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那些年的风花雪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0/21 23:12:39 来源:网络 []

书名:那些年的风花雪月

关于这本书和作者的一些乱七八糟

感谢大家的支持

第一章 被卖

我走上做又鸟这条路,不得不说是命运使然。小百姓养生网

 我叫颜娇,原本也是村里的好姑娘,可惜年前有个自称开发乡村旅游的北上广大老板来我们村,和村长勾结在一起忽悠全村入股。

 事后证明,村长也是被骗的,卷了村里人多少年的血汗钱跑了,那一夜,光上吊的就有五个。

 我妈嚷嚷着棺材本没了,揭不开锅,傻弟弟还要娶媳妇。

 人贩子就像是诈骗的配套设施一样,嗖的出现,不用费尽心机去拐,就多着去的卖儿卖女。

 而我是自告奋勇的那个。

 领头的是个洗剪吹发型的二流子,叼着一根小烟上下打量着,“我做这行好几年了,哭着闹着的有的是,就你,自己收拾个包裹来的。”

 “别废话,我不用你们费心,让我走我就走,遇到检查的我还配合,多算两个钱给我老子娘。网站http://www.xbxys.com/

 “最高五千。”

 “八千。”

 “六千。”

 “七千。”

 “那算了,你们村我们这次收的差不多了。”

 “六千就六千,现在就给钱吧。”

 离家的时候我妈在那叭叭叭的数钱,末了我坐上拖拉机走了,都没看我一眼,我心里有点酸,眼看村子越来越远,站起来喊了一声妈。原文xbxys.com

人贩子也心酸了,“你们村这么重男轻女啊,我们也不是非法的,就是引领你们农村妇女进城致富找到如意郎君,让失学儿童早日回归温暖大家庭。”

 这话说得,版版的。

 “你以后安定下来也可以和家里联系的。”

 二流子这几天相处下来也算是和我混熟了,和后车厢一车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比起来,我简直就是个奇葩。

 其实是我想的明白,早就知道我妈想把我卖了,不如主动点,还省得挨打受骂。

 此时一说以后可以和家里联系,我立马变了脸,“你们还有这种服务?太不敬业了,那我以后要成阔太太了,可不想要这种农村亲戚。”

靠山村坐落在大山里,拖拉机转牛车,再转拖拉机,走了好几天才变成大卡车。小百姓养生网

 以前听说这些人贩子到村里买卖妇女给城里有残疾娶不了媳妇的人传宗接代,我自认为我在村里也是这个功能,不如早点去城里还能混个城市户口。

 但我也有觉悟,他们一共四个人,两个中途换过,一个二流子叫黄毛,还有一个一脸冷峻从头到尾都没笑过的小鲜肉叫平哥。

 黄毛这个二流子喜欢说笑,和我混熟了,让我坐在卡车前面驾驶室里,当做解闷,平哥开车从来一句话不说。

 另外两个显然是小弟,在后车厢看着姑娘们,偶尔传来姑娘的尖叫声,平哥就会停车,到后面把那两人拉出来一顿踹,末了还威胁着,要是敢动货,就废了丫的。

 我好奇的戳戳黄毛,“你们这行还有纪律啊。”

 “那是,这些都是村里出来的雏,不能随便碰的,都是买来的。

 要是从大学城或者城里拐带的女人,就能随便玩,反正也不是处了。来自xbxys.com

 我缩缩脖子,其实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之前还在黄毛和平哥身上打过主意,要不要主动献身换点好处,可现在看来,绝对是我多心了。

 但我也是有私心的,“黄毛哥,咱们这些都要卖给什么人啊,不管如何,我是穷怕了,你得照顾照顾我,买主给我介绍个有钱的。”

 黄毛这一路上和我也算是革命友情了,“那肯定的,妹子,就咱们这交情,不给你整个高富帅,也是个多金的主。”

 “吹牛吧。”我也不客气的撇撇嘴,“要有高富帅,还能去买媳妇?给我找个难看的无所谓,重点是有钱。”

 “这后车厢的女人要都你这想法就好了。”

