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忘情箭 全文免费阅读

2018/2/14 20:45:2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忘情箭

锦瑟年华(一)

  杭州西去三十余里,有一处小镇,名为横渡。来自xbxys.com相传上古时,昆仑山玉虚宫元始天尊门下太乙真人曾在此修炼,那日太乙真人驾鹤翱翔,信手摘云抛下,云落地面化为一片湖水,于是真人驾鹤跨湖横渡,叹为美景。云湖、横渡之名由此而来。

  俯瞰湖面,状若祥云,靠近小镇一面有几处零星小岛,湖面烟波浩淼,虽不能与太湖、洞庭湖这等海内闻名的大湖相比,但与相邻之西湖相较,名胜美景固然不如,却大有广阔之意。小镇紧临云湖而建,湖水连绵入小镇之中,镇上人家往往驾小舟来往,又自有一番乐趣。因此横渡虽小,仅数百户人家,但临安城中的富豪官宦人家,颇有在小镇中另置别院之人。

  江南自古繁华富足,尤以临安为甚。临安富商颇多,以首富乔宗旺最为传奇,因其人粗鄙无文,面目黝黑,人称乔黑头。推荐xbxys.com三十年前,乔宗旺以关外小药客的身份来到临安,以两袋人参起家,苦心经营三十年后,江南的药材生意已占据了五成,近年来,乔宗旺更是雄心勃发,将药材生意逐步分流给临安的药商,自己则搜罗江南的瓷器、丝绸,由海船远销海外,又入海外输入香料槟榔、玛瑙玳瑁等稀罕物件,几年下来顺风顺水,眼下已再无人呼其乔黑头之旧名,乔宗旺为人豪爽,修桥铺路,慈善救济诸事皆为,临安百姓均称其为乔老爷,连知府大人也是乔府的常客,与乔宗旺以兄弟相称,乔老爷自然时时有春风得意之感。

  其实乔老爷春风得意的不只是家财万贯,声名显赫,乔宗旺少年时在关外深山采药,青年时奔波于生意,直至壮年才娶妻生子。乔家的独子乔山,传闻中的“江南四公子,乔陆姜欧阳”,乔公子排名首位。

  乔山年方十九,不仅姿容俊美,潇洒倜傥,更是聪慧过人,十七岁便中举人,刚及十八,临安城中提亲之人便常常登门乔府,连知府大人言语中隐然有将爱女相许之意,这颇令乔老爷既犹豫又心有不甘。

  这段时日,乔老爷心中愈加感到此事莫测,乔山不知何故得到当今皇上的召见。乔山对经商之道虽不精通,但目光独到,三年前,年方十六的乔山已看到乔家的生意集中在药材行业,一家独大并非好事,便提议将其重心转向海外,乔宗旺依言转向,果真顺风顺水,财源滚滚。中举之时,乔山又以《富民复土论》一文高中榜首,文章才华横溢,颇具令朝廷中兴之方略。忘情箭 全文免费阅读近日传闻皇帝对乔山这一介书生亦是刮目相看,市井间便有了流传,乔山有附马之命,以至上门提亲之人陡然消失。乔老爷以多年来经商之道,暗觉此事虽无可能,但偶尔做做皇亲国戚的梦,倒也无妨。

  和风徐徐,一叶小舟在云湖中缓缓飘荡,湖边是一大片连绵不绝的荷叶。

  小舟上一对少男少女,那少女一身淡绿纱衫,肌肤晶莹如玉,眉眼秀丽绝俗,轻轻划动船桨,少年顶了张荷叶在头上,双眼微闭,懒洋洋极是舒服的模样,少女划了一会,见少年似是已经入睡了,轻轻地“喂”了声,少年不语。少女抿了嘴笑,将耳边的长发理了一缕,准备往少年鼻孔里拨。少年忽然睁开眼,嘻嘻一笑。少女吓了一跳,随后又格格笑了。忘情箭 全文免费阅读伸手在湖中抄起水,泼到少年的脸上。

  那少年便是乔山。他抹去脸上的湖水,道:“阿莲,刚才呀,我确是没睡,我心中有个疑难之事,一直在想。”阿莲道:“什么事啊,我以为你什么都知道。”

  乔山道:“你爹人称‘冯一眼’,那是何意?”

