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言情小说《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木清竹阮瀚宇全文免费阅读

2017/9/21 16:36:55 来源:热书吧 []

原标题:言情小说《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木清竹阮瀚宇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小说《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已经在【六六小说】完结,这本书的书号是:528

主角:木清竹、阮瀚宇

小编现在将《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这本书的部分章节分享给各位读者抢先阅读哦。小百姓养生网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第九章 欢迎晚宴

阮瀚宇严厉的话语,使得乔安柔脸色发白,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看到阮瀚宇在她面前发怒,而且还是为了那个女人,心中燃起一股熊熊怒火。

阮瀚宇说一不二的性格,她懂,在他面前,她再也不能开口提这个问题了,否则惹恼了他,婚事就麻烦了。

为了这一天,她耗费了多少心血,眼看着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这个女人竟然阴魂不散地又出现了,居然还被请进了阮氏集团办公室,她怎么能忍?决不能因为这个女人而毁了她的大好前程。

她不甘心,也不能错失这么好的良机。

她爱阮瀚宇,阮瀚宇只能属于她的。

既然他们已经离婚了,阮瀚宇也答应了娶她,这就够了,何必逼得太紧呢!

乔安柔抹干了眼泪,重新化了个妆,脸上浮起明媚的笑容来,眼里的光却如寒霜般阴狠。

木清竹,等着吧,看我如何收拾你,我要让你永远滚出阮氏集团。网站http://www.xbxys.com/

A城最豪华的KTV里面,灯光昏暗,彩灯闪铄,气氛hi到爆。

木清竹毫无心情的坐在角落里,脸上是无奈的淡笑。

今晚是阮氏集团为了欢迎她的加入,特地为她举办的庆祝会。

她根本不想来,奈何柳特助拼命的攒着她。拗不过柳特助只得勉强来了,更重要的是,她知道这种场合,阮瀚宇是从不屑参加的,只要见不到他,也无所谓了。

喧嚣的吵闹欢笑声,震得木清竹头脑有些晕沉,胃里很不舒服,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一袭浅绿色的长裙衬得她风姿绰约,曼妙无比。

与KTV包厢相连的是外面空旷的露天舞台,此时舞台上绿树婆挲,微风摇曳,一弯明月高悬!

法国红酒的淡淡清香,随风飘送,木清竹走出包厢,迎面拂来的夹着酒香味的微风拂过她额前的青丝,带来阵阵凉意,她眉头舒展,轻呼口气,心情好了不少。小百姓养生网

这个高档会所是A城最名贵奢侈的消费场所,能进到这里来的人都是A城的上流精英,非富即贵,A城首屈一指的财团—阮氏集团,每年例行的年会都在这里举行,包括各种欢迎宴会。

能够进到阮氏集团工作,那是A城所有青年才俊的莫大殊荣。

木清竹随意走着,作为木家的千金,这种场合还是见惯不怪的。

清脆的笑声如行云流水般朝她飘来。

木清竹迈出去的脚步停滞了,眼里笼上一层暗淡的光。

盛妆打扮的乔安柔仪态万千地走了过来,身姿窈窕,未语笑先闻。

她脸上是迷人而自得的微笑,笑意盈盈的眸子里泛出莹莹亮光,只是从她黑亮的眸子里不时外溢的流光中,木清竹感受到了森人的寒意。说明http://www.xbxys.com/

她们狭路相逢,面对面站着!

木清竹的心突地沉了下去,避过她的眼。

在乔安柔身侧的另一道靓丽倩影更使得木清竹睁大了眼,触上那对张扬的眸子,木清竹吃惊不小。

站在乔安柔身侧的女人,穿着性感的吊带裙,脸上浓妆艳抹,妖艳异常,正用冷冷的鄙夷不屑的眼光望着木清竹,神态傲慢。

“木清浅,怎么是你?”木清竹惊呼出声。

迷离的灯光映着木清浅惊艳而稚气未脱的脸有些玄幻。

“怎么,我不能来吗?”木清浅双眉一挑,挑畔傲慢地说道,“难道就只有你配来这种高档次的地方?”

