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誓不为后:王爷好难缠6章

2017/10/26 18:55: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誓不为后:王爷好难缠

第六章 甘草鲇鱼不可合

她口中这故意针对的是谁?只怕是人人清楚。来自xbxys.com

温幸一脸委屈:“继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她就这一个女儿,眼下人出事了,悲不自胜,怒气更是压不住,寒声道:“觅儿本在禁足,若非你邀请,岂会来到此处,中毒?要我说,应该搜院,以查看是否有什么居心叵测的人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搜院,就是把人当成了嫌疑人,无论搜没搜到,名声都不好。温幸如何会同意,含泪望向温常安:“父亲,若是传出去,女儿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温常安犹疑,对待家事上,他始终是和稀泥的态度,或者说大多数男人都是如此。

继夫人加重了口气:“难道名声要比追查凶手重要么?幸姐儿但凡有一点怜爱妹妹,都不该如此说呀。”

“若是继夫人有一点怜爱我,都不该怀疑我的院子,我不过是想和妹妹重归于好的,父亲也知道。”温幸像是承受不住被质疑的打击,身体晃了晃,泪如雨下。

“清者自清,幸姐儿若是心无愧疚,为何不让我搜!”继夫人死死盯着温幸,床上躺着的是她的女儿,她的心头肉,她恨得怒火中烧:“觅儿是来了潇湘院,结果中毒的!”

温幸半步不让,反问道:“要是照继夫人这么说,那当初妹妹没有大闹潇湘院,不就没有今日的用餐么?”

温常安见女儿摇摇欲坠,夫人步步紧逼,自然而然的维护了女儿,道:“你别这么说,方才大夫已经验证过了那餐盘,根本没有毒!”

继夫人独女还躺在床上,见夫君维希“凶手”,自然是气的深恶痛绝,跺脚,愤懑道:“老爷明鉴,这里是潇湘院,但凡主人想害人,自然有无数种方法!毕竟,两个丫头不合,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抽出手帕,擦了擦眼泪,啜泣道:“千错万错,都是觅儿的错,幸姐儿别和一个孩子计较啊!”

三句两句之间,就把罪名给定上了。推荐xbxys.com

温常安听她说的有理有据,心中刚刚压下的怀疑,又被勾了起来,深深的看了温幸一眼,却不知说什么。

温幸被那一眼看的有些发寒,男人果然靠不住,无论是父亲还是丈夫。她反问道:“按着继夫人的逻辑,为何不是妹妹在到了潇湘院之后,在服毒陷害我?”

继夫人看了眼床上躺着的温觅,只见她面色铁青,嘴唇苍白,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愤恨道:“哪有人会不要命的陷害人?幸姐儿的猜想,未免太荒谬了。”

温幸也不生气,问大夫道:“敢问大夫,她中了什么毒?”

被点了名的大夫正在把脉,闻言站起身,拱了拱手,道:“老朽刚刚为二小姐把脉,一时不定是什么毒,现下终于确认,恐怕是吃食相撞了。敢问今日可是吃了甘草与鲇鱼?”

温幸愧疚道:“我身子虚,大夫说叫我用甘草泡茶,只怕是沉香习惯了,给父亲姐姐泡茶,都是甘草茶……”

大夫沉重的点头:“甘草补脾益气,清热解毒,用于脾胃虚弱,倦怠乏力,心悸气短,原本是极好的解毒药,但和鲇鱼一起服用,就成了能克死人的毒物!不过幸亏食用不多,只是陷入昏迷,待会老朽开一副药,吃两天便好了。”

温常安恍然,他从不吃鱼,难怪没事。

继夫人一听,勃然大怒,言辞切切道:“老爷,怎么就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定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温幸脸色苍白,义正言辞道:“继夫人既然怀疑,那就去彻查,无凭无据,为何不停的说我!何况,妹妹休养两天就好了……”

架势吓人,最终却只休养两天就好,这其中,不免叫人怀疑。版权http://www.xbxys.com/

“好了!”温常安神色不定,叫人去领了厨房的管事询问,又叫大夫给温幸把脉,这一查,又是一惊,大夫道:“大小姐也中毒,至少有五六天了,已经堆积下毒素,但因为吃的不多,所以没有显露出来。”

温幸后怕道:“这几日,厨房送过来的午膳都有鲇鱼。”

看起来,她更像是一个受害者。

继夫人不甘心,质问道:“吃了好几天都没事,为何我的觅儿一吃便中毒了,这其中定然有蹊跷!”

