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血棺丧门咒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2:08:3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血棺丧门咒
第2章 上血香

小荷追赶疯女人不成,回到家后就开始发高烧、说胡话,药石无医,晚上十二点过后就断气了。小说血棺丧门咒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其实我自己都感到不妥了,那疯女人离开后,我开始头晕眼花,很快浑身发热发痒,就像有千万只虫子在我身体里啃咬,要破体而出。紧接着就头痛欲裂,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疯女人那血红的身影,张牙舞爪的,嘴角口水涟涟,得意忘形的咆哮着,声音凄厉如鬼。但一睁开眼,什么都看不到。

  我终于知道,一碗饭的善心,给龙湾村造成了多大的灾祸。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疯女人吃了供奉过祖先的饭后,为什么要害死这么多村人。这个谜底直到多年后我才弄明白。

  村民们把小荷的尸首抬到了我面前。来自http://www.xbxys.com/

  16岁的小荷已经拔高了很多,身材纤长,但还是比15岁的我矮半截,依旧是面黄肌瘦的,女人的特征一点都没显现出来。

  看到她在竹席里蜷缩成一点丁儿,腰背弓成了大虾的形状,可见她死前经历了多大的苦痛!手脚依旧瘦得像木柴,那双骨碌碌黑漆漆的眼睛永远的闭上了,不会再爬起来摁住我揍人……我就嚎啕大哭。但已经饥渴了一夜的我,哭不出眼泪,哭声瘪瘪的,身上满是花花碌碌的蚊子包。

  外公大中午就赶回来了,先让老人们给他半天的时间。

  然后把半死不活的我松绑,让我把小荷的尸首背回家。然后他吩咐全村人统统回到自己的屋里,关好门窗,晚饭前都不许出来。

  外公果然是德高望重,一声令下,村人各自散开。小说血棺丧门咒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回家后,外公关好了家里所有的门窗,让我把小荷的尸首背进房里,平放在床上,然后让我出去守在大门边,谁敲门都不许进。接着外公就关好了房门,也不知道他在里面鼓捣什么。

  说起来也奇怪,没多久我就听到疯女人的咆哮哭嚎在门外响起,声音凄厉如冤鬼。疯女人对着大门又砸又踹,砰砰作雷响,木门显出了裂纹,裂纹如蜘蛛网般扩散,木门摇摇欲坠,而偏偏倒不下。

  平时没多大注意,现在我却看到了左右木门的背面,分别刻着一个拳头大的线条怪异的字符。

  不管那木门被砸得如何摇晃,裂纹如何延伸,而字符的部位却不爆裂,保持着相对的平稳状态。就是这种平稳状态,仿佛生出了一种关联,将木门的各个部分关联了起来,保持这不倒不碎。版权xbxys.com

  我对这两个字符产生了莫名的膜拜之情。此后我经常研究它们,研究了好几年,还是弄不明白这两个字符到底蕴含着什么奥秘,甚至是什么字都不知道,大概不是汉字吧。但是这两个字符已经被我熟记于心了。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种字符,属于暗黑茅山术的一种,这是后话。

  话说,尽管疯女人将木门砸得震天响,咆哮如鬼嚎,让我心惊胆战的,但是外公在房间里风平浪静,一点声息都没。

  疯女人砸了大半天的门,最后砸门的力度越来越小,咆哮声也越来也弱,最后是停止了,估计是走开了。

  没多久外公就开了门,满脸的疲惫,招手叫我进去。版权http://www.xbxys.com/

  说起来也奇怪,小荷的尸首刚背回家时,还是手脚蜷缩、腰身弓如大虾,但是现在我却看到,她的手脚、她的全身都舒展开来了,舒舒服服的平躺着,小脸居然显出几分人气,面容栩栩如生,双眼微闭,就像刚刚睡过去了,我轻轻叫唤一声她就会睁开眼睛。

  不过她并没有恢复呼吸,尸身冰凉。

  “你去烧一锅温水,帮你媳妇儿洗个澡。”

  外公看着小荷的尸首,显出一种微微的骄傲自得的神色。

  我一听外公的话就吓了一跳:什么?这,这这……

  话说我和小荷虽然是名誉上的夫妻,而且我已经15岁,青春萌动。但小荷对我太凶,人太瘦,我一直就没把她当成是女人,连手都没碰过她一下。

  “这什么这?小荷是你明媒正娶的媳妇,你顾忌什么?”

