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首席夫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1 2:24: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首席夫人

第二章 变了

“呵,”叶暖嗤笑一声,抽回自己的手,“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版权http://www.xbxys.com/我都说的那么清楚了,你居然还在自欺欺人。”说着还十分嫌弃地在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手背。

苏启郑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

“好了,该说的话我也说了,你现在可以滚了。”叶暖将手中的餐巾纸揉成团丢到苏启郑脸上,“别在这里自取其辱了。你不觉得羞耻,我还不想对着你这张脸呢,平白惹人恶心。”

“暖暖,是不是有人和你说了什么?”苏启郑没有因为叶暖的话而发怒,反而眼底关怀更甚,“别人说的话都是为了挑拨离间,我对你的心意,你难道不明白吗?”

“正是因为明白,”叶暖微笑着抚摸着苏启郑的脸,忍着掐死他的冲动,缓缓说道,“我才知道,你这种人,根本不配得到别人的感情。小说首席夫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暖暖……”苏启郑还想说什么,却被叶暖打断了。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叶暖冷冷说道,按了一下床边的按钮,“我对你的任何解释都不感兴趣,我累了,你可以滚了。李姐,送客。”

“苏医生,走吧。”李姐很快就进来了,对着苏启郑做了个请的姿势。

苏启郑再不愿意离开,也不得不走了。小说首席夫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对了,我已经叫爸爸请了国际著名的心脏科医生Simon作为我的私人医生。”苏启郑临走前,叶暖开口说道,“以后就不麻烦苏医生了,你这段时间的工资我会让爸爸全部发给你的。”

“叶暖,你……”苏启郑还想说些什么。

“砰”的一声,叶暖的房门毫不留情关上了,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

“暖暖,听说你今天发了好一通火,把苏医生赶出去了?”苏启郑离去没多久,董玉玲就推门而入。

“妈,以后就不要再和我提起那个人了。”叶暖说着,将一份文件放在董玉玲面前,“妈,我以前一直把他当成救命恩人看待,却没想到,此人的居心是如此的险恶。小说首席夫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董玉玲打开文件翻了翻,看到上面的内容,脸色蓦然就变了:“好,好,好,”董玉玲连说了三声好,每一声都夹杂着怒火,“这个苏启郑,真当我们叶家是傻子不成!”董玉玲说着,紧紧握住叶暖的手,“暖暖,这件事情,妈妈会为你做主的!”

“妈,”叶暖反手握住董玉玲,“这件事情就让我自己处理吧。”看着董玉玲担忧的双眸,叶暖微微一笑,“妈,相信我,我有那个能力。所有打我主意的人,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的!”说道这里,叶暖眼中的狠戾一闪而过。

“我家暖暖这是长大了。”看着叶暖,董玉玲十分的欣慰。

“妈,今晚褚家的晚宴,我也要参加。”叶暖说道。推荐xbxys.com

依稀记得前世的时候,褚家的晚宴出了一件大事。如果她能帮助褚家解决这件事情,就等于让褚家欠了一个人情。

“好。”董玉玲点点头,“一会儿我让李姐送礼服来。你好好休息,妈先出去了。”

“恩。”叶暖应了一声。原文http://www.xbxys.com/

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叶暖温柔的双眸染上了一丝讥讽。她拿着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你伪造的资料很不错,稍后我会把酬劳打到你的账户上,希望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挂掉电话,叶暖看了眼床上的资料,嘴角微微勾了勾。这一世,苏启郑休想再在叶家捞到任何的好处!

*

褚家的晚宴十分的盛大,叶暖跟着父亲叶雄楠认识了不少生意场上的朋友。

谢绝了一个又一个邀请,叶暖将手中的杯子放在旁边,和董玉玲交代了一声,就去了天台透风。

夜晚的微风带着丝丝的凉意,叶暖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胸腔也清爽了很多。

真是很久都没有这种安宁的感觉了,叶暖闭着眼睛享受这这一刻的惬意。

不远处的草丛传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声音,打扰了叶暖的宁静。

叶暖皱了皱眉眉头,打开旁边的偏门,走向草丛。

不等叶暖靠近,草丛中忽然间窜出一个身影,眼见着就要撞到叶暖。男子浑身是水,看起来狼狈不已。

“滚开!”男子低呵一声,夹杂着怒气,伸手狠狠将叶暖推开。

叶暖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没让自己摔倒。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叶暖有些怒了,快步走到男子身边,拉过他的肩膀,想和他理论一番。看清男子的脸以后,叶暖有些错愕,“褚封羿,怎么是你?”

