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43:58 来源:网络 []
小说: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
第3章 假钻石

  可苏慕澄一直粘在张子轩身边,除了她跟张子轩外没有其他朋友,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好,我叫叶芜,是慕澄的朋友。阅读xbxys.com”叶芜试图让自己平静,看到乔安这楚楚可怜模样她真想扑上去杀了她,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做!

  乔安打量眼前的人仔细回忆着,她从未听过那个贱人提到过这名字,可这名字怎么那么熟呢?

  两人握手,叶芜扫了眼那双光滑的手,心里难免有些嫉妒。

  乔安是珠宝设计师,她也是。不过在张子轩跟乔安的游说下,她将进入ZM公司的机会让给了乔安,而她为了张子轩而选择在家当他后盾,而如今乔安在珠宝界内也算是小有名气。

  只是那本该是属于她的机会!

  当时这个岗位竞争激烈,她为了不靠家里而选择去其他公司面试,岂料遇见乔安,两人通过初审,复试到最终审核时只剩下她们两人,其余被淘汰,而这个岗位只需一人,乔安为了进入ZM公司内,哭着跪在她面前苦苦哀求,让她退出比赛,再加上张子轩的游说,她真的放弃了。

  珠宝设计师,叶芜紧眯双眼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叶芜收回手,跟乔安说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乔安看着叶芜的背影,心里念叨着这熟悉的名字,瞬间她想到了这个女人是谁了!

  前阵子被绑架的叶家二小姐叶芜!

  不过从三年前她开始吸毒到从戒毒所出来后,叶家的名声可算是被她败坏了,这种人跟苏慕澄是朋友还真挺合适的。小百姓养生网

  ……

  酒吧内,灯红酒绿,周围吵闹,震耳欲聋。

  叶芜手拿着酒杯摇晃,蓝色的液体在酒杯中荡开一层涟漪,玻璃杯上印着的这张清秀的脸,令得她有些恍惚,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差点忘了,她现在是叶芜,这就是她!

  叶芜摇摇晃晃走着,连她撞到谁都不知道,一想到自己的尸体埋在底下,一想到张子轩说话的声音,她胃里翻滚只想吐。

  厕所,她要找厕所!

  包厢内,一男人坐在沙发上,身后站着两个保镖,两人挺拔如松面无表情。

  男人双眼阴鸷地看着跟前的人,修长的手敲打着桌子叩叩发出有节奏的声音,令得眼前这有些微胖的中年男子心惊肉跳的,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沉默,可他却忍不住了:“肖总,这真的是您要的宝石了,您看看这色泽跟纯度绝对是真的。”

  肖纪寒盯着这湛蓝色的宝石久久不语。

  忽而包厢的门被打开,本以为是酒保,可进来的人却让肖纪寒骤然变色。说明http://www.xbxys.com/

  她怎么会在这里?

  叶芜浑身酒气,扫了一眼包厢,却自动将包厢内的人给无视,她双目盯着桌上的宝石:“宝石!”

  她跌跌撞撞地坐在肖纪寒身边,浑身酒气渗入肖纪寒鼻中,肖纪寒挑眉不悦。

  可叶芜对他却视而不见,她一手抓起了放在盒子内的宝石,宝石闪烁着湛蓝色的光芒,晶莹剔透如玻璃珠一样。

  她盯着宝石看了看,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蹙眉立即下了结论:“假的!”

