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拜托总裁,温柔点!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6 1:09: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拜托总裁,温柔点!

第5节:纠结开始

.

终于,在任蔚然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时候,滕御慢慢放开了她。小百姓养生网

他嘴角吟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俊雅的脸庞依旧英气逼人,唯独那似带了一丝寒漠气息的瞳仁内散射出了凌乱狂野的不羁光芒,像在宣示着他的霸道与张狂不容他人反叛。

任蔚然粗喘着气息,几乎无法站稳脚跟,幸好滕御还没有恶劣到直接把她推倒在地——

心里百味交杂,她眉尖不经意轻轻拧了一下,却惹来男人的一声讥笑。

“看来你很享受这个亲吻!”滕御大掌滑了下去握住她的柔荑,与她十指交叉后笑意淡然,道:“希望往后的日子里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承受得住,否则我会失望的!”

被他那带着意味不明的轻挑眸光胶住,任蔚然咬紧牙关深呼吸压下心中怒气,只还他淡薄一笑:“我会如你所愿!”

他们对彼此的印象都不好——

明明是即将成为夫妻的人,却只是彼此命运不堪纠缠的开端……

可笑吧?

“少爷,少夫人,请进教堂,老爷子他们都在里面等着了!”滕家的管家李叔踏步走过来恭敬地对着滕御与任蔚然开口,同时与站在旁边的任豪彼此对望着点了点头。

“我的新娘,咱们未来的路很长呢,走吧!”滕御低笑,转脸往着人群里的某个方向淡淡一瞥,脚步已经跨了出去。

任蔚然随其踏步入了教堂。

人潮接连不断往着内里汹涌而去,徒留下寥寥无几的数道身影。

“滕大哥,她明明是你没有见过面的女人,为什么你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跟她如此激烈地亲吻呢?”楼悠悠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她跟你的其他女人也是一样的吧?”

“她不一样!”轻柔的声线在她身边响起。推荐http://www.xbxys.com/

楼悠悠转过脸,看着那一脸婉约的女子,噘唇道:“姐,她有哪里不一样?”

“傻丫头,她会成为滕御的妻子。”楼可倩牵着唇瓣淡淡一笑:“你也该把他放下了,他不属于你!”

“他从来都不属于任何人!”一道轻灵的声音在某女子从她们身边经过时候幽幽响起。

楼悠悠拧眉,看着那一身正统优雅礼服装扮的高挑身影,不悦地蹙眉:“拜托,当你自己是谁,以为跟在滕大哥身边做事就很了解他了吗?”

那女子顿步回了身,漂亮的大眼睛漠漠地扫向楼悠悠一眼,嘴角勾了一抹不屑讥诮笑意,而后又转身进了教堂。

楼可倩伸手扯住了欲要追上去与那女子理论的楼悠悠,柔声安慰道:“悠悠,别冲动,罗丝的确比我们更了解滕御。”

.

第6节:婚礼仪式

.

“任蔚然小姐,请问您愿意嫁给滕御先生为妻,无论健康疾病、贫穷富裕,一辈子都爱他,尊敬他,照顾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不离不弃,直到生命的尽头吗?”神父紧盯着那目光呆滞的女子,作了第二次询问。

现场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为任蔚然的迟疑蹙眉。

滕御却是笑意淡淡,那漂亮的眼睛偶尔会往着她脸颊斜睨过去。说明xbxys.com

他这种狡黠如狐狸般的感觉令任蔚然心里七上八下,她咬牙,眸光不经意正巧瞟上任豪的脸。后者浓眉紧蹙,指尖紧紧揪着衣角,似乎颇为紧张。

她心里无声苦笑,在神父再一度唤了“任蔚然小姐”几个字后遽地抬眸,淡淡道:“我愿意!”

