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犯阴女13章(鬼附身)

2017/10/29 1:28: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犯阴女

鬼附身

  我一眼就看到了王麻子,他似乎就在我家周围徘徊,好像是像抓我一样,二叔赶紧让我自己回到房间里面,告诉我把糯米撒在房间。阅读xbxys.com

  回到房间里面之后,很快二叔就把王麻子打跑了,可是一个人又走了。折腾了一晚上我也累了,直接躺在床上睡着了,手机也是关机的状态。

  晚上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发现自己认识那个女鬼,还和她关系很好的样子,有说有笑的,而且我穿的也是古代的衣服。

  慢慢的,我似乎能看清楚那个人的脸了,我很紧张,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被我妈推醒了。

  “小洁啊,起来先吃些早饭,然后去山上看你一下你爸和你二叔。”我妈笑呵呵的把李静也叫了起来。

  李静还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见我的黑眼圈就问:“你怎么这么重的黑眼圈啊。网站http://www.xbxys.com/昨天晚上做什么去了。”

  这些事情我也没有跟李静说,就说昨天晚上的时候没有睡好而已。

  之后我就到了山上,可是又发现了尸体,这次的尸体是一个村里的村民,我不是很熟悉,甚至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那种。

  这个人的尸体看上去不是那么僵硬了,还稍微舒展一点,只有面部比较扭曲,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好像是被吸干了血一样。

  我走近看了一下,二叔立马拉住了我:“别动,这个尸体有问题,今天早上才死的,现在就已经没有了血色,而且尸体没有伤痕,很难判断是怎么死的。”

  李静虽然胆子大,可是这个时候也躲在了我的身后,这几天我的胆子一直都很大,要是以前的话,死人肯定是不敢靠近的。

  我爸走了过来,把所有的人都疏散了,说是等村长回来以后在说这个事情,尸体暂时我们来保管。阅读xbxys.com

  说是这样,可还是没有在把尸体弄走,等所有人走了,我们才去研究那个尸体。

  二叔往山洞里走了一点说:“昨天晚上是不是除了我们三个,就他进来过山洞里面,其他的人应该都是在外面的吧?”

  我的大脑飞速的运转,想了一下点点头说:“似乎是这样的,我进来点的时候他刚去,而且还多看了我一眼呢。”

  “我早就怀疑这个山洞有问题了,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不过具体是怎么样的我还真不知道。”二叔说着就近了山洞里面,看着山洞的墙壁。

  我爸站起来,看了一眼二叔说:“要不我们请请?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二叔点了点头说:“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要是请不来的话,以后就麻烦就大了,这个山洞里的东西就是古代的,死的人也是肯定是。”

  一说这个,我像触电一样,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慢慢扫视山洞里的东西,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一个念头从我的脑子里闪过,对,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梦。犯阴女13章(鬼附身)

  我想告诉二叔,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他们直接拿出了一个碗,把一双筷子放在了里面,用树枝和石头把洞口挡了起来,在山洞里点上了两根红色的蜡烛。

  “二叔,这是做什么?”

  “招魂,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二叔说着,就让我爸做到了碗的前面。

  “等一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叫,也不要做太大的动作,要是请不走的话,麻烦就大了。”二叔嘱咐了一下我和李静,我们立马就把嘴巴捂上了。

  筷子放到了碗里面,然后嘴里念着晦涩的咒语,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可是那筷子却在碗里站了起来,我爸的神情马上就变了。

  我的眼睛瞪大,嘴巴里能放下一个拳头。推荐http://www.xbxys.com/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说,到底是什么鬼,来这里杀人!”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出来:“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也别管我有没有杀人,我的目标,是这个女娃娃!”

  说着,我爸的手就朝着我这边伸了过来,我知道这个不是我爸,是另外一个人了,就赶紧躲开了他的手,往一边挪动了一点。

  “要是不说,到晚上在出来的话,我就直接弄死你。”二叔大声的咆哮着。

  那鬼似乎是生气了,一下就站了起来,放肆的笑着,我看着很害怕,一直挪到洞口才停了下来,手还在嘴巴上捂着。

  二叔看见情况不对,直接把筷子从碗里面拿了出来,把筷子从中间折断了,我把一下就倒在了地上,我还是不敢过去,一直瞪着眼睛看着我爸。

  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二叔把我身后的洞口打开,把我爸扶到了外面说:“这个鬼的戾气很重,执念强大,你爸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要几天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尽量让他在有阳光的地方。小百姓养生网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下李静,他还在山洞里面,根本动都不动一下。

  二叔也看见了,走到了李静的旁边,推了她几下,然后小声的说了几句话,李静才反映过来,没想到的是,李静竟然大哭了起来,说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事情。

  其实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一直不能走路,腿软的很,适应了一会,才站起来,走到李静的旁边说:“没事的,这些都是和我们没有关系的事情,要不你先回家去?”

