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邪魅总裁轻点爱2章

2017/10/28 21:21: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邪魅总裁轻点爱

第二章 我从没爱过你

回到S市。原文xbxys.com

公司组织的这趟旅行,对童画来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要是没有最后一个晚上发生的诡异事……就完美了!受了伤,还差点失了身,好险好险,童画现在想想都觉得很后怕。

“小心!”

商场内,幸亏同事林夏及时提醒,童画才没跌倒在最后一级扶手电梯上。

林夏白了她一眼,“怎么啦?自从你旅行回来就魂不守舍的。”

“没事没事!”为了掩饰,童画干笑一声,顺手拿起架子里的杂志,看到杂志封面,她瞬间僵硬原地。

全国销量第一的顶尖杂志封面,和童画有着少许相似面孔的童染,火辣娇躯被香奈儿最新款丝裙包裹,披褐色卷发,正踏上万众瞩目的红毯,气质高贵,举止优雅。

封面上童染挽着身边身形高大的男人,望着男人那张嵌一双深邃瞳眸,俊美非凡的脸庞,童画微眯的眼睛瞬间被刺痛。说明http://www.xbxys.com/

恍惚间,看到封面下方一行字:

昨童氏家族未来女皇童染与川氏家族太子爷川庭邺举行订婚仪式。

她的心被狠狠刺痛,仿佛一盆冰水从头浇下,冷彻骨。

原来昨天是童染和川庭邺订婚的日子!

童染,那是童氏未来的掌门人。童氏是个怎样的豪门望族,看看旗下之一的顶皇大酒店就知道了!

至于川氏家族,实力比童氏家族更雄厚。

可是,那和她童画又有什么关系?

谁会相信,封面上那遥不可及、女神级别的童染,是她这个从头到脚都朴素甚至廉价的平民女人的亲姐姐?是的,同父同母的亲姐姐,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呢。但是她们的关系,令人齿冷。

罢了!罢了!

童画自嘲而落寞地一勾唇角。小百姓养生网

自从两年前,童氏掌门人,也就是她所谓的父亲童陌捶桌子暴跳如雷和她断绝关系后,她和童家,和曾经的过往再没有任何关系。

“又怎么了?”林夏惊讶的目光投来。

虽然林夏是她的同事,但并不知道她的过去。

童画羽睫微颤,随便掩饰道,“没什么,可能天太热,有点中暑了吧!”

她随手翻开一页,看到一个版面只有简单一句话——“DG”集团再创财富神话,市值全球第一。

转移话题的童画随口问道,“‘DG’集团是什么?”

她以为追随潮流的林夏会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却没有。反而理所当然道,“正常啦!不知道‘DG’四少的太多了!因为‘DG’以及四少,前者是一个传奇,而后者更是这世上一个活在传奇里的人物。

原来,“DG”是东宫的缩写!介绍“DG”只需要用一句话——“DG”是这世上最有钱的家族!“DG”家族成员长住美国。版权xbxys.com

有钱到哪种程度呢?公布出来的世界首富,资产其实不及“DG”家族的十分之一。“DG”家族极其低调!

低调到哪种程度呢?除了家人,除了“DG”集团高层,无人知道“DG”家族成员的真实姓名和相貌——因为“DG”决不允许媒体报道与“DG”有关的丝毫新闻。

不过这位“DG”四少,据流传他既是四个兄弟姐妹中最有商界头脑的,又是“DG”掌门人最宠爱的儿子,所以他极有可能成为“DG”下一任掌门人。

更让全世界女人为之疯狂的是,“DG”四少不但很年轻,今年才二十七八岁,而且英俊帅气,气质非凡——虽然她们都没有见过他的照片,但据说这个版本是从“DG”那个圈子传出来的,肯定没错!

这个“DG”四少,据传见过他的人,对他本人只有两个字形容——“魔鬼”!聪明睿智、雷厉风行、手段冷酷。

和“DG”四少相比,川庭邺等,又是凤凰和山鸡的距离!所以林夏看来,她们还可以私下对川庭邺发发花痴,做做梦,可是对“DG”四少这样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她们却是连梦也不敢做!