  外公哈哈一笑,在我的脑门赏了重重一记爆栗子,然后给了我一包粉末状的东西,让我加进浴桶里。推荐http://www.xbxys.com/

  最后我还是烧了温水,帮小荷去掉衣衫,扶进了浴桶里,帮她擦背。

  小荷其实已经有点女人的模样,胸口微隆,双腿笔挺纤长,身体各处都是我从没见过的,让我莫名的耳热心跳。

  也许是那包粉末的作用,沐浴过后的小荷,皮肉和正常人一样,有弹性,有温度,还散发着清爽的馨香。

  这时外公早已准备好了一支毛笔和一张纸,从门缝里塞了进来。纸张上面是我和小荷的姓名和生辰八字,还有两个奇形怪状的字符。

  外公让我咬破左手中指,用毛笔蘸中指血,在小荷的胸口写上我和小荷的姓名、生辰八字;在后背画上两个字符。

  那两个字符比木门的字符简单很多,我对照着画,还是费了大半天的功夫才画好。

  做完这一切后,外公让我找出小荷生前最喜欢、最漂亮的衣服,帮她换上。这个我倒知道,很快就找出了一条白色的连衣长裙。

  然后,外公让我把小荷背到了后院。

  在后院的草地上,老龙眼树下,外公早已挖好了一个坑,还准备了一具大红棺木,那棺木要比小荷的尸身长一大截,棺木上下左右前后,包括盖子,都刻了拳头大的奇形怪状的字符。

  然后,外公让我把小荷扶进棺木里,盖上盖子,为她建了一座坟墓。墓碑刻着“亡妻苏小荷之墓”。

  做完这一切后,外公才打开了大门。

  我看到木门布满了血淋淋的拳印、掌印、脚印,甚至是牙齿印,有血渍凝固在上面。

  外公无视,召集全村人到祠堂开了大半天的会议。

  也不知道村人跟我外公最后达成了什么协议,村民们最终饶了我一命。反正外公从祠堂出来后,笔直的腰杆都伛偻了下来,白发也增添了几缕,脸上的皱纹更深了。看着外公的变化,我心里难受,又是嚎啕大哭。

  外公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摸了摸我的后脑勺也不说话。

  “外公,你跟他们到底在商量什么?”

  我很好奇。

  外公久久的不说话,然后才按住我的肩膀说:

  “峰儿,外公明天要出一趟远门。可能很快就会来,也可能再不回来。你要自力更生,自己照顾自己。”

  我一听这话就懵了,这岂不是意味着外公可能要永远离开我,让我在家里自生自灭了?

  我立即就大哭着让外公带我一起走,眼泪哗哗的。

  但是外公并不为所动,淡淡的对我说:

  “小荷还在家,你不能离开。另外,每天你都要用中指血滴在香支上,在小荷坟前点五支中指血香,大叫三次她的名字。她在泉下自然会保佑你平安无事。”

  无论我如何嚎啕大哭、哀求跪求,外公都没改变主意,第二天鸡啼我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外公的房间已经空荡无人。

  从此我又成了孤儿,在龙湾村自食其力。

  因为施舍了一碗饭,十个村人被带走性命。我成了全村的罪人。不过由于外公跟他们达成了某种协议,他们也没有把我怎么样,只是全村人都对我不理不睬的,在路上碰面都没有谁跟我说话,向我打招呼。在他们眼里,我已经成了个死人。

  之前外公和小荷照顾的我太好,我一直都没尝试过挨饿的滋味。

  但是外公走后不到一个月,家里的米桶空了,我终于感到了危机。

  幸好家里还有很多番薯、芋头、黄豆之类的。

  种水稻我还不够体力,但是种地我还是会的。为了防止挨饿,我在屋前屋后所有空地里,甚至是在河滩边开荒,种上了大片大片的番薯,还在外公家的田地里种上了芋头、南瓜。这三样农作物非常烂贱,见泥即长。尤其是番薯,几乎一年四季都在蔓延、长根,肚子饿了,扒一两个大番薯,蒸、煮、烤、煎皆宜。这就保证了我一年基本的温饱。

