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无字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1:10: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无字碑

第2章 黑白照片

  没想到那个客人真的在24小时之内就把钱打给我了,我兴奋地起床,想着等会去银行把那钱给取出来一部分,因为当时租房子的时候,我就交了一个押金,还没交这个月的房租。阅读xbxys.com

  等到了银行上班的时间后,我就出门了。

  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才来到银行门口,因为住的小区比较偏,没有公交,叫出租车的话,感觉比较费钱,反正放假,还是开走的比较划算。

  走到取款机钱,把银行卡插了进去,输入密码,查询余额,激动地看着里面的五位数。

  卡里真的有一万元,我激动地按下了取款,我输入了五千,最后拿下确定的时候,机器却出故障了。

  最后没办法,就去了柜台那边,取号排队。

  因为是工作日的原因,等的时间不是很长,很快就轮到我了。

  我把银行卡给了工作人员,说是取钱,对方看了我一眼,很嫌弃地说了一句,不到一万金额请去取款机那边。小百姓养生网

  我说唯一的取款机坏了,我才来柜台的,她很勉强地开始为我服务。

  可最后奇怪的是,这钱竟然取不出来。

  她的电脑黑屏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取个钱而已,取款机坏了就算了,就连柜台的电脑都跟着一起坏了?

  难道是我的人品太差了?

  最后我去了另一个柜台前,让人帮我查下这钱是谁转给我的。

  因为一取钱,机器就坏了,心里总感觉是哪里不对劲。

  等那人查完之后,就跟我说,转钱给我的账户名是一个叫做张哲成的户主。

  张哲成?应该是那个客人的名字。

  我没有取第三次的钱,而是拿好银行卡,转身就走出了银行。小说无字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走在大街上,真好路过一条人烟稀少的弄堂,弄堂边上坐着一个老婆婆,她的面前摆着一个碗,我看着可以了,就从口袋里拿出十元,扔了进去。

  “谢谢啊,谢谢!”老婆婆连忙对着我说谢谢,我也只是微微对着她点了点头。

  正准备走的时候,老婆婆忽然一声就把我给喊住了。

  “等一下!孩子!”

  我诧异得转过身,看向老婆婆,不明白她喊我做什么。

  “怎么了?老婆婆?”

  “孩子你快到老婆子面前来!快!”老婆婆一脸着急的样子,我被她的行为给吓住了,马上按照她说的,来到了老婆婆的面前。

  她撩起我的刘海,对着我开始仔细地端详,原本平静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哎呀!孩子!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最近都干了什么?”老婆婆说的话有点莫名其妙,让我一头雾水。来自http://www.xbxys.com/

  “我没干什么啊,就是前天去上了个班,唱了一首歌,然后下班的时候,对方给我放了两个星期的假。”

  我把大概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老婆婆,她听完之后想了一下,还问我最近都接触了些什么人。

  除了上班地方接触的人之外,那就是平常吃饭店里的人,还有刚才在银行的那些人了。

  紧接着老婆婆还问我最近有没有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

  我想了下,也就只有刚才取钱的事情。

  跟老婆婆一说,她立马就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说糟了!

  “这钱你不能取啊!快把这张银行卡给我看看,我帮你想办法!”起初我还老实巴交地打算把银行卡拿出来,可是心想,这该不会是老婆婆想要骗我的钱吧?

  眼珠子一转,最近好像出了很多乞丐骗子,眼前的老婆婆不会就是吧!

  这么一想,拔腿就跑。

  跑了好久才停下来,实在是跑不动了。小说无字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我好心给那个老婆婆钱,她却想着要骗我银行卡里的钱,真是太狡猾了,幸亏我及时反应过来!

