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强娶绝宠:废妾有毒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7:45:0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强娶绝宠:废妾有毒
第二章 亡命劫持

今夜格外黑,连唯一一丝月光都被浓厚的云层挡住,只在遥远的天际露出一线阴冷肃杀的青灰色。来自http://www.xbxys.com/

上阳京中,街市之上,格外寂静。静得连风卷起一丝树叶飘飘落下的声音都是那样清晰。而那片树叶最终落在了一顶华丽的轿子之上,安然躺着。

抬轿子的共有八人,均是身形彪悍之人。

走着走着,一路之上只有偶尔店铺的灯笼还闪着昏黄的烛火,将他们的影子拖曳在地上,格外地长。眼看着就快到了崇武门,突然“倏”地一声轻响,似有人影飘过。

为首的轿夫立刻给身边之人递了个眼色,小声道:“有动静。原文xbxys.com

那人点点头,立即敛了神色,示意轿夫停轿。旋即他靠近软轿,压低声音道:“殿下,您稍等,属下去看看情况。”

“嗯。”

简简单单地一个音节,懒懒散散地自轿中传来。那样的声音似带着无穷无尽的惰性与魅惑,仿佛对世间任何事都不在意般。

玄夜立即纵身一跃,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片刻,突然传来“哔”地一声,直啸长空。小百姓养生网骤然,有火树银花般美丽的颜色在天空绽放开来,一朵接着一朵,层递四散开去,坠成无数亮丽的小点,再直直坠落。

突如其来的焰火,令八名轿夫刹那疑惑,齐齐抬头望去。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一抹娇小的身影腾地窜入软轿之中。

霜兰儿慌不择路,冲入软轿之中,她的手中握着一支金钗,进去后直接抵住轿中之人的咽喉,低喝道:“别动!”

此时,轿外的焰火燃烧到了极致,最后一记有力的喷发,令天地四周都亮了几分。

而就在这光线陡然明亮之时,霜兰儿终于看清楚了眼前这名她所劫持的男子。

他生的好美好美,黛眉长目,眼角处略略勾起如柳叶的弧度,鼻挺青山,肌肤赛雪,映着那薄薄的红唇分外妖娆。

她的呼吸凝滞了下,不自觉地咽了咽喉口。小说强娶绝宠:废妾有毒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龙腾本是百般无聊,闭目养神,不想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出戏。

他幽幽睁开凤眼,望了望眼前的女子,旋即凝了凝眉。脏兮兮的小脸,算不上人间绝色,倒也还说得过去。杏眼弯眉,脸颊边两道泪痕尚未干涸,小巧的鼻,嫣然的红唇有些发白,也有些轻颤。一身大户人家的妾室喜服,瞧着真碍眼,她像是从哪里逃出来的。

突然,他锐眸一眯,有危险的意味折射出来。他注意到了她左边脸颊异常的肿起,似是被人打了一巴掌。原文xbxys.com还有,她的唇角,尚有一丝未干的血迹。是谁,对一名弱女子,下如此重的手?

此时玄夜悄悄靠近软轿,刚要对着霜兰儿出手。

龙腾却伸出一指晃了晃,并以眼神示意玄夜退下。生活太平静无聊,今晚终于让他遇到了些有趣的事,眼前这个女子,佯作镇定的小脸隐隐透出惶恐之色。

缓缓低头,龙腾瞧了瞧她握住金钗抵住自己咽喉正不停地在颤抖的手,忍不住打趣道:“喂,你打劫就打劫,可别手发抖啊,你这一抖,我可是担心我这条小命不保呢。”

他的笑语,令霜兰儿益发紧张起来,她的心狂猛跳着,“不许说话!不然我就……就刺下去了。”

龙腾优雅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会乖乖听话。推荐xbxys.com只是一双妖娆的眸子来回打量着她,看着她渐渐平复了呼吸,不再慌乱。

时间仿佛终于过了很久很久,他从未遇到过这么有趣的劫匪,实在是忍不住了,终于开口问道:“喂,你是要劫财还是劫色,倒是开口啊。让我这么干等着,你是要憋死我么?”

语罢,他又是魅惑一笑,补充了一句,“劫财的话,很不巧我今天没有带现银。若是要劫色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腰带就在你手边,你自己解开好了。”

劫色?腰带?

霜兰儿何曾被人如此戏谑过,登时脸颊如火烧彤云,热辣辣的。她恼道:“谁要劫财劫色了?你是不是要出崇武门?把出城门的令牌给我!”

