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偏偏喜欢你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6 0:46: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偏偏喜欢你

第5章:这个逼她必定要撕

  简沫这两天一直躲在好闺蜜邵菁菁的家里,直至她收到一条恐吓信息。说明http://www.xbxys.com/

  她再不现身,她躺在医院里的植物人母亲就要被切断药物治疗。

  简沫的母亲在她十岁时,自杀未遂成了植物人,这些年来一直靠舅舅简清风每个月支付一笔昂贵的医药费,靠药物和仪器维持着心跳。

  这些年间,舅妈无数次要求和威胁过舅舅,拒绝再支付简母的医院费,简沫一直深信自己的母亲会再醒来,她年纪小小便打工赚钱,赚到那微薄的医药费,双手奉上给舅舅,希望他不要放弃自己母亲的生命。

  舅舅被她的孝心感动,也念在一场兄妹,一直坚持承担着那笔费用,让舅妈十分的不满。

  直至今天。

  简沫打伤了富商林万富,彻底得罪了这个简家想要巴结的暴发户。

  当晚她上了那个冷脸男人的车,以为自己逃出生天,没想到反被性侵,回来之后她正要找舅妈算账,幸好闺蜜将她拦在了路上,告诉她,林万富报警说她勾引不成恼羞成怒,而且还袭击了他,抢走了他的贵重财物。来自http://www.xbxys.com/

  “沫沫,你不能去,他们联合起来要关你进去,你去了就死定了!”

  邵菁菁死命拉住简沫,不让她白白去送死。

  简沫气愤难当,她拉开邵菁菁的手,深棕色的美眸里,盈盈闪闪,却散发着磐石般坚韧的光芒:“菁菁,是祸躲不过,我要去面对,向警方说出真相,如果我进去了,麻烦你帮我看顾我妈妈,大恩大德,必定图报。”

  向来大大咧咧的邵菁菁哭了,死命抱住她。

  简沫决断地推开她,握着拳转身而去。

  圣利医院。

  简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推开病房的门。

  果不其然,舅舅、舅妈、表妹,他们都在她妈妈的病房里。推荐http://www.xbxys.com/

  她视线扫过他们,最后落在病床上的母亲。

  妈,对不起,今天恐怕要让您受打扰了。

  莫彩凤和简妮见到简沫终于出现,随即露出恶毒的嘴脸,莫彩风气势汹汹,恶狠狠冲上来就是一巴掌甩在简沫的脸上,“啪”一声,简沫的脸火辣辣的像被抹了整脸的万金油。

  “简沫,你个小贱人,终于肯出现了是不是?你怎么不躲到天涯海角去,让你这个只会连累人的妈妈死在这里!”莫彩凤从来就说话不留余地,刻薄而恶毒。

  表妹简妮也围了上来,抱着胸,一双美艳的大眼得意又鄙夷地瞪着简沫:“小贱人,你知道你这次闯了什么祸吗?我爸也保不了你,你就等着坐牢吧。”

  俩个人把简沫围住,又打又骂,然而,简清风站在她们的身后,低着头始终不吭一声。

  简沫看了一眼舅舅,她明白他的难处,明白他为何沉默。小百姓养生网

  这些年,他做得够了。

  而这些年,她也忍得这俩母女够了。

  所以,这场逼,她是必定要撕了。

  “怎么?以为不吭声就能完事了吗?简沫啊简沫,你知道这次你打的是谁吗?林万富,我们城中出名的暴发户,人家有黑道背景的,他说了,给我们简家的面,不让黑社会把你砍成十八块,但无论如何也要让你坐牢,你死定了,别指望你舅舅会帮你,他也帮不了你!”莫彩凤气焰嚣张地继续骂。

  简沫正视她,美轮美奂的棕眸里,缀着一道如毒剑般的光芒,仇恨,在这一瞬间完全释放出来,寒意森冷,迸发而出。

  莫彩凤和简妮一惊,从来没有见过简沫这样可怕的眼神。

  “死贱人,你这是在瞪我?”

