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爱的牢笼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7:00: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爱的牢笼

第003章 传说他又老又丑

白管家已经离开,宁家宽敞的会客厅内,只剩下怔忡的宁远山,而宁夫人更是瘫倒在地,喃喃的喊着“我的紫兰可该怎么办啊?”

随着白管家的离开,而轻盈飘落的那份报纸,此刻却是沉重无比落在宁远山眼底。来自http://www.xbxys.com/

“辰皓集团的神秘继承人在上任的一年时间内,版图迅速扩张,并以雷霆手段收购离城数一数二的航睿集团,成为离城乃至全省最大的财团,没有之一……”

……

“不!我不嫁,我死也不嫁!”宁家二楼卧房内,传来宁紫兰委屈的哭喊。

“难道你忍心让我做那个糟老头子见不得光的玩物吗?”

“外面都说他又老又丑,除了一身恶臭之外,还有一脸的横肉疙瘩,长得比美国电影的野兽还要恐怖。”

宁紫兰越说越恶心,还不自觉的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而且,还说他残暴冷血,跟过他的女人,从没有活超过三个月的。”宁紫兰止不住抽泣了下,才继续说道,“妈!你忍心看着女儿去送死吗?”

好似已经可以预见自己悲惨的未来,她愈加委屈,漂亮的黑色瞳眸里,啪嗒啪嗒的掉下泪来。

王岚心疼不已,自己从小捧在掌心的女儿,她哪里舍得她受半分委屈,更何况现在,分明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啊!

她揽住宁紫兰耸动的肩膀,也跟着哭起来,“紫兰啊,你说做妈的怎么能不心疼,你是我唯一的宝贝女儿,可是现在这情况…你说妈妈该怎么办啊?”

可是就算再不忍,再不舍,王岚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当下的情形,早就容不得她们做选择。

“紫兰,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在离城,什么事都只要他一句话,从来没有人敢忤逆,你看看你陈伯伯家现在的样子。版权xbxys.com

她越说越揪心,对于那个已知的命运,她心里只有无可奈何的悲痛,“要是得罪了他,我们整个宁家都会彻底完蛋,而你依然逃不脱这个命运。”

宁紫兰脸上已经挂满泪痕,她猛烈的摇着头,根本不愿意去接受这样的命运。

“不,我不管!我不要,我就不要!”她猛然起身,甚至把桌子都撞翻了,茶杯的破碎声和她尖锐的哭泣声,双手落入王岚的耳中,也扎进了她的心里。

“他是个变态的怪物,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宁紫兰哭喊着,随手抓起手边的东西,胡乱的砸向地面,墙壁。

王岚看着几近失控的女儿,眼里满含泪水,而心中更像是有个锥子,一下又一下的扎着。

突然间,她脑海里闪过某道念头,她渐渐镇定下来,眸光越聚越深。

她的宝贝女儿,还有大好的人生,决计不能受此屈辱。版权http://www.xbxys.com/

而那个女人和他的女儿,这么多年都是靠着宁家,才得以生存,现在宁家有难,她们凭什么就能逍遥自在!

心中主意已定,她起身拉起女儿,“紫兰,妈妈答应你,我们不去白家了。”

宁紫兰一下怔住,哭泣声还在继续,对于母亲突然间的态度转变,她有些不可置信,“真的吗,妈妈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王岚一脸疼爱的给她擦眼泪,“妈什么时候骗过你,但是你要听话,去国外进修学习一段时间,其余的,妈帮你搞定。”

宁紫兰忙不迭的点头,“嗯嗯嗯,好,我都听妈的。”

王岚又安抚了几句,便转身出了房间,但在房门口,就遇见了一脸疑惑的宁远山。

看了一眼房内正在匆匆收拾行李的小女儿,两个人一齐走远了些,宁远山这才问道:“你这不是添乱吗?让你去劝劝紫兰,你怎么就……”

王岚幽怨的瞪着宁远山,“她可是我们唯一的女儿,从小到大,我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现在你竟然要,把她送给一个糟老头子当情人,你怎么忍心!”

宁远山眉头紧紧皱起,“你以为我愿意?紫兰不仅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掌上明珠,一直以来我有多疼她,你不知道吗?可是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我能怎么办?”

