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诱情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32: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诱情

第三章 丈夫出轨

  杨铭佑回家已经快要十二点多了,素瑶和门神一样,坐在沙发正中央。推荐http://www.xbxys.com/

  这也多亏赵雯丽和杨沛睡觉时间早,要么素瑶恐怕没这个胆子,坐在沙发的正中间,这在赵雯丽眼里,是反了天了。

  杨铭佑打开客厅的灯,看到素瑶的那张脸,吓了一跳,他拍了拍自己受到惊吓的心脏,长出了一口气,吼道:“大晚上不睡觉,坐在客厅吓人倒怪的干什么。”

  素瑶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质问杨铭佑说:“这么晚了,你今天去哪了?你可从来没有周末加过班。”

  想到这里,素瑶脑海里不禁又回想起昨晚的那一幕幕片段,那个男人的脸清楚的倒印在她的脑海里,素瑶发誓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和除了杨铭佑以外的男人上床,酒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不小心就让她变成了红杏出墙的荡-妇。

  杨铭佑对素瑶的语气近来愈发透着不耐,“我的事情你少管。”

  素瑶摊开手,“你把手机给我,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打那么多电话你不接。”

  杨铭佑没有要给素瑶手机的意思,懒散地解释说:“放了静音。小百姓养生网

  素瑶不相信杨铭佑的托辞,她从沙发上坐起来,慢悠悠地走到杨铭佑的面前,果然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香水味,她像是审问烦人一样盘问道:“我好像记得,你手机很少会出门的时间放静音。”

  杨铭佑哼笑的耸了耸肩,俯视着比她矮了大半头的素瑶,“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这么多,我也记得你好像昨晚没有回家,我怎么没有问你去哪了,素瑶,你整天这么猜来猜去的有意思吗?夫妻之间最重要不就是信任。”

  信任这两个字,早在一个多月前已经被杨铭佑消磨光了,现在的素瑶脸上看不出喜怒,讽刺道:“你不问我一整晚都去哪了,是因为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我就算是死在外面,恐怕人都躺在殡仪馆里了,你都不会想起来要找我。”

  这时,杨铭佑放在西裤口袋里的手机发出叮咚一声的提示音,瞬间打了杨铭佑的脸。

  杨铭佑不愿意多和素瑶纠缠,他把手里的公文包随手扔到了沙发上,从西裤口袋里掏出手机,径直往卧室里走,不想再多看晴欢一眼,

  素瑶看到杨铭佑随手扔在沙发上的黑色公文包,尽管杨铭佑已经去了卧室,她还是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地弯腰拿起沙发上的公文包,连呼吸都变得紧张。

  她小心翼翼的拉开公文包的拉链,生怕动作太大声,让在卧室里面的杨铭佑听到,虽然明知道他们家的隔音很好。

  素瑶像个小偷似地,恨不得把整个脑袋都塞进公文包里,她小心的翻着,翻来翻去公文包里面尽是些文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版权xbxys.com

  她最后将手探进公文包的里层带着拉链的口袋里,手也是哆里哆嗦,好像里面有什么牛蛇鬼怪。

  到底让她从最里层的口袋翻出一张发票,仔细一看,竟然是酒店的发票,时间正好是今天。

  看到酒店的名字,素瑶的脑袋轰隆一下,今天她恰巧才从这间酒店里狼狈的出来。

  素瑶发现,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她和自己的老公竟然很巧的在同一家酒店开了房,不过素瑶肯定的是,杨铭佑指定不会是去捉奸的,他对她没有那么上心。

  素瑶可算是找到了证据的素瑶,气势汹汹地进了卧室,本想很潇洒的把那张发票扔到杨铭佑的脸上,无奈发票的纸太薄,素瑶出手一丢,尴尬的飘在了地上。

  但素瑶的气势不减半分,“这你该怎么和我解释。”

  躺在床上和婉宁发微信的杨铭佑,不紧不慢的把手机放到了枕头底下,低头拾起被素瑶扔在地上的发票。原文xbxys.com

  他又给出很正当的理由,“客户从外地过来,我帮他们开房,拿发票是回公司报销用的。”

  杨铭佑的解释完美无瑕,素瑶气恼道:“杨铭佑,你到底还要对我撒多少谎,我早就知道你外面有人了,你是个男人就应该承认,总这么藏着掖着的,你觉得很有意思吗?拿我当白痴?”

