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陋俗之送葬童子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30 1:35: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陋俗之送葬童子

005章 阴阳体

柳爷爷说到这里时看了我一眼,我脱口而出道:“柳爷爷,你说的是炎帝,神农氏吧?”

柳爷爷看着我点点头,说,没错!这个故事,我当然知道了,教科书上都教过,只是明明是神农氏,怎么变成魁隗氏了?

我知道柳爷爷还没讲完,我就看着他,柳爷爷就接着说,道:“魁隗氏,历经十余年终于创出本草经,得到诸多部落的推崇,后得到炎帝称号。说明http://www.xbxys.com/

“但却没有人知道,炎帝在创出本草经后,心中却一直在苦思,树能护人是何意,终于有一天,他偶然一次,看到天降雷雨,一群山中野兽,不但不往洞里跑,反而往一片山林中跑去,那群野兽对着一颗足有数个人才能围住的大树不停的叩拜,炎帝就发现一个超认知的事实,这些树,有灵!”

我听到这里,猛然就明白了,我看着柳爷爷,柳爷爷却是微笑的对我,点点头道:“你想的没错,那颗大树为这些野兽遮风挡雨,避免了许多天灾,也正是因此,炎帝又创了一教,名为,众生教,那颗大树,就是众生教的护法神树,受魁隗部落,世代膜拜。”

我听的眉头一皱,既然是众生教,反而去膜拜一颗树,不符合教义吧?我就把疑问问了出来,柳爷爷却是笑着点点头,道:“没错,这点当时有很多人提了出来,可是记载中,炎帝却是力排众议,非要这么做,当时的人们不理解,可是延续到今天,就不难解释了。树,遭受雷击,看似死亡,实则却是在吸收这种能量,只要你不连根砍断,它就生生不息,更是会克制阴邪之力,那些道教的道士的法器,大多数都是以木为主,这也是原因之所在。”

我听的有点懵懂,可能这有点太匪夷所思吧,我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实际别说你不懂,就连很多人,至今都不明白炎帝的真正意图,只知道,从哪以后,许多按照炎帝所说做的,都是过得风调雨顺,也正是因为这点,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不以为意了,而这个时候,也就来到了封建时代。”

柳爷爷说道这里也就不在说了,我也就没有在问,毕竟这不是我的来意,爷爷留信中让我找柳爷爷,那想必他有办法破我劫难吧?

可就在这时,我忽然想起什么,我看着柳爷爷道:“柳爷爷,你不会就是众生教的人吧?”

柳爷爷忽然又笑了起来,然后点了点头,说真的,我真的很惊讶,就听柳爷爷跟我说,“村外的那片柳树林,就是我的爷爷所栽种,一代又一代的,我们老柳家世代都守护着他们,同时他们也在守护着整个村子!”

我听着柳爷爷说的话,惊讶也渐渐消失,却看着他疑问道:“柳爷爷,既然整个柳树林护着村子,为何下午时,会发生那么恐怖的事?”

我相信柳爷爷一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他就算不是爷爷说的高人,也定不是普通人。

“因为,你走出了村子!”

柳爷爷直接了当的回答我,我在仔细一想,可不嘛,那几个熊孩子打架的地方,就是在村子外,虽说是在柳树林旁,可也是村子外。来自xbxys.com

可我又一想不对,若真是因为这点,那自己在老黄家生活八年,小时候去上学,我都离开了村子,按理说,要出事,早出事了。

柳爷爷似乎看出我的想法一样,就听他道:“你是不是疑惑,为何他会在今天找你,而不是以前?”

我确实很疑惑,我点点头,柳爷爷就笑着道:“这件事,就要从你的小时候说起了!”

“十八年前,我正像是往常一样躺在柳树林里给村里的孩子讲故事,忽然就听到了一阵婴儿叫声,我就驱散了孩子,就奔着声音寻去,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个竹筐里放着一个孩童!”

柳爷爷说道这里看了我一眼,我已经懵了,那孩童不会就是我吧?可我明明是爷爷捡的啊,怎么又变成柳爷爷了。

我也没有问,我知道柳爷爷肯定没有说完,柳爷爷接着告诉我,那小孩确实是我,可也正在这时爷爷从外面回来,正好碰到柳爷爷抱着我,就上前询问,爷爷是为数不多知道柳爷爷不是真疯的人,最重要的是,爷爷年少时跟随一个道士学了些本事,所以他和柳爷爷可以算是同道中人。

柳爷爷说,爷爷看到我时,就是皱起眉头对他讲,我不是活婴,但也不是死婴。

柳爷爷当时就问爷爷,什么意思?爷爷就从柳爷爷手中接过我,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就对柳爷爷摇头说,这是一个阴阳体质的婴孩,阴阳体质,可让我介于阴阳两界,说白了,就是能沟通阴阳,天生的阴阳师。

柳爷爷当时就笑着对爷爷讲,正好爷爷也是孤家寡人一个,就让爷爷带回去抚养吧,还能教我本事,爷爷也算是有个传人了。

然后爷爷就真的把我抱回去了,柳爷爷说到这里,看着我叹了口气,道:“说起来这件事,也怪我和你爷爷了,只看出了,你是阴阳体质,但却没看出,你不完整!”

“阴阳体质是什么?”

我疑惑的问道,柳爷爷就给我讲,阴阳体质,及其难遇,是一个命格极阴的女人怀胎后才能产生,但也仅仅是产生,要想顺利降生,这极阴的女人必定惨死,可我的情况,赫然就是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我顺利出生了,可那女人也未死,导致我的一部分魂,留在了母体之中。陋俗之送葬童子全文在线阅读

我听得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的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的秘密。

可这不能怪爷爷和柳爷爷,他们又不是生我之人,看不出来也很正常,可紧接着柳爷爷又跟我讲,爷爷看出我的阴阳体质不全后,就来找他了,和他说了这件事,柳爷爷也不是很懂这些,就问爷爷,这会有什么后果。

然后,爷爷就很凝重的对柳爷爷说,阴阳体成则通阴阳,不成则是口粮!是那些阴魂梦寐以求的口粮,必须想办法掩盖我的气息,要不然,我必定会被阴魂缠上。

当时,我也吓到了,我就问你爷爷怎么办,你爷爷说,他要去找一个人,让我照看你几天,他让我务必保证,你不能走出村子,否则必有大祸。

我答应了你爷爷,你爷爷当晚就把你送到了这里,他随之离去,半个多月他才回来,回来时他就带你回家了,他也没有跟我说的太详细,就说,已经解决了。

从哪以后,你爷爷没有在来找我,直至你七岁那年,你爷爷再次登门,他跟我要了一个柳木心就走了。

柳爷爷说到这里,还特意看了一眼我胸前,我也摸了摸胸前的符,我猜到爷爷要走的柳木心,肯定和这符有关。阅读xbxys.com

一想起爷爷,我脑海里就不由的浮现爷爷的笑脸,小时候的种种,我不由的就不害怕了,我记得小时候经常会做噩梦,爷爷常说的一句话,爷爷在,小路不怕。

“唉,自从你爷爷要走那柳木心,我就猜到了今天,所以你爷爷走的时候,我只对他说了一句话,若是他撑不住了,可以让你来找我!”

柳爷爷感叹的说着,我也终于明白为何爷爷会让我来找他,我就看着柳爷爷道:“我的劫难,到底是什么?是那些阴魂?”