“你……”木清竹瞬间无语,没想到木清浅的认知竟肤浅到了这般地步,心中无比悲戚,尽管大伯全家背叛了她,夺走了她的家财,但木清浅毕竟是她的堂妺,好歹也是木家的人,怎么说都应该提醒下吧。

只是木清浅怎么会跟在乔安柔身边呢?才刚满十八岁,不是应该呆在学校吗?

乔安柔这个女人心思缜密,高傲狂妄,心肠歹毒,这好高鹜远,一心只想攀高枝的木清浅哪知其中深浅。说明http://www.xbxys.com/

木清浅满眼仰慕,美滋滋地站在乔安娜身边,用心巴结奉承着乔安柔,极尽讨好谄媚!

木清竹心中苦笑。尽她所能,提醒下她吧。

今晚本是阮氏集团包场,毫无拘束的男男女女纵情欢笑,去压解闷,尽情释放,气氛极棒!

可因为乔安柔的到来,顿时全场冷清下来,所有人的眼光都望向了这里,谁也没有想到乔安柔会来,高傲如她从来不屑参加这种职员聚会的。

“乔总好。”所有人鞠谨有礼地齐声恭叫道。

乔安柔高昂着头,微微笑了笑,点点头,女王范十足。

“Alice小姐,这是要去哪儿呢?今晚的欢迎宴会还满意吗?”乔安柔满脸笑容,像上级慰问下级般拦在木清竹面前,关切地问道。版权xbxys.com

木清竹云淡风轻,不置可否的淡然一笑,眼眸却朝木清浅望过去,伸手搼住了木清浅的手:“清浅,跟我走,这里不适合你,赶紧回去。”

她手上的力道很重,搼住木清浅就朝外面拉去。

木清浅用力甩掉了木清竹的手,狠狠推了她一把,怒声骂道:“呸,木清竹,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赶我走,我可是乔总的人,你算什么?不过是个被阮瀚宇休掉的下堂妻,还没皮没脸地赖在阮氏集团里,一个被男人遗弃的怨妇,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木清浅满脸嫌恶,大声嚷嚷,唯恐天下不知:“不要以为赖在阮氏集团里,阮瀚宇就会爱上你,做梦吧。”

她瞪着洋洋得意的眸子,满脸张狂与鄙视。

木清竹被甩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仓促间撞着后面拿着红酒杯的人,“呯”的一声,红酒杯咣啷掉地摔了个粉碎!

围观的人全都惊呆了!不久后全场窃窃私语:

“Alice小姐原来就是传说中阮总的妻子啊。”

“啧啧,听说阮总非常讨厌他的妻子,从来没有回过家。”

“原来她就是那个不受宠的原配,从没在阮总的身边出现过。”

“这Alice小姐也没传说中说的那样长得不堪啊!长得蛮好,挺有气质的嘛,怎么会得不到阮总的爱呢!”

“哎,真是可怜,到头来还是被阮总休掉了。”

……

各种不堪的议论声纷杂着,他们全都将目光投向了摔倒在地的木清竹,眼里的光有惊诧,怪异,鄙视,同情……

没有谁主动想要去扶她一把。

连阮总都不爱的女人,他们哪敢去献殷勤!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第十章 丢人现眼

木清竹摔倒在地,各种鄙夷不屑的眼光使得她浑身发冷。掌心上刺骨的痛传来,有温热的液体从掌心流了出来,她知道那是摔碎了的红酒杯玻璃碎片扎进了手心的肉里。

麻木得没有痛觉!

她的脸惨白胜雪,强装在脸上的微笑渐渐僵硬,好在月夜中,霓虹灯闪烁着,并不是那么的明亮,遮掩了她脸上无法抑制的痛苦。

是她自找的,活该受这些屈辱!

谁叫她多管闲事呢,木清浅都说了,她现在的处境又凭什么去管得意的人的前程呢!

眼泪在眸子里转着,木清竹咬紧了牙关。在围观的阮氏职员各种眼光中爬了起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阮瀚宇不知何时已站在了天台的入口处,眼神燃着晦暗不明的光,看似漫不经心般望着这里。

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着这出戏,谁也没有注意到阮瀚宇的到来!

