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幽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0:52: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幽姐

第2章 撕烂了幽姐的连衣裙

  听到这句话,我不禁暴怒,拳头攥得咯咯响,只等幽姐一声令下,揍死这个王八蛋。来自xbxys.com幽姐就像被捅了一刀一样,脸色苍白,寒声说:

  “徐翔,你个混蛋,故意来找茬是吧?赶紧滚,否则我叫保安把你们轰出去!”

  她话音刚落,张大龙就像一条狗一样冲了上来,一脚踹向幽姐的小肚子:

  “贱货!轰你大爷,老子砸了你的场子!”

  我勃然大怒,一脚踢开张大龙的腿,抄起酒瓶子跟他对打起来。

  我外表老实,但一打架就发疯,而且我从小就拎着四十斤的大锤帮爸爸打铁,力气特别大,不过两个回合,我就把张大龙打倒了,一瓶子砸的他脑袋开花,满脸流血,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徐公子其实特别怂,他一见张大龙那么惨,立刻靠在墙壁上哆嗦,恐惧的威胁我:

  “你你你还敢动手?看我不叫人废了你!”

  “去你妈的!”我骂了一句,扔掉碎了的酒瓶,卯足劲“啪”地赏了他一记大耳刮子,徐翔整个人贴在了墙上,软软摔倒。

  我像在村里揍驴一样把他揍了一顿,直到幽姐说:“好了。”才停下来,一言不发,站回到幽姐右侧。

  幽姐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叫来了保安,吩咐道:“把这两个混蛋扔出去,如果他们再啰嗦,直接往死里揍!”

  保安们架走两人后,幽姐带着我、那个公主和曹义下了楼,到她的办公室询问这件事。

  那个公主和曹义先被叫进去,曹义显得很不安,一直在搓手,把他们都问完打发回去了,幽姐在门口对我轻轻招了招手:“小凡,来呀!”

  我进了办公室,幽姐把门关上,我们俩坐在西墙的沙发上,她两条美腿交叠在一起,犹如大姐姐般的笑道:“傻小子,刚才用那么大力气,手受伤了没?给我看看。原文http://www.xbxys.com/

  我脸上不禁一热,很不好意思地道:“幽姐,我没事的....”

  “你脸红什么?”她噗嗤一笑,捧起我的两只手细看,我的手心手背都青了,她轻轻摸了摸,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云南白药,一点一点敷在我的伤处上。

  她的连衣裙本就是低胸款,敷药时又探着身子,这样一来,胸前雪白丰满的肉团自然而然就露出一半,我不经意瞥见了,小腹顿时着了一团火,赶紧把目光挪走。

  足足有三分钟,幽姐才把药敷好,她爱怜地玩弄着我的手问:“傻小子,舒服一点没有?”

  我连忙点点头,幽姐满眼笑意,柔柔地说:“小凡,你这么勇敢,我真喜欢。看不出你平常那么老实,关键时刻还挺靠得住!”

  她这么亲切,我不禁笑道:“幽姐从前以为我靠不住吗?那你就错了,我可不是那种读书读傻了的人,情义对我来说最宝贵,姐你对我那么好,为了你,我随时可以豁出去。”

  幽姐听了,不禁一笑,脸上那缕忧伤的气质闪动着,她看着我的眼睛:

  “小凡,你这话真让姐高兴。不过你太傻了,这世上钱才是第一,人不为己就会天诛地灭,你抱着这种价值观,将来一定会吃大亏的。”

  我笑着摇了摇头:“幽姐,你可以说我傻,但我绝不认为,这世上钱是最重要的。小说幽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她眼里立刻亮起了光,好像大人在嘲笑小孩。

  我看见了,微微一笑,又说:“幽姐你不用装坏人,你借给我九千块钱,却不像别的老板那样,让我打欠条或者拿身份证和学生证作抵押,这就证明,你心里跟我是一样的,对不对?”