神父连带着所有宾客都似是同时松了口气,身边的男人瞳仁却是沉暗了数分。

“到头来,还是没有办法摆脱宿命。”

任蔚然听着滕御用只有他们二人才听得见的讥诮声音轻轻开口,拳头紧握,并未反驳。

神父的目光便转向了新郎:“滕御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任蔚然小姐为妻,无论有任何理由,都会一直保护她,与她缔结婚约,直到生命终结?”

“我愿意!”滕御毫不犹豫便开了口。

任蔚然微惊,抬脸便去看他。阅读http://www.xbxys.com/后者嘴角一勾,唇线上扬的弧度越发明显。

神父转身去看其他人:“在座的各位,请问你们是否都愿意为他们的结婚誓言做证?”

“愿意!”所有人都同时应答。

“谁把新娘嫁给了新郎?”神父脸上流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任豪往前跨了半步,眸光深深地凝了任蔚然一眼:“她自愿嫁给他,带着父母的祝福。”

“请新郎新娘宣誓!”神父手臂一伸。

任蔚然的眉心狠狠一跳。

滕御不待众人反应,直接便转过身子拉起了她的右手,一字一顿道:“我以上帝的名义郑重发誓,接受任蔚然小姐成为我的妻子,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健康,都会与你在一起,直到死亡为止!”

言毕,他立即便松了她的手。推荐xbxys.com

任蔚然听着他那流利的言辞,心里一声冷笑,慢慢地举了他的手:“我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起誓,接受滕御先生成为我的丈夫,从今日起,愿生生世世相随!”

“主啊,戒指将代表他们发出的誓言的约束。”神父道:“请两位交换戒指!”

众人点头,一同轻声道了声“阿门”。

滕御伸手把戒指套到了任蔚然指尖上。

凝着那束缚了他们关系的钻石戒指,任蔚然闭了闭眸,咬着牙关把属于滕御那枚戒指为他戴上。

众人都一并起身为他们拍掌,而新人便一同跪下行礼,接受所有人吟唱的长赞歌祝福。

神父笑容满面,对着一对新人道:“圣父圣子圣灵在上,保佑你们,祝福你们,赐予你们洪恩。你们将生死与共,阿门!我主洪恩与你们同在,请新娘与新郎站起身来面对面!”

滕御伸手扶了任蔚然起身。小百姓养生网

“我已见证你们互相发誓爱对方,我感到万分喜悦向在坐各位宣布你们为夫妇,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神父宣布了这繁重仪式最后的结束。

又是亲吻……

.

第7节:心绪紊乱

.

“不用担心,这不过只是礼仪上的亲吻而已!”滕御在任蔚然错愕时大掌一捞她纤腰,于她跌落他怀里后指尖扣住了她颚骨,俯首便狠狠地咬上了她的唇瓣。

任蔚然瞳仁一扩,才想要退缩,岂料滕御漂亮的眼眸已是一沉,坚固的齿排划过了她那如水蜜桃一般莹润亮泽的樱唇,毫不留情地咬了下去。

他并非在亲吻她,而是在……咬她!

一种麻麻的刺痛感觉从唇瓣透过了身体敏.感的神经线传袭而来,直达任蔚然心脏——

她呼吸一滞,揪住男人衣肩的指尖使力一掐,几乎隔着衣物陷入了他的肌肤中。

滕御并不曾放松,反倒是伸出舌尖舔过她那柔软的唇瓣,原本的嗜血动作竟瞬时转变为调.情……

任蔚然脑子“轰”的一声炸响,眸光在对上男人双瞳,感觉到他眼底仿佛隐匿了足以毁灭整个世界的风暴后,心脏急剧一跳,欲要退避开去,可惜却完全使不出任何可以反抗滕御的力量。

滕御看着身下那娇弱小女人怒目圆睁的模样,心里不免起了一丝玩味。他大掌扣住她的肩膀,故意挤压着她柔.软的胸膛,以更加狂肆的狠劲儿rou躏着她的唇瓣。

“嗯……”任蔚然几乎快岔气,原本使力推挡着他的手臂也慢慢垂了下去。

“你说,你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对手呢?”滕御在彼此的气息都变得粗重以后唇瓣慢慢移离了她嘴角,似是而非地调侃道:“现在开始,欢迎你成为滕家的一份子!”

