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我曾非你不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0:35:1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曾非你不嫁

第2章 赶紧补偿我吧

  那刻,我不由咬牙切齿,怒火冲天!

  门,就在这时被林森打开了。小百姓养生网

  只见他穿着我给他买的那件烟灰色棉质睡袍,居然红光满面的看着我。

  他这样的神色,不由让我在心里又起了疑,因为,这家伙总是在“那啥”后,才有这样让人迷醉的神色。平时都是一张“小白脸”。

  我不由看着他:“林森,你该不是在家里偷吃了什么不该偷吃的东西吧?”

  他的身子立刻僵硬了一下,神情也有一丝不自然起来,甚至有点慌张。

  但是,少顷,他却一把抱起我:“老婆,说什么呢?我有你这么好的老婆,还偷吃什么?喂饱你,养好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理想和夙愿,说说,我除了你,还能偷吃什么?”

  说完,这家伙就在我的脸上左右开弓的“啵”过去、“啵”过来的!

  那热情似火的劲头,和我在车上幻想的一模一样。

  我沸腾的怒气火焰,顿时被这家伙的激情和深吻扑灭了下去。

  我已经好久没有和他这样“亲密”的肌肤相亲了,浑身那团在路上就膨胀的“爱火”,顿时被他点燃了。推荐xbxys.com

  这家伙顿时捕捉到了我那刻的反应,感觉到了我身上那团燃烧的火焰,他立刻一脸迷醉道:“老婆,我想死你了,这么久没有交公粮了,我今晚要一次性交个够!”

  他这样一说,我不由就想起了我刚才在电话里突然听见的那声“嘤咛”声,于是,我摸着他的脸:“森森,你这公粮可能已经上交了吧,粮库里应该是空仓了的吧。”

  林森的眼神明显有丝慌张,他躲闪着我的目光:“老婆,你说什么呢?我的粮仓还有没有粮,一会儿在床上,你自然就见分晓了,别瞎想!”

  我不由直勾勾的看着他,嘟哝道:“那你刚才怎么磨蹭那么久都不给我开门?”

  他低下头,在我脸上磨蹭了几下:“宝宝,刚才老公不是内急吗?才说起来给你开门,肚子就难受死了,人都有三急,所以,老婆,我只好先方便了,再给你开门。你也不想把老公憋坏吧。把我憋坏了,宝宝后半生的幸福,去哪里找呀?”

  说完,林森就急不可待的抱着我上了楼,用脚踢开了我们的房间。

  他把我放在了床上。

  他才说扑上来,可是,我却感觉我们的房间冷飕飕的,好像四处灌风一样,我不由环视了一下,这才看见,我们寝室的飘窗居然没有关,甚至连窗帘都没有拉。

  我立即推开了他,看着那堵飘窗发呆。版权xbxys.com

  林森见我看着那飘窗,他的神情又有点紧张。

  我还没有问他原因,他就给我解释:“宝宝,我昨晚睡下时,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特别闷热,就把窗户打开了。你怕冷,我这就去关。”

  于是,林森说完,就一副中国好丈夫、好男人的样子,急忙跑去把飘窗关了,还把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了。

  我们的卧室,顿时在紫色的床头灯光下,溢出浪漫、温馨、朦胧、迷离的味道来。

  可是,窗子一关,我就觉得我们的卧室里有股“糜烂”的荷尔蒙气息,那是做了那种事情后特有的情欲味道。

  我的眉头不由皱了下来,心里的疑惑更大了。小说我曾非你不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林森见我那副样子,赶紧捉住我的手:“宝宝,对不起,我刚才向你撒谎了,其实,你回来时,我正自己在打飞机,我怕你笑我,就把窗子打开了,想让那气息飘散出去,不再我们的房间里漂浮,可是,没想到,你的狗鼻子这么灵,居然,被你察觉了。

  老婆,我的好老婆,赶紧补偿我吧,你说,你这都走了一个月了,我这当和尚的日子过的该有多苦呀?

  所以,补偿我,赶紧的,把我喂饱!”