  幽姐不禁一怔,笑道:“好小子,居然拿姐姐我举例子.....好!很聪明,我喜欢!”

  又陪她说笑几句,我不禁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幽姐,徐翔今晚分明就是来故意找茬的,可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为什么只带一个人呢?这不是明摆着来挨揍吗?”

  一提到徐翔,幽姐姣好的脸上立刻现出厌恶之色:

  “这不奇怪,徐翔就是个趾高气扬的草包,尤其喝了酒更容易犯浑,他总觉得仗着家庭背景,在金霞区没几个人敢惹他,其实他算的了什么!”

  “那他真是欠揍!”我想起他的嚣张样,咬牙切齿。

  幽姐轻轻一笑:“不过,他心胸特别狭隘,挨了打肯定要报复,我不怕他,但我担心他会对你下黑手。小凡,最近你不要来上班了,工资照开,你在学校好好念几天书,好不好?”

  我摆了摆手说:“谢谢幽姐关心,但是不用了,我不怕那种怂货。而且,我每天从学校坐公交车直达这里,他没机会下手的。”

  幽姐又劝了我几句,我始终不答应,男人做事有始有终,怎么能因为一点威胁就害怕得缩起头呢?

  幽姐见劝不动我,眼神深深的,也不知在想什么,就那样呆了一会儿,她忽然嗔了一句:

  “傻小子还真倔!好吧,那以后姐姐接送你,等风头过了,你再坐公交车上下班。”

  我想拒绝,但幽姐一挥手:

  “好了,就这么定了,我现在送你回去。小百姓养生网

  她站起来,由于坐的时间长了,连衣裙紧贴在浑圆的屁股上,屁股优雅地扭动,她拿了风衣、围巾和手提包,对我道:

  “你是我的员工,要听我的,你受伤了,今天早点回去休息,现在跟我走,我先回家拿一件东西,然后开车送你回学校。”

  话说到这个份上,再拒绝就显得矫情了,所以我干脆答应。

  幽姐的车是一辆深红色的限量版猎豹,特别拉风。她载着我到了她家,海都东南角一座别墅小区,叫做风尚花园。

  把车停在院子里,幽姐叫我下车,一起进了别墅,她让我在客厅等着,自己上楼进了卧室,好一会儿后,她拿着一个棕色男士手提包下来了,对我一招手:“小凡,咱们走。”

  我才要答应,门却突然开了,四个人影闪身进来。为首的正是徐翔,他脸上贴着好几块创可贴,带着三个穿黑皮衣的打手,那三人手里都拎着一把磨砂狗腿刀。推荐xbxys.com

  我和幽姐不禁一愣,他怎么来的这么快!

  徐翔凶恶地指着我嚷:“先把他放平了!”手下们一拥而上,用刀背对着我的脑袋一通乱砸,我很快头破血流的倒下了。

  幽姐大喊一声,蹬蹬地跑了过来,硬推开一个打手,扑在我身上,喊道:“别打了!徐翔,你别欺负小孩子,要打就打我!”

  徐翔大步走过来,抓住幽姐的头发把她拽起来,反手就是一个嘴巴,在她雪白的脸上印了五个红指印,骂道:“臭表子!想护着这小畜生,怎么,他是不是草过你,草得你爽不爽?嗯!”

  又打了幽姐两个嘴巴,他把她甩到地板上,狠狠一脚揣在我肚子上::“小畜生,你敢打老子,看我不弄死你!”

  我忍不住叫了一声,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他发了狠打我,踹我的心窝,把我的骨头好像都有踹断了。

  这时幽姐又站了起来,猛地扑过来拦住他,叫道:“徐翔,你欺负小孩算什么英雄!他是我的部下,你有本事冲我来!”

  徐翔住了手,一把抓住幽姐丰满的胸部,用力拧着:

  “白幽儿,你别着急,老子今天就是冲你来的!你老公在国外抢了我叔叔的生意,还叫人打伤了他,老子今天就是来找你算账的!你说,这笔账咱们该怎么算吧!”

