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巫门传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1:06:11 来源:网络 []
书名:巫门传人
第2章 ,东家

  监控录像里只有我一个侧脸,但非常清晰,我蹲在十字路口一张张的烧纸,有的汽车几乎擦着我的身体过去,好像司机们都没看到我。原文http://www.xbxys.com/

  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明明是一个老太太在烧纸啊,怎么一转眼就换成了我,老太太去哪儿了?

  我双腿一软,靠在了玻璃柜子上,咔咔的,玻璃差点儿碎了。

  天地银行老板用手扶我,说小伙子你怎么了,可别吓我。

  他从柜台里走出来,搀着我坐在一把椅子上,还给我倒了一杯水。

  我看着满屋子的纸钱,心里七上八下的,奶奶的,这是闹鬼了吧。

  他说你别害怕,到底怎么回事,我在录像上看,你下了出租先去的街里,然后又返回来在十字路口烧纸,最后才进的铺子,你是去办别的事儿了吗?

  我都快哭了,我来来回回折腾,就是为了找这间铺子。

  他说你没搞错吧,我这铺子就在十字路口对面,再明显不过了,你怎么会看不到,还去问老太太,我压根儿就没见过什么老太太。

  我很认真的看着他,说我真没骗你,刚才也邪门了,就是找不到这间铺子,看到老太太烧纸才跟她问的路,她说纸钱也是从你这儿买的。阅读http://www.xbxys.com/

  天地银行老板看了看手表,说我每天八点准备开门,现在都快十一点了,今天一个顾客都没有啊。

  我心里咯噔一下,呼吸都急促起来,真是闹鬼了。

  他看我慌了,赶紧安慰我,说可能监控坏了。

  这的确是个理由,可话说回来,监控坏了,也不可能把老太太变成我吧。

  我努力的压制着情绪,开始联想这一上午所发生的事情。

  首先是大胖子司机,他明明对兴华南路很熟,但听到天地银行却突然改口,卖矿泉水的老板也有些古怪,他看我的眼神很有问题,最后就是这个老太太。

  我一激灵,貌似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天地银行,我猛地看向天地银行老板,发现他正平静的注视着我。小百姓养生网

  没等我说话,对方却沉声说:小伙子,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说你打算讲什么。

  他说你还记得在小饭馆里,我说你的名字很有意思吗?

  我点点头。

  他说你叫李九成,老话儿讲,十成命刁,九成正好,你这名字里有很大的寓意,并且在佛门中,九为最大,佛语有云:九九归一,终成正果。

  我抿了民嘴唇,这人是天地银行的老板吗?怎么还一套一套的,像个神棍。

  他说从你的名字来看,你是个有福报的人,但福报这东西飘忽不定,带来好处之前,很可能就先给你一个下马威,我不知你为什么酗酒,但可以肯定,在最近一段时间里,你的生活并不如意。

  我瞪圆了眼睛,说老哥你真神了,我这半年很倒霉,跟朋友合开的超市倒闭了,钱都打了水漂,朋友也掰了,但这些事情,跟今天所遭遇的有什么关联呢?

  他说有的,人在低谷的时候,气运差,难免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说明http://www.xbxys.com/就拿这个老太太来说,我可以理解成,所有人都看不到她,包括监控录像,唯独你看见了,还凑到了跟前,所以在监控里,是你在烧纸,因为二者合为了一者。

  我的脑袋嗡了一声,这老太太是鬼,鬼上身!

  我可是个无神论者,根本不相信神鬼这一套,可今天发生的事情,彻底把我装进去了。

  谁知天地银行老板却摇头,说世上最可怕的根本不是鬼。

  这话我听着耳熟,很多网络小说里都这么说,所以我立马回答,最可怕的是人心。

  对方嗤笑了一声,说人心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世道。

  世道?我怔怔的看着他。

  他说那些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人,全都具备因果,没人生下来就是坏心肠,一切的内因,都是外力所致。版权http://www.xbxys.com/

  我突然发现,眼前的人像一名佛光笼罩的高僧,他的话很有哲理,还耐人寻味,给人一种安全感,不知不觉,我对他就产生了信赖。

  不过我现在没心情扯别的,只想弄清楚老太太是不是鬼。

  他说你别担心,我感觉这事儿没那么简单,看不见的东西不见得是鬼,看得见的也不见得是人。

  这话叫我打了一个激灵,我在想,所有人都看不到老太太,唯独我能,而所有人都能看到这间天地银行,唯独我不能,按照这个逻辑来说,天地银行老板是不是也有蹊跷?!