前世的时候,她和褚封羿有过几面之缘。她嫁给苏启郑的时候,褚封羿曾在婚礼上,当着众人的面说:“我不会祝福你们,因为你们的婚姻,注定会以悲剧收尾。”她曾经深深的厌恶着褚封羿,直到临死的时候,她才发觉,褚封羿其实早就看透了一切。

褚封羿紧紧抓着叶暖的手腕,力道大得让人有种手腕要被捏碎的感觉。

“我警告你,敢对我动手,不管你是什么背景,我都会让你家破人亡。”褚封羿说这句话的时候,喘息声很重,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叶暖仔细看着褚封羿的脸,发现他的面色泛着不自然的红晕。

“你,你被人下药了?”叶暖有些惊讶地问道。

“封洱,你说的特制烟火在哪里?”不远处传来了褚建国的声音。

“爸,就在前面了,再走近点就能看见了。”褚家二少,褚封洱笑了笑,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一会儿等褚建国看到他精心准备的好戏以后,褚封羿就会臭名昭著。

阴暗的草丛中传出了嘤嘤的哭声,褚建国让人把灯光打过去,看到的是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女子抬起头来,右边脸颊上有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你是,吴敏小姐?”看清哭泣者的长相的时候,褚建国有些惊讶,“你,你这是怎么了?”

“褚伯伯,你要为我做主!”看到褚建国以后,原本只是小声哭泣的吴敏哭的更加大声了。

“这是出了什么事情?”褚封洱故作惊讶地问道。

“我刚刚想来这里透透气,结果谁知道突然间窜出个人,想把我,把我……”吴敏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虽然她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在场的人心里都有了一个底。

“你可看清是什么人了?”褚建国问道。

“我,我不知道,”吴敏缩了缩脖子,看起来似乎还在为刚才的事情害怕,“不,不过,我刚刚挣扎之下,用旁边的水桶泼了他一身水。他还没走远,只要找到是谁浑身湿透了,就知道是谁了。褚伯伯,要不是对方听到你们的声音,匆忙跑了,我怕是,怕是……”吴敏说着大声哭了起来。

“我会找到那个人,给吴小姐一个交代的。”褚建国说着,给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去找人。

叶暖看了眼旁边的褚封羿一眼,她算是知道了,褚封羿这是被人算计了。

“该死!”褚封羿面色阴沉至极。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药性也开始发作了,情况简直不能再糟糕了。

“唔……”叶暖瞪大双眸开着眼前放大的脸,眼中满是错愕,她,她居然被褚封羿强吻了!

这一吻几乎是把褚封羿全部的理智都毁掉了,渴望更多的想法涌现在脑海中。褚封羿几乎是本能般地把叶暖压在墙角,扯下叶暖的衣服。

“啪”叶暖毫不留情给了褚封羿一巴掌,“褚封羿,你清醒点!”

褚封羿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热烈的吻顺着叶暖的脖子往下。叶暖完全挣脱不得。

“那边好像有声音。”手电筒的灯光渐渐靠近这边,叶暖焦急了起来。此刻要是被人发现了,不仅褚封羿的名声完蛋,她的名声也会跟着完蛋,这是她绝对不允许的!

情急之下,叶暖只得拔下耳朵上的耳钉,狠狠刺在了褚封羿的肩膀上。尖锐的疼痛让褚封羿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点。褚封羿立即咬破舌尖,血腥味充斥着口腔,却也让自己成功清醒了不少。

“清醒了?”看着褚封羿恢复了些许清明的双眸,叶暖舒了一口气,从褚封羿怀中挣脱出来,“我有办法帮你,跟我走。”

“我怎么知道,这不是另一个陷阱?”褚封羿皱了皱眉,看着叶暖。

“我若是想算计你,只有什么都不做,就够了,不是吗?”叶暖挑了挑眉,“我告诉你,褚封羿,不是谁都稀罕褚家媳妇儿这个位置的。”