  幽姐的嘴角渗出了血,十分痛苦:“那是向思渠的事,我跟他已经两年多没联系了,没关系了!”

  “呸!”徐翔把一滩唾沫吐到幽姐脸上:“表子,倒会狡辩!今天老子要和几个兄弟草了你,录个视频给姓向的发过去,看他会不会气死!”

  听了这句威胁,幽姐全身像过电一样哆嗦了一下,她是真的害怕了。

  我本来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但听到这句话,意识不知怎地恢复过来,疯了似的喊:“徐翔,你敢这样干!你就不怕我们报警吗!”

  徐翔瞪了我一眼,狞笑说:“小子你别急,等轮了她,我再把你废掉!你们老板脏的很,就算我找条狗草了她,她也不敢报警!”

  说完,他双手抓住她连衣裙的胸襟,用力撕烂,扔到地板上。幽姐雪白的身子上只穿着一套蕾丝胸罩和内裤,再有就是黑丝袜。

  一见幽姐那么完美的身材,徐翔的眼马上红透了。他咽了口唾沫,一脚踹在幽姐膝盖弯里,幽姐跪在地板上,屁股撅了起来,他又撕下她的内裤,然后迫不及待地褪下裤子,淫笑道:“白表子,瞧老子今天怎么干你!”

第3章 以后你就是我弟弟

  我疼得不断哆嗦,脑袋里的血一直往外流,视线也变得模糊。原文http://www.xbxys.com/

  幽姐害怕得拼命挣扎、尖叫,却被徐翔死死按住,他舔着嘴唇殴打她,叫她老实点准备挨草,围着我的三个打手都大声淫笑着看戏。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看到了幽姐眼神,她是那么哀伤和绝望!

  我顿时心里像过了电,猛地爆发了生死之际的潜能,我扬拳狠狠打在右侧打手的裤裆里,他惨叫一声,浑身颤抖,捂着裤裆弯下了腰。

  我一把抢过他的狗腿刀,趁另外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对着他们的小腿各砍了一刀。

  狗腿刀非常锋利,我感到刀锋结结实实砍在了骨头上,“噗”“噗”两声,鲜血从像泉水一样往外喷,他们疼得抽搐起来,也瘫倒了。

  看到这突然发生的血腥一幕,徐翔吓呆了。我望着他狞恶的脸,爆炸似的大叫一声,硬站起来举刀朝他扑去。

  徐翔吓得扭头就跑,但被褪到膝盖的裤子绊倒了。

  我扑到他身上,举起刀就要砍他的脑袋,忽然听幽姐疯狂喊道:“小凡,快住手!”

  我不禁一愣,幽姐顾不上穿衣服,扑过来抱住我的肩膀:“傻小子,你真杀了他,一辈子就毁了!”

  一瞬间,我的理智恢复了些,杀心顿时消失,但我不解气,用刀背狠狠砸徐翔的脑袋,幽姐先红着脸拾起撕烂的连衣裙围在腰上,挡住了重点部位,然后拦住我:“别打了,再打他就死了!”

  我也没多少力气了,就停了手,幽姐紧紧搂着我,黑着脸骂徐翔:

  “姓徐的,今天我饶你一命,你如果不想你这两个部下流血流死,就赶紧架着他们俩滚蛋!不过这一页没有揭过去,今天这事,以后我一定找你算账!”

  徐翔狼狈的抬头一看,那两个打手流血流的脸都白了,他也害怕,丢下一句:“姓白的,你等着!”

  他匆忙爬起,穿好裤子,先拎起裤裆受伤的那个人,一记嘴巴把他打醒,和他一人扶一个,四个人离开了幽姐家。

  门外传来汽车发动的急促声音,他们是真走了。我看着幽姐,忽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我已经躺在雪白的病房里,外面天光也亮了,一圈厚厚的纱布裹我脑袋上。

  幽姐正坐在床头,她换了件黑色长风衣,漂亮的脸蛋上贴着好几块创可贴,睫毛一颤一颤的,正在和睡神做着斗争。

  见我醒了,她顿时来了精神,抱住我的脑袋,欢呼一声:“小凡,你可算醒了,担心死姐姐了!”

