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在线阅读

2018/1/15 17:29:16 来源:网络 []

小说: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

第一章 神算

木琳琅此刻很是心神不宁,因为面前这个算命的竟然说她活不过三十岁。小百姓养生网此人虽然行事做派、言谈举止与寻常算命先生不大相同,但说出来的几件事,竟然还都让他蒙着了。

“这位姑娘,一看就是生在富贵之家,从小娇生惯养,可惜身子弱,因而来这瑶山并不为修仙,却是为了强身健体的吧?”

“嗯。不错。”

“姑娘三年前回乡,现在去而复返,莫不是家中遭遇变故,有亲人故去不是?”

“你怎么知道?”

“呵呵,我还知道姑娘你……”说到此处,那人很恰到好处的止住了口,但木琳琅已经会意。不错,她被人退了婚。

木琳琅的父亲原本是惜墨朝开国大将军,如今天下太平,父亲无用武之地,只得告老还乡。却没成想这一释了兵权,赋闲在家,往日门庭若市立刻变成今日的门可罗雀。推荐xbxys.com很快,见风使舵的夫家送来一纸退婚书,母亲气不过竟然去了。

如今三年守孝已满,复返瑶山,在山脚下却遇着这么一朵奇葩,愣是要给自己算命不说,还尽拣难听的说,着实让人心塞。

“我看你也年纪轻轻,这能掐会算的好本事从哪学的啊?到底什么来路?”

那人呵呵一乐:“知道我阿川哥的厉害了吧。听好了,我,师承瑶山秀贤门,实乃慧珠长老门下弟子石广川是也。”

我师父收小八了?不能吧,收个徒弟专门教算命?瞎掰。

“哎?这位姑娘,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还没给钱呢。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在线阅读

“给钱?”

石广川应道:“嗯。啊,没钱也没关系,留下姓名和家庭住址,看你这般貌美,算你无息拆借啊。”

“无息拆借?”

“嗯。”

差点被你忽悠着了,弄了半天都是为了骗钱。

“原来姑娘才是慧珠长老门下啊,听说她老人家收的弟子,那是个个极具慧根,绝无笨鸟先飞之说。”

“打听的够清楚的啊。”

“哎,姑娘,脾气要温和啊,温和。来自http://www.xbxys.com/

和你这种骗子,温和什么啊?木琳琅也不理他,直接奔瑶山而上。

秀贤门地处瑶山,集日月灵气,采天地精华,是修仙问道的首选门派。掌门灵珠子并座下三位长老只待闭关日满,便可飞升成仙。如今门中事务皆由慧珠长老打理。

木琳琅便是慧珠长老门下第七位弟子,自她入门后,慧珠长老便迟迟没再收第八位弟子。因此,虽然入门多年,木琳琅始终是小师妹。多年来,一直严格遵循着长幼有序的条条框框,深感疲惫。版权xbxys.com

当疲惫成为习惯之后,木琳琅遇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慧珠长老突然宣布要将自己多年修习的青凝诀功力毫无保留的传给一位弟子。本来,木琳琅坚信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落到自己头上。然而,六位师兄师姐竟然齐齐转性,一改往日行事风格,你推我让,谁也不愿承此大运,于是乎,烫手山芋毫无悬念的落在木琳琅的手里。

传功仪式既庄重又繁琐,木琳琅身着厚重的礼服,被折腾了大半天功夫,累得半死,总算一切就绪,木琳琅随慧珠长老入密室。

闭目、盘腿、对掌。初时,木琳琅感到一股清泉流入体内,随即,好似一股微风拂面,慢慢的风速见长,最后恍若走进大漠之中,狂风席卷着沙土,扶摇直上,仿佛发怒的巨龙,风沙漫天飞舞,人根本无法睁开双眼,只能随风而逝。小百姓养生网木琳琅的全身沁出大颗汗珠,体内如排江倒海,风起云涌,无法控制。直到一口鲜血直涌而出,一切方才完毕,睁开双眼,木琳琅惊呆了。

原本老成持重的慧珠长老竟然变成了一位容貌清丽,皮肤光滑细腻的美貌妇人。

“怎么,不认识为师了吗?”慧珠长老问。

木琳琅方才顿悟:“师父,弟子冒昧了。”

“青凝诀虽是上等内功,然此功需寻得有缘人方能修成上品。为师虽修炼多年,却始终难以参透其精妙,如今散尽此功亦是造化,卸下重负,方可飞升。”

“弟子受教了。”

慧珠长老的此番双赢解释并没有在木琳琅心中留下印记。相反,每每想到师兄师姐齐齐转性,每每想到天上不可能掉馅饼这句箴言,每每想到慧珠长老变成清新脱俗俏佳人,木琳琅就没办法心安。