  回到出租房之后,我就把银行卡给藏好了。

  因为没事做的原因,晚上很早就睡了,到了半夜,总感觉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压着,但是手摸上去,又没东西。

  早上起来的时候,会感觉到身体特别的疲惫,白天的时候也没做什么重活,而且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应该是精力充沛的,可我就是感到很累,因为这个原因,我连续三天都没出门,基本上都是叫外卖上门的。

  直到第四天的时候,我竟然连下床的力气都快没了,脚刚落地,身体就软了下来,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床上。

  腰酸背痛,就跟被人打了一顿似的。

  不过也没道理啊,我一直在这躺着,谁会进来打我一顿呢。

  心想着是不是宅太久了,身体出了什么毛病,穿好衣服就打算去医院看看。阅读xbxys.com

  到了医院,我直接挂了妇科,排了很长的队伍,轮到我的时候,医生问了我很多的问题,我都一一回答了。

  最后医生给我下的结论竟然是纵欲过度!

  我连忙摆手说不可能!

  我是单身,一个人住,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怎么纵欲!简直就是瞎扯淡!

  可是医生又说了一句很雷人的话,一个人也可以发泄的。

  我当场就被雷住了,他的意思就是我有那种嗜好咯?

  当场拍桌子走人,身后传来一句神经。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来这家医院了,瞎诊断不说,还乱给我扣帽子!

  生气地离开了这家医院,没想到又在路边遇到了上次想要骗我钱的那个老婆婆。

  老婆婆一眼就认出我了,跟在我的身后一直说什么看我印堂发黑,定是惹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让我赶紧把银行卡给她,她会想办法救我的。

  原本出了医院心情就不是很好,被老婆婆这么一说,直接停下来对着老婆婆就是吼了。

  “我好心给你十元钱,你倒好,嫌十元不够是吧!还惦记上我银行卡里的钱了!”

  我这一说,老婆婆的脸上立马就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看来是被我给说中了,她不好意思了。

  我冷哼了一声,准备走人,手却被人给拉住了。

  往身后一看,还是那个老婆婆,她一脸正气,严肃地跟我说,其实她是神婆,懂些道术,在她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就发现我的印堂有些发黑,过了这么几天之后,印堂比先前更加黑了。

  第一反应真的被老婆婆说的话给吓到了,神经紧绷了那么几秒,开始自己想想,按照老婆婆说的,大概意思就是我遇到鬼了,可是我这几天根本什么都没看到,怎么就遇到鬼了呢?

  “你就不要再编造些什么了,银行卡我是不会给你的,死心吧!”丢下这句话后,我就匆匆离开了。

  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那个老婆婆竟然还不死心,一路都跟着我。

  我气得直接停了下来,问她到底想怎么样!

  老婆婆还是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她这是为了我好,也为了报答我给她十元的恩情。

  我想了一下,再朝老奶奶看了一眼,试探性地说了一句。

  “让我相信你可以,你需要证明我银行卡里的钱有问题,不然我是不会把卡给你的。”我这么一说,也是为了想让老婆婆知难而退,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拉起我的手,说是要带我去警察局!

  在去的路上,老婆婆跟我说,为的就是证明,转钱给我的那个客人他不是人。

  不是人?哼,我不经冷笑了。

  可是当我们来到当地的警察局,查了一下张哲成资料的时候,惊讶地发现。

  档案里根本就没有他的资料,也就是说,要么他不是本地人,要么他是死人!

  我的心跳瞬间就跳得不规律了,时而快时而慢。

  工作人员从死亡档案里查找了一下张哲成的资料,最后显示出了一份档案。

  档案上的黑白照片,就是那晚点歌的客人。

  我吓得直接撞到了后面的椅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第3章 银行卡出现

  转头看向了老婆婆,她问我,现在还信不信她的话了。

  我连连点头,并说信,我信。

  如果现在还不信的话,那我不是傻了吗?