  阿莲道:“那是赞我爹,给人做衣服从来不用尺量,只须看上一眼,便知如何裁剪,做好之后,分毫不差。你的这件袍子不是我爹做的吗?”

  乔山笑道:“我以为是你做的呢。”

  阿莲道:“我才不给你做袍子呢,你想得美。推荐http://www.xbxys.com/

  乔山又道:“那你给我做什么呢?”

  阿莲脸上一红,道:“我什么都不做。”头侧了一边,忽然道:“我新学了支曲儿,唱给你听听吧。”

  乔山道:“好,我好久没听阿莲唱曲儿了。”

  阿莲提起桨横摆,手指敲打在桨上,曼声唱道: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哪边?眉眼盈盈处。

  才始送春归,又送春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原文xbxys.com

  乔山听她声音娇柔,婉转回肠,不仅击掌道:“好极!这是王观的一首《卜算子—别意》,既咏水,也叹离别之意……倘若你在上次我走时唱,那是最好,季节也合,情景也合。”阿莲摇头道:“不好。你走时我绝不会相送,你若归来,再大的风雨,阿莲也会来接你。”说到后面,一张粉脸忽然有些微微发红。

  乔山看着阿莲的一丝羞色,心中一动,想起前两月陆公子给他的一册书,心旌开始摇荡起来。抄起船桨笑道:“日头有些晒人了,别把我家阿莲晒黑啦。”,阿莲转过身子道:“也好,我去采几个新鲜的莲蓬,熬点莲子粥来喝。”小舟缓缓向湖边荷叶茂密之处滑去。

  阿莲忽然道:“山哥,我前两日听雨儿她娘说……说你要进皇宫去当驸马了,是不是真的?”乔山道:“胡说八道!临安城里的人也这样说。”阿莲道:“哼哼,江南四大公子排名首位,家财万贯,模样俊秀,还有一肚子的锦绣文章,临安好多姑娘都想嫁入乔家呢……”

  乔山笑道:“市井传言怎可当真,所谓江南四公子,也不过是那些好事之徒编排的话。我就跟陆公子还算相熟,欧阳公子仅有几面之缘,至于姜公子,我是久仰大名,至今未曾相识啊,以后不要说什么四大公子了,我一素民百姓,叫公子大大不妥。再说皇上很年轻,比我略长几岁,前年才大婚,哪有你这么大的女儿嫁给我?”

  阿莲了嘻嘻笑道:“我以为皇帝都是白胡子老公公呢,要不也是长胡子大叔叔,原来这么年轻……呸!什么我这么大的女儿嫁给你,难听死了!”

  说话间小舟已慢慢划入湖边的荷叶丛中,阿莲伏身下去,摘了一张新鲜的荷叶,又伸手去摘了个莲蓬,感到右肩微微一热,一只手掌揽住了自己,左手也被人握住,心扑扑地加快跳动,但毕竟少女心性,身在这荷叶丛中,如盖荷叶遮住了四周视线,也任他握住揽住。这时听到乔山低声道:“阿莲,你让我亲一下吧……”话音一落,乔山已飞快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迅速退到小舟后面,嘿嘿直笑。

  阿莲回过身来,看着乔山的笑容,脸色涨得通红,愣了片刻道:“我们出去吧,以后我不会跟你来这些地方玩了,你要欺负我。”乔山见她没有生气,自己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提起船浆划水,忽听得阿莲又小声说:“山哥……这样我不会怀上小娃娃吧?”

  乔山忍住笑道:“不会,当然不会!”

