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豪门蜜爱:娇妻养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6 2:06:22 来源:网络 []

小说:豪门蜜爱:娇妻养成

第8章 采访

离三个月的试用期还有一个多月了,公司的老板答应她,要是她能够创造出奇迹,就破格录用她,只是这个奇迹,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文xbxys.com她的同事中,有一位叫做刘千羽的,对她还是颇为赏识的,认为这个机会不容错过,就想带着她一起去采访,做一期有关于安氏集团的杂志报道,因为他知道有关于安氏集团事情,一旦经过媒体转载,就会上头条,这样他们杂志社也会顺带着出了名。

“这不太好吧。”当沈珞知道会和安慕枫见面的时候,她的心有些忐忑,开始有些不情愿去,但是刘千羽把事情交给她,就是希望帮助她能够转正,因为他总觉得一个小女孩在桐城打拼不容易。

“跟我去吧,又没事的,我会教你的。”刘千羽听了她的话,仿佛看出了她的犹豫,就又说道:“一切都打点好了。”他在一旁不断地鼓励着,沈珞也不好拒绝他的好意,就勉强答应了。

采访地点是在安氏集团总部,那儿很是恢弘大气。小百姓养生网一幢幢写字楼很是漂亮,就连一旁的绿化带都是名贵异常,穿梭在宽敞的办公楼里面,不知不觉就到了公关部,那儿有关的人早就在那儿等着了,见到只有俩个人来,公关部的经理不禁有些诧异。

不过,他还是客气地泡了茶,给他们以较好的礼遇。刘千羽见到他们公关部的经理这样对待他们,心里一阵舒坦,想着安氏集团就是这么的大气,所以这样,它才能做大做实。而沈珞则看着这里的陈设,思想有些不集中。

谈了好一阵子了,他们经理才说开始吧,刘千羽见到沈珞还是那副样子,心中不觉地叹了口气,拉了拉她的衣角,以示就要开始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安慕枫一脸凝重地走了进来。本来他是要看看来采访的人究竟是何花样,怎么样报道他们的。来自http://www.xbxys.com/就在他环顾四周的时候,见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喊她,但是他还是没有喊出来,只是看着她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张经理,我可以参与这期采访吗?”安慕枫客气地说着,令张经理感到有些不合常理。

“可以,慕枫少爷只要看着就行。”张经理说着,就朝他笑了笑。

“不,我是说,我来做采访的当事人。”安慕枫看了沈珞,又露出了一个笑容,这让她感到很不安。说明xbxys.com

“好,既然慕枫少爷肯赏脸,那么再好不过了,这儿是关于采访的资料。”他说着,就把一叠资料交到安慕枫的手中,他也正好有些事情,就把采访的事情交给了安慕枫。

阳光有些明亮,透过几净的窗户,照了进来,正好照在了他的脸上。他看上去比以前黑了很多,不过气色不错,是离开她的时候不那么操心了吗?沈珞咬着唇开始想着,心里一股难过。

“你怎么了?”听到安慕枫冷冷地话语又在耳边响起,她知道他是生气了,生气她为什么不辞而别,独自一个人找了一份工作,而且也没有告诉他。好啊,既然你有本事找工作,那么就有本事完成这次采访。安慕枫想着,就起了刁难之心。版权http://www.xbxys.com/

他要让她明白,她离开他,就会受到惩罚,就会独自一个人面对生活的难题!而这仅是小惩大诫,更重要的是,他要让她明白,她是他的人,就算是走到天涯海角,她也是他的人。

“我没事,谢谢关心。”沈珞看着他,忽然有些难过,她一向知道安慕枫手段,这次八成是不会放过自己了吧!他们之间何曾这样过啊,一想到如此,她的心就很是难受,像是被什么扎了一样。

“好吧,那开始吧。”安慕枫又再次提醒着,刘千羽也随着他们谈话,做好了记录,以备回去时的整理。

“安氏集团始建于何时?”顿了一下,沈珞开始问起了第一个问题。

“1979年的2月3日,也正是我出生的时候,那一年是作为我的生日礼物,宣告了公司的成立,同时也希望我将来能够将公司发扬光大。小百姓养生网”安慕枫说着,就朝她一笑,然后若有所思的样子。沈珞听了一惊,这事她怎么不知道啊,但还是做了笔记。以前有关于安慕枫事情,她总是知道甚少,更不用说是安氏集团了。