龙腾一愣,自从这个小女人进来后,他曾猜测了千种百种她的目的,可就不曾想过她竟然是要自己出城的令牌。也对,这夜半时刻,空无一人的大街之上,只有他一顶轿子朝着崇武门而去。看来,刚才的异常响动和焰火,都是这个小丫头放的了。真看不出来,她还挺聪明的。

霜兰儿见他不语,立刻冷了脸,“你快点交出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把你的衣服脱下来!”

龙腾“呵”一笑。望着她此时气鼓鼓的小脸,她的胸口一伏一伏地,胸前扣子似乎掉了两三粒,每一次吸气都隐约可见内里突起的峰峦的轮廓。

看不出来,她娇小的身子还挺有料的,他唇边的笑意更深,“令牌就在我腰间,你自己拿啊。还有你的金钗抵着我,我可不敢动,至于衣服嘛,你自己脱啊。”

霜兰儿注意到了他轻薄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的胸口,虽是恼怒却不敢发作,只伸出一手往他腰间一路摸索着,嘴上道:“你别耍花样,我的金钗可是不长眼睛的。”

他又笑:“嗯嗯,知道知道。”

顿一顿,他又怪叫:“不过你别乱摸呀。看看你的手正搁在哪?我可要受不了了。”

霜兰儿正好摸到了令牌,忽地感觉手腕处搁着什么物什,听得他这么一语,又联想起临出嫁前娘亲相授的男女之事。她只觉“轰”地一声,脑中一热,脸滚烫滚烫的。

咬着下唇,她心一横,将他的腰带松开,“袖子你自己脱。快点!”

龙腾听话地照办,“让我脱衣服,还说你不是劫色。”

霜兰儿也不理他,“快点,还有裤子,也脱了!”

“裤子要怎么脱?”龙腾好笑地望着她,“我里面可是什么都没有穿,你确定要我脱么?”

“我……那算了……”霜兰儿脸更红,此时她突然觉得这邪魅妖娆的男子一定是在戏耍她。也是,她一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慌不择路,又怎会轻易就能劫持住这名坐着奢华轿撵之人?

想到这里,她突然用力一扯,将令牌自他的腰带上扯落,又顺势拽过了他的外袍。与此同时,原本抵住他咽喉的金钗亦是放下,并没有看向他,只小声道:“今天谢谢你了!”

语罢,一抹娇小的身影飞快地从轿中窜出,直朝着被迷蒙夜色诡异笼罩住的崇武门飞奔而去。

玄夜立即上前请示,“殿下,要追么?”

龙腾恢复此前懒散的模样,邪邪往软轿侧面靠去,摆摆手,“不用了。今晚还有要事。”

再次阖上双眸假寐,可脑海中却依旧还萦绕着她的倩影,还有她最后一句道谢。看来,她还不算笨嘛。知道他只是在逗她。

他挪动了下,调整了下姿势。

突然,“铛”一声,似有东西坠地。

他弯腰捡起,长长的眼睑扯开一道细线,瞧清楚了那是一枚香囊。凑近鼻间细闻,一股淡淡的药香传来,沁人心扉。

药香……这是她方才遗落的东西罢……

不过,他突然想起了件麻烦的事,他的衣服被那小女人抢去了,那他要怎么去办事?

第三章 玉石俱焚

天更黑,无星无月。

霜兰儿一路狂奔,近至城门时,她偷偷躲至城墙脚下,将方才那男子的锦袍换上。

她身材娇小,而那男子的衣裳实在太大。无奈之下,她只得从头上取下数枚发卡,将衣裳肩处以及腰身处别住,衣摆挽起,又将原本自己的腰带系上。

夜色很浓,乍一看倒也能混的过去。

接下来,她反手将自己的长发挽成男子发髻,拿着令牌便去叫开城门。

不一会儿,崇武门城楼上有人小跑下来,一见霜兰儿衣着华丽,不敢怠慢,“这位小爷,深夜出城,可有令牌?”

霜兰儿取出递上。

那人一看,立即恭敬正了正身,“下官马上开城门,请稍等。”

霜兰儿心中一喜,看来这令牌主人权限很大,她忙拉住那卫士,“对了,跟你打听个事。检校郎李知孝,你可认识?”

