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天纵:极品小妖仙20章

2017/10/27 21:44:08 来源:网络 []

小说:天纵:极品小妖仙

第20章 借玉之名

不经意间才发觉天空一寸一寸暗了下来,帝都霁城像是一个巨人,肩披霞光,在一声声催眠曲中渐渐坠入了梦乡。天纵:极品小妖仙20章

那是白挽和在哼着模糊的调调。点点火光跳跃在她眼前,清瘦的背影被浅浅的光芒拉长,她抿着双唇,泛白指尖仍旧在细细翻阅那本《上古神物之婵玉》。

身旁的男子合上折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问:“要不要吃点什么?”

“嗯?”她揉了揉眼睛,语气慵懒,“不用了。”

“天晚了,休息吧。”

“啊?”白挽和手抖了一下,顿时某些书页散开落了一地,她当即弯下腰来七手八脚地捡起那些掉落的散页,又一张张重新排好顺序。

“孤王就说上一句话,你犯得着吓成这样么。”

公子上予呵呵笑了两声,接着俯下身来帮她捡起飘落身边的一些纸张。小百姓养生网不经意间,两指相碰那一瞬间,白挽和那只手嗖的一下就缩了回去,她尴尬地笑了笑,接着习惯性撩起额前发丝,稍微把那本书整理了下。

上予不由分说直接捉住了她的玉手,却是像摸着一块冰,凉飕飕的触感直抵内心。他说:“明儿让那宫女给你抓一些补气血的药材。婵玉对主人就是这点不好,会吸收主人的气血增加自己的灵力。”

白挽和警惕地看着他,嘴唇翕动:“你不是逆灵族人么,怎么对婵玉这么了解?”

“因为婵玉蕴含的灵力是无法想象的,孤王一直在等一个能开启它灵力的人,而你,就是孤王要找的婵玉之主。”

他说这话时,眼角掠过一丝依旧轻蔑的笑容。

捕捉到那双眼眸中的邪念,白挽和是一阵胆寒,她低下头去,唇角泛出一个苍白的微笑:“我、我去厢房休息了。小百姓养生网

刚迈出一步,胳膊却被扯住,就那么一使劲,白挽和转了个圈又栽倒在那宽阔的胸膛里。他低头在纤长的脖颈处嗅着那淡淡体香,声音里充满了魅惑:“既是夫妻,为何要分床而睡?”

白挽和感觉到自己颈动脉的搏动,紧张的气氛四散,甚至她舌头都有点打结了:“我、我……我身体充满了体寒之气,你、你就不觉得冷么。”

“孤王抱着就不冷了。”

说着就把她横抱起来朝着床榻走去,怀里的白挽和已经不敢乱动了,乖乖的像只小猫,任由那双臂膀把她放在柔软榻上,又轻解衣带躺在她身边。从来没有和一个人挨得这么近过,连他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一手揽着白挽和,这样一来她就只能枕着他的手臂,虽然不如枕头舒服,她还是迷迷糊糊地会周公去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白挽和居然就幽幽地醒来了,依稀记得在梦里面还是地宫的森森白骨,她踩着一地尸体缓缓前行,如同没有思维的人偶,唯一的信念就是继续前行。说明xbxys.com忽而低下头来,入眼的却是一地鲜血,那触目惊心的殷红色,深深刻进了白挽和心里。此刻她才发觉自己素色的衣衫上沾染的,全都是点点血迹,她害怕极了,想要脱下这染血的衣裳,哪知这素衣却像是粘在身上似的,无论怎样都扯不下来。

再回头时后面跟着一个个身躯僵直的亡灵,他们青紫色的唇微微张开,嗫嚅着说:“你欠了我的命。欠了我的命……还给我!”无数个亡灵追过来,白挽和迈开双腿就想逃走,可是腿像是被什么绊住了,她眼前一黑就向前栽了过去。

再回忆起这个梦,好像就是真的发生了一样,惊得她一身冷汗。坐在床上意识才逐渐变得清醒,而身边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她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轻声唤了句简儿。

年轻的姑娘从窗边探过头来:“娘娘?”

“有没有莲子羹啊?”

