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踏歌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6 1:19: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踏歌行

第八章 恍如隔世忆往昔

昕月在吃了一点晚饭后,就急忙向宝全斋所在的大厅走着,她也不知道那天送她画递给她纸条的那人有没有人来,想自己去看看。小说踏歌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刚到门口的昕月,就听见里面传来了热闹无比的声音,她看了一圈,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模样,忽然想起了那幅竹园图,便问旁边的人,“这次为什么没有买书画的?”

“千小姐,您有所不知,我们这宝全斋里样样齐全,只是这书画……尤为珍贵,又怎可……轻易挂在这里。”

昕月见这人说话有些拘谨,而且又知道我是千家小姐,这就更加奇怪了。

“这里真的没有卖的?”昕月又一次去试探他。

“千小姐,真的没有。”那人还是不承认,昕月这下就确定了这人就是那天的那位。

“那我去找你们管事问问去。”昕月一副我已认出你来的样子,威胁到。来自http://www.xbxys.com/

“千小姐,我错了,您………”那人见昕月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暴露了。

那人引着昕月来到角落处,特别小声的说:“顾大人,被圣上派去林州处理公务去了,说是要小半月。”

昕月的心猛的一疼,却想知道他有没有话想和我说的,“那…那他有没有交代什么?”

“这…这个…应该是没有吧!”那人见昕月从刚开始的喜悦突然变得悲伤,有点不想说出口。

“多谢告知!”昕月谢过那人之后,便失落的离开了这大厅。

回到闺房,昕月除了感到失望外还有一些气愤,觉得好几次顾竹生都失约了。

之后,昕月在郁郁寡欢中迎来了三月。又听闻,皇后娘娘在第二天,要来这照香阁。来自http://www.xbxys.com/

诏书下来的时候,众人又再次忙碌了起来,而且那管事礼部侍郎马彦霖和那教礼仪的嬷嬷也来,众人这才又开始之前的学习了。就连那雪阳公主也来,昕月对之前的事甚是好奇,却也不敢多问,也就只得问了句近期过的怎么样?雪阳公主也就讲了一些平常做的事,还说在宫里甚是无聊。

今天便是三月初二了,还是像上次那样兴师动众,在众人翘首以盼下,终于看到了皇后娘娘一行人,只见那是一顶用上好檀木为框,轿帘上印有凤凰图案,左右两侧站了数十个宫女、太监,而周围有数百个锦衣卫保护着。

这时,所有的人都在那声皇后娘娘驾到下,跪了下来,这阵仗甚是浩大,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那边传来一声:“起——”

站起来时,昕月才敢朝那皇后娘娘看了一眼,只是一眼,昕月整个人都有点呆住了,除却那一身的华衣靓服,这皇后娘娘长得更是倾国倾城,而周身的气质更是无人能比,浑然天成,想来一定是艳冠后宫的。

皇后娘娘说我们这些官吏之女,来京城也有段时日了,今日只是来看看我们,让我们不必紧张,皇后娘娘,一一看过这些女官,便面带笑容出言问道:“你们平日做些什么?”

大家看皇后娘娘面带笑容,便放松了许多,大多回答的都是名人真迹,有人说喜爱王羲之,有人答欧阳询,还有的说最爱颜真卿。皇后娘娘听后感觉甚是满意,微微颔首。突然瞥见右侧的昕月,缓步走至她跟前,昕月赶忙施了一礼,面带微笑回答,“臣女自小喜爱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小说踏歌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欧阳皇后听了微微一愣,抬眼不禁多打量了眼前的女子两眼,只见她长得似出水芙蓉般与众不同,身材显得娇弱了些,于是笑盈盈的说道,“没有想到,你小小年纪又是个女儿之身,竟然会有男儿都没有的胸襟。”娘娘吩咐身边的丫鬟,拿来皇家御用的笔墨纸砚。

昕月有些受宠若惊,便十分认真了起来,齐了,提了提衣袖,莲步轻移,只见那丫鬟已把书桌笔墨纸砚摆放整齐了。

过了约一刻钟的时间,昕月的画已成七分。皇后娘娘看这昕月作画之态,神行自若,竟没有一丝紧张之意,便觉得此女子可成大器。这之后,皇后娘娘带走了昕月作的那副画,问了一下昕月的姓氏,便大张旗鼓的走了。

此事过后,昕月细想今天的经历,倒是有点后怕了,这是在雪阳公主那里听来皇后的喜好,只是这样不知道是好是坏了。说明http://www.xbxys.com/

戌时昕月躺在床上,浑身酸软无力,想必是今日累坏了吧!