那人又看了霜兰儿一眼,觉得她细声细气,不似男人,心下有些疑惑。可转念一想,这宫里不多的是这种细声细气的太监么,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立马堆笑道:“哦,检校郎可不是什么大官,不知这李知孝长的啥样,你形容一下,也许我能想起来。”

长得啥样?这下子倒是问住了霜兰儿。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检校郎李知孝是经由媒婆上门提亲,父母同意,她顺从嫁了。自己从未见过他的面,只听说五官端正,为人忠良正派。自己家中一贫如洗,上有哥哥不学无术,下有弟弟妹妹尚年幼,父亲重病卧床,全靠母亲平日给人洗衣服,以及她在医馆做工赚钱养家糊口。能找到这样条件优厚的夫家,她已经感激上苍了,所以也不曾去在意李知孝究竟生的是啥模样。

夫君长相是如何?霜兰儿正在两难时,不知如何开口回答。

卫士突然拍一拍脑门,“哦,我想起来了,是不是那个今天成婚的检校郎李知孝?”

“嗯嗯。”霜兰儿双眸一亮,点头道。

卫士疑惑道:“他今天成婚,又怎么会跑来执勤呢。”

霜兰儿一愣,“可婚宴礼成之后,崇武门派人来传,说是今日下令关闭其余七座城门,只余崇武门放行,人手不够,特调检校郎李知孝前往临时值守,戌时前可换班回家。”

“可没这回事啊,今日上阳八处城门皆开。”卫士摸不着头脑,挠了挠耳后根,不解道。

“那让我先出城罢。”

“嗯。”卫士应声,打开铜闸,用力推开了厚重的城门。

霜兰儿闪身出城。

此时她已然明白,整件事一开始就设计好了,礼成之后将他夫君骗离家中,又劫持了她。目的应该就是刚才桂嬷嬷所说的,强行纳她为妾,要的是她的处子之血。

她越跑越快,娇影在黑夜的浸染下,只呈现出阴翳。

也不知何时起,她的发髻全乱了,发卡全部掉落,满头青丝随风飞扬,似张扬的隐怒朝黑暗伸去。

她家中并不富裕,靠双手劳动养家虽然辛苦,可她的日子过得踏踏实实。

可从今以后,她平静的生活将被彻底打破。

心中,尚有一丝不甘心。王妃重病,生死各有天命。王侯将相,为了一己私利,岂能如此草菅人命?

她知晓崇武门外有一处地方,常常用来处死犯人,她曾经和师傅受人之托前去收尸过。

现在,她便凭着记忆拼命地向那跑去。

虽未曾谋面,可拜了天地就是她的夫君,她不能明知他有危险却置之不理。

风,呼啸而过。卷起纷纷扬扬的落叶,漫天呜咽着。

她跑得太累太累了,渐渐体力不支。

骤然,身后传来马儿一声长鸣,声音悠远,浩荡雄浑。

旋即,是铺天盖地地马蹄声如奔雷般席卷而来。

待霜兰儿反应过来时,只见黑夜中,马蹄钉掌扬起雪亮的银色,飞一般地将她团团包围。

黑压压的骏马,高高在上的满是身穿盔甲的卫队,压迫感层层袭来。

霜兰儿一瞧这阵势,心中立刻陷入了绝望。

她,逃不掉的。

她漠然望着面前喷吐着热气的马儿,只觉自己都要被这热气熏晕了,整个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伏在地上,脆弱无助。

马儿拉开一条道,最先冲进来的便是桂嬷嬷。

“贱人!竟敢打晕我,不教训你我这么些年白活了!”

话音落下,劈里啪啦的巴掌声如珠炮般响起。

桂嬷嬷眼中的狠毒更甚,每一掌都拼尽了她全部的力气,毫不留情。

不一会儿,霜兰儿两颊已是高高肿起。

痛么?

霜兰儿麻木了,她只觉得自己被打得不停地摇晃着,已经没有了感觉,也许是肿得痛过了头,也许是绝望令她的心也一同麻木了。

无休止的耳光中,她的手,颤颤摸索到了身旁地上折落的树枝。约两指来宽,也许是前几天被大风从枝头刮落的,此刻正静静地躺在地上。

树枝孤寂地躺着,像是诉说着与自己同样无奈的命运。

耳畔,咒骂声依旧。

“贱蹄子!你修了八辈子福,入王府为妾,竟然还敢跑。昏了你的头,瞎了你的狗眼!”