他和原配夫人就生了这一个小女儿,从小就是当成小公主养着的。

而现在,那人如同打发乞丐一般,扔了五百万在他面前,就要了他的宝贝公主,而且还是做见不得光的情人,说白了就是个玩物。

这不仅仅是对他女儿的折磨,更是对他宁家莫大的侮辱。小百姓养生网

他千金都不换的宝贝女儿,怎么可以被这区区五百万作价来如此羞辱!

“谁说没有办法!”王岚狭长的丹凤三角眼里,闪过一道狠戾的精光。

宁远山面露惑色,“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那个女人的女儿,和我家紫兰长得极为相似,就连家里的老佣人,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都险些认错。”

第004章 妈妈好傻

听着王岚的话语,宁远山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抿唇不语,思绪拉到很久很久以前,而那个女人,直至那年一别,就再也没见过一次。

也是直到那个女人病重,他才见到他的另一个女儿,出落得亭亭玉立,和他长得很像,只是那双眼睛却像极了她母亲,琥珀色的眸子透彻清朗,柔情似水。

如果他早一些遇见沐清……

见他不应声,王岚面露恼意,“怎么?轮到那个女人的女儿,你就舍不得了吗?”

“当然不是,这些年,我有多么不喜欢她们,你是知道的。”宁远山稍加犹豫了下,说道:“只是这个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罢了,不想了,不管怎么说,当年是他对不起王岚在先,况且每个月给沐清母女的生活费也不少,也算是对得起她娘俩了。

而且她也姓宁,而如今宁家有难。版权xbxys.com她们岂能置身事外!

……

Z市第一人民医院内。

这天阳光明媚,宁静容从护士站借来一张轮椅。

“妈,今天天气挺好的,我推你出去走走吧。”声音温和而恬静。

沐清温和应声:“恩,也好。”声音虚弱无比,但是看着出落得越发美丽的女儿,脸上却是带着欣慰的笑意。

女儿长得很像那个人,但是那双绝美的琥珀色的眸子,却是遗传了自己。爱的牢笼小说txt全文阅读

当年那个人最喜欢的,便是她的眼睛。

“妈,你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呢呢?”宁静容看着母亲削瘦的身形,苍白的面容,眉头不由得蹙起。

“妈,我要是能代替你受这罪该多好?”想起母亲生病后所受的折磨,她鼻子不由得一酸。

沐清微微一笑,欣慰的拉起女儿的手。

“我这傻孩子,说的什么傻话呢?”

“妈,你笑起来可美了,医生说你是思虑过重,忧思成疾。你就应该多笑笑。”宁静容蹲着地上,拉着沐清的手,撒娇的说着。

沐清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的,不用担心我。”

她转而看向手中的照片,指尖温柔的抚过照片上,那个英俊沉稳的男人。

沐清的眼里满是神情,温柔得像是融进了三月的风,几乎能将人融合。

“静儿,能答应母亲一个要求吗?”

宁静容站在沐清的身后,一边帮她捶肩一边故作轻松的说:“妈,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谁让你是我妈呢。”

“静儿,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生下你吗。”

沐清目光柔和地看着手中的照片,自顾自地说道,也没有等宁静容回答。

“因为我爱远山,而你是我和远山曾在一起的证明,每当看着你时候,就像看到他一样,让我时常想起当初的美好。”

沐清抚摸着照片上的容颜,思绪似是回到久远的过去,那段最兴奋甜蜜的回忆,她的嘴角,都止不住扬起好看的弧度。

“那时候,刚怀上你的时候,感受着你在我的肚子里一点一点地长大,想着你是像远山多一些,还是像我多一些……”

“咳…咳…”身体的不适很快就将沐清,从美好的回忆里拉回来,她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宁静容好看的眉毛立刻蹙起,她一边给母亲顺着背,一边赶紧递过一瓶水,更是劝说道:“妈,要不我们回屋里休息吧。”

可她同时也知道,母亲每次讲到她那位父亲,从来都不会轻易的停下来。

果然,母亲摆了摆手,喝口水之后,又继续说道:“静儿,你知道吗,爱上一个人时候真的会低到尘埃里,我明明知道他有家室,却还是没日没夜的喜欢他,如果…”

沐清神色变得有些黯淡,眸子里氤氲了些许雾气。

“静儿,如果我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你一面。”

沐清紧紧握着宁静容的手,眸中雾色朦胧,半是期许半是嘱托道,“静儿,答应妈,往后和你父亲,好好相处,不要忤逆他,好吗?”