  我的眼神开始躲闪,甚至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天地银行老板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意味深长的告诫我鬼是没有影子的,如果你以后再看到那个老太太,先看看她有没有影子。

  这句话让我安定了不少,因为在回忆中,那老太太貌似是有影子的。可这样一来,监控录像怎么解释呢?

  我下意识的扭头一看,发现我和他的影子都印在地面上,不过古怪的是,他的影子比我浓,好像一团化不开的墨水。推荐http://www.xbxys.com/

  我冷不丁冒出一个想法,他会不会有两个影子,重叠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我更加不安了,说老哥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吧,身份证我也不要了,我先告辞。

  他拦住了我,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说实话我一点打算也没有,我现在就还五百多块钱,房租也快到期了,身边也没朋友,如果找不到工作,根本维持不了多久。

  天地银行老板幽幽的说,如果你暂时没想法,不如帮我看几天铺子,我有点事准备出个远门,一天给你五百块钱工资,楼上有卧室,厨房,卫生间,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

  我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说老哥你别开玩笑,你就这么放心的把我铺子交给我?其实叫我更惊讶的是一天五百块钱,这也太多了一些。

  对方说你小子人品不错,大老远给我送钱,已经很可贵了。

  提起这个,我有些惭愧,但更多的是慌乱,我对这个铺子,对这个老板都猜不透,贸然在这里干活,晚上还不吓死我。

  所以我摆摆手,准备拒绝。

  可他却悄悄的说,你别害怕,二楼供着菩萨呢,啥歪的邪的都不敢冒犯,这行当是吃阴间饭的,那些个捕风捉影的灵异事件多了,要是没有准备,我还活不活?其实说白了,很多事儿就图一个心理安慰。

  我有些犹豫,说老哥你既然懂这么多,那我问你,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鬼?

  他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起码我没碰见过。

  好吧,话说到这份儿上,我也认头了,为了钱先干着,我问他要看几天店铺。

  他说九天,一天五百块,九天四千五,先给钱。

  又是九,加上我的名字,真他妈要九九归一了。

  可四十五张毛爷爷交到我手里,那些疑虑很快就烟消云散了,钱的力量就是这么强大。

  天地银行老板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伙计了,以后叫我东家,九天的时间不长,可规矩还是有的。

  他说第一点,铺子里不能生火,抽烟也不行,这都是易燃品,一把火烧了就全完了。

  我点点头,这是应该的,很合理。

  东家转身走进柜台,从下面拿出一个烛台,说每天八点开门,晚上六点下班,在正午的时候,你要点一根蜡烛,不管蜡烛烧到什么时候,都不用去管它。

  我一看手机,马上就十二点了。

  东家从柜台里拿出一根很粗的白蜡烛,插在烛台上,用打火机点燃了,然后又放在地面上。

  我顿时不理解了,刚说了不准生火,您就点一根蜡烛,这……

  东家说这是天地银行的规矩,正午烛火,清扫的是晦气,咱们这行当有一定的忌讳,你得理解。

  好吧,东家这话还算诚恳,我到是不在乎晦气,因为我已经很晦气了。

  他刚要说第三条规矩,就来了一个电话,他在电话里说了几句,然后对我讲,下午就要坐车离开县城,叫我回去收拾一下衣服被褥什么的,搬过来住。

  我没有犹豫,离开天地银行之后,又来到了十字路口,别看大太阳顶在头上,可心里拔凉拔凉的,我呼出一口浊气,不再想老太太的事情,打车回了出租屋。

  打包了被褥和衣服后,我跟房东解除了租赁关系,然后就搬过来了,中午跟东家吃的兰州拉面,不知为什么,面馆的老板用非常古怪的眼神看着我,服务态度也不好。

  吃完饭东家走了,并且告诫我,一定要遵守三条规矩。

  我心说你只说了两条啊。

  东家一走,铺子就还剩下我一个人,不过这里的生意不太好,下午没人光顾,我心说这么冷清,东家为什么还要雇我看店,关几天不行吗?

