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北京·东京|从Beams的民艺活化到李达康的金山修路

2017/5/31 1:41:18 来源:LukAround []

原标题:​北京·东京|从Beams的民艺活化到李达康的金山修路

讲两句:

留美女生的一番毕业感言掀起舆论风潮,但正如老友所言,「大四学生(涉世未深的热血青年)的认知也就那样了,热血上脑一句气话或是玩笑话。​北京·东京|从Beams的民艺活化到李达康的金山修路

讲者不洽当,但拿着小孩一句意气话来做文章又算什么好汉。大人物给的警世良言不见这些人逐字分析严格执行,却要在本应一笑置之的个人错误言论上置她于死地突显自己有多「不卑不亢」。

没错,你有大条道理家国情怀的自由,别忘了人家也有说话的自由,她说的场合不对你不能苟同,不看就是了,她的认知错或对自会由她本人负责。最怕死争烂争占个山头,到头「敏感的」与「自大的」竟是同一类人(某种情愫作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提这个,是因为刚好这阵朋友圈内各种「北京焦虑」,而我刚好左眼看到北京的沙尘暴与臭氧问题,右眼(因为在日旅游)看到东京哪里做得更优秀并想谈谈这种优秀,往日一旦谈这种便有人跳出来说「纵使北京如何烂我就是爱它」「只看东京的好看不到自己的好」,我无意与这些人一般见识他们更不是我的目标读者,只是借这个想讲,大多数人做外国或外地更佳案例分析,并不是为了抹黑阁下的故土或家,相反是为了它更好才提出见闻或见解。东京有多好,北京有多坏,并不是对立面,不是水准相差远近的问题,是两者之间如果是递进关系,无须拿一地的好来笑另一地的差。

  

前两周在东京暴走的五天,主题当然是买买买,但由于最近比较关注民艺,本地文化保育活化的话题,所以又有留意到东京如下几点。版权xbxys.com

城市管理篇|干净的士背后的大命题

同行的朋友感慨为什么日本的士可以这么干净,第一反应当然是的士司机会每天勤力抹擦,除去这点外,乘客的鞋及行李带的尘更少又是因素之一,乘客的鞋以及行李底部/轮子更少尘又是因为城市管理得好,城市建设的尘土管理,露天土地的植被管理等等;从而造就最简单直接可见的是城市能见度高以及空气指数优良,再往前追,当年战后受美国扶持经济大起飞,物质生活丰盛,但城市污染也去到严重地步,政府出台严厉垃圾分类的行政措施治理才见成效(当然,之后工业类企业外移也是重在因素)。

  

美育篇|国立新美术馆与老年观众

不知是不是快到尾声的缘故(22号完结,我是19号去的),国立新美术馆的「草间弥生:我的永恒之魂」展览我和朋友排了半个钟才买到票(1600yen每人),然后又再花了40分钟才排到入场,看完展发现期间限定的商店选购后也需花起码半小时买单,于是作罢。

入场观众里有一群高中生在办团体票;有大量中老年;以及一众青年。即使在纽约MoMA,来自全球的参观者里中老年观众的比例都没有这里高,撇开社会老龄化严重的客观现状,这些看起来是来自各行各业的老人令我们不由得感叹,人家的对美的感知(美术教育)是先进得多,很简单,懂得观看/消费现代艺术展览的国民,生活上对美的认知也不会太差,社会从业人员又由这些人构成,好的设计做出来有人买账,从而优胜劣汰,整件事循环起来很容易。

  

  

这是我的ins截图,没想到右下角在手信店买的波点碟也刚好「符合选题」,声明啊,不是「预先安排」。

设计篇|筑地海报与国立新美术馆的手信

所以接着上面的话题说,即使是街头巷尾的议员竞选海报,或是在筑地市场看到的店以及片区海报设计,水准都是稳定地高质。在国立新美术馆排队前,我特意先从手信商店浏览了一圈,选择了几张明信片以及一支木柄原珠笔,明信片是本地艺术家的水墨作品,有相扑题材以及一些追求形式美的画作(见下图);即便是购物袋也有经过充分的Branding体现,即使没有这些,国立新美术馆的展览仍是一流的,但这些配套的工夫与思考,正是所谓文明软实力所在。阅读xbxys.com

  

  

  