  林森说完,又用他燃烧着爱的火焰的眼睛看着我。

  他这样激情似火的目光,我太熟悉了,从我们第一次睡在一起时,他就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点燃我,一直未曾改变过。

  他是一个长得非常到位的男人,脸上的五官英俊的如鬼斧神工雕刻出来的一样。

  所以,当年,在大学里,那么多家庭条件比他好的男生追我,我都没有选择,偏偏选择了他这个家中只有一个寡母和一个养女姐姐的农村出生的“凤凰男”。

  而且,在那方面,林森也是非常厉害的,每次,他都可以让我心满意足,让我上天入地,浑然欲仙。

  那灵魂都在飞的美好感觉,让他简直成了我的鸦片,让我每次一挨着他,就想和他融为一体,把自己化作他手中的烟。说明http://www.xbxys.com/

  所以,那晚,尽管,我心里有许多疑惑,但在林森的热情似火的主动下,我最后还是在他的身下瘫成了一滩泥。

  事后,林森抱着我,美美的睡了一觉。

  我也枕在他的怀里,睡了一个踏实、酣畅淋漓的好觉。

  翌日,我和林森还拥抱着在赖床时,居然听见了楼下有脚步走动的声音。我不由就怔忪了一下。

  奇怪我家楼下的脚步声是谁的?

  我和林森大学毕业,留在了我从小就居住的这个城市,经过几年的打拼,我和林森在我爸妈的帮助下,购置了这套有150多平方的复式公寓。

  当然,是按揭的,首付,我爸妈帮了很大的忙!

  我们楼下是客厅和饭厅、厨房,还有两间客房。网站http://www.xbxys.com/

  我不由就屏气息声。

  我以为,是我听错了,或者是我的幻觉,可是,我居然听见了楼下厨房里有“切菜”的声音。

  我这才弄醒还在梦游周公的林森。

  这家伙老大一副不满的看着我:“宝宝,干什么呀,难得的一个周末,你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一个懒觉吗!”

  说完,他又懒懒的抱着我,准备继续昏昏大睡!

  我不由轻轻的拧了一下他的耳朵:“睡你个大头鬼,你听听,咱家楼下是不是有人,这大白天的,不会是小偷吧?”

  林森见我紧张的样子,一下子眯着眼睛笑了。

  他将我揽进他的怀抱,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璐璐,你傻了吧,这大白天的,哪有什么小偷。那应该是我妈和我兰姐在给我们做早饭吧。”

  我一听,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一口凉气从我的脚底直窜进我的脑门心。

  我不由看着林森:“你妈和你姐来了,你怎么没有给我说?”

  我之所以这么大的反应,是因为我和林森的母亲怎么也相处不好。

  林森他妈年轻时就守了寡,一人拉扯大了一儿一女,所以,强势得很。不过,他的姐姐,不是他的亲姐,是她妈在一个大冬天出门捡的。

  本来,她一个人养一个儿子,已经够难的了,但是,他姐林兰当年出现在他母亲的眼里时,太可爱了。

  据说当年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又是一个女孩,林森的妈当时就动了心,她觉得把这个孩子捡回家带大,怎么也不会亏。

  因为,她在捡到林森他姐林兰时,就盘算着将来,林森他姐林兰长大后,可以给林森做媳妇,这样可以省下一笔不菲的“娶媳妇”的钱。

  在林森他们老家那里,虽然是穷乡僻壤,可是,一个男人要娶上一个媳妇,那耗费是惊人的。什么彩礼、房子能折腾死个人!

  无奈,这一代代都是这样传下来的,偏偏,林森他们那里的人,明明知道娶媳妇花费不少,还都“重男轻女”,仿佛一家人没有一个男孩,简直是祖宗八代的耻辱一样。

  于是,他们那里的人,几乎家家要养个男孩才省心。尽管,我们这代人,国家实行的计划生育,我周围的同学朋友都是独生子女,可是,林森他们那里就像一座孤岛一样,不与我们这个国家接轨……

第3章 婆婆来了

  林森他们那里的人,和他一般年纪大的,除非头胎是个男孩,才勉强不再生。如果,是女儿,那就一定要生到有男孩为止。

  真是越穷越生,到处躲着生。在家乡怕被计生办的人抓,就流落外乡打工,几年后,连人带口的带回老家,有钱的就交点罚款给孩子上户,没钱的就让孩子黑户。也不管那小孩将来能不能读书,怎样在这个世间生存。