  我想了半天也没明白,后来就不想了,准备踏踏实实的干活。

  无聊的时候我就看价格表,拿了人家的钱得认真一点,其实天地银行跟超市一样,都是卖东西,没啥难的。

  下午两点的时候,那根白蜡烛烧完了,滴滴答答流了很多蜡油,等我仔细一看,这些蜡油组成了两个字:快跑!

第3章 ,第三条规矩

  看到这两个字,我差点儿趴在地上,这蜡烛成精了吧?它叫我快跑!

  我脑门子出了一层冷汗,心说这是啥情况,是谁在搞恶作剧吗?

  可一下午我都在铺子里,根本没人进来过,难道这是巧合?

  我搓了搓脸,冷静了一下,然后掏出一串钥匙,把蜡油都铲没了,胡乱的把烛台丢进了柜台。

  这时候,我看到柜台里躺着一排白蜡烛,起码十几根,而蜡烛上还刻着一些花纹,仔细观察,竟是一道道符。

  符咒这东西并不罕见,电视上,网络上比比皆是,可我不知道蜡烛上画符是什么意思,真如东家所说,是清扫晦气的?

  我拿过来一根蜡烛,在手里掂量着,还挺有分量,并且传来了一股油腥味,跟别的蜡烛不太一样。

  研究了半天,也没有收获,可我心里却涌现了寒意,‘快跑’两个字始终在我脑海中闪过,难道要发生什么危险吗?

  看来我得小心一点了,干完九天,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因为这事儿,我一下午都战战兢兢的,到了晚上吃饭的胃口都没了,一路小跑上了二楼,准备睡觉。

  上去之后是一个小客厅,也当卧室用,沙发电视双人床,地方不大,但挺温馨,我这心里也安稳了不少。

  左边的房间是厨房,旁边是卫生间,但西南角上还有一个小门,我以为是杂货间,谁知推进去一看,竟是一张供桌,上面摆着香烛祭品。

  我想起来了,东家说二楼供着菩萨,肯定就是这儿了。

  我开了灯,拜了三拜,等抬头就感觉不对了。

  因为供桌上没有菩萨,身后却靠着一个老式的柜子。

  柜子的整体是红木结构,上下双开门,中间有抽屉那种,一般爷爷奶奶家里有这种东西,算是淘汰的家具了。

  我搓了搓下巴,真是浪费感情了,供桌摆在柜子前面,难道菩萨在柜子里?

  我下意识的就要打开柜门,可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来了一条短信。

  是东家的发的,他走的时候,我们互换了电话。

  等看到短信,我立马咽了一口吐沫,上面写着,第三条规矩就是:无论发生任何情况,不准打开二楼柜子,如果违反,你会有生命危险。

  语气很强烈,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骂了句我靠,柜子里是菩萨还是原子弹,怎么还不叫看,东家神神叨叨的,到底闹哪样。

  我心说不叫看就算了,谁叫我是伙计呢,我得听话。

  关了灯,我退出小屋,可恍惚间,感觉柜子里动了一下,当时以为是幻觉就没有在意。

  我心里乱七八糟的,洗了个澡,倒在床上就睡了,后半夜翻来覆去的,总听见屋子里有一股笑声,好像猫头鹰那种笑,特别渗人,我以为是做梦,愣是没睁眼。

  第二天起来,我感觉浑身酸疼,一照镜子,脸色发青,牙龈红肿,貌似上火了。

  我心说李九成啊李九成,你就作吧,没事儿喝什么酒,要不是喝酒,哪里会有这么多事儿。

  我满腹牢骚,下楼打开卷帘门,然后去隔壁的兰州拉面吃早饭,老板三十多岁,长着小胡子,看我的眼神很不善,从昨天我就发觉这一点了。我心说他跟东家是不是有过节,干嘛总这个吊样。

  我要了一碗拉面,吃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小胡子嘀咕,说天地银行又来了一个替死鬼,这小子一脸短命的样子,总来这里吃饭,真晦气。

  当时我就不干了,站起来,说你什么意思,咒谁呢,你才替死鬼,短命相。

  小胡子看我急了,皮笑肉不笑的回到了厨房,再也没出来过。

  这顿饭吃的窝心,等我出来后,就反复琢磨小胡子的话,看样子他跟东家真不对付,话语不要太恶毒,一张嘴就把人逼入死角。

  我回到铺子,准备给东家打个电话,把蜡烛,柜子,还有小胡子的事情问明白。

  可打过去没人接,不知是不是在办事。

  我正摆弄手机呢,一个人推门进来了,我心想可算有顾客了,赶紧抬头。

  等看清了顾客的样子,吓得我大叫一声,鬼啊!