 我咬了一口饼干,在村里以前都没吃过这东西,我想我可能真是不正常,反而觉得被拐出来是件好事。推荐xbxys.com

 与其哭哭啼啼,不如积极面对争取个好的,一向是我的人生格言。

 平哥收拾完人继续开车,我偷偷问过黄毛,平哥什么来头,怎么总是别人欠了两百块似的。

“上面派来的。”他指指天上。

 不过虽然人冷了点,但是胜在长得不错,侧脸看去简直有刘德华的棱角,梁朝伟的轮廓。

第二章 平哥

  神游太空,想着要真被强了,平哥这样的,我也是乐意的。

 一路不知道又走了多久,进了厂房,黄毛偷偷告诉我,明天在这见买主,今晚早点睡,又给了我一盒劣质的香粉,“好好打扮一下。”

 晚上我辗转难眠,感觉一切就和做梦似的。

这仓库很大,中间一个大场地,地形原因,里面不是见方的,有两处往外凹陷,形成两个单独的空间,就像是正对着客厅的房间却没有门的样子。

 我被安排在这个拐角睡觉,算是优待了。

其他人被绑着睡谁在仓库中间,只有一个门,两个小弟睡在门口,黄毛睡在另一个凹陷处,平哥在中间靠墙,形成一个包围圈,防止人跑了。

 那十几个姑娘大概是白天哭累了,竟然睡的极熟。至于两个小弟,郊区晚上冷,平哥之前从乡村食杂店买了两瓶二锅头,晚上四个人喝了,又去附近弄了点熏酱猪头肉什么的,我因为跟黄毛关系不错,还混到点肉吃。

 平哥让他们三个喝自己没喝,说要守夜,不能全醉了,两个小弟感激的什么似的,其实白日里被平哥揍了,多是面子上过意不去,现在属于公然给脸,忙谢着喝着小酒好不自在,以至于现在睡得极熟,都有鼾声了。

 我当时惊讶于这个看起来冷面无情的平哥竟还有如此温情的一面,还真是个外冷内热的男人啊。

 黄毛对此则是另一番看法,他觉得这就是上面人带人的方式,当时黄毛叼着一根鸡骨头,头头是道,“这道上和朝野一个样,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能上位的人多少有些管理才能。”

 大概看我什么都不懂有意炫耀,“这个平哥啊,别人都说他窝囊爬不上去,可我觉得他才是道上真正的这个。”他竖起大拇指。

 我无聊听得起劲,他也说得起劲,“武侠小说看过吧。”

 我点头又摇头,我只看过故事会,黄毛继续,“武侠世界里面,你看那些最厉害的都不是名门正派,而是歪门邪道,可是最后赢得永远是名门正派,知道什么意思吗?

 反正就是道上义字当头才能长久,不过现在都是电视里才有的了,现实中分分钟为了钱咔嚓。”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吓的一哆嗦。

 “所以啊,我早就想去跟平哥了,其实拐人这事,我也不想干了,主要是缺德。”

 黄毛倒是和我流露出几分真性情来,“这缺德的事干多了,容易遭报应,这点我也知道,可是迫于生计,没办法。本来这次都不想来了,可是一听是上面让平哥来帮我们老大,我就跟来了,想着以后跟他混,就算混不出名堂可是平哥这人仗义,有他吃的,小弟就有饭,还能保住小命。”

 黄毛说的这些我倒是不太明白,云里雾里,可是前因后果一勾连,倒是觉得比故事会上的有意思多了。

 晚上黄毛也多喝了两杯就这样在我对面呼噜震天。

 

 我正伤感着命运,突然听见衣服摩擦的声音,立马睁开眼睛。

 这边没开灯,但是以防万一,在门口处开了个小灯,屋里是大片阴影。

 我眯着眼睛看着之前也是呼噜震天的平哥突然起身,推了推一旁的黄毛,后者哼了一声又睡过去。

 又走到门边叫了小弟,也没醒。

 平哥转身看了看地中间熟睡的几个姑娘,却没过去,而是走到门边外了。

 我心里一颤,总觉得古怪,鬼使神差的也起身过去,门虚掩着,我还感叹这人贩子,都不怕人跑了吗?