  反正,不生男孩不休。

  所以,林森他们那里娶媳妇的成本一直就节节攀高。林森的寡母非常精明,当年就捡了比林森大几个月的他姐林兰当“童养媳”的养在家里。

  可是,后来,林森读书成绩很好,一路高歌猛进,从他们那个穷乡僻壤考了出来。虽然不是北大、清华,但是也是国家的985重点大学,是我们这个省最好的一所大学。

  于是,林森的妈就不再有让他姐林兰嫁他的心思了。

  我和林森结婚一晃五年了,一开始,我们想着没有房子什么的,就做了避孕措施,可是,后来,房子买了,我们的收入一年比一年高了,就想带个小孩了,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情,我老是带不起。

  我先后怀了两次,不是流产就是宫外孕,让林森都害怕了。

  他曾经对我说:“秦璐,其实,这辈子,只要我们两个人好好的,不要小孩也没有什么。”

  我那时非常感动,扑进林森的怀里,说等我好好养段时间身体,再吃点中药调节一下,然后,我们再带。

  可是,这事情,到了他妈那里就行不通了。

  我本来念及她孤苦,年轻就守寡带大林森不容易,房子买好后,我就让林森把她接来,和我们一起住,我想让她过点好日子,享点福。

  我们的日子和有钱人比起来,虽然不算很好,但是,比起林森那个在大山中的乡下,总算好多了。

  可是,老太婆接来了。开始,还好,也勤快,成天不闲着,又是给我们做饭,又是打扫清洁,把家里给我们收拾得井井有条。让我妈都说我有福气,摊上了这样的婆婆。

  虽然,家里没钱,但是对人好。

  然而,好景不长,婆婆在我们这里住了半年后,见我的肚子都没有动静,就隔三差五的对我说:“秦璐啊,我年轻时就守寡,我给老林家就生养了林森这一个孩子。妈没有别的愿望,就想着你们早日给我生个大胖孙子。让我日后在地下见到他爹,也对他有交代了。

  你们也老大不小的了,这孩子,该生还是得生,你们女孩子不要想着什么身材呀什么的,不给我们老林家生孩子呀!”

  她开始说这些,我还给她解释一下,说一下原因,可是,后来,她说的次数多了,我就烦了,一遇上她要张口说这事情,我就赶紧躲。

  老太婆在这里呆久了,她的强势也一天一天的表现出来了。

  比如,林森偶尔帮我洗一次内衣、内裤,被她看见了,她就会指桑骂槐,说我是一只不下蛋的鸡,还踩在他儿子头上拉屎……

  总之,那些话,要好难听就有好难听!

  后来,我忍无可忍,让林森在他妈和我之间选一个,我说,如果,让他妈在我们这个家继续呆,我就走。

  林森也听见过他妈好多次对我的无端指责和抱怨,所以,他不愚孝,选择了把他妈送回老家,然后,每月给他妈2000元的生活费。

  从此,我们这个小家才又太平下来,我们的二人世界才又幸福、温馨起来。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妈这次居然还带着他姐林兰一起到我们家!

  我看着林森,想起婆婆在我们这里住的那半年多,发生的那些口角和不愉快,我不由就皱起了眉头。

  林森赶紧捧起我的脸,充满爱意和疼惜的吻了我一下,他道:“宝宝,你放心吧,我妈这次不会再为难你了,她说要好好待你,说他在老家看了一部《婆婆来了》,深有感触,说她以后一定会和我们好好相处,不再唠叨那些事情了!”

  我不由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又问他,他姐林兰怎么这次也被他妈带来了?

  林森把他的手插进我的头发里,揉揉道:“宝宝,妈想让兰姐在这个城市找份工作安定下来,以后,我们姐弟俩也好有个照应。

  你也知道,我之所以能读大学,兰姐为我付出了很多。她当年初中毕业时,和我一起考上了我们县城的县中,可是,家里只能供一个孩子上学,兰姐就被迫没有读了。

  她初中一毕业,就在城里给人当保姆,后来又在沿海一带打工,才让我顺利完成了学业。她到现在还没有成家,也是我当年拖累了她。

  所以,老婆,现在,我条件比以前好点了,我也应该帮帮我姐,回报我姐当年对我的那些付出。

  放心吧,我姐很勤快,我们房子这么大,他和妈住楼下,妨碍不到我们什么的。等她在这个城市安定下来了,她就可以从我们这个家搬出去了。

  我的宝宝最善良了,相信你能体谅我的苦衷,所以,宝宝,让兰姐和我妈一起留下来,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林森说着,就要对我亲热。

  我赶紧推开他,白他一眼,昨晚折腾那么久,你还不够,真想肾衰啊?