“在创立的过程中,是否有过发展瓶颈?”沈珞抬头看了他一眼,但是又迅速地拿起笔,准备做笔记。过了一会儿,她许久听不到安慕枫的话,就抬起了头。看见安慕枫正在翻着资料,一张一张的,发出纸张摩挲的声音。

“安慕枫?”沈珞没来由地看着他,叫了他的名字,以提醒他,那是在采访。

“嗯?正在找呢。”安慕枫翻过一张纸,就开始浏览了上面的内容。“喏,就是这了。”说完,他就把纸张一推,指着上面的内容说道。

“什么,我们是在采访,你是要口述的,如果仅是书面上的内容,那就抄一遍,得了。”沈珞知道安慕枫这么做,一定是在和她闹别扭,可是安慕枫确是真的不知道,因为那是他父亲创立的,而那个时候,他连照顾沈珞都来不及,谁还会去关心安氏集团。

“大小姐,你这是什么脾气,如果你再这样的话,那么我就不配合了,直接请你们出去。”安慕枫听了沈珞无来由的话,心中一阵烦闷,就把资料一扔,提高了声调对沈珞说着,他好得也是抑制住了心中的刁难之心,才放下架子帮她忙的,现在反而又被她一阵数落了,这叫他情何以堪?

听到他大声的叱责,刘千羽忽然感到他们之间像是有什么事情一样,就赔笑了脸,心里一阵奇怪。

“慕枫少爷,不要生气,沈珞是新来的,还没过试用期,她不懂礼数。还望慕枫少爷多多包涵。”他说着,就示意沈珞不要再激怒他了,而沈珞看到了他的示意,也就放下了架子,开始重新问了起来。

吸取了教训,收敛起了笑容,沈珞又开始问了他几个问题,他都一一作答了,只是目光还是盯住沈珞,似乎要把她看穿一样。他倒要看看这个狠心的女人,究竟是何想法,对他的态度如何了,是否有了转变?

“最后一个问题。”终于熬到最后了,她的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接下来的话,她却始终也说不出口。“为什么继承你父亲公司的是你的弟弟安慕白,而不是你呢?”沈珞一口气说完,就观察着他的脸色,只见他原本俊美的脸顿时布满了乌云。

“这件事,我无可奉告。”察觉到安慕枫神色不对,沈珞和刘千羽都吃了一惊,他们的主编怎么会准备这样的一个问题呢?刹那间有些尴尬,咳咳,刘千羽咳嗽了一声,气氛才缓了过来。

“哦,这个问题,慕枫少爷不答也可以。”刘千羽说着,就拿过了沈珞手中的稿纸,准备收回去,其实这次的采访成果已经颇多了不是吗,没必要在回答这个问题了。

“有关于这个问题,容我想想再做回答,但是那个时候,我要她亲自来一趟。”安慕枫说着,就指着沈珞,脸上阴晴不定的样子,似乎是在宣告着,他和沈珞之间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好好,好的。”刘千羽看着安慕枫看沈珞的眼神有些不同,就似乎有点会意了。递上了杂志社的名片,顺便留了沈珞和自己的号码,就带着沈珞离开了。

安慕枫看着名片,心里很不开心。曾经是他的人,如今就连电话号码都换了,这岂不是说明了她的心比铁石还硬,可是自己确是那么的不争气,还想着她。他不甘心,实在是太不甘心了。说什么,离开他是为了让他更好的生活,其实她根本不明白,没有了她的生活,那就不是生活了,就像是囚牢一样,了无生趣。

回到杂志社,老板看了采访的内容,心里很高兴,就破格地录用了沈珞,可是沈珞却开心不起来。她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离开他了,和他没有瓜葛了。可是自己的心告诉自己,他照顾了自己这么多年,自己也不能老是霸占着他,他应该回到他自己生活的轨迹上去。明明是一件好事,可就是开心不起来。想着自己和他的从前,她也觉得自己有些铁石心肠了。