  抓着老婆婆的手臂,连忙问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老婆婆还是那句话,把银行卡给她,她会想办法帮我解决的。

  听了老婆婆的话,我迟疑了一会,最后还是做决定回去把银行卡交给老婆婆。

  和老婆婆一起出了警察局,我叫了一辆车带着老婆婆回家去,匆匆来到自己的房间。

  在房间内翻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藏好的银行卡。

  怎么回事呢,明明夹在了一本书里,可是却没有,翻遍了我房间内所有的书,都没发现那张银行卡。

  我一下就急了,转身朝老婆婆看去,“没了。”

  “怎么会没了呢,你仔细找找。”说着,老婆婆就跟我一起找起来了。

  我们俩一起翻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找到,就连床底都翻了,还是没看到那张银行卡。

  “现在怎么办呢?”我心急如焚得盯着老婆婆看。

  她一脸认真地思考着,把手放到了下巴处。

  “要不这样,你去挂失,然后过几天再找不到就补办一张,没有银行卡,我不好帮你啊。”

  我按照老婆婆说的去做了,几天后,去银行补办卡的时候,那里的网络竟然坏了。

  也就是说,我根本就不能补办到银行卡。

  跑遍了本市的银行,每到一个银行总会出现那么一点小问题,而导致我不能补办银行卡。

  最后我来到了上次老婆婆跟我说过的地方,也就是老婆婆的住处。

  七拐八拐进了好几个弄堂,才找到老婆婆的家。

  皱紧了眉头,看向老婆婆家的大门,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伸手就准备去敲门了,敲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老婆婆的回应。

  我用力推了一下,那门竟然开了。

  心跳有点加速,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向看下老婆婆在不在里面,结果什么都没看到。

  一阵冷风吹过,吹动了我额前的散发,我也被吹得打了一个战栗。

  身体一抖,刚才的那种不好的预感又强烈了许多。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跨出了第一脚,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很老的建筑物,墙壁上基本都已经长了青苔。

  暗绿色的青苔趴在墙壁上,让人感觉这是一座空了很久的房子。

  身后的那扇大门不停地发出吱吱的声音,然后忽然一下就被关上了。

  我警惕地朝后面看去,根本就没人去关门,难道是被风给吹上的?

  这么一想之后,也就没再去多想。

  继续往前走,寻找老婆婆在哪。

  走了没几步,我就感觉四周的温度正在慢慢地变冷。

  手下意识地就抱住了自己的双肩,感觉只要这样做就能够取暖了。

  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看到有一个房间的门是开着的,由于好奇心驱使,就往那个房间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到门口,站着停了一会,门敞开着,而我却不敢往里走。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房子是别人家的,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事情。

  “啪嗒”地一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碎了。

  吓得我直接跳了起来,再朝四周看了一下,才发现原来是一只黑猫在屋顶上走,不小心踩下来了一块瓦片。

  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了一眼里面,最后还是进去了。

  一进去,就发现了躺在床上的老婆婆,这大白天的,老婆婆怎么还在睡觉呢。

  原来老婆婆是在家的,兴高采烈得走到了老婆婆的床边,伸出手去推了一下老婆婆,并且还喊她起床。

  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处,老婆婆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着。

  以为是她睡得太熟了,才没有什么反应,可是当我再次推她的时候,老婆婆那只靠近床边的手,就像是断了一样,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然后荡了两下。

  我的双眼都快看直了,眼角抽搐了几下。

  老婆婆难道?

  心中已经猜到了大半,可就是不愿意说出来。

  抖着一只手,慢慢地放到了老婆婆的鼻息间,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她有呼吸。

  我又壮大了胆子,把耳朵贴在了老婆婆的胸口,更是没有听到老婆婆的心跳。

  扑通一声,我直接跌坐到了地上,怎么都不会想到老婆婆竟然已经死了!

  我慌张地爬起来,然后踉跄地跑了出去。

  跑了好久都没停下来,因为老婆婆就这样无缘无故地死了,如果我还呆在那里的话,一定会被认为是杀人凶手的。

  出了门之后,我立马就回去了,然后一个人躲在出租房内,蜷缩在床上,就跟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一般。

  老婆婆的死,很突然,她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死了呢?