忽然,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在周围响起。接着,似乎人群都有些骚动。

林夏猛驻足,拽着童画的手激动摇晃。邪魅总裁轻点爱2章童画莫名抬头,却再次脑子一阵空白。

她怔怔望着不远处奢侈品专区,童染坐在沙发上,川庭邺正屈膝跪地,正给她试穿新鞋,一抬头,二人相视一笑,童染精致的眉眼之间皆是掩饰不住的甜蜜与爱慕,金童玉女,很是养眼,美丽得仿佛一幅画卷,引来旁人驻足,一片艳羡之声。

“太幸福了!我梦想中的王子和公主啊,可惜我不是那个公主。哎。”林夏双手相抱,一脸羡慕陶醉。丝毫没注意到身边的童画三魂七魄已散,脸色苍白只剩一副躯壳。

羽睫微垂,唇角勾起一丝苦笑……童画只觉得自己已失去温度,好半响才发出声音,扯了扯林夏的衣袖,哑声道,“走吧!有什么好看的!”

她走的太急,“砰”一声,因为低垂着头,没注意到前方撞上柱子,撞得她眼冒金星。阅读http://www.xbxys.com/痛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可她强忍住了,她的心那么痛,泪,早该流干了。眼下,她只想迅速逃离,千万不要被童染和川庭邺看到她。

“童画!童画你怎么样?没事吧?”林夏见到童画撞到了柱子,尖声叫道。

“……”童画翻了翻白眼,这下别说那两人,恐怕整个楼层的人都听见了。这个林夏,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真是醉了。

果然!

“童画?”童染注意到了童画,她脸色一沉,心底冷笑,穿过人群直直向童画走过去,出声叫住童画。

无奈之下,童画忍着痛,转过身,与她四目对视!

“啊……”林夏再次飚出一声尖叫,不敢置信瞪视着脸色泛白的童画,“童画!原来你们认识啊!你为什么要瞒我?”

童画唇角的苦笑更浓烈了。她和童染认识,又不是什么好事!

“这位小姐!”童染冲林夏微笑着,十分客气,“我和童画小姐有话要说,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方便方便!当然方便啦!”林夏谄媚地冲童染猛点头,女神啊!女神让她干嘛就干嘛。接着林夏又狠狠瞪了童画一眼,一副“回去再找你算账”的表情走开了。

“童画!”童染上前一步,声音冰冷,她的音量只有童画能听见。

“没想到你还在S市,我以为你早已没脸呆在这个城市了!”

旁人眼中女神童染一身奢侈名品,笑容举止高贵优雅,出口却是咄咄逼人。

童画忽然抬起头来,一头柔黑长发滑落胸前,几根发丝轻盈漂浮,划过她微微苍白的俏脸,衬得她黑眸越发璀璨闪耀如辰星。

童染美眸中一丝怨恨闪过,却只是一闪而过,谁也没有看到。

虽然童画美貌远远不及她,但童画有一双明亮出奇的眸子,传神又传情,清纯又清澈,很容易让人深陷,这让她莫名嫉妒和痛恨。

她和童画,是亲姐妹,但她比童画漂亮,比她有才,比她聪明……这世间一切的美好都该是她童染的!

她得到了童氏家族未来的继承权,夺回了川庭邺……事实不也证明了这一切么?这双眼睛……她童画凭什么拥有?这个贱人!

谁也不知道,此刻童染心中汹涌的怨恨。

童画定定望着童染,语气坚决,“我不会离开S市!这里有我的家!小姨病得很重。”

闻言,童染笑容不减,语气却充满了得意和嘲笑,“家?童画你忘了么?你早就被父亲赶出家门,断绝关系了!你还有家?真是可笑!”

童画直直盯视着她,忽然一字一句道,“童染!你给我听着!那个家,我才不稀罕!有小姨的地方,才是家!你可以不顾小姨,但我要照顾她!别再用你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妄图把我赶出S市,小姨在这里一天,我就会在S市一天!你别做梦了!”