刚打算闭眼休息的昕月,只见门口有个黑影,她心猛然一跳,正打算问是谁的时候,只听得奚儿说:“小姐,我见外门那里放了一个包裹,我便给您带来了。”

昕月听见奚儿的声音,这才放下心来,听闻有一个包裹,想到可能是贾竹生派人送来的,便急忙起身,慌张的拿起包裹,手微微的有点抖,轻轻舒了一口气,很轻易地就把它拆开了。

看似不大的包裹里,却装了好几样东西,不仅有一些不常见的吃食,还有一些宝全斋里上等的胭脂水粉,更让昕月在意的是,最下面有一个淡绿色信件,只见那上面写着“爱汝昕月”。

而奚儿想起前几日自家小姐因这顾竹生,所受的委屈,心生不满,便有些生气的说,“这顾大人,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竟然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便把东西放在门口了。”

昕月听的出来这是奚儿在替自己抱怨顾竹生,顿时心中一热,有些不好意思,便没有理会她,奚儿见自家小姐对着那信一脸傻笑,就无可奈何地出去了。

昕月也知,这顾竹生几次失约,使你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自己更是为了去见他三番两次做那危险之事,可昕月就是舍不得生顾竹气,手里拿着他写的书信,心里也是满满的喜悦。

刚打开书信的昕月,就又被里面的话语,惹的有些生气了,他明知自己为了见他,而做了很多努力。版权http://www.xbxys.com/可他就两言三语的说了过去,昕月又想起之前也有和这差不多的事情,那顾竹生也是不怎么在意,就觉得自己不受他重视,有些气愤的把手中的书信扔在桌子上。

一头倒在床上的昕月,又想起刚才信上说他这月初十,一定会去西边的普乐寺处理公务,而且会在那里呆上三天,说想与昕月见面,心里还稍微好受了些,便闭眼睡了。

昕月醒来还记得自己做了个与顾竹生相会的梦,要下定决心,要去普乐寺。

不过这次,出这照香阁更是麻烦了,只因皇后娘娘的来访,使那些教礼仪的嬷嬷们,更加重视了起来。而且她现在的钱袋里也要空空如也了。

“小姐,你见了顾竹生一定要与他要些银子。”

“奚儿,这些是我自愿的,没有理由向他要银子。”昕月笑着对奚儿,这种事本就是你情我愿的,而且顾竹生那么厌恶贪图富贵的女人,她可万万不能开这口。

“那小姐,我们现在都没什么银两了,您怎么去那普乐寺啊?”奚儿有些担心,而且现在自家小姐一心只想见那顾竹生。

“奚儿,我只身来这京城,又怎么可能一点准备都不做呢!”昕月一脸神秘的对奚儿说。

“小姐,您…您有银子?”奚儿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小姐。

“当然了,喏,你去订个合适的马车。”昕月从那床塌底下,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约有三百两碎银子,拿了一点给奚儿。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初九了,昕月还没有想到怎么出这照香阁,心中很是焦急,竟没想到这天那雪阳公主正好来找昕月,也算是上天的恩赐,昕月拜托雪阳公主替她与礼部侍郎马彦霖说一下,没想到事情就这么容易办成了,昕月对雪阳公主是满心感谢。

初十这天,昕月一早就整装待发了,她写了一封家书,把自己见到皇后娘娘,以及获得雪阳公主的喜爱这些事,告诉了千雄严,是希望他再给自己寄些银两。

在等马车的时候,昕月觉得现在因为顾竹生,把自己的聪明才智都用在了谋划怎样见他的事上,现在的昕月也只得无可奈何了。

等来马车后,大约过了一刻钟,这才到这西边的普乐寺,原以为顾竹生会先到这里,他竟还没有过来。

看着如此热闹的普乐寺,昕月想去逛逛,却怕会错过顾竹生,便在普乐寺入口的地方四处张望着。

眼看就要巳时了,昕月等的有些焦急了,怕那顾竹生又再次失约,正在胡思乱想的昕月,突地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昕月惊的赶紧回头,就见那顾竹生面朝太阳笑的很是耀眼。

昕月激动地想要落泪,眼却不舍得离开顾竹生的脸,本就长得相貌堂堂,气质出众,在这阳光的照耀下,更是让人目光不舍得离开他的脸。

“昕…月,不要哭…”顾竹生见昕月眼含泪水,心有不舍,便温柔的出言到。

昕月听到顾竹生的声音后,泪水夺眶而出,这一刻,感动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顾竹生与昕月二人真情相望,身边热闹,喧哗的街市也被排除在外了。