 可是没等出去,就看到厂房门口处的亮光,吓得我一机灵,平哥拿着手机,屏幕的白光在脸上鬼火似的,我差点叫出声来,一哆嗦碰到铁门吱嘎一声。

 前面的人回头,我迅速的关上往回跑,可是门外的人像是箭一样冲过来,我惊慌一下绊倒在妹子身上,只听有人哎呀一声。

 心中大害,本能的往前爬,想爬到自己位置上装睡,可这一动,姑娘们以为人贩子要动他们,连声尖叫,门口的守卫睁开眼。

 “怎么了?”

 此时身后的平哥几乎选风一样的来到我身后,再开灯一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下抱住我,翻滚到我之前睡觉的地方,我瞪大眼睛要尖叫,他一下压在我身上,一只手捂住我的嘴。

 然后在我惊讶的目光下,迅速的撕开了我的衣服。

第三章 选个傻子都不选我

  所以当灯亮起来,姑娘们叫着,小弟黄毛查看怎么回事的时候,只听到平哥一声暴怒,“滚。”

 中气十足,黄毛吓得一哆嗦,但是一看我被压在身下,衣衫凌乱,所有人都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尤其是小弟,心里嘀咕,不让他们碰,他自己却半夜偷偷碰,可却不敢出声。

而平哥一副被人扰了兴致的样子,起身理了理衣服,大步向仓库外走去。

 我攥着衣服领子,半天没缓过来,这究竟怎么回事?

 黄毛则找借口一样嘟囔着,男人嘛。

 我心中疑惑不解,真不明白平哥刚才那一幕是干什么,故意装作要强我来掩盖他偷偷出门的事?

我本能的觉得这是不能和黄毛说的。

 就像是一段插曲。做梦似的,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中间我一直在我那个小隔间里,黄毛也没来看我。

 见买主之前,我做了个梦,梦见买我的人是个个子不高有点秃顶的老男人,一口黄牙。拍着我的肩膀叫我给他生儿子。

 梦才做了一半还没入洞房呢,就被叫起来,我们这一行有十几个姑娘,都是一个村里出来的,相互有的看着眼熟,有的还能叫上名字,由于我受到优待一向不和她们在一处,再加上昨晚的事,所以此时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鄙视。

 甚至村东头一向自是过高看不上我的小桃还啐了我一口,“贱货,和你妈一样。”

 昨晚平哥的事大概做实了我主动献身的事,在这些人眼里,宁死也要保住清白才是人生头等大事,而我显然是一个女表子。

 我没生气,拉起嘴角,“我是贱啊,人贱无敌嘛。”说着拿出个面包当着他们的面吃,她们由于不老实吃的也不给多,此时看着面包眼睛都冒光了。

 话还没说完,仓库的门被打开,原来外面天还是黑的,这些日子黑白颠倒,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一天?两天?还是几天?

 开门进来的依然是黄毛,没见平哥,他低着头扫了我一眼站到边上去,这才看清他身后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大哥,黄毛只是跟班,引着个瘦不拉几的半大老头子进来,那老头眼睛贼溜溜的扫着这些姑娘。

 我收回思绪,别人如何我是管不了了,但是现在可是决定我命运的时刻。

 我看着黄毛向我摇摇手指,就知道,这个肯定是没钱的。

 所以将头低的很深,最后那老头看中了我们村的小花,她人叫小花,可长的实在不咋地,哭叫了两声就被拉走了,但是我们还没散,看来还有买主。

 随后又叫进来一个,是个像矮冬瓜一样短粗男人,被人用轮椅推着。

 黄毛这次偷偷竖起大拇指,我一下精神了,能被人推进来,就算是瘸子肯定也是有钱的。

 我挺了挺胸,捋了捋头发,容光焕发,脸上扑着劣质香氛只觉得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

可是矮冬瓜竟然挑中了我们村那个傻子。

 对,就是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的小红,她是卖她姐的时候顺便搭给人贩子的,当时黄毛说他们都不想要,是他老子娘硬塞进来的。

