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总裁太冷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7:09: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总裁太冷
三、净身出户

冷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可是她想尽千方百计来才走到这一步的,如今,只有一步之遥了。阅读http://www.xbxys.com/

听了龙雪梅的话后,冷皓枫冷冷地道:“夏筱纤,你还站在这里干嘛?签字啊!你该不会告诉我,你忘了你的名字怎么写了吧!”

夏筱纤身子微颤,面对这种无心的男子,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留恋的,签就签吧,爸爸那边自己到时再想办法赔罪是了。

想到这里,她拿起笔正想签下去的时候,心里却忽然萌生了一个念头,想了一下,她道:“是不是签完,我就可以马上离开了?”

这些东西还是问清楚再签的好。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不敢肯定冷家的人会不会轻易得放过自己。

“可以!当然可以,不过,在你走之前,我不希望你带走冷家的任何一样东西!”冷皓枫的话就像一把无情的刀子一样,深深得激荡着夏筱纤的灵魂。

夏筱纤转过头来,用同样的态度回答:“你放心,我现在就离开,冷家的东西别说我不会带走,就算你要我带走,我也不会要!”

对于自己来说,这场婚姻,是对自己莫大的侮辱,只要一看见与冷家有关的东西,自己就会想起这件事情。但是,自已万万没有想到,冷皓枫似乎并没有就这样放过自己一样,他双眼在自己的身上游离了一下后,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道:“是吗?你确信你真的不会带走冷家任何的东西?”

夏筱纤定定得看着他,不知道他意有所指的是什么东西。

“那……你身上穿的是什么?”

身上穿的?那是今天刚换上的衣服,他该不会是连衣服也不肯给自己吧!而偏偏自己的衣服在酒店换婚纱的时候就脱下来了,如果现在要把衣服还给他们的话,那岂不是要自己一丝不留得走在大街上?

冷!

这个冷皓枫还真是人如其名,根本就毫无人性可言。推荐xbxys.com

“怎么?不舍得脱下来?还是说你不敢光着身子走出冷家大门?我想,你当然是不舍得脱下来啦,因为像你这样的女人,又怕什么一丝不留走在大街上呢?像你这种出了名的女人,想必整个城里也有不少的男子都见过了你的身体吧!那你还有什么好装矜持的?就算装了,也不会有人信啦。”

“你……”夏筱纤被气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看着冷皓枫那带着猥亵的眼神,自己的身子就像已经被他凌辱过了一样。

旁边那个蓝菲琳更是得意了起来。原来传言都是真的,冷家刚进门的媳妇真的沦为了下堂妇,自己没有亲眼看到还不敢相信,不过现在,已经完全证实了,于是,她火上添油道:“是啊,反正报纸杂志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夏筱纤新婚之夜约会男子啊?你这光着身子和不光身子走出去,别人一样会带有色眼镜看你,我看,你还是干脆一点吧!”

但冷皓枫听到她说的这句话后,脸色马上拉了下来,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挖自己的痛脚了。这件事自己可以说,但别人说就不可以!

收到了信息的蓝菲琳马上把头低了下来,因为她还不想死在冷皓枫的手里,自己刚搬进冷家,飞上了枝头还没有做成凤凰呢,又怎么可以自毁前程呢?

冷皓枫转过头来,冷冷得看着夏筱纤:“怎么?不想脱吗?还是要我来帮你脱?”

夏筱纤恨恨得看着冷皓枫,之前知道他是冷酷无情,但不知道原来可以无情到这个地步,简直就是可以称作无耻!咬了咬牙齿她道:“你放心,你的东西我说过不要就不会要。”说完,她转过身子朝房间走去,幸好自己嫁过来的时候,妈妈把自己之前比较喜欢的衣服拿了几件过来,不然的话,这次可能就真的要光着身子离开了。阅读xbxys.com

冷皓枫啊冷皓枫,你怎么就可以这般冷酷呢?你这样做是因为对那件事情的忌恨吗?还是你天生就爱羞辱别人?

