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本尊1章(第1章 少年小刀)

2017/10/26 10:06: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本尊
第1章 少年小刀

异煞门辖地,昭陵州,李家庄,庞大后院的“三房庭”中,远处东方刚刚升起一抹鱼肚白,天才灰蒙蒙亮,便有一名面带病态的清瘦少年,蹲在墙角捣鼓着一堆凌乱的骷髅骨架。说明xbxys.com

李家庄是昭陵州的大庄姓,无论经济人脉,还是丁佣权势,都可称为州郡第一庄,专为异煞门提供修炼魔功的骷髅、血石等阴煞之物,数百年如一日。

异煞门是一个魔门宗派,势力涉猎范围极广,管辖着四五个王朝,十余个大国,人口多达数十亿。其根基就在距离昭陵州不远的‘阴迸山’中,那里群山绵延,耸欲入雾,莽莽天堑,纵贯万里,似乎与天地相连。终年云深雾锁,总有一股阴森之息弥漫四周,雷奔江涛,诡谲异常。

就近取之,所以异煞门便将诸多世俗繁务交给李家庄打理,长此以往,异煞门对李家庄越发器重。

正因为如此,李家庄地位显赫,人储尊贵,府邸楼院囊括方圆数百里。里面琼楼玉宇,庭院富丽,花园锦盛,数不胜数,宛如一个树藤盘结的大迷宫,寻常人进去,若没有熟人引领,恐怕很难走出来。版权xbxys.com

铿铿铿铿……

刮骨之音,声声入耳,让人头皮发麻。

清瘦少年手中握着一柄三寸匕首,挨个刮着面前这堆骷髅心脏,神情专注,动作娴熟,偶尔从骨架中刮出一丝带有浓烈恶臭味的黑紫鲜血时,他那清瘦的面庞上便会露出欣喜的笑容。

“文中所言,修仙讲究大脑吸收灵气,以颅骨为准。而修魔则讲究心元材质,以心脏为定。血色越泛黑紫,说明粘稠度越高,其修炼前途就越大,看来这具骷髅的主人曾经是位修炼者。”

少年一边刮着骷髅心脏,一边领悟着地上那本翻开的小册子中的蝇头小字,内心对于生灵篇中记载的仙魔论述无限畅往。

他虽然才十五岁,但是心智却比同龄人要早熟许多,他从小就向往那些书籍里记载的仙道魔门,梦想有一天,自己也能如那些强者一般腾云驾雾,翱翔九天。说明xbxys.com

他的名字叫李小刀,父亲李宗光是庄主平妻所生,平时管理家族生意,为人慷慨仁义,脾性随和,受许多外人尊敬。不过因为其出生为庶的身份,在庄里不怎么受待见,地位不高也不低,勉强算个中和。

李小刀的外表长得很不起眼,黑索索的,像个农家孩子,属于丢进人堆里都很难发现的那种。而且他从小体弱多病,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把父母折腾得够呛,简直就是一活脱脱的药罐子。

更重要的是,他这个人还比较闷,沉默地像块石头似的,喜怒哀乐都装在心里,除了他父母和一些比较熟悉的亲人外,几乎不怎么与旁人说话。

刮完最后一个骷髅,并未见得黑紫血色,幽幽叹了口气,他合上小册子,回到自家房院时,他看到家里来了客人,是跟他血缘很亲的一位至亲,四叔李宗林。

四叔是爷爷小妾生的儿子,没有地位,没有名分,也没落着甚么家产。阅读xbxys.com出于同情,父亲将一部分生意交给他经营,包括与异煞门的业务也都是他在接洽,也好让他有个生计。而四叔也很争气,把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为父亲减了不少担子。

他几乎每个月都要来向父亲报送一次账务和收取给异煞门准备的骷髅,每次来都要捎上不少域外的好东西,以此感谢他们一家的照顾,因此李小刀对这位四叔的印象也很好。

所以当李小刀见到穿着一身崭新的缎子衣服,方正国字脸,一脸笑容的四叔时,心里也很高兴。

将小册子放回屋,便到院子腼腆的主动给四叔见了个礼,乖乖的叫了声:“四叔好”,就懂事的站在一边,听大人聊天。

四叔笑呵呵的摸了摸李小刀的头,打量一番,嘴里连夸了几句‘乖巧,懂事’之类的话后,便和他父母说出了这次的主要来意。

李小刀虽然年龄尚小,不过也念了不少书,虽不能完全明白,倒也听出了个大概。网站xbxys.com

原来下月便是异煞门三年一度的新弟子招收测试,为了感谢李家庄这些年来的贡献,所以他们便给了李家三个*名额,不用推选就可以直接去宗门参加测试。

而这三个名额,已经被提前知晓的大哥和二姐各要去了一个,现在还剩最后一个。

按照他的话讲,他家孩子读书不行,舞刀弄枪还凑合,估计人家异煞门也不会收。不管是为了报恩还是甚么,他打算把这个名额让给李小刀。

李宗光做人做事都很讲原则,觉得凡事总要讲个先来后到,所以对于四叔的好意,他显得有些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