  来的人是一个老太太,满脸老人斑,眼睛浑浊,拄着一个折叠拐杖,就是昨天十字路口烧纸的那位。

  老太太被我吓的不轻,身体摇摇欲坠,等我仔细一看,她身后有影子,并且青天白日的,也不可能是鬼。

  奶奶的,原来她真是人,可昨天的录像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也反应过来了,说你不是昨天那个小伙子吗,怎么成了老板,我心有余悸的笑笑,说替人看店,刚才我认错人了,没吓着你吧。

  老太太很不乐意的说差点儿犯了心脏病,小伙子别一惊一乍的,给我来十块钱洋钱票(地方口语,冥币的意思)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眼看着老太太走了出去,又蹲在十字路口烧纸。

  我心说这老太太真邪门,怎么总是大白天烧纸?

  我生怕有变故,就打开了监控录像,发现十字路口的确是个老太太,一点没错。我又翻看昨天的,可奇怪的是竟然被删掉了。

  我搓着下巴寻思,能删掉监控的只有东家,可东家已经走了,铺子里只有我一个人。

  不对,昨天中午我回了一次出租屋,他可能借着这个时间删掉了录像。

  但是他删除录像干嘛,怕我忍不住多看两遍,胡思乱想吗?

  这么说的话,东家也是一片好心,可老太太不是鬼,录像就存在问题,我甚至怀疑,昨天的录像,是不是东家伪造的,他故意骗我。

  这个想法生出来,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张名片,心里又有了一个疑惑,东家既然不指望我还钱,那给我名片干嘛。尤其这张名片上没有任何信息。我甚至不知道东家叫什么。

  这些疑惑始终充斥在脑海,拧成了疙瘩,我解不开,也看不透。

  就这么过了三天,我时刻谨记着铺子里的规矩,不生火,点蜡烛,不开柜子。并且蜡油也没出现过字迹,之前的貌似真是巧合。而那个老太太总是在早晨来买纸钱,买了就去十字路口烧掉。

  时间一长,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在第四天的时候,主动问老太太,你为什么总是白天烧纸。

  老太太一开始并不理会我,后来被追问的紧了,才说祭奠亲人。

  我说家里的亲人?

  老太太瞪我,说不是家里的还是外面的?你这小伙子真不会说话,然后就气冲冲的走了。

  我嘬着牙花子,心里别扭,因为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我一低头,发现柜台上出现了一张身份证,我下意识的认为,这身份证是老太太的,她丢在了这里,但等拿起来一看,这身份证是我的,更惊悚的是,原本彩色的免冠照片,竟变成了黑白的,看起来好像一张遗照……

  吓的我魂不附体,真想一头撞死,闹了半天,身份证是她拿的,可她是什么时候下的手?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不过事出有因,她不会平白无故的做这种事,不行,我得追出去问问。

  等我出去,发现老太太已经烧完纸了,拄着拐杖过红路灯,我也不管铺子了,着了魔似的,一个劲儿追。可也奇怪了,不论我怎么跑,都追不上对方,后来累得我腰酸背痛,每一步都重如千斤。

  我心说这是中邪了,妈的,这老太太绝对有问题。

  不知不觉,我追出了六七里地,来到了团结西路,老太太走进了一个小区,名叫海天别苑,算是高档的住宅了。

  我一边擦着汗,一边气喘吁吁的走进小区,来往的行人都在看我,眼睛里透着古怪。

  我走进小区找了一圈儿,根本没了老太太的踪迹。我沮丧的坐在一条椅子上休息。

  这时候甬路上走过一个保安,古铜色皮肤,人高马大,制服下面肌肉成块,像一个健美先生。

  我抬头看他,感觉非常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就是忘记名字了。

  保安端详了我一阵,突然走过来,激动的说:“李九成?!”

  我当时愣住了,反复打量对方,后来他的轮廓和印象中的某人慢慢契合,我一拍大腿,叫道:“铜锤?!”

  闹了半天这人是我发小,十几岁就去西藏当兵了,上学那会儿我俩关系不是一般的好,都能用穿一条裤子来形容。(我俩的事儿太多了,后文慢慢介绍)

  我激动的不行,说:“铜锤你怎么在这儿当保安呢,什么时候复原的?”