  我微微一笑,稍稍动了动,疼痛立即像潮水一样席卷全身,后脑更是疼得像要裂开似的。

  幽姐用力摸着我的脸,柔润的嘴唇靠近我,感激地说:

  “小凡,医生说,你昨晚创造了个体力上的奇迹。幽姐太感谢你了,今后你就是我亲弟弟,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告诉姐姐,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姐姐也给你摘下来。”

  我见她笑了,心里不禁一阵暖:“幽姐,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没事,你没事就什么都好。”

  幽姐身子一颤,眼睛慢慢瞪大,放在我脸上的手也僵住了。

  我知道她误会了,不禁尴尬地说:“幽姐,我没别的意思....”

  话还未完,幽姐忽然用手指按住了我的嘴,她竟然调皮地笑了一下,伸过嘴唇在我脑门“啵”了一下:

  “傻弟弟,姐知道你没那个意思,但你就不能别解释,给姐留一个浪漫的幻想空间?”

  说这话时,她竟然有点像个小女孩了。但我没有谈过恋爱,在女人心这方面是个地地道道的蠢蛋,傻傻地说:“不不,我是怕幽姐你生气....”

  幽姐细长的手指轻划着我脸的轮廓:“傻弟弟,幽姐怎么会生气,你这么年轻,又这么帅,给姐幻想一下,是姐占便宜了....”

  我不禁苦笑了一下,我确实长得不错,五官甚至跟幽姐有几分相像,但我太土了,刚来海都时还穿着我妈缝的土布鞋,站在这个时尚繁华的都市,活脱脱的一个小民工。

  我不敢把幽姐的话当真,愣了一下,突然想到马上要期末考试了,连忙说:“幽姐,电话给我,我得给辅导员打个电话,再过一个月,就要进入考试周了...”

  幽姐体贴地说:“放心好了,我已经替你请好了。”

  “嗯?”

  “你们学校学生处的李主任跟我很熟。昨晚送你到医院后,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你是我表弟,出了点交通意外,要请几个星期的假,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李主任?”我脑中浮现一个很猥琐的老男人,又矮又胖,戴个大眼镜,据说他特别好色,已经潜规则了好几个女孩,学生中没人不恶心他。

  但这时候当然容不得我任性,考试先放在一边,如果学校知道我昨晚动刀跟人打架,铁定会开除我,那样我就真完了。

  想到这一点,我更感激幽姐了,跟她又聊了一会儿,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一看,脸色立即沉下来,走出了屋门。

  幽姐走后,我观察了一下病房,是个陈设高档的单人间,几乎没有消毒水的味道,雪白的被子上印着“天京市第一综合医院”几个红字。

  这家医院全国有名,据说从黄牛手里买个号就要三四千块钱,我正在替幽姐心疼,自己的二手诺基亚手机忽然也响了。

  我吃力地拿了过来,是个陌生号码,接通后,一个清脆的女声传过来:“你是俞凡?”

  “嗯,你是谁?”我很客气地说。

  女生很意外的哼了一下:“帅哥,我是宋念玉,你听不出来吗?”

  “宋念玉?!”我惊的下巴都掉了。

  宋念玉是我的大学同学,跟我一个系一个班,她是天京一个地产老板的女儿,学生会最活跃的大一新生,也是全校第一美女,平常她高高在上,跟我这种农村屌丝没有任何交集。

  来不及纳闷,我连忙道:“听出来了....你好,你找我有事吗?”