直到木清竹走出众人的包围圈,朝外面走去,顺着她的身影,这才看到了正站在入口处的阮瀚宇。

木清竹脚步虚无,红唇紧抿,一步步朝外面走出。

阮瀚宇的身躯似铜墙铁臂般堵住了她的出路,他身上独特的薄菏味混杂着淡淡的香烟气息洒落在她面前,空气里即使混合着各种浓烈的香水味,他那独特的好闻的气味还是直往她的鼻中灌去。

木清竹立刻意识到:阮瀚宇竟然也来了!

心中的凉意更重了。

他是来看笑话的吧,刚才的一幕想必他也看到了。说不定还是他暗中授意乔安柔过来羞辱她的。他要的不就是这样的效果吗!

一股气流直冲上头顶,眼前所有的景物都在晃动,她的身子摇摇欲坠。

“瀚宇,你来了。”乔安柔见到阮瀚宇,乌漆的眸中瞬间放射异光,紧跑几步粘过来,把手挽进阮瀚宇胳膊中,浑身紧贴在他身上。

“发生了什么事?全围在这里干什么?”阮瀚宇厉目扫视全场一眼,冷声开口问道,他身着名贵白色休闲T恤,下身着黑色七分短裤,帅气的西式头,修长匀称的身板,就是这么随意的穿着,霸气外露。

“瀚宇,刚才Alice小姐与她的堂妺木清浅起了点争执,吵了起来。”

乔安柔娇嗲地说着,边察言观色地注意着阮瀚宇的表情,见他眼里飘过丝疑云,便朝着木清浅使了个眼色。

木清浅见到传说中英俊帅气的阮瀚宇,早痴迷了,正犯着花痴。

这帅气而又多金的阮瀚宇可是A城无数名媛的金龟婿,更是不少少女梦中的情人。

木清浅真没有想到今晚会在这里遇上他,竟不知如何开口了。直到乔安柔含笑阴冷的眼眸朝她望来,被她眼中冰冷的光激醒,忙脸上堆满媚笑,讨好的附合道:“阮总,今天乔总带我过来玩玩,却遭到我堂姐的辱骂,还要对我动粗,我气愤不过这才与她吵了起来的,你要不信,可以问问大家。”

阮瀚宇眸里燃着晦暗不明的光,似乎才看到正站在他前面望着自己犯花痴的木清浅,眼里飘忽过小小的惊讶,面前的女孩精致的小脸还真的酷似木清竹,只是那眼里的光远不及木清竹聪慧灵动,浑身上下也找不到一丁点木清竹特有的高贵脱俗。

他俊眉轻挑,淡然瞥了眼面前站着的弱柳扶风般的女人,脸上是嘲弄的表情。

这个女人竟会不顾形象在大庭广众中动粗吵架?在他眼里木清竹虽然有时会不近人情,但也不至于粗俗到如此境地。

“是这样吗?”他眸色清冷,目光如电,冷声朝着木清竹质问道。

木清竹嘴角浮起一丝凄凉讥讽的笑意,掌心里被玻璃碎片刺中的伤口火辣辣的痛,她握紧了手,痛得浑身无力地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像个易碎的瓷娃娃般。

可她脸上仍然挂着那丝冷冷的笑,理智清醒冷静,甚至没有只言片语,只是冷冷地迎着他的眼光。

这些日子来,心力交瘁,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就算在梦中都是在痛苦揪心的难过。

木清浅的污告,她连争辩都不屑,阮瀚宇显然并没有看到全部,可一直以来,他从没有相信过她。

争辩无济于事,解释更是枉然。

羞辱己经算不上什么了,更何况还是让她心寒到极点的木清浅呢,她对一切都无所谓了,再也不会在乎阮瀚宇怎么看她的!

很显然,木清浅是受了乔安柔的指使,刚刚爬起来时,她眼角的余光敝见了乔安柔脸上的那抹得意讥刺的笑。

心,累极!

鲜血透过指缝缓缓滴下,木清竹目光沉沉里透着无尽的寒意。没有人会在意她的伤,阮瀚宇此时看她的眼神除了冷便是奚落。

“一个全球的顶尖设计师,没想到心胸竟如此狭窄,行为如此粗俗,真是丢人现眼。”阮瀚宇的声音冰冷,木清竹全身寒颤,好似被风霜摧残的花朵,零落飘摇。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第十一章 极品男人

“小竹子。”低沉,好听的男声,似魔音般穿透空气而来。

恍若平静的湖面惊起一圈圈的漪渏,又若黑夜中亮起一道星光,给一切带来了新的希望。

木清竹全身一怔,抬起了头,能叫出她这个小名的人除了他还能有谁?