一听王妃娘娘终于想要吃什么东西了,简儿欢喜得很,端着一盆水就进了侧殿,她走得急,那水还洒出来些许。原文xbxys.com

“娘娘,王上特别叮嘱说您体寒,要给您多放一些补气血的食材,红枣您还吃得惯么?”

“嗯,行。我吃什么都可以。”

简儿握着桃木梳细细地为王妃梳发,镜里她的容颜泛着苍白,带着灵秀之气的眼眸却是比从前有神了许多。如墨发丝柔顺地垂下,与简洁的素衣甚是相配,简儿想,终归王上还是喜欢这般清素的女子,像那个梨妃娘娘整天浓妆艳抹也没见王上往她那殿里面踏进去一步。

指尖抚上脸颊,白挽和微微勾起嘴角,问了句:“团猫又去哪儿闹了?”

“回娘娘的话,奴婢今天早上就没看见团猫了,王宫这么大,也不知道族哪里撒欢了。”

“哦。我这段时间可能需要独立做一些事情,需要安静。原文xbxys.com

简儿立刻会意,连声说自己不会打扰她的,而且还为白挽和指了一个地方,说是王宫最为幽静的地方,枫却林。

顾名思义,这是一片枫树林,巴掌大的枫叶肆意张扬在着,在微风吹拂下轻轻摇曳,一丛丛树叶绿了又红,红了又绿,时光便踏着这薄薄的枫叶一层一层走过。

简儿说,原本枫叶在冬日雪天就落叶了,但王宫的枫却林却不像那些普通枫树,等到冬临深雪才是最美。羽毛般的枫叶上落了点点积雪,枝头被压弯了,偶尔“咯吱”一声传入耳内,某根枝条便应声落地。

这应当是一副很有韵味的景致。站在这满林枫木之前,白挽和闭上双眼便能想象出雪覆林端的场景。大约……过去这段时间就能看到了吧。

白挽和深吸一口气,嗅着这泥土混杂着枫木的淡淡味道,感觉身上每一个毛孔都舒畅了许多。她对着简儿竖起大拇指,夸赞道:“不愧是简儿找的地方啊,比那些错落的宫苑漂亮多了。”

简儿羞涩地低下头去,像是一朵沾染了雨露而垂下去的蔷薇花,她说:“若是娘娘没什么吩咐,那简儿就先退下了。”

白挽和点头,见她已经走远便小心翼翼地从衣袖之间取出那本婵玉秘籍,仍旧是从第一页开始翻,眼睛瞟着那一招一式,那边指尖微动运气练习。

第一招,玉之名。主人可以根据修炼掌握婵玉所在地点,不管多远都能与婵玉建立感应,从而找到它的位置。

看起来很简单很基础的一个招数,白挽和却是许久没有学会。要想让一个人和一件东西有着灵魂上的感应,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又因为她是一个人在这里,自己把婵玉放在哪个地方她也知道,故而总是无法成功。

或许……该找个人帮她吧。正冥思苦想之际,忽而听得耳边一声猫叫,白挽和竖起耳朵立刻兴奋起来——是团猫啊!

她冲那胖嘟嘟的白猫招了招手:“乖,把这个含在嘴里……”

这小东西跟了她三年了吧,当初真是赖皮得很,说什么都不肯听,还一个劲跟主人作对。或许是渐渐地就练出来默契了吧,它也不似从前那般顽劣,于白挽和来讲,就好像是自己的一个孩子长大了,懂事了,知道体贴主人了。

看着它听话地含着婵玉,白挽和忍不住笑着摸了一下它硬硬的脑壳,接着吩咐说:“不要咽下去……我们来玩捉迷藏,你含着它跑一段路,我去找你好不?”

团猫两眼呈星星状,不停地蹭着白挽和的胳膊以表示它的兴高采烈。挽和亲昵地拍拍它的背部,团猫顿时一溜烟跑掉了,偌大的枫却林里面,再一看哪里还有猫的影子?连根猫毛都没有!