 傻子被拖走的时候,他姐美凤差点哭晕过去,其实我也想哭,现在有钱人都什么眼光,选个傻子都不选我。

第四章 买

正当我感叹命运的时候,突然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中等身材,长相很是过的去,也就四十多岁上下。

最重要的是,手上那大金溜子,脖子上小拇指宽的金链子看的我眼睛发直,立马来了精神将身边人挤到一边去,这个一看就有钱。

 

可是黄毛却皱眉向我打手势,我非常不理解,这都不算有钱的?我看比之前好了不止几倍,黄毛你别是坑我呢。

 头脑一热,连带着可能我的表现实在和其他人大相径庭,那个金链子中年人似笑非笑的向我走过来。

 天知道,我那一刻怦然心动,二十年来少女心第一次冒起了泡泡,只差一声我愿意了。

 “这姑娘有意思,也是一起的吗?别是拿夜场里的糊弄我。”

 那男人看我眼睛发亮几乎要吃人一样顿时皱了眉。

 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你有没有眼光啊,我只不过不太矜持而已。

 

那个膀大腰圆的老大笑着说,“糊弄谁也不敢糊弄云哥啊,您可是行家,一打眼一上手,就知道是不是雏。”

 

云哥挑着眉,伸手在我腰上掐了一把,我虽然不太矜持,可也是个黄花大闺女,皱眉疼的叫了一声,本能的甩开他,由于常年干农活力气很大。

 云哥哈哈大笑,“不错,这个丫头有意思,比之前那几个有意思多了。”

 之前那几个?你究竟娶了几个媳妇啊。

 不过,不管如何,我还是成功的被这个云哥买走了,以三万块钱的价格。

 人生第一次知道,我竟然有一天还能值三万块呢,我妈当初一直叫我赔钱货,此时此刻我觉得人生价值得到了极大地体现。

 跟着出了厂房,外面月黑风高。

却不是直接跟着云哥走了,而是被带上一辆车,云哥似乎还有事情要和人贩子交流,可就在我坐进面包车的时候,黄毛火急火燎的过来,和看守打着哈哈,递了几支烟就过来我这边。

 压低声音激动地满头大汗,“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我的手势你没看到啊?”

 “啥意思,这个还不够有钱?”

 黄毛脸和吃了翔一样,“这个可不是一般买主,地下城夜场龙哥的手下,专门给龙哥买处,女的,那个龙哥变态的,玩死不少人,就算不死的半残了扔到地下表演场里,做活体残疾表演,你有几条命能这么祸祸啊。”

 我一听顿时心都凉了,背后刷的起了一层冷汗,“啥叫玩死?娶个媳妇还能死?”

 我在农村是不懂这些的,平时也就看个故事会这种杂志,变态这个词顶多停留在小学课本上蝌蚪变青蛙的认知层面。

 黄毛看我这幅样子,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压低声音,“我给你讲啊,城里人能玩死人的方法有的是,你别天真以为进了城就和淘金似的,分分钟弄死你。”

 “那我现在怎么办啊?”

 我开始越发羡慕那个傻子了,最起码人家找了个正经人。我这人贪财可是更惜命,要钱不要命,我是不干的。

 顿时眼泪就下来了,抓住黄毛手腕,“黄毛哥你给我想想办法啊,这咋整啊。”

 “谁让你刚才不看我手势,自求多福吧。”

 心如死灰,可我颜娇一向不认命,抓住他,“黄毛哥,求你帮我一回吧,我一定记着你大恩大德,将来一定报答你,欠你个人情行吗?”