  阿莲笑道:“我想也不会的。去年过大年,阿春喝醉了,亲了雨儿他娘一下,被雨儿他娘打了一巴掌,被我看到啦,这么久了雨儿他娘也没有怀过小娃娃,肯定不会啦!”这阿春和雨儿他娘都是冯一眼的徒弟兼伙计。

  二人说笑间划了一会,阿莲忽然指到前方岸边道:“那是雨儿呢,拿个长竹竿在干嘛?”

  乔山随她指点处看去,果然见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童光着上身,举着一根竹竿立于水边,竿头挑了一件红色的小褂,正费力地摇晃竹竿,雨儿见小舟划过来,蹦跳着大声喊到:“是阿莲姐姐吗?不要向前划船啦!先生在前面捉取毒王蜂!”

  阿莲道:“山哥,我们回岸上去吧,毒王蜂好厉害的。”

  数年前,横渡镇忽然出现不知从何而来的一群的毒蜂,体态特异,状若马蜂,足有三岁幼童的拳头大小,黑首白尾,双翅金黄,毒性极强,十来只毒蜂便可蛰死一头黄牛。镇上人家多受其扰,便放火熏蜂,不料这毒蜂极是聪明,遇烟则有序逃逸,烟散则重新归来安家,偶尔还突起攻击人群,蜂人之间,相互交手几次,蜂没赶走,人倒是有几十人受伤,轻者数月间痛痒难忍,重者则面目全非,还有几人中毒过深而亡。后来镇上人家见其并不主动攻击人群,活动范围均在湖滨野外,便也由得它自由生长,只是将蜂群活动区域用竹条设障加以隔绝,防止顽童和外来人进入危险之域。

  五年前,镇上搬来一医生方子腾,多方精研,已能对偶尔受一两只毒蜂蛰伤的人进行救治,方子腾每过几月,便会进入蜂区采集药材,并捕捉数只毒蜂,以便萃取毒液泡制药丸。雨儿便是方子腾药铺中的僮儿,此刻守在隔绝区之外,便是提醒他人,倘若捕捉毒蜂失败,恐会有大批毒蜂窜出,一旦受蛰,方先生固然无法治疗,只怕大罗金仙也无药可用了。

  乔山早知这毒蜂的故事,只是从未亲眼见过,此刻心中兴奋,对阿莲道:“我们划近一点点,远远地看看方先生是如何捕蜂。”说罢也不待阿莲答应,奋力甩桨。阿莲急道:“山哥,你不知这毒蜂的厉害,快快转头。”

  那边岸上的雨儿也大声呼道:“乔公子,先生说不可靠近!”见乔山反而加速向前划水,雨儿便向水畔的密林中跑去,边跑边高声呼叫:“先生,先生,乔公子不听话,跑进来了!先生先生!不得了啦,乔公子真来啦!”

  阿莲忙拉住乔山手臂道:“山哥,你快停下,雨儿如此着急,真怕他无知跑进林子中去了。”乔山只得放下手,阿莲对岸上道:“雨儿你快停下,我们不往前走了,你快回来。”说罢站退到小舟尾部,摇浆将船慢慢转向。

  这时,密林中忽然传一个急促的声音:“雨儿!勿再高声呼叫……毒蜂被你惊扰,大家赶快跃入水中躲避!”
  