  另外我还经常到龙湾河捕些小鱼小虾。鱼虾的味道就好吃多了,于是我就经常琢磨怎么能捉到更多的鱼。我在河边少人来的沙滩上,挖了很多坑槽、大坑,将河水分流一部分进里面。晚上就会有很多鱼虾,甚至是大鱼进入坑槽里。第二天一早起来,把坑口堵上,坑槽里的鱼虾就任由我捕捉了。

  总而言之,我一个人在龙湾村过得不好不坏,村人当我不存在,我也用不着依靠他们。

  填饱肚子对我来说并不是难事。每天有空了,首先就是来到小荷的坟前,给她上一炷中指血香,并且把她和外公的房间大扫得干干净净。

  上血香的时候,淡血色的烟气总是往坟包里聚拢。

  “是小荷在吸食我的血香吧?外公的叮嘱果真没错的。”

第3章 追杀二老癞

外公说得果然不错,我每天都给小荷上血香,一年四季都无病无痛的,连小感冒小咳嗽都没有。甚至有一年,村里痢疾流行,全村绝大部分人拉肚子拉得皮包骨,我仍安然无事。

  如果还有空,我就会读外公房里的书,每天认字。再有时间,我就琢磨木门上那两个怪异的字符,研究它们的神奇到底体现在哪里,为什么会让一堵木门经受得住疯女人的全力撞击。

  外公果然是一去不回,那个疯女人也没有再回来过。

  一直到我20岁那年,外公托邻村的人给我捎回一封信,信里说的是某月某日,疯女人会再次来到河湾村。这次我一定要把她带到家里,一定要好好招待她,千万别让他生气。

  要不是我最熟悉的外公的笔迹,我真不会相信,他竟然让我好好招待疯女人!

  上一次见到疯女人,她是26岁,我给了她一碗饭,她带走了10条人命。

  这一次,外公却让我好好招待她?他就不怕她带走全村人的命?

  不过既然是外公的要求,我唯有遵从,外公的话不会有错的。

  5年后,我再见到疯女人,她的样子一点没变,仍旧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但掩饰不住娇美面容,没有一丝皱纹。她仍是嘴角流涎。五年岁月没在她身上留下一点痕迹。

  只不过这一次疯女人到来后,也不知道为什么,村里人的态度全变了,没有哪个婆娘再敢咒骂她、驱逐她,更没小孩冲她丢石头、吐口水,甚至一看到她就远远的避开绕路走,畏如蛇蝎。

  疯女人没有再讨饭吃,唯有从村头走到村尾,再从村尾走到村头。

  当她在村子里来回晃荡了五遍后,我把她带到了家里,饭桌上已经做好了一大桌好吃的:焖南瓜、烤番薯、蒸香芋、蒜仁炒番薯叶、煎小河鱼仔,还有一大盆河鱼头汤。

  疯女人见了,两眼放光,风卷残云般扫荡着桌上的美食。

  我猜她可能饿了很久,所以焖南瓜和烤番薯满满的一大锅。她果然是饿坏了,南瓜和番薯一大块一大块的往肚子里塞,连嚼都不嚼一下。

  不用几分钟,所有食物都被她扫荡一空。这相当于我半个月的口粮。但是她的肚子却一点都没变大。

  疯女人咂咂嘴吧,意犹未尽,不过看到锅里连锅巴都没了,也就罢了。

  吃饱喝足后,疯女人对我做了个洗澡的手势。我丝毫不敢怠慢,赶紧烧了一大锅热水,在浴桶里调好温度,请她进去里面,再关好了房门。

  疯女人一连换了五桶水,终于褪尽了污垢,显出凝脂般的雪白肌肤,口角的涎水没有了,疯疯癫癫的傻笑也没有了,仿佛一场洗浴,就洗好了她的疯病。

  疯女人坐在原本是小荷的梳妆台面前,轻轻梳着黑瀑般的长发。镜子里疯女人的容颜,红粉如桃花,眸子如秋水,柳眉杏眼,樱唇贝齿。她穿了小荷的大号睡衣,胸口那高耸挺拔的女性魅力,呼之欲出的。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她已经31岁,但她比五年前更年轻、更漂亮。直觉告诉我,她不是正常人。