宁静容心里蓦然一沉,为什么母亲的话像是在交代后事?

她嘴角勉强挤出一抹笑意,“妈,你别想太多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她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治好母亲。

看着如此孱弱的母亲,又看看那张被护在她怀里,甚至已经发黄的旧照片,宁静容只觉得刺目又心痛。

母亲是一个多么傻的女人,这么多年了,她痴痴傻傻不求回报的爱着的那个男人,根本都不愿意承认她这个女儿的存在,而她却一直活在自己的梦里,宁静容都不忍心,让她知道。

她该如何告诉她,一年前的上门认亲,最终只是一记警告,在他眼里,她们不过是他这一生的、污点!

在母亲眼里,她是爱的结晶,而在那位父亲眼里,她只是一个错误。

宁静容的手心紧紧攥起。

她又该如何告诉母亲,一年前他给的巨额医药费,不是因为他在乎她们母女,而是她以一个承诺换来的。

她永远不会忘记,一年前母亲病重时,她走投无路之下,她无奈找上那位,她从未见过面的父亲,希望他能给予帮助。

而那个男人看到他的眼神有多么嫌恶,就像是在看着一个脏东西,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竟然敢来离城上学?

她还记得他说,要钱可以,离开离城,而这里的你遇见的所有人所有事,都给我彻底断干净,并且永远不能主动出现在他们面前。

若是让他发现,她让别人知道了她们的存在,或是她还和离城有任何瓜葛,他会主动清理掉任何可能发现她身份的人,更重要的的是,他会立即断掉母亲所有的医药费、生活费。

宁静容还清晰的记得,他说这些话时,语气是如何的绝情,神情是如何的冰冷。

她当时是如何从期待到错愕再到绝望,她已经记不清了。她只知道,母亲心里这个完美的男人,是一根扎心的刺,早已将她刺得面目全非。

如果她曾经对父爱还有些许期待,那么现在,她无法对那个男人,再有丝毫的好感。更遑论“好好相处”了。

对她来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她却不能告诉母亲,更甚于,她不能让母亲有丝毫的察觉。

第005章 我嫁

看着母亲濡湿的眼眶,宁静容心里滞涩难耐不已,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打破母亲的希望。

她反握母亲的手,安慰道:“妈,时间还长着呢,总会见到他的。”

“真的吗?”母亲喃喃道,突然她的余光看到不远处的一道身影,整个人蓦然一怔,随后嘴角更是溢出欣喜来,“静儿,我是不是眼花了,你看,那是不是你父亲?”

沐清的身子甚至都有些颤抖起来,眼眸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23年了,她想念了23年的人正缓缓向她走来。

她紧紧握着宁静容的手,激动得都有些说不出来话来,“远、真的是远山……”

宁静容面露疑惑,她顺着母亲的视线看过去,眸底瞬间暗沉下来。

还真是他!他不是避她们母女如蛇蝎么?现在过来又是想干什么?

宁静容站起身,冷冷的看着他,“你来干什么?”

沐清立即扯了扯她的衣角,“静儿,你怎么说话的,连父亲都不叫一声。赶紧去把抽屉里的铁观音泡好,端出来给你父亲!”

这是母亲生平第一次用这么重的语气和她说话,宁静容垂头看向母亲,却见母亲用含情脉脉又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父亲。

宁静容眉心紧紧拧起,只觉得怜惜又悲凉,

“谢谢你还记着我爱喝铁观音。不过不用了,我暂时不想喝。”宁远山嘴唇微微抿起,背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握住。

恻隐之心不是没动过,但是……

捺下思绪,宁远山沉默了下,淡淡的开口说:“我这次过来,是因为给静儿找了门婚事。”

宁静容蓦然一惊,心底的厌恶越来越浓,秀眉更是蹙成一团,她几乎是立即反驳,“抱歉,我并不想嫁人,只想好好照顾母亲。”