  杨铭佑斜逆的看着在床边暴跳如雷的素瑶,在他眼里像是一只聒噪的猴子,他这段时间也确实被素瑶的神经质折磨的够呛,好像也的确和素瑶说的一样,这么藏着掖着的,与其被素瑶像是侦探一样的盯着,不如大方承认,纸到底包不住火。

  杨铭佑的脸上不带丝毫地愧疚,坦然道:“既然你早就知道了,我也没有办法,是你非要捅破这层窗户纸,对我确实外面有女人了,那又怎么样呢?难道还能离婚不成?”

  杨铭佑的坦白,让素瑶倒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她以前都是怀疑,还总不断地自欺欺人,安慰自己。

  等到自己丈夫亲口承认了这一切,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她还是心如刀割一般地痛苦,杨铭佑的话一直在素瑶的耳边回荡着,字字诛地她心口。

  素瑶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的泪腺不是很发达,除了上小学一年级在班级里尿了裤子。

  那时候素瑶刚上小学一年级,老师教过她们,上厕所之前先要举手,等老师点头同意了,才可以去厕所。

  小学生眼里,老师的话就和圣旨没有什么区别,尤其是不调皮女同学,素瑶因为课间喝了太多的水,刚打上课铃肚子就开始叽里咕噜的乱响,膀胱一直有下坠的感觉。诱情小说txt全文阅读

  想要去厕所的素瑶把手举的老高,盼着被老师可以看到,还不敢大声地叫老师,她还很清楚的记得,她当时憋的小脸涨红,可老师光顾着写黑板,根本没有看到她,素瑶忍了又忍,最后感觉到一股暖流从她的小花穴里涌了出来。

  已经是小学生还尿裤子的素瑶,下课后满屋子的同学围着她,嬉皮笑脸的都在取笑她,素瑶小时候本来脸皮就薄,在教室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今天是她第二次掉眼泪,也是第一次为了一个男人流下伤心泪。

第四章 我是他老婆

  看着痛哭流涕的素瑶,杨铭佑没有一点心疼的意思,反倒是埋怨素瑶哭的吵死了,影响他睡觉。

  素瑶也不搭理杨铭佑,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和杨铭佑争辩什么,他现在已经出轨了,她还可以怎么办?就好像是杨铭佑说的,难道还能离婚不成?

  离婚这事儿素瑶从来不敢想的,她不得不承认,直到现在,她还爱着杨铭佑,不知道离开杨铭佑的日子,她该怎么过。

  她不是个烈性的女子,说断就断的洒脱,她没有,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有感情,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自己的生活里的每一处都有杨铭佑的影子,只有他在她身边,她才会有安全感。

  还有就是现实问题,她如果离婚了,又能去哪,无家可归,流落街头,这些都有可能发生。小百姓养生网

  可丈夫出轨,她又怎么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素瑶现在的心理乱极了,她很想喝酒,醉掉至少可以暂时忘掉让她不开心的事情,可一想到那荒唐的一夜,她连喝酒的乐趣也被自己的恐惧给剥夺了,她害怕自己喝多以后,又会出现什么乱事。

  素瑶就跟个守魂人一样,一直坐在床头,抽抽涕涕地不断的哭泣,好像早就已经被闭塞的泪腺被打开,止不住的往外狂涌,她泪眼婆娑地看着早就已经熟睡的杨铭佑,这种情况下,她不知道杨铭佑怎么能睡的这么安稳,还打起了呼噜,好像今晚发生的事情,就像是稀疏平常的小事。

  素瑶进卧室的时候就瞄到了杨铭佑把手机塞到了枕头底下,杨铭佑的睡眠质量一直都很好,睡的都很沉,以前素瑶还打趣过他,如果哪一天发生地震了,第一个被砸死的,保证就是还在被窝里的杨铭佑。

  素瑶在杨铭佑的枕头底下,用手摸到了手机,她用最快的速度抽了出来,攥到自己的手里,跑去了卫生间。

  杨铭佑的手机密码一直都是他自己的生日,素瑶纤细修长地手指在飞快地在手机上按下密码,看到解锁,她长抒了一口气。

  素瑶翻开杨铭佑的微信,对话框里最上面的头像,还显示着一条未读信息。

  “老公,怎么不回信息,是睡觉了吗?还是她在不方便回。”

  别的女人叫杨铭佑老公,素瑶阵阵的泛着恶心,微信的内容很直接了当,原来杨铭佑外面的这个三儿,根本就知道她的存在,明知道杨铭佑有家室,还进来掺和一脚,素瑶脱口而出对着备注名叫婉宁的头像骂了声,“贱人。”