说到文明软实力,就不得不提本地设计的畅销,无论是衣饰品牌,或是工业产品,都备受本国国民以及游客欢迎。一个国家一个文明,是瞎忙活做账面,进得多花得更多,还是有本事左手转右手,就看本国提供的商品是否有竞争力,你会说这几年中国的无论家电或是IT方面都有了大的长进,但衣食住行首当其冲的「衣」仍是外国品牌居多,奢侈品或是设计师品牌在海外靠华人撑起的新闻人人听来确实是有点让人虽然「小家子气但却真切」的欣慰与窃喜,不过它背后也正是大量的金钱外流,从个人的角度当然不用也没必要担心得那么远,但你从这个角度看回头,就又知道为什么这些年政府有了钱,就开始支持自家的设计与创新。

要说够不够,肯定未够,因为行政干预只是发愿,渠道与落地还需作为桥梁的本地商业对它落实与推进。上海时装周这几年从「不知为何而走的秀」走到有配套的SHOWROOM/订货会以及高质的PR支持(比如我们的朋友Zerima的Tube就为本地设计师做了不少很捧的顾问及公关行为),一旦有不错的人与圈子相互启发,事情就会快起来。

而街上的人穿什么用什么,除了决定资金外不外流,还是流行文化风景的重要构成。

流行风景篇|东京年轻人图鉴

在东京的年轻人应该也是来自五湖四海,但环境会生出一种氛围是打扮是暗自角力的事,所以街上的年轻人(很多)都有自己一套,除了上班的职员,各种风格都有,而归纳起来的共通点有如下几样:

1.不爱剪发,爱Gel头;不Gel头的话爱戴帽,而且戴得洽如其分;大部分有胡子的都修得很好(和他们人种体毛多也有关?);

2.帽或袜是重要的「配色环」,帽与鞋,或是上衣与袜,颜色上有呼应;

3.整体色Tone把握得好,与商家所售的「流行色」有关,比如浅卡其的裤子搭啡色的鞋,头上戴啡色的帽,穿件白T再加个黑色/深蓝色表带的手表;

4.大多数人不会穿最在「风头火舌」上的鞋,但会选择好搭的鞋,其它单品亦然;

5.风格多样不单一,军事的,都市户外的,手匠人类的,Punk一点的,运动的,美式街头的全部共融为一体。

  

文化保育篇|BEAMS,idee与柳宗悦

在最繁华的表参道的十字路口,有一家专卖香道用具以及一些茶道相关的杯杯碟碟,以及一些传统的小工艺品,静静坐落在东北方的转弯街角,从这里往东南方走(CdG大店方向)有街心神社(好吧,是我从广东话街心公园延伸出来的叫法),以及以日式庭园为建筑样式的根津美术馆。小百姓养生网

  

  

  

日本在文化保育上尽了很大努力,因为亚洲全盘西化的今天只要你愿意,便利垂手可得,全球化的背后是文明的汇通共融,问题的症结也正在这里,文化汇通共融的前提是有文化选项可供混和,在大家都接受西方那快准狠的那一套的时候,只要停止向内挖掘与研究,之前跑的三十步分分钟可以快速倒行三百步——没办法,我们生活的世代实在太过方便。

  

  

  

在新宿的Beams JAPAN有五层楼,除却二三楼卖时装,一四五楼都是将「现世的民族工艺/物品」与流行风景结合,生出一些新的期间限定商品或作陈列用具使用;最让我感动的是,新的设计,新的包装手法,但是是为了把植根于大和民族文化生出来的工艺与产品卖出去。与民族自豪感无关,大家都知道「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但是民族的为什么是世界的又有人解释过吗?人类的「世界文化」正是由「各个民族的文化」组成,但文化文明应该随社会形态变化而变化,而不是迂腐地使用一些元素拼贴并加以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大政治正确(想想我们那些新民族歌曲),BEAMS最捧的地方是,让现世代的年轻人接受并使用传统的物件,通过有力的品牌强化手段革新传统厂商/传统工艺持有者=古老石山的形象,让他们也能以合适的姿态参与到流行风景里来,当中与新世代设计语言或是与意见领袖的融和(Fusion),都是有力的「保存」「变更」致使其「适应」时代形态,某程度上,这就是文明本身的进化。

  

  

  

