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7 23:32:57 来源:网络 []

小说: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第11章 透过现象看本质

  只见大厅之中圆形的舞台之上,一贯舞女披着薄纱鱼贯而出,苏眠月瞥了一眼,不过是一个含蓄版的大腿舞,就把大厅之下的一众男人搞得血脉贲张。来自http://www.xbxys.com/

  “啧啧啧,真是没见过世面的。”苏眠月双手搭在栏杆上边吃瓜子便说道,碧芜在一旁乖巧的把瓜子一粒粒剥好,将瓜子仁放在小碟子上供苏眠月食用。

  火爆暧昧的开场舞一下子把气氛给调动起来,舞女离开后,一个满面油光的老鸨一扭一扭地登了台:“各位公子老爷,晚上好,今儿个是我们怡红院一年一度的花魁大选,各位爷有相好的,一定要多多帮衬啊。”

  老鸨这句说完,全场大笑起来。

  “当然了,除了选花魁之外,按照咱们怡红院的惯例,我们还得选出个京城第一郎君,所以各位爷们,千万别把自己的才华掖着藏着,若是被我们的冰霜姑娘和雪竹姑娘看中,那你们以后可就成她们的入幕之宾了!”

  冰霜和雪竹这二人正是今晚花魁大选的主角。

  第一位上台的姑娘是一个脸蛋圆圆的女孩,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看起来像邻家姑娘那么可爱,她抱着一面琵琶,坐定后就嘈嘈切切地弹起来。

  苏眠月看看那个弹琵琶的姑娘,又看看身边给她尽心尽力剥瓜子仁的碧芜,感叹道:“也不过如此,这弹曲的姑娘还没阿碧你好看。小百姓养生网

  碧芜横了她一眼:“公子说笑,阿碧可不会弹琵琶。”

  一曲终了,大厅掌声稀稀拉拉地响起来,苏眠月看这架势,心知这个姑娘争花魁是没戏了。

  随后登台了几位姑娘,环肥燕瘦,各有特点,越往后靠的姑娘,人气越旺。

  待碧芜剥满了一整盘瓜子仁后,冰霜姑娘终于登场。

  她全身雪白,头戴一顶花冠,双手挽着两条洁白的缎带从空中缓缓而下,无数花瓣随着她一起落下,乍一眼看去,就像是九天仙女下凡尘一般。

  苏眠月不断咋舌,一把揽过身边的碧芜,啧啧称赞道:“看看,这阵仗!”

  碧芜瞟了一眼,不屑地说道:“不过是用来勾引男人罢了。”

  “你竟然能透过现象看出她的本质!不错不错!”苏眠月赞叹的看着碧芜,小妮子和她天天在一起,连说话都越发一针见血起来。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碧芜边嗑瓜子边说:“那当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奴婢都是跟少爷您学的。”

  冰霜姑娘刚一落地,乐师就开始奏乐,冰霜随乐起舞,好似一直白羽蝴蝶,飞舞在鲜花丛中。

  “不错,这个不错!”苏眠月饶有兴致地看着冰霜跳舞,满眼欣赏:“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真是妙!”说着又抓了一把瓜子放在嘴里嚼起来。

  冰霜舞毕,向众人鞠了一躬,全场一片寂静,片刻之后,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还有不少下台的男子呼喊着冰霜的名字,整个花魁的表演一下子被推到了最高潮。

  苏眠月看着众人,又笑起来,按照这冰霜受欢迎的程度,放在21世纪,可是众人追捧的女明星啊。不过此女的确要身段有身段,要脸蛋有脸蛋,要才艺有才艺,不红天理难容。

  冰霜在众人的呼喊声中施施然下台,她的目光短暂地停留在二楼包厢的某一个位置后,便转身离开。小百姓养生网

  接下来上场的就是雪竹姑娘,苏眠月依着前十一名姑娘的才艺和打扮,心中默默勾画着这雪竹姑娘的形象。

  须臾,舞台上走上一名女子,苏眠月惊讶的眼睛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台上的姑娘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劲装,手上戴着铠甲护腕,满头青丝像男子一般被高高束起,这么一个另类的打扮却更加衬得她肌肤赛雪,娇俏可人。