柳爷爷却是摇了摇头道:“那些阴魂的事情,你爷爷早已为你解决,你的劫难是自己,也是他!”

006章 一缕怨魂

我根本就听不懂柳爷爷的话,爷爷的留信之中不是说,我的劫难,是因老黄让我去做送葬童子引起的吗?

我心里藏不住事,就问了柳爷爷,柳爷爷却是看了一眼我的胸前,叹息道:“相比于他,那些阴魂都根本不足为惧,老黄带走你哪天,实际我看到了,但是老柳不让我拦着,他说,该来的总要来,相比你真正的劫难••••••”

柳爷爷说到这里却是没有继续说,我听到一半他突然就不说了,我自然是追问,那个老柳又是谁?到底什么意思,可紧接着,我却听到柳爷爷道:“这些事,以后我在告诉你,他已经来了,度过今夜,你就有更多的机会,若是度不过,唉,我陪你上路!”

柳爷爷的话让我身子一震,可还没等我消化完这些信息,就感觉到意识模糊了,等我在看清周围时,却惊讶的发现,这里又是那处乱葬岗,万幸的这次不再是我自己,而是柳爷爷陪在我的身边。

“出来吧!”

我听到柳爷爷盯着远处说出的话,让我毛骨悚然,我看到远处缓缓的走出一个人,由于天黑我看不清他的长相,也不知道是男是女,是人还是鬼!

可我却强自压着那种惧怕,今夜我已经听的足够多的诡异之事了,现在居然没有了下午时的不堪。

“你们为什么要阻止我?”

这人影终于开口了,让我惊讶的是,她居然是个女人,说话时还带着哭腔。

柳爷爷却是看了我一眼,眼神略显复杂的看着那个女人道:“你当年能够放了他,为何现在却又苦苦纠缠?他们都是你的孩子,你真的忍心吗?”

“不,他不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早就死了,他只是霸占了我孩子的魔鬼,他是魔鬼!”

柳爷爷说完,我就见到那个人影开始手舞足蹈起来,说出来的话也是激动不已,我不由自主的靠近了柳爷爷。

“呜呜呜,我的孩儿,你是我的孩儿,快过来,让妈妈看看你,妈妈好想你,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你!”

忽然那个人影冲向我,嘴里说着让我震惊的话,我傻傻的待在那里,要不是柳爷爷猛的把我推开,我就要被那人影给抓住,紧接着耳朵里就听到柳爷爷一声大喝道:“孽障,既然你已经遁入魔道,今夜饶你不得!”

“桀桀桀桀••••••”

我看到那道渗人的笑声,然后再看到那本冲过来的人影,却还是在原地,笑声就是她发出来的。

“臭老头,你莫不是以为,那条臭柳树就能阻止我?真是异想天开,今天我的孩儿要重生,谁若是阻止我,都要死,都要死!”

寂静的四周回荡着那人影撕心裂肺的吼叫,我却是不知道为何,听到她这句话时,我忽然心好疼,眼泪都不由自主流了下来。推荐http://www.xbxys.com/

我看着柳爷爷凝重的脸色,我这一刻忽然心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我上前一步,柳爷爷想要阻拦我,他发现了我的异状,就喊了句,小路子!

我对他摇摇头说没事,我就看向那人影,道:“你就是我妈妈,对吗?”

“是的,孩子,我是你妈妈,来,妈妈好想你,你来妈妈的怀里,妈妈带你离开这里。”

我听着这个可能是我妈妈的人影说的话,露出一丝笑容,可柳爷爷却以为我真要过去,忙拉住我道:“小路子,他不是你妈妈,他是怨魂,你莫要被蛊惑了!”

实际,我这一刻很清醒,根本就没有被蛊惑,可是我能感受到这人影的厉害,我怕柳爷爷不是他的对手,我不想再有人为了我而死,爷爷和老黄,已经够了,我不想在多一个柳爷爷。

“臭老头,你找死!”

这时,那人影似乎恨柳爷爷拉住我,我就见到那人影以我无法理解的速度消失在原地,下一秒我就听到了柳爷爷的惊叫,然后我的手臂一松,就见到柳爷爷连续后退十几米,忽然盘膝坐下,那个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啊,臭老头,你,你好阴险啊!”

忽然,我听到了一声惨叫在柳爷爷身上传出,我就呆愣的看着,柳爷爷现在满脸的痛苦之色,紧接着我就见到他身上的衣服忽然自己裂开,我就见到柳爷爷身上一道道的符箓贴满全身,在漆黑的夜里,就像是明灯一样闪烁。

“索索索索••••••”

又是一阵诡异的声音响起,我就听到柳爷爷痛苦的喊了,快带他走,我们中计了。

“桀桀桀桀,现在才醒悟,晚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感觉到的身体漂浮起来,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往后倒退,可就在这时,我的手脚忽然被什么东西缠绕住,整个人就被悬空的扯住,一阵剧烈的撕痛差点让我昏厥。

“桀桀桀桀,一株不过几百年的柳树也想阻挡我,真是不知死活,着!”

我耳朵里听着近在咫尺的声音,然后就见到自己脚裸处燃起一团绿火,紧接着脚裸就一松,我整个人又被拉的倒退,我奋力挣扎的扭头,就见到了一个女人,她也看到了我,她的脸,和我长得很像,我不由得看痴了。小百姓养生网

这个世界怎么了?她是我娘吗?为什么要抓走我?难道她就是我的劫难吗?我的眼泪又一次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我看到她突然停下来了,一脸痛苦之色和挣扎,我居然看到了她目中的愧疚,我忍不住喊了句,妈。

我从小就和爷爷长大,我怎么会不想自己的父母,我多少次都梦到了一个女人,我看不到她的样子,但我知道她是我妈。

“不!你不是我的孩子,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我忽然见到她撕心裂肺的吼了起来,眼中的愧疚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色,很是恐怖。

我那种心痛又一次浮上来,我就这么看着她拉着我走,我闭上了眼睛,或许真如她所言,我是个魔鬼吧?可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声雷声,然后听到一声惨叫,脸上一阵热乎乎的感觉,我本能的这时喊了句,不要!

我的身子摔落在地,我睁开眼睛就见到一道人影正在快速的逃离,我伸手摸了一下脸,我看到了鲜血,她受伤了吗?

“你没事吧?”

我听着这个陌生的声音,我扭头就见到了一个道士,由于天黑,我看不清他的样子,我猛的站起,就掐住他的脖领,嘶吼道:“你为什么,为什么要伤害她?为什么?”

可是我嘶吼完,眼睛里却是露出了震惊,我就这么抓着他,下面的话愣是被哽住,我眼睛里满满的不可置信,几乎是梦呓一般的说了句,爷爷?

我整个人犹如遭到雷击,这个道士的脸居然和爷爷十分相似,只是他比爷爷年轻了好多,我呆愣的松开他的衣领,连连后退,不对,他不是爷爷。

“你是谁?”

木讷的问了这么一句,我就眼皮一番昏了过去,我感觉到即将昏迷前,被一人抱住了。

我昏昏沉沉要清醒的时候,我听到了耳边传来了柳爷爷和那个人的对话。

“老柳怎么样?”

我听到这里,就没有睁开眼睛,就听到柳爷爷回答道:“老柳没事,没有伤到本源,唉,要不是你爹要去老柳一滴柳木心,导致他本源无法圆满,今夜必定能够收拾了那怨魂!”