  简沫眼里透出讥冷的笑意,出其不意地,她高高抬起手,一巴掌扎扎实实地打在莫彩凤的左脸上,甚至比刚刚对方打她的那巴掌还要响亮。小百姓养生网

第6章:两巴掌是还你的

  病房陷入一阵可怕的沉默中。

  数秒,几个人反应过来。

  “沫沫!”简清风率先开声呵斥她,没想到一向温顺的外甥女会还手打人。

  莫彩凤眼里喷着火,几乎想将她撕碎:“简沫,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丫头片子”

  “啪”地,再一个响亮的巴掌重重落在莫彩凤的右脸,这一次,她彻底被打懵了,俩眼冒出金星。

  “这两巴掌,一是还你这些年以来给我的屈辱,二是那天晚上你骗我去林万富家,害我差点被他玷污的毒计,不过,我的报复还没有完,你记着,我简沫,今天正式跟你莫彩凤恩断义绝!”

  “简沫,你这个贱人,敢打我妈妈,你还会飞了是不是!”简妮暴怒地冲过来要打她。

  “彩凤!沫沫说的是真的?不是她自己去勾引林万富,而是你故意骗她去的?”简清风现在才知道真相,他一直被蒙骗,以为外甥女为了钱走上歪路,所以他才对简沫失望。

  莫彩凤一把甩开老公的手:“是,那又怎样?林万富看中了她,而且他承诺会娶她,我成全这桩美事又怎么了?嫁给了林万富,她这辈子都不用愁了,她妈的医院费也不用愁了,我都是为了她好,没想到这小贱人却不识好人心!”

  简沫笑了,笑声冷心彻骨。偏偏喜欢你全文在线阅读

  她眼里氤氲着薄雾,眼底一片深黯,像是万丈的冰渊,没有了人本该有的温度,可笑、讽刺、无情。

  “为我好?莫彩凤,你扪心自问,是不是真的为我好,还是为了她!”

  简沫指着简妮,咬牙,恨得身体发抖。

  简妮脸上掠过一抹心虚,莫彩凤也是。

  简清风逼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实话实说。”

  莫彩凤面对老公的咄咄逼人,支吾着不敢说出真相。

  “爸爸,你凭什么这样质问妈?你想一想这俩母女那么多年连累我们家的还少吗?妈妈想让她嫁个富豪,也是想减少你的压力而已。”简妮站到出来替莫彩凤狡辩。

  简清风听了女儿的话,底气减了下去,最近他的公司,的确出了财务危机……

  莫彩凤见丈夫态度软下来,得寸进尺:“简清风,这些年我对她们俩母女还不仁至义尽吗?我养她那么大现在还帮她找个好婆家,我有什么错?”

  这俩母女还真是懂得指鹿为马,简沫既然来了,也撕破了脸,早就料到有这样的结果。

  她这样做不为什么,只为一吐肚子里的冤气。

  当然,她不指望舅舅会为自己再做些什么。

  简清风被妻女反逼,不敢再吭声。

  这时,门外走进几个警察,个个持枪,对准简沫。

  “简沫,你个小婊子,跟他们回去认罪吧。”简妮恶毒地幸灾乐祸。

  简清风想开声阻止他们,却被莫彩凤一把拉住。

  简沫在枪口下,却毫无畏惧之色,她仰天长笑,笑中有泪。

  眼里流转着悲哀,原来她再硬气,也躲不过命运的作弄,人为的算计。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真把她当成恐怖份子一样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她抬步,向里走,几个制服刑警把她当成彪匪一样,跟随她的步伐。

  简沫转身,面对着神情严肃的刑警,冷静而嘲讽地说:“我区区一个弱女子,在你们的眼皮底下,莫非还能脱身不成?我会跟你们回去实话交代案情,但我还有几句话要交代。”她不卑不亢地说。

  世态炎凉,她这一进去,可能就出不来了。

第7章:天神一般降临

  简沫在众人各异的眼色下,走到简清月的床前,跪下。

  “妈,沫沫可能很长时间不能来看您了,但您放心,沫沫一定会再来见您。”