  “有,听说你住院了,班里决定派代表去看你,你在哪座医院?我们下午五点到。”

  我大吃一惊,打架的事情必须瞒住,于是赶紧撒谎:“不用了,我只是被一辆小车碰了一下,小伤而已,过几天我就回学校了,不用你们费心。”

  但宋念玉丝毫不在意我的拒绝,她快速地说:“你想多了吧?这是辅导员的意思,除了我,还有程爽,和你的兄弟张胖子。”

  “是辅导员的意思,还有张胖子等人陪着?”既然如此,坚拒就显得有鬼了。我索性告诉了她,她也挂掉了电话,我打定主意,一旦他们发现我的伤像打架造成的,我就来个死不认账。

  又过了一个小时,幽姐才眼圈泛红的回来,我奇怪的问:“幽姐,怎么了?”

  幽姐把苹果手机扔在床脚,恨恨地说:“是向思渠那个混蛋!”

  我不禁大吃一惊,幽姐又加了一句:“他比徐翔还可恶!”

  丈夫比一个流氓还要可恶?我以为她在说气话,但仔细看她的神情,又觉得不像。

  真是不可思议,像幽姐这样的女人,长得那么美,气质好,又懂事,能够娶到她的男人得多幸福,可他们夫妻间的感情究竟坏到了什么程度,才使她恨他更甚于恨一个流氓呢?

  这种事情我当然不能问,顿了一下,我告诉幽姐宋念玉要来的消息。她很惊讶,眨着漂亮的眼睛:“她是你的小女友吗?”

  我摇摇头:“开玩笑!人家是天京大地产商家的宝贝,天之骄女,我跟她从没说过话,她应该是从辅导员那里得到我受伤的消息,要和几个同学来看我。”

  她更惊讶了:“姓宋的地产商?难道是宋白的女儿?”

  我对宋念玉的背景了解的并不多,摇头不知。

  幽姐马上警惕起来,她握住我的胳膊:“小凡,徐翔的老爸徐启明跟宋白很熟的,她说不定是徐翔的人,咱们应该谨慎一些。”

  “啊!”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徐翔家势力大,想查出我是哪个学校的学生并不难,如果他昨夜就查出我的底细,再联系宋念玉,得知她跟我竟然是同班同学,让她套出我在哪儿住院,这是完全可能的。

  我从不低估别人的智慧,问幽姐:“咱们该怎么办呢?”

  幽姐说:“别担心,有我呢,我会请几个朋友来,绝不叫徐翔再碰你一根汗毛。”

  我心头暖暖的,心想:“这话应该是我的台词才对,能够保护幽姐这么美的女人,受伤再重也是件让人愉悦的事。”

  一念未绝,病房的门忽然开了,一个穿粉红色镶钻高跟鞋的美少女走了进来,我不禁大吃一惊,来的正是宋念玉。

第4章 宋念玉

  宋念玉是个娇小的女孩,长得挺美的,脸蛋上总是挂着笑,浑身带着一种狡黠的感觉。

  她衣着入时,一看气质就是都市里的娇贵女孩。她个子虽然只有一米六五,但身材也是没的说,胸大,屁股翘,最美的是她的小蛮腰,白的像玉兰花,曲线非常优美,稍微有点小腹肌。

  刚开学那几天,她穿着一条只到大腿根的牛仔热裤和一件露肚脐的粉短装,把能露的都露了出来,在学校里走来走去,那时学校正在盖一座楼,有不少民工,我看到过几个民工看她的眼神,那简直太危险了。

  宋念玉在系里非常活跃,认识许多人,她跟我说过一两次话,但我对她敬而远之,因为她跟我们这些屌丝交谈时,言辞客气,可身上总闪着高高在上的傲气。

  现在,她就是这样,穿了一件白色百褶裙,披一件深红外搭,手里摇晃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香蕉。

  她走到我床前,一双骄矜的眼睛,好像从高楼上往下看着我:“俞凡同学,我的课正好上完了,所以提前过来看看你。”

  说完,她很随意地把香蕉放在了床头柜上。

  我反问道:“你不是说程爽和张胖子也要来吗?他们人呢?”