  与其他姑娘不同的是,雪竹从一上台开始,就一直冷着一张脸,没有任何表情。

  “少爷,您看看她那张扑克脸,这是来选花魁的还是来讨债的?”碧芜看着台下的雪竹,不禁撇撇嘴。

  苏眠月嘿嘿一笑:“见惯了温香软玉,偶尔换换口味,更受欢迎。阿碧,你还小,男人的口味你不懂。网站xbxys.com

  碧芜翻了她一个白眼:“说的像少爷您多懂似的。”

  雪竹上场后,台下一片寂静。

  只见她素手执着一把长剑起舞,身姿灵活如兔,剑光如虹,红衣翻飞,真真是别具风情。

  苏眠月不禁连连称赞,青楼女子起剑舞,再配上这一张寒若冰霜的脸孔,真正是酷帅狂拽叼霸天。

  苏眠月看着,只觉得有些可惜,若是此时配个背景音乐,那么雪竹姑娘的给大众的印象分起码要更上一层楼。

  台上的雪竹反手收剑入鞘,动作流畅一气呵成,台下寻欢作乐的老爷们看到这个表演一个个目瞪口呆,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啪啪啪——”苏眠月在二楼鼓起了掌。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第12章 有人和她抢美女!

  众人听闻她的掌声后方才如梦初醒,跟着掌声雷动起来。

  虽然看起来场面很热烈,但是苏眠月心里很清楚,刚才冰霜姑娘的那种调调才是男人的心头好。

  十二钗全部表演完后,老鸨撅着屁股一扭一扭地走上台:“各位爷,你们觉得方才我们的姑娘们怎么样啊?”

  “等什么啊!快点吧!”一个尖嘴猴腮的锦衣男子尖声说道,他独自坐了一桌,身边围着三四个美女,但还是色迷迷地看着台上,叫嚣道:“那个冰霜姑娘我要了!”

  “哎哟,我当是谁这么大嗓门,原来是王少爷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轻蔑地看着这个王少爷,“你家那俩铜板估计连冰霜姑娘的面都见不上,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王少爷被老者鄙视,心中很不爽,讥笑道:“吴员外啊,您的确家财万贯,但是您这一把年纪了,还行不行啊!别到时候花了钱,有心无力啊。”王少爷这句话一出口,众人皆笑。

  吴员外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侧身对身边的小厮耳语了几句,看了眼王少爷,露出了志在必得地微笑。

  老鸨在台上看着台下气氛热烈,喜笑颜开;“各位爷稍安勿躁,我们怡红院的规矩呢,大家都懂,十两银子一朵金花。各位爷喜欢哪位姑娘,就多多送金花给我们的姑娘,金花最多的姑娘便是今晚的花魁,每位姑娘所投金花票数最高的那一位,将是那位姑娘今晚的入幕之宾,各位抓紧机会了!”

  老鸨话音刚落,就见台下一个报花人看着手中的单子,高声报喊:“王少爷十朵金花投给冰霜姑娘。”

  “姜少爷七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吴员外五十朵金花投给冰霜姑娘。”报花人刚念完,台下一片哗然,五十朵金花,五百两银子啊,真是舍得!

  “吴员外,您这这么挥霍,小心到时候都打水漂了。”王少爷揶揄道。

  吴员外慢悠悠的笑着:“王少爷多虑了,我吴某人别的不多,就是钱多。”

  报花人不断报着金花,一张大大的白布上写着十二位姑娘的花名,对应的下面便是金花的数目,远远看去,冰霜和雪竹遥遥领先其他的姑娘。

  苏眠月手肘撞了撞碧芜:“阿碧,想听曲还是想看舞剑?”

  碧芜撇撇嘴,说:“曲听腻了,舞剑倒是稀奇得紧。”

  苏眠月微微一笑:“行,本少就一掷千金哄我们家阿碧开心。”

  她招呼身边的小厮,递了一张银票过去。

  小厮一溜小跑下楼,报花人一看,脸红的跟鸡血似的:“苏公子五百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报花人念完,整个大厅一片哗然。

  五百朵!五千两!这个苏公子是何方神圣?