  随后将盒子又推了回去,整个人倒在肖纪寒怀中。

  王福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这脸色比刚才更冷了几分,星寒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场面比刚才还冷了几分。

  “肖总,您可不要听这疯女人说的,这宝石肯定是真的,我怎么会用假的来骗您呢?要这宝石是假的,我出门被车撞!”王福辩解,着急的举起三根手指发誓,心里却一直咒骂这该死的疯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肖纪寒勾唇一笑,星寒的眸中印着王福发抖的模样,冷声开口:“被车撞倒不必了,但总归要留下点东西。”

  肖纪寒一说,身后两位保镖将跪在地上的王福拖到了跟前,拿出他一只手放在桌子上,两人从兜里掏出小小的刀子,对着王福的尾指砍了下去,在场三人没有任何表情,对这种事他们已经司空见惯了。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小说txt全文阅读

  只听得一声杀猪般的叫声,王福整个人已吓得腿软,看着自己的尾指被切断,他面如死灰,连疼痛都顾不上,裤裆都湿了。

  “肖总,肖总这宝石是真的啊,你不能听这疯女人的疯言疯语啊!”王福还想狡辩,只听见肖纪寒冷冷一笑,那星寒的眸似乎看出了他的鬼把戏一样,令得王福哑口无言。

  “真假,我还辨认得出,拖下去!”

  声音虽小,可这房间内的几人却听得一清二楚,王福求饶也无用。

  他倒是忘了眼前这人是什么样的人了,而他竟敢来招惹他,也真是猪油蒙了心。

  这蓝宝钻石中最多只有百分之五十五是真正的蓝宝钻石,而剩下的四十五则是高仿,有些资深的专家也有可能鉴定不出来,因为高仿的那部分纯度数跟蓝宝钻石差不多,可假的终究是假的,再怎么接近也不可能是真的。

  他会知道是找人跟踪了王福,可叶芜只是看了看宝石便能确定是假的,这绝不会什么偶然。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肖纪寒一把将叶芜推开,脸上依旧不悦,他指着手中的戒指问,上面镶着一颗小小碧绿色的钻石,简单却不失身份。来自http://www.xbxys.com/

  叶芜挠了挠通红的脸,迷迷糊糊睁开眼,抓住肖纪寒的手仔细看了看,身子往他身上凑了凑,肖纪寒身上冰凉凉的令她觉得很舒服。

  “你好漂亮。”叶芜突然抬头,眼中带着星光,手摸着肖纪寒的脸笑,醉醺醺地说。

  那张清秀的脸慢慢放大,冰冷的唇被压住,触碰到那冰冷的唇时她更肆无忌惮地将舌头侵入,辗转厮磨地寻找出口。

  水,她要喝水!

  肖纪寒阴着脸,本想推开她,可那吻却撩起了他心里的火,手搂住那细小的腰,一个辗转将她压在身下。

  嘴里弥漫着酒味,他却不那么讨厌,冰凉的手溜入衣中,指尖触碰温热的肌肤,令得他心头一阵燥热。

  冰凉的唇疯狂地压在她脖子边上,叶芜瞥头却见桌子上那腥红的血,还有那根残留的手指后,脑海中闪过在苏家浴室内那一幕,她血流不止……

第4章 未婚夫

  一想到这个,握住肖纪寒脖颈的手不禁用力起身,呕地一声便吐在肖纪寒身上。小百姓养生网

  “叶芜!”手指咯吱响,肖纪寒冷声喊着这两字,声音不大但却彰显着他的怒气,这一吐令得肖纪寒没了兴致。

  “你比张子轩还漂亮!”叶芜吐完又倒在了沙发上呼呼地睡了起来。

  这话一出,更令得肖纪寒黑着脸。

  在跟他接吻的同时还想着另一个男人,这对他来说是种耻辱!

  叶芜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在游泳,那水如冰一样冷,冷得她被冻醒了。

  “这里是哪里?”

  叶芜嘴巴有些干燥,声音有些沙哑,她揉了揉额头却想不起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脑袋瓜子很疼。

  她双手抓着浴池边用力从浴池内起身,水从浴池内溢出,她抬起脚便往外走去,湿哒哒的衣服有些重,她所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一滩水渍。

  她身上起了鸡皮疙瘩,雪白的衣服黏在她皮肤上,内里若隐若现,脸上的血色因在浴室内浸了许久变得发白,唇发紫,连皮肤都发皱了,看来她在浴池内泡了很久了。

  昨天看到自己墓碑后堵得心慌便想着去喝点酒,她也真神了,喝酒能喝到浴池内去。

  叶芜扫了眼这诺大的房间,面色比刚才还苍白,这不是她的房间!