沉默了一会儿,褚封羿低声说道:“抱歉。”

“道歉就不必了。”叶暖说着,拉着褚封羿往游泳池跑去,“褚封羿,我只要你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

昏暗的月色下,褚封羿看不清这个女子的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她拉着手的时候,他有种心动的感觉。褚封羿自嘲一笑,他真是被这个药害惨了,随便见到一个女人都会动心。

泳池边上站着两个人,叶暖有些郁闷,对褚封羿说道:“你在这儿躲着,别让别人看见你。我去把那两个人骗走。一会儿我会装作失足落水,你听到救命以后,就跳进泳池来救我,知道不。”

褚封羿点点头。

叶暖深吸一口气,走向泳池。临走前,她最后说了一句:“还有,拜托你速度快点,我心脏不好,冷水里泡久了,可能会致命的。”

褚封羿愣了一下,看着叶暖的背影,不知怎么的,有种心动的感觉。

第三章 冤家路窄

看清楚站在泳池边的两个人,叶暖叹了一口气,真是冤家路窄。这两人正是苏启郑和她的妹妹,苏柠。

“暖暖!”看到叶暖,苏启郑惊喜地走上前来,抓住叶暖的手,“我一直都在找你。”

“你找我做什么?”叶暖想抽回自己的手,奈何苏启郑抓得太牢,挣脱了几下都没挣脱开,“苏启郑,你放手。”

“不放。”苏启郑说道,“除非你和我说清楚早上的事情。”

“呵,”叶暖冷笑一声,“我说什么,做什么,有必要和你解释吗?”

“暖姐姐,你怎么了?”苏柠一副天真的样子,“和哥哥吵架了吗?”

她曾经很喜欢这个样子的苏柠,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看待。

可是,现在一看到苏柠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叶暖就想起她临死前,苏柠面不改色嫁祸给她的情景,心中恨意大生。强烈的恨意使得心脏也开始抽痛了起来。

“啪”,突兀的一巴掌,不仅是苏启郑,就连被打的苏柠也愣住了,半天回不过神来。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叫我暖姐姐?”临死前浓烈的恨意吞噬了叶暖的理智,叶暖现在只想将这两个人碎尸万段。

“暖,暖姐姐,你……”苏柠瞪大双眸,眼底满是难以置信。

“该死,你们都该死!”叶暖像是魔怔了一般,眼中泛着浓烈的仇恨,一步步靠近苏柠。

叶暖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可怕,苏柠下意识后退着,直到退到泳池边上,退无可退。

“呵。”叶暖忽然笑了,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意,轻轻一推,将苏柠整个人推落了水中。

“啊!”苏柠尖叫一声,落入了水中。

“柠柠!”苏启郑惊呼一声,松开叶暖的手腕,就要往泳池里面跳,“叶暖,你疯了!”

“我疯了?”叶暖指了指自己,眼神有些涣散,似乎在思考什么。

“暖暖,你,你怎么了?”叶暖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对劲,苏启郑凑到叶暖眼前。

苏启郑放大的脸颊突然出现在叶暖面前,前世的愤怒和恨意再次涌上心头,“是,我疯了!”叶暖的言语间充斥着狠绝,“苏启郑,去死吧!”叶暖怒吼一声,将苏启郑一并推入了水中。

“救,救命!”看着水中挣扎的两人,叶暖只觉得痛快无比。

“哗啦”一声,一个敏捷的身影窜入水中,溅起的水花打湿了叶暖全身。叶暖发热的头脑也冷静了下来。

“我,我刚刚,到底做了,什么……”叶暖看着自己的双手,只觉得浑身冰凉。心口处的疼痛不断加剧,叶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模糊了起来,浑身的力气也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叶暖双眼一闭,整个身体向后倒去,落在了一个滚烫的胸膛上。淡淡的薄荷香笼罩着自己,莫名的有种安心的感觉。

“你……”褚封羿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觉得怀中的人儿,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冰凉的池水清醒了自己的全部意识,可是他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刚刚那个女子的样貌来。

“褚少爷,谢谢你救了我,我叫苏柠。”苏柠红着脸看着褚封羿,湿透的衣衫贴在身上,勾勒出她丰满的曲线,令人遐想。

“不客气。”褚封羿淡淡说道,“你们都是褚家的客人,救你是应该的。”按照刚才那个女子的说法,落水的这个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是眼前这个苏柠却没有给他任何熟悉的感觉。

眼前这个被自己救上来的女子,还有怀中这个略为熟悉的人,究竟哪一个才是帮助自己的人?