  活下来,一直是她的人生第一信条。

  “沫沫……”简清风红了眼,他心软想要留住简沫。

  可惜事态已经不是他的能力可以控制,现在,恐怕只有神仙下凡,才能救得了简沫了。

  他可怜的妹妹和外甥女啊。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铐住她,她这个人很狡猾,说不定真的会跑了!”简妮颐指气使地对着刑警嚷嚷道。

  “小姐,我们警方办事不需要你插嘴。”一个刑警厉色反驳她,但还是拿出手铐,把简沫铐了起来。

  冰冷的手铐将她的双手铐住,简沫表情异样平静,她即将身陷囹圄,说不怕,不急是假的,可她不想输掉最后一抹尊严,在这些人面前,在自己的母亲面前。

  然而,就在简沫近乎绝望之时,门外,一道冷沉如冰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听似平静随意的语气里隐隐带着一股不忍抗拒的霸气和威严:“放开她。”

  众人皆是一惊,转身看向声音的主人。

  简沫脸色一变。

  是他,他怎么在这里?

  身高一米八多的男人如神祇般立在门外,脸若冰霜,如雕刻出来的五官俊朗不凡,墨莲似的双眸幽沉如月,眸底迸射着一道深邃有力的光芒,优雅从容地落在此刻狼狈的简沫身上。

  简沫意外却并不惊慌的眼神,他收于眸底,眼里闪过一抹度量,他抬起矜贵的脚步,款款走进。

  窗外溜进的阳光正好洒落在他颀长挺拨的身躯,那一身价值不菲的名牌西装透出厚重华贵的质感,他落落大方,将室内的众人视为无物,自带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

  “从现在开始,她是我的人。”他薄唇轻启,口齿之间自带着寒气,一字一句,如掷千金。

  男人身上的霸气和尊贵气息,使得所有人都呆住了,直到回味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你是谁?凭什么在这里要人?你知道她是通缉犯吗?”简妮刁蛮不怕死,她壮着胆子反驳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

  冷仲谋视线扫视而过,简妮、莫彩风,简清风均浑身一颤。

  “她得罪了我冷仲谋,恐怕不由得你们警方处理了。”

  几位刑警听了冷仲谋几个字,脸色即变,一个个额头冒汗。

  “冷,冷先生好。”

  冷仲谋这个名字在A市可谓家喻户晓,没有不认识的,但真正能见到他尊颜的人却很少,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

  简家三人通通怔住,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原来这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冷仲谋,冷仲谋是A市的霸主,可以手握风云为所欲为,简沫竟然得罪了他?

  莫彩凤冷汗涔涔,不过她倒是见风使舵惯了,反应很快:“原来是冷大少爷,真的得罪了,简沫这小妮子自小便不懂事,任性妄为,她瞒着我们做的坏事可多了,今天她不知好歹得罪了冷少爷您,恶劣如此,我们也不保她,冷总裁想怎么处置她就怎么处置她吧!”

  “彩凤!”简清风低吼,这冷仲谋来头很大,比林万富还要恐怖,简沫落在他手中,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第8章:当众把她劫走

  “你吼什么吼,我这是实话实说,要怪只能怪简沫自己,袭击抢劫了林万富就算了,还要得罪冷大少爷。”莫彩凤毫不犹豫地落井下石之余,还不忘奉承冷仲谋。

  莫彩凤的信口雌黄和雪上加霜她一点都不奇怪,但简沫略感惊讶这男人是冷仲谋,虽然他身份的尊贵程度也并非预料之外,凭他的样貌、谈吐举止,她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

  只是,那天晚上不是说好一笔勾销了?

  说她得罪他,哼,未免也太欺负人!

  “冷先生,你不要忘记,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简沫现在落难,并不代表她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她语重心长地提醒。

  冷仲谋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冷酷如冬风:“那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你倒是说说。”

  简沫脸红,竟然被这个男人呛得一个字都说不出。

  发生那种事,说出来最丢脸的人是她!

  有苦说不出。

  “冷先生,既然这女人得罪了您,那么您请带回去吧。”

  简沫:“……”

  这些什么警察?一点原则都没有?与其跟这个男人走,她还不如进监牢!

  “对呀,冷先生,这个女人罪大恶极,您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她,最好破了她的相,让她不能到处勾引男人!”简妮心里乐极了,简沫得罪了冷仲谋,就等于向死神打了招呼,不死也被折磨得半死。

  呵呵,活该!