一旁的母亲也是连声推辞,说甚么也不愿意。

在四叔口中,异煞门可是天下魔门里数一数二的大门派,只要成为内门弟子,不但可以修炼魔功、法术,拥有广大神通,还能获得许多强身健体的灵丹妙药,甚至有些灵药还可以易容改貌。本尊1章(第1章 少年小刀)

当听到可以强健体魄,还能通过服药易容改貌时,夫妻俩对视一眼,几乎是同时点头答应下来。

儿子自出生下来就病怏怏的,不知道看了多少名医,但始终无法治愈。他们这辈子的心愿,就是希望儿子能够健康平安,这次有机会,他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了。

见到李父答应下来,四叔心中顿时安定,总算是能做件报恩的事了。

傍晚,吃过晚饭,四叔和父亲将账务对完,把一堆骷髅搬上马车之后,四叔便说下月来接李小刀,摸了摸他的头,随后出门上马,扬长而去。

李小刀虽然没全明白四叔的话,但有机会进入书本里记载的魔门宗派,他还是十分欢喜。

收拾好碗筷,他便早早上炕躺下。偶尔从隔壁房里传出父亲哼小曲儿的声音,看来父亲今天很高兴,很少哼曲的他,也都情不自禁的连哼了好几曲。

“异煞门!这究竟是一个怎样不可思议的门派?”

李小刀越想越兴奋,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这对于他来说,或许是一个机会,一个真正出人头地,实现梦想的机会!

……

第二天起床,当李小刀看见父亲的时候,他能明显的看到,父亲似乎一下子年轻了许多,看向自己的眼神时,也是充满了期望。

这种期望,要远比父亲希望他能安稳生活,无病无痛,还要浓重许多。

那殷切的目光,似乎带着微微的灼热感,烧进李小刀的脏腑之中,滚滚发热,更加促就了他想要进入异煞门的迫切。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小刀依旧每天吃药,四处转悠,研究书本,静静的等待着四叔的到来。

时间平静的过去了一月之久。

这晚,为了庆祝儿子女儿有机会被异煞门收为弟子,大哥和二姐在家族里摆了几百酒桌,宴请各方。

李家庄的所有连带亲戚,包括邻近州郡的其他商贾官仕都纷纷前来祝贺,在李家庄的外府庭院中,足足摆了三百桌,约莫有上千人。

生意伙伴,街坊邻居等人都在家丁丫鬟招待下,聚在酒桌上推杯置饮,相谈甚欢,对大哥的儿子李天方和二姐的女儿李天雪无不称赞有佳,赞赏不绝,不过自始至终却没有人提起过李小刀。

不知他们是不知道消息,还是他们压根就不相信这个病秧子能够被选上。

当李小刀一家三口来到庭院时,看见大哥李宗仁正站在门口与那些亲戚交谈着。

“宗仁啊,天方这孩子从小就聪明,一定能被选中。”

“大哥,你有天方这孩子,这辈子算没白活了,日后等着享福就行了。”

“是啊,天方今后前途无可限量,真是羡慕死了。”

“对了,听说除了天方和天雪,老三家的那病秧子也会去参加?”纷纷扬扬的赞赏声中,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亲戚忽然戏谑道。

“是啊,老四把他家的名额让给老三了,哎,可惜了哟。”李宗仁故作叹息的摇了摇头。

“的确挺可惜的,你说要是把这名额给我家那小兔崽子多好啊,论资质,论体格哪样不比那小子强。”

“哎,你说那病秧子……”

“大哥!”

