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天黑请闭眼18章

2017/10/29 4:21:09 来源:网络 []

小说:天黑请闭眼

第18章 葬神仙

  沉默了很久,我嘴里艰难的发出声音:“你想要我的命?”

  阎枫嗤笑一声,揉了揉发疼的脑袋,万般无奈:“你的命都是我救回来的,你觉得我要你的命还需要问你吗?”

  “不需要。说明http://www.xbxys.com/”我摇头。以他比迦罗还变态的能力,绝对不需要。

  “那你现在还要觉得我想害你吗?”

  我摇头又点了点头。

  事情发生到了这种地步,我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了。

  “除非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沉默了很久,久得我看着他的眼睛都觉得发酸,他却只回了我一句:“以后你自然就会知道的。”

  我瞬间爆怒,冲过一把捉起他的衣襟,破口而出:“我去你大爷的以后,我现在就想知道。原文http://www.xbxys.com/

  阎枫明显的一愣,旋即目光一冷,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白镜楚,你信不信我可以抹杀你一部分的记忆,让你活在更无知的岁月里。”

  他的目光如一把尖刀刺进我的胸膛,没有伤口,却能将我浑身血液冻住。

  不,我不能让他抹杀我的记忆,这段我得之不易的记忆,即使这段记忆使我一度陷入重重险境。如果现在被抹杀,就证明我又到过去的无知状态,可该来的危险不会因为我的记忆而停止。

  我在脑海快速的做着思考。

  最终我选择了妥协。

  我深吸了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僵硬着手松开他的衣襟,顺手帮他整理好,挂上一抹嬉笑:“老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宛如一副无知少女的神情望着他,表面淡定,心里却翻江倒海的唾弃自己。阅读xbxys.com

  阎枫见我不再纠结他是谁的问题,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和刚刚宛若两人。

  他将唯一的照明工具打向头顶,周围一片变得明亮起来。

  这么长时间,我才真正的看清着墓室的面貌。

  比刚刚那间大了一倍,里面的布置就像正常人家的房子。

  一张圆形的石桌,四张石凳,桌子上还摆着两杯茶水,和一盘未下完的黑白棋。远处还有一扇百鸟朝凤的屏风,屏风后面依稀可见的一张大石床,床上还铺着一床枕头被子。

  怎么看都是一副有人居住的样子。推荐http://www.xbxys.com/

  我而我当时摔倒的地方就在墓室门口,那里有个人形摔倒的样子,主要是地上还有我脸上留下的淡淡血迹,血迹不明显,可没有手的痕迹特别醒目。

  看着地上的血迹,我就觉得右脸上一阵发疼,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摸了摸,摸但得是星星点点的疤痕,才庆幸的舒了口气,好在阎枫带了龙血竭,我才不至于毁容。

  阎枫走到角落的油灯下,伸手挑了挑灯芯,在没有点火的情况下,黄色的火焰兀自的跳动起来,其余角落里的灯也纷纷跳动起来,照亮了整间墓室。

  肯定是阎枫使用了法术,经常和这些技能变态的人待久了,我的好奇心都要麻木了。

  “这地方看似有人住,实则根本没人住。”我说了句特别脑残的话,这问题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阎枫收好手电筒,点了下头,算是附和我的话。版权xbxys.com走到石桌前坐下,自己下起了棋。

  他修长的手指夹起一颗白子,落下,嘴角挂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龙虎相争。”

  我虽不懂棋艺,却也能明白这盘棋无论怎么下都是旗鼓相当,没有输赢之分。

  “小白,你刚说错了一句话。”阎枫起身,转头看着我。

  “嗯?”我疑惑?难道我说错了什么惹他不高兴,又想抹杀我的记忆?

  他道:“其实这地方一直有人住,只是这人几个月前走了。网站http://www.xbxys.com/

  有人住?这么多灰尘还说有人住?我扭头看向门口,那块被我摔出来的人形,人形旁边堆了厚厚的一层灰,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更何况这人是阎枫。

  我讪讪的摸摸鼻子:“老板,古墓怎么住人?他平时都吃什么,难道偶尔出去林子里打点野味又回墓里?那跟活死人有什么区别。”

  阎枫往我脑袋上敲了一记,反问我:“你觉得这是什么人的墓穴?”

