父亲说过的话。但是宋峰没有离开,他跑到父亲的房间里面,四处翻找。

终于在一个抽屉里面,找到了霍叔叔的联系方式。打通电话,宋峰没有哭,反而是异常冷静地说道:“霍叔叔,你能来一趟我家里面吗?”

宋峰挂了电话,他想把父亲抱回家,但是他没有,他需要等待。

霍海生接到电话,脑海里面闪过一瞬间的不安,宋峰会给他打电话?不再做他想,霍海生直接启动血脉之力,赶到了萧林的家中。

霍海生为了不在宋峰面前展示自己的血脉之力,特意从门外进入。刚刚落地,霍海生明白,出事了。好浓郁的血脉之力,好重的血腥味。

急忙推开那扇铁门,映入眼帘的,便是萧林的尸体。而宋峰,正傻傻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萧林!”霍海生大声呼喊,可是没有回应。

“宋峰!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你父亲怎么了?”霍海生难以自控,疯狂地叫喊着。他不相信,那般骄傲的萧林,自己的兄弟,会就这般死去。

宋峰摇着脑袋,带着哭腔:“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父亲,父亲给我吃了药片,让我先睡,他让我今天早上醒来去找你!可是,可是我一醒来,就……就发现……父亲死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宋峰的反应,霍海生心中早已预料到了。会那般问他,也是心中情绪难以控制。看着宋峰,霍海生冷静下来了。他比谁都清楚,这是白家人做的,这里还充斥着白家的血脉之力。霍海生如今无比自责,他后悔,如果昨天下午,他再坚持一会儿,就算是硬拉,也把萧林给带走,又或者是,他昨天就不该离开。是他存着侥幸心理,他只是没成想,白家的动作这么快!

“霍叔叔,父亲说,你会把一切都告诉我!你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父亲会死去?”

宋峰的质问,让霍海生哑口无言。如今萧林已经死去,宋峰又是残破血脉,难道真的要告诉他真相,让他一辈子活在仇恨的阴影里面吗?可是如果瞒着他,对他又是否公平呢?

宋峰知道,父亲有事情瞒着他,这一点,他一直都知道。但是他相信,父亲是为了他好,父亲有他的考量。如今,父亲死去,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无比的自责充斥心中,宋峰大喊:“霍叔叔,你告诉我为什么!”

“这一切是为什么?”宋峰仰起头,质问这天地。霍海生却猛然发觉,四周的气息有些不对劲。

“这,这是血脉之力?”霍海生暗自嘀咕一声,不可置信地看着痛苦呼喊的宋峰,自言自语道:“这怎么可能?萧林说过,宋峰是残破血脉,怎么可能会自动苏醒呢?”

“宋峰!”霍海生再看去,却发现宋峰已经昏迷。

宋峰睁开双眼,一束光亮刺激着眼球,眼前站着的,正是霍海生。

“醒了?”霍海生问道,看着宋峰充满迷茫的眼神,又接着说道:“你先什么都别问,跟我来,我带你去找你父亲。”

“我父亲在哪?”宋峰跟着霍海生出了门,车子很快开到了一座山上。

“你父亲我已经安葬了,这是你父亲的墓地。”霍海生指着前方两座坟的其中一座,朝着宋峰说道。

闻言,宋峰疯狂地奔向墓前,只是跪着,什么都不说。宋峰没有掉一滴眼泪,父亲不喜欢自己哭。

“祭拜过你父亲,给你母亲也上柱香吧!旁边就是你母亲的墓地!”霍海生的话让宋峰瞪大了双眼,母亲?宋峰转头朝一旁看去,云英?他的母亲就叫做云英吗?

霍海生没再和宋峰说些什么,反倒是站在萧林的墓前,喃喃道:“萧林,这一切都是天命!你想让宋峰普普通通的活下去,可是我们已经没有办法控制了,他的血脉之力已经苏醒。我决定把一切都告诉他,让他不至于活得那么不明不白。”

宋峰听着霍海生的话,迷茫之意不减反增?血脉之力?霍海生又要告诉他什么?云英,又真的是他母亲吗?他的父亲,是怎么死的!今后,他又该何去何从。

“霍叔叔,你要告诉我什么?”