  不少人的目光纷纷望向了二楼,只有在二楼的达官贵人才能这般一掷千金。

  “少爷,您真舍得!”碧芜跺脚,心疼死了。

  “还不是为了讨你开心,我这可是千金买你一笑啊。”苏眠月笑道。

  碧芜才不信:“想让奴婢开心,您斗地主的时候多输奴婢一点是一样的。”

  苏眠月摇摇头:“不可不可!赌场无主仆,这句话可是你亲口说的。”

  碧芜欲哭无泪,这句话她能不能收回。

  报花人一路高歌,洁白布上瞬间就写满了一大半。

  “白公子五百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报花人高喊道。

  大厅内再一次沸腾起来,又是五百朵!

  “白公子?”苏眠月不开心,有人和她抢美女!

  她脸很黑地对身边的小厮说:“那个白公子谁啊?”

  小厮很为难,说:“这个,小的也不清楚,怡红院的规矩,客人的情况不能乱……”小厮还没说完,苏眠月就掏出了一锭银子在他眼前晃了晃。

  小厮一看,一把夺过银子,顿时不知节操为何物:“白公子是这条街最出名的风月客,富可敌国,挥金如土,他看上的姑娘,个个都是万里挑一的美女,而且白公子模样俊俏……当然了,比不上苏公子您!”

  银子的魅力是无穷的,小二这个时候还不忘拍马屁,随后又补充道:“而且白公子还是连续好几年上京的风月郎君第一人呢!”

  苏眠月嗤笑:“这种败家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雪竹姑娘冰清玉洁的人,怎么能让这样的败家子夺了头彩!不行不行!本少爷不能让他得逞!”

  说着又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去,今晚本少爷非要了那个雪竹不可!”

第13章 夺魁

  小厮一看银票,嘴巴张的老大,他飞跑下楼,报花人一看,激动地都劈了声:“苏公子一千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台下立刻响起了掌声,众人纷纷抬头看着二楼,猜测哪个包厢坐的是神秘的苏公子。

  “白公子一千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苏公子一千二百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白公子一千二百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苏公子一千三百多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白公子一千三百多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报花人的声音越来越嘶哑,渐渐无人投金花给其他的姑娘,今晚的花魁是雪竹无疑,但是具体谁才是雪竹的入幕之宾,这个还没有揭晓。

  所有人看着这一阵高过一阵的金花,脸上由惊讶变为震惊。

  混迹风月场所的人都知道白公子的名声,可是这个新杀出来的苏公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所有人都对这个挥金如土的苏公子极为好奇,很想见一见庐山真面目。

  “苏公子两千三百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报花人再一次高喊着。

  “少爷,您花了太多钱了。”碧芜忍不住出声,“您要想买奴婢一笑,奴婢可以天天笑给您看,花这么多钱,不值得。”

  苏眠月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没事,你家少爷多的就是钱——反正是慕霆的,不花白不花。”苏眠月看向与她包厢相对的另一个包厢窗口,冷哼道:“小爷我今天难得出来快活一下,谁都不能跟我抢!”

  而与苏眠月相对的另一个包厢里,两个男子慢慢品着桌上的美酒。

  “那个苏公子已经出到两千三了,公子加不加。”一个面容木然的男人对身着月白色长袍的男子说道。

  男子骨节分明的手敲了敲栏杆,淡淡的说了一句:“罢了。”

  投花结束,老鸨扭上了台,脸都快要笑烂了:“多谢各位爷赏脸,本届花魁大选的花魁是雪竹姑娘!”

  台下有人欢喜有人失落,但是更多的是看好戏的,所有的人都在想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苏公子是谁,竟然能够一次拿出这么多的钱来。

  花魁评选结束,风月郎君的评选刚刚开始。

  郎君的评选由花魁前三甲出题,每人一道题,答题多者获胜。

  首先上来的是第三名的水玉姑娘,长得眉清目秀,粉面含春,未语先笑,实为讨喜。

  水玉看了台下众人一眼,樱唇轻启,说道:“我有一物生的巧,半边麟甲半边毛。半边离水难活命,半边入水命难保。诸位请猜一猜这是何物。”

  苏眠月听完简直要笑出声,拜托,这么简单的题,小学生都会好么!

