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腹黑总裁太撩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0:52:0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腹黑总裁太撩人

第2章 备孕

  三年前,何优刚毕业就风光大嫁到聂家。原文xbxys.com在外人看来,她的人生简直像开挂一样精彩,美国高校毕业,年纪轻轻获得多项设计大奖,甚至,嫁入豪门成为聂夫人。

  何优眼底露出讽刺,可他们怎么会知道?从结婚第一天开始,他们就分居,长达三年。

  “怎么不说话?”

  聂子枫见何优许久不开口,嘲笑她心虚。

  何优回神,冷笑一声,“我得提醒一下聂先生,今晚要回聂家见你母亲。现在我在商场门口,半个小时以后到你公司。”

  说完,何优不等聂子枫回答,立刻挂断电话。她盯着手机屏幕,眼底闪过一抹嘲讽。网站http://www.xbxys.com/

  这种例行公事的婆媳见面她真是受够了。

  此时,一旁听着的轿车玻璃窗划下,靳泽凯深沉目光跟随何优许多,唇间的一抹笑意持久未消散。

  “凯,你在看什么?”

  丽萨顺着靳泽凯的目光看过去,却见一抹熟悉的清丽身影。眉头一皱,这不是刚才在商场里的那个女人吗?据说是聂夫人。

  “没什么。”

  一辆轿车从身边很快离开,何优深吸一口气,她拦了一辆的车,立刻去聂子枫的公司。

  在公司员工一路的注目礼下,何优毫无阻拦的到达公司高层,总裁办公室。网站xbxys.com刚到办公室门口,便被李特助拦住。

  “夫人,总裁正在会客,不方便见您。”

  会客?

  何优目光落在开了一条门缝的办公室,瞥到一抹里面的艳丽景象。唇间溢出一丝冷笑,“什么客人,我倒是想要见见。”

  说完,何优不顾李特助的阻拦,横驱直入。

  门刚被打开,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女人的尖叫声。

  何优目光冰冷的落在聂子枫身后的女人身上,虽然挡着脸,但作为三年来经常出现在她视线里的女人,她怎么会认不出来。小百姓养生网

  “总裁,对不起,我没有拦住夫人……”

  李特助低头认错。

  “出去。”

  聂子枫看也不看李特助,只是盯着何优。

  李特助关门离开。

  房间里此时剩下戏里的三个主角。何优瞟了一眼还躲在聂子枫身后的季袅袅,“怎么?敢跟别人的老公做爱,公然当小三,现在却不敢见人?没脸见正主,以后怎么上位?”

  何优咄咄逼人,聂子枫的脸色不由得难看。

  “何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此时,季袅袅用衣服挡着身体,对何优低头认错。网站xbxys.com

  何优冷笑,这人前柔弱人后彪悍的白莲花演的不错。

  “聂子枫,我来不是打搅你和别的女人幽会的。每月的今天都要回你家见你母亲,我已经提醒过你。”

  “何优,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你要怪就怪我吧……”

  何优冷冷的瞥了一眼季袅袅,“你想多了,你的出现还不至于给我造成伤害。聂子枫,最多半个小时,否则,你母亲,你自己解释。”

  何优说完,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她关上办公室的门,李特助听到动静朝这边看过来,几分钟以后,办公室里传出令人面红耳赤的暧昧声响。阅读xbxys.com何优握紧手指。

  聂子枫,他当着他的员工凌辱她!

  一场云雨大战之后,聂子枫趴在季袅袅的身上,季袅袅娇喘几声,眼底快速闪过一丝得意。

  “子枫,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何优现在,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的妻子……”

  聂子枫蹙眉,吻了吻季袅袅微张的性感双唇,“宝贝,别提那个女人。我很快就会和她离婚。”

  季袅袅目光低垂,“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何优……”

  聂子枫眼神满是怜悯,抚摸着季袅袅的白皙红润的脸颊,“没什么对不起的,聂夫人,本来就该是你的。”

  说完,他似乎有心让何优在外面等他,慢条斯理的穿好西服,打领带。

  季袅袅来到聂子枫面前给他整理着装,眸光惹人怜惜,“你早点回来……”

  “宝贝在这里等我。”

  聂子枫牵过季袅袅的手,深情印下一吻,这才离开。

  本以为出门后会看到何优失落的脸庞,谁知,办公室外除了李特助,竟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夫人呢?”