  他却一笑,将我的手捉住,甜言蜜语道:“谁让我的老婆那么可爱呢?反正,我每次一挨到我老婆胜雪、凝脂般的肌肤,就会情不自禁。”

  说完,他拉着我的手,放在了他的那里。

  果真是一只喂不饱的狼,昨晚折腾了那么久,居然又那么昂扬斗志充满喧嚣了!

  我不由按住他的手,道:“老公,省省吧!妈和兰姐都在下面,万一听见了点什么动静,这大清早的,不太好吧。”

  他却正南其北的看着我:“咱们是合法夫妻,怕个啥?”

  于是,大早上的,这家伙又将我就地阵法,来了生吞活剥。

  后来,我们又小睡了一会儿,才慵懒的从床上起来。

  可是,我刚穿好衣服,就听他姐林兰在楼下喊:“林森,秦璐,下来吃早饭了,饭菜都快要冷了。”

  我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习惯我和林森的二人世界,这多添了两个人的感觉真的不好。

  他姐和他妈没有来的周末,我们都是一觉睡个够,然后起来,想在家里做,就我们两人夫唱妇随的自己做;不想在家里吃,我们就收拾得齐齐整整,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去吃饭。

  然后,我们就逛街,各种玩,不想在外边浪了,才回家腻歪在一起。

  那日子真叫一个甜蜜!

  于是,我看着林森,有点抱怨的说:“我还是想过二人世界的日子,那日子多酸爽,多美好!”

  林森就从背后抱着我,把他的脑袋伸过我的肩膀,用他那张迷死人不犯罪的脸贴在我的脸上:“宝宝,理解一下,你看,我们这不还是美好的二人世界吗?”

  我叹了口气,偏着脑袋看了他一眼,嗔怪:“林森,可我一想到你姐林兰曾经是你的童养媳,我心里就极端的不舒服!”

  林森立刻哈了一下我的胳肢窝:“宝宝,胡说什么呢?那都是当年妈的臆想,我这不已经娶了你吗?还说这些干什么?你这是自己没事找事,自己给自己添堵吧!”

  说完,他又亲了一下我的脸:“宝宝,乖,听话,一会儿下楼了,别苦着脸,让我妈和我姐以为你看见她们就不高兴。让她们难受。”

  我一下子就炸毛了,看着林森:“在你的眼里,我是一个不讲道理,没事找茬,鸡蛋里挑骨头的人吗?”

第4章 一切都反了常

  林森赶紧爱怜的看了我一眼,皱了一下他的眉头:“瞧瞧,瞧瞧,这小宇宙又爆炸了。璐璐呀,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动不动就生气!”

  我赶紧白他一眼:“那你赶紧去找一个不生气的去!喏,楼下就有一个现成的,典型的温柔、贤良,淑德,你妈眼里的好媳妇标本,你找去呀!”

  林森立刻狠狠的啃了我一口:“这出差才一个月,小脾气渐涨了呀,是不是没有被我收拾到,脾气才这么臭,我温柔的宝宝哪里去了?”

  然后,他一个横抱抱起我,不顾我的挣扎,就要抱我下楼吃饭,说,他这辈子就找我秦璐这个小宇宙,其它的什么的都不要,玉皇大帝的女儿都不要!

  他那番把我宠上天的样子,顿时,让我心里的小不满和小不高兴烟消云散,我挣扎着从他身上下来,悄悄的和他耳语,说我们这样,被他妈和他姐看见了不好。

  林森这才满意的勾起他性感的唇角,低声的对我说:“行,老婆这么懂事,那晚上,我好好伺候你。”

  然后,我们俩一前一后的下了楼。

  他妈一见我,居然亲热得不得了,那刹那,我都以为,曾经的那个对我横竖都看不顺眼,到处找茬,骂我是只不生蛋的鸡不是她了。

  我不由恍惚了一下,林森捏了一下我的手,我才反应过来,叫了声“妈”,又招呼了一下站在他妈身边一副小媳妇样子的他姐林兰。

  说真的,林森的姐姐林兰非常漂亮,尽管,她只是初中毕业,但是,她天生丽质,又加上这几年林森条件好了,念着她的好,不时的给她些钱让她吃好点、穿好点。

  所以,林兰站在我们面前,已经没有一点乡下妹子的气息了,她身材好,随便一套衣服穿在她身上,都特别的有味儿。

  她在深圳打了好些年工,所以,整个人的形象和气质已经和一个从小生长在城市的女孩没有两样了。

  对林森他姐,我一直充满了敬意,虽然,我嘴上和林森说一些充满怨气的话,但是,我能理解他对他姐的好。

  因为,如果没有他姐当年的付出,林森就不可能心无旁骛的顺顺利利的读完大学,还一直成绩那么好,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学霸。