上百个耳光落下,桂嬷嬷打得自己也有些手疼,可心中仍不解恨。又是一掌狠狠击下,她的手臂上带着金镯子,一用劲,霜兰儿的额头被刮出一个血窟窿,顿时血流满面。

入王府为妾?

侯门一入深似海,是福是祸,与谁人评说?

那一刻,霜兰儿痛极之下反而清醒了过来。

她作了一个决定!

他们,要的不是她的处子之血么?

如果,她不是处女了,是不是就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们是不是能放过她?

咬牙不语,她摸索着树枝,紧紧捏住。心中有如被大石压住,沉沉地,窒闷地。

暗夜,周遭的一切,只余天边一线银辉,幽幽照着。

她握紧树枝,突然,用力朝自己的下身,刺去……

是向命运屈服么?还不如,毁去处子之身,玉石俱焚。

那一刺,已然没有了疼痛的感觉。比起自己肿胀的脸,这点破身之疼,又算得了什么?

她慢慢倒下,气若游丝。身下,一股温热的血液缓缓流出,沿着她的腿间,缓缓浸透了她的底裤……

第四章 你别妄想了

此时,夜色漆黑如山,天边有阴郁的云狰狞如山。

身子虽是剧痛,心底却有一丝快意划过。霜兰儿紧紧握拳,掌心间满是常常捣药磨出的茧子,不似寻常闺中养尊处优的女子。

她的眼前,仿佛浮起了爹娘的笑脸,弟弟妹妹的可爱,却又渐渐模糊起来。她不知道,现在他们可安好?其实,她的心中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如若他们遭遇不测……她必不会让他们的诡计得逞……

身边,黑压压的卫队们,牢牢立着,一动不动。

腾地,远处有急促的马蹄声再次响起,如奔雷席卷而来,渐渐逼近。

卫队们闻声恭敬让开,分立两道,让后方绝尘一骑飞驰入来。

“嘶”地一声,马上之人用力拽住马头,立足一蹬,便飞身而下。

金光顿闪,但见一名男子稳稳落地,固若磐石。

他背身而立,霜兰儿此时正无力地伏在草地上。她勉强抬头,却只能瞧见他绣满金龙的华服下摆。那颜色,清冷不近人情。

桂嬷嬷一见瑞王驾到,她面露鄙夷地踹了霜兰儿一脚,回头谄道:“王爷,有老奴在呢,何必劳烦王爷亲自大驾。”

男子也不理她,微微侧脸,眼角余光扫到霜兰儿一脸血污,双颊红肿,难辨容貌。

他轻轻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本就凛冽的声音带着隐怒,听得更让人发颤。

桂嬷嬷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这……这贱蹄子不听话,老奴……老奴给她一点教训……”

男子嘴角微微一沉,不再作声,眼角余光冷冷凝视着地上的人儿。

霜兰儿已然虚弱至极,轻飘飘像个纸人,她软弱无力地瞧着他。此刻她很想睁大眼睛瞧清楚,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如此狠绝。可惜她的脸太肿,充血模糊的视线里只有他衣上金龙闪耀着的冰冷光泽。

而下一刻,他的声音如雷声隆隆滚过。

“瑞王妃需要你替她治病,本王不得已为之。本王不会临幸你,王府会给你一切你想要的荣华富贵,只要你守好自己的本分。”

荣华富贵么?

用她一生独守空房来换取?还是用无辜之人的生命来换取?他以为,人人都是贪慕虚荣之徒么?他以为,侯门真是每个待嫁少女真心的企盼么?

桂嬷嬷见霜兰儿不出声,面上隐有讥诮之色。她眼中怒不可遏,上前踢了霜兰儿一脚,“贱人。王爷大量,已经原谅你私自出逃的过错了。你还不赶快磕头谢恩?”

霜兰儿依旧不语,单手支撑着草地。

男子蓦地回首,扫了一眼她臃肿、模糊不辨的容颜,又飞快转回头,只冷声道:“带回去,王妃还在等着,不能耽误。”

桂嬷嬷忙点头道:“是,王爷。待老奴回去取她的处子之血。相信过了今晚,王妃便可痊愈了。真是谢天谢地,王妃这么好的人,总算是有救了,真是苍天有眼。”

“嗯。”

他只是,简简单单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撩袍便欲离开。

“呵——”

一个不屑的音节,自霜兰儿纤细的喉间发出。

取她的处子之血?王妃有救了,这是苍天有眼么?