  她倚在阳台上,看着台下众人纷纷思索的样子,找小厮要来纸笔,刷刷一写,让小厮下楼交给了台下的水玉姑娘。

  苏眠月算了一下,五分钟内有十来人将答案递交给了水玉姑娘。

  水玉姑娘将答案一一看后,特地朝苏眠月的包厢望了一眼,苏眠月很配合地回了一个飞吻给她,惹得水玉小脸通红。

  “水玉姑娘,快说说!谁答对了?”台下众人起哄。

  水玉抿嘴一笑:“奴家手上拿的这些答案都是对的,但是只有苏公子一人答得最巧妙。”

  “切,不就一个谜语么,还能怎么个巧法!”台下有人不屑道。

  水玉捻出苏眠月的那张纸,灵动的双眼扫视了一圈台下,细细念到:“苏公子的答案是:我有一物分两旁,一边好吃一边香,一旁眉山去吃草,一旁岷江把身藏。”

  “好!”台下那些猜出答案的男子心服口服的拍手称好。

  台下众人不由得再次看向二楼,个个心中感叹,这个苏公子果然有才。

  水玉下台后,冰霜施施然地走上台,两个小厮将一块夹着白纸的板子抬上来,冰霜执起毛笔在白纸上写了三个没有下联的对子。

  第一幅是:月圆月缺,月缺月圆,年年岁岁,朝朝暮暮,黑夜尽头方见日。

  第二幅是: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月送僧归古寺

  第三幅:红娘子,插金簪,带银花,比牡丹芍药胜五倍,苁蓉出阁,宛如云母天仙。

  众人一看,纷纷傻了眼。

第14章 绝对

  台下有人叫嚣:“冰霜姑娘,别说是你出题了,这可是我们天澜国的三幅绝对啊,至今无人能解!我们可是来选郎君的,不是来考状元的!”说完,周围的人大笑起来。

  冰霜显然见过大风大浪,她看着台下的客人,温声细语地说道:“各位皆是风流才子,才华皆出类拔萃,小女子若是不给各位一点难度,如何选得如意郎君?”

  “哎哟喂,你还当你是选婿呐!”另一个人哄笑。

  大厅之上,大老粗们权当看戏,肚子里有点墨水的人则苦思冥想。

  二楼包厢里,面容呆板的男子问:“公子可是有了答案。”

  月白长袍男子微微一笑,轻声道:“有,但不甚佳。”

  “这本就是绝对,能对的上已然不错,想对的好,怕是整个天澜国也没有一个人。”面容呆板的男子实事求是的说道。

  月白长袍的男子微微一笑,看向他对面的包厢。

  从他这里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苏眠月,他嘴角微勾,眼中闪过一道玩味的笑意。

  “无人能对上小女子的对子吗?若是这样,小女子便下台了。”冰霜说着,眼睛看向月白长袍男子的包厢里,她目如秋水,眼波中隐隐含着些许期待之意。

  “不过三个对子而已,这有何难!”一个剔透清澈的声音传来,大厅之上,所有人被这个自信满满地声音吸引住,众人纷纷望向二楼。

  只见二楼之上,一个锦衣公子倚在栏杆旁,他眉目秀丽如画,手中折扇轻摇,嘴角含笑,双目如星,比台上的冰霜姑娘还要美上五分。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呆了,就连出题的冰霜姑娘都愣住了,这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男子,简直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冰霜姑娘所出皆是佳对,在下不才,堪堪能对个大概。”苏眠月摇着折扇说道。

  “得了吧,这可是天澜国三大绝对,就凭你能对的上?你若是对的上,都能考状元了!”台下一些人看见苏眠月容貌过美,不相信她有锦绣之才。

  “就是,这小子看起来不过十七八,怕是连举人都没考上吧。”其中有人附和道。

  “别这么说,他都说了,能对个大概,这个大概是什么意思,你我都懂吧!”一个老头说完,所有人都笑起来。

  有人甚至起哄到:“小子,出来喝花酒又不是考状元,别逞强啊!”

  台下立马一片哄笑。

  苏眠月挑挑眉,也不生气:“第一幅,姑娘的上联是:月缺月圆,月圆月缺,年年岁岁,朝朝暮暮,黑夜尽头方见日。在下想到一个: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夏夏秋秋,暑暑凉凉,严冬过后始逢春。”

  众人惊讶不已,有些文人骚客,闭眼晃脑的回味着刚刚苏眠月所说的下联,越念越觉得妙,不由得纷纷称好!