他说的是欢迎语,可听在任蔚然耳中,便如同这个男人对她的警告。尤其是后面一句,她明白他是咬牙切齿道出来的。

心绪,开始因他而变得紊乱——

~~~~~~

和平别苑

这是滕氏一族处于城区东郊山庄里的住宅地,三面环海,以屹立山峰为主的一处风景优美地儿。这里的建筑为中西结合,亭台楼阁以红墙绿瓦点缀,花树交错,内里如同风景区般美轮美奂,令往来的人欲要叹息。

因为这整座山峰都是滕家产业,今夜又是滕家少爷滕御的婚宴晚会,是以整个山庄都以七彩灯光装饰,成就了一片绚丽灿烂光景。

宴会大堂,装潢华丽,摆设高雅,宾客如潮。

而主角的车辆,此刻正姗姗而来进入了大家的视线。

与那等待着新郎新娘的宾客们兴奋所不同的是,此刻车内气氛甚是清冷,男女主角正处于对立态势。

.

第8节:恶意戏弄

.

任蔚然对腾御这个男人的态度算是唯恐避而不及。

自从离开教堂上了婚车后,她本想蜷缩在车门角落位置闭目养神休息一会,岂料那男人竟直接伸手把她推倒,身子同时压到了她上面。

“滕御,你想做什么?”明眸死盯着男人,任蔚然手臂挥动着欲要挣扎逃离男人的控制。

“夫妻之间还有什么好做的?”滕御低低一哼,指尖划过她的脸颊。

“放开我!”任蔚然因他这轻挑的动作眉心轻轻一颤,掌心往着他的腕位推过去。

滕御讥笑,反手把她压制住:“你以为我会照你的意思去做吗?”

他不会!

任蔚然心里憋闷,指尖屈起握成了拳头。

看着她那狠狠瞪着他的目光,滕御心里的玩弄心思乍起,双眸从她的脸膛慢慢地往着她那玲珑的曲线扫射下去,最后定格在她那起伏不定的胸膛位置。

手臂不由自主地往着前胸覆去阻了他那带着色.情光芒的视线,任蔚然咽着喉咙,声音微颤:“滕御,你不要乱来!”

上车前,她已经换了一身雪色的礼服,只以小披肩覆着肩膀,内里是吊带装,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显无遗!

然则,此刻的境况却令她觉得不妙。

滕御那双精湛瞳眸散射出来的光芒太过狡黠,总使她心有戚戚然!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乱来的。”滕御顿了一下,在任蔚然欲长吐口气放松时却又幽幽补充:“我只会强来。”

言语未落,他的指尖已经撩起她的裙摆,大掌往着她的腿.内探了进去。

任蔚然大惊失色,扭动着腰身试图挣扎逃离他的掌控。

滕御嘴角牵扯了起来,大手沿着她柔..嫩的肌肤一路滑行游走,力道适中,速度缓慢。

“滕御,放开!”任蔚然双腿狠狠踢打着欲要避开他的魔掌,却教他长腿使力挤压禁锢住。

她心里一悸,胸膛起伏加剧,怒气从脑袋里面横冲而起。

而滕御的指尖一如既往继续行进,似乎在琴键上跳跃弹奏般优雅,直到隔着内.裤布料触及她私.密的柔软位置。

任蔚然倒抽口气,张大眼睛死瞪着男人:“滕御,你做什么……啊!放开我——”

“嗯……等一下!”滕御嘴角勾勒出似笑非笑的弧度,那如蘸了墨一般深沉的眸子内闪烁出戏谑光芒:“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让我检查一下!”

“你要检查什么,放开!”男人身上那清新却凉薄的昧儿弥漫在鼻翼间,加之面对他咄咄逼人的幽冷眸光,任蔚然心里无端荡起了层层涟漪。

.

第9节:车中调戏

.

“检查……”

滕御那拉长的尾音一直在继续着,指尖动作更是没有止下来。

随着他略带冰凉的指尖绕过了裤子擦至她干涩又神秘的陕道位置,任蔚然身子猛地一僵,心脏都几乎停止了跳跃,一动也不敢动。

男人却并不曾停止那狷狂邪肆的动作,指节直接戳入了她的体.内——

“滕御,你这个疯子……”任蔚然声音带了几分哆嗦,紧紧合起自己的双腿欲要把男人的指尖挤压出去。

可惜,无论她想做什么,结果都不过只是徒留!

终于,她软了下去,颤抖的声音带着乞求味道:“滕御,拜托你别这样……放开我——”

“别急,检查完毕以后就好了……”滕御笑得邪魅,眼底流光四溢。

“不!”这般屈辱令任蔚然几近崩溃。