  简沫冷冷扫她一眼,那眼神带着冷箭似的可怕,简妮吓得缩到了莫彩凤的背后,她得瑟地向简沫吐舌头,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冷先生,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沫沫,她”

  “老公你闭嘴!你是不是想我们家以后都不得安宁?”

  冷仲谋不把简家几口放在眼内,给了几位识趣的刑警一抹欣赏的眼神,最后落在一脸不情愿的简沫脸上。

  侧了侧脸:“玄铁,扛走。”

  身后的玄铁板着脸大步而进,健壮的个头比刑警还要结实,真的直接将简沫扛到了背上,干脆地带走。

  ……

  “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

  简沫被玄铁扛出医院,直接摔到迈巴赫的后座,嘴巴被玄铁拿胶布封住,她被塞进了后座的一角。

  随后,冷仲谋上了车。

  车子迅速离开医院。

  简沫迅速冷静下来,分析现在的情况。

  这个男人到底想干嘛?

  劫财?她没有。

  劫色?他不是已经劫过了……

  简沫注视着这个时时冷漠如冰的男人的侧颜,脑袋飞速动转。

  最后沮丧地得出一个结论,她没有办法在这个男人的手中逃脱。

  “唔……唔……”简沫发出声音。

  冷仲谋正眼都不愿看她:“如果不想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就闭嘴。”

  简沫打了一个寒粟,这里是高速公路,车子如流,快速行驶,被扔下车的命运就是下一秒就落入别人的车轮下。

  她闭了嘴,不知如何是好。

  迈巴赫驶向海岸。

  在海崖边停下车,简沫被玄铁粗暴地揪着领子,拖下车。

  “总裁,让我解决她就好。”

  简沫看了眼崖下惊涛骇浪的大海,死命挣扎。

  “唔……唔……”

第9章:我好像惹上他了

  冷仲谋抬眸,简沫不断地摇头,眼里又是那抹强烈的求生欲望,仿佛那晚初见时,他透过车窗,一眼望进她的眼底。

  对生命的执着,在逆境中的无畏与坚持。

  “让我来。”

  冷仲谋从玄铁手中利落地抓过简沫,将她揪到悬崖边,只要他放手,简沫就会掉下去,坠入这万丈的海洋里,葬身大海。

  死到临头,简沫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那晚他强了她,她没有报警捉他,他却要夺她的性命!

  可恶!难道弱者永远都没有办法取得公平?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玄铁“嘶”地一把撕开她嘴上的胶布。

  “冷仲谋,你放开我!我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

  “我只问你一句。”冷仲谋深眸如勾地盯紧她,眼神锁在她的脸上,目光如炬。

  简沫咬住牙倔强不服地与他对视,面对这个恶魔般的男人,无畏无惧。

  “你收了对方多少钱?”

  冷仲谋的话让简沫莫名奇妙,那自然的脸部微表情,没有逃出他的利眸。

  “你胡说什么?我没有收任何人的钱!”

  “那晚过后,有人联系了你,给你钱来抹黑我。”冷仲谋再次试探。

  简沫可笑地呸了一声:“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想得那么龌龊!”

  冷仲谋揪住她衣领的拳头抓紧,衣服勒紧了她的脖子,顺手一握,将她的白细致白皙的细脖轻易如举地捏住。

  目光如刃,迸射出毒蛇一般的可怖,定在她的眼中,双眼能看穿人的心魂,大手用力捏紧她的要害,眼底掠过杀意。

  简沫脸憋得老红,男人的力气出奇地大,她挣扎不脱他的手掌心,带着独特魅力的棕眸圆瞪,瞳孔渐渐放大……

  童年的记忆在脑海里回放,她见到了已过世的爸爸、健康美丽的妈妈,张开怀抱对她笑。

  一滴晶莹的泪水在她的眼角溢出,盈盈闪闪,像天上坠落到凡间的星星,棕眸黯然失色,眼内的光芒渐去,破碎如残梦,让人心神一荡。

  他忽然松了手。

  简沫跌坐在地上浑身无力,大口大口地喘气。

  她抬眸,饮恨地死瞪着他,不敢还手对他动粗,怕他再次发怒,将她扔下去。

  冷仲谋转身大步离开。

  “玄铁,走。”

  玄铁紧随其后:“总裁,就这样放过她?”