褚封羿有些不确定起来。

“发生什么了?”这边的动静太大,褚建国一行人也赶了过来。看到浑身湿透的四人,眼底有些疑惑。

“褚老爷子,是这样的。”苏启郑回答道,“我妹妹失足落水,我太焦急了,反而没有把人救上来,还要多谢褚大少爷帮忙。”

“没什么。”褚封羿冷淡地应和了一声。

“这位是?”看到褚封羿怀中的人,褚建国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

“暖暖!”董玉玲惊呼一声,冲了上来。

“妈,我没事儿。”叶暖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动了动手,想握住董玉玲的手,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就是,身上没有力气。”

“妈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董玉玲眼底满是责怪和心疼,“你身体不好,绝对不能受凉,你怎么还跑到水池边上。”董玉玲说着将自己的外塔脱下披在叶暖身上。

“我女儿真是麻烦褚少爷了。”叶雄楠伸出手,从褚封羿手中接过叶暖,“暖暖交给我吧。”

“叶小姐这是怎么了?”褚建国看着格外虚弱的叶暖,问了一句。叶暖一看就是没有落水,只是被泛起的水花溅湿了衣服,可是怎么看着比落水的几个人还虚弱。

“叶小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苏启郑率先开口道,“所以不能受到一点惊吓。我想她是被我们几个人突然落水给吓坏了吧。”

“原来是这样。”褚建国点了点头,看向叶暖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

身体不好,不能受惊受凉?褚封羿皱着眉头看着叶暖。

“对了,封弈,你在周围有没有看到一个浑身湿透的男子?”褚建国问着褚封羿。

“浑身湿透的男子除了我和旁边这位,还有别人吗?”褚封羿似笑非笑地看着吴敏,“爸找这样的人是要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吴小姐遇上贼了,她泼了人家一身水,我们现在在找犯人而已。”褚建国说道。

“哦?”叶暖挑了挑眉,由叶雄楠扶着,站了起来,“这可真是有趣了。吴小姐刚刚泼了贼人一身水,这边就有人落水了,你说是不是,苏先生?”

“你,你什么意思?”看着叶暖的双眼,苏启郑不知怎么的,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泳池边上又不滑,而且周围灯火通明,说苏小姐失足落水,有些牵强吧。”叶暖缓缓说道,“她究竟是有多粗心,居然能掉的下去。”

叶暖这么一说,周围的人看向苏启郑的眼神就有些不对了。的确,这个时候落水,实在是太不寻常了,就好像是想要掩盖什么东西一样。

看着周围审视的眼神,苏启郑本能的有种不祥的预感。

“大晚上的,你们两个人不在里面,跑到水池边上做什么?”果然,褚建国看向苏启郑的眼神充满了怀疑。

“里面太闷了,我和妹妹出来透透气。”苏启郑说道,“不知不觉走到这里而已。”

“哼,狡辩。”叶暖轻哼一声,“那么多地方,怎么偏偏就闲逛到这里了。”

“你别血口喷人!”苏柠终于忍无可忍发火了,愤怒地指着叶暖说道,“刚刚分明是你把我和哥哥推下去的!”

“我?”叶暖指了指自己,冷笑一声,“真是可笑,我有什么理由推你们下水?你别狗急了乱咬人!”

“分明是你蓄意陷害我们!”苏柠因为怒火,涨红了脸颊,忽而像是明白了什么,说道,“哦,我明白了,其实你才是那个贼人吧!你想要洗脱嫌疑,所以把我们两个都推下水,好栽赃给我们!”