“再吵的话,我的手指会弄坏你的!”男人带着阴冷的声调在车厢内幽幽回荡,犹似来自地狱的音符,却又那般的温柔似水:“所以,安静、安静!”

他的上身紧紧贴住她不断挣扎着的纤瘦娇躯,指腹不断在她下腹的内.壁滑动轻揉,似是想要抚摸某个位置——

任蔚然反抗不得,唯有张唇往着他那压制着他的肩膀位置狠狠咬下去。

滕御凤眸一眯,眼底有股残暴的戾气划过。

车子便在此刻颠簸了一下,任蔚然的身子急速往着滕御的身子那端坠去——

大掌紧扣住她的腰身不让她再随意有动作,滕御的指尖终于抽了出来,指尖压住她的颚骨冷声低斥:“虽然是个干净的女人,可惜如今你太过猖獗了。记住,我是你的男人,永远都别指望反抗我!”

“你这个神经病!”任蔚然再如何冷静,此刻也忍不住低咒出声:“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到底我哪里得罪你了?”

“这话问得好!”滕御冷笑两声,指尖揪住了她的头发狠狠拉扯着,沉声道:“记住了,你是破坏我幸福的阻挠,所以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阵阵寒气从四周袭来,任蔚然只觉身子一冷,仿佛连呼吸都成为了奢侈。

从他眼中,她看到了深切的恨意——

他们不是才刚认识吗,到底哪里出了错?

便在此刻,外面传来了管家李叔的声音:“少爷,少夫人,已经到和平别苑了,请下车吧!”

.

第10节:战斗到底

.

“滕御,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我一定会与你战斗到底!”

这话,任蔚然选择在滕御应答李叔,后者为他们拉开车门时才道出了口。

滕御猛然转过脸,眼眸冷若冰霜地盯着她。因为车门大开,他们所有的举止都呈现在大众面前,是以他只眯了眯凤眸,并没有任何失礼于人前的动作。

任蔚然头颅微微昂起,脸色淡而无味。

“听你这口吻,是想跟我比狠了。”指尖不疾不徐地压上了女子纤细的腕位,略带嗤笑的声音从男人的性.感的薄唇逸出:“任蔚然,我不妨告诉你,你还太嫩了点!”

随着他与她的靠近,男人身上散发出来那股淡雅的气息笼罩了她。

任蔚然只觉四周空气弥漫着的气息全部都属于他,使她心脏差点没止住!

滕御修长的指尖慢慢滑过了她的侧额,动作轻柔得如同她是他掌心中捧着的珍宝。

可惜,他瞳仁内隐匿着残暴狠戾的光芒出卖了他的心迹。

任蔚然思绪万千之际,男人冰凉的唇瓣竟已经慢慢地覆上了她的额头。

她分明看到他嘴角勾出的笑意冷漠清凉,可在其他人眼里,这是他对她的宠溺——

心,一阵阵轻颤。

这样的吻似蜻蜓点水般柔润,令周遭一众少女惊羡妒忌,然则任蔚然却是又气又恨。

滕御指尖轻轻点了一下脸颊泛起一丝潮红色彩女子的鼻尖,与她十指交叉,声柔若水:“亲爱的,我们走吧,美好的婚礼正等着我们呢!”

任蔚然差点没吐出来。

明明面对自己恨着的人却还能如此做作假装温柔,这男人演戏的技术,足能拿奥斯卡影帝了!

…………

这一夜,整场婚宴里任蔚然除了接受祝福,便都在不停地说着“谢谢”。

原以为,她这一生中最不愿意面对的婚宴晚会就会在这样无聊的应酬中与她说再见,可惜并不然!

她怎么也没有料想到,婚宴快要结束的时候却出事了……

接近午夜时分,一众宾客逐渐开始告辞,但某些人却在此刻才姗姗来迟。

任蔚然知道整场宴会滕御脸上凝着的笑容都不过只是伪装出来的,她也亦然。可当一道红色的妖娆身子出现在别墅玄关位置映入众人眼帘时候,他却笑了。

笑得凛冽诡异——

.

拜托总裁,温柔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拜托总裁 或 温柔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古训: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