  李静摇摇头说:“现在走不了,我的腿,动不了。”

  我低头看了一下,李静的腿也是在不断的发抖,面色也是不好,可能是受到太大的惊吓了。

  过了一会,我爸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山过去很虚弱的样子,似乎连站起来都难了,二叔和我过去扶了一把,我爸才站了起来。

  “刚才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进展?”我爸虚弱的说。

  二叔摇摇头说:“这次看来事情很大啊,要是最后打不过的话,就先出外面躲一躲,这么多鬼,不是咱们几个人能对付的了的。”

  我感觉现在已经承受不了这么的事情了,要是在搞不清楚事情的话,估计我会第一个崩溃的,我嘴上不说,可是内心的承受力还是有限的,毕竟还是个女孩子。

  一天的时间,二叔都在外面调查事情,我就陪我爸在家里面晒太阳,也没有出去乱走。

  等到了晚上,村子里面就有不太平了,大家又说死了一个人,而且还是在山洞里面,二叔迫不及待的赶了过去,我爸也非跟着一起,可是现在半夜了。他的身体又不好,只能我跟着一起过去了。

  还没有到山顶,我爸的身体就发生了变化,感觉他的身体很冰冷,全身的颤抖起来了,嘴里还吐出了白沫,我本能的松开了我爸,往后面退了几步,小声的叫了几声我爸,可是他一点反映都没有。

  我呆了,一步步的往后面退,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以后,我才停了下来,回头一看,是王重,他深情的看着我,迷人的笑了一下。

  “快,救救我爸,他怎么了?”我近乎祈求般的跟王重说。

  王重走上前看了一下说:“鬼附身啊,这都看不出来吗?我也是鬼,现在没办法,不过我能保证他暂时不死,不过你要答应我跟我走。”

  我鄙视的看了王重一眼说:“你现在这是趁火打劫,不觉得这样对我来说很不公平吗?”

  “那好,你去找人吧,我在这里守着,不过你要快一点。”说完王重就走到了我爸的面前。

  我一直往山上跑去,根本忘记了村里面还有王麻子和四太爷的存在了。

  就是这个忽视,差点要了我的名。半路的时候,王麻子就挡住了我的路,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衣服,想要把我带走,我大声的喊了起来。

  可能是王重听到了我的叫声,他马上追了过来,这时候我还没有被王麻子拖多远,王重一到,王麻子就放开了我,后退了几步,刚想跑,就看见二叔也过来了,就在王麻子的背后。

  我松了口气,可是眼泪不争气的就流了下来,我这大好的时光,都浪费在这些鬼的身上了,别人在这个年纪,都是谈谈恋爱什么的,只有我,还在抵抗着些恶心的鬼。

  王重看见我哭,走到了我的身边说:“今天我就弄死他,让他以后不能在欺负你。”

  王麻子意识到了危险,直接钻进了一条小路里面,疯狂的逃跑,二叔和王重都是没有去追,原因肯定是为了我,王重想让我跟他走,二叔怕这样的事情发生,两人就一起对峙着,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几分钟之后,我清醒过来了,对二叔说:“我爸,还在下面,被鬼附身了。”

  二叔叹了一口说:“本来阳气就不足,还敢往这里跑。”

  说完看了我一眼,就朝着山下跑去了。我甩开王重,直接跟了上去,等看到我爸的时候,他似乎已经发疯了,在胡乱的叫喊着。

  二叔过拿出两跟红色的筷子,把我爸直接按到了地上,身体压住我爸,两根筷子夹住了我爸的中指,腾出一只手来,掐住了我爸的人中。

  我看二叔的样子一个人是坚持不住了,就跑了过去,帮忙掐人中,二叔着急的说:“等一下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只要你爸不动了,你就赶紧跑回家里面去,把门窗都关死。”

  话刚说完,我的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在远处,我看到了四太爷,他正在观察我们这边的情况!我几乎都要哭出来了,让二叔往后面看。

犯阴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犯阴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齐白石:冬笋炒白菜,不借他味,满汉筵席真不如也

    白石老人作画冬日里的家常菜——大白菜,以平常味满足我们的平常心。都说北京人爱吃白菜,一个冬天吃的白菜有北海的白塔那么高。汪曾祺先生在《胡同文化》中写道:臭豆腐滴几滴香油,可以待姑奶奶。虾米皮熬白菜,嘿!可见老北京对于白菜的热爱。齐白石白菜蘑菇(《花卉册页》八开之一)册页纸本墨笔30cm×25.5cm无年款题款:借山吟馆主者庨。钤印:白石翁(白文)当年在北京的齐白石生活过得有点“抠门”,尤其是对于吃。他的吃总离不开一种寻常可见的蔬菜——白菜。白石老人爱吃白菜,也爱画白菜,他笔下白菜饱满水灵,叶叶拢

  • 男人这张信用卡不用还吗

    文章转自欧神我们相信,人与人都是平等的。一个自由人,如果哪一天他结婚了,一定是为了追求更大的幸福。因此当某个傻瓜结婚后,他彻底地懵圈了。雪片般飞来的,是无穷无尽的账单。消费者的权益,却细微到几乎没有。我想“女权”份子们,或许搞错了一个问题。男人不是取款机,不是ATM,也不是吸血宿主。男人是一张信用卡。信用卡的意思,你刷了要还的。男人不是提款机,信用卡是记账的。你可以肆无忌惮地消费,肆无忌惮地挥霍男人心力,肆无忌惮地排泄负能量。但“信用卡”是记账的。一笔一笔记在账上。到了一定时间,他就给你寄封账单

  • 夜-色-小-说

    由于篇幅限制继续阅读...............................................................................................................................................................