“胡说什么!”褚建国厉喝一声,“以叶小姐的家室,需要做那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何况,事实的真想是吴敏差点被人侵犯,所以犯人一定是个男人。眼前这个苏启郑有极大的嫌疑,他的妹妹说不准就是帮凶。褚建国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我……”苏柠被褚建国吓了一跳,嗫嚅着不敢出声。泪水聚集在眼眶,看起来委屈极了。

褚建国一看见她这幅样子,就觉得来气,好像他欺负了人家小姑娘一样。

“罢了。”褚建国挥了挥手,“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

苏启郑舒了一口气,要是褚建国真的追究起来,他还真是百口莫辩。

“不过,”褚建国话锋一转,看向苏启郑,“既然你们俩觉得我的晚宴闷,你们以后就不用来了。”

“褚,褚伯伯……”苏启郑瞪大双眸看着褚建国,有些愣住了。不能再参加褚家的晚宴,就等于斩断了他进去上流社会的桥梁,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天色不早了,你们早些回去吧。”褚建国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褚,褚伯伯,你听我解释,我……”苏启郑还想解释什么,却被褚建国打断了。

“老王,送客。”

不管苏启郑再怎么挣扎,褚建国都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只是冷漠地离开。

叶暖冷眼看着两人的挣扎,只觉得心里快意无比。经过今天这件事情,苏启郑想要步入上流社会就难了。前世的憋屈,此刻终于得到了一点纾解。这样想着,叶暖的嘴角微微上翘,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看着叶暖的笑容,褚封羿不知怎么的,心跳忽然就快了起来。

“褚老,许久不见啊。”一个豪爽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叶暖看到来人,是一个和褚建国差不多年纪的人。叶暖微微眯了眯眼,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主角终于来了。

第四章 神秘赌一把

“李老,你怎么从A市过来了?”见到来人,褚建国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嘿,你的寿宴,我能不来吗?”李老眯着眼睛笑着,“不瞒你说,我前些日子得了一样好东西,正想和你分享呢。”

褚建国一下子就来了兴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李老神秘一笑,命人把东西拿来。

不多时,褚家的后院就放了一块几十斤重的毛料。

虽然有了前世的记忆,可是亲眼看到这么大块毛料,叶暖的眼底满是惊讶和震撼。叶暖不懂赌石,但是却也能看得出,这块毛料的皮相十分的好。老树皮,黄褐色的外壳,皮细嫩并见苔藓状及黑色条带,这些都证明了这块毛料有很大的可能会出品质上乘的翡翠。

褚家最开始就是靠赌石一夜暴富的,褚建国在赌石方面也很有一手,看到这块毛料的时候,就已经心动不已。

来了,叶暖心中想着。前世的时候,褚家就是从李家高价买了一块毛料,结果毛料里面什么都没有。

褚家损失了一大笔钱,褚氏集团一度动摇,褚封羿力挽狂澜,解决了褚氏的危机。但是依附褚氏的小集团却是一蹶不振,她叶家就是其中之一!

重活一世,她绝对不许叶家有任何的差错!这样想着,叶暖眼底闪过一丝坚定。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皮相好成这样的毛料呢。”叶暖缓缓走到毛料旁边,伸手触摸着毛料。

按照前世的记忆,这块毛料其实是造皮,因为造假者技艺高超,很长时间都没被察觉到。

还是两年后,警方抓住了诈骗团伙,这件事情才曝光出来。同时曝光出来的还有鉴定这种假毛料的方法。

在触摸到毛料黑色条带边缘的时候,叶暖心一横,狠狠在上面的粗糙处蹭了一下手。粗糙的表皮很快就在叶暖手心留下很大一片伤口。殷红的鲜血滴滴答答滴落在毛料上。

叶暖忍痛查看黑色条带,果然和自己记忆中一样,变了颜色。叶暖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快来看,这里是怎么回事?”叶暖顾不得手上的痛楚,立即指着变色的地方给众人看。

看到已浮现出红褐色颗粒的黑色条带,褚建国蹙了蹙眉头。

“我,我不小心蹭伤了手,然后,这里,就变了颜色。”叶暖的表情十分的无辜,就好像真的是不小心一样。

在场懂得赌石的人也微微变了变脸色,毛料上的黑色条带是积年累月形成的,绝对不可能在一瞬间就发生反应,变了色,除非,这个条带,并没有经过时间的沉淀。

“李老,今日是我的寿宴,不能再怠慢客人了,毛料的事情,我改日再和你详谈吧。”褚建国说着,就率先回了礼堂,外面的客人见没热闹了,也一个个回去了。

见褚建国已经对毛料产生了怀疑,叶暖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是放下心来。这个时候,她才感受到手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

