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今日20180213】推荐《爱情太难,婚姻太痛》在线阅读

2018/2/14 1:05:5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爱情太难,婚姻太痛
第1章:缠情,一夜笙歌

大雪在凛冽的风中,残卷了整个冬夜。小百姓养生网

迟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听到房门有响动。

她刚翻身打开床头灯,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子扑来,按倒在床上。

“别怕,是我!”男人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

酒的浓香,混杂着他身上奢侈的香水味,刺激的迟念胃中作呕。

“楚天……你……”

她的唇,被他吻住。

他像一只发情的野兽,在她身上疯狂的索取,让迟念猝不及防,却不敢挣扎。

男人霸道的将她抱起,让她的脊背贴在冰冷的墙上,温柔又疯狂的吻着她,吻遍她的脸,她的全身。推荐xbxys.com

他将唇嘶摩她的耳畔,“思琪,别怕,我会温柔的!”

啪!

迟念眼眶红了,抬手给了他一巴掌,“乔楚天,你看好了,我不是谢思琪,我是迟念!”

这一巴掌,让男人清醒了,渐渐清晰的视线中出现另一张面孔,他慌张的松开了手。

迟念从墙上滑落,重重摔倒在床上,疼的她身心俱碎。

他竟然在欢爱的时候,还想着谢思琪,可见他有多爱那个女人。

“迟念!”乔楚天清醒后,愤怒的按住迟念的肩膀,恨不得将她肩骨捏碎,“你这个卑鄙的女人!”

迟念不卑不亢,倔强的看着他,“我怎么卑鄙了?”

他抓起迟念的肩膀,“你明知道,我最恨别人威胁我,可你还是逼着我娶你!”

明明心被扯痛了,迟念却眉眼含笑,“没办法,谁让只有我能救谢思琪,别人谁都救不了。”

“你够狠!”

男人厌恶的一把将迟念扔在床上,翻身下床,整理身上凌乱的衣裤。

他又要扔她独守空房?是在外面过夜?还是要去找那个女人?

这一刻,迟念承认,她不甘心,也怕寂寞,甚至怕乔楚天就这样走了,再也不会回来看她。

如果威胁可以得到他给的爱,迟念宁愿做那样恶毒的女人。小百姓养生网

“楚天,几个月后,她就要动手术了,如果你不想她出事,今晚留下来陪我。”

“你在威胁我?”

乔楚天捏住她的下巴,狠狠地盯着迟念的脸。

迟念脸上荡漾着笑意,“对,我是在威胁你!”

“你真厚颜无耻!好……我满足你!”

一把将迟念的脸甩开,乔楚天站在床边,将身上的衬衣和裤子,带着愤意,脱了下来,重重的扔在地上。

他不带任何温度,将迟念按倒在床上,没有热吻,没有温柔,毫无前戏的对她攻城略地。

身上撕裂的疼,和心一样的痛。迟念感受不到他的温柔,她就像一个被人发泄的娃娃,被他疯狂的惩罚和折磨。

“你不是不甘寂寞,婚后一直等我要你?”

“我会让你永生难忘!”

这一夜,迟念不知被他要了几次,折腾了多久,最后在昏昏欲睡时,他抽离了身子。原文xbxys.com

“迟念,别忘了你答应我的话,等思琪治好了,就马上跟我离婚。”

咣!

乔楚天甩门而出,震声碎了她的心。

离婚?

这两个字,太沉重了。

压在她柔软的心尖,痛到她由欲睡变得清醒。

迟念将身子蜷缩成一团,将头埋在床上,眼泪从倔强的眼眶止不住的掉落下来。

她以为婚后能温暖他的心房,他们终会像一对夫妻恩爱的在一起。

可现实多么残酷,他还是会和她离婚,还会娶谢思琪那个女人。阅读xbxys.com

肚子忽然翻江倒海的疼,疼的迟念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从床上滚落下来。

她疼的太难受,怕熬不过今夜,艰难的从地上爬起。

迟念顾不得穿鞋,光着脚去找隔壁房间的乔楚天,她知道他没有走,因为他答应她,今晚会留下来。

卧室没有人,听到浴室里传来了洒水声。

她敲了浴室的门,“楚天!”