在本地艺人里,萨顶顶一度打造的世界音乐是好的尝试,电音效果器与传统乐器的交叉,传统唱法与流行曲式的交叉,这种放民族的一条生路(作新的不同的尝试)才是真正的「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说完BEAMS,讲讲Idee以及MUJI,前者更多是在家居美化上去收容一些各国的传统工艺品或是画作,后者的FOUND MUJI是我自己认为伟大的存在,曾经在上海的MUJI店里买过一套瓷碟给朋友做house warming礼物,是用稍有瑕疵的回收瓷制品重新修复并加以天青式样图案设计的企划。

  

  

我其实时常在想,时装也好产品设计也好,好设计已经那么多了,即使考虑使用周期,但复刻旧的设计似乎只要在在新旧设计比例上或是手法上去平衡销售的发展,新设计的诞生是否因此可以放缓?

这个按住不表,FOUND MUJI里从全球收罗而来的「好设计」全是生活用具,多年前网上当笑话来看的MUJI卖一千多的中国祠堂凳便是其中之一,考虑到质量比起一般祠堂长凳要高,日本国的生活指数以及入口关税,这个价格或者有它理由,而行为背后最珍贵的是,把「旧有的好东西重新改装并商品化」投入市场是最好的保育及活化。

道理是通用的,表面是一个点,背里是一个面,这是为什么你在名牌店里买件Tee都要付一千二。​北京·东京|从Beams的民艺活化到李达康的金山修路

计划经济篇|福冈草莓,青森苹果与李达康的金山路

可能有些人会误会我是个心怀家国的人,并不,反过来,我只关心一国里过活的人过得好不好,而反过来,(刚好是)这些人与社群及背后原带着的文化构建成了民族和家国罢了。

那天在筑地市场,同行朋友一起分吃一盒草莓,让我想起以前听过的日本农业的政府干预方式,比如青森县享负盛名的水果苹果,那一年就会在大家的收成中评比出苹果之王,同理,福冈亦一样拍卖天价草莓,一方面,通过传媒对数字的敏感传播开来,另一方面,又让大家知道,哦,原来这个县种这个强。

回家之后我边收拾边看之前还没看完的剧集《人民的名义》,有一集讲到李达康在金山县任县长时执意铺路,「因为不铺就更没改变的可能了」是行政指令背后的潜台词,付出了人命、金钱以及时间,好不容易才稍为改变了这个贫困县一点面貌。所以好多时百姓看到的是眼前的受创或利益,但有远见的人应该有执行的魄力。

  

  

  

德育篇|地铁排队

东京地铁的不说话习惯可真是让人有点不习惯,但排队先让下车的人下好,繁忙站点即使人多但上扶手电梯前仍在左边依次排队(即使右边急行位没有人也不会抢位)又叫我印象深刻。我们常说好制度叫人自我约束,有时就是来自这一点的人人自觉,以及人人自觉的大前提——大环境让你安心,起码不会让了位给下车的人,结果自己因为没抢先恐后挤上车就挤不上;另一点我觉得含蓄又有力的是他们店员在店内路过时的「低头不直视点头」,说德育,太多可以讲,我们还是先把不抢上车这点学了先吧。

  

文化输出与PORTER特产

我以前也表达过一个三毛钱观点是真正的有型是向世界输出新的有型,在这方面,其实除了英美德日,其它国家还真是相对薄弱,漫画二次元,新的设计语言以及植根于传统文化的现代革新,都是这个国家令人着迷的文化,是堂堂正正的(或有相互影响但仍)独一无二的「文化」。网站http://www.xbxys.com/就拿BEAMS和PORTER,还有UNDERCOVER来说,店,手袋以及设计师品牌,都与英美的做法是那么的一样又不一样。

巧的是,一战二战里,这四个所谓强国都担任不同角色,而日本(的某些人,或是共同意志?)或者因为野心太大,也不是没有不好的地方。

  

那天在国立新美术馆排队入场时,我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当时美国投下原子弹时,国际舆论环境到底如何,一查之下才知道大概是日本太膨胀所致(抱歉,我历史真的学得很差)。