“真想停留在这一刻。”昕月喃喃自语着,手紧紧的牵着顾竹生的手,就怕他会突然消失似的。

“你可以在这呆多久?“听着昕月怅然若失的话后,顾竹生心里很是感动。

“我…你什么时候离开这里,我就什么时候走。”昕月本就算是告了一天假,但他不舍就这样离开顾竹生。

听到昕月这样说,顾竹生更加感动了,温柔的牵起昕月的手,“那我们先在这边转转。”

昕月因自己说的话,而有些吃惊,任凭顾竹生牵着自己的手,她此刻觉得,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她现在太幸福了,就不想太多了。

“人生在世,一乐皆好…”

第九章 情意正浓夜未眠

普乐寺不愧是位于京城西边的一大古寺,若不是之前你雪阳公主在这京城有所游玩,肯定会被这繁荣景象迷了眼。

两人并肩就在这繁华的街市里,顾竹生一直在与昕月讲些趣事,惹的昕月娇笑连连。

“之前为什么突然失约?”昕月又想起之前几次顾竹生的失约,便忍耐不住的问了出来。

“因为你在照香阁不容易出来。“此话一出,昕月就真的有点生气了。

“我做了多大努力,你知道吗?”昕月有点伤心的站在原地。

“我这次不就来了吗?不要生气了。”顾竹生见昕月像是真的有点生气,便急忙抓着昕月的手赔笑说道。

“你……!”听着顾竹生如此说,昕月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如果执意责怪他,反而有可能适得其反了。

“这次怎么不认为我还是出不来呢!”昕月心里还是有些埋怨的说着,想看他要怎么回答。

“你都能讨得皇后娘娘的另眼相待,这点小事,怎么会做不到。”

“我要不是求那雪阳公主,帮我向那礼部侍郎马彦霖告了个假,又怎会如此轻易的出来。”昕月想了好多他的回答,没想到他竟知道我引起了皇后娘娘的注意。

“那你,岂不是可以在这多呆几天了。”顾竹生脸带邪笑的看着昕月。

“你…你…再这样,我…我…就走了。”昕月没想到他竟如此会说,而且还有点故意调笑她的样子。

“你要是回去,我怎么办啊!“顾竹生还是一脸调笑的对昕月说。

“我……”这时,昕月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好了,你也该饿了吧!”顾竹生这才牵起昕月的手,向东边在去。

因这普乐寺大名远扬,所以这附近也算也是繁华之低,四周皆有酒楼店铺。

“同源客栈”四个字映入昕月眼前,顾竹生就率先走了进去,昕月也就默默的跟了上去。

刚进入店内,就见小二迎面而来,顾竹生直接说了句,“选个安静之地。”

“好的,客官。”那小二连忙去准备了。

之后,昕月见顾竹生只点了一大壶碧螺春,并没有点吃食,昕月有些疑问的说,“怎么不点吃食?”

顾竹生喝了一口碧螺春,缓缓地放下杯子后说:“有朋友要来。”

昕月刚想说,她在这里会不会不太合适,便看见小二领了个一身淡蓝色衣衫的人向这里走来。

“竟没想到,千二小姐,会出现在这里。”

此话吓的昕月一愣,她在这京城又没有认识的人,抬头一看,只觉得这人有些眼熟罢了。

“这是京城提督莫轩,之前去过海月山庄的。”顾竹生这才算是给昕月解释一下,便又说道,“你这副业,真是做的越来越大了。”

“哪里的话。”那京城提督莫轩笑的有些得意。

昕月只得静静的坐在那里,听着两人一会儿说些日常之事,一会儿又说了些朝廷大事,这二人说的甚是开心,昕月也想起了之前那次皇后娘娘突然有事不来照香阁,她看到的昌阳王骑兵那次,现在心里还有点害怕。

他们也说了说昌阳王权势滔天,做事更是张扬跋扈,昕月听的有些心惊,因千昕爽与昌阳王世子的关系,她千家与这昌阳王府算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昕月是越想越心惊,面对一桌如此丰富的饭菜,也有些食不下咽了。

昕月抬头看了一眼,两人相谈甚欢,并并没有理会她,她看桌上放有一些酱料,夹了几块儿牛肉放在酱料里,倒入自己碗中,自顾自的吃了一块儿牛肉。只听那边儿顾竹生说了句:“你到适合在江南生存。”昕月这一听,才明白江南出人才,此话不假!