他的心,她是明白的,可是他们生活本来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就好比本来是充满阳光的,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就失去了它原有的色彩。她的生活是黑暗的,而安慕枫的生活就是充满阳光的,为了自己,而陷入黑暗中,这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刹那间,她又开始伤感起来。第一次,她有些恨命运,是那么捉弄人。为什么上天给了她一次机会,却又让机会偷偷溜走呢?为什么自己曾经心动过,却又硬生生告诉她,那不合适,不合适,甚至最后还要被逼着放弃,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第9章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在沈珞采访完之后,安慕枫心情一阵失落,他没有开车,而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走,直到电话铃声响起,他才打开手机,接了电话。

“喂,是慕枫吗,我在公园,要不你也过来,这儿的风景可美啦!”电话的那头传来了张曼温柔地声音。

“好的,你等等。”安慕枫随口就说道,合上手机,他就向公园的方向走去。他的步子很急,似乎是特意的。也许是心中的烦闷无处发泄,他就特地加快了步子。

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到了北郊的星岚公园,那儿是免费的,不用买门票。

刚踏进星岚公园的大门,就听见了张曼喊他,安慕枫微微一笑,就朝着她的方向走去。

她今天穿得很是休闲,白色的短袖,下面陪着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一只米色的小包斜跨着,见到安慕枫,就又亲密的挽着他的手臂,这已经成为他们俩人之间特有的相处方式了。

不用说,这儿的风景的确很美。最吸引人的就是一片片树林,那儿既有红色的枫树林,又有果林,里面的苹果柿子,凡是在这个季节生长的果子,都再生长着。

路过枫树林,安慕枫想进去看看,这火红的枫树林很显眼,秋风一吹,叶子就开始摇摇摆摆的晃着,像是在朝他友好地招手。可是张曼兴奋地拉过她,到了果林。那儿的果树长满了果子,到处是果子诱人的芬芳。

张曼兴奋地走了过去,安慕枫见了无奈地摇了摇头,看见张曼已经摘了一个苹果,像个孩子一样地要带回去,留作纪念,他觉得心情顿时好了一些了,就帮着询问哪儿有篮子可以带回去,不久便寻了到了一处房子,那儿有一个农民,正在和其他的游客交谈着。

通过交谈,他们买了一个篮子,在里面可以装好多果子。安慕枫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这里的独特的游览方式吸引着他,让他有一种暂时忘了自己的身份,暂时忘了自己忙碌的工作,在这喧嚣的城市中寻找着那么一处僻静,所以他对这儿很是享受,就和张曼一起呆在了这里,过了很久才回去。

在公园里用过餐,他们才分别,因为安慕枫没有开车,他也没有送张曼回公司,而是约了她下次再来,张曼一阵微笑,点头答应了。而那一篮子水果,张曼就带回去了。

下午的风吹来,凉飕飕的,正好可以吹干他出的汗,慢慢地走在人行道上,他还是回到了安氏集团,那儿依旧是那么的忙碌,依旧是那样的喧哗,和刚才的采摘果子之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没有什么缘故,他的心情又开始烦躁起来。兀自地想了一下,决定去找沈珞,像她说明白,自己还是想和她在一起,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于是他就起身,向着自己车子的方向走去,发动了引擎,开始向杂志社的方向走去。

刚一走进杂志社,就见沈珞忙里忙外,很是认真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沈珞,他的心情就变好了,和以前一样,他还是习惯地等着她出来,就像小时候接她放学回来时那样。他想着想着,嘴角就带上了微笑,似乎回到了很多年前,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等她出来,然后再问她要去吃什么?