于是乎,整日茶饭不思,整晚夜不能寐,木琳琅每日思索着自己会不会迅速衰老,仿佛一夜过来自己就会白发苍苍,皱纹满面。总不至于那个骗子说的是真的吧,毕竟他也算蒙对了三件事,还都是三件大事。

等到慧珠长老开启闭关,大师兄承言暂代掌门之时,木琳琅寻思着大师兄毕竟初掌此任,一切生疏,根本管不到自己,不如趁此机会,找那个家伙问问清楚。那个家伙好像是住在铁记米行。现在米店伙计都成半仙了吗?真是搞不懂。

刚走到米店门口,木琳琅还在看店招,确认没走错地方,迎面已经站着个人了。定睛一看,正是那个石广川。

“阿川哥早就知道,这位姑娘定然会相信在下所说,再次光临。”

不要这么自信好不好,你这么厉害,你知道我来找你干嘛吗?

“上次一别,姑娘是在担心自己的阳寿吗?”

“额……”

“那就是了。”

好吧,算你又蒙对了。

“姑娘无需担心,像您这般生活作风良好,无不良陋习的姑娘,只要平日多下得山来,常与阿川哥见面,舍些阿堵之物,活到七八十岁完全不是问题。”

“阿堵之物?”我看你就很堵啊,把你怎么舍?

“就是黄白之物。”

哦,你还没那么贵重。“嗯,这次就带了这么多。舍给你,慢慢花,然后呢?”木琳琅到底还是存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思。

石广川倒也不客气,一把接过银两,笑嘻嘻的从袖中抽出一张纸条,像模像样的写了几笔,叠好,放到木琳琅手中,完了之后还笑嘻嘻的说:“此乃存单,姑娘惠存,千万别弄丢了。”

“这就完了?”木琳琅想:难不成我就是偷偷下山,给这位送银子花的?这不就一傻缺吗。

“完了。治疗并不复杂。姑娘得空再来复诊啊。”

收了银子就赶人走?哼,我偏不走。

“咦,怎么,瞧上我了,还是瞧上我们家大米了?呵呵,我保准您回去以后,过不完今晚,就惦记着什么时候得空再来呢。”

哦,那我得赶紧回去试试效果。

第二章 复诊

回到瑶山,木琳琅一开始心中还有些忐忑,而后稍稍平静,很快就感到不安了,到了临睡之时,越发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明显人家什么都没做,自己白白送银子去了而已。可不,现在就想再回去,揍他了吗。

一直翻来覆去、辗转发侧到下半夜,越睡越心塞,于是乎木琳琅决定再一次冒险潜下山来,找人算账。

临行前,扒开那张存单,仔细瞧来,但见上面两行字。

第一行:现收白银百两整。

嗯,不错,白纸黑字,有凭证在手。

再看第二行:如有疑虑,请至仙林大街妙手回春堂详谈。

又是一嘘,看来此人料定自己不好骗,留有后手啊。

妙手回春堂也算得上南城一家老字号药店,坐堂大夫个个医术高超,药到病除,受有很高的赞誉。木琳琅虽然自己也习得些许医术,但正所谓医不自医,何况自己那点三脚猫功夫根本上不得台面,至今问诊记录还没有零的突破,又如何谈的上会医术。既然怀疑阳寿,去找几位老大夫把把脉也着实算是个办法,总比子虚乌有的算命来的实在。这样想来,这个石广川倒又不像江湖骗子,毕竟那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还不至于被他一个半仙摆布。

木琳琅将那存单再次折叠好塞进衣袖,趁着月明星稀,一溜烟绕小路下得山来。到了山下,太阳方才升起,大街上行人稀稀拉拉,沿街店铺都还在准备开业。木琳琅倒也不着急,一步三回头的踱到妙手回春堂门前。

只见堂门大开,木琳琅稍稍驻足,正打算好好欣赏堂前古朴的门楼,清新淡雅的店招。没想到一小会儿功夫,里面上来两名小童,异常热情。没等木琳琅反应过来,已经被一左一右拥着跨过了门槛。

什么情况?都说店大欺客,木琳琅还从未受到过如此热情过头的款待。这石广川到底什么来头,不会是少东家吧?就他那样,不会吧。

待行至内堂坐下,小童热情上茶,并四五样果品、糕点,十分周到。这一番殷勤弄得木琳琅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了。正不知如何是好,石广川笑嘻嘻的走进屋来,后面还跟着四五位年迈的大夫,每个人身后又都站着一名小童,专门拎着行医箱服侍左右。单从箱子的年头看,就知道这几位定然是出自行医世家的佼佼者。

石广川上来就招呼道:“姑娘,早啊。咱们没几天已经第三次见面了,真是缘分啊。不知姑娘这么一大早来是赶着抓药还是问诊啊?”