这顿饭,昕月吃的是百般滋味,有喜又有悲,如果他们二人,可算是谈的畅快,吃的舒心。

只是那京城提督莫轩,说有一要事去办,便急忙离开了。

昕月与顾竹生又在普乐寺周围转了会,看夜幕降临了,顾竹生便牵着昕月到了刚才吃饭的客栈,这时,那客栈老板急忙走了过来,问到:“可是那顾公子与夫人?”

这话听的昕月一脸害羞,急忙低下头来,那客栈老板便领着顾竹生二人来到这客栈最里面。

当昕月看见,好似是一间房的时候,脸红的像要滴血似的,头都快低到衣服里了。

顾竹生看她这样子,有些想要捉弄她的感觉,故意装作一脸无奈的说,“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这是莫轩安排的。”

昕月听完后,更加不知道怎么办了,他再怎么说也是个闺阁小姐,即使喜欢顾竹生,但现在她们并没有成婚。

顾竹生故意去牵她的手,却见她整个人都很是僵硬,便轻声细语的说:“我知道的,你放心,我不会做出格的事的。”

“嗯…”昕月知道自己脸红的厉害,便头也不敢抬的轻嗯了声。见如此害羞的昕月,顾竹生轻轻地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轻吹了口气,昕月这才知晓他是故意的,便想去踩他的脚,但这顾竹生好像知道昕月的心思一样,便更加紧的抱住了她,昕月现在心里像抹了蜜似的,甜不可言。

“月儿,你现在困吗?”顾竹生在新月耳边轻轻地问道。

“不…不困。”昕月现在整个人就像身处梦境一样,感觉很幸福,很舒服。

顾竹生便牵着昕月的手,两人并肩走出客栈,这普乐寺有一处小河,河岸处竟有一个玉器堂。

刚一进去,就见里面的小厮,急忙跑到顾竹生旁边,向他问好,这让昕月很是吃惊。

随后,这家店的掌柜的,疾步走了过来,直接给拍了顾竹生的肩膀,喜笑连连的说:“有一年没见了顾兄。”

顾竹生也面带笑容的说:“的确是有一年未见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蔺兄。”

话音刚落,那掌柜的便把顾竹生请到里屋去了,昕月一人在这玉器堂里,没人理会。昕月觉得有些无聊,便在这儿玉器堂里看了看,只见那些玉器物件,皆是上品,非一般价格能买下来。昕月看了一眼自己这一身衣服,才发觉为何那些小厮,不理会自己,昕月这才觉得有些气愤。而这时,顾竹生与那掌柜的两人从里屋走了出来,只见那掌柜的,连看都不看一眼昕月,而顾竹生和他谈的甚是开心,昕月觉得很是无趣而且那些小厮也是对她也是我不搭不理的,便不动声色地向门口走去。

等了约半刻钟,顾竹生才缓缓地从那玉器堂里出来,昕月想转头就走,却被顾竹生拽住了。

“怎么跑到怎么来了。”顾竹生有些疑问的说。

“我在这里等了半刻钟。”昕月有些不满的盯着顾竹生看,希望她能安慰自己一下。

“谁让你在外面等的,这外面寒气挺重的。”听着顾竹生的话,昕月被气的都不想说话了,这顾竹生的性子,也真是让昕月无可奈何。

“我带你去一个好玩儿的地方。”顾竹生见昕月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便牵起她的手,想引她去好玩儿的地方。

这会儿两人又来到普乐寺这边,只见现在这里有好多奇装异服的人,昕月觉得很是新奇,便一会儿看看这个,又一会儿指指那个,看着如此高兴的昕月,顾竹生觉得甚是可爱,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

两人正有说有笑的,只见迎面而来一个算卦的,穿着一身道服,皮肤有些黑,不过一双眼睛却闪闪发亮,一直盯着昕月看,忽然面色一转,笑脸盈盈我对着昕月说,“这位小姐生的一副好面相,今世有缘,可否算上一卦?”昕月被这吓的一愣,顺手拽住了顾竹生的衣袖,而顾竹生看了一眼那人,便一脸笑容的说到,“在我身边,又何须算命!”说完就牵着昕月转身要走。

昕月听了顾竹生的话,心里感到很是温暖,便忘了刚才的不悦,转身跟着他走。

可那道士却跟着二人走了几步,走着说着,“这位小姐,命理奇特绝非凡人,请停下来,老道有几句话要说。”