  正因为他如此的优秀,所以,在这个城市没有一点关系的他,才能顺利应聘进他现在就职的那家声名赫赫的大企业。

  所以,从我们结婚起,我一直和林森一样,对他的这个姐姐,都充满了尊敬。

  可是,那天早上,当我招呼林森他姐林兰时,她居然惊颤了一下,好像很怕我似的,看见我,居然犹如看见了鬼一样。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在婆婆的提醒下,她才声色正常的喊了我一声。

  我当即心里就不舒服起来。

  我想,大早上的,我秦璐虽然不是什么绝色美女,倾国倾城,但也不至于像个女鬼一样,让林森他姐林兰大清早的看见我就惊恐吧。

  怎么说,我当年也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一朵呀。

  我当即表情有点不好起来。

  林森他妈和林森立刻交换了一下眼神,马上热情的上前拉起我的手,就像我是这个家的上宾一样,喊我快坐下吃饭,还特意吩咐林森他姐林兰,把专门给我蒸的蛋羹端了来放在我的面前。

  林森他姐林兰从小就学做饭,一手厨艺真的非常了得,比起我这个以前煎蛋都会煎焦黑的人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最爱吃林森他姐林兰做的蛋羹,没有想到,他妈居然把这件事情记着了,竟然那天早上特意让他姐林兰给我做了爱吃的蛋羹。

  我看着林森一家人小心翼翼的照顾我的样子,我当即就反思自己,是不是自己真的平素做人太过火了,以至于他们几个在我面前诚惶诚恐的。

  于是,我当即按捺住自己心里刚才的那点小不愉快和愣怔,也亲热的招呼林森他姐和他妈坐下来吃饭。

  如果,他们安分守己的在这个家里,我是不会介意的。

  毕竟,我爱林森,她们又是林森的至亲,是他此生不可分割的人,我也要爱屋及乌,体谅林森的。

  于是,那天早上,我们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吃了顿早饭。

  可是,我总觉得林森他姐林兰看我的目光躲闪着,像是背着我做了坏事情一样。我就奇了怪了,因为,林森他姐林兰以前不是这样的呀!

  虽然,自从林森带着我第一次和她见面,我就发现,她对我不是很热情,我甚至能从她目光的余稍里发现她对我的淡淡嫉妒和敌意,但是,她还是总是以礼带我,也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失常过。

  她那天早上的表现,还有林森他妈的表现,都太反常了,不由让我想到那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话。

  我隐隐不安的吃了那天的早饭,虽然,那顿早饭,表面一派祥和,可是,我却没有吃出什么味道来。

  我一直爱吃的林深他姐林兰蒸的蛋羹,也居然味同嚼蜡!

  饭后,林森他妈拿出一大包他们那里的土特产来,什么萝卜干、干豇豆、干笋子的,让我和林森给我爸妈拿回家去。

  林森他妈还特别的对我说:“秦璐,妈就知道你今天肯定和林森一起回娘家,这次来,特意带了些老家的特产来,虽然拿不出手,但是,这些东西,都是我亲自做的。今天,你们回家了,看见你爸妈,就说我老太婆这次来给他们请罪了。以前,对他们多有得罪、不周到、对不起的地方,让你爸妈看在林森的份上,原谅我这个乡下老太婆的不礼貌!”

  我一下子又惊异了!

  觉得林森他妈这次来这里,仿佛什么都是有备而来的。

  想当初,因为我,她没有少和我爸妈发生口角,虽然,我爸妈尽量按捺住性子,不和她争吵,只和她讲道理,但是,着实在她身上受了不少气。

  我爸妈要不是看在林森对我好的份上,当初因为他妈,还真想让我们两个一拍两散,离婚了事的。

  我想起林森他妈当年在我爸妈面前磕头作揖的耍泼,头皮子就一阵阵发麻。

  我不知道林森他妈这次究竟是在唱哪出,居然一下子反转得这么快!

  就像电视里的一个人人喊打的坏蛋,顷刻间就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好人一样,让人难以理解!