童染脸色陡变,精致的面容几乎扭曲,不过她背对着川庭邺,所以他没有看到。

“贱人!”童染压低声音,美眸中划过一丝狰狞,与她美艳得惊人的脸庞毫不相称,恶狠狠道,“不要再矫情了!你要留在S市,不就是还妄想勾引庭邺么?人老了,早晚都是要死的,别口口声声拿小姨当借——”

话音未落,旁人一声惊呼,眼前一闪,震惊见童画的手掌冲童染脸上扇下来——

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握住手腕!

童画转头,与一双阴沉的黑眸四目相对。

然他的俊容逐渐冰冷,一双黑眸幽冷得可怕,流露一丝毫不掩饰的嫌恶。下一刻,他的手毫不留情冲童画的脸上落下——

童画依然怔怔地望着他,竟忘了躲避。

童染美眸中一丝得意和痛快闪过。她多希望这一巴掌落在这贱人的脸上啊!

童画眸中的痛色,令川庭邺心神一乱,手停在了半空中。

“庭邺!”童染见川庭邺停下来,虽心有不甘,却还是附和说道,“不要这样!她毕竟是我们的妹妹!”

“我们的”三个字,狠狠刺入童画的心里。

川庭邺的手缓缓放下,忽略刚才心中短暂的烦乱,他这是怎么了,明明童画就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为什么他每每看到她那清澈的眼眸,就会乱却心神。他甩一甩头,摒弃这些可笑的想法,用阴沉而厌恶的目光瞪视着童画,冷冷道,“我川庭邺从不打女人!但是你太过分了!早就说过各走各的路,谁也别再打扰谁!你却不死心,一再死缠烂打,破坏我们夫妻的感情,挑战我的底线!童画!你若再执迷不悟,下次就别怪我川庭邺不再手下留情了!!”

话落,他拥着未婚妻童染的柳腰就要离开。

童画脸色发白,慢慢退后,让开位置给他们离开,却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

忽然想到什么,川庭邺转过头来,寒眸瞪她一眼,“上次染染说,女人对一个男人不甘心,非要死缠烂打,就是想要一个答案!那么现在我就告诉你这个答案!”

“童画!我川庭邺爱的人是染染,你的姐姐!我爱的是她的人,她的心!我从未对你动过兴趣,当初你设计陷害你的姐姐,差点害死了你的亲姐姐!你是一个心肠歹毒的女人,你再怎么努力都没用!就算你貌如天仙,我也不会爱上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庭邺……”童染红唇微抿,心中乐开了花,表面上却焦急地要阻止川庭邺,似乎深怕他伤害了童画。

他的一字一句,仿佛惊雷,炸响在童画的头顶。

“嗡”一声,童画脑子里一片轰鸣。

她惨白黑亮的眸子望着他,一字一句那么清晰有力,她却似乎都没有听见,只是怔怔地望着他的嘴型,身体虚浮,脑子渐渐空白……

答案,他给了她答案……死心,呵呵,她早就没有心了,要怎么死呢……

她无力步步后退,终于一阵虚软跌倒。

也好,就这样结束吧。她也不想再和他们有瓜葛,她惦念的人,只有小姨。

忽然,周围的惊呼声再次响起,童画见连童染和川庭邺也愕然望着她背后。

怎么了?童画一头雾水,十分茫然。

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两边闪出几个墨衣墨裤墨镜,保镖模样的男人,不由分说就要架童画离开。

“喂喂喂!你们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童画傻了眼!

今天到底怎么了?是她出门没看黄历?还没从刚才的痛苦大坑里爬出来,她还没伤心完,又摊上事了……这是要闹哪样啊!

娇小的童画和对方几个身强力壮的保镖相比,无疑是小鸡和老鹰的差距,很快就被对方拖落水狗一般拖出了商场。

“喂喂喂!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要干嘛!”童画大叫,可惜根本没人理她,怪异的是商场也没人管,更没有路人出手相助。她简直要醉了。这都是什么人,跟什么事啊!

“庭邺!”童染这次是真的惊讶,对方看起来来头很大,“他们是什么人啊?”

川庭邺也困惑摇了摇头,“不认识!”

“童画她一向嚣张跋扈,这次一定惹到什么人了!我们要不要帮忙呀?”这是童染的违心之话。

川庭邺犹豫了一秒,俊容微冷,眸色凌厉,“不必了!正好给她一个教训!以后改改这脾性也好!”