  见到我傻愣愣的看着她,疯女人把眼睛一眯,笑成了两道黑色丝线。只见她对着镜子勾了勾手指头,我就不由自主的向她走了过去。

  她张开双臂抱住了我,让我坐在她腿上,还在我唇边亲了一个,然后就一件一件的解去了身上的衣服,于是我看到了世间最美的女人风景。

  她用手牵引着我的手,放在了她那世上最美妙的女人风景上面,各种白如凝脂,粉嫩娇红;峰峦高耸起伏,曲线浑圆挺翘……由上而下,一一滑过。那种感觉,比我在梦中能梦到的女人的感觉,更加美妙,让我脑子一片空白。

  “你要的不就是这样吗?来吧!”

  疯女人用手勾住了我的脖子。这时她第一次在我面前说话,而且是很正常的一句话。

  我愣了半晌,摇摇头说:“外公只交代过让我好好照顾你,并没有让我跟你做夫妻。”

  然后我就推开她站了起来:“你不如好好睡一觉,我去河滩抓些鱼虾回来。”

  疯女人也愣了半晌,突然捂嘴一笑,声音清脆如银铃。

  我回之一笑,走出家门关好了门,一转身就看见二老癞趴在疯女人房间的窗口上,屁股撅着,眼睛瞪得牛眼一般,嘴里直喘气,嘴角都流出了口水。

  “二老癞,你敢偷看疯女人?”

  我非常害怕疯女人会生气,赶紧捡起一块石头,把二老癞砸得嗷嗷大叫,仓皇逃窜。

  二老癞是三年前来龙湾村定居的,他是村长女儿招上门的姑爷。

  再回去看看疯女人,她仍旧还在梳妆,神色宁静,并没有怒色。我才松了口气,向河滩走去。

  当我提了一篓小鱼虾,从河滩回来的时候,一推门进去,二老癞就从里面奔出。他的神色非常惬意,但是脸色煞白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看到我回来,二老癞再次仓皇逃窜,不过他走路都走不稳的样子,后背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血气。

  我大惊失色,心中暗觉不妙,赶紧扔下草鱼,跑进小荷的房间里。

  疯女人恢复了疯女人的本色,脸上满是傻乎乎的笑,嘴角又流出口水。

  她傻乎乎的坐在床上,睡衣已经被撕裂,下身一大滩血迹。

  我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大声对疯女人说:“你千万别生气,我会追到二老癞,把他千刀万剐的。”

  疯女人回答我的是嘿嘿呵呵的傻笑。

  我冲进厨房,拎了菜刀,走出家门,远远的看见二老癞往村口的龙湾桥奔去。

  “二老癞,你别跑!”

  我扬着菜刀,咬牙切齿的狂奔猛追。

  我还真打算杀了二老癞。他侮辱了疯女人,她肯定会发怒,后果不堪设想。只有砍了他,疯女人才可能会息怒。

  二老癞跑得跌跌撞撞的,脚步直发飘。他转身看到我拎着菜刀追赶,更是亡魂皆冒,一脚没踩稳,一头撞进了桥下的河水里。

第4章 尸逆

这时是枯水季,河水并不大。但是二老癞一沉入水中,就没了动静,甚至连水花都没激起一朵。

  我急忙奔到了河边。这时的河水平缓而清澈,十米之内河底的石头都一清二楚,但二老癞没了踪影,连一根头发都没见着,活生生的从这河里消失了。

  我愣了一会儿,心想相对全村人的安危,他死不足惜。突然想到疯女人还在家里,就急忙往家里奔去。

  回到家,疯女人已经不见,床上的血迹也清理干净了。

  我真害怕疯女人会生气,在村子里来回狂奔了一圈,还是没有见到疯女人。她也从这个村子消失了。

  “爷爷叮嘱我好好照顾她,不要惹她生气,我已经做到了。惹她生气的又不是我。”