  宋念玉黑宝石一样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说:“他们还有一节课要上,我又接到通知,下午学生会有活动,所以只好改变计划,先一个人来了。”

  “心眼真多!”我心里暗骂了一句,平静地说:“原来是这样,快请坐。”

  宋念玉打量了一下那椅子,好像很瞧不起它似的,无动于衷地说:“不用了,我说几句话就走。”

  “那也好,你自便。”瞧她这么傲慢,我不禁暗暗生气,就算她不是徐翔派来的,单凭这种语气神色上的侮辱,我也无法忍受。

  而且,我知道,城市里的有钱人去医院探病,是不会送水果牛奶等东西的,那样做太俗,他们一般会送鲜花,或者特殊的营养品。她拿着一把香蕉来,显然就是看不起我。

  宋念玉用怀疑的目光在我脸上和身上晃了一遍,直接问道:“俞凡同学,瞧你的伤情,不是出了交通意外,而是打架打的,对不对?”

  我缓缓摇了摇头,平静地说:“不是,我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敢跟谁打架?我是在单位门外,不小心给一辆车挂倒了,沿着一道小斜坡滚了下去,所以才伤成这样。”

  听了我的话,宋念玉眼神里多了几分厌恶,不屑地道:“切,还以为你是个男子汉,没想到这么敢做不敢当!”

  她说话的口气,无疑表明她确实知道了昨晚的事情。我心里冷笑一声,表面假装无辜,委屈地说:“宋美女,你在说什么呀?什么敢做不敢当,我听不懂...”

  宋念玉不耐烦起来,狠狠地呸了一声:“你做了什么你还不清楚,真会装蒜,令人恶心!”

  听到这种话,我的脸色顿时变了,正在盘算要如何作答,幽姐忽然淡淡地说:“这位同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打量了幽姐一眼,宋念玉歪着脑袋说:“你就是白老板吧?啧啧,这身材,真是个尤物...”

  她用眼睛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幽姐,由于年纪小,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幽姐却显得十分淡定,她身上自然散发着轻熟女的性感魅力,她们俩开始对话,我立刻感到,宋念玉的气势很自然地被幽姐压了一头。

  幽姐丝毫不在意她的冒犯,她看了看我:

  “俞凡是我酒吧的员工,昨天晚上,他到酒吧外工作,不慎发生意外受了伤,这一点,我和酒吧的同事们都可以作证的。你说他打架,那是不对的,我亲自挑选的员工,都非常遵纪守法。”

  宋念玉瞪着幽姐,哼哼笑了几声:“你们遵纪守法?好一个大言不惭的女人,果然不愧在红尘世界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撒谎都一点不脸红!”

  这句话大大刺激了我,不知为什么,如果宋念玉侮辱我,我可以忍到很大程度,但她一攻击幽姐,我就好像心底某个地方要爆炸一样,我立即翻脸:“宋念玉,幽姐是我老板,你给我放尊重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不错,我虽然很老实,其实却是个急脾气。这一次,我头上裹着纱带发怒的表情,大概比昨晚也好不到哪去,宋念玉毕竟是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她的眼神被我的眼神一反,顿时怕了,我看见她的俏脸变得更苍白,往后退了两步:

  “俞凡,你敢吓唬我?”

  她声音很尖,这更表现出内心的惶恐。

  我哼了一声:“我没有威胁你,我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你平白无故侮辱别人,这是咎由自取!”

  宋念玉是学校辩论队的,这么简单的对话,她本可以伶牙俐齿地反驳,但她确实害怕了,她的脸色变得更白,腿在百褶裙里颤抖着,忽然飞奔而逃,连一句狠话都没敢留下。

  她跑时慌慌张张,裙子高高飞起,露出两条白玉般的大腿和一抹粉红,上面分明有一只愤怒的小鸟,鸟嘴正好指示着臀缝,好像在说:“请从这里进入….”