  • 新华网丨陶诚:全面落实十九大精神 让中国“歌剧力量”绽放光芒

    “新时代要有新风貌,也要有新作品。21世纪歌剧创作呈现出高水准、高规格、多元化的特色。我们要把十九大精神对文艺创作的新要求,认真领会并落实到具体的歌剧创作当中去。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陶诚日前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内容占了较大篇幅。美好需要文化,文化创造美好。在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中,丰富的精神食粮不可或缺。近年来,剧院创排了《白毛女》《小二黑结婚》《伤逝》《原野》《红河谷》

  • 当脾气来的时候,福气就走了

    当脾气来的时候,福气就走了!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的情绪。一个能控制住不良情绪的人,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安源摄水深则流缓,语迟则人贵。我们花了两年的时间学说话,却要花数十年的时间学会闭嘴。说,是一种能力;不说,是一种智慧。安源摄静能生智,智者之所以不惑,除了学问,更重要是心静。想要把这个世界看清,先要沉淀自己的心,心乱一切乱。安源摄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心柔顺了,一切就完美了;心清净了,处境就美好了;心快乐了,人生就幸福了。安源摄人心越宁静,越能客观地认识世界。常常不是

  • 三坛大戒知多少系列之一:什么是“三坛大戒”

    何谓“三坛大戒”?三坛大戒是中国大乘佛教特有的一种传承仪轨,是一个人由发心剃度到圆成僧相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步骤。一个出家修行者圆登三坛,受持三衣、钵、具后,即是佛祖心法的传人,成为正式僧侣了。释义“三坛大戒”中核心为“戒”,戒为防非止恶,“佛世时以佛为师,佛灭后以戒为师”,戒律是佛教徒的根本依止。因三坛大戒时传戒分为三级三次,即:初坛授沙弥戒;二坛授比丘戒;三坛授菩萨戒,故称“三坛”。“大”有圆满殊胜义,这里是指新戒通过依次登坛,圆具三种级次的戒法,成为正式菩萨比丘,功德殊胜之意。以汉传佛教常用戒

  • 8年!崇文宣武离开我们已经8年了!

    在北京有一种文化叫崇文宣武有一种记忆叫崇文宣武有一种情怀叫崇文宣武2010年7月,北京的崇文宣武与东城西城合并。从此,北京城区的版图上,再无崇文和宣武。8年前,北京再不崇文不宣武,只有东西;住过宣武区的人,都知道宣武是北京小吃的聚集地,聚集了各种小吃界的经典名店。一条牛街下来能把北京的小吃吃个多一半儿下来。论起崇文的小吃,其实一点不比宣武差,譬如豆汁儿,除了牛街的宝记豆汁,崇文聚集了北京城最好的几个豆汁儿店。记忆里,我的童年是在欢乐中度过的...记忆里,小时候奶奶总带我去崇文门菜市场买菜。崇文门

  • 道光通宝收藏价值(附最全版本及价格参考)

    清朝皇帝一共有12位皇帝(依次为):努尔哈赤、皇太极、顺治皇帝、康熙皇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嘉庆皇帝、道光皇帝、咸丰皇帝、同治皇帝、光绪皇帝、宣统皇帝。这些皇帝都发行了很多版本的钱币,他们的钱币有的很值钱,有的几乎没有收藏价值。道光通宝是中国古代钱币之一,铸于清宣宗道光年间,钱径一般2.2-2.4厘米,重2.5-3.6克。道光通宝只少数钱背有星月纹以及记地、记年、记值的汉字,但却不多见。曾有一枚“道光通宝”背“宝源”小平雕母的钱币,拍卖成交价是四百十二万五千元人民币。钱文“道光通宝”四字以楷书

  • 私享日历丨齐白石:仙鹤图

  • 7个你从未注意到的著名事物的错误

    每个人都会犯错,他们实际上让我们学得更快。他们的错误可能会被忽视多年,并导致灾难。V哥今天想告要诉你一些没有被人注意和不幸的事情。1、方形的窗户第一架飞机有方形窗户,曾经导致一场事故,造成56人死亡。事情是,在飞行过程中,窗户角落承受的负荷会更高。同样的效果也可以在旧建筑中看到,它们在窗户的角上有很深的裂缝。事故发生后不久,这个错误就被纠正了,从那时起飞机就有了圆角的窗户。2、迪斯尼音乐厅这个建筑是用弯曲的金属框架建造的,它能有效地保护大厅不受高温的侵蚀,同时也能把附近的建筑物“烤”起来。从金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