难道他来了?

一个西装革履,高大养眼的帅气男人正朝着她走来,脸上洋溢着得体迷人的微笑,温柔的眸子似要滴出水来,他温润如玉,风度翩翩,全身透着高贵莫测的气息,决不同于一般有权势的男人,那种幽远宁静的高贵与淡然自若的优雅静静泻露出来,无需猜测他的身份,写在脸上的尊贵,决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拥有。

他刹那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小竹子,真的是你!可算让我找到了!”男人带着处变不惊的淡笑,目光如火般温存,明眸里温软一片,满脸柔情。

“景总……瑞哥。”木清竹只惊怔了瞬间,回过神来,眼里流光溢彩,如同暗夜的星光燿燿炫目。

她心中一暖,恍若放开了的闸门,所有的压力瞬间外泄,内心感到一阵宁静与温和。

“瑞哥,怎么会到这里来了?”她惊喜问道,脸上是自然柔和的笑意,那么宁静,那么温暖,恍若变了个人似的,身上的冷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

她明丽温暖的笑容让阮瀚宇瞬间面色暗沉,他从没有见过木清竹如此明媚开怀的笑容,在他的面前,她的笑容永远那么僵硬,冷然,就如一座冰山,万年不化,可阮瀚宇此时才觉得,其实她的冷只是针对他的。

她清纯自然的笑意与他相距有千里那么遥远,他心中徒的升起股怒火,眼神如刀。

“小竹子,没有经过我的批准就回来了,这是为何?”男人如炬的目光盯着木清竹苍白的小脸,她弱不禁风的模样,让他心生怜惜,手,情不自禁地抚上她的头,带着不忍的责备。

“我……”木清竹无言,仍似在梦中,嘴唇喃喃。

“小竹子,怎么了?你脸色很不好!”男人紧盯着木清竹带着痛苦的脸,还有那拧紧的眉毛,担忧溢于言表,大手抚上了她的秀眉。

“瑞哥,我很好,没事。”木清竹淡然笑笑,“好巧,竟在这里遇到你!”

“是有点巧。”男人点头,尔后目光一沉,“若不是我找来,你是不是打算永远也不回去了?”

“景成瑞,天啊,他是景成瑞。”人群在经过短暂的静寂后,忽然有人惊叫出声来。

“景成瑞,他,竟会出现在这里!”

人群越来越不安静了,蠢蠢欲动,脸上带着莫名的兴奋。

景成瑞,全球知名景瑞集团的总裁,美籍华人,公司总部设在美国洛彬机,旗下经营着全球所有热门行业,生产豪车为主,财富无可估计!

然而,更为人传奇的是景瑞分司的总裁景成瑞,全球的神话人物,年轻英俊,神龙不见首尾,从没有人见过他出席过任何公开的场合。

更有传言,他通黑白二道,现任欧洲的许多国家首脑都是靠他背后雄厚的资金财力赚助竞选的,这样一个无论是政界,还是商界都风云迭起的传奇人物,给他旗下的公司更是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神级人物景成瑞,他的存在,绝对是个神话。

就是这样的一个神级人物,竟在这样的一个平常夜晚,从天而降了,还与同样强势的阮瀚宇的前妻含情脉脉,神态亲昵。

这足以吊足了所有在场的职员胃口,他们全都兴致盎然的瞧着,这可是他们见过的最激情的晚宴了。

气氛诡异。

掌心的痛使得木清竹的眉毛越拧越紧,脸色也更加苍白。

她站直了身子,身体摇晃了下,差点摔倒。

景成瑞眼疾手快,趁势扶住了她,轻轻一带,虚弱的木清竹跌倒在他怀中,半边身子都靠进了他的臂弯里。

“小竹子,不舒服吗?”他眸色深深,焦灼地问道。

木清竹头虽晕沉,意识却没糊涂。

他们挨得太近,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们都不好,更何况现场还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便挣脱出去,用手扶着铁栏杆支撑着,手心抓到了圆铁杆上。

“哎哟!”她惨叫出声,手上刺骨的痛使得她额角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小竹子,手,你这手怎么了?”景成瑞乍然变色,伸手捉住了她柔弱无骨的小手。

刚刚他看到木清竹被那个不善的女人推倒在地,本来想及时赶过去扶起她的,他没有想到她的手会受伤。

可此时的阮瀚宇正好走进来了!