去年我刚开这个号的时候,引用过杉本博司「直至长出青苔」里的序的一句「世间没有名为杂草的植物」,这么柔软,对生命充满敬畏关爱的话语,竟是出自侵华以及拒绝投降引致广岛被投下原子弹的天皇,早几个月看西片「血战钢锯岭」时我也在想,咦,电影描述怎么有点一边倒,日本男儿也是某人的儿子与父亲或是爱侣啊,直到最后他们剖腹自杀,略带悲情的画面倾向性仍使我认为那是强调战争里其实大家都是输家(另外一出是「KONG」里面的美军与日军在骷髅岛戏剧性地放下了,因为失去了要对立的因素与理由),但没想到原来背地里是这样一回事,感兴趣的可以搜当年投下原子弹的(我不记得名字的)美国空军将军的述辞。我不敢说那一定是对的(谁又能说?),但起码是一种主流角度。

  

  

好了,差不多了。最后想讲,有关民艺,我又真的蛮想谈一谈,你们觉得国内有什么老品牌是值得一提的吗?欢迎讲讲。

  

「そいま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我

  

怕肥,

附 庸 风 雅 ,游 离 浪 荡

“本期话题:

上两周没更新,这篇更新长点当Sorry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会间中在这个号推送一些胡思乱想或是片言碎语,如你不介意订阅列表(和现有生活)多一种可能性,或许你也不介意点小蓝字先搬个小凳关注我?

责任编辑: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禁欲总裁宠上瘾8章

    原标题:禁欲总裁宠上瘾8章小说名字:禁欲总裁宠上瘾第8章交易脑子里快速的闪过了几条画面,季谣握紧了手机。“原来是莫少。”莫沉言不说话了,电话那头就这么沉默着。季谣咳嗽一声,“莫少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儿吗?”“十分钟,给我滚下来!”电话被挂断,季谣有些懵住了。这特么是什么情况。季谣走到窗边往下看,楼下确实停了一辆黑色的跑车。距离太远,她看不清那是什么车,那是谁的车。想了想,她随手抓了件戴帽子的外套穿上,又加了副大墨镜遮面,才闷着头低调的下了楼。走到车前,果然看见莫沉言坐在车里。敲敲车窗,那张素净又

  • 幸得遇见你8章

    原标题:幸得遇见你8章小说名:幸得遇见你第8章谁下贱!婆婆的话越来越难听。到了最后,简直是不堪入耳,什么戳心就捡什么来说。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刚被楚南的事情闹得,也没有那个力气和她回骂。也忍不住她一直骂,就胡乱抓了件长外套和手机,出了门。外面到处都黑乎乎的,除了昏黄的街灯什么都没有,兜兜转转一圈,正觉得无处可去的时候,好巧不巧的来了一辆空车的士。我苦笑一声,看样子上天都觉得我应该离开家,不然怎么可能在这个点还能让我打到车呢。伸手拦了车,坐了上去,司机问我去哪儿。我茫然了。娘家,我是不能回了,

  • 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8章

    原标题: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8章书名: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第8章我们的婚约就此取消!“你个死丫头,你在浴缸里溺水了,你怎么……你跟谢赫出门吃饭,怎么弄的?我知道,我妈说的是什么,她必然是看到我身上那些吻痕才会这样说的。看来,她还不知道我被谢赫灌醉下药,然后送上他老板床的事情。我咬牙支撑着沉重的身体坐起来:“妈,我不会嫁给谢赫。”“你说什么,你有胆再说一遍!谢赫那小子多好,不是又升职了吗,长得好工作好对你又好,你还有什么好挑的,你作什么作。”我妈伸着手指头点我的脑门,力道很重,十足的恨铁不成钢。“

  • 契约男友被偷种8章

    原标题:契约男友被偷种8章小说书名:契约男友被偷种第八章亏你想的出来时光荏苒,一晃五年时光已经悄然过去,洛柒晨凭着身体里残留的顾北辰的种,人工受孕后,就出了国,过着自己的生活。五年内为了忘记那个说不爱她,却说会对她负责的男人,疯狂地研究跟工作,从原本学的外科到内科,骨科,脑科……最后到心理学,如今已经是国际知名的医生。医学学位证书一大摞,评奖证书一大摞,可是她却始终没有能忘记顾北辰。望着窗子外面的细雨,思绪不由得飘向远方,手机突然响起来,“喂?”“洛小姐,你的回国机票已经办好了。”电话那边传来客