这种伪造的染料有个巨大的缺点,就是会和亚铁离子发生反应,产生红褐色的固体。为了增大反应的面积,她特地蹭掉了手上一大块皮,流了不少血。

叶暖看着手心可怕的伤口,心情却格外的好。一点小伤换取叶家的和平,再划算不过了。

“过来。”抬起的手腕被人一把抓住,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叶暖侧着头看了眼,是褚封羿。

褚封羿拉着她的手,不由分说强拉着她走向一个方向。

“放手,”叶暖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开来,面上带着淡淡的薄怒,“你干什么。”

褚封羿一直没有开口,拉着叶暖上了二楼,推开房门,将叶暖推了进去。

“你……”叶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被褚封羿压倒在床上。褚封羿俊美的脸颊近在眼前,叶暖却没心思欣赏了。

褚封羿身上的气味带着强硬的侵略性,包裹住了她,让她喘不过起来。

“那块毛料,你知道些什么?”褚封羿直勾勾看着叶暖,问道。别人没有注意到,他确实一直注意着叶暖的,自然也就看到了叶暖狠狠蹭伤自己手的过程。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叶暖避开他视线,褚封羿的眼底沉浸着危险,让人下意识躲避。

“你故意蹭伤手,让血流在那个地方的。”褚封羿举起叶暖的手腕,指着上面的伤口,“你早就知道用血可以引起变化。”

“我……”叶暖还想辩解什么,却被褚封羿打断了。

“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欺骗。”褚封羿冷冷说道,“你可以选择说谎,但是,相对的,我会让你付出代价。”褚封羿眯了眯眼,深邃的眸中勾勒出了危险,“叶家的产业,似乎还不错。”

“啪”,叶暖狠狠甩了褚封羿一巴掌,眼底满是冷意,“你如果敢对叶家下手,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叶家是她的逆鳞,重活一世,她最恨的就是别人算计叶家。

“哦?”褚封羿挑了挑眉,挑起叶暖耳边的一丝发丝,“你倒是说说看,你有什么本事让我后悔?”

“现在的我,的确是奈何不了你。”叶暖已经冷静下来了,平静无波的双眸中酝酿着风暴,“但是,褚大少,永远不要小瞧一个人的潜力,尤其当一个人满腔恨意的时候。”

“我这个人,向来喜欢把危机扼杀在摇篮中。”褚封羿眯了眯眼睛,忽然间手上用力,用力掐住了叶暖的脖子,“只要这样,就永远不必害怕你的报复了,不是吗?”

“这种,无聊的把戏,还是别,继续了,”叶暖有一瞬间的呼吸不畅,因为缺氧,心口处传来丝丝痛楚,可是她眼底没有半点惧怕,有的,只有越来越强烈的战意,“你根本没有,杀我的,意思。”

“呵,”褚封羿笑了,松开了双手,平静的双眸中带上了点点兴致,“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人了。”

“咳咳咳。”褚封羿一松手,叶暖猛得咳嗽了好几下才终于缓过起来。

叶暖白了褚封羿一眼,冷哼一声,“你是我遇上的,最无聊的人,没有之一。”

“我比较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我没有杀意的?”褚封羿摸了摸下巴,“难道是我这张脸长的太温和了?”

叶暖理都不理褚封羿,从床上坐起来,就要下床离去。

“叶家最近和褚家有一笔很大的合作。”对着叶暖的背影,褚封羿缓缓道来。

叶暖僵了一下,还是停下了脚步:“你想怎么样?”

“回答我三个问题,我就帮你促成这笔合作。”褚封羿勾了勾嘴角。

“好,你问。”叶暖深吸一口气,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打算杀你?”