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后,夏筱纤再次走了出来,大厅里,蓝菲琳正若无旁人得坐在了冷皓枫的身旁,冷皓枫轻轻得爱抚着怀中的佳人,并在她的耳边一阵呢喃。夏筱纤说不出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似苦,又似带点酸味。

“现在,要不要检查一下我的包里有没有带着你们冷家的东西?”还没有等他们开口,夏筱纤便自己担出了问题道。

冷皓枫眼睛扫视了一番夏筱纤手里那个小小的袋子后道:“不需要!”就算她真的要带走冷家的东西,这么小的一个包又能装得了什么,就算里面塞的全是钱,那也值不了几个,自己想要羞辱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没有必要再跟她对抗下去。

夏筱纤提起了小包包,头也不回得就离开了冷家的大门。自己是悲哀的,然而自己又应该是庆幸的,因为虽然自己嫁给了他,但是守住了自己的洁白之身。网站xbxys.com没有让清白让这个男子侵犯,真的可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四、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出来之后,她不敢回家,只要一回到家,必定就会受到爸爸和大妈的指责。他们掏空心思把自己嫁给冷皓枫,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落到了鸡飞蛋打的下场。

就这样漫无目的得走着,不知道要走到哪去,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容得下自己。

七月的风是闷热的,却如刀子般锋利得割破了夏筱纤孤独单无助的身子。终于,她像一个孤魂野鬼在这个热闹的街市里游荡了两个钟后,停留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下。

冰冷的泪水终于滑过她玉瓷般的脸颊,残留在脸上的泪水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易碎的陶瓷娃娃般。小百姓养生网与这个强悍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回去吗?可是……

大妈不会就这样放过自己的,即使爸爸肯放,她也不肯!她就像是一只毒蝎子般侵食强占了原本属于她和妈妈的一切。自己比她的女儿要大两岁,排资论辈,也应该是妈妈做大的,她做小的,可是……

当年如果不是她在其中耍了手段的话,妈妈不会被爸爸抛弃,自己也不会被灌上私生女的称号。原本以为回到爸爸的身边,苦命的生活就可以结束了,可是没有想到,那只不过是另一个痛苦的开始!

妈妈成为了他们眼中多余的人,自己成为他们利益的工具。

痛,已经刺穿了夏筱纤的整个心脏,伤到最后,她却笑了起来,原来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表达方式不是哭,而是笑!

雨,在这个时候淅淅沥沥得下了起来。闭上眼睛,她仰起,再次笑了起来,任雨和泪融合在一起,一滴一滴得溅落在地上。

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站了多久,也不知道红绿灯变换了多少次。说明xbxys.com

嘟嘟……

旁边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夏筱纤这才回过了神来,转头看向车子。那是一辆黑色的保时捷,一眼看去,很拉风。

这时,车窗摇了下来,车子里面的那个男子对她道:“要上车吗?”

这个男子,犹如一尊完美的雕像,无可挑剔的轮廓勾勒出傲挺的鼻子,一双如大海般透亮的深遂眸子闪过一丝淡淡的惊讶。

他认识自己吗?还是说,他只不过是一些喜欢挑逗女孩的流氓?夏筱纤没有去搭理他,转过身子,就想离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男子又说话了:“上来吧,你要是再淋雨的话,就会生病了。”

“我生不生病与你有什么关系?”夏筱纤很是不客气,平时自己就很讨厌那种自以为是的公子哥了,加上自己此时的心情,真的很想找个人痛痛快快得发泄一下。

但是,男子听了她的话后,似乎一点也没有生气,依然淡淡得笑道:“按理论上来说,是没有什么关系。”顿了一下,他又突然道:“不过……冷皓枫是我的朋友祝逸辰,我现在劝朋友的妻子珍惜自己的身子,这样不算过份吧!”

夏筱纤心里咯噔一阵,他是冷皓枫的朋友?