  冰霜姑娘没想到苏眠月这么快就答上来了,有些讶异,她取笔,在第一幅的上联旁写下了苏眠月对出的下联。

  “第一个尚且较为容易,本大爷刚刚也想到了,不过是还不太工整罢了。下面两个对子才是真靠实力的,小白脸,这不是长得模样俏就能对出来的。”刚刚不看好她的那个肥头大耳男子继续揶揄道。

  “哟,富大龙,你还会对对子啊,我咋不知道,你别不是猫猫狗狗地乱对一气吧!”旁人玩笑道。

  富大龙怒道:“去去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苏眠月看着富大龙的模样,不禁失笑,这种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不足为虑。

  她下了楼,信步走到舞台之下,慢声说道:“冰月姑娘的第二幅上联是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月送僧归古寺。”

  她清了清嗓子,摇着扇子,眼波中满是华彩,台上的冰霜姑娘不由得看迷了眼。

  “下联在下对的是双木为林,林下示禁,禁曰:斧斤以时入山林。”

  “好!”

  “绝对!真是绝对!!”

  苏眠月刚刚说完,周围一片叫好之声不绝于耳,二楼之上月白长袍男子微微点头,表示赞许。

  苏眠月看向富大龙,挑眉说道:“这位兄台不好意思,在下再对出一联,着实叫兄台你失望了。”

  富大龙被苏眠月一阵抢白,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尴尬至极。他身边那些看他笑话的人纷纷嘲笑:“看吧看吧,人公子模样比你好,才情也比你高!”

  富大龙不甘心,呛声道:“还、还有最后一个你还没对出来!你若是能对出来且对仗工整,今晚你的花销全部包在我富大龙身上!”

  “说话算话?”苏眠月听他这么一说,差点笑出声。

  富大龙拍着胸脯道:“我富大龙说话一言九鼎,从不食言!”

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凤勾情 或 弃后独步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古训: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

    决定一个人走多远的,是内功;决定一个人美多久的,是内秀。——社长一个人从表到里,可以分为五个层次:外貌,能力,脾气,品格,心性。对应的品质同样是五个层次:颜值,才华,性格,人品,慈悲。细细品味,这五个层次,既是身处世间的识人之法,也是涵养内心的修行之途。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这便是那条完整的路径。01始于颜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自古人们便津津乐道于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的四大美女,潘安、兰陵王、宋玉、卫玠的四大美男。但是容貌却是一把双刃剑。生得美可以成为一种

  • 童话故事—《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有一个豆荚,里面有五粒豌豆。它们都是绿的,因此它们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绿的。事实也正是这样!豆荚在生长,豆粒也在生长。它们按照它们在家庭里的地位,坐成一排。太阳在外边照着,把豆荚晒得暖洋洋的;雨把它洗得透明。这儿是既温暖,又舒适;白天有亮,晚间黑暗,这本是必然的规律。豌豆粒坐在那儿越长越大,同时也越变得沉思起来,因为它们多少得做点事情呀。“难道我们永远就在这儿坐下去么?”它们问。“我只愿老这样坐下去,不要变得僵硬起来。我似乎觉得外面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有这种预感!”许多星期过去了。这几粒豌豆变黄了

  • 日签 ||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一日一签1月23日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尚书·旅獒》​○○

  • 季羡林谈学术:绝不欺世盗名,但求无愧于心

    学术看似艰深,涵盖面极大但与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的进步息息相关学术是老老实实的东西不能掺半点假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是一个学者最基本的素质对于这些问题季羡林先生是这么看的……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文季羡林“学术良心”,好像以前还没有人用过这样一个词,我就算是“始作俑者”吧。但是,如果“良心”就是儒家孟子一派所讲的“人之初,性本善”中的“性”的话,我是不信这样的“良心”的。孟子人和其他生物一样,其“性”就是“食、色,性也”的“性”;其本质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人的一生就是同这种本能作斗争的一生。有的