浴室没有回应,她就拧开浴室的门把手,走了进去。

“楚天……”

迟念双手捂住肚子,看到浴室里的男人关掉花洒,从袅袅水雾中转身走来。

“怎么,还想让我要你啊?”

第2章:他说,要她一尸两命

乔楚天身材匀称,麦色的皮肤沾着水珠,没有赘肉,腰腹健壮,身上的每一处,都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魅力。小百姓养生网

乔楚天捏住她的下巴,恨不得捏碎,“还没要够?真是放荡!”

低头看了眼她的裙摆,他的手肆无忌惮动着,却被迟念的手按住。

“乔楚天……住手!”

“想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我没那个耐性,不想要就滚出去!”

乔楚天厌恶的推开迟念,迟念咣当一声,身子撞到了浴室的玻璃门上,摔倒在地。

腰间围上一条浴巾,乔楚天视她为空气,从她身边经过。

迟念坐在冰冷的地上,下腹痛的厉害,一股热流沿着大腿流出。

她低头一看,白色的睡裙染上了红色。

“楚天……”

乔楚天打开浴巾,在衣帽间里找睡衣,不耐烦的吼一声,“别喊我!”

迟念蜷缩在地上,含泪望着他换衣的背影,“楚天……快送我去医院!”

“滚!”

几近哀求,换来的却是无情的吼骂。

她早该知道,他有多厌恶她,何必来这里求他。

迟念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捂着疼痛的肚子,跌跌撞撞朝着门口走去。

眼前忽然一黑,摔倒在地上。

乔楚天回头看去,见迟念躺在地上。

他扬唇讽刺,“少给我装可怜,没用!”

走近迟念,当他看到她的睡裙染了红色,地上有一滩血迹。

乔楚天脑中一片空白,抱起迟念就往外跑,“迟念,你流血了……”

将迟念放进车内,他钻进车,脚下疯踩油门赶往医院。

“迟念,你醒醒,你不能出事……”

耳边传来乔楚天的唤声,迟念缓缓睁开眼,渐渐清晰的视线中,她看到乔楚天紧张的表情。

“楚天……”她有些感动,他还是在乎她的。

“迟念,我警告你,千万不能出事。要是因为你耽误了思琪的手术,我绝不放过你。”

原来,他这样紧张,都是为谢思琪。

迟念绝望的笑了,泪含在眼眶,眼皮最后沉重的落下。

她这一刻真的想死,因为她死了,谢思琪就没救了,她才不愿意成全乔楚天和谢思琪在一起。

“迟念,你醒醒……不许睡,马上到医院了……迟念!”

她什么都听不到了,只觉得浑身冰冷,心也和外面的冬天雪地一样冷。

……

浓浓的消毒水味,刺激着她的鼻子,让她禁不住想要醒来。

听到脚步声走来,迟念转头唤了一声,“楚天……”

“是我!”一身卡其色套装,卷发有气质的女人走来,手中端着一杯水。

“楚天有事出去了。给……喝点水吧!”

谢思琪脸上温柔的笑容,和外面的阳光一样,总是给人温暖。

迟念刚伸手要接,谢思琪松开杯子,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想喝,自己倒啊!”谢思琪温柔的笑,此刻像锋利的刀子,一样伤人。

迟念抬头,清冷的看着她,“谢思琪,你还能更虚伪一些吗?”

“我哪里虚伪了?迟念,我倒是要问问你……”谢思琪的手按在她的肚子上,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暗芒,“你什么时候怀上楚天的孩子了。”

迟念打开谢思琪的手,不敢置信的看向她的肚子,“你说我怀孕了?”

“难道不是你故意装晕倒,让楚天送你到医院检查,让他知道你怀孕的事?”