父亲实在听不下去了,大喊了一声,打断了李宗仁的话,一脸愤怒的走上前去。

身边的母亲低下身来,双手捧着李小刀的脸,柔声道:“儿子,别太在意那些人的看法,在娘眼里,你永远都是最棒的。”

“嗯,谢谢娘。”李小刀微微点头。

母亲轻叹一声,拉着李小刀跟着走上前去。

这时候,那些亲戚朋友看到李宗光,顿时作鸟兽散的离开了。

李宗仁看了李宗光一眼,又颇带蔑视的扫了李小刀一眼,冷哼一声,轻步迎上前去,笑道:“哟,老三,你们来了啊。”

李宗光脸色微变:“大哥……”

李宗仁面色铁青,却是勉强挤着笑容,笑道:“想不到老四把最后一个名额让给小刀了。嗯,这样也好,小刀身子弱成这样,也是该出去锻炼锻炼,不过你也别抱太大希望,异煞门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

李宗光皱眉,没好气道:“不劳大哥费心了。自家事情自家知,我家小刀……”

“你家那病秧子当然选不上了。异煞门乃是魔门大派,收取弟子,要求严格,讲究心元与机缘。你看这小子一副风都能吹倒的样子,怎么可能会被选中呢。要我看啊,你们还是趁早放弃得了,要是到时没被选中,下不了台多没面子啊…”

这时,一个傲慢不逊的声音忽然钻入了耳中,从李宗仁身后走来一名十六七岁的俊朗少年。

那少年双眉柳细,五官俊美,身材修长,体态朗阔,目光中充满了鄙夷之色。

父亲攥紧了拳头,眸中怒火隐动,而李小刀则是同样不屑的看了对方一眼,不予理会。

李宗仁得意一笑,佯装怒道:“天方,你这混小子,胡说甚么呢。宗光是你三叔,小刀是你弟弟,还不快些行礼?”

瞪了李天方一眼,忙对李宗光歉意道:“老三,你别介意啊,少言不忌,说话难听了些,不过嘛…”

说到这,他略作沉思,说道:“不过老三,这异煞门收弟子确实严得很,小刀身子骨实在太弱了,估计心元也好不了哪儿去。前几天,已有异煞门老祖查看过天方心元,虽未点明,但已经说透能被选中,我看小刀就……”

李宗光冷哼一声,打断对方的话:“天方都能被选中,为什么我家小刀就不能被选中呢?”

李天方讪笑,丝毫不理会李宗仁的呵斥,看着李宗光,讥讽道:“我说三叔,你就少在这儿自我感觉良好了,心元材质能达到修炼水准的,可说万中无一。你看这小子的体格,他像么?根本不可能跟本少爷比,本少爷我已经得到宗门老祖的点透,他这怂样能比么?”

“天方…”

李宗仁脸上闪过一丝得意,接着又假意训斥了李天方几句,便匆匆带着儿子朝筵席里走去。

耳边还不时从身后传来两父子讥讽的笑声。

李宗光老脸憋红,眸中似乎能喷出火来,低头对李小刀说道:“儿子,别听这爷俩胡扯。就当他们刚才放了个臭屁,咱捏着鼻子别闻就行了。”

“是啊小刀,你千万别背思想包袱。”

母亲握着李小刀的手,关切道:“要是…要是真没被选中也别灰心,以后跟着你爹学做生意也一样。”

李小刀紧咬着唇齿,瞳中精光闪烁,语气坚定道:“爹,娘,你们放心吧,我一定能被选中的!”

李宗光夫妇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再多说,三人朝着席间走去。

此时,偌大庭院里,座无虚席,众人把酒言欢,高声喧闹,场面热闹非凡。

“各位,感谢你们今晚来参加这个吃宴。我很高兴我儿子和侄女这次有机会参加异煞门的新弟子招收,多余的话咱就不说了,希望大伙今晚吃个高兴,喝个尽兴,谢谢大家,我先干为敬!”

说完,李宗仁端起酒杯,一仰脖子,一饮而尽。

随后,庭院里便响起一阵热闹的掌声。

“李老板,天方少爷从小就聪明,你放心吧,他一定能被选中的。”

“天雪这孩子也不错,长得水灵,没得说,肯定被选中。”

“谁说不是呢,这俩孩子,我都看好,他们要不被选中,我拿脑袋给当凳子坐。”

“哈哈哈哈…”

“……”

一时间,场面气氛空前高涨,许多客人连连祝贺,不过这些恭维之词却都是对李天方和李天雪而言的,自始至终都没有人提起过李小刀。

李宗光心中气极,却是不好发作,只是一杯接一杯的苦酒往肚子里灌。

这一晚,李宗光喝了许多酒,他醉了。除了一些生意上的客人之外,其余的亲戚根本连看都不看他们一家一眼,仿佛是空气一般。他觉得自己很失败,一直到傍晚,宴席才散去。

李天方依然是那副轻蔑不屑的神情,当李小刀搀着醉酒的父亲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听到他说:“小子,我把刚才那人的话改改,你要是能被选中,我拿脑袋给你当凳子做,哈哈。”