“唉,这事是我们邱家愧对了老柳,等这件事过后,我会亲自把柳木心交还的。”

007章 利用

我听到这里,他们就不在交谈了,我睁开眼睛,就见到柳爷爷和这个长着一张熟悉脸的陌生人正在看着我,我知道他们必定是知道我醒了。

我并未觉得尴尬,而是看着他道:“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长得那么像爷爷?”

“邱海是我父亲!”

我听到他的话,愣了,邱海就是爷爷的大名,这个道士居然说爷爷是他的父亲,爷爷不是一生未娶吗?

他可能看出了我的疑惑,就露出一丝笑容道:“有些事,父亲没告诉过你,那是因为你还小,我确实是父亲的儿子,柳大爷可以作证。”

柳爷爷这时也点头,证明他说的是真的!得到证实,我看着他,咧嘴笑了,他们都被我笑的莫名其妙,我却是笑着,笑着就哭了,道:“你们是不是一直都在骗我?昨夜那个人影,到底是不是我娘?”

实际,我已经有九分肯定了,因为我看到她要杀我,我心好痛,可我还是忍不住要证实。

“是,但也不全是!”

说话的是爷爷这个道士儿子,我看着他,他就道:“这个肉体是你娘,但是灵魂却不是,严格来说,那灵魂••••••是你!”

这个消息很惊人,可我却是没有一点的惊讶,短短的一天一夜,我经历了这么多,早就麻木了,何况柳爷爷跟我说了那么多,在加上道士的话,那我母亲体内的灵魂,应该就是,柳爷爷告诉我的那样,我的残魂。

“柳爷爷,你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吗?我为什么有一种自己被利用了感觉?”

我颤抖着声音看向了柳爷爷,这个给村中的孩童讲了一辈子故事的老人。

我看到柳爷爷脸色变了,就连爷爷的儿子也是脸色变了,我想,我不用他们回答了,可是心中还是不愿意去相信这一切都是阴谋,毕竟爷爷是真的疼爱我。

我爬起,没有去在看柳爷爷他们一眼,我就漫无目的的往远处走去,虽说这里就是乱葬岗,我还在危险之中,可我宁愿被那怨魂抓走,我也不想陷入这个阴谋之中。

“小路子,你站住,这里还有危险!”

我听着柳爷爷焦急的声音,我却是没有理会,反而茫茫然然的居然走回了家,看着家里的一切,我累了。

我倒在炕上就睡着了,可能这一夜让我太累了,直到日上三竿,我在醒来。

我醒来,看到屋子里的桌上放着饭菜,应该是大军婶给我送的吧?人是铁饭是钢,我起身吃过饭后,就洗了把脸,我洗完脸,就见到了爷爷的儿子进了院子。

“你稍等会,我洗完就走!”

我对他淡淡的说道,这里是爷爷留下来的,他是爷爷的儿子,我只是一个捡来的孩子。

“邱路,有些事不告诉你,不是我们要利用你,是你知道了,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包括这个村子,你想看到他们都因你而死吗?”

我本想转身离开,可是听到他的话,脚步无法在动,但我也是扭头看着喊道:“既然是这样,你们更不应该瞒着我,我不想任何人为我而死,我想知道一切,只要你告诉我一切,你要我怎么样都好,求你,不要在瞒着我了?到底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她也会在这里?这不合理,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告诉我一切,行吗?”

我的脸在扭曲,我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去喊,我看到了大军叔和大军婶子,我看到了张叔,和他家的婶子,他们看到爷爷儿子的时候,也是惊呆了,可我却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了。

“邱路,你不相信我,难道不相信爷爷吗?他为了你都死了,你知不知道你能活着,是你爷爷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你知不知道,你能现在好好站着跟我说话,是你爷爷拼了不入阴间,而在保护你?”

我看着他也是一脸痛苦的说着,我有点蒙了,爷爷用阳寿为我镇住体内阴魂,这我知道的,可什么叫爷爷拼了不入阴间,而在保护我?

“小路子,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大军叔翻墙过来了,我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时我已经蒙了,毕竟我才是十八岁而已。

我看到爷爷的儿子跟大军叔他们解释了起来,但是没说关于我的事,而是说了他是爷爷的儿子,叫邱明!

现在我才知道他叫邱明,然后大军叔,就让大家进屋说,大家一进屋,我就听到大军叔一脸凝重的对邱明道:“虽说,你是老邱叔的儿子,可这里是老邱叔留给小路子的,所以,你若是来祭拜老邱叔,我们欢迎,可若是有其他想法,我们绝不答应!”

“大军说得对,这是老邱叔留给小路子的房子!”

张叔也是出声道,我看着他们对我的维护,打心眼里感觉到暖意,我在看到邱明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我本纠结的情绪也突然不纠结了。

“大军叔,张叔,他不是来跟我争房产的,他是来祭拜爷爷的!”

我为邱明解了围,大军叔他们闻言才没有在继续说什么,我还有很多事要问邱明,所以就让大军叔他们先回去,大军叔他们倒也没有在意,就是临走时,看着邱明的眼神,明显带着防备。

“呵呵,小路,你也看到了,这些村民对你的维护,我相信,你也愿意保护他们的吧?”

听着邱明的话,我没有反驳,我只是看着他道:“柳爷爷说,我是他和爷爷一起捡到的,是真的吗?”

“真的!”

邱明点点头,我闻言松了口气,我最在意的就是爷爷,我不希望爷爷也是算计我的人。

“挑你能说的事情,告诉我一些吧!”

我坐在炕沿,淡淡的说了句,邱明点点头,他从兜里拿出一包烟,然后点上一根,我撇撇嘴,道士还抽烟!

然后邱明就缓缓给我讲了很多,原来爷爷本不是这个村子的人,爷爷也是孤儿,被一道士收留,在道观里生活到十六岁就下山了,下山后的爷爷遇到了一个女人,两人就结婚,生了一个孩子,就是邱明。

可是,那个女人脾气及其暴躁,爷爷不忍其性格,就抱着邱明走了,爷爷把邱明又送回了道观,自己又独自离开,后来就来到了这个村子。

爷爷一来到这个村子就发现了村外柳树的不寻常,然后与同样年轻的柳爷爷就成了朋友,所有人都当柳爷爷是疯子,唯有爷爷一直知道他不是疯子,而是一个养树人。

就这样爷爷在整个村子生活了几十年,也成为了一位驰名的阴阳先生。

我听到这里,就忍不住问他道:“那为何爷爷不把你接过来?”

邱明无奈的一笑道:“我被父亲留下继承道统了!”

“哦!”

我点点头,终于明白了为何从来没听过爷爷说有个儿子。

“十五年前,父亲突然回到了道观,他求老观主解你身上之危,老观主就问了父亲事情的经过,父亲一说完,老观主就是叹息跟父亲讲,这事本是那颗通灵老柳的劫,可却被父亲因缘巧合的破了!”

“父亲破了老柳的劫,这劫自然就落在了自己头上,老观主就告诉父亲,他有两难,让父亲自己多注意点,然后就给了父亲一道符,父亲就离开了。”

邱明说到这里,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爷爷的难是与我有关?是了,爷爷没带回我之前,好好的人什么事都没有,只有带回我后,才发生了那么多事。

008章 爷爷的劫

果然,邱明转而看着我,道:“十一年前,父亲出了车祸,那是应了第一劫,本是必死之局,却被老柳救了,保住一命,算是一报还一报!”