这时,厨房的管事也已经被带来,神情怯懦,显然是知道些什么。

温常安拿起桌子上放着的装着金钱的包裹,瞥了过去,怒斥道:“狗奴才,还不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已经派人抄了你的房间,发觉屋内有五十两银子,还不赶紧招来,是谁给你的!难不成还要连累你的家人!”

管事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哀求道:“老爷别发落小的,小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二小姐跟前的采薇来了一趟,给了奴婢点钱,要奴婢给大小姐送餐,鱼类皆是鲇鱼。奴才一时贪钱,就收下了啊!”

剧情来了个大反转,跪在温觅床前伺候的采薇一个哆嗦,手里头端着的铜盆掉落在地。原文xbxys.com

继夫人反应最快,冲过去,手狠狠在她手臂上拧了一圈,没好气道:“是不是有人收买你,陷害二小姐?”

采薇哭,还不敢大声哭,心底忽然涌起无限的怨念。

温幸看着她的样子,对着温常安道:“父亲,她心有顾虑,肯定不会说实话,不如许她一个说实话后,将卖身契烧了,还个自由身,在不怕被人刁难,可好?”

继夫人心道糟了,若是没这句话,奴婢顾忌着自己不会说什么过分的,可偏温幸说了要把卖身契烧了!

采薇眼前一亮,她是家生奴婢,但老子娘都去了,与其在府里当牛做马,不如出去找个好人家嫁了。她感激的看了温幸一眼,推开继夫人,跪地使劲磕头,磕的额头流血,这才罢休,眼泪和血沾染在一起,凄凉无比:“是二小姐让的,因为知晓大小姐的药中有甘草,所以让奴婢买通管事,将鱼类都换成鲇鱼……谁曾想,大小姐用甘草泡茶,她竟害了自己。”

继夫人清楚自己女儿是什么货色,听她一说,就信了三分,但眼见势头不好,必幸阻止,怒斥道:“胡言乱语!你定是被人收买,诬陷觅儿,老爷明鉴,不然为何幸姐儿一问,这丫鬟就什么都说了?”

采薇抿嘴摇头,深深叩首:“求老爷饶了奴婢,送奴婢走吧。”

温常安一直认为家中清明安定,没想到竟有这么多龌龊的事,他咬牙切齿的询问道:“你可有什么证据?”

“给管事的银票,是继夫人名下店铺里孝敬的东西,一查便知。”

这是铁一般的证据。继夫人脸色难看,一句话都说不出。誓不为后:王爷好难缠6章

温幸掩嘴惊呼,脸色苍白倒退了好几步,泪眼朦胧道:“她为何害我?”

采薇感念她的恩情,一一告知:“二小姐想入宫为宫妃,说姚后能做到的事情,她也能,但夫人却要将大小姐送进宫,所以才……”

“胡闹!”原本就怒气冲冲地温常安勃然大怒,他最看不上姚后惑国,自己的女儿却一门心思的学姚后,如何不动怒!何况,但凡是一个过了怀春梦的人,都会对皇宫避之不及,继夫人竟然要将嫡女送进宫,那不是羊如狼口么?

这下子可是什么都听不见去了,他面色铁青道:“将这孽障送回青莲院静养,救的回来就救,然后赶紧找个人家嫁出去。救不回来,我就当没这个女儿!”