  “不是她。”

  玄铁二话没说,他相信总裁的判断。

  迈巴赫扬长而去,抛下简沫一个人在海岸边,余惊未定。

  “你这个疯子!我以后都不想见到你!”车子驶远,简沫在背后愤怒地大喊。

  ……

  邵菁菁没有想过简沫可以回来。

  简沫推开家门的时候,狼狈的样子吓着她。

  “沫沫,你怎么弄成这样?你的脖子被谁勒了?”

  死里逃生的简沫进来便倒在沙发上,浑身要瘫痪的感觉。

  冷仲谋在海边差点杀了她,最后撇她一个人在那里,她好不容易才拦截到一辆私家车,人家好心把她送了回来。

  “菁菁,你知道冷仲谋吗?”

  “冷仲谋?那个人称A市霸主的男人?”

  “我好像惹上他了……”

第10章:把女朋友带回来见我

  圣利医院VIP病房内。

  这里的装潢设计都是一流的,环境优雅舒适,设置齐全,比一般的豪宅还要高级。

  已经住进这里几天的老者,白发苍苍,脸上戴着一双厚厚的老花镜子,却掩盖不住他那双鹰隼般双眸的利光。

  苍老的手紧握一叠照片,看了又看,里面又俊又酷的男人他倒是一眼掠过,可那女孩子却让他的目光一直停驻。

  掳着下巴处的那撇白胡子若有所思好一阵子。

  房间里的几个人,一个个摒息以待,大气都不敢喘。

  而当事者冷仲谋坐在沙发的一边,闲懒从容地翘着二郎腿,无视自己母亲封婧投过来的责备的眼神,垂眸玩弄着自己的尾戒。

  ……

  病房门外,一个坐着轮椅的年轻人,还有一个年约五十的男人未进门便听见封老爷子在骂人的声音,衣冠楚楚的俩父子互相对望一眼,各含深意,推门而进。

  “仲谋,你从来都不是那么糊涂的人,这次实在令我太失望了!”

  封老爷子站了起来,指着冷仲谋破口大骂,气得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爸,仲谋他也是一时贪玩,图个新鲜”

  “你住嘴!你这个当妈的也不知道好好管束儿子,都干什么去了?”封婧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机会说完,便被父亲堵住,一起挨骂。

  轮椅男旁边的男人长着一张与封婧有五分相似的脸,他眼底掠过一抹嘲讽,一闪而过,正色道:“妹妹,你和仲谋怎么了?把爸爸气成这样?”

  封婧深深地看了眼自己的大哥,一声不吭。

  封老爷子冷哼一声,好像真的十分生气:“我不管,这事情解决不了,你就不要当封家的子孙了!”

  老头子此话一出,房里的人均是一惊,统统愣住。

  这话可不能乱说呀。

  封婧终于忍不住,霍地立了起来,脸色凝重严肃:“爸爸,这只是件小事,您又何必如此动怒?”

  封老爷子把手上的照片一甩,照片散落在桌子上:“事情都成这样了,你还觉得是小事?不肖女!不肖孙!”

  “爸爸,仲谋怎么也是我们集团的总裁,他现在在公司说一没有人敢说二,就连我们的集团元老都畏他三分,您要是真的不把他当封家的子孙了,公司可就乱了套了。”封杰假意奉劝,话里带骨,几乎要忍不住幸灾乐祸。

  封老头冷哼,指着轮椅上的男人:“没有他还有成烈!我就不相信成烈当不了这个总裁!”

  封婧圆瞪起她犀利的大眼,黑珍珠似的双眸内充满着权谋以及风云不变的经验和智慧。

  轮椅上的人一下子被推向风口浪尖上,他的样貌虽然及不上冷仲谋出色,但却也出众过人,一表人才,能力和聪慧非凡,只是他的双腿……

  封成烈满脸的谦虚和无奈:“老爷子,您先息怒,仲谋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事?让您那么生气?”