  “醒了就滚。”一道极为冰冷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吓得叶芜缩了下脖子,这反应在肖纪寒看来却如被惊吓到的小鹿一样。

  叶芜转身,却见那俊俏的脸上布满阴霾,水珠从头发上顺着落下,他穿着浴袍,如美人出浴般。

  肖纪寒!

  叶芜脑中闪过这个名字。

  这张脸,一直出现在她脑海中,看来真正的叶芜确实很喜欢他,只可惜听语气他好像很讨厌她。

  “你怎么在这?”

  语气中充满了不屑,令得肖纪寒有些不适应,若是以前叶芜见了他肯定是羞答答如小姑娘一样。

  “你说呢?”肖纪寒咬牙冷声吐出这句,一想到昨天吐了他一身,肖纪寒就没好脸色。

  若非因为她是叶家的人,更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他早将她丢出去喂狗了。

  叶芜想了许久,却想不起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茫然地看着肖纪寒。

  “滚!”声音冰冷,令人不由而颤。

  若是常人见状,便知道肖纪寒生气了,可在叶芜却全然不将他当回事,相反,她倒更希望肖纪寒离她远远的,最好两人不搭边。

  叶芜是喜欢肖纪寒,可她却不喜欢,跟这种高高在上的男人在一起,时刻都警惕,因为站得太高的人通常敌人很多,她可舍不得这条小命。

  “抱歉,我立刻走。”

  叶芜毫不犹豫,说完便拖着湿哒哒的身子离开了。

  不一会,门柄又被转开,一个小脑袋跟做贼一样透过门缝看着肖纪寒,有些不好意思地问:“肖先生,能不能借我套衣服。”

  星寒的眸看着那颗小脑袋,心里不由冒出傻帽两个字。

  待叶芜换好衣服出了酒店,身后却有人拿着相机咔擦一声,满意地钻入人群中离开了。

  ……

  叶芜回去后便翻出这些年活跃在珠宝行业的公司资料,其中肖,封两家占据前首,而张氏竟排行在第十三,这个名次出乎叶芜意料。

  张子轩将苏氏改为张氏后,乔安便从ZM跳槽到张氏内,随着乔安的跳槽,这名次也上升了许多,看来乔安在这一行内还有些影响力。

  想要找出她父亲被冤枉的证据,她得接近张子轩才行!

  张子轩这个人别看他一副老实的模样,可野心比谁都大,所以他能抛弃她一次,那她便能令他再抛弃乔安!

  就算她在叶家内不受宠,可只要挂着叶家二小姐的头衔,便能引张子轩上钩。

  可在做这些事之前,她必须跟肖纪寒解除婚姻!

  “老爷请你下去。”门外传来佣人的敲门声,她不屑地说,连叫一声名字都没,说完人就走不拖泥带水。

  看来叶芜在叶家内也没什么地位,连个佣人都不将她放在眼里。

  叶芜下了楼,却见平日里不曾出现的叶洛德竟出现,大概四十岁左右,穿着西装系着蓝色领带,眉毛浓黑而整齐,面色难看,嘴里叼着烟,手紧紧捏着报纸,见叶芜下来,他将烟头掐灭,双眼扫向叶芜。

  “爸。”叶芜喊了声,却没任何感情。

  “你还喊我爸,你看看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你怎么就不能学学你姐姐让我省点心。”叶洛德手戳着报纸,报纸快要被他戳烂了,可见他有多生气。