  等她一走,我和幽姐不由得都笑了,幽姐也啧啧赞叹:“年轻就是好呀,曲线那么饱满,而且一看就弹性十足。”

  我则嘿嘿笑着不说话,脑中龌龊地回想着刚才那一幕。

  幽姐缓缓收起笑容,叹了口气:“傻弟弟,你为我出头,我真高兴。不过,你恐怕在学校里多了一个对头--要知道,她老爸宋白,比起徐翔他爸可厉害多了--咱们犯不着为了一句话多树一个敌人,我再找找关系,等你出院,把这件事圆过去。”

  我不禁大跌眼镜,幽姐的人脉得有多广,竟然连两个大学生之间的私人恩怨也能找关系去说和?

  由于不想一味不同意幽姐的建议,我于是痛快地点点头:“好啊,只要她不再侮辱你,叫我给她跪下道歉都行!”

  幽姐轻轻一笑,嗔道:“又在说傻话!”

幽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幽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无删节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目录预览:第一章恬不知耻第二章误入卫生间第三章我养你第四章看什么第一章恬不知耻在五星级酒店内正在举行一场奢华无比的婚礼,流光十色的五彩幻灯,淡雅扑鼻的香槟玫瑰,悠扬婉转的音乐,各种配置都无不彰显着婚礼主人的高端身份,这是尊贵无比的市长女儿的婚礼。因为是市长的女儿所以就可以目空一切,哪怕是强抢了别人的男人也是理所应当的,甚至能够心平气和地说:“子婷,我和凯凯是真心希望能够得到你的祝福,你一定要出席我们的订婚晚宴。”郭子婷

  • 无删节小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小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小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目录预览:第001章这是谁捉谁?第002章赔了夫人又折兵第003章这又是玩哪出第004章我不是病猫第001章这是谁捉谁?站在房间内,黎曦顺着虚掩的门缝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的总统套房。只有三脚猫的功夫黎曦侦探社昨天却接了一个大活!她脑海中依旧回荡着事主阔绰的将十万定金摔在她的办公桌上的情形,这也是她在此做活监控器的目的——捉奸!工作很简单,就是等目标两人进入房间,她拿着门卡溜进去拍几张照片拿给事主,剩下的四十万就会自动

  • 无删节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小姐第二章救命的车震第三章受伤的男人第四章被灌醉第一章我是小姐我叫安心。这名字我自己取的,刚到海城的时候带我的大姐让我取一个好听点的名字,因为我最喜欢的小说主角就是这个名字,所以我想都没想就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以至于我被叫的习惯了,连自己的真名都忘记了。是的,如你所想。我的职业是坐台小姐。就像所有的坐台小姐一样,我的身世也是挺悲催的。我十四岁那年禽兽继父喝了几杯酒就接着撒酒疯的名义试图玷污我,我拼死

  • 无删节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目录预览:第一章半夜闯入的陌生男人1第二章半夜闯入的陌生男人2第三章半夜闯入的陌生男人3第四章半夜闯入的陌生男人4第一章半夜闯入的陌生男人1“你看看吧。”面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把一份装订好的文件递给了她。她坐在沙发上,翻开了这份厚厚的文件。这份内容苛刻繁复、条款长得像裹脚布一样的文件,是嫁进他周家的每个女人,都必须签的《婚前协议》。这份协议,除了提及任何夫妻结婚前都会考虑的财产分配原则,还要在婚后限制她的行动自

  • 无删节狂妃权倾天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狂妃权倾天下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狂妃权倾天下目录预览:第001血玉第002穿越第003神兽第004上人第001血玉法国,隐秘盛大的拍卖会在巴黎一家私人会所中举行。能放在这里拍卖的宝贝,无不是价值连城。而这些宝贝,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见不得光。随便拿出一件宝贝放到台面上,都有可能引发两国纷争。能来参加这一场拍卖会的,都是各国顶尖名流。而今晚的压轴物,赫然是一块从某帝妃陵寝中盗出来的血玉。台上,貌美的拍卖师一身紫色拖尾晚礼服包裹着玲珑的身段,胸前特地开了一个口子,那呼之欲出的饱满比