他倒想看看木清竹心心念念爱着的男人究竟会是个怎样的态度,令他意外的是,阮瀚宇对她的态度,不仅冷漠而且毫不信任她,甚至宁愿相信别的女人也不愿相信她。

他释怀了,也心中有底了!

阮瀚宇不懂得怜惜这么美好的女人,他可不会那么傻!

犹记得当木清竹设计出那款豪车时,她曾经说过,是为了她心爱的男人设计的,当时景成瑞暗暗失望,能得到这样一个聪慧的女人倾慕的男人必定是无比幸福的,也一定是惜她如宝般。

可今天的发现,让他心里有了一丝期待,原来一切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所以他站了出来。

在美国时,他最喜欢听木清竹弹钢琴了,那葱白般柔弱无骨的玉指芊细灵活,弹奏钢琴时美妙的音符从她玉指间泻出……

怎能瞧着它被伤害?

轻轻掰开她的小手,一条血肉模糊的伤口横卧在掌心,上面全是玻璃碎片。

“怎么会这样?”他吼叫出声,带着怒意,眸中似利箭般剜了阮瀚宇一眼,紧紧捉住了她的玉手,拖着她就要走。

“不要,瑞哥。”木清竹虚弱地叫道,“我没事,没有那么娇弱,不要紧的。”

“都这个样了还没事,你这个傻丫头,还是那样不会照顾自己,快随我去医院。”景成瑞低吼,心中疼惜不己,拉着她不由分说就要往外面走去。

木清竹抵不过他,被他带入了臂弯中,身子随着他往前走。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在【六六小说】已完结,这本书的书号是:528

喜欢这本书的读者在微❤公【六六小说】中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完整版。

责任编辑: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齐白石:冬笋炒白菜,不借他味,满汉筵席真不如也

    白石老人作画冬日里的家常菜——大白菜,以平常味满足我们的平常心。都说北京人爱吃白菜,一个冬天吃的白菜有北海的白塔那么高。汪曾祺先生在《胡同文化》中写道:臭豆腐滴几滴香油,可以待姑奶奶。虾米皮熬白菜,嘿!可见老北京对于白菜的热爱。齐白石白菜蘑菇(《花卉册页》八开之一)册页纸本墨笔30cm×25.5cm无年款题款:借山吟馆主者庨。钤印:白石翁(白文)当年在北京的齐白石生活过得有点“抠门”,尤其是对于吃。他的吃总离不开一种寻常可见的蔬菜——白菜。白石老人爱吃白菜,也爱画白菜,他笔下白菜饱满水灵,叶叶拢

  • 男人这张信用卡不用还吗

    文章转自欧神我们相信,人与人都是平等的。一个自由人,如果哪一天他结婚了,一定是为了追求更大的幸福。因此当某个傻瓜结婚后,他彻底地懵圈了。雪片般飞来的,是无穷无尽的账单。消费者的权益,却细微到几乎没有。我想“女权”份子们,或许搞错了一个问题。男人不是取款机,不是ATM,也不是吸血宿主。男人是一张信用卡。信用卡的意思,你刷了要还的。男人不是提款机,信用卡是记账的。你可以肆无忌惮地消费,肆无忌惮地挥霍男人心力,肆无忌惮地排泄负能量。但“信用卡”是记账的。一笔一笔记在账上。到了一定时间,他就给你寄封账单

  • 夜-色-小-说

    由于篇幅限制继续阅读...............................................................................................................................................................