    决定一个人走多远的,是内功;决定一个人美多久的,是内秀。——社长一个人从表到里,可以分为五个层次:外貌,能力,脾气,品格,心性。对应的品质同样是五个层次:颜值,才华,性格,人品,慈悲。细细品味,这五个层次,既是身处世间的识人之法,也是涵养内心的修行之途。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这便是那条完整的路径。01始于颜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自古人们便津津乐道于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的四大美女,潘安、兰陵王、宋玉、卫玠的四大美男。但是容貌却是一把双刃剑。生得美可以成为一种

  • 童话故事—《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有一个豆荚,里面有五粒豌豆。它们都是绿的,因此它们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绿的。事实也正是这样!豆荚在生长,豆粒也在生长。它们按照它们在家庭里的地位,坐成一排。太阳在外边照着,把豆荚晒得暖洋洋的;雨把它洗得透明。这儿是既温暖,又舒适;白天有亮,晚间黑暗,这本是必然的规律。豌豆粒坐在那儿越长越大,同时也越变得沉思起来,因为它们多少得做点事情呀。“难道我们永远就在这儿坐下去么?”它们问。“我只愿老这样坐下去,不要变得僵硬起来。我似乎觉得外面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有这种预感!”许多星期过去了。这几粒豌豆变黄了

  • 日签 ||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一日一签1月23日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尚书·旅獒》​○○

  • 季羡林谈学术:绝不欺世盗名,但求无愧于心

    学术看似艰深,涵盖面极大但与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的进步息息相关学术是老老实实的东西不能掺半点假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是一个学者最基本的素质对于这些问题季羡林先生是这么看的……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文季羡林“学术良心”,好像以前还没有人用过这样一个词,我就算是“始作俑者”吧。但是,如果“良心”就是儒家孟子一派所讲的“人之初,性本善”中的“性”的话,我是不信这样的“良心”的。孟子人和其他生物一样,其“性”就是“食、色,性也”的“性”;其本质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人的一生就是同这种本能作斗争的一生。有的

  • 征文投稿丨雪中闲谈,十色青春

    窗外风雪再大也有我陪伴着你小漫闲谈你看这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张嘉佳○○欢笑和泪水结成的烙印是青春的样子﹃青春﹄·············青春是初开的花朵,含苞待放,娇艳欲滴,路人驻足观赏,不愿离去,害怕错过她的花期。这是她最美的时光,她被世界温柔以待。可是,初开的花越是娇媚越是难以承受雨打风霜,于是花被折断枝叶,被吹散了花瓣。她害怕,彷徨,她想去一个极乐世界,却总不尽其意。青春是妖娆的女子,盛世红颜,倾国倾城,英雄为其竞折腰,越陷越深,跌入无尽的漩涡。

  • 梁实秋:一碗粥,一段时光的回眸