已经五点钟了,杂志社的人都走了,沈珞是最后一个下班的。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都做,虽然她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正式员工。看见安慕枫,站在墙角,一脸微笑地等着她,她也朝他笑笑,就走了过去。

“想要吃些什么?”安慕枫习惯地说着,他的声音很温柔,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

“披萨。”沈珞想也没想,就说着。她看安慕枫的眼里不知不觉就已经盛满了温柔。

“好。”安慕枫说着,就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她上车,沈珞也不客气,就随着他上了车。安慕枫的车很宽敞,虽说沈珞以前坐过,但是现在她安慕枫的关系,不同了,想着的事情也就不一样了。

“怎么来找我了?”沈珞看着前方,漫不经心地说着。

“想你了。”安慕枫简简单单的回答着,沈珞的心里就像是灌了蜜一样的甜。她的嘴角噙了一抹微笑,看着车窗外后退的风景,忽然松了一口气。

也许他们之间不应该有太多的隔阂的,要是能回到以前那样,那该都好啊!可是身份已经不同了,那样无忧的生活却再也回不去了。

不过生活是自己创造的,希望也是自己争取的,要是在走一遍从前走过的路,她断然不会让误会再次产生,而是要好好的把握住每一天,珍惜每一天和他在一起的日子。

车子转角拐了个弯又驶了一段路,终于在一家披萨店门口停了下来。他们俩就走了进去,在靠窗的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这家披萨店,是桐城里最有名的,它以口味好,品质独特闻名。看了菜单后,他们要了一份牛肉披萨和俩分意大利面,就开始攀谈起来。

“你的工作怎么样,合格了吗?”过了一会儿,安慕枫关切地问着。

“嗯,我已经成了一名正式员工了,月薪3000,还有奖金。”沈珞看着他,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那好,你要记着,我们别墅的门始终为你敞开着,你要回来住,随时都可以。”安慕枫也看着她,像她许诺着,眼里神情似乎不再那么悲伤了。

“行,我会考虑的。”沈珞说着,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他还是想着自己的,想着让自己回来的。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面上来了,带着几分意大利独有的气息,夹杂了几分香味,是沈珞喜欢的那个味道。她尝了一口,嚼了几下。

“味道不错,你也尝尝。”她笑着对安慕枫说着,安慕枫也微微一笑,尝了几口,的确不错,不过应该是换了个厨子,味道比以前还要鲜美了。

“对了,你上次的那个问题,还要不要问了?”正在吃面的安慕枫,忽然想起了什么,就开口问道。

“嗯,你不说,也行的。我们主编是个通达的人,其实你已经回答了很多,这个不必说也行。”沈珞吃了口面抬起了头,顺便看了他一样。

“哦,我是想,如果对你工作有帮助,那么你今天就来那答案好了。”安慕枫笑嘻嘻地说着,看到沈珞眼里暗流涌动,就禁不住一阵好笑。

“谢谢。”沈珞听了他的话,放下手中的刀叉,似乎有点感动,他还是这么的为她着想,还是这么的关心她,凡是有关于她的一切,他都要亲力亲为,唉,她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接着又拿起刀叉,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披萨上来了,24寸的,吃也吃不掉。沈珞先叉了一块,就饶有滋味地吃了起来,感觉软软的,很鲜美,太像小时候的那种味道了,她一边吃着,一边回味着。想到以前安慕枫总是不怎么喜欢吃,而自己却要缠着和他一起吃,那总是有股恶作剧的味道。

唉,好多年前了,她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他们也一起逛街,一起玩耍,那个时候可真是快乐啊!要是能回到以前那就好了,可是这生活真的能回得去吗?等待她的只有无言。

“做我女朋友,好吗?”突然间,安慕枫开口了,他认真地说着,期待着她的回答,沈珞听了他的话,差不多就呛到了,就放下手中的披萨,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女人吗?怎么又要我做你的女朋友了?”她也很认真地问着,心里顿时有些好笑。

“可我是以安氏集团大少爷的身份说的,并不是以前的沈澈。你要知道,我不仅是大少爷,还是影视公司的总裁呢?做我女朋友,可是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羡慕呢?”他信口开河地说着,沈珞听了只是笑笑,他与以前不同了,学会开玩笑了,不像以前一样,老是板着脸了。