锦瑟年华(二)

  雨儿捂住自己的嘴,另一只手连连向乔山比划入水,然后自己扑通一声跳入水。乔山拉起起阿莲也正待跃入水中,阿莲忙拉住他道:“这里的水下面有大龙须,跳下去就会缠住起不来,赶快向前划船,过了这片水草就行了。”二人抓起船桨,奋力向前划得几丈,耳中已听到毒蜂急速飞行的嗡翁之声。乔山转头一看,已有十来只体纹黑白相间的大蜂排列成队,疾飞而来,转瞬已到了眼前,乔山心中大惊,想也未想,伸出手臂将阿莲紧紧护住,压倒在小舟上,然后拉起长衫的下摆,将二人的头蒙住,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千万不要把阿莲蛰伤。

  这时耳中只听到毒蜂飞行之声愈加响亮,几乎就到了耳边一般,忽然又传来一阵极其刺耳的破空之声,毒蜂嗡翁飞行之声跟即消失,听到远远传来方子腾的声音:“乔公子勿惊,毒蜂已被驱走,雨儿,快从水里出来。”

  乔山爬起身来,向密林中看去,只见一铁甲武士正缓缓在湖畔登上一支小舟,雨儿也游上了岸,沿着湖岸跑到了小舟之上,撑起船浆把小舟划了过来。乔山回过头去,见阿莲面容苍白,一只小手紧紧把自己的衣袖捏住,乔山低身将阿莲的手握住,轻声道:“阿莲别怕,子腾兄已将毒蜂驱走了。”

  阿莲这时眼泪却流了出来,边哭边道:“叫你不要来,你偏要来……刚才飞了那么些毒蜂,是头牛也抗不住的,你不顾自己,我可担心死了,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就算我一点不受伤,又有什么用呢?”乔山无言以对,只得温言相劝。

  二人说话间,雨儿也将小舟摇到旁边,那铁甲武士取下头上的铁盔面罩,只见一张略带风尘之色的面孔,剑眉星目,高鼻方口,正是那小镇上的跌打医生方子腾,此刻他一身铁甲,更显得英挺迫人。

  乔山心中暗赞了一声,道:“多谢子腾兄,救命之恩,难以言表。”方子腾笑道:“乔公子言重了,不过举手之劳而已。呵呵,这身铁甲是在下仿造当年金兵的重甲铁骑所制,铁甲厚重,毒蜂怎么也伤不了我,让公子见笑了。”说罢方子腾将盔甲解下,跳到了乔山的船中,对雨儿道:“雨儿先回去,我与乔公子多日不见,便在这湖上相叙。”雨儿点头应了,将小舟上的一张长弓,一袋箭扔了过来,道:“这个放先生这边,要是还有了毒蜂来,还有用。”

  乔山定神看了一眼那张弓,竟然只是一块普通的竹片所制,竹片侧面还有毛刺,用一条麻绳作弦绷成弓状,中端用布条胡乱缠绕了以便握持。从箭袋中取了一枝箭来看,乔山更是惊讶,那箭枝竟然也由小竹枝所制,全部中空,连箭头也没有,只在前端包了半寸宽的一圈铁皮,箭尾粘上的居然是也几片鹅毛。

  方子腾笑道:“这箭枝中空,破空发音,只是驱赶毒蜂,倒不能和真的箭枝相比,乔公子精通六艺,就不要笑话在下了。多日未与公子相逢,甚是想念,不如上岸之后,你我二人把酒畅饮一番如何?”乔山道:“这个自然!阿莲正好采了莲子,再让她做几色小菜,我还有从临安带回的几瓶竹叶青,正好今日把它喝了。”

  阿莲心知刚才乔山将自己紧紧抱住的情形必定为方子腾看见,心中又是害羞又是喜悦,自不与二人答话,只管在前面将小舟划动。划了十来丈远,乔山听得阿莲轻轻道:“哎,这就是那种毒蜂!”见阿莲伸手在湖面捞起一支竹箭,上面穿过了两只黑首白尾的大蜂,乔山惊道:“子腾兄神乎其技呀!刚才我就疑心,箭枝破空之声一响,毒蜂那飞行中的声音就全部消失,若真是被驱走,飞行之音应当渐渐远离才是,原来都给子腾兄用这种没头的箭射下来了!”