  • 无删节倾城独宠:妖王哪里逃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倾城独宠:妖王哪里逃免费阅读全文书名:倾城独宠:妖王哪里逃目录预览:第一章穿越异世第二章顾家有女第三章美人娘亲第四章飞鸽传书第一章穿越异世顾花微一直觉得,顾小柔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苦逼最柔弱的小白莲了,但是,在这一刻,她的想法显然不是这样。真是不敢想象,这世上还有顾倾城这种女人。无语的看着眼前一身白莲罗裙的凄美小姑娘,这小姑娘满眼含泪,眼中带怯,可怜兮兮的瞧着她,似怨非怨的表情,只让她想到了三个字:小白花!“花微妹妹,听母亲说你前日在骊山淋雨,昨夜便大病一场,姐姐真是好担心。”小姑娘

  • 无删节惹爱成瘾:大叔不可以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惹爱成瘾:大叔不可以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惹爱成瘾:大叔不可以目录预览:第1章遭遇渣男第2章春光无限第3章遭人嫉妒第4章他是故意惩罚的第1章遭遇渣男港丽茶餐厅,悠扬的钢琴曲配上优雅的环境,整个餐厅的氛围都很宁静。李萌萌心情也不错,今天难得有时间来茶餐厅,选了靠窗的位子,给自己一个完美的午餐时间。躲开公司的是非八卦,躲开亲人的催婚,一个人的时光很美好……只是,意外总是不期而至。一个男人顶着泛着油光的脸,忽然就坐在了李萌萌的面前。居然是前几天相亲失败的男人,霍名辰!她记得这个男人,因为就

  • 无删节一品嫡女:皇帝难伺候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一品嫡女:皇帝难伺候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一品嫡女:皇帝难伺候目录预览:第1章将军府的废柴女第2章居然被配冥婚?第3章最毒妇人心第4章全部丢水里淹死第1章将军府的废柴女“小姐,小姐!不好了……哎哟!”冰蓝月头上包着纱布,懒懒的依靠在凉亭里的软榻上,闭着眼睛小睡,却被这突兀的声音吵得皱了皱眉心,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这脑袋从自己穿越过来时就一直很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不要那么着急。看你,裙子又弄脏了吧!”冰蓝月顺手拿起手边的茶壶为匆匆跑来且一身狼狈的丫鬟春儿倒

  • 无删节婚不由己:恶魔总裁心尖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婚不由己:恶魔总裁心尖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婚不由己:恶魔总裁心尖宠目录预览:第1章菜鸟狗仔第2章加班到车震第3章给我一杯忘情水第4章她是谁?第1章菜鸟狗仔枫市,夜里九点半,漆黑的夜晚大多数的人都已经进入甜蜜的梦乡。某高档小区门口,一个头戴鸭舌帽,身上穿着穿着体恤衫,牛仔裤,帆布鞋的女孩,此刻正蹲在树丛后,双手拿着微型照相机,一脸陶醉的对着空中的一轮圆月,……幻想着自己就是奔月的嫦娥。“我的名字叫做工藤新一……”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划破寂静的夜空,女孩吓得手中的昂贵相机险些掉在地上,

  • 无删节千亿新娘:总裁老公请温柔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千亿新娘:总裁老公请温柔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千亿新娘:总裁老公请温柔目录预览:第一章金主的爸爸第二章似是故人来第三章前生旧事第四章幕后那只黑手第一章金主的爸爸许亦晴觉得自己像是在被肢解——那是一种撕裂肉体的疼痛,从未经历过。迷迷糊糊中,许亦晴能够感受到,有一双温暖潮湿的大手将自己的手紧紧的裹在手心里。“小雪啊,不要吓爸爸,爸爸真的不能再失去你了……”男人声音在颤颤地发抖。??“小雪……你几年没回国,一回来就这个样子,爸爸……爸爸心里难受啊……”爸爸?自己从在孤儿院长大,这个自称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