本来,这件事父亲没告诉我,可不久你这里又出了事情,那就是阴魂入体,父亲虽然用引魂符暂时镇住,可却并非长久之法,父亲最后只能又求助了老观主,老观主看到父亲的来信,就带着我匆匆来到了这里。

老观主还未入村,脸色就很难看了,我也看出了不对,因为村南阴煞漫天,老观主就带着我直奔那里,那里是一处乱葬岗,本来这种地方就是极阴之地,可却不知道为何产生了煞气。

老观主一言不发的就带着我离开了,期间碰到了柳老爷子和那片柳树林,老观主就停下脚步,他就盯着那片柳林半天之后,才带我走,然后就碰到了柳老爷子,老观主直接对他讲,让他去把爷爷带到他家。

父亲来的时候,已经阳寿所剩无几,最多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老观主只是掐算了一年,就明白了前因后果,然后老观主和父亲单独的谈了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邱明说到这里,我也算是明白了一些,但也是云里雾里,但有一点,我听明白了,那老观主一定是看出了什么,但是没有告诉别人!

既然这样,只要见到老观主就一切都明了,我就问邱明,老观主呢!

“去世了,就在一个月前!”

我听到邱明的话,愣了,老观主居然去世了,怎么会这么巧?

“实际我知道的也不多,老观主去世前,只是告诉我,来找老柳,他会告诉我一切!”

邱明抽完一根烟又点了一根,然后告诉我,他已经来了半个多月了,他也确实与村外老柳树谈了很多,但是老柳树却没有全告诉他,只是说,九年前,老观主来的时候,就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已经把那怨魂封在了那处乱葬岗,可现在封印出现裂痕,不日就要被破开。

“怨魂一旦出世,这个村子里的人,都会成为他发泄的牺牲品,你明白了吗?”

邱明看着我道,虽然还有很多不明白,但有一点我想清楚了,老观主似乎早就预见了今天,他也知道那怨魂和我有关,但,我能做什么?

“怎么才能灭掉怨魂?”

我看着邱明淡淡的问道,邱明露出一丝笑容,没有答我的话,而是淡淡的道:“父亲果然没有说错,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邱明说完,我没有回话,我现在只想知道怎么灭了怨魂,我不敢想他若是挣破封印,这个村子会变成什么样。

“办法只有两个,你吞了他,或者,他吞了你!”

邱明说的办法,我没有意外,那怨魂既然是我的残魂所成,我必然是灭他的唯一之法,但我也知道,肯定还有一些事情,邱明没有说,但我也没有多问。

“我现在就去寻找那怨魂,让他吞了我,重生,这样一切都结束了!”

我起身就要往外走,但却被邱明拉住了,我见到他严肃的道:“邱路,你能不能不要任性?要真如你所想的那么简单,只要能保住全村,牺牲你一个人,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一旦你被怨魂所吞噬,成就了他,遭殃的或许就不仅仅是这个村子了!”

我听着邱明的话,疑惑的道:“你不说,办法只有两个,一个他吞了我,一个我吞了他吗?吞了他,我没那本事,但要他吞我,不是很简单吗?”

“谁说,你没办法吞了他?你本就是主体,他只是一丝残魂所凝聚的,他要吞你,难如登天,要不然,你以为昨夜,你还能活着回来?”

对于邱明的说话方式,我是真的醉了,怎么自相矛盾呢?不过,我也冷静了下来,我看着他道:“那到底要怎么办,才能永绝后患?”

“等!”

我听到邱明的话,翻了翻白眼,道:“等什么?等他冲破封印,祸害全村?”

“放心,他想冲破封印,还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今早已经又去加固了封印!”

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既然邱明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没有在说话,而是坐了下来,气氛一时之间有一些沉闷,我突然起身走向门外,我径直走出了院子,来到街上,我看着整个村子,街上的人,我真的不敢想象,要是真有那么一刻,这里的人都因我而惨死,我会怎么样。

“为什么不让他们离开?这样,怨魂就算冲破封印,不也无法害人了吗?”

我头也没回的说道,我知道邱明也跟出来了,邱明却是摇头道:“你觉得他们会信吗?就说这个村子信了,其他村子的人呢?更何况,你知道不知道,老柳是和这个村子共生的,村子没了人,老柳也活不久!”

我听到邱明的话,也是无奈的低下了头,没有多大一会,我又抬起头,我不会让怨魂伤害这些村民的,哪怕是我自己死。

“叔,我那母亲,是死还是活?”

我称呼邱明为叔时,他明显一愣,但很快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道:“这个我也不确定,不过她现在和怨魂同体,怨魂所到之处,必然会被阻拦,除非怨魂放过她,她才能离开那里。”

“那她一直都在这里了?”

我扭头疑惑的看着邱明,一个活人不吃不喝,怎么活?这不符合科学啊,当然,现在我所见到的一切,都不符合科学。

“九年前,她来到了这个村子,不过,据老柳树讲,那时候她的神智尚存,所以才给了你的喘息之机,否则的话,你早就被她体内的怨魂给害了。”邱明淡淡的说着,我听后,不知道为何,却是心中有一些暖意,至少她不是想害我,真正要害我的人,是我自己的残魂。

我现在也有一丝冲动,想要去看看她,因为,我知道她还未完全丧失神智,昨夜要不是她挣扎了,邱明未必能够救得了我。

“叔,我想去看看她!”

我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以为邱明会拒绝,可却听他说,好。

邱明见我惊讶,就笑道:“我们就在封印外,只要你的气息一出现,那怨魂必定有感应,虽说白天他无法作恶,但能操纵你母亲出现,你对他的吸引是致命的。”

我点点头,我俩就一起往乱葬高走去,这里是南边的一片荒草地,一直都没开垦出来种地,就是因为这里葬了历代村中夭折的小孩子。

“好了,就在这吧!”

我俩停在一处荒草前,邱明就对我道,我也停下了身子,可是风平浪静,哪有鬼影子?

“嗖嗖嗖!”

忽然一阵异响响起,我听到这个声音,有的不是害怕,而是忐忑,我终于要见到母亲了。

“孩儿,你快进来,他是坏人,他不想你和妈妈团圆,呜呜呜!”

我还没看到人,就听到了这句话,我看到邱明脸色有点变化,我就笑道:“叔,放心,我不会受蛊惑的!”

“嗯!”

邱明点点头,但是脸色并未好看,相反似乎越来越难看,我也就认为他怕我被蛊惑了,就没有理会。

可就在我说完话扭头的时候,一张脸几乎贴在我的脸色,与我仅有不到半米的距离,吓的我脸刷一下子就白了,连连后退几步,看到她没追出来,我才停下。

“孩子,你来看妈妈了吗?你知道吗?妈妈找你找的好辛苦的,我找了你九年才找到你,可是有一个老道士不想我们母子团聚,把我困在了这里,呜呜呜!”

009章 修出阴阳气

现在是白天,阳气最盛的时辰,怨魂有阴鬼手段,也很难在白天有作为,他不敢走出乱葬岗太远,继承了道教的邱明,让怨魂很是忌惮。

我内心痛苦的是,怨魂操纵我母亲的身体,从母亲口中发出,那一声声近乎撕裂的哭泣声,我双眸也是泪水流淌,“母亲?我才是你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要说我是魔鬼,难道我不是你怀胎十月生下的吗?”