“你的双眸,没有杀气。”

“哦,你怎么看出的?”褚封羿摸了摸下巴。多年沉浸商场的他,早就练就了眼睛都会骗人的本事,没想到叶暖还能看出来。

“我曾经死过一次。”叶暖说着,回忆起那个噩梦的一天,依然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身体,“所以我很清楚,充满杀意的双眸,是怎么样的。”

不知怎么的,在听到叶暖说自己曾经死过一次的时候,褚封羿感觉心口传来细微的刺痛。他下意识不再追问。

“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那块毛料有问题的?”褚封羿问道。

“因为我曾经见过。”叶暖回答道。前世那个诈骗集团曝光的时候,她的确是见了很多这样的造皮毛料。

“在哪里?”褚封羿“刷”得一下从床上站起来,快步走到叶暖身边。

“这个问题,我没必要回答你了。”叶暖看着走到自己身边褚封羿,说道,“已经是第四个了,褚大少难道想食言?”

褚封羿这才想起,这已经是第四个问题了,叶暖有权不回答。

“自然不会。”褚封羿说道,“叶氏和褚氏的合作,我会暗中帮忙的。”

“那就多谢褚大少了。”叶暖舒了一口气,“那我先走了。”

“等等。”褚封羿再次叫住了叶暖。

“还有什么……”叶暖还没说完,再次被褚封羿拉进了房间,只是这一次,是坐在了沙发上。

“你手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我帮你,包扎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暖总觉得褚封羿的脸颊有些淡淡的红晕。

褚封羿拿出旁边的急救箱,小心翼翼地帮叶暖上药,包扎。

看着眼前这个安静而又认真的男人,叶暖不知怎么的,心开始扑通扑通跳了起来。没想到褚封羿这个人,也有那么温柔的时候。

“吱”,汽车刺耳的刹车声传来。

“你不要命了啊!”司机摇下车窗,对着前面面色发白,却坚定拦车的女孩吼了一句。

女孩直接无视了司机,走到车子后方,狠狠敲了车窗:“叶暖,你给我下来!”

叶暖缓缓摇下车窗,看了眼满脸怒容的女孩,问道:“苏柠,你这是做什么?”

“我做什么,我还想问你做什么呢!”苏柠愤怒地指着叶暖,说道。

首席夫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首席夫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古训: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

    决定一个人走多远的,是内功;决定一个人美多久的,是内秀。——社长一个人从表到里,可以分为五个层次:外貌,能力,脾气,品格,心性。对应的品质同样是五个层次:颜值,才华,性格,人品,慈悲。细细品味,这五个层次,既是身处世间的识人之法,也是涵养内心的修行之途。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这便是那条完整的路径。01始于颜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自古人们便津津乐道于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的四大美女,潘安、兰陵王、宋玉、卫玠的四大美男。但是容貌却是一把双刃剑。生得美可以成为一种

  • 童话故事—《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有一个豆荚,里面有五粒豌豆。它们都是绿的,因此它们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绿的。事实也正是这样!豆荚在生长,豆粒也在生长。它们按照它们在家庭里的地位,坐成一排。太阳在外边照着,把豆荚晒得暖洋洋的;雨把它洗得透明。这儿是既温暖,又舒适;白天有亮,晚间黑暗,这本是必然的规律。豌豆粒坐在那儿越长越大,同时也越变得沉思起来,因为它们多少得做点事情呀。“难道我们永远就在这儿坐下去么?”它们问。“我只愿老这样坐下去,不要变得僵硬起来。我似乎觉得外面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有这种预感!”许多星期过去了。这几粒豌豆变黄了

  • 日签 ||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一日一签1月23日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尚书·旅獒》​○○

  • 季羡林谈学术:绝不欺世盗名,但求无愧于心

    学术看似艰深,涵盖面极大但与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的进步息息相关学术是老老实实的东西不能掺半点假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是一个学者最基本的素质对于这些问题季羡林先生是这么看的……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文季羡林“学术良心”,好像以前还没有人用过这样一个词,我就算是“始作俑者”吧。但是,如果“良心”就是儒家孟子一派所讲的“人之初,性本善”中的“性”的话,我是不信这样的“良心”的。孟子人和其他生物一样,其“性”就是“食、色,性也”的“性”;其本质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人的一生就是同这种本能作斗争的一生。有的