  方子腾淡淡笑道:“这是巧合罢了,在下少年时曾习武,呵呵,当年立志做岳武穆那样的英雄,不过自己终究才干有限,后来才做了这治伤的营生……咱们不说这些武事,说来在下心中可不快活。”

  小舟行得一段,阿莲在湖面又连续捞起了四枝穿了毒蜂的无头箭,枝枝皆射中毒蜂,最多的一枝竟然穿了三只。阿莲惊呼连连,方子腾只是淡然一笑,乔山却心中嘹亮,刚才毒蜂逼近,箭枝破空之声仅得短暂的一瞬,所有毒蜂皆中箭,并非如方子腾自称那般被声音驱走,是他用这张粗劣的竹弓同发数箭,同时将这批毒蜂射落水中,这等速度、眼力及力道,已远超百步穿杨之境界。

  几年前方子腾由北方搬来江南时,乔家刚好买下横渡的别院,乔山也在此研读诗书,当时方子腾虽然也做跌打医生,但毕竟横渡镇小,方妻多病,自身还得耗费不少珍贵药材,生计很见窘迫,乔山与他相识后,便让乔家从那年起,所有供给方子腾各类药材均先货后款,送货上门,半年一结,方子腾这才从拮据中解脱出来。这几年他揣摩治疗蜂毒之方,试验所用药材,也由乔家免费提供。

  小舟已划到小镇边,方子腾抬头看看天边,道:“日光甚好,咱们说了这么多话,不免口干舌燥,不如就去舍下喝点茶水,待日落之际,临湖痛饮一场,阿莲姑娘,方大哥要尝尝你的手艺呢。”乔山道:“甚好,只是那竹叶青还在家中,一会我还得去拿一次。”阿莲接口道:“不用,你和方大哥就在这喝茶,我去拿酒便是,反正守家的梁伯认识我嘛。”

  二人登上岸去,阿莲站在岸边向二人招了招手,见乔山站在体格雄奇的方子腾身边,白衣似雪,玉树临风,心中道:“刚才见方大哥穿了铁甲,好生威风,,这会解下铁甲,威风便丢了一半,还是我家山哥,一直都是那么俊俏斯文……今日他还舍命将我护住……”想到这里,心中更是多了几分喜悦,一边收拾船只,一边唱起歌来,这是曲横渡镇上传唱已久的俚曲,虽不辩词意,但古朴悠远,歌声沿湖面远远地传了开去。

  登岸之处沿一段石阶上去,便是方子腾的家,方子腾听到阿莲的歌声,笑道:“乔公子福气不浅,阿莲姑娘美貌勤快,歌声曼妙,是咱们镇上最好的姑娘。作兄长的可要提醒你,佳偶难求,公子当用心珍惜才是。”乔山道:“这个自然,不瞒子腾兄,小弟打算待秋后大考之后,不管能否上榜,必定回横渡来迎娶阿莲。”方子腾笑道:“方才乔公子面临凶险之时,奋不顾身将阿莲护住,足见深情,公子虽是书生,也具侠肝义胆,方某万分佩服。”

  说话间听得不知哪里传来箫声,先是短促的一两声,随即跟上了阿莲的歌声,一唱一和,听在耳中极是美妙。阿莲似乎也听到有人和音,停下片刻,那箫立止,当阿莲的歌声又开始唱起时,箫声也跟了上来。乔山道:“哪里来的人吹箫,此人音律造诣可比阿莲强多了。”

  方子腾凝神听了一会,喃喃道:“原来这横渡小镇上,竟然有这等高手,方某真是眼拙了。”乔山摇头道:“未必,虽比阿莲强,倒也算不得怎样的高,临安城中,单凭小弟之见闻,至少便有三四人吹箫之技强过他。”方子腾嘿然一笑,低声道:“在下不擅音律,吹箫之技不敢多言,但这吹箫之人定然是武功高手。催动内力发声,聚而不散,箫声开始响起时,那人离此地足有两里之遥,片刻间已不足一里,咱们听到的声音并无大小变化,此人的耳力、内功、脚程无一不是一流好手。”