说完,不待李小刀还口,他便大笑着转身离去。

刚刚回到屋,李宗仁便以送亲戚朋友为由,说李小刀熟悉路,让他帮着送送。

很明显,他这是故意想折腾李小刀。但没办法,这个家里现在他是老大,爷爷早就不管事了,送就送吧,所以他没让母亲与其争辩,便主动去送那些亲戚。

折腾半宿,当送完最后一家,往家折返的路上,李小刀偶见一间寺庙,想起李天方轻蔑的眼神,大伯和二婶的言词羞辱,他微皱眉头,略作考虑,心想着反正也不在乎这么一时半会,进去向菩萨祈祷祈祷也好,于是他便顿下脚步,朝里面走去。

这个寺庙看起来似乎已经荒废许久,庙里只有寥寥几张横倒的桌凳,蜘蛛网遍布。

不过在庭院里却置放着一尊面相狰狞,怒颜冲冠,裸身危坐,全身用金刚血纹塑造的巨大像形。

李小刀观得此景,心想这里既是寺庙,那么这尊象形很可能是哪个佛祖的金身。于是他便走上前去,双手合上,紧闭双目,心中祈祷着:为了爹娘,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被异煞门选中!

片刻之后,待得他将心中祈祷说完与那尊象形听之后,正待离开之时,象形头顶突地光芒一闪,李小刀大惊,他瞪大眼睛的看着那象形头顶突然出现的诡异光芒,以点盖面的越聚越拢,越来越大,心神不由为之一震……

(老何我应党组织的要求,来长江发文了,还希望长江的父老乡亲能赏个脸,支持一下老何!票票收藏评论一个别少,众人拾柴火焰高嘛!在发文的同时,提醒一下某些在风头浪尖的家伙,请守好你们的菊花,等着老何爆你们菊吧!)

本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本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执爱成灰7章(第7章 我愿意接受一切处罚)

    原标题:执爱成灰7章(第7章我愿意接受一切处罚)小说名称:执爱成灰第7章我愿意接受一切处罚“周五晚上我来接你,回陆家。”他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好。哎你先别挂!”郝遇见快步走到无人的楼道上,忍不住质问男人:“昨天跟我一起吃饭的同事辞职了,这事,是不是你干的?”电话那边沉默许久。然后郝遇见听到陆靳年淡淡的说:“郝遇见,我想我的意思你应该很清楚了。”一句话,让郝遇见变得手脚冰凉。“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你,你怎么能牵扯到别人?”郝遇见紧紧捏着手机,声音都在颤抖:“陆靳年,你简直太过分了.....”回答她

  • 特工王妃7章(第7章 白莲花的污浊)

    原标题:特工王妃7章(第7章白莲花的污浊)小说书名:特工王妃第7章白莲花的污浊云轻染反应过来,口中发出一声悲伤的尖叫:“姐姐!你怎么这么傻?娘娘只是想帮你证明清白,你为什么反应这么激烈?”她拿着罗帕捂着自己的眼睛,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只是,众人看向她的目光再也不像当初那样充满了同情和认可,而是开始带着怀疑、审视和不屑。云微寒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装死,却听到云轻染又在表演。她在心中哀叫,难道没有一个人记得要给我叫医生吗?难道我明明计算得很好,没有把自己撞死,却要因流血过多而死吗?“还不赶快去请御医?”

  • 冬季恋歌7章(第7章 别忘了,你是怎么进的顾家)

    原标题:冬季恋歌7章(第7章别忘了,你是怎么进的顾家)小说名称:冬季恋歌第7章别忘了,你是怎么进的顾家手头上没有了棘手的事情,林寒自然就不用加班了,她脚腕又肿痛地厉害,下班后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临走前,见到总裁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她就轻轻地笑了。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自己处理,这样的小视频,顾离川处理起来还不是得心应手。林寒回去的时候,苏婉柔正在张罗着晚饭的事情,顾离川昨晚去了拍卖会,今晚就一定会回家陪她吃饭的。家里的佣人来来往往,苏婉柔坐着轮椅在一旁督导,这盘菜用什么碟子装,那盘菜要放点小西红柿装饰一下

  • 好先生7章(第7章 你还是你,我却不是我了)

    原标题:好先生7章(第7章你还是你,我却不是我了)小说:好先生第7章你还是你,我却不是我了“慕总,董事长可是承诺,只要我留在你身边,不仅会放了我哥哥,如果可以成功怀上孩子,我们母子还可以坐拥你一半的财产。这么好的机会,你觉得我会主动放弃吗?”简沫心一副破罐子心理,想着气不死慕延西也要恶心死他,边说边伸手帮他理了理凌乱的领带。慕延西酒醉半醒,仍旧清楚地从简沫心的言辞里听出了挑衅的味道,他厌恶的丢开怀里的女人,怒声道:“简沫心,你还要不要脸!”简沫心早有防备,没等他碰到先退后一步,硬挤着一丝恶劣地笑

  • 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7章(第007章:你就是那个丈夫?)