“宋峰,我今日就当着你父亲的面,将一切都告诉你。”霍海生看着萧林的墓牌,又瞧着这云英的名字,这才娓娓道来。

“没错,你面前的墓地,就是你母亲的。她唤作云英,是云家的人。你知道为什么你父亲从来不给你过生日吗?不是因为他忘记了,而是因为,你的母亲就是生你那天死的。你的生日,便是你母亲的忌日。”

霍海生的话,传入宋峰的耳里,再流进心底,一字一字在脑海里盘旋。原来父亲这么多年多没有忘记过自己的生日,原来每年他生日的时候,便是父亲最难受的时候。

“霍叔叔。”宋峰唤道,“我父亲一定很爱我母亲吧?”

“没错。你听我慢慢说。”霍海生继续说道:“你母亲很美,当年你父亲与你母亲相爱,两人执意要在一起,但是双方家里并不同意。最终,萧家伤了你母亲,为此,你父亲和萧家决裂,为了不负萧家的养育之恩,自废血脉,是你母亲将他接回了云家,不顾家族人的议论,动用血脉之力救治他。”

“或许,正是那个时候,你母亲怀着你,为救你父亲损了自己的血脉之力,这才导致你的这残破血脉吧!”霍海生长叹一口气。

宋峰皱眉,问道:“霍叔叔,我不明白,父亲与母亲那般相爱,为何父亲家里面人不同意呢?即使要讲究门当户对,但是如你所说,母亲也是大家族出生不是吗?既然如此,又为何要反对他们在一起?”

“萧家与云家,乃是世仇。”霍海生说的意味深长,若非是这家族恩怨,好好一对绝世眷侣,又怎么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霍海生继续讲述:“你父亲因此得以保存血脉之力,可你母亲却伤了根基,又怀着你,身子一天比一天弱,终于,在生下你之后,便离世了。你父亲便带着你们,离开了云家,将你母亲葬在这里,从此不再理会这些生活。”

“你的血脉之力已经开始慢慢觉醒了,你可以感受一下。闭上眼睛,去仔细观察自己的身体,观察你的血液。”宋峰根据霍叔叔的话去做,除了感觉自己浑身气力更足了之外,却没有发现其他特别的地方。

血脉之力?这个词已经不止一次从霍叔叔嘴里面听到了,宋峰好奇地问道:“霍叔叔,血脉之力是什么?”

“所谓血脉之力,便是由血脉赋有的,不同于常人的特殊能力。这是与天俱来的一种能力,随着年龄长大,慢慢变得强大,直到巅峰。血脉之力觉醒之后,成长便会很缓慢,要想真正的发挥作用,还需要不断修炼,去激发它。而拥有血脉之力,并且能够利用它不断使自己变强的人,我们称之为,修真者。”

“修真者?”宋峰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

霍海生了解宋峰的疑惑,他还只是个孩子而已:“没错,修真者。虽说现在已经是科技的时代了,但是修真者,却还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萧家、云家,都是修真者。除去这种血脉之力还很强大的家族之外,还有不少遗留血脉的天赋者,不断涌现。”

之后,霍海生向宋峰灌输了不少关于修真者的概念,也将这萧家的一些历史向他慢慢讲述。

“你父亲的死,便是和萧家一样的一个修真者家族干的,那便是,白家。”霍海生终于向宋峰讲述了这一点,“十多年前,萧家和白家大战,你父亲当时是萧家最出色的修真者,在大战中,你父亲将白家的同样天才修真者白天明生擒,并废除了他的血脉之力。你父亲离开萧家以后,白家便一直在寻找你父亲。”

宋峰顿时杀气腾起,他要为父亲报仇!