这一句话,便定了温觅的将来。继夫人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无力的跌落在地。那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啊!现在要被一个小贱人给毁了。深吸一口气,死死盯着温幸,却没发现,温常安瞥向她的目光里,尽是失望的颜色。

总归继夫人不是温觅那个蠢货,纵然再恨,也生生忍了下来,哀求道:“觅儿年幼无知,老爷,您就绕过她一回儿吧!”

良久没声音,抬头见原本立在原地的家主,已经拂袖离开,她狼狈不堪,低着头,一步一步的走出去,就像走在炭烧的火炉上。

常玄理啧了啧舌:“娶了这样的夫人,后宅宁静的下来才怪。原文http://www.xbxys.com/

“她并非原配。”

常玄理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娶妻还得是原配,女人不能太多。

继而又一笑,自己都死了,想这些有什么用啊!他看了温幸几眼,若是没死,娶这么个夫人,也不错……

另一边,继夫人回了青莲院,浑身发凉,将屋内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一片狼藉。

嬷嬷见她那副样子,劝慰道:“夫人,二小姐出了事,还需要您在,要是您起病了,那才真合了潇湘院那小贱人的意!”

继夫人毒怨道:“她得意不了几时,那么好的一张皮,肯定能被皇上看见,去给我散播出去,温家嫡长女,美若仙,人如画。”

高门高户的流言蜚语素来传的迅速,还带着温热,便已经街头巷而,人尽皆知。

捧杀!

休养了两三天之后,已经彻底恢复了的温觅终于聪明了一回,明白母亲的意思,可她还是不甘心。

誓不为后:王爷好难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誓不为后 或 王爷好难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六章默默地爱你六默默地爱你校园里,南宫曛像个无业游民一样东走走,西晃晃。“于茉……”南宫曛趴在安于茉的窗边,笑的开心极了。安于茉寻着声音望过去,看见南宫曛白了他一眼,低着头不打算理他了。可才过了一分钟,南宫曛就已经溜了进来,坐到了安于茉的旁边。“怎么了呀?看见我这个帅哥怎么还不开心啊?”南宫曛自恋的表扬着自己。全班同学都时不时的看着他们,“你敢不敢再不要脸一点呀?”安于茉嘲讽着他。南宫曛也不在乎安于茉说的这些话,反正从小到大他

  • 小说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六章二姐落水最后还是没办法,还是被宁婉清带到了宴会上,宴会设在湖中间的亭子里面,亭子很宽,中间留有一块,看来是专门留出来为别人表演用的,而亭子上面设有一排座,座位下面设有两排,就这样成一个门字形,只是两边有两三排的样子,看来人还是很多的。宁婉夜坐在左边最靠近舞台的最下面,所有人都坐在这里了,丞相坐在坐上角,二姐宁婉仪就坐在自己的对面,狠狠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宁婉夜装着没有看见,只是一直低着头吃水果,善琇就站在她身后,她本来

  • 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6章私闯安家大宅难道是在她坐出租回小区的短短时间里,就发生了意外?苏棠蹲下身,一时间脑海里乱成麻团,整个人瞬间憔悴了许多。来不及考虑太多,妈妈的身体最重要。苏棠无声落泪,她曾经也是医学院的高材生,不会不知道植物人是什么概念。奇迹,听着这两个字,傻子也能明白,奇迹出现的概率有多少。苏棠愣愣地盯着大理石地板,眼神空洞,好半响都不发一言。顾思彤也跟着蹲下来,她揽着她的胳膊,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她。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棠咬着嘴

  • 小说傲娇鬼夫夜夜袭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傲娇鬼夫夜夜袭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傲娇鬼夫夜夜袭第六章女人,你想非礼我?男人猛地一抬手,修长的手指,就勾住了我的下巴,迫使我和他对视。四目相对,看着那勾魂的桃花眸,我竟然心虚的脸红了。“你说我是谁?”诱人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怎么知道你是谁?你不会又想烧我的尸体吧?”想到这里,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不管这么说,这次可不能让他再跑了。“女人,你想非礼我?”男人挑眉看着我的手,带着三分戏虐的口吻。“臭不要脸,谁稀罕啊,你不准走,这么晚来解剖室装神弄鬼,我看你是心里有鬼。”