  • 征文投稿丨雪中闲谈,十色青春

    窗外风雪再大也有我陪伴着你小漫闲谈你看这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张嘉佳○○欢笑和泪水结成的烙印是青春的样子﹃青春﹄·············青春是初开的花朵,含苞待放,娇艳欲滴,路人驻足观赏,不愿离去,害怕错过她的花期。这是她最美的时光,她被世界温柔以待。可是,初开的花越是娇媚越是难以承受雨打风霜,于是花被折断枝叶,被吹散了花瓣。她害怕,彷徨,她想去一个极乐世界,却总不尽其意。青春是妖娆的女子,盛世红颜,倾国倾城,英雄为其竞折腰,越陷越深,跌入无尽的漩涡。

  • 梁实秋:一碗粥,一段时光的回眸

    “等到腊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尽量加红糖,稀里呼噜的喝个尽兴。家家熬粥,家家送粥给亲友,东一碗来,西一碗去,真是多此一举。剩下的粥,倒在大绿釉瓦盆里,自然凝冻,留到年底也不会坏。”粥文梁实秋我不爱吃粥。小时候一生病就被迫喝粥。因此非常怕生病。平素早点总是烧饼、油条、馒头、包子,非干物生噎不饱。抗战时在外作客,偶寓友人家,早餐是一锅稀饭,四色小菜大家分享。一小块酱豆腐在碟子中央孤立,一小撮花生米疏疏落落地洒在盘子中,一根油条斩做许多碎块堆在碟中成一小丘,一个完整的皮蛋在酱油碟中晃来晃去。不能说是不丰

  • 民国十大绝世女子

    在这段乱世岁月里,有着这么一群传奇的女人,她们或生自盛世豪门,身价矜贵无比;她们或拥有绝代风华,魅力无人能及;她们或才情千万,傲然自立;她们或人生绚丽璀璨,故事曲折离奇。绝世名伶:孟小冬孟小冬是20世纪20、30年代被誉为梨园“冬皇”的京剧女老生演员,梅兰芳的前妻。她同时有着男子的霸气和决断、女子的妩媚和柔韧,她像谜一般的生活和爱情,至今令人神往。上海的交际女王:唐瑛与陆小曼被称为交际场上的明星,素有南唐北陆之说。唐瑛毕业于旧上海的中西女塾,也是张爱玲就读过的圣玛利亚女校前身。她精通英文,善唱昆

  • 请客吃饭,不懂这些等于白请!(超实用)

    中国是一个爱吃的国家,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很多怨恨也是在酒桌上产生的。正所谓成也酒桌,败也酒桌。在中国,这饭该怎么吃?其实也不复杂,综合起来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纪律一:守时现在的城市都拥堵,除非你是桌上最大的老板、最大的领导,如果不是就别迟到。中国是个礼仪之邦,一般都会等人齐了才开饭,十几个人等你一个,等的越久,就越讨厌你,这样的事儿多了,干脆就不叫你。千万不要玩“狼来了”,明明40分钟才能到,明明你还根本没出门,非要说自己马上到!----这若干个马上到加起来,就再也没人信你了。另

  • 马生义 | 村里那些事(外二首)

    马生义,生于六十年代的诗歌爱好者。村里那些事(外二首)作者:马生义村子里每出生一个人村里人就要高兴好几天女人们争着抢着去看月子男人们张罗着满月的喜酒高兴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死亡一个人村里人就要伤心好几天女人们哭天喊地肝肠寸断男人们神情凝重料理后事伤心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娶进一个人村里人就要喜庆好几天男人们杀鸡宰羊不亦乐乎女人们煎炒烹煮样样拿手喜庆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走出一个人村里人就要叹息好几天老人们牵肠挂肚望眼欲穿孩子们吵着闹着要找爸妈叹息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添一座坟村里就少了

  • 朗诵丨家乡的小路

    家乡的小路作者丨零海岸朗诵丨牧童笛站在家乡小路的这一端,眺望着小路的另一端,一股暖流从足下温热心头,簇拥着泪水夺眶而出。这条小路上不知叠印了我多少足迹,不知小路上蕴含了我多少对山外的憧憬,不知在小路上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此时,我仿佛又行走在小路上上学放学,我仿佛又闻到母亲烹饪粗粮淡菜的香味,我仿佛又看见父亲每日来往小路的身影,我仿佛又听见弟弟妹妹嬉闹的声音……如今小路就静幽幽蜿蜒地在我的面前,无语地看着我这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人,而我,只能赧然地面对小路,道一声:久违了。无数次梦游的小路,没有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