  • 豪门宠婚:蔺少的天价娇妻8章

    原标题:豪门宠婚:蔺少的天价娇妻8章小说:豪门宠婚:蔺少的天价娇妻第八章:惊喜?惊吓!从殡仪馆出来的时候,叶雨瞳已经没有先前那么悲痛的神情了,只是整个人看上去无精打采,蔫了的一样。“雨瞳,逝者已逝,我想叶叔叔也不愿意看见你这个样子的。”早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几个让人捧腹大笑的笑话,似乎也突然感觉全都派不上用场。叶雨瞳微微抬头,侧脸看着禹寒,扯出一抹笑来:“禹寒哥,谢谢你今天带我来,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禹寒干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没想到他的想法原来叶雨瞳全都知道,这让她很尴尬啊。“那既然出

  • 腹黑小妻很撩人8章

    原标题:腹黑小妻很撩人8章书名:腹黑小妻很撩人第8章总裁驾到总裁莫锦言驾临服装公司,全公司的女员工都沸腾了,只有梁碧落淡然自若地做自己的工作。俗话说,逾是平静就逾是风暴的中心。梁碧落越想远离焦点,追光灯却一直执着地一直追着她:莫总裁亲临主持召开服装公司新员工座谈会!罗凡激动得泪花闪烁,梁碧落却心思纠结。当时故意“碰瓷儿”,随后帅气摔门,潇洒走人,心中期盼的就是引起他的注意,但没想到再次见面却是这样的工作场合,他还记得她吗?不过见识了莫锦鸿的所作所为,她对莫家公子的能力非常质疑,甚至怀疑自己孤注一

  • 美女上司很傲娇8章

    原标题:美女上司很傲娇8章小说:美女上司很傲娇第八章难道他们是恋人照片背景大部分是在意大利,有意大利的风景名胜,比如罗马斗兽场、比萨斜塔之类,还有一些是在法国拍的,有埃菲尔铁塔、卢浮宫、香榭丽舍大街等背景!也有几张是在中国拍摄的,不过不多!莫非这个外国男人就是林曦儿呓语中的Lucas?难道他们是恋人?难道他们现在吵架闹分手?我还在粉墙上看见了林曦儿的合成照片,电脑合成技术将一个人复制成两个,然后出现在同一个背景下,至少我以为这是一个新鲜很有技术的玩法!因为我自己从来就没有过这种合成照片!真地太逼

  • 烈火青春8章

    原标题:烈火青春8章小说名字:烈火青春第008章功夫不错出了网吧门口,我掏了300元出来,给小表姐200,她的闺蜜马尾辫则100元。原本是想分点钱,大家开心一下,没想到小表姐居然厌弃我给她的钱少。“拜托,我可是打了好辛苦才赚到这几百元。”我有些心疼这钱钱,后悔不应该分钱的。小表姐哼了一声,叫道:“没有本姑娘的美色,那帮色鬼会愿意跟你SOLO?我不管,这200块完全不够我塞牙缝。”“再加一张,不能再多了。”“这还差不多。”望着手上的300大元,小表姐嘻嘻笑了起来。天色已经很夜了,我跟小表姐送了马尾

  • 不值得爱的婚姻8章

    原标题:不值得爱的婚姻8章小说书名:不值得爱的婚姻第8章楚南,我的老公?我看了一眼窗外,竟然是停在了警局的门口。出租车司机强压着烦躁跟前面的男人打着商量,“我去警局报警,让他们把这个神经有些不正常的女人送回去,车费我也不要了,就当做我自己倒霉。”“我没神经病,”我本来就很郁闷着,现在听到司机这么说我,肯定心里就更加的不爽了,“你再这么说我,小心我告你诽谤!”可是司机根本就不理我的抗议,只是小心地看着男人。男人却冷哼了一声,“还有五分钟。”司机一听,那分明就是没戏了,只得苦着一张脸踩下了油门。我禁

  • 贴身司机8章

    原标题:贴身司机8章小说名:贴身司机第008章领导的尴尬李文龙犹豫的同时,林雪梅也看到了副驾驶上的那烟盒,根本就没跟李文龙打招呼,下车的同时直接就给拿走了。看着消失在雨中的林雪梅的背影,李文龙只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权当自己做了一件至高无上的好事了,谁让自己这么倒霉呢,第一次跟领导出差就遇到这样一档子事。刚才还能看看电子书解闷,现在好了,看书的心情也没有了,只能抽支烟解解闷了,刚想伸手去拿副驾驶座上的烟,却猛然想起,烟盒已经被林雪梅给拿走了。这回可真是百无聊赖了,放倒座椅,拧开音乐,李文龙迷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