邪魅总裁轻点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邪魅总裁轻点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15章(第15章:妇人之心)

    原标题: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15章(第15章:妇人之心)小说: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第15章:妇人之心大锤子直接被吓的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我忍不住骂他:“傻缺,赶紧起来。”野猪似乎也知道我不好惹,不攻击我,而是攻击大锤子去了。眼看着野猪就要撞上去了,大锤子还傻坐着呢,我急了,直接钻进野猪的肚子底下,手上的钢圈直直地刺了出去。野猪的肚子下面全是软肋,我这么一刺,直接就刺进去了。这钢圈又细又小,刺进去就跟给他打针一样,虽不能对野猪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好歹是把它给制止住了。“赶紧跑。”我还没从野猪的肚子下面

  • 婚宠契约妻15章(第十五章 梵小桡,我老婆)

    原标题:婚宠契约妻15章(第十五章梵小桡,我老婆)小说名字:婚宠契约妻第十五章梵小桡,我老婆“不是吧!二哥你真结婚了?”这次开口的是邵博,和陆少铭一样,他的语气里也充满了惊诧,他根本就没听说过他家二哥和哪个女的走的近啊!再说了,以穆泽城的性子,那些女人见了他还没等亲近呢,就已经先被他身上的那股子冷冽气息给吓跑了。“嗯!”穆泽城侧身倚靠在阳台柱子上,慵懒的应了一声。帝豪包厢,邵博拿着手机,一副见鬼了的表情,这时一直坐在旁边沙发上没出声的郝煜安开口了,“让他出来我们聚一聚吧,就缺他了。”他们是从言熙

  • 幽姐15章(第十五章 取证计划3——我成了强奸犯)

    原标题:幽姐15章(第十五章取证计划3——我成了强奸犯)小说名称:幽姐第十五章取证计划3——我成了强奸犯不会这么巧吧,下午刚在心里发了誓要帮她,傍晚她就出事了!我顿时急了,一点都没有犹豫,撒开腿就朝林中奔去。林子算不上很大,我很快就看到,一棵大树下有三个黑乎乎的人影。两个高大的男人正把一个小巧的女人夹在中间。女人无疑就是方倩,她的嘴被堵住,裤子也被扒了,弓着腰,撅着圆润的屁股。看两个男人的姿势,他们是打算一前一后同时强她。我一股热血立即涌上脑袋,脚边恰好有一块半个拳头大小的多角石头,我把它捡起来

  • 后来,你比星光远15章(第15章 人赃并获)

    原标题:后来,你比星光远15章(第15章人赃并获)小说书名:后来,你比星光远第15章人赃并获叶以宁筹了一夜,除了从夏清清那儿筹到的几万,还筹到一些零零散散的,虽然她并不知道林非凡欠高利贷究竟欠了多少,但她不止一次的祈祷最好这些能够助他一次还清,解燃眉之急。她始终相信林非凡会重新振作起来的,所以他绝对不能就这样毁在一群高利贷手上。筹好钱后,叶以宁开始给林非凡打电话,但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打不通,没有办法,她只好拿着那些钱去林非凡经常去的赌场找他。可万万没想到,正在她准备出门的时候,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

  • 总裁爱妻成瘾15章(第15章 一个人不孤单)

    原标题:总裁爱妻成瘾15章(第15章一个人不孤单)书名:总裁爱妻成瘾第15章一个人不孤单家?多可笑的字眼呀,家通常最少要有两个组成成员,那就是夫妻,而后就是一个孩子,她现在肚子里是有孩子了,可是孩子的爸爸呢?她不喜欢时时被人监视的感觉,那就象是生活在监狱里一样,时时都是不自在的,一边放下东西整理着一边道:“什么时候我可以去医院做检查?”“莫小姐,太太已经请了医生,每个星期都会来这里替莫小姐做例行检查的,而且检查的绝对不会比医院的差了。”她心一跳,看来,元润青是要将她软禁在这里,不给她出去的机会了

  • 替宠罪妃15章(第15章 厮杀)