  叶芜扫了眼报纸,上面写的话不堪入耳,而上面附带着三张照片,第一张是她进酒吧的侧脸照,另一张是肖纪寒搀她出酒吧的照片,虽只照得到她跟肖纪寒的背影,但从衣服上可以看出是她,第三张则是她从在酒店内出来的照片。

  真亏那记者能跟踪一天,真是辛苦他了。

  叶芜扫了叶洛德一眼,心中冷笑,叶洛德在她出事时连赎金都不肯出,在她醒来后连看都不来看一眼,等闹出了绯闻后才来找她算账。

  “你先别生气,气坏了怎么办?小芜你也是,快给你爸道歉。”白静一手帮叶洛德顺气,一边略带宠溺地呵斥她。

  叶霜心里止不住的高兴,这下肖家那边肯定会有所动静。

  “对,小芜你以后可是要嫁入肖家的,不管是为了叶家还是肖家,你这样大方地带人去那种地方实在不妥,那些记者都在盯着想让你出乱子呢!”叶霜‘好心’劝着,脸上带着关心。

  叶芜冷笑,这些人连听都不听她解释便认定她带着不三不四的男人去开房,让她认错,她何错之有?

  “我为什么要道歉?既然我这样做不妥,那干脆与肖家解除婚约好了,这不是姐姐最希望的么?”叶芜冷声而笑,冷冽的眸看向叶霜,令得叶霜一震。

  叶霜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这还是叶芜么!

  而且那双眼幽深的直直地盯着她,似乎要将她盯出个窟窿来,她心里所想好似都被看穿了一样。

第5章 绯闻缠身

  要知道叶芜不是一般地爱肖纪寒,不管是丑闻还是用白|粉威胁她取消婚约她都宁愿忍着不肯答应,可如今却能轻易说出这番话!

  自从叶芜醒来后不仅性格,连说话做事的方式都变了,以前,她哪里敢这样直勾勾地看着她,哪里敢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番话呢!

  “小芜,我是关心你,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叶霜轻声呵斥,眸中一闪,掩下心中的高兴。

  叶洛德猛地抬头,面上狰狞。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叶芜跟肖纪寒的婚约是老一辈定下的,想要解除婚约不易,肖家如今是珠宝行业中的佼佼者,在H市内叱咤风云,叶家也不可能轻易放过跟肖家攀亲的机会,这也是叶洛德为什么能忍着叶芜且没发作的原因。

  否则早在她被爆出吸|毒时就跟她断绝关系了!

  “我说什么爸你听不懂么?我说跟肖家解除婚约,若是你不想说,那便由我跟肖家说!”叶芜冷声说,不与叶洛德多说一句。

  可这句话已经将叶洛德气个半死了。

  门外,肖纪寒嘴角划过冷笑,他倒是小瞧叶芜了,竟想提出取消婚约。

  “你敢!你敢我就打断你的腿!”叶洛德被叶芜气的喘不过气,白静在一边替他顺着气,叮嘱他不要生气,心里却希望叶芜一直跟叶洛德唱反调。

  最好是能让叶洛德将她赶出去,少碍她们眼!

  “对啊小芜,你别冲动,爸也是为了你好,你就老老实实说这男人是谁,剩下的爸爸会帮你处理。”叶霜蹙眉劝着,暗中却坐实了叶芜跟带她进酒店的男人有一腿。

  这话落在叶洛德耳中,哼了一声盯着叶芜。

  “不知叶伯父要如何处理报纸上的男人呢?”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众人转身,却见肖纪寒脸上挂着笑容,星寒的眸中藏着一丝冰冷。

  见肖纪寒来,叶洛德的脸色更加黑了。

  他知道肖家是会来兴师问罪的,而且很有可能会用这事威胁叶芜取消婚约!

  他们叶家,迟早会被这不要脸的女儿给败光的!