  铜锤满嘴大白牙,嘿嘿笑着,说两年前就回来了,一直联系不上你,俺现在是保安队长了,你在这儿干啥呢?说着给了我一拳。

  这小子力气太大,一拳把我打回了椅子上。

  铜锤不笑了,说你怎么回事,累的像狗一样。

  我说别提了,这事儿一句半句讲不清楚,对了,你不是保安队长吗,我跟你打听个人,这小区有没有一个老太太。

  铜锤一咧嘴,说九成你拿哥哥开玩笑吧,这个小区的老太太可多了,你说的哪一个?

  我说小区不是有监控吗,走走走,我给你指认去,那老太太刚进来。

  铜锤看我一脸认真的样子,也不说话了,带着我直奔了警卫室。

  警卫室挺大的,但一个人没有,估计都去巡逻了。

  铜锤打开电脑,开始调监控录像,找来找去两道眉毛就拧在一起了。

  说九成啊,咱哥俩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怎么竟跟我闹着玩。

  我心里咯噔一声,难道又闹鬼了,录像里没有老太太?

  铜锤说有是有,但…….算了,你自己看吧。

  我盯着屏幕一看,吓得我直接坐地上了,因为我是背着那个老太太进的小区……

第4章 ,人蜡

  我眼前一阵发黑,血压都上来了,心说这怎么可能呢,明明是追着老太太跑进小区,怎么变成我背她了。

  看来我错了,这老太太就是一只鬼,有影子的鬼。老话儿说死鬼压人,重如千斤,难怪我一路跑过来,腰酸背痛呢。

  不过我还有一点想不通,如果我背着老太太,那跑我前头的老太太是谁,难道是幻觉?或者说是另一只鬼?

  我心脏噔噔跳着,已经不敢想下去了,这青天白日的,怎么哪儿都是鬼,还叫不叫人活了。

  铜锤吓坏了,赶紧把我从地面上拽起来,说你小子怎么一惊一乍的,跟哥说,到底咋回事。

  我哆嗦着嘴角道:“哥,我摊上大事了,那老太太是鬼。刚才我一路追着她过来的,可监控里却是这个熊样子,我恐怕活不了了。”

  铜锤吃了一惊,看我不像开玩笑,脸色也沉了下去,关闭电脑后,叫我坐在椅子上慢慢说。

  好不容易碰见一个亲人,我就竹筒倒豆子,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最后把身份证拍在桌子上,说你看吧,我的照片变成了黑白的。

  铜锤听完经过,脸上呈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又看看我的身份证。嘟嘟囔囔来了一句:“俺的亲娘啊。”

  他信了七分,可依旧皱着眉头,说九成你别害怕,天塌了有武大郎顶着呢,我一脸便秘状,他顶着,那还不全死喽?

  可紧接着,铜锤瞪圆了眼睛:“九成,你刚才说在天地银行帮东家看铺子,哪个天地银行?”

  我没精打采的说兴华南路十字路口那个,离这儿不远。

  铜锤倒退了两步,好像见了鬼似的,说:“九成你听俺的,赶紧离开那儿,那地方不干净啊。”

  我心里咯噔一声,说怎么不干净,你是不是听说过什么。

  铜锤咽了一口吐沫,显得很紧张,可没等说话,他胸前挂着的对讲机响了,一个外地口音的小伙子在喊:队长,队长,赶紧来人工湖,淹死人啦!

  铜锤面色大变,摘下对讲机,说我马上就到。

  淹死人可是大事儿,属于安保范畴的,铜锤的脑门子出汗了,弄不好,他都会受牵连。

  我也挺惊讶的,好端端的怎么会淹死人?

  后来我寻思,我刚来就出了人命,会不会跟老太太有关系,她可是鬼,很可能是她把人害死的。

  铜锤说九成你等俺会儿,俺先去处理一下,你的事儿,咱们回头在合计。

  我说这事儿很蹊跷,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铜锤拦住了我,说人工湖那儿不定多乱呢,你就别搀和了,在这儿等俺消息。