我今天来的目的,心里有侥幸的心思,希望可以唤醒母亲的心智,让她脱离那一缕怨魂的控制。

听到这话,母亲的神色平静了一些,垂下了双手,站在那有些发怔,两眼看着我,那对眸子内,升起了一丝温柔光芒,她外表看似有些怪异可怕,但从母亲那面庞上可以看出,这一刻,她分明就是我从未见过的母亲。

“不是,你才是恶魔,你一定要死!要死!”怨魂重新占据了主动,母亲的双眼闪现出红芒,“再过七十天,就是周天重月极阴时,我最强的节点,我一定会挣脱那老道的封印,你们就等着,等我占据主体,这里的一切,都会因此成为乱葬岗,哈哈……”

这声音让我昏昏沉沉,像是有魂要离开身体似的。

似乎是没法蛊惑我,怨魂不再以我母亲的口气出声,那才是代表他的意志,一股侵人心的可怕意志,幸亏邱明见势不妙又把我往后拉了几步,进入村内老柳的区域,我心绪重新平静了。

怨魂操纵着母亲,身影一闪消失在前方,返入了乱葬岗深处了,白天的阳气太盛,对他应该有很大的影响。

现在,我猜测知道了很多,我擦拭了眼中的泪水,目光少了迷茫,现在我需要的是证实,这些结果对我来说,是很怪异难测的,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邱明的脸色也不太对,我们两个一言不发走回了村内,在老柳树下停下了脚步,邱明看着我开口说道,“有什么想问的,你就说吧!”

我径直问道,“那缕怨魂,为什么可以控制我母亲?我母亲的魂魄呢?”

还有七十天,怨魂就会冲破封印,要知道,在乱葬岗那片阴气很盛的地方,即便被封印了,怨魂还是能有所补充突破,谁也不知道,这九年来,他到达了什么样的可怕境地,想要吞噬怨魂,必须我这个主体有足够的意志,才能抵抗。

邱明点了一根烟,又让我嗤之以鼻,他回道,“你母亲天生是极阴之体,比你的阴阳体质更容易被鬼物入体侵蚀,女人在分娩之时,更是一生最虚弱的时候,我师傅怀疑,暗中有一个神秘存在,改变了你丢失的那缕怨魂,让本来无法清醒的怨魂,一魂苏醒,提升到可以成为控制母体的存在!”

“一魂苏醒?”人有三魂七魄,才算完整无缺,能让一缕魂苏醒的神秘人,让邱明很是忌惮。

我急忙问道,“那我母亲自己的魂魄呢?”这样问,连我都觉得有些惊奇,作为新时代的人,也相信有这些魂魄之说。

邱明叹了一口气,道,“应该被暗中的神秘人,用特殊的手段,抽离了出来!”

听到这话,我心中怀起了希望,又问道,“这么说,我母亲没有死?”

“绝对没有!要是魂魄消逝,肉身不能长存,肉身和魂魄是共存生长,这是天地不变的规则,你母亲的身体没有变僵腐烂,说明她的魂魄在另一个地方被封印着!”邱明又道,“还剩七十天,就是周天重月的极阴之夜,我和老柳商议一下,明天找你,你先回去好好休息!”

我心里升起了希望,现在问什么时候可以救回母亲,不是时候,可以让一缕怨魂成长,说明暗中的那个神秘高手,绝对是一等一的存在。

回到家里,吃过了午饭后,我洗了一下脸就上床睡下了,一觉就到傍晚,婶子也送过来了晚饭,顿顿都是吃大军叔家的口粮,我挺过意不去的,但我不会做饭,只得答谢后无奈不语了。

“邱路,要是那个冒充你爷爷儿子的人,对你有什么企图,告诉你婶婶,在这村里,他不敢欺负你的!”婶子临走说了一句,让我心里暖暖的。

吃完饭天也黑了,因为没事做,我就在家打扫卫生,在爷爷的房间,整理我爷爷留下的书籍时,在书架底下的角落处,我看到了一本发黄的老书籍,吹掉上面的灰尘,又用干布仔细擦了几遍,我看到了封面上的几个字。

“阴阳问道论”

右下角还有书籍作者的名字,可是发黄的老书太陈旧,封面枯裂,我只看到其中的一个“占”字,坐在爷爷那张宽大的藤椅上,这本书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开始翻开书页阅读了起来。

第一页,是一句很惊人的总纲!

阴阳一学,起源于阴阳五行学说,观星宿、相人面、测方位、知灾祸、画符咒、行幻术,阴阳师之道,可推测出命运、灵魂、鬼怪的起源原委,并利用狩衣之道,支配这些事物行周天循环,任何阴阳师,必须消灭天、地、人的矛盾,如若以力行凶,因果会加己身索命,不得晚年……!

总的来说,阴阳学说从战国就开始发展,经过几千年的演变,逐渐出了很多流派,跟多流派从阴阳学说汲取演变,比如道教、幻术流派等就是极为强大的教派,当中更是有符录师、风水师、相师、星宿师这些自成一派的鼎盛局面。

要追述起源的话,阴阳师才是总体!

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说,是极为惊异的知识,整整一个夜晚,我都在认真翻看着,一直到半夜四点坚持不住困意来袭,我才倒床睡下,书内的东西很是深奥,有时短短半页文字,就要我半个小时仔细回味,最后理解得也不深。

第二天十二点,我起床洗好脸,邱明就急忙忙来了,一开口就道,“邱路,你的体质是罕见的阴阳体,我问你一句,你要不要正式进入这一个灵异圈内?答应的话,今天我就开始教你修炼!”

我没有犹豫答应了,为了救回母亲,我必须答应,就算有选择,我相信也不会拒绝。

吃过午饭,邱明就带我来到了村东,村东是河流,绕着河边走了很久,到一处巨石横乱的地方,我看见了一个木桌,木桌上铺着一张道教专用的黄袍,桌上摆着香炉,炉前有蜡烛、文案等物。

走到木桌前,邱明祭起香炉,点燃烛香,还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从瓷瓶中到处了红色的鸡血,然后是桃木剑沾了一缕血,挥舞几下后用烛火燃血,口中念念有词道,“道主有灵,今弟子开坛祭天,私自传授本派流学,他日若因此子做害,诸多因果,并加其身……”

我猜测是怨魂不易对付,邱明想从我这本体入手,希望增强我本体的实力,进而增加消灭怨魂的可能。

最后,那柄桃木剑在我额头留下了一个血色红点后,仪式完成,按照昨晚那本“阴阳问道论”上的说法,这一个红点,就是“因果”,如果以后我学会了本领,不去济世救人得善报,而用本事去害人引凶祸,简单来说就是天地间的因果报应。

“叔,我现在一切都是零?七十天的时间,能有多大提升吗?”我以前听过不少的古老历史,一些道士高僧,谈经论道,动则就是几十年才能悟出真道,一坐几十载,不理红尘事。

灵异之事,知格局、观星宿,更高层的就是识乾坤、断阴阳,每一个都不是轻易学会的本事。

邱叔语气无奈道,“这段时间,只能交给你基本的要领,看你能不能领悟了,要是进步多一点,我们战胜怨魂的胜算就大了!”