  “纪寒,来,来坐。”叶洛德脸色变了变,笑颜祥和地起身,指着身边的位置说。

  肖纪寒礼貌地冲着叶洛德点头,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多谢伯父。”

  “寒哥哥,报纸上这件事你别当真,小芜她绝不会做那种事的!”叶芜还未开口,叶霜却抢先开口,面色着急地为叶芜说好话。

  刚才给她定罪的可是她,如今为她开脱的也是她,这脸,变得可真快。

  对肖纪寒到来,叶芜早猜到了。

  肖纪寒讨厌她,势必会趁着这机会询问叶家这男人是谁,并且跟叶家提出取消婚约,而叶家只能答应,而且叶家还会认为是他们的错。

  这样顺水推舟的话,既能摆脱她,又能让叶家无话可说,这对肖纪寒来说是一举两得,两全其美。

  若是过了这个村,那么肖纪寒想提出取消婚约可就难了。

  所以叶芜肯定,肖纪寒肯定会装作不知这回事而跟叶家要个交代!

  肖纪寒挑眉,双目从未离开过叶芜。

  “纪寒,这件事一定是个误会,等我把这当事人揪出来问个清楚,给肖家个交代。”叶洛德心里咒骂叶芜,面对肖纪寒却好声好色,不敢得罪。

  叶芜冷笑,想知道那男的是谁直接问她不就行了,可他们却一个劲儿不让她说,直接肯定了她跟陌生男子去开房了,反而到头来弄得是她的不对了。

  这些人,可真好笑。

  听得这番话,肖纪寒笑了笑。

  有些了解叶芜在叶家的地位了,刚才他们说的话一字不差地落在他耳中,叶芜还未解释,这些人却咄咄逼人硬要她承认。

  “伯父不用找了,昨天是小芜跟我在一起。”肖纪寒冷声开口,不仅叶洛德,连叶芜都不禁疑惑。

  叶霜刷地一声,立即抢先一步说:“这不可能。”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连白静都轻声叫了一句:“小霜!”

  “小芜是我未婚妻,我跟她又有什么不可能的?”肖纪寒扫向叶霜冷声问。

  叶霜脸上变了变,干笑:“我,我是说这没什么不可能的。”

  刚才她冲动了,不过肖纪寒什么时候跟那贱人有来往了!

  不,这不可能!

  叶芜心里咯噔一下,肖纪寒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叶芜眯眼对上了肖纪寒双眸,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肖纪寒本想借这这件事威胁叶家,让叶芜松口答应解除婚约,可听到叶芜说的那番话后他反而放弃那想法了,这女人不仅性格跟之前截然相反,而且昨日他好像见到了有趣的事。

  “伯父放心,肖家不会取消婚约的。”这叫的虽是叶洛德,可实际是说给叶芜听的!

  肖纪寒,难道吃错药了么?否则他不该放弃这个能甩开叶家的机会。

  看来她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肖纪寒了,这男人心中所想,她猜不透。

  叶洛德旋即眉开眼笑,拍了拍肖纪寒的肩膀,语气放松了些。

  “那就好,那就好,年轻人出去约会很正常。小芜你也真是,刚才怎么没说清楚呢?”叶洛德心里松了口气,用一副宠溺的口吻说。

  幸好跟叶芜一起去酒店的是肖纪寒,否则他真会跟这败坏门风的女儿断绝关系。

  叶霜双眸幽怨地看着叶芜,才过了多久,这贱人是如何将肖纪寒勾到手的,她倒是小看了她的手段了。

  叶芜心中冷笑,就算她想说他们会听么?