沐清惊讶之余,还未开口,父女俩就已经对峙起来,而这个气氛,让她心中瞬间滞住。

而宁远山看见宁静容毫不犹豫的反驳,脸色骤然一沉,出口既是掩不住的怒火,“宁静容,我不是和你商量,你不嫁也得嫁。”

对于这个女儿,宁远山并没有多少感情,当年得知沐清生下她,除了每月按时支付她们生活费,平时根本就是忽略了她们的存在。

作为宁家的大家长,宁氏集团的掌舵人,一个私生女的存在,不亚于在一张干净的白纸上染上一个醒目的污点。

他不能将她们视于人前,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和她们的关系。

可他何曾想到,她竟然就在离城读书, 而且还在当地谈了一个男朋友,大有生死相依,天荒地老的趋势。

一年前他刚刚得知的时候,是如何的震怒,这一切竟然就发生在宁氏集团所在的城市,竟然就在离宁家那么近的地方。

这样的情况,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允许的。

那么,她必须断掉在离城的所有关系,联系,尤其是那个没有身份没有根基的男朋友。然后回到她的Z市…

而眼下,面对自己从不待见的女儿,看到她如此忤逆自己,宁远山早已怒火中烧。

“宁静容,别忘了是谁把你养大的,你不嫁?哼!我让你嫁,你就是不想嫁,也必须给我嫁。”

似是一锤定音,宁远山语气极重,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

宁静容双眸圆睁,琥珀色的眸子都染上了赤红,她紧攥着的双拳都在发抖,她已经顾不上母亲先前的叮嘱,她一字一句切齿地咬出,“我不嫁,我说了不……”

突然瞥见母亲发白的脸色,宁静容骇然之余,立刻奔赴母亲身边,“妈,你怎么了?”

对于父女怒目相对的情形,沐清显然惊愕过度,她颤抖着唇,虚无的拽着宁静容的胳膊,“静儿,你……你怎么可、可以这样对、你父……”

本就孱弱的身体,在受惊之后,撑不过说完一句完整的话,就已经晕过去了。

“妈!妈你怎么了,你别吓我……”说话已然带着哭腔,她扯着嗓子大喊,“医生!医生在哪里……”

泪水渐渐模糊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

许久过后,手术室门口的红灯终于灭了,医生出来,还没开口说话,宁静容就匆忙跑过去。额头因为焦急而冒出一层细汗,神色更是慌张不已。

她拉着医生袖子,“医生,我妈,我妈她怎么样了?”

“家属请不要激动,病人由于受到刺激,病情有恶化的趋势,这边暂时是稳住了,但是近段时间内恐怕无法醒来,我建议将病人送往离城的省人民医院,那里有更好的医疗设备和技术,对病人的病情更为有益……”

医生又多交代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

宁静容此刻已是懊悔不已,她怎么就一时气昏了头,没去顾忌母亲还在场呢。

她紧紧地闭上双眼,脊背绷紧,经过几次重重的深呼吸,双手更是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指甲在掌心已经掐出了血迹,而空气中也弥漫了一丝血腥的味道,她都没注意到。

某些画面在脑海里飞速闪过。

那个温暖柔情的对自己百般宠溺的男孩。

那个对她厌恶痛绝的吼出“滚”字的男孩。

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形在宁静容的脑海里交替盘旋,画面最终停留在他浓浓的失望和淡漠上。

宁静容的手下意识的抚上心口,心里刺骨的疼痛过后,只留下无尽的悲凉、以及沉重。

而她的整颗心也随着白辰的淡漠,而再也起不了波澜,她再也不会爱了。

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缓缓滑落,滴在地上,消失不见。

宁静容缓了缓,沉沉的深呼吸,胡乱的抹了下眼睛,转过身来,对着不远处的宁远山说道;“我愿意嫁过去,但是必须把母亲转到省人民医院。”言语间,是无边的苦涩。

宁远山看了看急救室的方向,眼里闪过一丝不忍,旋即背过身去,冷冷的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否则你就等着为你母亲准备后事吧!”

随后,宁远山又叮嘱道:“记着你是替你妹妹宁紫兰过去。要是被发现了,有你好看!”

宁远山面容肃穆的要挟,若是对着沐清,他可能还会有些不忍,对于这个女儿,就没什么顾忌了,至于以后,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宁静容微怔,然后便是嘲讽、悲哀的笑了。

“呵呵……”

原来是代替,在母亲面前说得如此好听,亲事?呵呵,又是谁的亲事?