  林森见我愣怔着,半天没有反应,他就碰了我一下:“璐璐,妈和你说话呢!”

  那刻,林森的姐姐林兰居然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林森,那眼神让我心里发毛。

  但是,我想起我才回这个家,林森他妈也尽量在开始迁就我,林森还那么爱我,疼我、宠我,我就将心里的不痛快压了下去。

  我看着林森他妈,对她说,行!说我一定把她带的这些礼物拿给我爸妈。

  林森他妈这才笑了,还夸我懂事!

  我不禁又是一个愣怔!

  因为,当初,我和林森把她接到我们这个家,我给她买衣服,她嫌弃我浪费钱,说林森挣钱很辛苦,熬更守夜的,我却花起来大手大脚,一点也不心疼。

  仿佛我没有挣钱,全是林森把我养着一样!

  我周末心疼她每天给我们换着花样做饭,特意带她去外边非常有特色的餐厅、酒店,让尝尝鲜,开一下眼界,过一点有品质的生活。她不仅不领情,反而耷拉起她的脸,当即不顾众人的数落我,说我不会过日子,不知道精打细算。

  如今,我只是答应她把她送给我爸妈那些东西带回娘家,她居然就夸我了,我心里不由发碜,总觉得她妈这次来,是带着什么目的来的。一切都是酝酿筹划好的一样。

  那天,我忐忑不安的拿上林森他妈给我父母准备的礼物,和林森一起走出家门,进了电梯,向负一楼的车库去。

我曾非你不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曾非你不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8章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8章小说名: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8章失明一夜过去,杨笙睡得并不太平,天刚刚微亮,他就赶到了医院,从护士的嘴里得知秦世欢还没有醒。“她昨天晚上发了高烧,情况不是很乐观,但是她的求生意识很强,打了一夜的点滴,凌晨才稍微退了。”医生拿着厚厚的病历本,眉头紧皱,跟杨笙讲解着情况,抬头却发现杨笙根本没有在认真听,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没事我就先出去了,她应该很快就会醒了。”说完医生就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只剩杨笙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病床边上。秦世欢的脚大概是因为赤裸走在马路上摩擦的

  • 让爱化作雨纷飞8章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8章小说名:让爱化作雨纷飞第8章什么都不要她让他觉得恶心吗?她真的有这么令他觉得厌恶吗?顾玥双手捧住自己的脸,任由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在掌心,带着温度的眼泪,像是灼伤人的烙铁,让她忍不住浑身战栗。即便是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人羞辱,她也没有掉一滴眼泪,可是在看到陆与江时,所有的伪装,都在这一刻分崩离析。郑丰泽从没有见过一个女人能哭得这么伤心,一时之间方寸大乱,正想着要如何安慰时,顾玥已经擦干眼泪,转身往楼道里走去。“今天谢谢你。”她走的极快,以至于等郑丰泽回过神来时,已经不

  • 陪你路过全世界8章

    原标题:陪你路过全世界8章小说名:陪你路过全世界第8章下跪谢河回头,看到是沈知微,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哟,沈大小姐。”“那是顾慕衍的平安符,给我。”沈知微没空和他打招呼,视线定在他手上的平安符上。“沈大小姐想要这个?”谢河挑眉,“不过可惜,这被我捡到,就是我的了,哪有让人之理。”“你……”“当然,沈大小姐非要要回去也可以。”谢河说着,眼睛眯了眯,“像五年前我下跪一样,沈大小姐亲自给我下跪一次,我就把这烂玩意儿给你。”沈知微早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要回来,但听到谢河这么说,还是呼吸一滞。谢河五年

  • 以余生换相思8章

    原标题:以余生换相思8章小说:以余生换相思第8章当众打脸上官棠显然也被震惊到了,她明明记得,姐姐去世的那年,他当着姐姐的面发誓,不会再娶任何其他女人!为此,她安心留在国外读书,却没想到学成归来的时候,她心中心心恋恋的人,竟然要娶眼前的这个女人?“你们好,我是宋颂。”宋颂颤巍巍地伸出手,上官夫人却一直拿着探视的眼光看着她,“不知,宋小姐的父母亲人,是何身份?说出来,我们也好耳闻一下。”“宋颂的父母是外国华侨,为人向来低调,家风淳朴。我选她做我的儿媳,只是因为她这个人啊,乖巧。”陈媛凤看了一眼上官夫