  他的声音很温和,比起冷仲谋满身自带的冷若冰霜的气息,他看上去有亲和力很多,又因为身体残疾,所以容易让人产生莫名的怜悯之心。

  皮球再次被踢回去冷仲谋的身上,到底他做了什么,让向来疼爱他的封圣华要赶他出家门?

  然而,冷仲谋却从头至尾,眼角都不抬一下,封老爷子都要不认他了,他还那么的淡定自若,那股处世不惊、似乎将一切都掌握在手心里的镇定和姿态,让不少人暗暗咬牙。

  封杰眯起眼看他,眼底是不易察觉的深恨。

  “冷仲谋,我告诉你,你要是三天之内不把这个女孩子带回来见我,我真的把你赶出去!”封圣华下了最后的通碟。

偏偏喜欢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偏偏喜欢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第一届“路美交通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作品展(四)

    第一届“路美交通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作品展(四)031《风筝飞》我不止一次的想你是风筝我是线当你离我飞远无论多远就是风把你吹偏再吹偏甚至盘旋再盘旋最后也要落在我的心田我不止一次担心你是风筝我是线当强烈的劲风把你吹向高高的宇宙我害怕手中的线不能丈量彼此的距离甚至扯断你可以任意找一个位置降落可我呼唤你的倦容从此响成了夏树上的知了依恋着你曾经升腾的地方呼唤呼唤千遍万遍凭誓言劝自已或许你把亲近拉成了遥远于是我不止一次憧憬你是风筝我不再是线我要化作鸟飞成云的姿态与你缭绕天空032《我工作在丹江漂流的下游

  • 【了解】同心的马燕为何能感动整个世界?

    关注我哟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后,一位西方读者想买一本莫言的书看,因为不太清楚具体书名,就按照作者名字在亚马逊网站搜索。花15.99美元买回来一看,作者却不是莫言,而是中国宁夏一个小姑娘马燕。【了解】同心的马燕为何能感动整个世界?这也难怪,英语世界里把莫言(Moyan)当成马燕(Mayan)的人一定不少。这个读者没有大发雷霆,读完全书后反而十分高兴,认为自己犯了一个“幸运的错误”!奇特的来历宁夏西海固,1972年就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认定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女孩,用稚

  • 「小小说」女方主动更容易获得幸福

    1她在那里坐着,似在等待什么。一个认识她的人从那里经过,看到她在那里傻傻地坐着,就问:嗨,你在等人呀?是的。认识的人说:我昨天也从这里经过,坐着车,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也看到你在这里等待。你都等几天了吧?是的。等谁呀,可以告诉我吗?她就指了指对面那座军营。认识她的人说:你喜欢上了一个兵哥哥,你在等他出现?她说:对。她知道你在等他吗?不知道。他根本就不认识我。那你在这里等他似乎没有什么意义啊。他有时和战友出军营,我能看他一眼就满足了。你写好一封信,下次他出来时,就塞给他。能行吗?能行。2那天,她终

  • 摄影:一只眼睛看世界

    盛鑫煜艺术家国际推广平台AlbertWatson,出生于1942年的苏格兰摄影师,从出生起就右眼失明。他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师之一,要约请他拍摄杂志的大片,就连《Vogue》和《HarpersBazaar》的名记们都得排队等上几个月。Watson赢得了无数的荣誉,几张上世纪90年代为KateMoss拍的照片就在佳士得以30余万元成交。他在业界的最大特点,就是能够对付任何一种主题的拍摄,同时总会带给人与众不同的个性。Watson作品不计其数,涉及面也很广,包括电视作品、商业平面广告、电影海报

  • 人生没有不幸福,只有不知足┃想念自己

    【原创:《吾爱非爱妮可不可》千首诗歌!其他诗词等原创作品数百首!敬请关注各大诗歌朗诵群及网络发布原创作品!】想念自己闭着双眼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跳着拉丁娑娑在镜子前浪漫的一个人跳舞想像绿油油的草皮上冒出水花飞溅着与阳光灿烂的光芒交错淋浴喷头冲洗一头秀发甩动着长犮舞动奇迹般地的沐浴瑜伽娑娑尽情享受水甘露的加持婀娜多姿的行仪瑜伽观想水珠如洒出无量的钻石光芒四射闪烁奔向天际踩踏在草地上随着音韵律动的节拍高唱着智慧妙音天女的梵咒幸阿阿衣衣烏烏日日力力唉唉欧欧安啊多么想念自己草皮上的行仪瑜伽踏在阳光灿烂的光芒