  • 征文投稿丨雪中闲谈,十色青春

    窗外风雪再大也有我陪伴着你小漫闲谈你看这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张嘉佳○○欢笑和泪水结成的烙印是青春的样子﹃青春﹄·············青春是初开的花朵,含苞待放,娇艳欲滴,路人驻足观赏,不愿离去,害怕错过她的花期。这是她最美的时光,她被世界温柔以待。可是,初开的花越是娇媚越是难以承受雨打风霜,于是花被折断枝叶,被吹散了花瓣。她害怕,彷徨,她想去一个极乐世界,却总不尽其意。青春是妖娆的女子,盛世红颜,倾国倾城,英雄为其竞折腰,越陷越深,跌入无尽的漩涡。

  • 梁实秋:一碗粥,一段时光的回眸

    “等到腊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尽量加红糖,稀里呼噜的喝个尽兴。家家熬粥,家家送粥给亲友,东一碗来,西一碗去,真是多此一举。剩下的粥,倒在大绿釉瓦盆里,自然凝冻,留到年底也不会坏。”粥文梁实秋我不爱吃粥。小时候一生病就被迫喝粥。因此非常怕生病。平素早点总是烧饼、油条、馒头、包子,非干物生噎不饱。抗战时在外作客,偶寓友人家,早餐是一锅稀饭,四色小菜大家分享。一小块酱豆腐在碟子中央孤立,一小撮花生米疏疏落落地洒在盘子中,一根油条斩做许多碎块堆在碟中成一小丘,一个完整的皮蛋在酱油碟中晃来晃去。不能说是不丰

  • 民国十大绝世女子

    在这段乱世岁月里,有着这么一群传奇的女人,她们或生自盛世豪门,身价矜贵无比;她们或拥有绝代风华,魅力无人能及;她们或才情千万,傲然自立;她们或人生绚丽璀璨,故事曲折离奇。绝世名伶:孟小冬孟小冬是20世纪20、30年代被誉为梨园“冬皇”的京剧女老生演员,梅兰芳的前妻。她同时有着男子的霸气和决断、女子的妩媚和柔韧,她像谜一般的生活和爱情,至今令人神往。上海的交际女王:唐瑛与陆小曼被称为交际场上的明星,素有南唐北陆之说。唐瑛毕业于旧上海的中西女塾,也是张爱玲就读过的圣玛利亚女校前身。她精通英文,善唱昆

  • 请客吃饭,不懂这些等于白请!(超实用)

    中国是一个爱吃的国家,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很多怨恨也是在酒桌上产生的。正所谓成也酒桌,败也酒桌。在中国,这饭该怎么吃?其实也不复杂,综合起来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纪律一:守时现在的城市都拥堵,除非你是桌上最大的老板、最大的领导,如果不是就别迟到。中国是个礼仪之邦,一般都会等人齐了才开饭,十几个人等你一个,等的越久,就越讨厌你,这样的事儿多了,干脆就不叫你。千万不要玩“狼来了”,明明40分钟才能到,明明你还根本没出门,非要说自己马上到!----这若干个马上到加起来,就再也没人信你了。另

  • 马生义 | 村里那些事(外二首)

    马生义,生于六十年代的诗歌爱好者。村里那些事(外二首)作者:马生义村子里每出生一个人村里人就要高兴好几天女人们争着抢着去看月子男人们张罗着满月的喜酒高兴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死亡一个人村里人就要伤心好几天女人们哭天喊地肝肠寸断男人们神情凝重料理后事伤心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娶进一个人村里人就要喜庆好几天男人们杀鸡宰羊不亦乐乎女人们煎炒烹煮样样拿手喜庆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走出一个人村里人就要叹息好几天老人们牵肠挂肚望眼欲穿孩子们吵着闹着要找爸妈叹息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添一座坟村里就少了

  • 朗诵丨家乡的小路

    家乡的小路作者丨零海岸朗诵丨牧童笛站在家乡小路的这一端,眺望着小路的另一端,一股暖流从足下温热心头,簇拥着泪水夺眶而出。这条小路上不知叠印了我多少足迹,不知小路上蕴含了我多少对山外的憧憬,不知在小路上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此时,我仿佛又行走在小路上上学放学,我仿佛又闻到母亲烹饪粗粮淡菜的香味,我仿佛又看见父亲每日来往小路的身影,我仿佛又听见弟弟妹妹嬉闹的声音……如今小路就静幽幽蜿蜒地在我的面前,无语地看着我这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人,而我,只能赧然地面对小路,道一声:久违了。无数次梦游的小路,没有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