“我可没你那么城府深!”迟念冷言反驳一句,担心的摸着她的肚子。

谢思琪了然一笑,“放心,你的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没事。但几个月后,我要手术……你的孩子就未必能活了。”

谢思琪忽然凑近了脸,眼里的阴毒,让迟念莫名的不安,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谢思琪,你别想动我的孩子!”

谢思琪捂着被打的脸,余光扫到了刚进门的身影。

她委屈的望向迟念,向身后退几步,哽咽着说:“小念,我就是想给你递杯水,你为什么要打我?”

啊!

她脚下踩了水一滑,朝着身后摔倒。

“小心!”

谢思琪摔倒在地,晕过去。

“思琪,你醒醒,思琪……”

乔楚天紧张的将谢思琪横抱在怀里,临走前,恨恨的望着迟念,警告她,“要是思琪出了事,我就让你一尸两命。”

碰!

门被甩上。

迟念咬着唇,捂住肚子,视线模糊不清。

这是他们的孩子,他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要她一尸两命。

他到底有多冷血,才能说出这样无情的话。

难道,她有了他的亲生骨肉,一样无法温暖他的心?

哭累了,也哭到心灰意冷了,迟念刚用手擦干眼角的泪。

一个人推开门,风风火火的走来,抬手就甩了迟念一巴掌。

这一巴掌,太过用力,打的迟念唇角都裂开了。

而打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生妈妈王薇。

“迟念,你明知道你姐身体不好,还把她打晕了?你的心得有多恶毒啊你!”

迟念捂着脸,哽咽着说:“妈,谢思琪她想害我的孩子,她才是最恶毒的人!”

“你……怀了楚天的孩子?”

王薇惊讶的看了眼她的肚子,迟念点头,她以为妈妈是为她高兴,“妈,我怀孕了。”

“老天还真是不长眼,怎么能让你怀孕了。”

王薇冷冷瞥了迟念一眼,转身匆匆走了。

这就是她的亲生妈妈。

她的妈妈自从嫁给了养父,就再也没有疼过她,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养父的女儿谢思琪。她真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为什么妈妈要这样待她?

心凉到痛了,这世界也只剩下她肚子里的宝宝,能给她安慰。

迟念低头摸着肚子,在阳光中露出微笑:“宝宝,妈妈一定要把你健健康康的生出来,妈妈会疼你,照顾你,把所有的爱都给你。”

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疾步走来,“这个孩子,不能要,现在就去堕胎!”

第3章:求你放过我

他一身白色大褂走来,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分外柔和,像柔软的沙子一样,柔情又温暖。

迟念抬头看他,态度坚定:“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

霍易峰看她脸色苍白,坐到床边劝她,“小念,你现在情况特殊,再不进行手术,会有生命危险。”

“可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有危险。”

迟念握住霍易峰的手,眼泪闪转,求他,“易峰哥,能不能等到我把孩子生出后,再手术?我求求你,让我生下这个孩子好不好?”

霍易峰内心挣扎,无奈的叹口气,“小念,只要你想好了,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

“谢谢你易峰哥!谢谢你!”

“谢我什么,都认识这么久了,别再说客气的话了。”

霍易峰去忙了,迟念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越来越远。

她感激霍易峰,在大学的时候他是她可以谈心里话的知心学长,她到医院实习的时候,身为内科手术一把手的他,从未因为她身份低微,反而帮了她不少忙。

迟念摸着肚子,对孩子轻声说:“宝宝,等你出生后,一定要好好感谢霍叔叔!”

手机铃声响起,迟念抓起放在枕边的手机,看到是一串陌生的数字。

“喂!请问你是……”

“念念,是爸爸!”

“爸……爸真的是你吗?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

“念念……你有没有钱?能拿多少,就拿多少,我把地址发给你,你把钱带过来……不多说了,挂了!”