  而且还是死在自己家中的床上,这件事情很蹊跷。

  可是当下,对于老婆婆的死,我根本就无从查起。

  又或者是老婆婆的寿命已至,睡着睡着就升天了。

  虽然这么想着,可就是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没过一天时间,就有警察查到了我这里。

  下午的时候,警察敲响了我的房门,我穿着一身睡衣去开门的。

  警察站在门口问我是林悠然么,我点了点头。

  警察叫我换身衣服,现在就跟他们走一趟。

  我想了一下,问他们是不是因为一个老婆婆。

  警察说是的,我也没有多问什么,转身就进去换好了衣服。

  跟着警察来到了案发现场,他们说在这里只看到了我的脚印,所以直接问我老婆婆是不是我杀的,我慌忙摇手说不是。

  边上一个警察说,老婆婆是窒息死的,也就是说,当时应该是有人拿着什么东西,勒住了老婆婆的脖子,才导致她不能呼吸,最后窒息死。

  可关键就是根本就发现不了老婆婆的脖子上有什么勒痕,也一条小小的痕迹都没有看到。

  最后他们也是束手无策了,就问了我是怎么认识老婆婆的。

  那个询问我的警察,就是上次老婆婆带我去查张哲成户口的时候,帮忙搜资料的人。

  他一脸严肃地盯着我看,吓得我直接咽了一口口水之后才说了我是怎么认识老婆婆的。

  听完我说的话,他想了一番,“我大概知道婶婶是怎么死的了。”

  婶婶?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警察,没想到他竟然是老婆婆的亲人。

  和他又说了几句话之后,他就允许我回家了,也没让我去警察局。

  “你最近小心点吧,估计害死婶婶的那个东西,还会急促缠着你。”在我离开之前,那个警察还不忘提醒我一句。

  我对着他微微一笑,表示感谢。

  回去之后,感觉房间中有些东西好像被动过一样,我随便一翻,竟然翻到了那张不见了很久的银行卡。

  仔细看了一遍,确定这张卡就是上次不见了的那张。

  可是当时我的确有仔细地找过,现在这个地方也翻过的,为什么当时就没有看到呢?

  我手拿着消失已久的银行卡,心中又有些惊慌。

  现在是不是应该去找那个警察?也许他能够帮我!

  这么一想,转身就要开门走人。

  而门却在这个时候打不开了。

  门坏了?还是怎么了?

  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这扇门,又试图开了几次,还是不行。

  桌子上有什么东西忽然滚落了下来掉在了地上,我朝身后看去,有点疑神疑鬼,仔细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其他人在这里。

  我这房间是一间只有几平米的小房间,房间只有一扇门和一扇窗,门是关着的,而窗户也是紧闭的,也就是说,这东西掉地上,并不是风吹的。

  忽然,一双手抱住了我的身体,让我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第4章 张家人来了

  我的后背几乎是崩直的,不敢乱动,因为抱住我的好像是个男人,可是我的房间根本就不会有男人,房间小得就连一个像样的衣柜都没有,这个抱住我的男人又会是谁呢?

  就在我想要知道他是谁的时候,他开口了。

  还是那个冰冷的声音,“这下就没有人会阻止我来找你了。”

  这声音不就是那天晚上听到的那个声音吗?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又来了呢?

  对方又用了些力气把我给抱紧,我有点喘不过气来,挣扎了一会,可是几乎没用,他还是抱得那么紧。

  “我,我快不能呼吸了。”从口中勉强挤出这么几个字,而他似乎也听到了我说的话,手松开了那么一点。

  “林悠然,明天下午,记得在家。”这话刚说完,身体就得到了解脱,他好像走了。

  而我却完全傻眼了,刚才来的,难道就是那晚给我一万小费的客人吗?

  一双空洞的眼睛,都不知道看向哪里。

  无意间看到面前墙壁上的一面镜子,往前一看,忽然看到一个长头发的女人的头就靠在我的肩上,还对着镜子在笑。

  我被吓得直接跳了起来,蹲下的时候双手捂住双眼,不敢再睁开。

  害怕等我睁开的时候,又会看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时间正在一点一滴地流逝,而我也蹲得差不多脚都快要麻木了。

  露出了一点指缝,往外瞄了几眼,并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然后拿掉了一只手,露出了一只眼睛,也没有看到奇怪的东西,这才把另一只手也拿开。

  站起来在房间内转了一个圈,刚才看到的那个女鬼一样的东西,好像不存在了。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心中还是有点后怕,为什么刚才会在镜子里看到女鬼呢?