白挽和满意的笑了笑,随便拾起几片枫叶铺在地上,盘着腿坐下便屏气凝神,大约费了半柱香的工夫才调理好体内游走的真气,她尝试着,一点一点尝试着感应婵玉的存在。

闭上双眼,一片黑暗之间渐渐有了画面感,她似乎能嗅到清新的草屑味儿,甚至伸手就能摸到那及膝的草丛。团猫似乎就窝在那草丛里面……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枫却林南边,和青云湖交界的地方。

白挽和凭着感觉摸索前进,终于在青云湖边缘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她提着团猫的前爪把那小东西揪了出来。

泛着蓝色荧光的玉石还被团猫紧紧咬在嘴里,白挽和还真担心这玉石不够坚硬,万一被咬出来几个牙印灵力流失了可怎么办。

掰开它的嘴,微粘的猫口水沾了白挽和一手,她一脸嫌弃地看着团猫,摊开手对它说:“你看看这可怎么办?”

团猫定定的看着青云湖。

白挽和作无奈状,看来也只能去那里解决一下这满手的口水了。不过转念一想毕竟这玉之名一招算是练成了,算是个不错的开端,相较之下那猫口水完全可以忽略了。

只是刚走了没两步,就听见水花四溅的哗哗声,夹杂着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声音。

“救、救我——救我……”

这声音……是梨妃!

白挽和没有丝毫犹豫,疾步走到桥边,在岸边找到一个和梨妃距离最近的地方,伸直了胳膊就喊道:“抓紧我——”

天纵:极品小妖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天纵 或 极品小妖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相关信息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之第7章她陷害我!【7】

    原标题:小说《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之第7章她陷害我!【7】书名: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第7章她陷害我!江梦娴要打官司的事情闹得很大,那件事情差点害得她前途尽毁,加之她又是帝都大学的学生,对于名誉看得更为重要。如果这场官司不打,会直接影响到她在帝都大学的名誉,甚至会影响入学。学校了解到相关情况和这个事件的影响力,专门放了江梦娴几天的假来打官司。张家公馆。刘茜浅和张瑶瑶坐在客厅里正聊着最近的电影。“诶,瑶瑶,最近新上映了一部电影《霸王》,特别火啊,双男主诶,羲小凤演的男主实在是太帅了!演了一个戏子,

  • 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之第6章 绝望【6】

    原标题: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之第6章绝望【6】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第6章绝望“我绝对不会让你生出我的孩子!”慕战北残忍地勾了勾唇,“没有这种可能!”他的声音素来都很低沉,即使再怒也不会拔高声音。但恰恰是这种隐而不发的声音,仿佛蕴含了满满的戾气和坚决,直接给她判了死刑。七月那双琉璃般清澈的眸子里,好像有光在一簇簇地熄灭,心也随之碎裂,一瓣又一瓣。看着男人那眸子里的绝狠,七月却突然感觉不到心痛了。应该是被掏空了吧!空了,又怎么还会疼?“那,如果苒苒怀的并不是你的孩子?你也要这么维护她?”七月挑着眉

  • 小说《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之第6章不乐意做戏【6】

    原标题:小说《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之第6章不乐意做戏【6】小说名称: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第6章不乐意做戏最终,江梦娴发言完毕,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在一众中规中矩的学生之中,一身大胆穿着和美艳脸蛋的江梦娴绝对是最显眼的那一个,更因为刚才的事情,她的事情将很快传遍整个学校。新生大会很快就结束了,众人起身离开。江梦娴等着人少了才慢吞吞地走出了礼堂,大学的开学前几天几乎都没什么事情,都是什么新生大会、新生见面会、分配宿舍之类的。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打好官司,早日证明自己的清白,否则这帝

  • 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之第5章 吃醋【5】

    原标题: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之第5章吃醋【5】小说书名:许你余生多欢喜第5章吃醋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宋七月瞧着坐在对面的俩人相互夹菜,恩爱堪比夫妻……她真想给自己头上罩个罩子。正牌妻子这颗电灯泡真的是太亮了!味如嚼蜡,食不下咽。她孕吐得厉害,本来看到这些菜她就想吐。但为了不在慕战北面前失态,她提前请教了耳鼻喉科同事,用了点孕妇可用的药,可以暂时失去嗅觉两三个小时。这样,她闻不到那些荤腥味,也不会恶心了。看到此情此景,七月却后悔了。真应该当着他们的面,狠狠地吐出来!“失陪一下,我去下洗手间。”七