心里越加寒凉,宁静容满脸都是冷意,就连嘴角上扬的那抹弧度,都显得诡异无比。

爱的牢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爱的牢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黑牡丹真是纯黑色的吗?——眼见未必为实!

    【原创】文/摄影:孙成岗我国有句老话,叫做“眼见为实”。无论什么事,只要亲眼见了,心里就踏实了,便会相信它是真的。实际上,我们常常被自己的眼睛所欺骗,我们所看到的,极有可能是事物的表面现象,而隐藏在表象之后的本质却被我们忽略了。最近好几位朋友给我发来一张网上流传甚广的黑牡丹照片(见图),花瓣是纯黑的,很是奇特。实际上这是ps做出来的,它骗了不少人的眼睛,大家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真正黑牡丹。然而仔细观察,我们不难发现它的破腚(绽),之所以用了白字“腚”,这是因为无论什么事,只要做过头,美就变成丑了。

  • 小舅子说因为之前岳母帮过我,现在他要结婚,居然让我买房子

    我们刚结婚买房子的时候因为钱不够,两边老人都帮着出钱了,我父母借给我们12万,岳母那边借给我们8万,婚后我们俩也是拼命挣钱还钱,虽然两边老人都不催着我们还钱,但是我们也想尽早把钱还给他们,我和老婆现在做酒水批发,生意还不错,最近几年已经把欠两边老人的钱都还了,自己还买了新车。最近小舅子上我们家来住了,他交了一个女朋友,岳父岳母不同意,他就跑到我们家来住,住的时间短还可以,长时间住真的有点受不了,老婆让岳父岳母把小舅子领回去,但是小舅子说让父母帮他买房子,不然他就不会去了,岳母说没钱不能买,谁知道

  • 敏说沙龙:有声语言表达从何而来,《国宝档案》主持人任志宏有话要说

    任志宏,演播艺术家,播音指导,第二届全国“金话筒”金奖获奖者,首届全国广播朗诵大赛专业组一等奖第一名。被誉为中国“最具人文气质”声音、“中国收藏界十大人物”。大家听到他名字的第一反应就是他那极具有磁性的声音,这让他主持的《国宝档案》不仅是场视觉盛宴,更是一场对耳朵的洗礼。重庆文化沙龙活动专家王敏老师通过公益课堂分享“有声语言表达从何而来,《国宝档案》主持人任志宏有话要说”的内容,精彩的演讲和现场互动,让现场朋友体验声音的魅力。主持《国宝档案》多年,任志宏先生魅力丝毫不减,从他的解说中,观众总能体

  • 禹城民间文艺汇演顺利举行,龙力生物子公司鳌龙农业获特别贡献奖

    4月15日,由中共禹城市委宣传部、禹城市文体广新局主办,禹城市文化馆、鳌龙生态园、万都房产联合承办的2018年禹城市民间文艺汇演在鳌龙生态园拉开帷幕,鳌龙农业凭借对民间文艺的大力支持,获特别贡献奖。活动现场来自禹城市12个乡镇、街道的民间文艺大军欢聚一堂,节目内容丰富,包括歌舞、戏曲、相声、小品、武术等多种形式。本次活动,旨在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充分展现全市人民蓬勃向上的精神面貌,鼓舞全市人民努力建设百强县的斗志。民间文艺活动精彩纷呈,为广大人民群众带去精神享受和文化盛宴。鳌龙生态园成立于2012

  • 一把刀 | 雕刻时光,不欲见斧凿痕

    佛曰:食虽不语,但有千言,美虽无形,大相天成,在优美的食雕作品里,你感受到了他的千言万语了吗?今天,新媒体工作室特邀丁德龙老师,上演了一场食品雕刻“魔幻艺术”,下面让我们看一看精彩的雕刻作品吧!☟视频《雕刻》丁德龙:烹饪学院教师,高级技师,国家餐饮业评委,青岛市餐饮专业委员会委员。▼做美食常用食材雕刻一些装饰给精心做出的佳肴起点睛作用萝卜在食材雕刻中是必不可少的现在正是萝卜收获的季节不妨用心灵特有的美丽颜色雕刻花朵别有梓人传,精艺夺天工。—张雨丁德龙老师用一把刻刀,艺夺天工,“话”芸芸众生,刀起

  • 七分天然,三分雕琢:18罗汉太行崖柏根雕,震撼!