  话说我也不是那种属于纯阴的人物,一般来说,是看不到鬼这种东西的,刚才的那一幕,是不是自己想多了,看到的幻觉?

  心中那么一想之后,就好多了,没有像一开始那么害怕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这一觉,睡得时间很长,因为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了。

  明天下午,记得在家。

  我还记得张哲成跟我说的这句话,一想到这话,我立马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准备换衣服出门。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换衣服,门外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平时的话,基本上是没人会来敲门的,除了管这个小区的警察来查一查暂住证之外。

  而我自然而然得就认为是那些警察又吃饱了没事做,来查暂住证来了。

  想都没多想,立马就开门了。

  不过看到外面站着的人之后,我就傻眼了。

  外面站着两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

  他们站姿笔直,第一眼看上去就像是那种经过严格训练的人。

  在我开门的一瞬间,他们两人就架起了我的双手,这是要带我走的节奏,不,应该是要绑架我!

  生平第一次被绑架,在被抓起来的那一刻,还处于惊讶之中,并没有反应过来要求救什么的。

  直到自己上了贼车,才开始挣扎。

  不过这已经没用了,因为他们的车已经开了,而我再挣扎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车子快速行驶着,看样子好像是有什么很着急的事情一样。

  我坐在车内,边上两个黑衣男人一直押着我的双手,就跟押着犯人一般。

  前面还坐着两个,加起来一共有四个人。

  我奇怪地朝着四人看了看,心中默默地猜想着他们抓我到底想要干什么。

  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已经被他们用东西给堵上了。

  这辆车看起来也挺高档的样子,不像是电视剧中那些绑架犯都用的面包车。

  这辆车简直就是一豪车,里面的车饰看上去都给人一种高大上的感觉。

  就在我想要往车外看的时候,这辆车竟然停下来了。

  他们把我的双眼给蒙住,然后带我下了车。

  因为什么都看不见的原因,其中一个男人直接就把我给抗在了肩上。

  走了没多少的路,就到了目的地。

  男人把我给放了下来,然后解开了那块遮住双眼的布条。

  面前是豪华的大厅,而大厅中间的沙发上,正做着一个穿着华丽的妇人。

  妇人带着一副镶金的眼睛,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看到我来了之后,也只是对着那几个绑架我来的人,点了点头。

  “把她带到成儿的房间去吧。”妇人一声令下,身后的两个男人就架起我直接上楼了。

  走到一个房间门口,直接开门把我给丢了进去。

  我立马就摔到了地上,跌坐在地上的我,赶紧站起来,想要开门逃走。

  开了几次,门好像是被反锁了。

  而我根本就没有钥匙可以出去,默默转身看了看这个房间。

  房间很大,阳台处的落地窗是被拉上的。

  房间内开着一盏幽暗的灯,在灯的下面有一张黑白照片。

  黑白照片前面还放着一只香炉,里面插着三根香。

  为了看清照片上的人,我特意走近了一点,等我看清楚之后,一下就愣住了。

  照片上的人,就是张哲成!

  难道这个房间就是他生前住的?

  还有他昨天来我住的地方特意告诉我,下午的时候记得在家,就是因为知道他家的人会来绑我走吗?

  我拔腿就往阳台的地方跑,用手想要拉开窗帘,可是这窗帘就像是被粘上了一般,怎么都拉不开。

  也不知道是电路的问题还是什么,那盏幽暗的灯竟然开始一闪一闪的。

  吓得我直接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开始念阿弥陀佛。

  “怎么了?吓坏了?”又是那个声音。

  在听到声音的瞬间,我的鸡皮疙瘩就掉了一地。

  这是我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找上我。

  “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找上我啊!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的双腿都在打颤,我只是一个寻常的普通人,没有阴阳眼,也不懂什么茅山之术,盯上我有什么用呢,还不如去找那些有本事的。

  “因为你唱了那首歌。”他的话,让我的心思全部都转移到了第一天上班的情景上。

  那首歌?

  那天晚上,我唱了张靓颖的一首《无字碑》,只是一首现代歌曲而已,他就找上了我?