  乔山笑道:“原来横渡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子腾兄的射术,也算得是当世高手吧。”方子腾正色道:“乔公子,今日之事万万不可给他人提起,否则后患无穷,还有阿莲姑娘那里,你也得把此话带到。”

  进了方家,方子腾引乔山在院内坐下道:“这店堂外就两个伙计在守着,雨儿帮着熬药跑腿打杂,其它事都得自己来。拙荆近日状况有些好转,我去推她出来晒晒太阳,和公子说上些话,公子不必拘礼,随意便可。”

  乔山在院中坐了会,不见方子腾出来,便在院中随意逛了起来。方子腾医治外伤颇有高明之处,自从乔家得到药材相助,尤其对受蜂毒之症极有疗效,生意也好了许多,这几年状况已较从前大有好转,院中布置了花木山石,虽只是寻常之物,但布局间极见大气,大气之中,尚有几分秀丽之色。乔山心中心道:“子腾兄不仅射术高明,见这院中布局,也是胸含才学之人,只是不知为何藏身于这小镇,唉,这世上能人异士真是何其多也,从前我少不更事,自以为聪明过人,日后我自当收起那些少年轻狂之气。”
  

忘情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忘情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广西人民出版社的这本作品集,读完后你定会多一个旅游目的地!

    近日,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生态贺州长寿胜地”全国摄影大赛优秀作品集正式与全国读者见面。▲一等奖梦幻之都美丽贺州梁宇摄2017“生态贺州长寿胜地”全国摄影大赛由市委宣传部指导、市文联主办,经过广泛征集,收到了国内摄影家、摄影工作者和摄影爱好者的作品3282副(组)。他们用镜头定格贺州巧夺天工的自然之美,勤劳智慧的人文之美。经过广西摄影家协会专家的评选,选出获奖和入选作品147幅(组)并结集出版。这些作品以“生态贺州长寿胜地”为主题。充分展示贺州“山清水秀人长寿”的生态环境。展现了融合潇湘文化、

  • 燃爆朋友圈!2018中国-东盟(富川)国际龙狮争霸赛精彩开赛!

    昨日富川上灯炸龙节暨2018中国-东盟(富川)国际龙狮争霸赛正式开赛恰逢春雨但丝毫没有影响到观众们的观赏兴致下面大宝带大家看看昨天开幕式精彩片段虽然大宝不在现场,但单凭视频也能把宝宝看得热血沸腾,想下场跟哥哥姐姐们舞弄一番!当日专业的裁判每一位在场的裁判不是国家级就是国际级的喔↓↓↓来自贺州三县两区的代表队纷纷亮相东道主富川县更是派出了12个乡镇的代表队全面参与竞赛的角逐!比赛分为上午传统龙、竞技龙以及下午的传统南狮三项现场热闹非凡,高潮迭起,精彩连连赛事主持人贴心地为在场观众对造型、规定动作进

  • 自媒体创业如何运营?六脉神剑来帮您

  • “石间记忆:杨佴旻历代砚台收藏展”4月登陆欧洲

    杨佴旻历代砚台收藏展海报“石间记忆——杨佴旻历代砚台收藏展”将于2018年4月12日在法国土伦市亚洲艺术博物馆(MuséemunicipaldesartsasiatiquesdeToulon)开幕。展览将展出杨佴旻先生的历代藏砚共计60件(组),展品从战国、秦汉、唐宋、元、明、清、民国等较为全面地展示砚台整体的演进脉络。展期从2018年4月12日至9月30日。北魏沙石砚25.5x18x15.5cm青釉三足瓷砚(晋)14.5x4.2cm随型石砚(秦)12.4X11.4X3.3cm兽面圈足青瓷砚(隋