邱叔学的是道学,道教中性怀和,讲究的是闭关悟道,没想到第一步不是让我熟读道教书籍,而是叫我脱去身上的衣服,下河游泳,他解释道,“你是阴阳体质,但是你小时候,做过送葬童子,导致阴魂入体,加上现在有怨魂的鬼气侵蚀,阴气盛于阳气,只有增强你体质,体内阴阳趋于平衡才能修炼。”

阴阳失调,万事难调!

邱明的说法,和那本阴阳问道论有相反的意思,我疑惑问道,“按照阴阳学说,水代表的是阴,我的体内也阴盛,在水里修炼不是阴气更盛吗?”

邱叔点了头,脸上有满意笑容道,“没想到这你也懂,水确实为阴属性,但现在是正午,烈日当空,是阳气最为强盛的时刻,所为助阳去阴,不是一味的排除阴气,而是需要一个平衡,这下你理解了吧!”

有邱明这个道派人传授,比我自己看阴阳问道论进步快很多。

顶着高温度的烈日,我除去身上的衣服,就留一条裤衩,开始走入河内深的地方,作为村里长大的孩子,都不是旱鸭子,当年送葬童子的事让我心里有阴影,可是耐不住小孩的天性,小时候还是时不时与村里小伙伴来游泳,

邱叔在岸上道,“不要进河水太深,要始终保持胸膛以上晒着,在水里待够三个小时可以上岸!同时,我再给你讲解一些道教的学说!”

二十天时间,我一直在河边秘密修炼,让我吃惊的是,这一套方式是邱叔的师傅,就是老观主生前交代的,老观主在观中修炼几十载,悟道论经,自然不凡,经过这段时间的提升,我发现我的身体,比以往强壮了不少,当然在中午烈日的时候下水游泳,壮实的身体黑了不少。

十天之后,离开了河流,邱明带我去了村北的茂密树林,这一次,浓郁的树荫下,邱明让我直接盘坐在一株很老的树下,说道,“邱路,你现在的身体,体内阴阳气到达了一个最佳的平衡点,现在我给你输送一股道气,道气做引路,从你的额头的灵台穴进入,你先尝试用意志沟通,控制……”

入门的修炼,利用别人的命气,能开启身体的宝藏,否则谁都能无缘无故练出本命气,世界都会打乱。

要掌控好别人的命气是重中之重,没有天质的人,他人的“气”入体,会出现被道气混乱神经,导致成植物人的危险,我这种阴阳体的独特体质,邱明才不会有忌惮。

邱明说道,“这股道气,终究是他人的,等你完全掌握运气的诀窍要领,将我的道气引导出自己的本命阴阳气,激活自己的阴阳体,让阴阳气不断循环体内周天,才能算是小有所成!”

天地玄黄,最低的是黄阶,最高的是天阶,目前的流派,都是遵守这一个划分。

等我心绪完全平静时,邱明伸出一根手指,指尖顶着我额头,突兀间,我就感觉到有一股清凉气流,缓缓地从额头流淌进入,按照邱叔的传授理论,我集中全部的精神,心元守一,开始将这股缓慢流转的气流包裹,让我惊奇的是,没有任何难度,我的意志可以控制这股道气的流转。

“不要高兴太早,尝试将它转移到你的右手上!”邱明看出了我的情况。

道气顺着脖子,右臂,在不断的流动,道气所过之处,我觉得身体阵阵清凉,说不出的舒畅,当道气全部流淌到我的右手之时,我睁开一丝目光,竟然看到我的右手,竟然散着一股淡淡的光芒,好像电视剧里面的情景。

邱明露出了笑意,“可以控制还不算什么,你现在体内的道气,和黄阶的高手对比,就是一个小水洼对一条溪流的量!”

邱叔解释了一番,这股道气只是一个“引”,用它来开启我体内的阴阳气,俗话说的抛砖引玉。

转移道气容易,可是让它在体内形成漩涡循环,还要激发出自己的阴阳气,可以说是难如登天,“叔,时间又过去十几天了,我还是无法感应自己的阴阳气,还有什么法子吗?”

这些天,我将邱明的那股道气,不断流转到身体各处,一次次凝炼骨骼脏腑,就是没有感应到属于我自己的本命阴阳气。

邱明道,“你的思绪太浮躁了,欲速则不达,想太多反而乱,你静心把那股道气作为钥匙,沉浸身体的每一寸骨骼血脉,做到不慌不忙,才能水到渠成!”

我每天都盘地而坐,仿佛一个入定的老道,半个月后,我在心最静的时候,终于在那微弱的道气下,寻找到了自己的本命阴阳气,艰难将阴阳气聚集成团,转移在自己的腹部内,可以说实为不易。

万事开头难,利用第一缕阴阳气,我提升迅速并汇集了体内更多的命“气”。

010章 阴兵鬼勾

按照邱明的指点,我体内流转的这股阴阳气,与他黄阶实力的道气相比,是一湖泊与一小水洼的区别,第一次感应到阴阳气的流转,我心中还是激动不已。

随着阴阳气地不断汇集壮大,洗练我的内脏血脉,我感觉到身体的变化。

斗转阴阳气流转双眼,视觉与听觉有变化,晚上的深夜,透过房屋的窗口,看着外面漆黑的夜,我有时能清楚地听到,乱葬岗那边,有一群小孩在那玩耍、哭泣、呼喊的声音。

那种哭声,带着嘶哑绝望,非常渗人。那些小孩,是村子里夭折的小孩死后魂魄所化,被怨魂用特殊手段聚集显化出。

有时我仰望幽黑的星空,还会看到模糊的黑色鸟儿飞过,一些煽动黑雾的鸟,拖着一团细长的黑烟,划空无声的飞过,那不是活物,是某些鸟儿死亡后,灵魂不甘寂灭的魂影。

邱明说过,阴阳体的体质很玄异,据传在古代,赫赫有名的青天大老爷包拯,就是阴阳体的体质,包拯可以日审阳犯,夜审阴魂,连鬼都可以审判,可以看出阴阳体的可怕之处。

怨魂没有再出现,距离封印被破,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这些时间,邱明在白天最热的时候都去加固封印,可惜效果不大,那缕怨魂足够强大了,无法阻止。

邱明常发出感慨,要是自己有玄阶的实力,完全不惧那缕怨魂了。

我跟随邱明修炼的时候,都不见柳爷爷的踪影,问邱明也不肯说,时间不等人,我努力激发阴阳气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可十几天的时间,根本不够,不然许多道士不用一坐几十载了,这需要一个过程。

柳爷爷提前五天回来了,他回来时神色带着忧郁,皱纹的面庞上,忧心忡忡,显得更加老了,就听到他说了一句,“故友不巧在外面做事,我给他送了信息,希望他可以及时赶来帮忙!”

还有一天时间,怨魂就会冲破封印,邱明与柳爷爷在紧张准备着,围绕着老柳树做了很多文章,这一夜,我看到了恐怖的景象,透过村庄的房子遥望,在那乱葬岗的上空,有一股股黑色的气流在翻动,气流像阴鬼,气流汇集成火焰,黑炎焚天,一副末日的景象,仿佛那里的地底深处,盘踞着一个凶魔。

村子的人都很早休息,并没有感觉到,村内平常很凶狂的大狗,也感觉到了恐惧,没有一头在嘶叫。

安静的村落,暴风雨却已经准备来临!