    十八罗汉题材取自中国佛教永住世间、护持正法的十六位罗汉与二位尊者形象。崖柏为材质,根据根部的纹理走势、质感融合国画写意,七分天然,三分雕琢。形态各异,自成体系。第一位就是坐鹿罗汉,他曾经乘坐的他的鹿骑进入皇宫劝说国王学佛修行。第二位就是欢喜罗汉,它清楚世间一切善恶丑,所以在很就很久以前,他是在古代印度做一名雄辩家,他在辩论时,常带笑容,所以叫欢喜罗汉。第三位就是举钵罗汉,举钵罗汉是一位托钵化缘的行者。所以手里一直拿着钵。第四位就是托塔罗汉,托塔罗汉是佛陀所收最后一名弟子,因为佛主怀念佛陀而常手托

  • 宏圆法师:念佛得度生死极乐寿命无量

    我们在我们这个娑婆世界修行,寿命就是一个很大的障碍。我们刚刚修行有了成绩,找到一点感觉了,寿命到了,然后隔阴之迷,再回来的时候因为我们前世修行修的福报,这样会使我们去安逸的享福,而不能去延续我们前一世修行的基础接着往上继续修行。而且由于这一世学佛,来世的福报会非常大,我们说这个福报能障慧,如果来世没有好的因缘闻到佛法,反而倚福去造业,倚仗这个福报反而要堕落。要想在这一生了生死、出轮回,只有生到极乐世界去,到了极乐世界了就不退转了,而且寿命无量,决定能够当生成佛。摘自宏圆法师阿弥陀佛四十八愿讲义

  • 28岁剩女的悲哀:因为有俩弟弟,我成了相亲市场上的“弱势群体”

    (口述:郑珠/整理:明一悦读,谢绝非法转载)我今年28岁,身高161,长相普上,在一家物流公司上班,赚得不多,也算安稳,但就是嫁不出去,最大的原因竟然有俩弟弟……我家在农村,父母思想保守,在我8岁那年又要了二胎,是一对双胞胎弟弟,因为有弟弟,家里的日子一下子紧张起来,从小父母说得最多的话就是“省省吧,得给儿子攒钱娶媳妇”,吃得最差,穿得最差,连上学我也只读了个中专就出来做事,但我从没埋怨过父母,深知他们不容易。我很爱弟弟们,他们上大学的费用,都是我赚来的,我们姐弟三人感情一直很好,只是没想到,俩

  • 退休政策 | 绿城版的养老中心开业了,看看做得咋样

    热爱生活的人都关注了我们【志公馆退休俱乐部】只关注您的退休生活3月15日,在北京举办的“2018中国国际养老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由新华通讯社旗下中国搜索与国家外文局旗下的中国报道网等联合主办的“2018中国养老十大品牌”举行颁奖仪式,经过专家评审和公众投票,绿城养老服务集团,荣获“2018中国养老十大创新品牌”、“2018中国医养结合十大品牌”两项大奖,绿城养老也一直为社会各届所关注,绿城学院式养老,也一度成为养老行业学习的榜样,4月20日,绿城版的养老中心开业了,做得怎么样呢?我们来看看杭州

  • 「艺术先锋」书法家程景新作品欣赏及简介

    程景新,字山溪,号山阳樵夫、师竹轩主,生于孔孟之乡,初蒙家训,酷爱书画,书宗二王,书法受教于著名书法家刘承闿先生,后又受到欧阳中石先生指导。国画师承著名国画家张怀贞先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山东分会会员,北京大千画廊签约书法家,北京大墨儒典书画院特聘书法家,中华妇女文化艺术基金特聘书法家。程景新先生数十年辛勤耕耘,搜罗先古,博览群帖,潜习碑鼎,精诚修炼,终集大成。在国内外大展中多次获奖,作品被多家收藏。中华现代艺术家协会中华艺术家交流协会中华楷书艺术家协会中国诗词书画艺术国际研究中国艺术学会常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