    原标题:替宠罪妃15章(第15章厮杀)小说名称:替宠罪妃第15章厮杀“十七小姐,喝些茶吧。”他磁性的嗓声响在这夜空里,我仿佛受了蛊一般看向他,他没有再叫我云齐儿,而是叫我十七小姐。是了,我与图尔丹还未行大婚之礼,所以我还只能是娄府里的十七小姐,而他这样叫,显然是生份了我与他之间曾经的那份亲情。或者他是避嫌吧,我是待嫁的王妃,他总不能叫我云齐儿了,可是,我还是心悸,我就是这样的傻啊,明明知道他又有了心上人,可是依然不能从心底里将他彻底抹净。我不理他,转首看向若清道:“若清,给我些热水就好。那茶壶明

  • 坏总裁的贴身女人15章(第14章 他想要抱个孙子)

    原标题:坏总裁的贴身女人15章(第14章他想要抱个孙子)书名:坏总裁的贴身女人第14章他想要抱个孙子“爷爷来了,我不想让爷爷看着我孑然一身,他想要抱个孙子。”她听着,原来是为了这般,原来只是为了让爷爷开心,再给爷爷抱个孙子,一切,果然与爱情无关。“让我在……”“你已经想了很久了,那张字条我撕了,晚秋,别在拼命了,风间并不适合你。”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那里的男人要的就是女人的卖笑,在那样的世界里女人就只剩下了卑微,可是她……就在她迷惑的胡思乱想的时候,脸上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移开,两片唇落了下来,轻

  • 限时追妻:七少的私有恋人15章(第15章:被绑架了)

    原标题:限时追妻:七少的私有恋人15章(第15章:被绑架了)小说名字:限时追妻:七少的私有恋人第15章:被绑架了她柔软的小手已经来到他的身下,动作大胆又热情,让他根本抬不起手推开她。苏倩贴着他扭啊扭的,手里的东西已经起了变化,她相当满意自己的能力,软着声音:“我知道你也想要的,是不是你家里的那个无法满足你啊?”小脸忽然被人捏住,狠狠的抬起,只见他灰色的眸里射出二道鄙视的光:“你少拿秋秋和你比,她是天使,而你什么都不是!”苏倩冷哼,陆锋啊陆锋,你这个蠢货,你心目中的天使,你从来不碰,不敢亵渎的天使

  • 黑色豪门:冷少的地下妻15章(016愈加厉害起来)

    原标题:黑色豪门:冷少的地下妻15章(016愈加厉害起来)小说名字:黑色豪门:冷少的地下妻016愈加厉害起来回神过来,刚一瞬间僵住的小身子在大铁门的门缝里,钻得愈加厉害起来。她很努力,很努力的往里钻,粉嫩的小脸憋得通红,她也丝毫不懈怠,不放弃。她只要离这个危险的男人越远越好宫铭与看着她钻门缝的可爱模样,只差没笑岔过去。懒懒的倚在铁门上,一副看戏模样欣赏着那头被憋得一脸彤红的她,“喂燕思一,我有那么恐怖吗”他挑逗的语气,坏坏的问着那边忙得不亦乐乎的思一,浓眉一挑,讪讪一笑。下一瞬,一个箭步冲至思一

  • 误惹大总裁:迷糊妈咪快点逃15章(第15章糖糖一家)

    原标题:误惹大总裁:迷糊妈咪快点逃15章(第15章糖糖一家)小说名字:误惹大总裁:迷糊妈咪快点逃第15章糖糖一家糖糖家——————饭桌上————“爹地……”糖糖凑在慕容隐的耳边偷偷轻唤一声他。“恩?”慕容隐微微偏头,配合糖糖似的轻轻应着。“你说……奈宝贝是不是刚被流放出来的小乞丐啊!”糖糖满脸惊骇的看着对面近乎狼吞虎咽的奈奈。红扑扑的小鸭蛋脸伴随着奈奈过激的行为一阵阵抽搐。一晚不见,他那温柔可人的奈宝贝竟然就倏地荣升成了小乞丐,这未免让糖糖在拙舌之余有些难以接受。“哈哈……”慕容隐偷偷的爆笑,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