  素瑶把这个恬不知耻的小三微信头像点开,头像上的女孩子很漂亮,这点素瑶不得不承认,长长地披肩发,尖尖的下巴,大大的眼睛,一对好像是被欧式全切过的双眼皮,鼻子小巧挺立,看上去也不过是二十出头,标准的网红脸。

  素瑶下意识的抬眼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叹气的摇了摇头,宽松地睡衣,凌乱的头发,返祖的又长了几颗青春痘在脸上,和人家那种一掐就好像能出水的小姑娘根本比不了。

  素瑶翻了杨铭佑和婉宁的聊天记录,简直要比任何的BD言情小说还要虐心。

  她从来不知道,杨铭佑还会说出这么多不要脸的情话来。

  那个叫婉宁的更是。

  “老公,我多希望以后每天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每天我要握着老公的大东西睡觉。”

  这么不要脸的话,素瑶怎么也想不到,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能说的出口的。

  而且,这小女孩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杨铭佑的那里算大?这点素瑶最有资格评价,他的尺寸勉强算凑合。

  素瑶不禁又想起,昨晚的那个男人,她虽然喝多了,但是还是有记忆,她清楚地记得,她的小腹被他的那里顶的凸起来了一块,比杨铭佑要长上一大截。

  素瑶控制不住又想起昨晚淫-乱的一幕幕,打开水龙头用冷水胡乱地洗了把脸,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

  冷静下来的素瑶回复婉宁了一条信息,像是宣示主权道:“他已经睡了,我是他老婆。”

第五章 自古绿茶出小三

  婉宁被素瑶约到田子坊的一家咖啡厅,想要找素瑶单独谈谈。

  素瑶准时赴约,早早就到了那家咖啡厅,没想到婉宁直接给了她一个下马威,生生地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婉宁一上来就亲昵地叫着素瑶,“姐姐,对不起,路上堵车,我来晚了。”

  终于见到了婉宁的庐山真面目,素瑶原本还有点小期待,巴不得婉宁是那种见光死的照片骗子,全靠美图软件拯救了她。

  结果看到婉宁本人,素瑶可悲地发现,她本人要比照片上还要漂亮灵气,但是透着咖啡厅的落地窗,打进来的阳光,照在婉宁的脸上,素瑶清楚的看到婉宁的鼻梁骨透着光,鼻子一看就是垫了假体。

  素瑶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的鼻梁。

  素瑶冷漠地开口,手里端着咖啡,优雅的喝了一口,俨然一副大姨奶奶的架势,“我可不记得我有你这个妹妹。”

  婉宁依旧笑着,温婉地笑道:“您比我大,当然要叫您一声姐姐。”

  她的声音很好听,带着江南的水音,甜美沁人。

  素瑶后悔自己刚刚没有捏着嗓子说话,和婉宁比,她说话的声音,就像是只聒噪的鸭子。

  素瑶开门见山道:“你和我先生的关系,我已经知道了,小姑娘,你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偏偏当第三者,插足别人的婚姻,你知道这样做很不道德吗?我想你父母知道了也要羞愧,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还会做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出来。”

  婉宁低垂下头,抬起白皙如羊脂玉般的手臂,缕了缕自己的长发,像是受了委屈的小猫般,没有看着素瑶咄咄逼人的双眼,“我知道,破坏姐姐的婚姻是我的不对,可是我真的很喜欢铭佑,是那种不能自持地喜欢,感情大于理智,我可能是为爱冲昏了头脑,我要先给姐姐说声对不起,铭佑他真的对我很好,明知道这样不对,我也不想失去他。”

  看着面前让人感觉温婉可人的柔弱女子,素瑶心想好一招以退为进,在那儿口口声声的说着对不起,还一口一个铭佑亲切的叫着,虽然阅人不多的素瑶,也能看出,这女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善茬。

  果然,婉宁又低泣地开口,娇滴滴又多愁善感的样子,活脱脱地林妹妹转世。

  “铭佑他真的对我很好,我今年大学毕业,没有遇到铭佑之前,我还是混混沌沌,前途一片迷茫,一个人在外打工,人生地不熟,如果不是铭佑在身边,我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撑得下去,他不仅为我安排了工作,还教会了我在职场上的很多东西,对我的关心真是无微不至,不仅给我租了房子,还怕我每天挤地铁遭罪,又给我买了车,我欠他的实在是太多了……”