  心里自我安慰着,并没有对谁说这件事。

  村长一家直到傍晚才发现二老癞失踪,也是找了一整个晚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当然,他们也没有怀疑到我头上,毕竟我已经整整五年没跟村里的任何人说话了。

  疯女人失踪的第一个晚上,村里除了一个老人老去,并没发生什么事。

  “大概是疯女人已经把二老癞给带走了,村里从此平安无事了。”我心想着。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来准备到河滩去抓坑槽里的鱼虾,发现天有点不对劲,有一层淡淡的血雾笼罩着。村里的草木都飘散着淡淡血雾。这种血雾淡得几乎不可见,如果不是特别敏感,根本无法觉察。

  我感到有些奇怪,想着大概是气候要发生变化,不是要来台风就是要大暴雨了吧。

  来到河边时,我发现河水都飘散着淡淡血雾,河水涨了些,就连整条河都变大了一点。坑槽里的鱼虾都浮出了水面挣扎着。

  一条巴掌大的罗非鱼,在河面挣扎翻滚了十几次,最后跳到了我脚下。而河里很多鱼也在蹦跳着,不少大鱼都蹦上了岸边。

  我大喜过望,奔过去一路收拾,鳙鱼、鳊鱼、罗非鱼等等,一两斤大小的都能捡到。不过捡着捡着我就全倒了,因为我看见了更大的两三斤、三四斤的大鱼。

  我捡了满满一桶大鱼,满载而归。我并不是贪心之人,那个年代没有冰箱,鱼放久了肯定得发臭。弄够三两天吃的就够了。

  村人很快也发现了河岸有大批的鱼捡,有的挑着箩筐来了。

  村长女儿也拖家带口的来了,很快就在一处芦苇丛里呼天抢地的,围观的村人议论纷纷。我挤进去一看,是二老癞的尸体,身上布满锐牙利爪的痕迹,像是被毒蛇猛兽撕咬过,胸口更是显出白森森的骨架,一双眼睛瞪得牛眼一般,瞳孔灰白灰白的。

  二老癞是在桥下失踪,但他的尸体却在上游出现。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

  我心头一跳,念了声阿弥陀佛,转身就走。不关我事,是他自己跳下河失踪的。

  回家把肥大的鱼煎得鲜香,刚想大吃一顿,这时邻村的人急匆匆的敲响了我的家门。

  “你外公在电话里让我告诉你,龙湾村已经变天,河里游的、天空中飞的、地里长的,除了已经收割的,都碰不得,更不能吃……”

  一看到我在煎鱼,邻村人就大惊,赶紧连锅带鱼一起扔到了外面的竹林里。

  “真的吗?我外公来电话了?”

  我大喜若狂。

  “另外,你外公让我转告你,变天不用惊慌,你不用逃,全村人都逃不掉的。中午十二点把你未婚妻的坟墓给撅了,打开棺材,事先准备好一些固本培元汤,给你未婚妻灌下去。然后你再跟她行夫妻之礼,为她输送阳气。接下来就会知道该怎么做了。”

  邻村人一连把这话重复了三遍,声音都是颤抖的。

  “你知道为什么?为什么疯女人要害死全村人?”

  我按着他的肩膀拼命摇晃着,我心中最大的疑问。

  “因为……龙湾村全村人都该死,他们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

  邻村人哆嗦着嘴唇说。

  “为什么我一直都没听说?”

  “不单是你,龙湾村以外的人,基本没听说的。因为龙湾村的人,一起把整个事情都遮掩了下来,封锁了消息……”

  “但小荷是无辜的呀!为什么连她也要害死?”

  “据你外公说,那只是误伤。所以你的未婚妻还会醒过来的……好了我走了,再迟就来不及了!”

  邻村人话还没说完,就屁滚尿流的离开了,片刻不敢多逗留。

  一个大大的问号在我脑海里浮现。我感到整个龙湾村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也将会导致整个龙湾村人灭绝。

  龙湾村要变天?全村人都逃不掉?掘开小荷的坟墓?行夫妻之礼?