邱明不断吞吐烟雾,面庞上忧心忡忡说道,“怨魂的实力怕是要摸到地阶的门槛了,明晚的乱葬岗变成一处鬼岗,就不是几股阴气了,而是几十头阴鬼在那咆哮乱舞。”

我的心在不安地跳动,体内阴阳气四处乱串,不受控制,暗中仿佛有一个魔性的声音,在隔空要摄取我的魂,魂魄有撕裂离体的感觉,这一刻我终于知道,明晚我们将要面对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了。

明晚过不了这个劫,未来一切成空!

这一整天时间,我都是恍恍惚惚的状态,怨魂在那兴风作浪,影响到了我这个本体,一更十分,在邱明和柳爷爷的带头下,我们三个来到了老柳下,静待“死神”的到来。

远处,那里不再是白天的蓝空白云,昏暗的乱葬岗,变成了鬼魄的游乐场,鬼气在地面缭绕,阴鬼的身影在半空狂舞,恍如人间最后的绝唱。

那些阴鬼身影,都是村落埋葬的夭折小孩所化,被怨魂控制着,死后都难以翻身!

呜呜呜……

“我的本体,我要重生,我才是唯一的,你注定要被我吞噬,哈哈哈!”怨魂终于出现,控制着我母亲的身体,一步步朝这边走来,在母亲身后,是十几股鬼影盘旋跟随。

大战一触即发!

怨魂一踏入老柳前方五十米,神色严肃的柳爷爷,右脚一踏地,手上马上撒出去一些白色粉末,粉末隐隐有光芒,当粉末落地,滋滋作响。

“百符毁灭”柳爷爷怒喝间,前方有上百张“雷”符箓像是一排海浪炸起,全部将怨魂淹没当中。

“连最低的黄阶都不入的符箓,真是幼稚!”怨魂的声音很尖,带着摄人心魂的声响。

怨魂操纵着母亲的身体,毫发无损,一步前跨十几米,从漫天灰尘中出现,邪异的笑容,戏谑的语气说道,“不入阶的符箓有用吗?老头,除非你可以弄到玄阶的雷符,我知道你们有点手段,可惜……”

“可惜”两个字没说完,空间猛然一震,随即我就感觉到魂魄被人抽离了一般,整个人的灵魂仿佛坠入了大海的漩涡,受到无尽的撕裂。

同时,三团鬼火很诡异的出现,燃烧着我们的双脚!

“黎离真火”邱明双手快速捏印,口中急念道家的真言,同时向周围推出几股道气,不多时,周围形成了一个光圈,罩住了我们三人,很快湮灭了脚下的黑色鬼火。

柳爷爷也从怀中取出一袋金色粉末,说道,“这是怨魂的手段“鬼漩涡”,通过影响人的脑电波,将人的魂魄拉入无形的阴气漩涡!”

“荒诞诅咒!”怨魂行动迅速,立刻使出了第二种手段,当他怒喊时,周围狂风大作,一股股黑色阴气爆发,席卷向我们三人,老柳树的树枝摇摇欲断,连老柳树都在他的攻击范围内。

诅咒之术,不是西方的那些怪传,在我们祖宗留下的东西中,诅咒就是改变诅咒对象生活环境的风水格局,比如一个气运很成功的人,对他施展诅咒,变动他工作的一张桌椅,稍稍改变一下他的生活环境,散去他的气运,转阳为阴,阴气过盛时,会让他接连触到霉运,长期下去,这个人就会一直衰败,也就是所谓的诅咒出现效果。

现在怨魂施展的荒诞诅咒,是直接改变乱葬岗的风水格局,引动周围的阴气,阴强于阳,形成凶地。

邱明骇然说道,“这种手段,不应该是这一缕怨魂能学得会的?这家伙的背后,绝对有一个神秘人在操纵着!这样对我们更没有利了!”

鬼气乱穿横飞,周围光线越发的昏暗,我的视线连前方三米都看不清,连忙往邱明的方向靠近,这时我就听到老柳树不断晃动,同时从老柳的柳树梢末间,落下一道道克阴雷电,木生雷,雷能克绝黑暗。

克阴雷电打在怨魂身上,被怨魂体表的鬼雾轻松化解,伤不了他,这里的格局会抵消老柳树的力量,突兀间,他整个人消失,形如鬼魅。

柳爷爷连忙向我站着的前方,手一卷,洒出那些金色粉末。

三秒后,我就听到身后,怨魂痛苦的喊声,“可恶,老头又被你阴了一次,这些是什么东西?”

柳爷爷回道,“一个高僧圆寂后,身体燃烧留下的粉末!”趁着怨魂受损的这个时间,邱明使出了的“道家清心咒”,有一代宗师的模样,一个字一个字喝声出,音如巨浪,振聋发聩!

道家清心咒,是一段很玄妙的道音,传言可以净化地阶的红厉鬼,可惜邱明修炼时间短,实力太低,不能将身体、灵魂与清心咒语溶于一体,发挥不出道家清心咒的真正威力。

“阴兵勾魂!”怨魂很快清除了身上的金色粉末,高僧遗留的粉末,对他造成很大的影响,他不再保留要施展禁忌手段。

被怨魂控制的母亲,双眸变红,露出狰狞面态,黑发在她身后飘乱,在母亲的头顶上,那些浓郁的鬼气围绕在一起,化成了四具阴兵,阴兵穿黑色甲胄,头戴死亡偷窥,只露一对光森森地黑色眸子。

在每个阴兵的手上,握着一根巨大的黑色锁链,链头处,是一个狰狞的“七字”弧度长钩。

每一个“七字”的钩尖,有鬼火在缭绕。

四具阴兵由阴气构成,没有意识,全部由怨魂的意识在控制,阴兵开始甩动手中的死亡锁链,四条黑色的巨大锁链钩子,拖起很大的哗哗声响,浮空冲起又降落,径直重向我们这边。

邱明凝聚的道家光罩,被鬼火阴钩一穿即破,邱明首当其冲,被一把阴兵鬼勾,侵蚀入了胸口,邱明当场连吐两口大血,血液全都喷在了勾锁链上,堪堪止住了鬼勾入体的速度。

我更没有抵抗的力量,那把像是来自地狱的鬼勾,摇空一落,直接从我天灵盖镶入,钩尖的鬼火更盛,升腾起了半米,我浑身被一缕缕鬼气包围着,要将我整个灵魂勾走,让我陷入了无尽的撕裂中。

“邱路……”柳爷爷大喊着,他始终注意怨魂的位置,当下看到怨魂消失了,立刻跑向我身边,

“慢了……”当柳爷爷到我身边,怨魂离开了母亲的身体,直接钻入了我的体内,与我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这时间,我的一个眼睛开始发红。半边身体也通红散着妖艳的血光,呈现半人半鬼的状态。

怨魂一入我身体,他使出的“阴兵勾魂”力量有所减弱,邱明又接连突出三口血,利用道家的“黎离道火焚”毁了鬼勾,转身之时,邱明右手就往我额头拍下,他手掌有青色光芒,一股股道气输送入我的体内。

老柳树也唰唰作响,三十多根柳树梢末触到了我身体四肢,也往我体内输入克雷阴气,顿时间,三股力量在我体内斗法。

“呜呜呜……在外面你们都比我弱一层,现在我入了本体,犹如龙入大海,你们怎么抵抗,等我夺了身体,踏进玄阶领域,老头你们等死吧!”