  •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8章

    原标题: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8章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008章贞贞怀孕了!头好痛。清晨醒来,慕贞贞就感觉头无比的疼痛,不知是不是昨晚受凉发烧了。摸索着打了电话给主管,请了假,慕贞贞又将头埋进被子。本想着睡一觉,忍忍就过去了,但疼痛的感觉却越来越剧烈。脑袋已经都开始晕乎乎的了,慕贞贞挣扎着起身,拿起手机拨通了好友的电话。“雨萱,我……我很不舒服……你能过来一趟吗……”听见慕贞贞虚弱的语气,池雨萱担忧起来。“贞贞,你等着,我马上就过来找你。”挂断电话,池雨萱立马向公司请了假,奔向了慕贞贞的

  • 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8章

    原标题: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8章小说名称: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八章小东西楚小小纠结了将近一个小时,最终还是没有拨打出去,而是先将合同拿去交差。楚丽丽第一次接女一号的戏,并没有大红大紫,知道她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她急着想要做女一号,为了红,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楚小小交完了差,立马跑回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上。从楚丽丽那回来,心里很不安,就打了个电话给外婆,确认外婆没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那晚她抱着手机,输入那一连串的号码后又将它删除,反反复复,直到睡着……第二天一大早被手机铃声吵醒,楚小小

  •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8章

    原标题: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8章小说名: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第8章我的婚姻我做主董颖更是忍不住了,脸上已经是冷若冰霜,看了看旁边窝囊了一辈子的丈夫上官泽,她表情凝重的说:“爸爸,对于子轩来说,这只是个小意外而已,气大伤身,您放心,回家后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上官硕却将手边的水晶烟灰缸狠狠一推,“咣当!”一声巨响,晶莹剔透的水晶洒落的满地都是。“这样的事情还小,上官子轩是上官集团的总裁,现在这样的艳照已经传的到处都是。真是不肖子孙!”“爸爸,子轩再怎么说也是上官集团的门面,他在公司跺跺脚整幢楼都

  • 旧爱难寻8章

    原标题:旧爱难寻8章书名:旧爱难寻第0008章他的名字她心里忐忑的跟着李叔来到了大厅里,跟那些做蛋糕的人站在一起。洛文豪一眼不眨的看着埃里克,没有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埃里克的脸上露出一抹惊艳,快走两步到了她面前,说:“哦,我的小天使,这么美味的蛋糕你是做的吗?”“准确来说,应该说是我们这个小团队做的!”南千寻微笑着看着埃里克,笑容里带着淡漠疏离,话说的不卑不吭。“哦,你太了不起了!”埃里克说着给了她一个礼貌性的拥抱和亲吻礼,只是他凑近南千寻的时候,看清楚了她脸上的果酱,很绅士的没有拆穿她。南千

  • 相思君知否8章

    原标题:相思君知否8章小说名字:相思君知否局中局她哭着扑来,丑妃敏捷转身,令她扑了个空,险些被院中树根绊倒,舒婕妤又是哭叫,“姐姐是记恨了妹妹,便不管妹妹死活了么?”“你的死活,”丑妃淡淡道,“与我何干?”说罢,转身要回屋去,舒婕妤紧随其后,寸步不落,亦朝里间走。“还有何事?”“姐姐不肯帮我,”舒婕妤哽咽道,“妹妹便只能长跪于此。”说是要跪,却不见她有半点矮身的意思,段灵儿懒得与她周旋那些姐姐妹妹的把戏,便道,“有话直说。”舒凤把袖子卷起来,白皙的小臂上赫然落了一块伤疤,皮肉脱落,伤口化脓,显是

  • 半生情缘半生劫8章

    原标题:半生情缘半生劫8章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8章玉佩宫女房。应雪桃一直昏迷不醒,她本地位低下,自从失去了吴太后的庇护之后,更是受到众人的欺压。在这深宫之内,没人会关心一个奴婢的死活,更何况,她还是皇上恨之入骨之人。几个宫女在外面打赌,应雪桃究竟还能撑几天。阎清鸣听见这话,脸色一沉,一旁的德公公赶紧咳嗽了一声。宫女们没想到皇上会来,吓得跪在了地上:“奴婢叩见皇上。”阎清鸣没有出声,冷着脸推开了房门。屋内臭烘烘的,应雪桃就躺在床上,连一床薄被也没有。她昏死了过去,脸色苍白如纸。德公公眼力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