那一刻,霜兰儿整个人孱弱得就像是一缕青烟。

她突然笑了起来,那样的笑,在血肿的面容之上,在漫漫黑夜之中,仿佛绽开奇异的花朵,一点一点,一瓣一瓣展开,美得诡异眩目。

下一刻,她字字如同雷霆万钧:“你们休想。”

他一愣,止住脚步。侧过脸,他似被那凄艳的笑容所摄,怔怔问:“你,什么意思?”

她脸上笑意一分一分加深,虽然她的眼睛太肿太痛,无法再睁大,看不见他的脸,还有他此刻的表情。可是他本是低沉鬼魅的声音中,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她分辨得清清楚楚。

胸中渐渐透不过气来,却有一丝痛快划过。她挣扎着,拼劲全力朝他大声吼道:“你永远也别妄想了!我已经……不是处女了……”

说完时,她再也支撑不住,像只断线的纸鸢般软软倒下,静静地伏在那里。

“什么!”他大惊失色。转身,一瞬间便擒住她娇小的身子。

黑夜中,她了无声息,长发根根凌乱地散在空中,没有生气地飘荡着。此时,他想起适才她的眼睛,绝望之中满满都是漠然,那是对生的一种漠然。

“呀!糟了!”桂嬷嬷突然大叫起来,双手捂着唇,颤声喊着,“她下身……都是血……都是血……好像已经干了……真的来不及了……”

语罢,桂嬷嬷脸色已然青白,双手紧紧捂住唇。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虽说这个霜兰儿看起来性子倔强,可她怎么也想不到,霜兰儿竟会刚烈至此,女子自毁处子之身,等于毁去一世清白,这需要多么大的决心和勇气啊。

像一下子没了主心骨般,桂嬷嬷慌乱无措地望向瑞王。

却见他亦一脸茫然立着。

突然他浑身狠狠一怔,手一松,任凭霜兰儿从他手中滑落,滑过他赤金华贵的衣袍,滑过他的鹿皮虎靴,最终跌落于地。

霜兰儿早已昏迷,不省人事。坠地之后,她一动也不动,只是弓着身子,安静地伏在草丛间,像是睡着了一样。这般样子,像是只受伤了的小兽,依偎在大地的怀抱之中,见者生怜。

此时,月光终于将厚重的天云撕开了一道口子,露出几缕寥落的光芒,映照上她苍白的容颜,隐约可见道道泪痕划过……

他久久立着,望着,一句话也不说。其余之人,皆晓得他的脾气,也不敢插话。

良久,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声音再也没有波澜起伏,只道:“带她回去罢。今日之事,不许外传,违者杀无赦。”