努力回想起婚礼的那天,没错,他的确在场合上出现过,只是当时的自己心情糟糕透了,根本就没有心情却留意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是对于眼前这个男子,还是有一点映象的。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劝过冷皓枫不要玩得太过份的人。

现在的他看起来,似乎更加得迷人,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气息。

但是,他毕竟是跟冷皓枫有关的人,现在,世界上任何一样跟他有关的东西,自己看了都觉得讨厌。所以最后,夏筱纤还是很不客气地扬了一下手中的袋子道:“哼,你没看到吗?我已经跟冷家没有关系了,所以,你的关心,就请收回去吧!”

什么?她跟冷家已经没有关系了?虽然这是早已预料到的事情,像冷皓枫这种冷酷无情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接纳得了一个对他不忠的女人呢?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新娘嫁进去,才三天的时间,就被赶出来了,而且,从她现在的情况看来,冷家似乎并没有给她任何的好处。

真是可悲的女人!

见她这般执着,祝逸辰也就不好再坚持了。他道:“那好吧,不过,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事的话,随时都可以打电话找我!”说着,他抽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夏筱纤。

夏筱纤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过来。卡片上面写着“祝氏集团董事长”。她瞬间惊呆了起来。真没有想到,原来他就是祝氏集团的董事长!之前,自己听来了不少有关这个大公司的事情。

祝逸辰十九岁的时候就丧父了,公司全都压在了年幼的他身上,原本,企业界所有的人都等着看祝氏集团怎么倒的,可是没有想到,结果却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祝氏集团不但没有倒下,反而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扩展了不小,到现在这个时候,世界各地都有着他们公司生产出来的产品。

只要听过有关祝逸辰的消息,那些人都不得不对这个年轻有为的小子竖起大拇指。

在夏筱纤还在站原地发呆的时候,车子已经启动了。祝逸辰对她笑道:“记住,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打电话给我!”说完,他一踩油门,扬长而去了。

祝逸辰,原来,他就是自己一直所祟拜的祝逸辰,之前还以为,他只不过是跟偶像同名同姓而已。没有想到……

这回,夏筱纤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拿着那张卡片,她如获至宝得紧紧攥在手里。

嘟嘟……

身旁再次传来了汽车的呜叫声。夏筱纤回过神来,以为是祝逸辰又开回来了,当她转过头来的时候,结果却大大让自己失望起来。这次停在她身边的,不是祝逸辰,而是冷皓枫。

冷皓枫走下了车,脸冷得就像千年的冰山一样,虽然是在炎热的夏天,可夏筱纤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的温暖。

他来这里干什么?自己不是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吗?

“不错嘛!这么快又和另一个男子纠缠不清,看来你真有两下子!”俊美的脸上扬起了一丝冷笑。使得这个雨天变得更苍凉冷漠起来。

五、你是我的傀儡娃娃

既然他要这样认为,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越是解释,就越成了掩饰,最好的办法就是随他怎么说去。夏筱纤别过脸,冷冷地道:“我的事情,好像与你无关吧!”因为自己已经离开冷家了。

“无关?谁说跟我无关?”

夏筱纤不解,再一次回过头来看着他。只见冷皓枫扬起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道:“你忘了吗?你还没有签字呢!”

哦!对啊,自己怎么就忘了呢,之前说要回房换衣服,要虽换完后,提着包就走人,连协议书都忘了签,敢情,他现在就是来找自己补签的吧!只是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自己不记得签,难道他也不记得了吗?

夏筱纤很爽快地道:“那好,我现在就签给你!”只要字一签下去,自己就自由了。但是,偏偏事与愿违,就在她要拿过协议书的时候,冷皓枫却一把缩了回来道:“但是我现在,又不想给你签了!”

“你……”夏筱纤一愣,脸色刹时间苍白了起来。两眼不解得看着冷皓枫,这不是他想要的吗?为什么现在却又要反悔?

“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得放过你?夏筱纤你嫁给了我,这辈子生是我冷皓枫的人,死也是我冷皓枫的鬼!”