  聂子枫怒气冲冲的来到李特助面前。

  “夫人刚才就走了,还让我转告您,她在聂家别墅门口等您。”

  聂子枫眼神一眯,她这是生气?

  拿出手机给何优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全部无法接通。聂子枫蹙紧眉头,身旁忽然传来一股幽香,季袅袅从办公室里出来,一只胳膊揽着聂子枫,小鸟依人的靠在他怀里。

  “子枫,是不是我惹何优生气了?她会不会告诉伯母?”

  聂子枫拍着季袅袅的后背,眼底柔情,口气冷硬,“她说了正好,我本来也打算离婚。”

  “你在这里待着,我马上回来。”

  说完,聂子枫便乘坐电梯离开。

  季袅袅刚才惹人怜悯的模样瞬间消失,此时眉目间透着得意和嚣张。转眸间李特助正盯着她看,勾唇一笑,“刚才总裁说的话你都听到了?既然这是迟早的事,让公司内部的人提前知道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李特助立刻明白季袅袅的话,瞬间低头,“是!”

  聂子枫驱车到聂家别墅,刚进去,便看到门口停着何优的车。他走进别墅,察觉到尴尬的氛围。再看一眼穆芳冷硬的面庞,他过去坐在何优身旁。

  “妈,怎么了?您脸色不太好。”

  穆芳喝了一口茶,面不改色,“子枫啊,你成婚三年,难道不考虑要一个孩子吗?”

  聂子枫听出穆芳话里的意思,见何优坐在一旁不说话。

  穆芳继续苦口婆心,“聂家家大业大,需要子孙传承。你是聂家的独生子,该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聂子枫点头,“妈,我知道。”

  “恩,明白就行。下个月开始准备备孕。”

  话毕,穆芳有意瞟了一眼何优。

  “我不……”何优正准备说话,忽然手心传来一阵疼痛,她脸上强忍着笑不让自己失态,不明白聂子枫这到底唱的哪一出?!

第3章 你欠我一个孩子

  “我已经让张妈过去,特意照料你们两个的一日三餐。”

  穆芳又喝了一口茶。

  “好,我知道了。那妈,我和何优先回去,传宗接代的事情我会谨记在心。”

  穆芳“嗯”了一声,聂子枫抓着何优的手就向外走去。直到走出聂家别墅,何优才用力甩开聂子枫的手。

  她一直在给他留足够的面子,没想到他却得寸进尺?!

  见何优又转身向别墅走去,聂子枫立刻喊住她,“何优!我们谈谈!”

  何优的脚步停下,目光却如月色般清冷,转眸对聂子枫冷冷一笑,“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谈?”

  三年的时间,她忍受他和他所谓的闺蜜出轨偷情。如果不是为两家父母的面子,一直没有向外说这件事,现在,她已忍无可忍。

  冷风呼呼吹在何优的脸上,却让她的脑袋更加清醒,盯着聂子枫一字一句道,“聂子枫,我们离婚吧。”

  “离婚?何优,你还欠我一个孩子。”

  何优忍无可忍,“聂子枫,你不要欺人太甚!你想要孩子可以让季袅袅去生,何必来跟我说?难道说,你为了不让季袅袅受妊娠之痛,让我代而受之吗?”

  说来也奇怪,这三年,光被何优撞见聂子枫和季袅袅在一起的次数就数不胜数,但从没听过季袅袅怀孕的事。

  以季袅袅的性格,如果怀孕,肯定迫不及待来向自己炫耀吧。

  “有个文件你有必要看一下。”

  说完,聂子枫打开车门,从里面取出一个文件夹,递给何优。

  何优疑惑接过,不知道这个时候聂子枫还想玩什么把戏?她翻看着文件夹,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攥紧文件夹,愤怒的盯着聂子枫,“聂子枫!你卑鄙!”

  聂子枫脸色浮现一抹冷寒,“我卑鄙?只要我把这个文件公之于众,不仅你父亲身败名裂,你何家就毁了。”

  何优气得牙齿颤抖,她努力压下心底的愤怒,死盯着聂子枫,“你想怎么样?!”