  • 小说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六章出嫁日子转眼就过去了,很快便到了杨昭君出嫁的日子。柳府鞭炮连连,柳老爷一身喜庆衣裳,带着李管家招呼宾客。杨夫人手拿桃木梳,亲自为杨昭君梳头束发。一般的媒婆瞧着新娘子双眼放光,跟着杨夫人的动作念道。“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端坐菱花镜前,杨昭君点上朱砂,唇红娇艳,媚眼含春。脑门上,生生被凤冠压出了一道青紫,凤冠乃是颗颗珍珠点缀,价值连城。一串串红色珊瑚驻密密麻麻悬挂在凤冠前,遮盖住杨

  • 小说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006撞见鬼了?意千寻双眸大瞪,哟呵,追她的人似乎还不少,见众人全都带刀握剑一拥而上,二话不说,立刻脚底抹油般立刻开溜,青影一晃,消失在夜色中。这一夜,翠金楼被闹得可是沸沸扬扬,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手执火把,在翠金楼外的小树林间快速搜寻着。风在耳边呼啸而过,锐利的寒风有如锋利的刀般刮在意千寻脸上,嫩白的脸庞很快便出现一条条的红印。意千寻速度极快,不多时已是清汗已布满颈间,奔跑之时,不时回头遥望,眼眸流转看看有无追兵追过来

  • 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6章她不配苏宛宛瞪着眼看着那巨大的电视屏幕,上面还在讲述岑书泽与她的惊天动地的爱情!岑书泽虽然只说了只字片语,但这根本不能阻挡主持人那强烈的脑洞!很快,一个深情男神的形象就被建立了!他说,她是他的女友,但因为他成为了总裁,觉得自己不再配得上他,所以才会任性地制作出这样的一场闹剧,只是为了让她讨厌他!但是,情根深种的岑大总裁根本不介意她的胡闹,依然对她情有独钟。最后,深情的岑大总裁呼吁所有的市民都帮忙找到她,

  • 小说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第6章夫人,我在我拼命地摇着头,把自己缩成更小的一团,好像这样就能不被他发现。镜中李跃的脸已经拉远了,他伸直了胳膊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坠楼的时候情况太过惨烈,他肘部的皮肉缺了一些,露出白森森的骨茬,甚至连关节的移动都看得清清楚楚。带血的手渐渐覆盖了镜面,我几乎有一种错觉,总以为下一刻它就能突破玻璃,狠狠地卡在我脖子上,就如同在电梯里遇见的那个女鬼一般。我打了个哆嗦,试图合上眼睑,没有用,身体已经不受我控制了。我看见自己的

  • 小说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第六章跟着王妃学规矩摘下沉沉的凤冠,散下肩长发,江未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个千年之前的古代女子,发如瀑,肤胜雪,眉清目秀,气质高贵典雅,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自己的的模样,来这里不到三天,就被迫嫁给了墨都王朝最放荡不羁的王爷,好在算是过去了,想起今日种种,江未央心底还是倒抽了口气。刚把心放下准备上榻休息,门口轻轻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王妃金安!既然是墨王府的王妃了,紫月觉得王妃还是得先学学这王府的规矩,以免往后不懂

  • 小说总裁爆宠小逃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爆宠小逃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爆宠小逃妻第6章:乖乖躺好宫澈似乎被‘离婚’这个字眼刺激到了,眸色暗沉了几分。“记性怎么这么差,我刚才跟你说,离婚协议我没有签,我们还是夫妻。”他语气危险提醒道,粗鲁地撕碎她的衣服。“即使我们还是夫妻,但只要我不愿意,你强迫了我,这算婚内强X。”许念歇斯底里挣扎着。“婚内强X吗?就像离婚,罪名是否成立,由我说了算。”他笑得得意,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又说,“如果反抗不了,聪明的人会乖乖躺好,当做享受。”说完,他在她挣扎中沉下身去。开始饕餮般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