夏筱纤气得咬紧牙齿,两眼气得都快发红起来:“你这个变态!”

“变态?没错,我就是个变态!但是你还不是得乖乖得任我玩弄于股掌?这辈子,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都休想甩得掉我,做我一辈子的傀儡娃娃吧!”说着,他拉起了夏筱纤的手,丢进了副驾驶室。把门给锁了起来。

“开门,我要下去!”夏筱纤对着他怒吼了起来。

“想要下去,可以啊!但是,即使我放了你,你大妈会放过你吗?”冷皓枫的话突然把她给点醒了。

是啊,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得选择,离不离开冷家,自己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也许在冷家呆着,还能为妈妈带点安宁的日子。

这下,夏筱纤终于安静了起来。冷皓枫见她不再反抗,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开着红色的轿车,在雨中疾驰而去。

……分割线……

相隔几个小时,又一次回到了这个冰冷无情的家。龙雪梅还是那样以高傲的姿态坐在沙发上品茶,仿佛这世上的事情都与她无关一样。但蓝菲琳却有些忍不住了,她咬了咬嘴唇,两眼死死得瞪着跟着冷皓枫后面的夏筱纤。

她不是被赶出去了吗?为什么才隔了几个小时又回来了?现在,究竟她是大少奶奶,还是自己是大少奶奶?

夏筱纤的神情有些淡漠,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辱骂?痛打?还是说“从此以后,你就是这里的下人?”

爱情小说里的人物不都是这样演的吗?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自己也只有认了!谁叫自己这么倒霉,遇到了这样变态的男人。

“哒令,你怎么又把她给带回来了啊?”蓝菲琳急得在那里直跺脚,哭丧着的表情让男人看了都觉得心疼。

冷皓枫走了过去道:“你别急。我把她带回来,并不是让她跟你抢地位的。”

要说到抢地位,也是她来跟自己抢,而不是自己跟她抢吧!不过无所谓,像这样的地位,谁稀罕?

蓝菲琳听了他的话后,整个人都拨开云雾变青天起来,马上双手缠上了他的脖子道:“哒令,你对我真好,但是……你现在叫她回来做什么啊?难不成……是做我的佣人?”

冷皓枫轻笑了一声,轻捏了一下蓝菲琳的小下巴回过头来冷眼看着夏筱纤道:“只要你愿意的话,我不反对!”

“真的吗?”蓝菲琳一听,整个人都高兴得跳了起来,又是一阵若无旁人得偎依在冷皓枫的身旁。

恶心!夏筱纤打第一眼看到他们亲密得举动就觉得恶心极了,甚至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看到了“肮脏”两个字!上天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不公平?把自己嫁给了这样的一个男人。

这个蓝菲琳,俨然她现在就是是冷家大少奶奶了。这样的提议她也说得出口。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狠!只要自己做了她的佣人后,就任由她来宰割了是吧!

哎,即使是又怎么样,早已是自己预料之内的事情了。但是冷皓枫接下来的话,却很让夏筱纤感到意外。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现在还是我们冷家挂名的少奶奶,最近有关我们冷家的负面消息实在是太多了,我不希望到时再被记者偷拍到有关她当下人的事情。”言下之意,是不是代表冷皓枫还是对夏筱纤留有一丝情面呢?

听了冷皓枫的话后,蓝菲琳略有不满得嘟长了嘴巴:“你不是说出去找她就是为了要她签离婚协议书吗?”

冷皓枫看了夏筱纤一眼:“但是我现在又不想离了!我要留她在我的身边,慢慢得玩!”

听到慢慢玩三个字的时候,夏筱纤的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在确定她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后,蓝菲琳这回终于释怀得笑了起来。

既然不是少奶奶,也不是下人,那她的身份是什么?

冷家多余的人吗?

没错,夏筱纤对他们家来说,真的是个很多余的人。

“夏筱纤,你给我听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冷皓枫的傀儡,如果我要玩弄你的时候,你最好第一时间给我出现!”