  婉宁在这儿哭哭啼啼地秀着恩爱,素瑶听到杨铭佑为这绿茶婊还买了车,气地真想拍桌子,要知道她多希望有一部属于自己的车,可以错过每天地铁的早高峰,她宁愿堵在路上,也不愿意挤死在地铁上。

  可她微薄的薪水,根本不足以让她实现这个愿望,到现在车子首付的十分之一,她都没有攒的下来。

  没想到杨铭佑对外面养的女人出手这么阔绰,她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地铁才到咖啡厅,路上差点被挤成肉饼,而婉宁,人家开着自己的车,悠哉的不得了。

  素瑶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即将要爆发决堤的情绪,目光却死死地锁在扮可怜的婉宁身上,“对你好又怎么样,我和他才是夫妻,小姑娘,得不到的东西,我劝你最好离远一点,你看现在有几个男人,肯为小三离婚的。”

  婉宁抬起头,终于承接上素瑶的目光,她突然笑了,这笑声让素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的语调也开始不再平和,“铭佑说会娶我的,姐姐……恕我直言,您真的配不上铭佑这么优秀的男人。”

  素瑶气的脸色苍白,她紧咬着嘴唇,一字一句地开口道:“说到底,你还是不肯离开杨铭佑了?”

  婉宁相比要淡定的许多,她微点了下头,“不会,就算是我想要离开,恐怕铭佑也会舍不得我,他现在对我很迷恋,恨不得24个小时都跟我在一起,说起来,倒是让我想起一件事,姐姐,铭佑是不是好久没有碰过你了。”

  婉宁伪装的面具一点点地在素瑶面前撕开,她的眼神充满了嘲讽和不屑,看着被她气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的素瑶,就好像是在欣赏着马戏团小丑的演出。

诱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诱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阴阳猎心诀14章

    原标题:阴阳猎心诀14章小说名字:阴阳猎心诀0014母亲的智慧,开学了!“老妈,你咋那么固执呢啊?四十万啊,都给我们买个房子的首付了,以后你也不用那么累了!”到家以后邪傲天抱怨说道。“小天,我们虽然穷,但是也有原则,这次说好了是帮蔡姐的忙,你在事后收钱让人怎么看我们啊!”邪秀玲在厨房忙活了起来,笑着说道。“可是我也是拼了命的,换点报酬那也是应该的啊!”邪傲天不爽的说道,他心里想的是:“我才懒得理会别人怎么看我呢,只要我乐意就行!”。“那也不能收钱,如果你事先和人说好,帮忙手报酬这也没什么问题,可

  • 斩鬼少年14章

    原标题:斩鬼少年14章书名:斩鬼少年14无影剑“嘿!”深潭中央,林像一条大鱼一样跃出水面两米多,伸手一弹,一滴水被弹飞,准确地打中了十米开外山壁上所画的一个鸡蛋大小的圈儿。招毕,他复又落入水里,游着回到了岸边。拿起那本厚书,坐在潭边翻看起来。这书中所记,实际上只有三种功法。一,上玄功,一种高深的内力修练法决。而林试了一下,有玉阳功护体,他练这高深的内功竟然完全没有感觉。二,无影剑,名叫剑,却不是剑法。而是一套以内力御物的顶极暗器手法。像林刚刚的以水弹出,根本就不用瞄准。是用内力控制着水珠,在飞行

  • 武极战魂14章

    原标题:武极战魂14章小说:武极战魂第十四章崖底换灵绝佳的机会,当杜云飞想到的时候,也觉得怦然心动。“可是,”经历了这么多,杜云飞已经能让自己保持着理智的思考,“我没有换灵丹,想要换灵是不可能的。”据酒仙说过,那换灵丹也是非常多的药材配成,就算自己现在立刻就去,只怕回来的时候,王玄凌都只剩下骨头了。“放心,我这里有一颗换灵丹,你先拿去用吧,”酒仙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药瓶,丢给了杜云飞,“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杜云飞紧紧握住酒仙扔来的药瓶,暂时让自己不去想酒仙这神秘的来历,心里也渐渐地火热起来

  • 阴阳雇佣兵14章

    原标题:阴阳雇佣兵14章小说名字:阴阳雇佣兵第十四章杀人不要太恶心!“嘿,殿下的桃花运实在是太旺了。瞧瞧,居然连十五岁的小孩子都对他满是迷恋,怪不得连公主殿下都对他……嘎嘎。”“坦克,如果你想从现在到明年的食物是粮食的话,我奉劝您还是小声点的好!”骑士一脸贱笑的冲坦克挤眼,接着又冲某个方向呶呶嘴。坦克顺着一看,尼玛,赶紧装受气包!郎君比较郁闷,摸了摸自己那张性感…嗯,有点肿了的嘴,很是无语。寻思着是不是西方妞都这么猛?这尼玛才十五岁,居然就会玩法式湿吻了?还号称初吻?汗,不对啊……貌似小萝莉是要