“爸……”

手机挂断了,迟念再打过去,无人接听。

很快短信就来了,她看到了地址。

心又激动,又不安,毕竟从几年前家里破产后,爸爸为了躲债,就将她和妈妈抛弃了,逃的无影无踪。

她恨过爸爸,要不是他,她和妈妈也不能辗转了几个城市, 躲避债主。

她妈妈最后也不能改嫁,她也不会过上寄人篱下的苦日子。

可她毕竟是他的女儿,也想念曾经温暖又贴心的爸爸,那是他留给她最美好的童年记忆。

迟念跳下病床,穿着病号服往外跑。

门口她碰见了乔楚天和谢思琪肩并肩走,两个人的手臂挽在一起,是那样的碍眼,刺痛了她的心。

“小念,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

谢思琪朝迟念善解人意的笑了笑,脸贴在乔楚天的手臂上,像情人一样撒娇。

迟念讽刺一笑,“我为什么要担心你?你自己摔的,又不是我推的,一定摔不伤,也摔不死。”

谢思琪咬着唇,委屈的对乔楚天说:“楚天,小念为什么要这样恨我?是我哪里得罪她了吗?”

“思琪,你没错,都是她心肠恶毒,不知悔改!”

乔楚天揉着谢思琪的头发,那样宠溺的眼神,温柔的目光,像一团火灼伤了迟念的眼。

迟念心裂开的痛着,脸上却是不甘示弱的讥笑,“我难道不该恨你吗?我是他的妻子,你算什么?凭什么缠着我的老公不放?还装委屈,装哭,真是恶心!”

“住口!”

乔楚天抬手要给迟念一巴掌,迟念倔强的看着他,“你打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为了小三打了你老婆,让他们都可怜我,同情我,到最后谢思琪一定会被指责,会被人嘲讽,让她没脸见人。”

“迟念,你真是恶毒……”

碰!

一拳头,从迟念的脸颊擦过,重重的砸在墙上。

迟念有些惊魂未定,乔楚天收回拳头,指骨皮肉流了血,疼到她的心里。

“楚天,你的手受伤了。”

迟念紧张的抓起乔楚天的手,却被乔楚天甩到一边。

“别烦我!”

迟念脊背撞到冰冷的墙上,滑到在地。

看着谢思琪抓起他的手,轻轻吹着,像一个妻子,温柔又担心着他,“楚天,你的手受伤了,快去找医生包扎下……”

谢思琪扶着乔楚天走,临走前她不忘添油加醋说:“楚天,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缠着你,不然你也不会受伤。”

“思琪,你没错,都是迟念的错,要不是她还得救你,我真希望她死了。”

绝情的话,让迟念心痛欲裂,原来她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救谢思琪的工具。

若是她死了,和肚子里他的孩子一起死了,他真的不会心痛吗?

迟念撑着墙站起,摇晃着身子走出了医院。

外面,冰天雪地,她身上只穿着一套单薄的病号服。

今天下了雪,鹅毛般的雪,洋洋洒洒落下,很快就将她的头发,身上,落满了苍凉的白。

迟念任由雪打在身上,一步步走着,不知道走到哪里,也不知道去往何处。

直到她冻麻了双脚,冻的身上都僵硬了,听到手机来了信息,才醒过来。

短信里爸爸催促她快去找他。

迟念没带钱,就用手机滴滴打车到了家,换身衣服,带上了她个人的所有积蓄,匆匆的赶往赴约地点。

迟念推开一个KTV包间,走了进去,见到爸爸那张已经苍老的面孔,她忍不住跑过去,抱住了他。

“爸…… 这么多年,你都去哪里了,你为什么那么狠心,抛弃了我和妈妈!”

迟项阳抱紧已经长大的女儿,热泪盈眶,“是爸爸不好……爸爸无能,把你和你妈扔下了……”

抱了一会儿,迟项阳忽然推开迟念,“钱呢?”

“爸,给你!”

迟念把钱给了迟项阳,迟项阳看了眼只有几千块钱,猩红着眼问,“念念,就这些钱?”

“这张卡里还有五万块,密码是我的生日。”

迟项阳拿过卡,匆忙要走。

“爸,你去哪里……”迟念追过去。

“别再管我了!”