强娶绝宠:废妾有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强娶绝宠 或 废妾有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情深不相忘第13章诬陷叶菀微微一愣,随后立刻拉开了和贺铭恩之间的距离。“夏夏,你别误会,我和铭恩……”话音未落,贺铭恩已经伸手再次将她揽入了怀中,他看着她,居高临下的宣示着自己的主权,“不用怕她,我和她马上就要离婚了。”叶菀堪堪的低下头来,似乎充满了愧疚,“可是至少现在她还是你的合法妻子,我不能这样……”夏遇嗤笑一声,推门而入站到了两人的面前,她用微笑掩饰着心中的酸楚,“铭恩说得对,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从今往后,便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卑微的爱情第十三章永远都是这么不可一世航站楼中到处都是拖着行李箱来去匆匆的旅客,机场的广播声与人声夹杂,热闹非凡。站在大厅的穆芊芊看着手中的护照和机票,目光幽深。那上面的名字和照片都不是她的,但从今天开始,穆芊芊已死,她将会以蓝小暖这个全新的身份活下去.想必现在霍绍谦已经收到了她自杀的消息了吧,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原本处处受他控制人形血袋和骨髓库,居然就这样死了,他恐怕又生气又着急吧,说不定还会在心里暗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田野爱情生活第十三章放相亲对象两次鸽子这些精气进入血液后,血液变得更加有活力,一股舒爽流遍全身。可惜还没等他享受,这股精气就消失了。但黄羿无比惊喜,因为他找到让身体不断变强的办法。之前万物鼎认主,就已经让他变化很大,若以后通过吃肉食来不断改善身体,身体会变成怎样?岂不是变成超人?“妈,我去鸡棚了。”黄羿道。“整天就知道去鸡棚,我都跟媒婆约好了,今天下午在三峰大桥和林家村的姑娘见面,上次你不去,人家都生气了,这是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逆凰医妃惊天下013杀蛇“叫什么叫,没看过人抓蛇吗?”凤轻尘语气极坏地道。作为外科医生,她的手是相当敏感和精贵的,她把手看得比命还要重要,平时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双手,出一点点问题,就是碰了点皮,都会去拍片观察,以免感染了。这种直接用手抓蛇的举动,如若不是没得选择,她绝对不会做的。手中那冰冷滑腻的感觉,让凤轻尘全身发毛,脾气更不好了。她不怕蛇,但讨厌蛇这种冰冷的动物,摸在手中的感觉,比摸尸体还要让人恶心。而对于讨厌的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混世神医》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混世神医》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混世神医第13章别说话吻我顾北抽回手掌,紧紧捏着手腕,脸上有些许紫黑之气。“你要植物做什么?”王梦瑶秀眉一颦。“我说你这女人真是胸大无脑啊!让你拿肯定是有用的,你再墨迹一会就等着给我收尸吧!”闻言,王梦瑶脸色一冷。可见顾北的语气不像是玩笑,冷哼一声走了出去,不多时抱着盆栽走进屋内。见状,顾北忙的走到盆栽前,拿出银针刺破指尖。“妙法回春,移花接木!”顾北手指点在盆栽上,一股肉眼可见的黑气顺着指尖转移到了那植物上。不多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超级强兵当奶爸第十三章:一起睡入夜的城市总是那么的千娇百媚,璀璨的灯火与朦胧的夜色呼应,勾兑出这座城市浓稠的魅力,它就像是一个夜场里经验老练的舞女,你不一定会爱上它,但一定会被它吸引。中港市的区域划分很明显,南城区的夜生活最繁华,北城区的学府最多,东城区的白领阶级和写字楼最多,西城区里的工厂和外地人最多,至于居于这四大区中间的市中心,则汇聚了最多的达官显贵和富贾名流。一连在酒吧里喝了一个星期酒的章小雅,今天晚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兵王卸甲》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兵王卸甲》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兵王卸甲第13章你这是在威胁我叶云曼的脸色顿时难看到极点,看来在来之前,两人已经达成某种共识。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打电话给那个“安少”?叶云曼心中有千万个不愿意,她不想跟那个男人有任何瓜葛,可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秦渊必死无疑。“叶小姐,你还是先把人交出来吧,没必要为了个不长眼的下人闹得大家不开心,至于钱的问题,你们自己协商,我管不了那么多,呵呵!”鲁天峰笑呵呵说道,能够在四十多岁成为东南黑道的扛把子,他的城府又岂会那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放弃爱情放弃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放弃爱情放弃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放弃爱情放弃你第13章继续手术手术室的门关了又打开,医生戴着口罩面露难色。“医生,手术好了吗?我女儿怎么样?”朱霞看医生过来赶紧站起来问道。“手术还没开始。”医生说着看向江黎川,“江先生,捐赠者怀孕一个月加上情绪很不稳定现在做手术孩子肯定保不住,大人也有危险。”“她,真的怀孕了?”江黎川有些意外,之前秦若欢的话他只以为是秦若欢的一种手段,可眼下医生却没有骗他的必要,他是真的有一个孩子了?朱霞见江黎川面露难色心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3章他后悔了“不!搞错了,你们一定搞错了!”“不是我,我没有带光碟回来,没有……”“景行,你救我!我都是被逼的,都是被蔡雄那个混蛋给逼的,是他骗了我,做坏事的人都是他,我是无辜的,我还是受害者……”林琳抓住了贺景行的手,满脸泪水的向他求救:“景行,我知道你还爱我,今天我们是要订婚的,你不能让警察将我带走,你不能……”林琳哭的声嘶力竭的,贺景行却感觉不到多少疼痛了。“琳琳,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愿此生不相逢第13章不用怜悯“我明明就知道他是那种爱恨分明眼中容不下沙子的人,又抱着怎样的奢望一直等下去呢?”陆清言微笑起来,平素看起来寡而无味的脸呈现出惊心动魄的美感,就像是飞蛾扑火最后燃烧自己的那瞬:“夕荷,我不知道我还能等他多久了。”夕荷的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她终于是认认真真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从来都不敢正视自己的女人,曾经的她以为她是她最厌恶的那种胆小如鼠,就喜欢生活在阴暗角落的人。此刻,她不得不承认她夕荷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