  • 儿子跟我吵架了

    这是第一次。十四岁半的儿子开始不再被动的挨吵,而是开始在家里发出他的声音,内容且不管,但他用和我对等的声音分贝证明了他自我意识的觉醒,证明了他独立运动的第一枪已经打响。当看到情绪激动的他冲我吼的时候,我一时没有呴住自己,摔了凳子。他吼的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再是当年那个挨吵后只知道抽鼻涕抹眼泪的小孩子了,他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反抗,来证明他在这个家的存在。我没呴住自己并不是我对情绪的控制能力差,而是我一时没有适应他的长大,不能这么轻易地“认输”。其实,在此之前,我一直害怕他不够爷们、没有血性,男孩

  • 苗乡山寨组组通

    贵州省丹寨县自去年9月启动农村公路“组组通”以来,加大对通组公路建设力度,将30户以上的村民组全部实施水泥路面工程,切实解决了群众出行“最后一公里”难题,为脱贫攻坚奠定坚实基础。图为1月20日,施工人员在贵州省丹寨县扬武镇老冬村4组硬化通组公路。长华摄/光明图片

  • 住院11天 花费18元

    近日,河北省平山县岗南镇西岗南村77岁的贫困村民曹锁堂从镇里卫生院出院回到了家。住院治疗11天,花费18.81元。天气寒冷,曹锁堂的支气管肺炎病犯了。输液、检查等各项治疗费用共计花费1603元。贫困户不用垫付,办理出院手续除按比例报销补偿外,再由民政救助负担剩余部分的80%,一站式结算,最后报销下来自掏腰包18块多!曹锁堂是享受平山县健康扶贫“套餐”救助政策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之一。为实现贫困人口基本医疗服务保障,平山县为贫困群众量身定做健康扶贫“套餐”,减轻患病贫困人口的看病就医负担,从源头上阻断

  • 再踏浊苍路14章

    原标题:再踏浊苍路14章小说名字:再踏浊苍路第十三章:真仙陨灭遗迹开启凌逸一行十一人在俞傲的带领下开始准备进入没有护罩保护了的宫殿,随着渐渐靠近悬浮宫殿的地面,透过一层层尚未来得及散去的氤氲,那乳白色巨型宫殿的影子徐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望着巨大的乳白色宫殿,一股难言的威势逐渐蔓上了众人心头。虽然在紫岚州中有着比这座宫殿大上十倍甚至是百倍的建筑,但那种真仙遗留的威压气息却是紫岚州里巨型建筑所无法比拟的,大门在凌逸等人小心翼翼的靠近中慢慢呈现而出,那大门上三个古老歪曲的文字也浮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兽

  • 深圳龙华三年拆除心理“二线关”

    日前,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二线关”这个名词正式成为历史。1982年6月,深圳经济特区和非特区之间修筑了一道管理线,俗称“二线”,这条线上的关口即为“二线关”。尽管深圳从2013年就开始拆除改造“二线关”,努力实现关内关外一体化,但由于发展不平衡等原因,“关外”地区在软硬件各方面远远落后于关内。居民心中对“关内”和“关外”还留着一道心理上的“二线关”。作为关外具有代表性的工业区,深圳龙华区也是人口密度最大,曾经拥堵、违建、水污染等城市病突出的城区之一,治理“顽疾”、补齐欠账势在

  • 名家笔下的鹰:坚强刚毅,王者之气!

    鹰,历来是画家最喜欢的题材,他们笔下的鹰雄姿英发、坚强刚毅、高瞻远瞩,画家们通过不同角度、不同表现方法,刻画“雄鹰”的神韵,给人们以美的享受。人们之所以为鹰喝彩,是因为鹰代表着一种其他生物所不具备的精神,那就是一种坚韧不拔、永不言弃的奋斗精神!一种百折不挠、无所畏惧的伟大的超越精神!八大山人朱耷(1626—约1705),明末清初画家,中国画一代宗师。本名由桵,字雪个,号八大山人。他的花鸟以水墨写意为主,形象夸张奇特,笔墨凝炼沉毅,风格雄奇隽永。崇祯十七年,明朝灭亡。朱耷时年十九,不久父亲去世,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