  • 记者读书第四季(120):《读山读水读自己》《看见了什么》

    读山读水读自己——读书杂谈之三刘伟有同事爬了山、看了水,归来感慨,形成文字,他说,看山看水也是读山读水,山水是在用自己的语言诉说、表现,所以看山看水也是读书的一种。这样形容读书,有点儿脑洞大开的意味,以此类推,何止是山水,大地万物、宇宙星空、刹那微尘,甚至是人间百态都可以被看做书,被拿来品读赏析。读书和看山看水是有相通之处的,至少都讲究境界。比如看山看水:第一层境界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层境界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最后一层境界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读书也是如此,每读一遍,感悟都有不同

  • 《红海行动》让林超贤“逆袭”成最成功香港导演,给我们什么启示

    香港电影北上潮风起云涌,但林超贤后来居上,俨然超过了徐克、以及他的师傅陈嘉上所取得的口碑及业绩。《红海行动》的确具备好莱坞的即视感。而这个目标,可能一直是香港导演所期望的目标,但是没有一个香港导演能够达到林超贤这样的纯熟的地步。这实在令人觉得有一点不可思议。是什么让林超贤长期埋没在香港电影食之无味、丢之可惜的鸡肋影片中?又是什么让林超贤脱颖而出?其实能够得到好莱坞电影的赏识,是香港导演的最大理想。当年,吴宇森、林岭东等香港导演都到好莱坞发展,但拍到最后,竟然能拍到无戏可怕的程度,只得打道回府,重

  • 那时的春风正得意 可似乎 却只有我一个人马蹄急

    《春风正得意》那时的春风正得意可似乎却只有我一个人马蹄急《尽力》我已经尽力可是却在一个又一个黄昏遗失了关于你的音讯《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是知道的;可是你喜不喜欢我,却至今都是个问号。《小幸运》每一段和你在一起的时光,都是我想留住的小幸运。《裹尸布》现代婚姻不过是恋爱自由的最后一块裹尸布。《羞羞的事》请不要让我爱上你,然后做出一些羞羞的事。《风尘女子》怕只怕那些原本在风雪中出尘的女子,最后都变成了风尘女子。《大言不》当下的人总是错把情爱当成是爱情,却还在大言不惭的说什么自由可贵。《布袋戏》不追星

  • 和田玉手把件收藏的误区!必看!

    和田玉材质温润喜人,上手厚实而不显累赘,盘玩起来手感上佳,一直以来都是制作手把件的优质原料,随着岁月的流转产生不同的变化,时间所带来的韵味是每一位玉友都会想要看到的。和田玉手把件不仅对于玉质的要求很高,而且要从各个方面综合去品评,目前坊间流传的挑选把件的准则难免有些误区,让很多朋友走了弯路。一、玉料越白越好?这个问题,答案一定是否定的。把玩和田玉也讲求一种意境,把件选料最好是优质和田玉子料,在质地上要求玉质细腻纯净,油润度高,光泽温润,颜色上从细腻纯正,色泽均匀来考虑,不一定要追求整体的白度。二

  • 一带一路天气预报

    预计今天晚上到明天白天西安地区晴转多云;宁夏、河西走廊一带及新疆地区为晴到多云天气;中亚、西亚大部分地区仍有雨雪天气;

  • 杏坛艺拍教你轻松鉴定书画真伪

    收藏书画,藏家最关心的无非是藏品真伪以及如何欣赏这些作品,对于这两个问题,一真伪,对于非专业人士很,需找到靠谱的平台以及专业人士帮忙鉴定,同时进行欣赏,以下几点就显得很有必要了。1、多看原作多看原作,了解艺术家学习期、成熟期、巅峰期、衰退期等各个时期的用纸、用墨、用色、笔法、印章、落款、创作习性等特点。2多备字画书学习字画鉴定,有关的字画工具书必不可少,如常用的《中国美术大辞典》、《近现代书画家印款综汇》、《中国美术家人名大辞典》、及各大知名平台出版的最新书画集等。3、多了解作为的手法要提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