  叶芜不语,叶霜却气得炸了,手揪着裙角,那张脸黑的跟煤炭一样。

  肖纪寒跟叶洛德说了几句后便离开,叶洛德立即喊了叶芜:“小芜,快送送纪寒。”

  这次叶芜倒没跟叶洛德唱反调,毕竟她有事想问肖纪寒,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叶霜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两人,尤为嫉妒。

  “不知道肖先生是什么意思?”叶芜冷声问。

  “亲自来帮你澄清事实,洗刷冤屈,难道不该感谢我么?”肖纪寒看向叶芜,见叶芜脸上没表情,心中有些高兴。

  看来他猜对了,叶芜想取消婚约,那他就偏不让她如愿。

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契约成婚 或 总裁大人太嚣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8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功夫神医8章小说名称:女总裁的功夫神医第008章有竞争,才有活力白静初穿着一件紫色的丝质睡袍,腰间系着裙带,那莲藕般洁白的手臂和丰盈的小腿,全都暴露在了空气中。在灯光的照耀下,那白皙滑润的肌肤在浴后,更是呈现出一种烟霞般的淡然绯红,粉嫩诱人。“白经理,你洗完了?”霍青问了一声。“嗯,你去洗漱吧。”“好。”霍青一头扎进了卫生间中,尽管说是排气扇呼呼地转着,可空气中还是透着一股子潮湿的气息,雾气也都没有散去。他快速地脱掉了衣服,随手丢到了旁边的洗衣机上。咦?他这才注意到,在洗衣机上还

  • 上位8章

    原标题:上位8章小说:上位第八章苏媚的贵重礼物照片中的年轻男子叫刘俊,从小和苏媚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人感情很好,父辈也有意撮合他们,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苏媚的父亲得了重病,需要一大笔钱治病,苏媚为了救父亲,只得嫁给县里一个开矿的老板,那年她只有十六岁。刘俊一怒之下跑去深圳打工,后来听说出车祸死了,而苏媚嫁的这个开矿的老板在婚后得了一种怪病,没过两年就死了,苏媚只好独自撑起丈夫的家业,和那些好色的官员周旋,而这时县里流传着一种谣言,说苏媚是白虎精转世,凡是和她沾上的男人都没有好下场,所以

  • 我的美女俏老婆8章

    原标题:我的美女俏老婆8章小说书名:我的美女俏老婆第8章红色吧看到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肖胜!在脑袋短暂的短路后,童彤那细小的嗓门爆发出了惊人的穿透力,整个房间内充斥着她那嘶喊的尖叫声。。一把捂住了对方的嘴,肖胜恶狠狠的把脸凑到她的身边,咬牙切齿的说道:“再喊,我就把你XX了。。”这一次童彤真的怕了,怔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就在这时,童彤的房间外响起了陈淑媛急促的敲门声,上下扫视了对方一眼,随后肖胜不屑的说道:“丫头,哥对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不用捂!小的跟馒头似的,哥没那个癖好。。”说

  • 超级贴身保镖8章

    原标题:超级贴身保镖8章小说:超级贴身保镖第八章:我孙子是李刚停在前面挡住去路的是一辆英菲尼迪越野车,从车上走出一个帅哥,只是这帅哥脸色有些苍白,显然是纵欲过度。帅哥手中拿着一个女士钱包,叫道:“萱萱,不是说好我送你上山的吗,你怎么一个人跑了过来?”说话间,帅哥已经跑到了五菱车窗前,将钱包递给了美女。美女伸手接过,脸上闪过一抹厌恶,“不劳张公子大驾了,我的钱包怎么在你手里?我给你没那么熟,叫我的全名!”张公子脸色微微一变,却陪着笑脸道:“你钱包拉老夫果园了,早上我去接你,人没见着,园主便把钱包交

  • 仕途天骄8章

    原标题:仕途天骄8章小说名称:仕途天骄第八章高官几个巡警把李润基从车上抬下来,早已闻讯等候在医院门口的医院领导、专家和护士,赶紧围过来,准备把他往急诊室抬。李润基摆摆手,对医院的领导说:“你们现在先给我做一下紧急处置,能止住血就行,暂时不要把我抬进去,我还有极其重要的事情要安排。”说着,他就对围在他身边的东城区公安分局局长说:“请把你的手机借给我,我打几个电话。我的手机刚刚已经压坏了!”那个局长赶紧把手机递过去。李润基首先打了正在京城开会的省纪委书记白世杰的电话,汇报了一下自己遭到刺杀的经过。然