  他把我一个人留在了警卫室,然后急匆匆走了,十几分钟后,一辆救护车开进了小区,又过了会儿,来了一辆警车。

  看来真是闹大了,也不知最后怎么处理,估计开发商和物业都脱不了干系,铜锤也得来个失职。

  我一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我一拍脑袋,不能再等了,出来的时候铺子没锁。

  我找了纸笔,给铜锤留了电话,然后打车离开了海天别苑,等回到铺子后,发现没人光顾,也没丢东西,这叫我心安不少。

  可同一时间,我就想到了铜锤那番话,他说铺子不干净,叫我赶紧离开这里。

  这铺子的确有很多古怪的地方,比如蜡烛,比如二楼的柜子,但这几天都算平安,况且我还拿着人家的钱呢,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还是等铜锤的电话吧,他应该知道一些什么,等了解清楚在决定去留。

  眼看到正午了,我点燃了一根白蜡烛,蹲在地上,眼看着灯芯燃烧,一滴滴蜡油落在烛台上,也落在了地面。

  除了第一天出现‘快跑’两个字,后来的这三天都没有动静,但我心里犯嘀咕,因为很多事情我已经分辨不出来了。

  所以我又拨通了东家的电话,想要问个明白。

  这次电话打通了,东家喘着粗气,说:“我这里很忙,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

  他的语气非常凝重,并且我还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吓得我手一哆嗦,手机掉在了地上。

  东家到底干嘛去了,他不会杀了人吧?

  等我再打过去,已经无法接通了,我不死心,一口气打了十几个,还是没办法取得联系。

  后来我也没辙了,坐在椅子上瞎寻思,我现在想不通的就三个问题。

  第一:老太太跟我有什么仇怨,为什么要屡次刁难我。

  第二:东家的身份,他懂得很多,不知不觉就能叫你沉浸其中,可越是这样,我越看不透他。

  第三:天地银行的问题。东家说蜡烛必须点,柜子死活不能打开。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柜子里真是菩萨吗?

  我思来想去,脑袋都疼了,迷迷糊糊的过了一下午。

  到了下班的时间,铜锤打来了电话,说你小子咋不等我,现在别墨迹了,赶紧来步行街广场,见了面再说。

  我正好有一肚子话想说呢,打车就去了。

  步行街广场在县城的中心位置,两旁一水大排档,眼看到了夏季,烧烤摊子遍地都是,见了面之后,铜锤要了点烧烤,又拿了两扎啤酒,我俩就谈论起来。

  铜锤一脸倦容,先埋怨我为什么一个人先走,我说这事儿不怪我,就算天地银行有问题,我也不能说撒手就撒手啊,万一失窃了,责任都是我的。

  铜锤叹了一口气,说九成啊,你不能贪财啊,不然肯定吃大亏。算了算了,先吃点东西,今天可把俺折腾死了。

  他吃了几个串儿,喝了一大口啤酒,这才稳当了一些。

  我这才想起来,人工湖淹死人的事儿,就问他怎么个章程。

  铜锤眼中有些害怕,说这件事大扯了,淹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全都泡浮肿了,那个惨啊。

  我吃了一惊,要说淹死一个人还情有可原,可四个人一起死,那就不正常了。我催促他详细讲讲。

  铜锤说人工湖需要定期清理淤泥,维护环境。今天来了干活儿的师傅,在清理淤泥的时候捞出了四具尸体,当时整个小区都炸了,后来经过法医坚定,四个人的死亡时间并不一致,他们是一个一个死的,第一个死者死于四天前,第二个是三天前,以此类推,最后一个是今天早上。下午听物业的管理们议论,这四个人的具体死亡时间,都是上午九点到十点!

  这个时间段好熟悉啊,我眯着眼寻思了半天,冷不丁想起来了,貌似老太太都是这个时辰过来买纸,然后去十字路口烧掉。同样持续四天了。

  我汗毛都竖了起来,心说两者之间不会有什么联系吧。难道说老太太烧一次纸,就会死一个人?她把我的身份证弄成黑白照片,是不是也想杀我?

  我赶紧问铜锤,有没有凶手的线索,这一定是谋杀。

  铜锤说鬼都知道是谋杀了,要说线索嘛,真是半点儿都没有,也奇了怪了,你说四个人接连不断的淹死,总得有点蛛丝马迹吧。结果呢,根本没有任何目击证人,监控录像里也没有画面,好像他们四个是突然死在了水中,所以小区里的人都说闹鬼了,说海天别苑的前身是坟地,孤魂野鬼过来索命了。

  我现在最怕谈论鬼神,因为老太太就是鬼,她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我。

  同时我想起了蜡油字迹,‘快跑‘是不是在暗示我这方面?