  我揉着发疼的脑袋,凶狠的瞪着他,不情不愿的说:“听迦罗说是刘邦身边的谋士张良的墓穴,又叫神仙墓,还听说这人特别神秘,什么时候死的,葬在哪里根本没人知道。”

  阎枫对我的凶狠表情视若无睹,转身走向了屏风处停下,伸手轻轻的触摸屏风上凤凰,图案,说道:“这墓确实是神仙墓,但并非是张良墓,张良墓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

  “那这墓里葬的又是谁?”我跟上前,看着屏风上的百鸟朝凤,这图案不是画出来的,而是绣出来的,用金丝银线一针一线绣出来的,绣得栩栩如生。

  我伸手摸了摸,没有一点腐烂的痕迹,是个好东西。

  这东西拿出去卖绝对是个抢手货,可惜我拿不动。

  我遗憾的摇摇头,进来墓穴这么长时间了,都没看见什么值钱的东西,唯一值钱的还是这么大一件,这墓主人到底是有多穷。

  “你是小白吗?神仙墓葬的当然是神仙。”他的这句小白显然是骂我白痴的意思。

  “神仙不是长生不死的吗?”我诧异。

  难道被称为神的人也会死?生为凡人的我无法理解。

  “他们死后会遁入混沌之虚,亦或者灰飞湮灭。”阎枫神色中不易察觉的一缕悲哀划过眉间,却依旧挂着笑容。

  “既然都要灰飞烟灭,那么建这墓穴,不觉得多此一举吗?”我追问。

  “墓穴不过是为了困住神仙,一些犯罪的神仙。”

  我惊骇,原来人们所追寻的神仙墓,所追寻的长生不老,到头来就是所谓的一座困住神仙的监狱而已。

  我突然灵光一现,如果是为了囚禁犯罪的神仙的话,我想就能讲得通了。

  传说玉帝的妹妹瑶姬私嫁凡人,因触犯天条,被困在桃山之下,其女儿三圣母也是重蹈覆辙,私嫁凡人,因触犯天条,被困华山之下。

  “那么这里困住的是哪位神仙?”我好奇,会是怎样的一个神仙,被困在这寂寥无人,恐怖阴森的墓穴里,长年不见天日。

  “山神。”阎枫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山神?被困在山下?

  我想这神仙肯定又是哪位私嫁凡人的仙女吧。

  “小白,走吧,这地方没什么好看的。”阎枫走到门口,背上背包,等着我。

  谁要看了?明明看的人都是你自己。

  我屁颠屁颠的跑过去,跟在他身后。

  “我们接下来还要在这古墓里待下去吗?”阎枫在前面一言不发的探路,我跟在后面偶尔问几句,他愿意回答就会告诉我,不愿意回答就沉默不语。

  显然,他没有要回答我的意思。

  “小白,如果有天,你发现你最信任的人,骗了你,对你撒了无数的谎,你还会继续信任他吗?”阎枫突然语气平静的开口,平静得有些不同寻常。

  我不假思索的回道:“应该不会。”

  “如果那个人是我呢?”他像呓语一般。

  他是我最信任的人吗?

  不是,如今的我只是为了防止他抹杀我的记忆才选择相信他的。

  “更加不会。”我的回答很出乎他的意料,因为他前进的脚步顿了下来,伸手一把将我按在墙上。

  我惊慌失措的叫道:“你要干嘛?”

  难道刚刚的实话又惹怒他了吗?

  他低头看着我,额角散落几缕银发,垂在我的脸上有些发痒,我忍着没有拨开的冲动。

  因为现在的我就像一个被人逼到墙角,马上遭人非礼的家少女。

  他面无表情的说:“白镜楚,有些事情你该做下决定了。”

  我没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只见他一拳朝我打了下来,我死死闭上眼睛,以为拳头会落在我的脸上,没想到却是打在旁边的石壁上。

  石壁直接被打出一个坑,石头扎破了他的皮肤,流出丝丝缕缕的血丝。

  我惊骇的看着他的拳头,不明白他到底想干嘛?难道我天生就长着一副欠打的模样?