  聂子枫唇间勾起一抹笑容,“生下我聂家的孩子,然后我和你离婚。怎么样?用何家这么大一笔财产来买你的初夜,很值钱吧?”

  何优气得一巴掌就要挥过去,却被聂子枫半途抓紧手腕,“何优,真正卑鄙的人是你。三年前,你为什么会嫁给我?你好好想清楚!”

  说完,他狠狠甩开何优,驱车离去。

  何优在冷风中站了半晌,不想被聂家管家看到,立刻来到自己的车前,上车,离开。

  三年前,她为什么嫁给他?这个问题值得问出口吗?她大学毕业就结婚,花样年龄,不是为了爱情还能是什么?

  天气变幻无常,没想到刚走一半的路,忽然下起暴雨。视线不清,又是晚上,何优将车停在附近,准备等雨势小一些再离开。

  碰巧这个时候李冉给她打电话,她接起,“喂……”

  “这么快接电话了?不错不错,本以为你现在会睡觉。既然如此,来找我,会所等你,保龄球刚开场。”

  何优瞟了一眼时间,现在晚上九点,她还没有超过十点回家过。但是今天,她想要放纵。

  那家会所离她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不远,驱车五分钟,就到达。保安见到车子驶来,立刻撑伞下来接人,何优进去会所后,把车钥匙递给保安便上楼。

  远远的,便看到李冉投了漂亮的一球,大满贯,一个不剩的全部打掉。

  “优优,来一局?”

  李冉看到何优,热情邀请。

  何优勾唇,“好久没玩了,正好练练手。”

  李冉有些惊讶,自从何优结婚后,她就深居简出,几乎拒绝所有聚会的娱乐活动。据说,是婆婆不让。今天像是一个解去所有盔甲的勇士,又上了战场。

  “好。”

  何优拿着保龄球,目光盯紧目标,用力一掷。

  保龄球不偏不倚,呈直线直奔目标而去。瞬间,全部倒地。

  再看李冉那边,也是一样。

  李冉看了一眼结果,耸耸肩,“再来一局?”

  何优没有拒绝。

  接连几局之后,何优坐在一旁的休息椅上擦汗喝水。远远的,便看到服务员朝她走来。

  “这位小姐,有位先生说您技术不错,很想再看你打几局。”

  何优把水瓶放在桌子上,一脸疑惑,“哪位先生?”

  服务员的目光落在不远处,似乎是得到指示,有礼道,“靳先生。”

  她不认识什么靳先生?不过,等一等?难道是靳泽凯?!学长?!

  她顺着服务员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到不远处靳泽凯正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何优微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学长。

  “等我一下。”

  她对李冉说了一句,便朝着靳泽凯走去。

  “学长,真是巧,这么晚你也来打球。”

  靳泽凯眼底闪过一抹揶揄,“你认出我了?”

  何优笑了笑,“学长当年鼎鼎大名,谁人不知?”

  靳泽凯低声一笑,看上去心情愉悦,“学妹如此夸奖,学长愧不敢当。”

  何优挑眉,对靳泽凯的谦虚不以为然。

  “看你保龄球打得不错,有没有兴趣和我来两局?”

  何优一愣,随即兴奋溢于言表,她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当然可以!”

  靳泽凯的全才在XX商学院是出了名的,这样的高手怎会随便和人过招?!

  靳泽凯轻声一笑,已经走到位置上。何优立刻回神,也就位。

  他们两个相互对看一眼,随即便各自将目光放在自己的保龄球上,一瞬间,随着球“咚咚”落地,两边都是统一的全部倒地。

  只是,靳泽凯的姿势还有球势都要比她标准,自然比她更胜一筹。

  何优虽然眼底有些失望,不过也接受结果。毕竟,她的对手可是靳泽凯。

  “学长果然好球技。”

  靳泽凯没有说话,他的助理过来递给他水,他朝着窗外看了一眼,目光清幽,“雨停了。”

  何优回神,如梦初醒。

  “哦,是,时间不早,我也要回去。学长,那有时间再一起切磋。”

  靳泽凯面色温和的点头。

  何优告别李冉,便回家。

  一路上,车座上的手机屏幕不停闪着,全部都是聂子枫的未接电话。

第4章 绯闻女友

  何优冷冷掀唇,当做没听到,车子开到别墅门口,何优拿起包进去。刚进门就看到聂子枫坐在沙发上,目光冰寒的射向她。

  “你去哪了?”