迟项阳刚要跑出去,就被几个男人堵在门口。

“钱呢?”

“给!”

“就这点钱?”

“五万多,以后有了,我再还你……”

为首的一个寸头,戴着耳钉的男人,一把将迟项阳拽出去,“给我打!”

“放开我爸!”

迟念冲了过去,却被这个寸头耳钉男一把推进包间,按倒在沙发上,他压住了迟念挣扎的手脚,浓浓的烟酒味钻入迟念的鼻尖。

“你爸说你有钱,你会给他还债吧?”

迟念扭动着身子,清冷的看着他,“我爸欠你多少钱,我给你……不许碰我,更不许打我爸!”

“五百万,你有吗?”

“五……百万?”

迟念没想到爸爸欠了那么多债,可眼下她拿不出那么多钱。

“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我凑钱给你……”

“不能,今天我就要!我不但要五百万,还要你陪我睡,当做利息……”

寸头戴耳钉的男人,一把撕开迟念的衣服,扯掉绷紧的纽扣,上下其手的强迫她跟他在沙发上做。

“念念……你们这些畜生,放开我女儿,放开她……啊!”迟项阳疯了一样要冲进去救女儿,却被人毒打。

“混蛋!放开我……快放开我!”

“把门关上,别扰了爷的兴致,爷要好好玩她!”

包间的门,在迟念惊恐的视线中关上。

她看不到迟项阳为救她时被人毒打,看不到有人过来救她,更看不到任何希望。

寸头戴耳钉的男人,灼热的唇沿着她的脸往下啃咬,而她的挣扎,挑逗起他的邪恶趣味,让他更加疯狂的掠夺。

绝望的泪滑下,她哽咽着喊:“乔楚天,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救我……”

第4章:难以承受的爱

寸头戴耳钉的男人,捏住迟念的下巴,想要强吻她,却被她扭过脸避开。

“给我老实点,不然我弄死你!”

“混蛋,你放开我……我答应还你钱了,你还想怎样?”

“要你陪我睡,给你免利息,已经够便宜你了……”

他在她耳边咬了一口,灼热的烟酒味,让迟念胃中一阵恶寒。

“滚开……”

啪!

“贱货,别给脸不要脸!”

寸头耳钉男不耐烦的甩了迟念一巴掌,扯掉她下身衣服,要强行。

迟念挣扎间摸到了茶几上的烟灰缸,在寸头耳钉男低头撞来时,猛的朝他额头砸过去。

啊!

一身惨叫,寸头耳钉男捂住额头,从沙发上掉下去,鲜血沿着他的指缝流出来。

迟念从沙发上跳下去,衣不遮体的朝着门口跑。

刚打开门跑,撞到一个人结实的怀里。

她想从他身边逃走,却被他狠狠捏住手腕。

“你个臭娘们,敢打老子,想死!”

寸头耳钉男捂着额头摇晃着冲过来,迟念甩不开那人的手,抬头怒喝,“松开!”

当她看到那一张英俊冷酷的面孔,不敢置信的唤了声,“楚天……”

乔楚天一把将迟念拉到身后,朝着寸头耳钉男一拳头砸过去,将他砸倒在地。

“敢伤害我的女人,找死!”

“你他妈是谁?敢惹老子,你才找死……啊!”

乔楚天膝盖顶在寸头耳钉男胸口,揪住他的衣领,一下下砸在他的脸上。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不想活了你!”

他一想到迟念衣不遮体,苍白的脸上满是惶恐不安,拳头带着恨意,狠狠砸在寸头耳钉男的脸上,打的寸头耳钉男的脸血肉模糊,拳头也被血染红。

“楚天……不要再打了,会出人命的!”