  我不把铜锤当外人,就将心里想的都说了,铜锤顿时拧起了眉毛,说九成啊,你这点事儿除了我信你,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以为你再讲故事,要是按照我的意思,你还是赶紧离开天地银行,那是祸根,你只要走了,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的。

  我探了探身子,说你到底知道啥?

  铜锤沉默了一会儿,说咱哥俩这么多年不见了,还是先喝点儿吧,不喝出气氛,俺他妈慎得慌。

  他的话叫我更害怕了,我说那先走一个吧。

  我俩一口气喝了半扎,浑身就有点燥re了,吃了几口串儿,又干掉了半扎。

  等喝的差不多了,铜锤呼出一口气,说这个事儿得从两年前说起,那时候俺刚当上海天别苑的保安,听队友说,兴华南路有个天地银行,就没有这么邪性的,无论是谁从那儿买纸钱,第二天家里准死人。人们都说那不是普通的冥币,而是阴间的买命钱,谁拿了钱,命就没了。

  我嘴角一哆嗦,难怪这几天一个顾客都没有,敢情天地银行已经名声在外了。我终于知道兰州拉面的小胡子为什么说我是替死鬼短命相了。

  铜锤又要了两扎啤酒,接着喝,一来二去我俩就晕乎乎的,气氛也就起来了。

  他一拍桌子,说邪性的还在后头,他们说天地银行的老板也就是你的东家,跟郊区的火葬场来往密切,他经常去那里买尸油。

  我瞪圆了眼睛,买尸油?买那玩意儿干嘛。

  铜锤说具体的咱不懂,听说是用尸油做蜡烛,做出来的蜡烛叫人蜡,上面有邪性的咒语,只要点一根,人就会减寿十年!!!

巫门传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巫门传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神级透视》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神级透视》在线全文阅读书名:神级透视目录预览:第一章奇异能力第二章橄榄枝第三章香艳第一章奇异能力“哎哟,小伙子你撞了人还想跑?”在紫阳市一家商场之外,一个老者忽然倒在了一个年轻人的身旁,双手死死的抓着了这个年轻人的裤脚,哀嚎道。“我擦。”看到这个老头,王峰自知要遭他讹诈,自己可碰都没碰到他呢,在电视里王峰可看过不少这种碰瓷事件,所以心中念头一动,他也顺势倒在了地上。“哎哟,你这个老头眼睛瞎了吗?赶紧赔老子钱。”王峰不断的哀嚎,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让这个老头

  • 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人生何苦若初见》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人生何苦若初见》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人生何苦若初见目录预览:第一章:初来穿到第二章:吃饱肚子这事真得挺难第三章:今天是腊八第一章:初来穿到作为穿越大军的一员,楚璇,不,现在是雪见了,雪见却是穿到了贫困交加的小山村,还穿到了一家子破落大户的嫡长子的通房丫头身上?作为一个“资深”通房丫头,雪见照过黄铜镜子,这具小小身躯,也不过就是14岁左右,或者更小。周家兄妹,则个个身材高大挺拔,即使五娘周淑,也超过了现在的160公分,让她不得不叹为观止,周家人的发育程度真是

  • 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神都猛虎将》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神都猛虎将》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神都猛虎将目录预览:第1章卧虎藏龙第2章未婚妻的邀请第3章被绑架的校花第1章卧虎藏龙南海大学,通州市第一学府。中午,烈日当照,校区门口一个个走出的学子宛如得了瘟疫的小鸡一般,受不了这炎热的天气。但不少雄性学子们依然是精神抖搂,眼睛时不时的都要乱瞄一下,偶尔装作目不斜视的样子。一个个白花花在阳光下格外晃眼的秀腿,以及身上薄得像一层纱的衣服,无不彰显出女生们的青春美丽。“目标距离七百米,风力两级,风向西南,偏右四分之三,向左修

  • 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神勇铁男儿》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神勇铁男儿》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神勇铁男儿目录预览:第1章我叫徐川第2章自作孽,不可活第3章形状很完美第1章我叫徐川北天市的一家小餐馆内,一个年轻男人正端着菜慢悠悠的走着,比起店内其他忙碌的服务员,他却显得懒散了许多。“你的麻婆豆腐来了。”年轻人笑着将菜端了过去,他的笑容很阳光,很憨厚,一笑起来特别有亲和力,给人一种很纯朴的感觉,让人很容易生出好感。他叫徐川,仅仅二十四岁的他却已经成为了全世界最为顶尖的一名雇佣兵,然而在他真正踏上巅峰的时候,却因为厌倦了