    “等到腊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尽量加红糖,稀里呼噜的喝个尽兴。家家熬粥,家家送粥给亲友,东一碗来,西一碗去,真是多此一举。剩下的粥,倒在大绿釉瓦盆里,自然凝冻,留到年底也不会坏。”粥文梁实秋我不爱吃粥。小时候一生病就被迫喝粥。因此非常怕生病。平素早点总是烧饼、油条、馒头、包子,非干物生噎不饱。抗战时在外作客,偶寓友人家,早餐是一锅稀饭,四色小菜大家分享。一小块酱豆腐在碟子中央孤立,一小撮花生米疏疏落落地洒在盘子中,一根油条斩做许多碎块堆在碟中成一小丘,一个完整的皮蛋在酱油碟中晃来晃去。不能说是不丰

  • 民国十大绝世女子

    在这段乱世岁月里,有着这么一群传奇的女人,她们或生自盛世豪门,身价矜贵无比;她们或拥有绝代风华,魅力无人能及;她们或才情千万,傲然自立;她们或人生绚丽璀璨,故事曲折离奇。绝世名伶:孟小冬孟小冬是20世纪20、30年代被誉为梨园“冬皇”的京剧女老生演员,梅兰芳的前妻。她同时有着男子的霸气和决断、女子的妩媚和柔韧,她像谜一般的生活和爱情,至今令人神往。上海的交际女王:唐瑛与陆小曼被称为交际场上的明星,素有南唐北陆之说。唐瑛毕业于旧上海的中西女塾,也是张爱玲就读过的圣玛利亚女校前身。她精通英文,善唱昆

  • 请客吃饭,不懂这些等于白请!(超实用)

    中国是一个爱吃的国家,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很多怨恨也是在酒桌上产生的。正所谓成也酒桌,败也酒桌。在中国,这饭该怎么吃?其实也不复杂,综合起来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纪律一:守时现在的城市都拥堵,除非你是桌上最大的老板、最大的领导,如果不是就别迟到。中国是个礼仪之邦,一般都会等人齐了才开饭,十几个人等你一个,等的越久,就越讨厌你,这样的事儿多了,干脆就不叫你。千万不要玩“狼来了”,明明40分钟才能到,明明你还根本没出门,非要说自己马上到!----这若干个马上到加起来,就再也没人信你了。另

  • 马生义 | 村里那些事(外二首)

    马生义,生于六十年代的诗歌爱好者。村里那些事(外二首)作者:马生义村子里每出生一个人村里人就要高兴好几天女人们争着抢着去看月子男人们张罗着满月的喜酒高兴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死亡一个人村里人就要伤心好几天女人们哭天喊地肝肠寸断男人们神情凝重料理后事伤心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娶进一个人村里人就要喜庆好几天男人们杀鸡宰羊不亦乐乎女人们煎炒烹煮样样拿手喜庆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走出一个人村里人就要叹息好几天老人们牵肠挂肚望眼欲穿孩子们吵着闹着要找爸妈叹息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添一座坟村里就少了

  • 朗诵丨家乡的小路

    家乡的小路作者丨零海岸朗诵丨牧童笛站在家乡小路的这一端,眺望着小路的另一端,一股暖流从足下温热心头,簇拥着泪水夺眶而出。这条小路上不知叠印了我多少足迹,不知小路上蕴含了我多少对山外的憧憬,不知在小路上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此时,我仿佛又行走在小路上上学放学,我仿佛又闻到母亲烹饪粗粮淡菜的香味,我仿佛又看见父亲每日来往小路的身影,我仿佛又听见弟弟妹妹嬉闹的声音……如今小路就静幽幽蜿蜒地在我的面前,无语地看着我这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人,而我,只能赧然地面对小路,道一声:久违了。无数次梦游的小路,没有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