 黄毛很是无奈,“要是别人我还能帮,云哥我说不上话的。”

 什么日后报答黄毛根本没放在心上,因为当时根本想不到我一个山村里被拐出来的女人将来能有什么地方求到我的。

 我心一抖,人有急智,用力一把推开黄毛,大声地,“你这人怎么不认账啊。”

 不远处看守看过来,我瞪着眼睛,泼妇状,“你说过的,就对我一个人好,现在转手把我卖了,也不怕别人知道,我早就是你的人了,你惹谁不好,非要惹云哥,要是云哥知道你染指我,小心扒你一层皮。”

那些年的风花雪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那些年的风花雪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华夏神道1章(第1章 道士下山)

    原标题:华夏神道1章(第1章道士下山)书名:华夏神道第1章道士下山“去吧,下山去吧……”终南山,无名道观门前,一名老道士背手而立。他的身后,跪着一个小道士,眼睛却偷偷瞄着老道士。“师父,那我真走了啊……”邱云抬起头看了看老道士,脸上带着一丝丝兴奋。“去吧,不经凡尘,不得道心。从今天开始,你还俗了。为师能教你的都教你了。以后的路怎么走,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切记,凡事心存善念,万事莫强求,大道三千,得一足以。”老道士没有回头,说完直接走近道观。木门关上,邱云看着关闭的木门,恭恭敬敬的对着木门磕了三个

  • 权势妖手1章(第一章 响亮的耳光)

    原标题:权势妖手1章(第一章响亮的耳光)小说名字:权势妖手第一章响亮的耳光流火的夏日,到处都在散发着高能的热量,穿着超短裙以及热裤的美女们撑着太阳伞,扭动着小蛮腰晃来晃去的在大街上走动。“难道城里的女孩子们都比较穷么?为什么穿那么节省布料的衣服呢?”,秦朗看的眼花缭乱,口水缓慢的从嘴角流了下来。“妈妈,这位叔叔是不是饿坏了呀,你看他都鼻血了呢!”,一对母女在经过秦朗的身边时停了下来,穿着公主裙的小萝莉带着一抹怜悯的目光看着秦朗。“丫丫,不要乱说话!”,穿着ol黑色制服套裙的女人带着歉意的笑容看了

  • 斗神觉醒1章(第一章 江陵的怒火)

    原标题:斗神觉醒1章(第一章江陵的怒火)书名:斗神觉醒第一章江陵的怒火第一章江陵的怒火夜色如墨,冷月如钩。丰阳镇,江家大院。江家在整个镇上都是最为富庶与强大的势力之一,因此就算是在夜晚,也依旧是灯火辉煌,一片喧闹。在一处偏僻之地,孤零零地伫立着一间简陋的屋舍,靠近了,可以看到屋舍内点着一只火油铜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火光中,一个锦衣银冠的少年,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少年看上去约莫有十五六岁,身材修长,面容很是英俊,足可令人着迷,但却面色苍白,毫无血色。他眉头深锁,嘴唇紧抿,神色近乎扭曲,显然是在

  • 风情都武世1章(第1章 老子要逃婚)

    原标题:风情都武世1章(第1章老子要逃婚)小说名称:风情都武世第1章老子要逃婚楚家大宅,一老一少在三百多平方的客厅之中展开一场激烈的追逐战。“老爷子,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自杀!”楚天宇拿起一根小牙签佯装准备插向自己脖子上的大动脉。听到这话,他口中的老爷子正拿着一把菜刀站在原地愣了一愣,但没想到的是楚老头把菜刀一放,顺手拿起身旁的花瓶怒气冲天似的扔了过去。见没得逞,楚天宇一副委屈的小样子,先是轻描淡写的接过花瓶,待花瓶滴水不露安全着地后继续躲避起老爷子连环菜刀攻势。楚老头冷哼一声,怒骂道:“你这

  • 医手回春之术1章(第一章 悲剧的人生)

    原标题:医手回春之术1章(第一章悲剧的人生)小说名称:医手回春之术第一章悲剧的人生虽然距离高考落榜过去了一个月,但每每想起落榜的原因,叶凡的心情却如堕冰窟般,冷彻心扉。叶凡的高考成绩是全县第一,却因为被人冒名顶替,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叶凡抗争过,但没用,别人有权有势,最后还被人威胁,如果再敢多说,就将他们爷孙俩的腿打断,看看他还敢不敢这么干!因为这事急火攻心,跟叶凡相依为命的爷爷叶仲元病倒了。本来就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的家庭,因为叶仲元的病倒,生活的压力就落到了手无抓鸡之力的叶凡身上。叶凡自小身体就