  何优当做没听见,拿包朝楼上走去。

  “何优!”

  聂子枫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何优面前。

  “我去哪不用跟聂先生汇报吧?反观聂先生,也没有去哪都向我报备。”

  聂子枫一怔,随即平息着内心的怒火,“何优,你别忘了,我们有协议在先,难道你想和你的父亲很快在监狱见面?”

  何优咬紧牙关,紧盯着聂子枫,最后吐出几个字,“我今天没心情。”

  正打算上楼,胳膊忽然被聂子枫用力握紧,他今天像是铁了心要和她作对,“何优,我忍耐了你三年,今晚,我不会再让步。”

  身体忽然一轻,何优已经被聂子枫抱在怀里。何优看到聂子枫猩红的双眸,一下子慌了阵脚,立刻捶打着他的肩膀,“聂子枫!你要干什么?!”

  聂子枫冷冷一笑,此时已经进入卧室关上门,将何优放到床上。聂子枫撑着双臂伏在何优上方,“做什么?!当然是做夫妻间应该做的事!”

  说完,聂子枫的脸便逼近,何优下意识的扭头,聂子枫没有亲到她的脸上。何优紧张的喘息声响在空气里,此时,她的眼睫毛微微抖动着。

  “等等,就算我们之间要为了生孩子发生关系,你总要给我接受的时间。”

  聂子枫不无讽刺的笑着,“三年的时间,还不够长吗?何优,撒谎也要有个限度!”

  他忍无可忍,这场婚姻,从刚开始就变质。

  聂子枫看着这张他从不能亲近的脸,蓦地低头,却忽然听到手机响。在夜晚此时,透着几分急促。

  何优盯着不停亮着的手机屏幕,立刻道,“是季袅袅打来的,你不接吗?”

  果然,听到这句话,身上的男人动作一僵。在凝视何优片刻,最终翻身而起,拿起电话去接。刻意不让她听到似的,还走出卧室。

  何优冷声一笑,没想到在关键时刻,她倒是被季袅袅救了。

  正打算去洗澡,门忽然被打开,聂子枫站在门口冷冷凝视着她。

  “我去公司,明晚有一个晚会,你和我一起参加。”

  何优正打算说什么,门忽然被关上。

  他又在发什么神经?!之前不都是让季袅袅扮成他的秘书和他一起出席吗?为什么现在又让她去?然而,何优没有理由拒绝,他现在手里握着她的把柄。

  何优快速洗澡,用她的话说就是,要把身上所有的晦气给冲干净。从浴室出来后,就关灯睡觉。

  只是何优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一则新闻曝光,像是一把利剑,把所有沉浮在黑暗中的真相全部暴露。

  何优第二天是被一堆电话给吵醒的,电话里全部都是慰问她和聂子枫的婚礼现状的媒体记者。她蹙眉,发现手机里存了一百多条未接来电。父母的,聂家父母的,还有很多陌生号码。

  何优头炸,她回顾着刚才电话里的那些问题,立刻上了聂子枫的个人论坛。

  陡然发现此时有一条指责她不守妇道的帖子被置顶,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全部都是她和靳泽凯在一起的照片。

  甚至有几张故意找好角度,拍的十分暧昧。

  何优瞪大眼睛,这是谁拍的?!

  电话此时忽然打进来,何优盯着来电显示看了一眼,是聂子枫的。她深吸一口气,迟迟没有接。

  聂子枫现在打电话毫无疑问是要质问她,她不想听。但不接又显得她心虚。

  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

  何优发了一会儿愣,手机终于不响。她去楼下做早餐,刚把吐司挤在面包上,便听到门边一阵响动,聂子枫从外面风尘仆仆的进来。

  他过来一把抓住何优的手腕,她手里的面包瞬间掉在地上。

  “你和靳泽凯是怎么回事?!”

  他将一打照片甩在桌子上。

  何优盯着照片看着,发现这比网上的还要齐全。几乎像是要把她和靳泽凯在一起的景象一帧一帧的记录下来。

  “你怎么会有这些照片?你跟踪我?!”