  • 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书名:超级高手混都市》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书名:超级高手混都市》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书名:超级高手混都市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第二章怀疑第三章叶欢的厨艺第一章重生叶欢重生了!当叶秋躺在病床上仰望着天花板时,他终于清晰地意识到这个问题。自己的确重生了,重生在这个地球的偏远星球上。叶欢的灵魂的很强大,轻易融合了地球上“叶欢”这个脑海中的记忆。说实话,窝囊废叶欢见多了,但像这具身体原主人这么窝囊废的,叶欢还是第一次见。原本的“叶欢”好歹也是个大家族的的子弟,他老爹叶树仁更是叶家的领军人物,说起来这具身体

  • 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试婚前妻你别跑》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试婚前妻你别跑》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试婚前妻你别跑目录预览:第1章稀里糊涂的一夜第2章只值一千块?第3章没有下文的一夜情第1章稀里糊涂的一夜你像只独眼兽胡乱闯进我的世界,你若无其事,而我却惊慌失措。高档的总统房间里,迎面而来的是令人耳红心跳的靡靡之音。宽阔的大床上,容颜清俊的男人,乖巧迷人的女孩,两人皆像是上帝精雕细琢出来的美玉,放到一起时,更显得赏心悦目。情迷之际,男人分出一丝心神想到,这个女孩的滋味似乎很不错。昏暗的灯光下,女孩子心口处的纹身带着淡淡的

  • 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何处西风卷珠帘》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何处西风卷珠帘》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何处西风卷珠帘目录预览:001:那一夜,并不美好002:给她提鞋都不配003:重生001:那一夜,并不美好身体像撕裂一样的痛。男人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章雪琪的颈间。她痛得每一个毛孔都在扩散,冷汗顺着脸颊淌下来。当他凶狠地进攻她最后的防守时,她有种想哭的冲动。她盼了那么久,终于……男人的动作越发凶狠了,带着一股怨气似的,恨不得要将她整个人揉碎了。她双手揪紧床单,迎着他,身体像要碎了一般,却还是咬紧牙冠,一声不吭地配合他的动

  • 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红豆思君朝与暮》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红豆思君朝与暮》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红豆思君朝与暮目录预览:第1章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第2章麻烦你送我去医院第3章过河拆桥第1章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XX号妇产医院。夜晚时分,皎洁的月高挂于夜空,布满星子的夜空璀璨而迷人,一切显得安详、宁静。而在一条安静的走廊中,两个鬼祟的身影缓缓行走着。“多多,你真的要这么做吗?”阮西西拿着电筒照着前面的路,时不时的又看着身边的好友,心里有些不安的问。“当然了,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晚来呀!”千多多跟在她的后面,伺机看着周围。“可

  • 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漫天风花倾昭华》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漫天风花倾昭华》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漫天风花倾昭华目录预览:第1章她的丈夫第二章为什么娶我第三章替我生个孩子第1章她的丈夫“纪太太,你就这么饥渴?”纪彦靖粗粝的手掌抚上女人娇俏的小脸,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明灭的灯光下,那张颠倒众生的冷峻侧颜氤氲着暴戾的情绪。慕倾月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新婚三月不曾出现的丈夫会如鬼魅般的出现在她同学聚会场上,更夸张的是,这个高贵如神邸般的男人竟然没格调的将她堵在了卫生间里头,赤裸裸的脱了裤子准备……教训她!他不是不屑碰她

  • 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余生换你一微笑》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0推荐小说之《余生换你一微笑》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余生换你一微笑目录预览:第1章亲手扼杀第2章失去孩子第3章终生不孕第1章亲手扼杀深夜,庭院里的蔷薇艳红如血。沉寂,阴沉。“司聿,住……嗯……住手……”压抑到极致,叶凝痛苦地仰起头,轻呼出声,白皙的侧脸满是薄汗。男人冷冽的视线在她的侧脸略微扫过,修长的手指在女子裸露的身体上缓缓滑过,最后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薄凉森冷的声音在空间中响起,“叶凝,我现在给你机会,打掉这个野种。”“你说什么?”叶凝猛地惊醒,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