原来,留下来的目的就是要做他的傀儡娃娃!

夏筱纤咬了咬嘴唇,却没有拒绝的权利,如果自己拒绝了,那妈妈……

为了妈妈,不管是多大的委屈,自己都要忍下去,哪怕是无止尽的痛苦,也要坚持。

看着这一家人:龙雪梅的冷漠,冷皓枫的无情,还有蓝菲琳的得意……夏筱纤内心不得不仰天长叹了起来,什么时候,自己才可以摆脱这一切呢?这个冰冷无情的冷家,表面看起来像天堂,可实际上却是一个人间的地狱!

总裁太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总裁太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8章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8章小说名: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8章失明一夜过去,杨笙睡得并不太平,天刚刚微亮,他就赶到了医院,从护士的嘴里得知秦世欢还没有醒。“她昨天晚上发了高烧,情况不是很乐观,但是她的求生意识很强,打了一夜的点滴,凌晨才稍微退了。”医生拿着厚厚的病历本,眉头紧皱,跟杨笙讲解着情况,抬头却发现杨笙根本没有在认真听,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没事我就先出去了,她应该很快就会醒了。”说完医生就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只剩杨笙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病床边上。秦世欢的脚大概是因为赤裸走在马路上摩擦的

  • 让爱化作雨纷飞8章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8章小说名:让爱化作雨纷飞第8章什么都不要她让他觉得恶心吗?她真的有这么令他觉得厌恶吗?顾玥双手捧住自己的脸,任由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在掌心,带着温度的眼泪,像是灼伤人的烙铁,让她忍不住浑身战栗。即便是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人羞辱,她也没有掉一滴眼泪,可是在看到陆与江时,所有的伪装,都在这一刻分崩离析。郑丰泽从没有见过一个女人能哭得这么伤心,一时之间方寸大乱,正想着要如何安慰时,顾玥已经擦干眼泪,转身往楼道里走去。“今天谢谢你。”她走的极快,以至于等郑丰泽回过神来时,已经不

  • 陪你路过全世界8章

    原标题:陪你路过全世界8章小说名:陪你路过全世界第8章下跪谢河回头,看到是沈知微,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哟,沈大小姐。”“那是顾慕衍的平安符,给我。”沈知微没空和他打招呼,视线定在他手上的平安符上。“沈大小姐想要这个?”谢河挑眉,“不过可惜,这被我捡到,就是我的了,哪有让人之理。”“你……”“当然,沈大小姐非要要回去也可以。”谢河说着,眼睛眯了眯,“像五年前我下跪一样,沈大小姐亲自给我下跪一次,我就把这烂玩意儿给你。”沈知微早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要回来,但听到谢河这么说,还是呼吸一滞。谢河五年

  • 以余生换相思8章

    原标题:以余生换相思8章小说:以余生换相思第8章当众打脸上官棠显然也被震惊到了,她明明记得,姐姐去世的那年,他当着姐姐的面发誓,不会再娶任何其他女人!为此,她安心留在国外读书,却没想到学成归来的时候,她心中心心恋恋的人,竟然要娶眼前的这个女人?“你们好,我是宋颂。”宋颂颤巍巍地伸出手,上官夫人却一直拿着探视的眼光看着她,“不知,宋小姐的父母亲人,是何身份?说出来,我们也好耳闻一下。”“宋颂的父母是外国华侨,为人向来低调,家风淳朴。我选她做我的儿媳,只是因为她这个人啊,乖巧。”陈媛凤看了一眼上官夫

  •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8章

    原标题: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8章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008章贞贞怀孕了!头好痛。清晨醒来,慕贞贞就感觉头无比的疼痛,不知是不是昨晚受凉发烧了。摸索着打了电话给主管,请了假,慕贞贞又将头埋进被子。本想着睡一觉,忍忍就过去了,但疼痛的感觉却越来越剧烈。脑袋已经都开始晕乎乎的了,慕贞贞挣扎着起身,拿起手机拨通了好友的电话。“雨萱,我……我很不舒服……你能过来一趟吗……”听见慕贞贞虚弱的语气,池雨萱担忧起来。“贞贞,你等着,我马上就过来找你。”挂断电话,池雨萱立马向公司请了假,奔向了慕贞贞的