  聂子枫冷冷一笑,“我哪有那份闲情逸致?照片是袅袅的朋友给的,为了给你洗清罪名,袅袅一大早就动用关系替你忙活。”

  何优冷眸扫过那些照片,“替我谢谢她的好意,不过以后不必做了。这件事,我自己可以处理。”

  “处理?!”聂子枫逼近她,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何优,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

  何优淡淡的喝了一口水,神情漠然,“季袅袅不是告诉你你想要的答案了?还用我说吗?”

  “你承认了?!你的地下工作做的很好!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跟你没关系!”

  “怎么跟我没关系?!我起码要清楚我是什么时候被戴上绿帽子的?!”

  聂子枫说话难听,且不论这个,何优最烦别人无中生有,随意污蔑她。此时冷眸扫过聂子枫,“聂子枫,你贼喊捉贼有什么意思?!这场婚姻到底是谁先出轨?是谁让我们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和季袅袅之间的关系我一直隐忍不发,不是让步,我只是告诉你,我不屑,你这样的男人我何优看不上。”

  何优感觉这么长时间被季袅袅和聂子枫欺压,终于在这一刻扬眉吐气。

  聂子枫紧盯着这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庞,忽的冷冷一笑,“何优,你告诉靳泽凯,我不会让他好过!”

  说完,聂子枫用力关门离去。

  何优的眼底闪过一抹寒光,利落的走到桌前,看也不看照片一眼便扔到垃圾桶。

  季袅袅还真是准备周全,锲而不舍,竟然找人跟踪她!

  何优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

  只是这次,这件事不能这么完。何优的眼底闪过一抹寒光,对于季袅袅,她已经忍受够多。应该让她明白,别人的底线在哪里。

  何优上楼收拾一番准备出门,却在刚到门口时接到一通电话。

  扫了一眼号码,何优接起。

  “是何优何小姐吗?”

腹黑总裁太撩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腹黑总裁太撩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书法家胡德全向灾区捐赠十万元建材(甘肃天水麦积新闻)

    视频中的释文,天水话很不太好懂八月七号,桥南家居建材城商户,晓湖诗书画苑创办者,天水中青年诗人书法家晓湖先生向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区捐赠了价值十万元的物资,舟曲民政局负责人现场见证义举并赠送锦旗。去年八月八号,一场特大山洪泥石流将美丽的藏乡-江南舟曲无情的撕裂,顷刻之间,曾经的家园被夷为平地,曾经的亲人阴阳两隔,满目的疮痍和悲惨的场景令人难忘。当时泥石流发生以后,牵动着亿万人的心,八月九号以后,我怀着无限悲痛的心情写下了一首慷慨激昂的诗歌-舟曲,流泪的八七。其中有两句是,你们有十三亿的后盾,你

  • 曲沃开展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观摩预演活动

    山西省曲沃县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将于4月28日正式拉开帷幕。4月24、25两日,曲沃县委书记郭惠勇、县委副书记县长吴滨带领县四大班子领导及各乡镇、县直各部门负责人深入曲沃县16个景区、景点开展了观摩预演活动,认真检阅各景区的接待服务和活动组织情况。临汾市旅发委、侯马市部分老干部、各界新闻媒体记者、摄影家等特邀嘉宾也齐聚曲沃,见证曲沃之变、感受曲沃之美。四月的曲沃,春和景明、生机勃勃,曲沃的四月,如火如荼、蒸蒸日上。去年以来,曲沃县大力开展了“120大会战”,特别

  • 一年可分六节之气,一天也可以分六节

    一年有十二月,一天有十二个时辰,古代的纪法,都采用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来表示。用圆形图来表达,会显得更加清楚。两分两至已定,四季可分。冬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午夜时分;夏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在在中午时分。这样子,我们就不难理解夏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了,相当于一天之中最热的时间段,很有意思吧,这就是时空的自相似性。如果一个物体自我相似,表示它和它本身的一部分完全或是几乎相似。若说一个曲线自我相似,即每部分的曲线有一小块和它相似。自然界中有很多东西有自我相似性质