“我问你,你今年几岁了。”沈珞看着他调皮地说着。

“三十四了,怎么了?”安慕枫有些奇怪地说着,莫非她不愿意,瞬间他的脸拉了下来。

“你不觉得你有些老吗?”沈珞听完后,“噗嗤”一笑,再也合不拢嘴了。

“你居然嫌我老!”安慕枫没好气地笑笑,只是那也没办法,谁叫他捡到她的时候,他已经十三岁了,他们的年龄就是有差距的。

看着他略带生气地嗔怪着,沈珞只是一个劲地笑着,把这几天所有的不快都发泄了出来。

“这么说,你是答应咯。”安慕枫看了着她,就又笑着说道。

“不答应,怎么行,以后我还得靠你养着呢。”沈珞在思索了一阵后,就又说道,心里总算是做了决定,是啊,自己的确是该做出决定了,不能再拖下去了。

就在他们谈得很愉快的时候,忽然安慕枫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喂,是慕枫吗,晚上有空吗,我们一起去看电影。”电话的那头,张曼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安慕枫只是拿着电话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是公司的事情吗?”沈珞听了,只觉得有些不明所以。

“是公司的一个演员,她有事找我。”安慕枫如实的对沈珞说了。

“哦,那你去吧,肯定有什么事情。”沈珞很乖的说着,似乎有些不舍,但是她也没有办法。

“好,待会再说。”安慕枫听了沈珞的话,直觉的没趣,就挂了电话。“你就这么想让我走吗?”安慕枫说着,心里不是滋味。

“也不是,如果是公司的事情,你就应该去去处理,免得以后会有什么麻烦。”沈珞自认为自己很为安慕枫着想了,就如实说道。

唉,安慕枫只是叹了口气,心中有些责怪着,她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的是非分明。

“好吧,我送你,你今晚住哪?”安慕枫说着,有些奇怪地看着沈珞。

“宿舍。”她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说完后,安慕枫一阵怅然。“难道还要让你那母亲和弟弟逼着再次离开吗?”沈珞看着他一脸沮丧的样子,就又说道。

“当然不是。总有一天,你会光明正大的和我在一起的。”他说的是那样的慎重,以至于沈珞差点被感动,但是她的心里还是一暖。

“走吧。”沈珞说完,他们就相拥着,走出了披萨店。外面寒风呼啸而过,寒冬就要来了。

豪门蜜爱:娇妻养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蜜爱 或 娇妻养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陈燮君:新时代的文化自信从哪里来?

    十九大报告讲到文化,主要是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文化自信”,另一个是“繁荣兴盛”。也就是说,要坚持文化自信,促进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怎样做到文化自信呢?怎样促进推动繁荣兴盛呢?主要是五个方面,首先就是要牢牢掌握在意识形态工作方面的领导权,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社会主义文艺的繁荣问题,推动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这五方面,我想既是对十八大以来的文化工作的全面总结,是一种经验的积淀,更是对我们新时代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的一种战略性部署。要实现中国梦,真正从全面小康走到

  • 释延洞:禅是一种精神信仰 武是一种民族灵魂

    “以禅入武,以武修性”千百年来,许许多多的武术传说,各式各样的少林武术人物事迹和故事,给少林武学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少林功夫是少林禅武文化的精髓所在,功夫不仅仅有强身健体的自卫作用,也在关键时刻是为其所信仰的精神力量所用。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少林禅武文化是中国文化历史长廊积淀下来的文化成果,它的存在也是任何一种文化无法比拟和取代的。“禅是一种精神信仰,武是一种民族灵魂”这是释延洞大师对佛教禅武文化的一种诠释。释延洞大师在中外文化交流中,保持自己“以武弘法”的特色,渊源有自的文化结构和本位将禅武文

  • 【小楼七绝】林岫:满眼常看花得意,胸中原自有阳春

    林岫,字苹中、如意,书室名紫竹斋。现任国务院参事室中华诗词研究院顾问,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楹联学会顾问,中国兰亭书会顾问,北京文联副主席,北京书法家协会主席,北京文史馆馆员。重读焦裕禄事迹感赋(二首)二〇一五年九月化雨无私国士风,乐忧二字古今同。披肝沥血清勤事,政绩民生第一功。*种草固沙艰苦甚,排忧抚困僻山村。愿官都学焦书记,爱是真诚民是根。兰溪采风行吟(二首)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深山灵境喜无尘,园果青蔬日日新。满眼常看花得意,胸中原

  • “杜甫很忙”的杜甫,居然和一个四川人一模一样?