  • 山西刘老汉从乡下老家带回一根木棍,一刀切开 突然胸口不停发抖

    自古至今,人们听到最多的一句感慨就是:人分三六九等,木有花梨紫檀。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花梨(即如今海南黄花梨)自然是要优于紫檀木的。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也许有许多种解释。我们认为最根本的一条就在于黄花梨多是自产的,而紫檀木则是外来的。其实,自紫檀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始,就受到了异乎寻常的待遇。这也许会超出如今许多人的意料之外。历史资料显示,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紫檀的售价一直都是超过黄花梨的。据清代《圆明园则例》册三《物料轻重则例》记载:当时紫檀木每斤2.2钱,花梨1.8钱,就连桦木也是要压过花梨的

  • 华艺辉烁-华辉书画院七周年庆典活动之春节前义务为群众写春联

    华艺辉烁-华辉书画院七周年庆典活动之春节前义务为群众写对联时间地点:雅瑶镇:2018年2月1日上午,稻草人煨汤饭店:2018年2月5日下午三点-六点,址山镇:时间待定现场参与挥毫的书法家:李向华、麦万记、余颖志、李文元、麦哲林、宋婉贞、王旭彬等。书法家简介:李向华,书画艺术家,群众文化研究与应用学者,文化艺术策划人。现为: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直美术家协会会员,鹤山市文联名誉主席,鹤山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鹤山市书协、美协名誉主席,华辉书画院院长,群众文化助理馆员。麦万记,广东省书法

  • 明日腊八,致我的朋友!

    明日腊八,我的朋友,送你一碗八宝粥,暖心暖胃,愿你,把热情留在眼里,把温暖握在手里,把幸福喝进肚里,把快乐放在心上,愿你的身体特别好,愿你的心情格外妙,愿你的生活越来越美好,祝你腊八节快乐,一生无忧。明日腊八,我的朋友,浓浓的亲情,为你驱散心头的阴霾,关心的话语温暖你冰冷的胸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腊八到了,春节还会远吗,在这暖暖的节日到来之际,祝你腊八喜气洋洋,祝你春节阳光暖暖。明日腊八,我的朋友,让我们在生活的大锅里,添加快乐的元素,注入健康的因子,用幸福的感觉,吉祥的氛围,在时间的温火

  • 旅遊|美國政府續停擺 自由女神、大峽谷維持開放

    全美各地22日正準備迎接新的一周,但政府部門卻有許多人被迫放「無薪假」,因為民主和共和兩黨日前在參議院,針對臨時開支法案進行表決,結果雙方在邊境安全及「夢想生」(Dreamers)身分問題上喬不攏,贊成方最終無法跨過60票門檻,正式宣告美國政府關門大吉。為了終結這場惡夢,兩黨有近20名溫和派議員,整個周末都在開會,希望可以在工作日前達成妥協方案,暫時舒緩政府停擺問題。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Mcconnell)也提議要在22日凌晨1點,表決1項暫時性撥款,讓政府可以運作至2月8日,但雙方

  • 福建省根书古琴专委会举办学员艺术交流活动

    中国网讯(特约记者杨新榕)2018年1月22日下午,由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根书古琴专委会发起的“海丝琴道—2018学员艺术交流”活动,于风景秀美的福建泉州三兴休闲山庄举办,几十位学员到场参与。福建省根书古琴专委会是由福建省智善慈航书画院副院长、泉州知名根书艺术家、桐影学堂负责人陈德南先生于2017年发起创建的,隶属于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现有根书研究和古琴传承(海丝琴道)两个项目,其中“海丝琴道”的学员有近百人之多。在2018年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为促进学员的艺术交流,检验他们的修研成绩,该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