  我有点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寻找一个东西,可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天晚上听到你唱的那首歌后,似乎有了什么眉目,但还是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我想要你告诉我,我要寻找的东西,是什么?”他在说什么?我有点没听明白他说的话,什么叫我告诉他,他在寻找的东西是什么。

  “把那首歌,再唱一遍。”

  难道千方百计地把我给带过来,只是为了让我唱一遍那首歌吗?

  虽然心中有点怀疑,但还是照做了。

  一曲唱完,张哲成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咽了一口口水,死死地盯着他看,希望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

  “为什么还是想不起来?”他的双眼盯着我,然后慢慢地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立马就靠在了墙上。

  张哲成单手撑在墙壁上,紧接着对我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

  “既然我想不起来,那这事就暂时放一放,我想,不能让你白来一趟,接下来,做些什么吧?”

  做些什么?我被他的话顿时就吓住了,身体靠在墙上,慢慢往下蹲。

无字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无字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性感美女俏保镖8章

    原标题:性感美女俏保镖8章小说名字:性感美女俏保镖车祸俩人狠狠的互虐了一番,这才松手相视一笑,笑声畅快至极!“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通知我一声?还跑我这里把我的人打了?”男子甩了一支烟给他,笑着问道。陈风点上香烟,深深吸了一口,似笑非笑的回道:“早上才到,就被你的人抓回来了,你要是晚一点来,我怕是已经缺胳膊少腿儿了!”男子一怔,想起这个小审讯室的用途,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王晓光和陈风确实是老相识,更不仅仅是老相识。俩人一个院子里的,打小就光着屁股蛋子一起长大,小时候俩人在一起没少干过坏事,举凡偷

  • 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8章

    原标题: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8章书名: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第八章考验(2)黄海传一时也有点心不在焉,并没有注意车子开的方向对不对,惬意的打开车窗吹着清新的海风,直觉凉爽之极。夜幕下的大海,宁静与喧嚣共存,海水拍打着礁石,泛起一道道银色的水浪,黄海传极目远眺,肆意的欣赏着黑暗中波澜壮阔的海景。蓦地,黄海传突然醒觉,这条路跟他家是两个方向,慌忙的转头询问何丽,“这里是临海路,你怎么往这个方向来了?”“不错,这里是临海路。”何丽头部微转,笑看了黄海传一眼,“还真怕我把你卖了不成?”黄海传一时语塞,

  • 世界太大我不想看8章

    原标题:世界太大我不想看8章小说:世界太大我不想看第8章下跪谢河回头,看到是沈知微,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哟,沈大小姐。”“那是顾慕衍的平安符,给我。”沈知微没空和他打招呼,视线定在他手上的平安符上。“沈大小姐想要这个?”谢河挑眉,“不过可惜,这被我捡到,就是我的了,哪有让人之理。”“你……”“当然,沈大小姐非要要回去也可以。”谢河说着,眼睛眯了眯,“像五年前我下跪一样,沈大小姐亲自给我下跪一次,我就把这烂玩意儿给你。”沈知微早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要回来,但听到谢河这么说,还是呼吸一滞。谢河五

  • 踏雪尤知春寒8章

    原标题:踏雪尤知春寒8章小说名字:踏雪尤知春寒第8章韩瑾归的脸黑成了碳。冷眼看着这个女人执着的走完一步又一步。两圈走下来后,楚云深站都站不起来,可是却还是吃力地挺直着脊梁看向他:“韩总,您说的,我做到了,现在请您放过苏城。”“……”“滚!”男人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忽然吼道。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稀稀拉拉的往外走着。楚云深还没反应的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见韩瑾归暴怒的一把将人给抓了过来,狠狠地按在了沙发上,背对着他。身后是男人解开皮带的声音。楚云深这下慌了。惊恐的大叫着:“韩瑾归