霍海生早已料到宋峰的反应,这也正是他之所以犹豫要不要告诉宋峰真相的原因。

“我告诉你,你的杀父仇人,是白家,这是为了让你记住,你身上有使命,也不希望你活得不明不白。但是,我不会告诉你,白家在哪里!白家很强大,如今你父亲已死,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定不会让你去送死!”霍海生无视宋峰瞪大的双眼,转身说道:“如果你想报仇,就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你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忍耐!”

“好了,如果你想好了,向你父亲和母亲叩头,然后跟我回去。”霍海生说完这句,便转身离去了。

霍海生的话萦绕在耳旁,宋峰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转身向父亲与母亲扣了三个响头,毅然站起来,字字铿锵,说道:“父亲,我一定要替你报仇!”

转身离去,一步一步,迈着格外有力。

杀戮征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杀戮征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湖美大一"油画家"刘佳仪的作业展作品有深度彰显了该校教学水准

    湖北省美术学院大一学生刘佳仪在北京一得阁《领创书画新时代中国书画名家.拍卖公司签约交流展》上与中国古文物协会会长、文博研究员盛昶砚老师合影新华网北京2018年1月18日讯(记者周琼张敏),据《人民美术》杂志社权威人仕透露,湖北省美术学院大一学生刘佳仪的油画作品在《大一油画专业学生优秀作业汇报展》中,得到了该校内师生的一致好评,并被中国新闻网发现给予报道。《人民美术》杂志社2018年4月(第二期)本期专注由此,引起国内相专学院教授特别关注,推荐予《人民美术》杂志社。杂志社编委审定后,拟在2018年

  • 书法家观同老师写福字书法赠中国长城博物馆收藏

    2017年9月30日,寓意吉祥、平安的《中国福》文化景观石刻在北京八达岭长城——中国长城博物馆广场落成。当日,中国观赏石艺术届泰斗侯康乙、中国著名教育家、演讲艺术家王洪庆、中国长城博物馆副馆长黄丽敬、八达岭特区办事处宣传营销中心主任路秀娟以及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北京林业大学、中国孔子书画研究院等文化界、艺术界众多专家学者和社会知名人士共同出席了落成剪彩仪式。“中国福”创作者观同还现场书写福字书法作品赠予中国长城博物馆收藏。中国福文化源远流长,是古老华夏文明的重要内

  • 闲聊金庸:为啥欧阳锋要当杨过的义父?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很有心,当中还整了一个“射雕三部曲”。而从《射雕英雄传》过渡到《神雕侠侣》,当中有一个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的人物——他,就是欧阳锋。西毒是特别可怜的家伙,欧阳克的死几乎毁了他的全部心血。然而,欧阳锋很快就找到了欧阳克的替身。当然,他就是大家都熟悉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杨过。这两人也真有意思,一见面就情不自禁的惺惺相惜。而欧阳锋二话不说,将杨过收为义子。不要忘了,那时候的欧阳锋已经处于半疯癫状态。这决定,还靠谱吗?欧阳锋当杨过的义父,总的来说有三个

  • 逼自己一把,你就成功了

    来源:网络转载!不知出处!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特此感谢!很累,累到想要放弃。当你想放弃的时候就想想关心自己的人,想想自己已经付出过的努力,即使天塌下来,都应该全力以赴。唯有坚持,才能更勇敢的走下去。因为,人生已无路可退。01.人都是逼出来的。每个人都是有潜能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所以,当面对压力的时候,不要焦燥,也许这只是生活对你的一点小考验,相信自己,一切都能处理好,逼急了好汉可以上梁山,时世造英雄,穷者思变,人只有压力才会有动力。02.成功需要朋友,巨大的成功

  • 2018小说安利第一推:甲马

    甲马是2018年看完的第一本小说。也是第一本最想安利的书。真的已经很久没有那么沉浸的看一本小说,也已经很久没有读书读到拔不出来的地步。整本书读完只花了7天时间,每天除了工作相夫教子之外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在读这本上。所以自觉这两天的形象多半有点失魂落魄心不在焉。好的故事有时常有让人一眼看去便喜爱的气质。去年看到《甲马》出版的消息便马克了下。但是对于《甲马》的阅读纯粹是随机选择,没有任何的缘起。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咋一读,文字平铺直叙,甚至有时有点絮絮叨叨,有些该展开的剧情,简短如剧情简介,然后不经

  • 【惊呆了】百鸟汇集,这些奇石鸟个个价格不菲!