迟念过来拉乔楚天,乔楚天本想甩开,却望见她不安含泪的脸,莫名疼惜。

他松开寸头耳钉男,将身上的外套披在迟念的身上,一把将她横抱在怀里。

不言不语,但他的行动,却让迟念温暖到了心里。

他还是在乎她的,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还是来救她了。

“谢谢你……楚天!”迟念趴在他的怀中,贪恋这种温暖。

“别这么早谢我,你出事了,思琪就会没命。”他心有些乱,只有想到谢思琪,他才说服自己,为什么要救迟念。

冰冷的话,让迟念再次跌入冰天雪地一样的冷。

原来是她自作多情了。

“爸……爸你去哪?爸!”

迟念看到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人中,迟项阳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逃跑了。

无论她怎么喊,迟项阳像没听到一样仓皇而逃。

乔楚天看了眼迟念紧张的表情,“他就是你爸?”

“嗯!”迟念想去追她的爸爸,可她知道已经追不上了。

乔楚天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该找机会见见这个男人问一些事。

迟念今天可以出院,乔楚天直接送迟念回了家。

迟念进了浴室,用莲蓬冲着,澡巾拼命的擦着身上的皮肤,从未让她感觉到这种耻辱和嫌弃自己被弄脏了。

擦到她皮肤破了渗出血,擦到她浑身无力坐在地上,任由莲蓬的冷水冲着她全身。

不知过多久,她想明白了,站起冻僵的身子,湿漉漉的从浴室出来。

看到乔楚天换了身衣服要出门,她握紧拳头,指甲掐进血肉里,唤住他,“楚天,只要你答应我三件事,我同意跟你离婚!”

第5章:在我眼里,你不值钱

“你同意离婚?”

“嗯,我同意!”

乔楚天从未想过,从她口中说出离婚二字,心会有一种失落感。

他看了眼迟念全身,勾唇笑,“第一件事不会又是想让我留下来陪你……”

走过来,他的手捏了下她的身,让她禁不住向后避开,“别碰我!”

“别碰你?那你不穿衣服,不是诱惑我,是想做什么?”

迟念咬唇垂下头,乔楚天刚想收回嘲弄的目光,却看到她身上满是伤痕。

“你刚才在浴室……想自杀?”

“没有!”迟念倏然抬头,眼神坚定的看向他,“再救谢思琪之前,我不会死。”

乔楚天随手将外套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勾起她的下巴,嘲讽笑着,“你想明白了就好。你要我答应你的三件事,是什么?”

“第一件事……给我钱!”

“你要多少?”

“五百万!”

“你觉得,你在我眼里值五百万吗?”乔楚天厌恶的甩开迟念的下巴,“就算你在我眼里一分不值,但钱能解决的事就容易多了。我给你一千万,你现在给我滚!”

“我不走!”

“为什么不走?你当初爱我爱的那么疯狂,现在为了五百万,你就同意离婚,你对我的爱还真够廉价。”

乔楚天踹了茶几一脚,不知为何,很是恼火。

迟念强忍着要夺眶而出的泪,倔强的看着他,“对,我是为了钱才逼着你娶我,乔楚天你没猜错,我就是这样恶毒的女人。”

“贪慕虚荣!迟念我算是看清你了,我会给你钱,你拿了钱后别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恶心!”

乔楚天一把推开迟念,气匆匆的往外走。

迟念摔在冰冷的地上,泪眼模糊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她现在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钱,要是没有钱,她的爸爸会被债逼死。

她是他的女儿,不能眼睁睁看着爸爸被人打死。

可楚天,我爱你,爱到疯狂,爱到骨子里,从未变过,无论从前,现在,还是以后,都不会变。

迟念捂住脸,哭的浑身颤抖。

一夜无眠,迟念清早醒来,听到门铃响了。

她以为乔楚天回来了,光着脚往外跑,刚打开门,看到一张温柔的笑脸,夹杂着风雪令人发寒。

“小念,我听楚天说你同意离婚了?这不一早我就给你送来离婚协议书了!”

谢思琪笑着将离婚协议书递到她面前,她一把抓过,撕的粉碎,抛在了谢思琪的身上。

她还不至于,沦落到一个小三过来逼着离婚。

“不劳你费心!”