    原标题: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7章(第007章:你就是那个丈夫?)小说名字: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第007章:你就是那个丈夫?林安然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顾谨森和唐依依,初战斌的手还停在她的脸颊旁边,林安然被抓了个措手不及,脑子中根本来不及反应要如何应对。初战斌看了看林安然有些慌乱的表情,又看向搂着唐依依的顾谨森,收回手,嘴角噙着得体的笑意,朝着顾谨森伸出了手:“你好,我是负责安然的医生,我叫初战斌,安然最近心情有些抑郁,我担心会影响胎儿发育,带她出来吃顿饭,放松一下。倒是这位先生,你又

  • 早安:我的大叔7章(第七章 我就是你的哆啦a梦)

    原标题:早安:我的大叔7章(第七章我就是你的哆啦a梦)小说名字:早安:我的大叔第七章我就是你的哆啦a梦四年前,霍漱清是华东省省长覃春明的秘书,覃春明被调到江宁省来做省委书记,霍漱清跟着一起过来了,之后就被任命为省委办公厅的副秘书长。当初,他跟妻子孙蔓说让她也来江宁省,可是,孙蔓没有答应。当时,孙蔓刚好做了她那个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而那个事务所又是华东省名列前茅的,孙蔓不愿放弃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成绩,就一直留在华东省的省会云城。四年下来了,霍漱清也没少跟孙蔓提这件事,可是没有结果,孙蔓说她的客户关

  • 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7章(第7章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原标题: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7章(第7章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小说: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第7章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何云霖!”听到何云霖这句话,罗琳琳是真的藏不住了。她就算是有再好的脾气,也不会容忍自己刚结完婚的老公转头就对着另外一个女人表白,即便这个女人曾经是她老公的正牌女友也不行。毕竟,自己才是何云霖的第一任新娘。罗琳琳几个大步走到两人面前,抬手用力的推了陆安然一把,十分嫌弃的将陆安然推开的何云霖的身边。“陆安然,我告诉你,现在何云霖是我老公,你休想抢走我的人。”“我有抢吗?你哪只眼

  • 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7章(第007章 我知道是你)

    原标题: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7章(第007章我知道是你)书名: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第007章我知道是你“来来,陪我玩玩,不会少了你的好处,你穿这么暴露不就是为了这个。”男人色色地把元小希逼到墙上,甚至还伸出手想要伸进她开衩的裙摆,“瞧瞧这双腿……”元小希双手交叉挡在胸前,扭捏着身子想要避过对方的咸猪手,惊恐地警告,“再碰我我就要叫了!”“叫吧叫吧,一会儿你会叫的更大声。”男人说得更下流,用身子压住乱动的元小希。回应他的却是结实有力地拳头,“砰”的一声,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打的失去平衡,

  • 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7章(第7章:我把你撕了)

    原标题: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7章(第7章:我把你撕了)小说书名: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第7章:我把你撕了听着女人喋喋不休,霍夜寒温怒的剑眉刷的沉下来,怒火中烧,左手也套上手套。如果熟悉他的人就会知道,这是他发怒的表现,谁也不敢再招惹这个杀人不见血的恶魔了。可是这个女人却还不费余地的说着惹怒他的话。“还有我身上都被你咬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伤我伤的这么多。还有,要不是你把我的衣服撕掉了,我会没衣服吗。那还有……”吼了大半天,男人只是冷着脸,裴若若扶着额头,她自认为是一个伶牙俐齿的人,可是到

  • 男神老公,请指教!7章(第7章 被逼退婚)

    原标题:男神老公,请指教!7章(第7章被逼退婚)小说书名:男神老公,请指教!第7章被逼退婚毕竟,父亲在世时,他们就水火不容,斗的热火朝天!可是,她别无选择,出事时,她尚且年幼,讨口饭吃都难,只能带着年幼的弟弟投奔他们家,从此别人喊她一声大小姐,她却要干着佣人的活,甚至连佣人都不如,最起码,佣人还有尊严。本以为,嫁给顾亦尘后,一切都会变的。如今,变了。天翻地覆了。那个男人,毁掉了她的一切!车子停在一栋豪华的别墅门前。南笙步履艰难的迈入。刚一进家门,一巴掌就甩了过来。“南笙,你出息了!居然敢这么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