  • 小说《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之第5章想翻身没这么容易【5】

    原标题:小说《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之第5章想翻身没这么容易【5】书名: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第5章想翻身没这么容易发言完毕的江梦娴还是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站在台上,虽然穿着一身露脐装,可却没有想象中的轻浮,反而是多了几分洒脱和不羁,在诸多的学生之中显得别样突出,她不准备下场,更不为流言所动,就这么看着台下的窃窃私语,嘴角似乎还挂着微微的笑容,仿佛在看什么好戏似的。她就这么让大家议论,让他们议论个够。礼堂里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也越来越难听,最终还是副校长发怒,一拍桌子:“肃静!”那辽阔的中年男音在

  • 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之第4章 威胁【4】

    原标题: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之第4章威胁【4】小说名称:许你余生多欢喜第4章威胁慕战北离开后,再也没回过碧水苑。或许是祈祷起了作用,也或许是作为妇产科医生的职业自信,二十多天后,宋七月发现自己怀孕了。看着验孕棒上明显的两条红杠,她仿佛看到了期待已久的幸福在向她招手。激动之余,她拿出手机,拨出了好久都未曾拨过的电话。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慕战北很快接通了电话。“字签了?”男人冷淡的声音传来。七月一颗激动的心瞬间恢复平静,但还是强撑着笑道,“战北,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我问了你秘书,你晚上有空,我们就

  • 小说《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之第4章开除她!【4】

    原标题:小说《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之第4章开除她!【4】小说: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第4章开除她!在座不少江梦娴转学之前的同学,看见她,无一不是震惊的。这不是当初因为怀孕而造成恶劣影响被开除的江梦娴吗?江梦娴似乎是没看见他们那震惊的表情,开始脱稿演讲:“大家好,我是江梦娴,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法学专业大一新生……”张瑶瑶瞪圆了眼,她印象中的江梦娴又黑又丑,可此时那台上站着的女生,身姿高挑,穿着巴黎时装周最近发布限量钻石点缀露脐白纱衫,皮肤像破壳的鸡蛋白嫩,稍微妆点便已经美艳惊人。“那只野鸡怎么可能

  • 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之第3章 条件【3】

    原标题: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之第3章条件【3】小说书名:许你余生多欢喜第3章条件下班后,宋七月匆匆赶回了碧水苑。看到茶几上她扔下的离婚协议还在,面上蓦地一喜,拈起来拿到书房,塞进了碎纸机里。嗡嗡嗡的碎纸声音传来,七月咬了咬唇,黛眉轻拧。她的手机无意间录下了宋苒苒在她办公室接的那通电话,她现在严重怀疑宋苒苒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慕战北的。慕战北,你这个傻瓜!对不住了,我舍不得让你喜当爹,所以……这婚我不离了!慕战北直到半个月后才回到了碧水苑。宋七月正在书房看书,见他进来,忙起身,“战北,回来了。”

  • 小说《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之第3章新生入学典礼【3】

    原标题:小说《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之第3章新生入学典礼【3】小说名称:婚婚欲动:总裁霸道爱第3章新生入学典礼够用吗?用吗?吗?江梦娴听着那句话在耳边环绕,秒懂脸红……连羲皖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20分钟,还真是不够。”最后他还是决定先去处理事情,老婆已经娶了,总不能逃了,来日方长,但是欧洲的事情却不能耽误了,他叮嘱了凌云和黑八一些事情之后,摸摸江梦娴那狗啃一样的头发,就急匆匆地走了,留下还端着饭碗一脸懵逼的江梦娴。送走连羲皖之后,黑八开车把江梦娴送到了帝都最顶级富人别墅区——尚品帝宫。尚品帝宫

  • 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之第2章 怀孕【2】

    原标题: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之第2章怀孕【2】小说名字:许你余生多欢喜第2章怀孕慕战北离开之后,宋七月失眠了。灯光璀璨的偌大客厅里,看着茶几上的离婚协议,她嘴角的笑凄凉又绝望。十三年了!这段卑微的感情也该结束了!她一直知道,自己不该爱上慕战北,这个从小就出类拔萃的男人,这个姐姐宋苒苒也一直心仪的男人。所以一直以来,她的爱都默默无声。因为她知道比起漂亮端庄又有高学历的姐姐,仅仅自己私生女的身份,就是不配和他站在一起的。可是三年前,在慕战北和宋苒苒的婚礼前夕,宋苒苒因为救她,被一群流氓强暴轮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