顾竹生觉得甚是好笑,便转头说,“绝非凡人?难道还能封侯拜将?”说完便没在理会那道士,便转身向前走去。

昕月听顾竹生说,要去纤舫阁听戏,昕月虽是不喜,却因和顾竹生两人一起,便觉得喜不喜欢都无所谓了。看着那戏台上演的,是那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忍受常人不能忍的事,这时,顾竹生泪光闪闪得盯着,戏台上的越王勾践,昕月心里大惊,没想到他会此而落泪……

待这个演完后,已到快到亥时了,两人便准备回同源客栈了,顾竹生又像往常一样了。

在同源客栈的最里面,昕月站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顾竹生见昕月呆站在那里,“要不你就在这里呆上一晚好了。”

昕月知他是故意的,却还是有点气愤,便闭嘴不言的站在那里,顾竹生见昕月还是不动,便走到她面前说,“你睡在床上。”昕月因过于紧张,顺口就道,“你要怎么睡?”语落,她就后悔了……

顾竹生一脸无可奈何说,“我若困了,便扶在桌子上休息一下就好。”

“这……”昕月还是觉得不太好,却也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合适。

“赶紧去睡吧!”顾竹温柔的摸了摸昕月的头。

昕月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依稀可见顾竹生隔着屏风在那里看书,看着顾竹生的那专心的样子,昕月情不自禁的开始想象,如果两人真的结为夫妻,日子过得肯定很幸福,虽不说是男耕女织,却也是幸福美满!昕月见顾竹生站了起来,想必是深夜寒气过重,一直坐在那里会觉得有些冷的,昕月便起身,顺手拿了件衣服,想给他送过去。顾竹生听到脚步声,一回头,就见昕月拿了件的衣服,心中猛的一暖。

“月儿,你赶紧去睡吧!”顾竹生接过昕月手中的衣服,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昕月见顾竹生眼睛有点发红,想必这今日也是舟车劳顿,身体也是吃不消的,便有些担心……,她狠了狠心,低着头都顾竹生说,“要不,一起睡吧!”

顾竹生看着尽管一脸害羞却又关心自己的昕月,心中充满感动,“好,那就一起睡吧!”

“我…我不是……不是…”昕月以为顾竹生误会了她的意思,便急忙解释。“嗯,我知晓你的意思。”顾竹生便牵着昕月向床榻走去。

踏歌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踏歌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第8章:婚内的第一次礼物,最爱顾漫漫火速的冲回了家,在家门口没有看到人,进入房间也没有看到人,学长呢!不是说在自家的家门口吗?“遭了,没告诉学长自己来a市了,他会不会还在小镇。”想到这个,顾漫漫赶紧拿出手机拔了号过去。电话嘟了几声,被接听了。“喂。”“学长,我忘记告诉你,我来a市了。”“我知道。”“你知道,你怎么知道,我好像没告诉你。”“十分钟给我开门。”不等顾漫漫询问,电话就被挂断了。“喂喂,学长。”看着被挂断的

  • 小说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008女人就是麻烦崖顶。那群山贼一个个脸色凝重的站在崖边观望着下面烟雾缥缈的崖下。这会儿要是有外人在场,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此刻的这些山贼怎么看都已经与先前欺压百姓的模样有了天壤之别,一点也没有了先前乌何之众的样子,反倒是看起来十分的干练,让人一瞧就是一群受过特殊训练之人。“头领,那秦子沫就是在这里跌下山崖的,依属下估计不会有活命的可能。”其中一个山贼指着秦子沫失足的地方,向着边上后来之人汇报。“上面

  • 小说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007对,我是不配,苏瑾快速摇头,“陆爷爷,四叔没有欺负我,他对我很好,是我的问题,我觉得我跟四叔在年龄上还是有代沟,四叔那么优秀,我真的配不上他。”老爷子一听,就知道绝对没有苏瑾说的那么简单,自己儿子什么脾气,他还不清楚?“丫头,如果你真的决定好了,爷爷也不会强迫你非要跟淮璟在一起,但是你要想清楚,一旦离婚,不是我陆家人,投资在你们苏家的资金都将全部撤回,所以,爷爷给你两个月时间考虑,要是到时候你还是决定要