  • 未得三业善相,看见佛现身,乃至给你摩顶,都是诳惑诈伪不实的|梦老讲占察

    梦参老和尚地藏占察入净土道场“善男子!若欲得知清净相者;始从修行,过七日后,当应日日于晨朝旦,以第二轮相,具安手中,频三掷之。若身口意皆纯善者,名得清净。”第二轮按纯善者都是红的,不论轻重,也有的人小红,有的人深红,这就是身、口、意都清净了,纯善业了。不论大善小善都是红的,要得掷三回没有恶,就是一点点黑的没有。那就是白玉无瑕了。在这个时候求生极乐世界,绝对能生。佛在世的时候,在俱舍论阿含经里说证阿罗汉就是持戒清净这个业。在家没受比丘戒,即使受戒还是有犯的,就靠这种忏悔把罪都忏了就得戒了,但这是绝

  • 此女眉眼儿像林黛玉,口齿伶俐,却因得罪王夫人被赶出贾府

    红楼梦中的贾府,是个绝对的是非名利场,来来往往,没有几个不为功名利禄而劳累奔波。人与人之间没有绝对的平等,只有绝对的上下级关系。即便是辣手无情的王熙凤,在贾母健在时可以无视邢夫人的存在,而当贾母撒手人寰,也不得不屈尊于邢夫人这个正儿八经的婆婆面前,低三下四,威风丧尽。大观园中,就有这么一个女子,她虽然是丫鬟出身,长得却也风流灵巧,眉眼儿有点像林黛玉,口齿伶俐,针线活尤好。这个人是谁,相比大家也想清楚,她就是,贾宝玉房里的四个大丫鬟之一的晴雯。晴雯原是赖大家用银子买的,因见贾母喜欢,赖嬷嬷就把她孝

  • 宝珀五十噚系列5015D-1140-52B

    感谢您的观看,我是腕表刻度.发货全部为市面最顶级版本,严格的品质,完美的售后,给您最安全的保障,诚信商家绝不欺诈。如果你是复刻表爱好者了解更多手表知识百度搜索腕表刻度.腕表刻度。专注腕表,爱生活,爱手表!

  •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绿眉绿眼泸州山,心旷神怡住四川。巴山楚水恋爱地,二十三年还单身。长恨此身非我有,爱情之箭射不灵。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杨大侠剧照资料图

  • 宜阳赵保农民自办第三届槐花摄影节

    山水宜阳红赵保第三届槐花摄影节四月的赵保,槐花飘香。4月24日,赵保热心网友当地农民自办的“第三届山水宜阳红赵保摄影节”在宜阳县赵保镇寺河水库开幕,洛阳新信息港负责人刘治安,洛阳市政协委员、市侨联常委谷柄泉、河南省廉政文化教育基地召伯文化研究会会长张长升、宜阳知名诗人卢伟宗等热心人士出席开幕仪式,为农民自办槐花节站脚助威。今年的摄影活动不拘泥于往年投稿颁奖的方式举行,倡导广大摄影师和热爱宜阳、热爱赵保老区的摄影爱好者用他们的镜头记录下山水赵保槐花飘香的秀美山川,让更多人认识红赵保,认识这一片红色

  • 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火爆开幕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文化传承·丹青力量——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于2018年4月25日下午3时在中国美术馆开展。此次展览共展出近30件作品,大到丈二巨幅,小到平尺小品,涉及篆隶草行楷各种书体。肖文飞从“理”出发,碑帖融合,行草书以米芾、黄庭坚筑基,上溯晋人,又融合了汉隶魏碑的笔意,用笔不拘小节,爽利磊落,结体大开大合,在收放之间,形成内外力的对抗和强烈的视觉张力;篆隶端庄雄浑,深得秦汉碑刻的拙朴遒茂之美。肖文飞的书法在保持传统的文人气息的同时,又具有强烈的

  • 连载:我真实的烂赌的人生(五)

    从酒楼出来已是凌晨一点多了。江老板依然是主角,豪放的性格再加上他今晚作东,关键是还赢了钱,因此格外兴奋!在酒桌上借助着酒精的作用一个劲的高谈阔论!吴会长其实喝的并不多,他很会保养,近六十的人了,看上去不到五十。期间他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儿,一辆大红色的跑车嘎然停在了酒楼门口。吴会长站起身,说道:“兄弟们抱歉,我先撤了!明儿见!”江老板扯着嗓子说道“老哥你不够意思!又丢下兄弟去抱美女公关了!”吴会长诡异的笑了笑:“各人自扫门前雪吧!”说着,夹了包扬长而去……大街上的行人显然比白天少了许多。而在各大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