  面对邻村人的交代,我惊疑不定。不过既然是外公交代的,那我唯有相信照做就是了。

  于是我就跑到了河边,大声吆喝着,把外公的话转达了出去,让他们别吃鱼。

  但是村民们都置若罔闻,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挑着大筐大筐的鱼往村里赶。

  我吆喝了好几通,都没人理我,心里叹了口气,算了。

  “他们都说,你外公五年前就死掉了,坟都是他们建的。”

  有个十五六的丫头陈晨,见我喊得嗓子哑,好心提醒了我一句,同时指了指身后不远的金娣婆娘一家五口。

  金娣家老中少齐上阵,箩筐里的鱼活蹦乱跳,个个眉开眼笑。金娣的男人陈建国我知道,是个水泥匠,在两阳市带着一支建筑队,听说专替城里人修墓筑坟。

  我对陈晨摇了摇头,转身就走。好心没好报,咒我爷爷干嘛。

  到了九点多,草木、龙湾河水散发出来的血雾渐浓,甚至从田地、房屋里都渗出了血雾,已有不少小孩子,加上部分灵觉强的大人都看到了,一时间人心惶惶,乱作一团。

  这时龙湾河上游的河唇、山角、旧楼等村庄,甚至包括龙湾村的后山,普遍降下特大暴雨,唯有龙湾村滴雨不下,一层血雾压在半空,阴阴郁郁的。

血棺丧门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血棺丧门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艾养心】心态平和,笑对人生

    一个人要生活得开心快乐,就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心态决定心情,心情不好,生活就会失去活力;心态不好,心情就是浮萍一片。我们自己的生活,要自己来做主,心态不好,就是把自己的心情,交给别人来掌控。善待自己,不被别人左右,也不去左右别人,自信、优雅。如果做一粒尘埃,就用飞舞诠释生命的内涵;如果是一滴雨,就倾尽温柔滋润大地。你若觉得快乐,幸福无处不在;你为自己悲鸣,世界必将灰暗。有时候,事情很简单,复杂的是自己的脑袋。任何事情,总有答案,与其烦恼,不如学会接受。人生,每过一段时间,都要将过去清零,时间逝去

  • 这创意满分!!!高人用塑料布在森林绘画涂鸦!

    也许你看过街头的涂鸦,但你应该未见过在森林的涂鸦!来自俄罗斯的一名网友Evgeny,他的职业是街头艺术家,他自己分享了打破艺术传统的作品,其作品让网友们赞不绝口!他用最简单的塑料袋绑在两棵树的边缘,形成一幅画廊,这样他就可以用喷漆来进行涂鸦!这些作品非常的逼真,借助野生森林带来的灵感,不逊色城市街头的涂鸦。你猜猜他准备画的是什么?很多网友纷纷表示,这些作品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官视觉,这些作品必须给满分!你觉得这些用塑料袋创造出来艺术感觉如何呢?

  •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过几分钟后恢复正常。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情绪,用嘴伤害人,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我们的不自由,通常是因为,来自内心的不良情绪,左右了我们。一个能控制住不良情绪的人,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水深则流缓,语迟则人贵。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言16:32。

  • 有些中国人辱华起来,连老外都害怕

    ◎作者彭砰砰◎来源凤凰WEEKLY(phoenixweekly)已获授权“中国人暴打辱华老外”视频里的“老外”,一般都刚嗑药了一样,不是像坏人,而是几乎就不像人。一定要在众目睽睽下,强行辱华,尤其是侮辱中国女人——就不信你看了不生气。1中国人拍摄的影片引发辱华争议最近,一部22分钟的喜剧短片,惹毛了许多中国人。在这部名为《逐梦摩女》的短片中,主角是3个生活在伦敦的年轻中国女性,在预告片中,她们表示:中国女孩,可爱、天真、顺从,保守且纯洁;擅长数学、乒乓球和照顾男人……去他的吧。我们三个女生,要把