  • 小说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第8章犯错从叶朔把这支手机交给她到现在,这是江隽第一次给她打来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老公”二字,顾清幽轻浅地吸了口气,这才接听电话,“喂……”“叶朔会护送你出来,你只需要黑脸不悦,对记者的提问不要回答一句话。”江隽低沉的声音在手机那头道。“啊?”顾清幽没有明白江隽说的,正要问清楚,咖啡厅外突然传来一阵人群的嘈杂声,让她听不清楚,同时安雅如传来一声惊呼,“清幽,你看门口好多记者啊!”她立即朝门口看去。咖啡厅门口居然不知何时

  • 小说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8章:合同到期玉凯娱乐,不就是郎家的公司吗?太子爷,难道是郎琥诚。一想到有可能就是郎琥诚,脸色不由的青了下来。“薛诗微是玉凯娱乐的摇钱树,长的又好,还挺年轻的,郎琥诚能看上她,这没什么啊!”皮佳盈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道;别人有资源,那是别人有本事,她落在别人之后,是她不够努力。“你懂什么啊!薛诗微虽然有演技,可她一出道就被郎琥诚给包养,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分手,别人都在传他们好事将近,就连当事人郎琥诚都没有出现澄清这

  • 小说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八章风言风语此刻的莫离不知道,自己在夜炎心中刚刚升起的一抹好感瞬间凋零!但就算是知道,莫离也不会改变初衷。毕竟,想要在这办公室里生存的长久一些,有些手段是必须要有的!她在风尘中打滚了这么长时间,自然懂得有些事情不必太过较真。“莫离,帮我去买一杯咖啡吧!”张倩尖酸的声音响起,莫离心头一惊,知道这女人一定没有安好心。这时候让自己去买咖啡,无非是想要将自己踩在脚下!“嗯,好的,张倩姐。不知道还有谁需要带咖啡的,我帮你们一

  • 小说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008章这出戏不错“这出戏不错!”耳边传来低沉磁性的嗓音。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颈脖处,沐景颜不悦的皱了皱眉,身子一僵,有些恼怒的瞪了一眼容墨。感觉到怀中的女人身子一僵,容墨的眸底露出几分兴味。虽然只有那一夜,不过足以让他清楚的了解到这个女人身上的几处敏感地方。苏末一出现,四周的宾客看向苏末的眼中都不由露出嘲讽鄙夷的神色。满满的不屑和讥讽,就连向来对她喜爱的紧的宋宪父母此刻也一脸嘲讽厌恶的看着她,更不要说宋宪脸上那冰冷黑

  • 小说花期未过,流年已晚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花期未过,流年已晚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花期未过,流年已晚第八章:我想你窗外,铅云压顶,电话里传来冗长的铃声。不接。正想挂断,那头,声色清冷:“喂。”玉深深心头一紧,这个电话是上次挂在网上卖初夜,金主联系她的号码。“是我,玉深深。”电话静默无声,片刻后,悉悉索索的声音嘈杂。“等等!”玉深深料想他不想和她说只字片语,忙紧张道:“杜君浩,下午三点在兰溪咖啡馆,我能不能见你一面?”“没时间。”他冷漠果断的话语,深深刺痛了她的心。果然,很厌恶她碍…滴滴点点的雨水拍打在窗户,像是眼泪滑出一

  • 小说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8章当掉手表穆佳云点了点头,然后将药箱里的消炎小和止咳药拿出来,吩咐汪婶怎么给白苏雪服用。白苏雪吃了药,靠在床头说道:“我这是什么病?”“您这是受了风寒,休息几天就没事了。”穆佳云笑着回答。汪叔也说道:“是啊夫人,有云小姐从国外带回来的西药,一定药到病除。”白苏雪点了点头,对于小女儿自然是无条件信任。穆佳云陪着白苏雪说了一会话,母女两人一起吃了早餐,她才以约了朋友的借口离开了家。一个小时后,穆佳云站在当铺门口,

  • 小说总有贱人要害我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有贱人要害我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总有贱人要害我第八章扣上一顶帽子“本王不碰你,可没允许你给本王戴绿帽!”戴绿帽?“王爷您还真是高看您自己!”丫的,墨子烨也不是个好东西!居然暗讽她和墨宇轩勾搭成奸吗?她也不知道墨宇轩会来好吗?“不好好待在树下,溜回来见野男人,难道不是行苟且之事?”“你……”洛清歌气得无语,指着墨子烨的鼻子,“我干没干你会不知道?”哼!墨子烨眸光一闪,紧紧地盯着洛清歌,唇角竟微扬起淡淡的弧度。洛清歌推开墨子烨,冷冷地瞪着他,“难道不是王爷以我为饵,故意引君入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