  • 新华网丨陶诚:全面落实十九大精神 让中国“歌剧力量”绽放光芒

    “新时代要有新风貌,也要有新作品。21世纪歌剧创作呈现出高水准、高规格、多元化的特色。我们要把十九大精神对文艺创作的新要求,认真领会并落实到具体的歌剧创作当中去。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陶诚日前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内容占了较大篇幅。美好需要文化,文化创造美好。在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中,丰富的精神食粮不可或缺。近年来,剧院创排了《白毛女》《小二黑结婚》《伤逝》《原野》《红河谷》

  • 当脾气来的时候,福气就走了

    当脾气来的时候,福气就走了!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的情绪。一个能控制住不良情绪的人,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安源摄水深则流缓,语迟则人贵。我们花了两年的时间学说话,却要花数十年的时间学会闭嘴。说,是一种能力;不说,是一种智慧。安源摄静能生智,智者之所以不惑,除了学问,更重要是心静。想要把这个世界看清,先要沉淀自己的心,心乱一切乱。安源摄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心柔顺了,一切就完美了;心清净了,处境就美好了;心快乐了,人生就幸福了。安源摄人心越宁静,越能客观地认识世界。常常不是

  • 三坛大戒知多少系列之一:什么是“三坛大戒”

    何谓“三坛大戒”?三坛大戒是中国大乘佛教特有的一种传承仪轨,是一个人由发心剃度到圆成僧相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步骤。一个出家修行者圆登三坛,受持三衣、钵、具后,即是佛祖心法的传人,成为正式僧侣了。释义“三坛大戒”中核心为“戒”,戒为防非止恶,“佛世时以佛为师,佛灭后以戒为师”,戒律是佛教徒的根本依止。因三坛大戒时传戒分为三级三次,即:初坛授沙弥戒;二坛授比丘戒;三坛授菩萨戒,故称“三坛”。“大”有圆满殊胜义,这里是指新戒通过依次登坛,圆具三种级次的戒法,成为正式菩萨比丘,功德殊胜之意。以汉传佛教常用戒

  • 8年!崇文宣武离开我们已经8年了!

    在北京有一种文化叫崇文宣武有一种记忆叫崇文宣武有一种情怀叫崇文宣武2010年7月,北京的崇文宣武与东城西城合并。从此,北京城区的版图上,再无崇文和宣武。8年前,北京再不崇文不宣武,只有东西;住过宣武区的人,都知道宣武是北京小吃的聚集地,聚集了各种小吃界的经典名店。一条牛街下来能把北京的小吃吃个多一半儿下来。论起崇文的小吃,其实一点不比宣武差,譬如豆汁儿,除了牛街的宝记豆汁,崇文聚集了北京城最好的几个豆汁儿店。记忆里,我的童年是在欢乐中度过的...记忆里,小时候奶奶总带我去崇文门菜市场买菜。崇文门

  • 道光通宝收藏价值(附最全版本及价格参考)

    清朝皇帝一共有12位皇帝(依次为):努尔哈赤、皇太极、顺治皇帝、康熙皇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嘉庆皇帝、道光皇帝、咸丰皇帝、同治皇帝、光绪皇帝、宣统皇帝。这些皇帝都发行了很多版本的钱币,他们的钱币有的很值钱,有的几乎没有收藏价值。道光通宝是中国古代钱币之一,铸于清宣宗道光年间,钱径一般2.2-2.4厘米,重2.5-3.6克。道光通宝只少数钱背有星月纹以及记地、记年、记值的汉字,但却不多见。曾有一枚“道光通宝”背“宝源”小平雕母的钱币,拍卖成交价是四百十二万五千元人民币。钱文“道光通宝”四字以楷书

  • 私享日历丨齐白石:仙鹤图

  • 7个你从未注意到的著名事物的错误

    每个人都会犯错,他们实际上让我们学得更快。他们的错误可能会被忽视多年,并导致灾难。V哥今天想告要诉你一些没有被人注意和不幸的事情。1、方形的窗户第一架飞机有方形窗户,曾经导致一场事故,造成56人死亡。事情是,在飞行过程中,窗户角落承受的负荷会更高。同样的效果也可以在旧建筑中看到,它们在窗户的角上有很深的裂缝。事故发生后不久,这个错误就被纠正了,从那时起飞机就有了圆角的窗户。2、迪斯尼音乐厅这个建筑是用弯曲的金属框架建造的,它能有效地保护大厅不受高温的侵蚀,同时也能把附近的建筑物“烤”起来。从金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