  阎枫眼中闪过一丝不忍,打在墙壁上的手,摸上我的脸庞,轻轻的将我凌乱的发丝撩到耳后,语气柔和:“记住,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更要相信你的心,不要被迷惑了心智,还有,你是白镜楚,比镜子更清楚。”

  鼻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看着他的眼睛竟有点发酸,难受的感觉。

  “咔嚓咔嚓……”我还没从他的话语中抽回心神,耳边便听到一连串机关启动的声音。

  身后的石壁随着一阵晃动,没有了石壁的依靠,我重心不稳的向后倒去,惊慌失措的想要伸手拉住阎枫的手。

  而他却缓缓的收回手,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我,目光冰冷,如同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着我。

  心底一寒,明白过来,原来他突然对我说这么多奇怪的话,就是为了将我推开。

  身后有股不明所以的力量将我吸走,我求救一般的向他伸出手,用请求的目光望着他,希望他一时心软将我拉回去。

  没有,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消失不见。

天黑请闭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天黑请闭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豪门惊梦:圈爱一生19章(第一卷 温柔霸爱第19章 喝粥)

    原标题:豪门惊梦:圈爱一生19章(第一卷温柔霸爱第19章喝粥)小说名字:豪门惊梦:圈爱一生第一卷温柔霸爱第19章喝粥“原来你说他啊!他是皇甫秋瑾啊,我哥哥。”她说他是皇甫秋瑾,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该认识他似的。“皇甫秋瑾?有点耳熟。”歪头冥思。“嗯,那个洛洛容我在问一下,你说的那个皇甫秋瑾不会就是洛戈的那个皇甫秋瑾,人称秋总的皇甫秋瑾吧。”“是啊!”她点头。噢买噶,“你说他真的是你哥哥吗?”低头严肃的看着。“是啊,怎么了。你喜欢他吗。”“有一点,不过有件事我不是很懂。你们怎么一点都不像?”她怀疑的惊

  • 大叔,离婚请放手19章(第一卷 萌爱第19章 区别待遇)

    原标题:大叔,离婚请放手19章(第一卷萌爱第19章区别待遇)小说名字:大叔,离婚请放手第一卷萌爱第19章区别待遇“依依,这才几点,起那么早干嘛?”夏暖暖打开塞在枕头底下的手机看了看,还不到七点,大周末的起那么早做什么。“不是和你说过了么,本宫要去赚点银子呀。”安静依洗完脸,对着镜子拍了拍爽肤水。夏暖暖一听,打开蚊帐,从床上爬起来:“就是你说的大叔那儿?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呢,你小心点哈,我可见多了,道貌岸然的人多着呢。”“大叔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我还是分得清好人坏人的。”安静依顿了顿,想了一下大叔的形

  • 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19章(第一卷 心悸游戏第19章 狂风暴雨后)

    原标题: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19章(第一卷心悸游戏第19章狂风暴雨后)小说名字: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第一卷心悸游戏第19章狂风暴雨后仿若从前的清纯只是表象,这一刻已然深深如烙印般打在楚文翟的心上,男人泪,倾洒当场!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他用生命呵护的女孩,却将他打入地狱的深渊,而他竟还留恋的起了一丝反应!那一瞬,东方凌的眸底寒光冷冽,拿起泳池旁的对讲机,低哑的吐出几个字,“带走,送回B市!”楚文翟一身酒味的回到了家,全身邋遢的就像街边的乞丐,踉踉跄跄的穿过大厅就准备上楼,被柳惠心一声厉

  • 情牵两世:丫头我爱你19章(第19章 外公)

    原标题:情牵两世:丫头我爱你19章(第19章外公)小说书名:情牵两世:丫头我爱你第19章外公“灵儿,你外公回来了。”司御天向正在练字的司月灵说道。“外公?”司月灵听到他的话先是愣了一会,然后想起来,司御天曾对她说过自己的外公是边关的大将,手中握有银月帝国的一半兵权。“父皇可是要我去见见他。”司月灵对于这个外公并没有亲近的感觉,因为连这个身体的本尊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何况她这个外人。“恩,他很疼你的,只是因为他不在你身边,他不能将对你的疼爱表露出来,不然会给你带来危险的。”司御天想要让司月灵知道在这里

  • 凤啸九天:惑世狂妃19章(第19章 祖庙遭罚,谁敢讨打)

    原标题:凤啸九天:惑世狂妃19章(第19章祖庙遭罚,谁敢讨打)书名:凤啸九天:惑世狂妃第19章祖庙遭罚,谁敢讨打自那以后,不管叶初晨受了多少苦早了多大罪,他始终不闻不问,只当世间不曾存在过这个女儿。而今,还打算跟其他人一起,联手置她于死地的人吗。叶战堂,好父亲啊!叶沐歆此刻已是面沉似水,五指紧握成拳。心中越是愤怒,她的神情反而越是宁静,脑筋里前所未有的清楚。“啪……”她猛的打开了门。夜风呼啸,倒灌入房内。叶沐歆眼中暗红色的光冷冷一闪,那如冷箭般划过的锐利,比这寂冷的夜还要森寒几分。几个身穿黑色长