  • 异事鬼篇1章(第001章 禁忌)

    原标题:异事鬼篇1章(第001章禁忌)小说名称:异事鬼篇第001章禁忌我问你们一句话,你们相信老人经常跟你们说的那些禁忌吗?比如吃饭的时候筷子不能插在碗里面,又或者是走夜路的时候绝对不能回头呢?我想信和不信,都不重要,最关键的是你千万不要出刻意的触犯这些禁忌。要说不信,你大可仔细的想一想,发生在你身边的怪事是不是都有着一些前提的触发因素呢?或者是因为你在墓碑上撒尿,又或者是蹲在谁的坟头上拉屎。这些都是所谓的禁忌,一旦是触犯了这些禁忌,那么等待着你的结果真的是十分的恐怖。而往往我们都是不撞南墙不回

  • 民间异录1章(第一章 爷爷之死)

    原标题:民间异录1章(第一章爷爷之死)书名:民间异录第一章爷爷之死在我国,丧葬习俗延续上千年,从古至今,送葬的规矩那是数不胜数。因此也就衍生出了诸多的职业,像什么吹唢呐的,扎纸人的,抬棺材的。不过这些人,都要听从一个人的调遣,那就是白殡知事。白殡知事也叫送葬先生,或是管事人,我们这边尊称为大总。这类人不仅会扎纸人,看风水,甚至就连捉鬼驱邪,都略知一二。因为送死者下葬是一件大事,诸般的禁忌不可触发,所以主家一般对于大总都是十分的尊敬的。我叫张三年,上了三年大学什么都没学到,最后就连工作都没摸到一个

  • 神武魔界太子1章(第一章 神器杀人书)

    原标题:神武魔界太子1章(第一章神器杀人书)小说名字:神武魔界太子第一章神器杀人书“姐,我们家到底还要养这个废物多久啊!”“小声点,要是他再向娘告发,说你骂他废物,娘亲少不了教训你。”“哼,这个废物东西,没啥本事,就知道告状。”“好了,犯得着和一条狗见识吗?”门外,传开一阵对话。林辰知道,王雪和王丰来了。他明白这姐弟两人,是在故意激自己。因为,他们想让他滚出王家。若是前些天,林辰未重生时,或许还会面红耳赤,嘶声力竭地找他们理论。但现在,他不会了。自三天前,魔族太子林辰,死而复生,灵魂占据了这个同

  • 神印圣尊1章(第一章气海中的种子)

    原标题:神印圣尊1章(第一章气海中的种子)书名:神印圣尊第一章气海中的种子“只要将最后一道痕迹祛除,我就能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了?”秦泽低声喃喃,眼中兴奋,朝着百草园赶去,一步之下,跨越好几丈距离。此时,还是清晨,但,路上已有训练的弟子身影。玄天宗,位于天东洲,天域巨头,放眼神武世界,也是名声响亮。秦泽身形瘦削,脸庞消瘦,大约十三四岁,眸子之中,精光闪烁。路上众人,在看见少年之时,也会客气的让在一边,恭敬的叫一句,“师兄好!”前世到公园游玩,捡到一颗干瘪的种子,仿佛石头,又仿佛完全脱了水分,本着好奇

  • 雷云战尊1章(第一章 手可真痒啊)

    原标题:雷云战尊1章(第一章手可真痒啊)小说:雷云战尊第一章手可真痒啊清晨,雷声轰鸣,暴雨倾盆。江北市城南垃圾场,遍地垃圾被雨水冲洗着,浓郁刺鼻的臭味,依旧萦绕不散。巨雷炸响,一座巨大的垃圾山下,一个鼓鼓的蛇皮袋忽然动了,剧烈挣扎后,一个人头从袋口钻了出来。“呸呸呸!这是什么鬼地方?本尊怎么会在这?本尊明明在闭关……不对,本尊想起来了,林月苏,那个吃里扒外的贱人,趁本尊练功关键时刻偷袭本尊,害我神魂俱灭!”“看样子,老天爷都在帮我,竟然让我墨云留下一丝残魂借尸还魂!呵呵,这特么就够了!待本尊重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