这是怨魂发出的信念,现在的我,浑身动弹不得,天灵骨上有阴兵在勾魂,而内部则有怨魂在拉扯要吞噬,求生的欲望一直在苦苦支撑着。

没出十秒,我的七窍都流出了血,半边散着血光的身体不断痉挛摇摆,因为道气、克雷阴气也在我体内,三力争斗,就算是一头强壮的牛都要爆开,也就是我阴阳体的体质才能支撑。

“众生无过,二十寿元,一匆而过,只为伏鬼!”柳爷爷突然祭出了自己的手段,这是众生教的禁忌神通,为了终生,可牺牲己身,这是他们的精神信念。

一股强势的气流从柳爷爷身体爆发,四具阴兵甩出的鬼勾,被断然震碎,那是二十载寿命燃烧凝聚的力量,无比强大。

我头上的鬼勾也被柳爷爷一点即破,没有了怨魂的再度控制,四具阴兵身影很快消逝了,化为缕缕阴气,沉下地表。

“你这老匹夫,真够拼命的!”怨魂感受到了可怕的力量。

“邱路,利用我这燃烧的寿元,激活你的阴阳体,你能渡过今天这一劫的话?以后需要为众生而活!”柳爷爷像是交代了临终遗言,我心底还有一丝意识,感应到柳爷爷的变化,心中被利器一刀刀割了一样。

陋俗之送葬童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陋俗之送葬童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马大脚 裴大脚 多大脚也撑不起来这只鞋

    近日,一只超大号皮鞋在黑龙江省鞋业协会被展示。据会长彭喜才介绍,这只皮鞋长约1.4米,重达40斤,比普通41号男鞋大8倍左右。其用料采用意大利进口牛皮,采用固特异制作工艺,是二十几个工匠师傅历时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完成的。据了解,固特异沿条工艺是一种世界顶级鞋履的独特制作工艺。因发明“固特异沿条结构制鞋技术”的查尔斯·固特异爵士而得名。距今已有近200年历史。缝制鞋子时,使用内沿条与外沿条以双重车缝的方式,将鞋面与鞋底牢固夹结成一体。在鞋中底和大底之间形成一个空腔,可以与潮气隔离,又铺设了一层软木,

  • 中国近现代十大画家的关系

    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吴昌硕、潘天寿、黄宾虹、林风眠、李苦禅、李可染、黄胄被称为近代十大画家,齐白石收徒数千,其中王雪涛、李苦禅、王森然、陈玄厂,并为齐白石先生钟爱的四大弟子,李可染既是齐白石的弟子,也是黄宾虹的弟子,十大画家中,李可染、李苦禅都是齐白石的徒弟。林风眠培养出李可染、吴冠中、王朝闻、艾青、赵无极、朱德群等一大批艺术名家。徐悲鸿发现并提携了黄宾虹,齐白石,徐悲鸿的学生当代著名书画家吴作人、李可染、黄胄、沙孟海、费新我等。潘天寿为吴昌硕的弟子。1935年应徐悲鸿之聘,任中央大学艺术科

  • WPPI国际婚礼及人像摄影师协会摄影大赛作品欣赏

    这是国际婚礼及人像摄影师协会摄影大赛(Wedding&PortraitPhotographersInternational)2016年度的获奖结果。WPPI比赛是婚摄业界最为盛大、最具代表性的摄影赛事之一,其评选在业界中严如电影界的奥斯卡。作为美国年度最大婚礼人像摄影盛会,每年的WPPI比赛都会吸引全球上千名婚礼摄影师参赛,助力婚礼摄影服务的发展。获得好评的作品会结集成刊,留为记录,供客户参考。该大赛十分重视实体照片,评委也都是知名摄影师,参赛本身会为摄影师带来不少学习的机会。以下为获奖作品精选

  • 冬季植物修剪要点!

    关注作家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所著《小王子》中有这么一句话“正因为你对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这才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小编把『植物修剪』形象喻为“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通过修剪除去病残枝、萌蘖枝,将所有的力量积蓄在生命的蓓蕾中,期待来年花满枝头。初冬修剪益处多冬天是很多植物的休眠期(生长停滞),植物老叶变黄掉落,这时就需要适当修剪啦~有些花友的宝贝植物长得蓊郁葱茏,就是不开花,只因不会修剪。修剪对植物好处多多,请跟随小编一起学习吧!1、防止病虫害通过清除干枯枝、伤残枝、病虫枝,来

  • 世界上有很多人,不情愿的做自己...

    :世界上有很多人,不情愿的做自己,而拼命的想做别人;所以不快乐。上帝创造的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祂看为好的,因为,祂倾注了全部的爱。在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有祂美善的计划,还有别人无法代替完成的旨意。所以,不要羡慕别人的路,不要贪恋,不属于你的风景。去仰望上帝,活出上帝喜悦的新生命,感恩喜乐的对待生活,因为你是你,在上帝的眼中,你是唯一。

  • 2018惊人的社会定律! (建议收藏)

    01错误定律别人都不对,那就是自己的错。02效果定律在伤口上落泪和在伤口上撒盐,效果是一样的03嫉妒定律人们嫉妒的往往不是陌生人的飞黄腾达,而是身边的人飞黄腾达。04方圆定律人不能太方,也不能太圆,一个会伤人,一个会让人远离你,因此人要椭圆。05口水定律当你红得让人流口水时,关于你的口水就会多起来。06利用定律不怕被人利用,就怕你没用。07成就定律如果你没有成就,你就会因平庸而没有朋友;如果你有了成就,你却可能会因卓越而失去朋友。08馅饼定律当天上掉下馅饼的时候,小心地上也有个陷阱在等着你。0

  • 关于媒体人炒老板鱿鱼,我就谈这么几点!

    来源:记者站声明:广播人的【广播广告圈】致力于行业资讯的及时传播,每篇转载文章都将在文前注明作者、来源等信息。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所有者于后台留言,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支持!春节收假后该对自己做一番职业规划了对于传统媒体人来说2018年将面临更多的挑战和机遇但是该如何迈出这一步你心里有数吗?欢迎收看本期传媒老炮儿附文字版春节收假,该考虑工作上的事情。不知道诸位是否有换工作的想法?反正过完节,编辑部里又少了几个同事,都递上了辞职信。虽然说有点伤感,但我觉得真的是一个好事,我发自内心的为他们勇

  • 正月十一,记得请女婿吃饭哦!

    正月十一,中国传统农历节日之一。此日是岳父宴请子婿的日子。初九庆祝天公生剩下的食物,除了在初十吃了一天外,还剩下很多,所以娘家不必再破费,就利用这些剩下的美食招待女婿及女儿,中国民歌称为十一请子婿。那么正月十一有哪些习俗呢?子婿日正月十一是“子婿日”,是岳父宴请女婿的日子。初九庆祝“天公生日”剩下的食物,除了在初十吃了一天外,还剩下很多,所以娘家不必再破费,就利用这些剩下的美食招待女婿及女儿,民歌称为“十一请子婿”。其实,“子婿日”是很有历史渊源的,在古代,正月初九庆祝“天公”生日剩下的食物还没

  • 王健林离场,保镖全程粗鲁对众人,王健林一脸淡然装没看到

  • 印度农村阿三哥跳鸡舞 可以说是非常爆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