“你激动什么?早晚不都是要签字的吗?”

谢思琪一把将迟念推进屋里,将门重重的甩上。

迟念警惕的看着她,“谢思琪,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迟念,你算个什么东西?对我大呼小叫的?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你怀了楚天的孩子,我恨不得杀了你!”

谢思琪劈头盖脸就给了迟念一巴掌。

迟念反手甩她巴掌时,谢思琪拿出支票晃了晃。

“你打啊,打了一分钱都拿不到……我奉劝你,离婚协议书你今天给我签了!”

“你别想用钱威胁我!我是不会签的!”

迟念去抢,谢思琪当着她的面,将支票撕碎,抛在她的脸上。

“钱,给你!迟念……是你惹我的!”

房门响动,谢思琪从兜里掏出一支笔,用笔尖在她白皙的脖子划出一道血痕。

迟念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自残,上前阻止她,“谢思琪,你疯了!”

谢思琪将唇凑近她耳边,“是,我疯了……我恨不得要你母子死,这样我才安心!”

门打开,谢思琪将笔塞进迟念的手里,转身捂着流血的脖子,哭着扑进一个人的怀里。

“楚天,迟念疯了,快救我!”

爱情太难,婚姻太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爱情太难 或 婚姻太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经典故事:卧铺

    作者:刘洪文在外地实习半年的刘凤放假了,因为几个高中时的好友要来这边聚一聚,所以刘凤没有马上回家,没想到这一耽搁就是一周多的时间,于是就赶上了春运。刘凤只买到了无座火车票。八九百公里的路程要一直站到家,这让刘凤很是懊恼。母亲不合时宜地打来了电话:“凤,咋样,买到火车票了吗?”母亲显得很着急,声音里满是期待。“没有,今年不回去了!什么忙也帮不上,就知道问问问!”刘凤没好气地吼道,然后恼火地挂断电话,拖着拉杆箱朝候车大厅走去……火车上的人真是太多了,刘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放好了行李

  • 我有着长长的一生,而你一定会来

    挫折会来,也会过去,热泪会流下,也会收起,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气馁的,因为,我有着长长的一生,而你,你一定会来。——席慕蓉《写给幸福》聊天记录不能翻,翻开就知道两人怎样从无话不说到无话可说的。——网络语录愿你独立到不需要有人疼有人宠,愿你幸运到有人疼有人宠。——美好祝福借钱就是要向悲观主义者借,因为他们不会期待你还钱。——王尔德没有另一种选择,你所有现有的选择都是对的,它就像人的感情一样,无须去假设,因为无论怎样去假设,那假设都不会成立。——日本作家山本文绪一生当中,常常会遇到某个人,他打破你的原则

  • 一起一落是人生,一朝一夕是日子

    一起一落是人生一朝一夕是日子一起一落是人生。人生,是一道多解的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答案。一朝一夕是日子。日子也就是这样,往往当你在回首往事的时候,才发现,岁月是无情的,它流走了,流失了,有的时候带给我们,才是无尽的忧伤。一喜一忧是心情。三分真假,三分浅薄,一半真诚,一半无辜,有些人,是非看不清,有些话,无奈走得累。一苦一甜是滋味。人生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只有一次,一生一世,不可能再重来,无论喜或悲,都值得珍惜。一忙一碌是生活。生活,是一部无字的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读法。生活,一步一步别想多了,一步

  • 人老了,千万别低头!(说得太精辟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年轻人喜欢挑战、刺激、冒险,人老了则更愿意过平静、安稳、有规律的生活。但是无论是哪种活法,我们都要记住一点,永远别低头,一直昂首挺胸地走下去!01不向疾病低头人生病很正常,不要因为生病了就失去了生活的激情,忘记了生活的美好。忘记疾病,不向疾病低头,不等于不积极治病,而是不要被疾病压倒,更不能丧失战胜疾病的意志。即使是癌症也存在自然消失的概率,然而奇迹只可能发生在那些,精神上没有被疾病压垮的人身上。02不向子女低头这里的不向子女低头,意思是不要过分依赖子女。他们有了自己的家庭

  • 一首《一年更比一年好》送给所有的朋友!祝福朋友健康快乐!