    转自封面新闻其实我们看到的杜甫并不是杜甫这个故事,还要从1952年说起。当时周恩来总理收到莫斯科大学来函,希望中方提供素材,以完成大礼堂的世界各国科学家拼贴像。时任中科院院长郭沫若认为,李时珍和祖冲之最为合适,但遍寻汇集古人画像的南薰殿和《三才图会》,都没有找到这两位科学家的画像。周恩来总理指示,“画历史人物,找蒋兆和。”于是,这个任务落到蒋兆和身上。蒋兆和(1904-1986)出生在四川泸州,是20世纪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的一代宗师,当时,蒋兆和的人物画艺术造诣已经很高。李时珍从来没有过画像,样

  • 共赢2018——“洛贝集.我的超级英雄”2018年会盛典完美落幕

    2018年1月16日下午2时许,在海南博鳌亚洲国际论坛会议中心,“洛贝集·我的超级英雄”年会为来宾们呈现了一场兼备视觉、听觉与味觉的多重感官饕餮盛宴。辰贝基金董事长兼洛贝集·辰贝爱心扶贫帮困基金发起人王华兵先生、辰贝基金董事总经理傅茹女士、洛贝集副董事长宋刚先生、洛贝集商学院相关领导以及来自全国各地区的洛贝集代理商、分销商们共享年会盛宴。此次年会不仅是对洛贝集过去一年工作的总结,同时也是在十九大精神指导下,对2018年洛贝集事业的展望,以及对未来珠宝新零售的发展指明新方向。洛贝集副董事长宋刚先生

  • 沉香素牌的寓意竟如此美好

    沉香,它是经过动物咬和外力的创伤、以及人为砍伤和蛇虫蚂蚁等侵蚀,或在受到自然界的伤害如雷击、风折、虫蛀等,或者是受到人为破坏以后在自我修复的过程中分泌出的油脂受到真菌的感染,所凝结成的分泌物就是沉香。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沉香木是珍贵的香料,被用作燃烧熏香、提取香料、加入酒中,或直接雕刻成装饰品。沉香木又名沉水香。沉香木质硬,大多不沉于水,味微苦,燃烧时的浓烟散发出强烈香气,并有黑色油状物渗出。今天和风香堂跟大家谈谈沉香中最为特别的一种雕件:沉香素牌。说起来素牌这种雕刻形式,在历史上诞生的其实比较晚

  • 精工回纹珠-富贵不断头

    【精工回纹珠】工艺细致,精而细,细而清,是圆珠里简单而不失大气的一款,也被誉为“富贵不断头”的回纹雕刻件,高瓷果冻料,干净无暇,越盘越润,直径19mm,重:9.1g

  • 从许钦松山水画中的几个“度”,观其艺术创新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

  • 故宫博物院藏丨大书家王铎来信,喜欢米芾书法睡不着觉

    清初大书家王铎行书墨迹欣赏《致梅公李年信札》,故宫博物院藏。此为米芾《行书三札卷》卷后王铎书法手迹,言其对米海岳书法欣喜欢爱,以至于喜爱的睡不着觉了。局部高清

  • 美国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受邀出席台湾关帝关夫人与现代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

    (当代艺盟网讯)2018年1月12日,美国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受邀出席由台湾宜兰礁溪协天庙和中华关圣文化协会共同主办的台湾关帝·关夫人国际学术研讨会。美国夏威夷华文协会顾问蒋健先生作为嘉宾受邀出席并做发言。一起出席的还有夏华作协副会长连芸女士,夏华作协北京代表程稀女士,夏华作协特别助理沈璐小姐,夏华作协日本代表、读卖新闻驻台湾代表牧野田亨先生等。蒋健先生代表夏威夷众议院议长与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顾问佘贵人先生和会长叶芳女士感谢会议主办单位的邀请,佘议长因另有会议,叶会长因病未能参会均表遗憾,并预祝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