  • 今天腊八,特意为您点播了一首歌,送给最在乎的你,听醉了

    今天是2018年1月24日农历腊月初八是我们的传统节日腊八节我把清晨第一缕阳光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心情我把清晨的第一声问候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运气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腊八快乐!腊八节先送你一碗“八宝”粥:健康是一宝,让你身体特别好;快乐是一宝,让你心情格外妙;平安是一宝,平平安安陪到老;好运是一宝,让你吉星当头照;幸运是一宝,好事全都跟你跑;顺利是一

  •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文/敏生琉香❈每个人心目中的理想生活都不相同。在我心里,理想生活的场景之一是这样的:房间摆满各种好书、妙文,源源不断地供我欣赏,恣意挥霍;四周飘荡着若有若无的音乐,缓缓流淌在每个角落,俯首可拾;居所外,有目之所及的绿草坪和开阔的蓝天和朵朵白云……听上去好像有点矫情和不食人间烟火。但是除了构成基本生活的必须物质之外,阅读和书籍,对我来说,显然更多一些诱惑。作为一名承担着不同身份的普通的社会人,有时也不得不奔波于各式各样的人群和环境中。也会因了生活里总有这样那样的偏差,情绪起起

  • 过了腊八就是年,一年一岁一团圆

    今天是农历十二月初八,俗称“腊八”,是腊月的第一个节日。一岁之末为“腊”,意为新旧交替,辞旧迎新。过了腊八就是年古时候,人们常在十二月初八这天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渐渐形成传统的节日。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今天的腊八节,更多意味着春节序幕已经拉开,年味儿一天比一天浓了。腊八一过,家家户户洒扫庭院、杀猪宰羊。在外漂泊的游子归乡,与倚闾而望的亲人团聚,共话家常,句句都是乡音。这是团聚的时光,是安详的季节。过完腊八,就等于开始准备过年了。我

  • 生活,需要体谅和理解(经典)

    生活,就是一种体谅,一种理解。懂得体谅,懂得理解,懂得宽容,日子就会温馨,人生也会安宁。生活的好多烦恼,源于我们不能体谅,过分在意了自己的主张,互不理解,互不相让,伤了彼此的心灵。生活的苦与乐总在更迭,没有谁的命运是完美的,残缺才是一种大美。别为难自己,别苛求自己,心宽了,烦恼自然就少了,日子自然就顺了,人生自然就自在了。千般跋涉,万种找寻,需要的不过是一颗平常心。识得进退,懂得回归,以平常心对待生活,生活,无处不是坦途。以平常心看待人生,人生无处不是胜境。人生如潮,涨退更迭,唏嘘之间,总有失意

  • 巴黎“兔子”酒馆:这里讨厌拘束与做作

    NO°/7食尚亚洲第七期杂志文/启洋寻味法餐LeLapinagile,意思是“机灵的兔子”。这是一家酒馆(cabaret)。因为灵兔和文艺界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所以法国人一贯把它归入文艺咖啡馆之列。灵兔坐落在蒙马特高地。当年,蒙马特是作家和艺术家聚集的地方,文艺咖啡馆便应运而生了。后来,巴黎咖啡馆的重心先后转移到蒙巴纳斯和圣日耳曼德培大街那一带,于是,蒙马特的文艺咖啡馆红消香断,先后凋零了。灵兔现今仍然开业,成了仅存的硕果。不过,它已经蜕变为一个歌厅,不再是一个作家论道、画家挥笔的沙龙,而是成

  • 【冬至】米菲 | 鸬鹚捕鱼

    (这是慢蜗牛第551篇原创文字)是日,冬至。这个节气里,我执迷于观察鸬鹚捕鱼。入秋以后,深圳湾沿岸成为了鸟儿们的超级食堂。除了明星鸟黑脸琵鹭之外,最吸引我的还是鸬鹚们。清晨,他们成群结队地飞来进餐,如乌云压境,给海面敷上一层阴影。不知鱼群们是何感想,估计要总结出“早起的鱼儿被鸟吃”的训条吧。岸边观鸟的人群低呼:“来了!来了!”大家满心期待着它们飞到近前,好好欣赏这黑黢黢的壮观景象。只是鸬鹚群貌似已经知道这边有长枪短炮守候着它们,略略打了个旋儿,就掉头远去了。大雁一会儿排成人字形,一会儿排成一字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