  • 烟波江上余音绕梁8章

    原标题:烟波江上余音绕梁8章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8章买醉这么的理所当然。她彻底顿住了,脚下像是灌了铅,足足有千斤重,一步也不能动。她的丈夫,这么理直气壮的让她给小三挪位子?萧月拧着眉头,嘴里像是被人塞了一只苍蝇,恶心不已。“陆温泽,你搞清楚,这是我家,凭什么让我走!”她被气昏了头,不顾一切的对他怒吼着,完全不管这样会不会让他最自己更加厌恶。一旁的江楠,见势不对,伸手拉住萧月,小心翼翼的说道,“小月姐,你不要生气,我手受了伤,又没有人照顾,才暂时住到你们这里,你要是不喜欢,我马上就走!”好一招

  • 相思满心间8章

    原标题:相思满心间8章小说名称:相思满心间第008章一起搬过来“哎呦,没事,我的小乐宝儿乖得很呢,老爷爷想死你了!”沐老爷子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慈爱,哪有半点被叨扰的样子啊,欢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方小鱼在一旁看着,瓷白的小脸上不自觉的挂上了一抹微笑。自从五年前逃家后,她开始一个人的生活,几个月后竟然查出怀孕了,她也曾一度考虑过要不要这个孩子,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他,这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小生命。乐宝儿出生后,她就和他相依为命,没有亲人走动,有时候难免会感到孤独。没想到乐宝儿会和这个老人家如此投缘,也算是好

  • 乡野妇科小医圣8章

    原标题:乡野妇科小医圣8章小说名称:乡野妇科小医圣现场捉个正着这次给阿琴上药的时候,她的神色自然多了。乔兰出去办事去了,屋子里只剩下她们俩个人。甄峰柳边用心为阿琴涂抹着药剂,边问:“感觉怎么样?好点了没?”“还是痛,但是痒轻些了。”阿琴边答边仔细地打量着甄峰柳。觉得他这个人吧,长得一般,但身上透着一股很不寻常的气息。有一种男人的霸气。“见轻就好,这病得慢慢治,我又给你带了几副草药,你一定要坚持喝。一天一副,早晚各服一碗。能祛除湿浊之气。专门治这种病的。”甄峰柳边说边瞥了眼阿琴的身子,她下面赤着,

  • 略过岁月去爱你8章

    原标题:略过岁月去爱你8章小说名称:略过岁月去爱你第8章纠缠不清萧毅然无情的话,猛地将林语嫣拉回到痛苦的现实。她想不到,他的速度比她还快!是等不及和陆小桃在一起了吗?“林语嫣,你愣着做什么?当时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萧毅然眼底映入林语嫣的痛楚,尽管她装的平静,可她眼角的湿意所折射出来的光,还是让他捕捉到了。林语嫣从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移开目光,抬眸看他,明明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的问出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萧毅然,难道当初你对我的誓言都是玩笑吗?”泪水瞬间滑落,她也

  • 贴身女杀手8章

    原标题:贴身女杀手8章小说名字:贴身女杀手第8章我以前是个杀手段天道突然就很想走到楼梯下面去喝个茶,幸好在这样做之前,他习惯性的观察了一下环境。这一观察,就看见红果果正坐在客厅那张宽大的沙发里笑嘻嘻的看着他,见他回过头,很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劝你还是别去楼梯底下,她真的会杀了你的……”段天道一脸不屑的摆了摆手,像是刚刚赶走了一只苍蝇:“像她那样的,给我看我都懒得看……我啊,还是比较喜欢看你。”他起码有一半说的是实话,因为从转过头来开始,他就一直盯着红果果。其实红果果的脸蛋也挺好看,只是,只是!只

  • 极品透视8章

    原标题:极品透视8章小说名称:极品透视第8章再加赌注看到这边有热闹许多人直接围了过来,赵恒忍不住看了一眼柳晋,朝他做了一个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的动作。柳晋摇了摇头,许岩这家伙还真会配合自己,正好今天就让他在这里丢丢人现眼,这种伪善泡女的有钱人他最看不起,何况追的对象还是自己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没事,赵哥你还不放心我么。”柳晋看了一眼周围围着的人,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赵恒还想说话,旁边一个老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看这位兄弟眼中带着光,赌石这玩意吧说是神仙难断,不过话说回来,有些人天生运气就很好。”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