  • 试婚丫头:冷王难追19章(第19章 他怎么能这样)

    原标题:试婚丫头:冷王难追19章(第19章他怎么能这样)书名:试婚丫头:冷王难追第19章他怎么能这样赵廷美抬起头,见是赵承宗来了,笑笑站起了身来:“承宗来了?来,坐。”“多谢三哥!”赵承宗拱拱手,两人一同落座。赵廷美回头看看有财:“还发什么愣?还不快给驸马爷上茶。”“是,王爷。”“三哥别客气!”赵承宗笑道,“这几天太忙了,这好不容易才找了个空隙逃出府来,便想到三哥这儿喝两杯茶,躲躲清静。承宗没有打扰到三哥吧?”“我是闲人一个,有何打乱之处?”赵廷美笑道,“不过,你这些日子竟然这么忙?”“可不是吗

  • 恶少的逃跑妻19章(第19章 无故的怒火)

    原标题:恶少的逃跑妻19章(第19章无故的怒火)小说名字:恶少的逃跑妻第19章无故的怒火“别动,我给你变个魔术。”约翰拿出一块硬币,在如歌的眼神晃动了几下,拿着硬币吹了几口气,然后将拳头握紧,再松开时,硬币不见了。惊奇的看着他空荡荡的手掌,明亮的眼睛里,布满了不敢置信。“硬币哪里去了?”虽然在电视看经常看到变魔术,可自己亲身体验时,又是不一样的刺激和新鲜。“我马上再把它变出来。”约翰将手伸到她的耳边,再次拿回来时,手里真的多了一个硬币。如歌从他手上拿过硬币,反复的查看,想要看看机关到底在哪里,却

  • 腹黑小冤家:扮猪吃虎黏上你19章(第一卷第19章 蓝滨的未来)

    原标题:腹黑小冤家:扮猪吃虎黏上你19章(第一卷第19章蓝滨的未来)小说书名:腹黑小冤家:扮猪吃虎黏上你第一卷第19章蓝滨的未来百家姓中的头四个姓是“赵”、“钱”、“孙”、“李”,而这三个老头就占了其中的三个姓。性格孤僻的老头姓李,看起来挺和善的老头姓赵,另一个给人感觉很滑溜的老头姓孙。据说当年军政部队就有四个好把手,分别是赵钱孙李,这四人退休后就住在B区,钱老头由于前些日子腿脚有些不舒服的原因,让儿子媳妇带去其他城市治疗去了,所以没来。这几个老朋友本来是在谈家常的,但由于一些习惯原因,话题说着

  • 呆萌妖宠:主人,嘴下留情19章(第一卷 树欲静而风不止第19章 敢管本少爷的事)

    原标题:呆萌妖宠:主人,嘴下留情19章(第一卷树欲静而风不止第19章敢管本少爷的事)书名:呆萌妖宠:主人,嘴下留情第一卷树欲静而风不止第19章敢管本少爷的事蝶衣愣愣的看着从天而降的顾劭辰,刚刚刺杀某公子时她就没指望会成功,只是当时头脑发热,看他在台下笑的一脸恶心的样子便止不住发怒,这才铤而走险直接冲了出去。那把匕首其实是她准备自尽用的,不管今日被谁买去,她都受不了被人侮辱,只是在看到某公子后,突然想到,与其死的一无所值倒不如拼一下。不过老天显然没站在她这边,她还没靠近对方便被他的小厮拦住了,本以

  • 先婚厚爱,我的迷糊小娇妻19章(第19章 再次相遇)

    原标题:先婚厚爱,我的迷糊小娇妻19章(第19章再次相遇)小说:先婚厚爱,我的迷糊小娇妻第19章再次相遇权均枭的那双眼睛让自己颤抖了一下,因为一纸合约便成了权家的契约新娘,本想等权均枭说些什么,可没想到他一转身便进了楼上的书房,而自己也没有理会这善变的大少爷,客厅也只剩下自己了。祁云裳看了看玻璃窗外的天空,此时的罗马正是舒适的午后时光,阳光灿烂而美好,她伸了伸懒腰,随手便拿了本杂志看了起来。“恩?乔奈上了封面?果然是较好的艺人,啧啧”边说还边用手指了指封面上乔奈的照片。祁云裳饶有兴趣的看着那本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