  • 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8章

    原标题: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8章小说名称: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八章小东西楚小小纠结了将近一个小时,最终还是没有拨打出去,而是先将合同拿去交差。楚丽丽第一次接女一号的戏,并没有大红大紫,知道她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她急着想要做女一号,为了红,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楚小小交完了差,立马跑回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上。从楚丽丽那回来,心里很不安,就打了个电话给外婆,确认外婆没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那晚她抱着手机,输入那一连串的号码后又将它删除,反反复复,直到睡着……第二天一大早被手机铃声吵醒,楚小小

  •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8章

    原标题: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8章小说名: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第8章我的婚姻我做主董颖更是忍不住了,脸上已经是冷若冰霜,看了看旁边窝囊了一辈子的丈夫上官泽,她表情凝重的说:“爸爸,对于子轩来说,这只是个小意外而已,气大伤身,您放心,回家后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上官硕却将手边的水晶烟灰缸狠狠一推,“咣当!”一声巨响,晶莹剔透的水晶洒落的满地都是。“这样的事情还小,上官子轩是上官集团的总裁,现在这样的艳照已经传的到处都是。真是不肖子孙!”“爸爸,子轩再怎么说也是上官集团的门面,他在公司跺跺脚整幢楼都

  • 旧爱难寻8章

    原标题:旧爱难寻8章书名:旧爱难寻第0008章他的名字她心里忐忑的跟着李叔来到了大厅里,跟那些做蛋糕的人站在一起。洛文豪一眼不眨的看着埃里克,没有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埃里克的脸上露出一抹惊艳,快走两步到了她面前,说:“哦,我的小天使,这么美味的蛋糕你是做的吗?”“准确来说,应该说是我们这个小团队做的!”南千寻微笑着看着埃里克,笑容里带着淡漠疏离,话说的不卑不吭。“哦,你太了不起了!”埃里克说着给了她一个礼貌性的拥抱和亲吻礼,只是他凑近南千寻的时候,看清楚了她脸上的果酱,很绅士的没有拆穿她。南千

  • 相思君知否8章

    原标题:相思君知否8章小说名字:相思君知否局中局她哭着扑来,丑妃敏捷转身,令她扑了个空,险些被院中树根绊倒,舒婕妤又是哭叫,“姐姐是记恨了妹妹,便不管妹妹死活了么?”“你的死活,”丑妃淡淡道,“与我何干?”说罢,转身要回屋去,舒婕妤紧随其后,寸步不落,亦朝里间走。“还有何事?”“姐姐不肯帮我,”舒婕妤哽咽道,“妹妹便只能长跪于此。”说是要跪,却不见她有半点矮身的意思,段灵儿懒得与她周旋那些姐姐妹妹的把戏,便道,“有话直说。”舒凤把袖子卷起来,白皙的小臂上赫然落了一块伤疤,皮肉脱落,伤口化脓,显是

  • 半生情缘半生劫8章

    原标题:半生情缘半生劫8章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8章玉佩宫女房。应雪桃一直昏迷不醒,她本地位低下,自从失去了吴太后的庇护之后,更是受到众人的欺压。在这深宫之内,没人会关心一个奴婢的死活,更何况,她还是皇上恨之入骨之人。几个宫女在外面打赌,应雪桃究竟还能撑几天。阎清鸣听见这话,脸色一沉,一旁的德公公赶紧咳嗽了一声。宫女们没想到皇上会来,吓得跪在了地上:“奴婢叩见皇上。”阎清鸣没有出声,冷着脸推开了房门。屋内臭烘烘的,应雪桃就躺在床上,连一床薄被也没有。她昏死了过去,脸色苍白如纸。德公公眼力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