    我这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沈从文致张兆和」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过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钱钟书致杨绛」插图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节后,祝你依然快乐!经典,经典!

    春节激情已退,生活回到原位。过年吃喝很累,餐餐都是美味。自己身体宝贵,开始清理肠胃。白天多喝开水,晚上早点去睡。大家友情珍贵,上述提醒免费。每天睁开眼睛,发现我还活着,这样挺好挺好。每天闭上眼睛,发现还能睡着,这样挺好挺好。每天粗茶淡饭,照样能够吃饱,这样挺好挺好。每天摸摸衣兜,发现钱还够花,这样挺好挺好。忙也一天,闲也一天,平安就好。苦也一天,笑也一天,快乐就好。穷也一天,富也一天,知足就好。爱也一天,恨也一天,过去就好。想开看开,快乐就好。此文献给我爱的所有的人有你们,真好,真真好!这条微信

  • 老年10大最美心境,每一句都说到心坎里!

    一、童心只要我们保持一颗童心,不管是80岁、90岁,还是100岁,我们都是年轻的老顽童!二、糊涂对于还没发生的事,不要想太多,正在发生的事,不要过于困扰;已经发生的事,就由它去。不争不抢不气,才是适当糊涂的最高境界。三、浪漫我们这代人以前没有条件浪漫,现在生活富足了,也得慢慢学会浪漫。偶尔给老伴买一支花,一起吃一顿烛光晚餐,这样的小浪漫不仅能增进夫妻感情,也能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哦。四、优雅优雅是一种气质,优雅是一种风度,优雅是一种做派。女人需要优雅,男人也要学会优雅。轻言细语,尊重别人,礼遇他人

  • 活着,让自己高兴;做人,让别人舒服

    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被向善和向上的力所牵引。用心地付出,尽情地徜徉,不亦乐乎?。。。佳句点上方绿标收听主播雅智静情朗读1.活着,让自己高兴。著名导演冯小刚说:“年过半百终于活明白了,让自己高兴才是真格的,其他全是瞎掰。钱挣得再多又怎么样,能带走吗?去西山采景,看了十几座百年大宅,主人均已无处可寻,拿钥匙的全是不相干的人。”钱财,够用就行,挣得再多,真的带不走一文。人生的关键是,要让自己活得开心,活出真性情、真境界和真意义,如此最好。谁规定每个人一定要活得精彩?我本平凡,不求精彩,只求自在。活着就是

  • 收藏字画的增值方法分享

    黄戈《高帆浩渺间》70x70cm黄戈:1975年出生于天津,南京艺术学院博士,东南大学艺术学博士后,现为江苏省国画院傅抱石纪念馆副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工程”培养对象,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艺委会委员,南京市青美协副主席。专著《傅抱石画学思想研究》、《渐染华风——中韩绘画交流的历史呈现》等专业论文若干篇。随着现在人们收入增加,家庭投资越来越重要,那么到底应该怎么选择呢?炒股、炒金还是炒房?数据告诉你,世界上效益最好的三大投资项目是:艺术品投资、金融和房地产。在这里

  • 人品好的人,自带光芒(深度好文)

    关注点上方绿标收听主播莹丽亿番洛瓦美妙音频一个人真正的资本,不是美貌,也不是金钱,而是人品。人品是生活的通行证,在冷峻又善变的时代,人品是彼此心灵最后的依赖。“子欲为事,先为人圣”,喜欢一个人,始于共鸣,陷于才华,忠于人品,可见人品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好人品是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它构成了人的地位和身份,它是一个人真正的最高学历,是每一个人的黄金招牌。01人品,是最好的学历白岩松曾说:“人品是最高的学位,德与才的统一才是真正的智慧,真正的人才。”一个单位无论管理制度多么严谨,一旦任用了品德有瑕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