    百鸟汇集,万祥开泰——————俗话说,林中之鸟,高空之鹰,坐山之雕,云霄之凤。鸟文化从地面奔跑到神话图腾,都深深烙印在人们的生息之中,是自然与人,生活与艺术不可或缺的紧密相关因素。奇石之鸟更是人文雅趣中所喜爱的收藏艺术品范畴。怎么样?这些大自然在石头上画出的各种可爱的鸟儿是不是非常形象而生动?有没有震惊到你、打动到你呢?我要告诉你的是:在无奇不有的奇石世界,不仅有上面这些大自然画出的鸟儿奇石,还有下面这些大自然雕刻出来的鸟儿奇石。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并致谢意!——————————————

  • 我们的心一定要跟佛法融合才能从痛苦中解脱!

    密乘有无数个密续部都是莲华生大士所传授的,多祈请莲华生大士多念七句祈请文还有莲师心咒,我们可以多念一点。虽然有很多的本尊我们全部都要念的话有困难。念的话有时候发音也不一定标准。我们一般都念「嗡臧巴拉札列扎依梭哈」,也许有很多的弟子都念成「嗡刚巴拉刚列嘎依梭哈」。有很多的咒语像刚刚这样,音没办法念得很标准。莲师心咒「嗡m啊吽班扎咕如贝玛悉地吽」听起来,大家好像都念的满准的;其它很多的咒语好像都不是很准。也许我们舌头最尖的地方可能没有音效的关系,所以很多的发音没有办法标准。也有很多人请教法王:「有很

  • 逆天的根雕神品,简直不能再牛了!

    “三分人工,七分天成”说的就是根雕这门传统工艺。人工雕琢与木根自然形态浑然一体,让平凡无奇的木根化身为一尊尊惟妙惟肖的雕像。一个个腐朽破败的木根,在艺术家的手中“化腐朽为神奇”,变身一件件精美艺术品,令人惊叹不已!版权说明综合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

  • 万里长城中国福 图说百科

    万里长城中国福字书法万里长城中国福文化景观石刻位于八达岭长城——中国长城博物馆广场;采用晚霞红天然大理石雕刻,高4.7米,宽1.9米,重15.8吨;由中国著名福寿文化学者、爱新觉罗皇家写福文化传承人观同先生书写,字体圆润、饱满;上方加盖“吉祥平安”印章;又暗含了“福地之福”、“福多一点”、“福气圆满”等吉祥寓意,又被称为:万里长城第一福。中国福文化源远流长;是古老华夏文明的重要内容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福,代表了每一个人对未来最美好的期待与愿望;是中国最古老、最吉祥、最受欢迎的文字。

  • 【艺观万象-0456】赵梅阳:陈烟桥100幅作品欣赏 【全球艺术家编码3010】

    【艺观万象-0456】赵梅阳:陈烟桥100幅作品欣赏【全球艺术家编码3010】赵梅阳【全球艺术家编码189-0456】全球艺术家编码,赵梅阳艺术平台历经3年整理……【艺观万象】赵梅阳:中国近千位艺术家&作品视频欣赏本文作者系中华艺术平台发起人,《全球艺术家编码》系统创始人赵梅阳【全球艺术家编码189-0456】,战略管理专家,金融投资专家,艺术品藏家。(2016年8月19日~渴望~赵梅阳作品)(2016年8月19日~海藻~赵梅阳作品)(2016年8月19日~海堤~赵梅阳作品)(2016年7月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