  • 火爆医少8章

    原标题:火爆医少8章小说名:火爆医少第八章打架也很强“小语,我回来了!”刚进门曲博文就喊道。从厨房里探出一张青春靓丽的脸,笑容满面道:“回来了?先坐会儿,还剩一个大排,马上就好!”在曲博文的陪同下,杨小天简单的参观了下房子,房子虽小,装修的也不奢华,却是在小细节处处处透露着温馨感。很快饭菜就上来了,曲博文对妻子介绍道:“这就是我常说的师弟,杨小天!”然后对杨小天说:“小天,这就是你嫂子,苏语!”苏语笑道:“师弟好,苏州的苏,语言的语!”杨小天连忙从身后包里拿出买的iphone,递给曲博文说:“师

  • 极道兵王8章

    原标题:极道兵王8章小说名称:极道兵王第8章大叔你放心第8章大叔你放心两人要了一个小包间,外面音乐震天的响,金飞觉得有些烦躁,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刺激的年代,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门关上才觉得心里平静了一点。侍应走进来,瞄圃也不客气,胡乱的点了一大桌子吃的东西,金飞在一边看着好笑,心说这小妮子这是要把自己吃穷啊!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就看着表演的小妮子。点完了菜,瞄圃对侍应说:“拿两瓶上好的茅台来!”金飞以为自己听错了,瞪着小丫头:“小、不、瞄圃小妹妹,咱们喝点啤酒就成了,别喝白的了吧,这东西

  • 我和留守寡妇的那些事8章

    原标题:我和留守寡妇的那些事8章小说:我和留守寡妇的那些事8、猛女的风格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说病就病了?医生到底是咋说的嘛?看到棒子一副犹豫的样子,小娥急了嫂子啊……棒子突然哭了起来小娥被他弄糊涂了嫂子,我快要死了!我再也受不了了!棒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棒子你先不要哭,告诉嫂子咋回事小娥一边摸着棒子的脑门,一边服下身体,温柔地说道棒子泪眼朦胧中,目光透过小娥白皙的脖颈,看到了那片白花花的风光他再也无法忍受这种难言的折磨了,于是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嫂子,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天天想女人,每天晚上都摸唧

  • 村里有个小神医8章

    原标题:村里有个小神医8章小说书名:村里有个小神医第8章千金要方凤凰村唯一的村医吴能在诊所上挂上歇业牌,说家中有事,休息一天,没想到一走好几天都不见回来,有个牙痛,小感冒的还可以忍着,可某些病说起来不是病,却痛起来真要命,是很难忍的。吴能不在,可把全村的妇女同胞们都给愁坏了。这吴能给的药虽然不能够治本,但至少一吃就不那么痛了么。这女人家平常有个肚子痛,这里那里不舒服什么的都是个人**,除了医生和特别信得过的闺蜜,一般都不会轻易跟人说的。这村会计王建华的媳妇郭美媛和郑莲香比较聊得来,两人经常分享一

  • 我的风情女友们8章

    原标题:我的风情女友们8章小说书名:我的风情女友们第八章我要追她在月光下,在破旧的教室里,他们两人还在缠绵。只听见那女孩低声的说:“我想坐下来。”男生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摸着她的香臀缓缓坐下,同时用自己的长篙紧紧的帖子女生的身体,好像被粘住一样。看着这一幕我又想起了自己和敏敏的缠绵,心想要是敏敏能想这女孩那样和我如胶似漆的该多好啊。莫名的我又联想到后妈和爸爸巫山云雨的场面,我不禁感叹爸爸这些年让后妈受苦了。后妈才二十八岁啊,她也是个正常女性,她是有需要的。接着那女孩蹲了下来,我看不见她的面孔,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