木琳琅一下不好意思起来:“我……我想……”

石广川看出她的羞涩,连忙抢着答道:“姑娘若是觉得身体不适,这儿几位大夫都是多年行医的妙手医仙,不如先让几位帮着把把脉,如何?”

既然人家这么问了,木琳琅也不好推辞,当下也就大大方方伸出手,让每位大夫都把了把脉。

四五的老大夫在一起商量了片刻,很快得出结论:姑娘身体康健,正值妙龄,无须担心阳寿,体内真气虽霸道,但运行有常,只会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并无害处,姑娘不必庸人自扰。

木琳琅稍稍感到安慰,看向石广川,此人一脸崇拜,一步跨来,捋起袖子,伸出一双白净白净的双手道:“哇塞,你体内果真有霸道真气啊?传些给我如何,这样你就更不用担心了。”

“不传。”木琳琅没好气的说,又摸出一锭银子,对那几位大夫道:“这是我的诊金,请各位收下。”

又是惊人的一幕,那几位老大夫齐刷刷推辞:“能为仙君诊治是我等的荣幸,如何敢再收银两。”

出了店门,石广川妥妥的跟在身后。木琳琅道:“你跟这家店什么关系?你不会是少东家吧?”

“哈哈哈哈哈……我不是。”石广川答得倒也算干脆利落。

“那他们怎么知道我今日必来,还有这么好的招待?”

“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还是一百两的大钞。”

“什么?不是让你悠着点花吗?”

木琳琅并非不知看病要钱,但万万没想到这小子也忒大手笔了些,自己往日看病问诊不过一次不过花上几两银子,他这倒好,一下百两,够一户人家一年花销的了。也难怪人家大夫摆出这般阵仗。不过钱花了也就花了吧,虽大手笔了些,倒也值得,毕竟总算不必为阳寿担心,也算是随了一桩心事。

“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哎。到手的富贵都扔了,结果你这个硬心肠的一声谢都没有,连尊姓大名也不愿意告诉一个……”

“你不是会算吗?”

“那能一样吗?其实我早就知道琳琅妹妹你的大名了。可你亲口告诉我,那才算正式。”

“喂,你还知道些什么?”

“没了。”

“真没了?”

“真没了。要不,你再告诉我点?就你那真气怎么修来的?”

“……”木琳琅不搭理。

石广川跟着。

木琳琅仍旧不搭理。

石广川仍旧跟着。

一直快到半山腰,也快到了木琳琅的底线。“喂,米店今日没活吗?”

石广川又不是石头变的,这话中含义还是摸得清,那是在让自己回去。但是他喜欢装糊涂:“有,当然有,没有不就关门大吉了吗。”

木琳琅转念一想,此人如此这般闲散,又吊儿郎当,遂问道:“那你被开除了?”

“没有。不过呢,我准备开除他们。你们仙山还收徒吗,我去拜师学艺。”

木琳琅猛地一回身,石广川赶紧来个急刹车。

“石半仙,你说为什么我师父要把这辛辛苦苦修炼的功力散去,为何我那六位师兄师姐谁也不肯占这便宜?”

石广川摇头:“确实蹊跷。”

“你也觉得诡异吧?”

“嗯。”

“那你还去蹚浑水?”

俗话说,不能蹚得浑水去,哪能抱得菩萨归。

“嗯。”

“……”木琳琅彻底无语了,一个推手,一阵清风,石广川顿时犹如轻飘飘的落叶一般很快不见了踪影。

风中传来一句话:“琳琅妹妹,等着我……”

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妃常难求 或 王爷加把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文化中国·四海同春”慰侨演出走进马来西亚

    据新华社吉隆坡2月25日电(记者刘彤、林昊)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组派的“文化中国·四海同春”艺术团24日晚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行在当地的首场演出,将欢乐祥和的春节气氛带给现场超过3000名华侨华人。演出阵容主要来自中国歌剧舞剧院。舞蹈《贵妃醉酒》舞姿婀娜,服装色彩斑斓,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盛唐气象;笛子独奏《牧民新歌》时而欢快,时而舒缓,仿佛来到宽广辽阔、牛羊成群的大草原;唢呐演奏《四海同春》《打早》更是增添了欢天喜地的节庆气氛。马中文化艺术协会会长古润金在致辞中表示,随着马中两国关系的不断发展,坚

  • 迎新春 学技艺

    一名女孩在狗年新春庆祝活动中玩狗造型皮影。一名参与者展示自己制作的拉面。2月24日,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狗年新春庆祝活动,20多项老少皆宜的精彩活动展示了亚洲各地的节庆传统。新华社记者王迎摄《人民日报》(2018年02月26日22版)

  • 尼罗河上赛龙舟

    虽然是暮冬时节,埃及首都开罗依然艳阳高照,明媚温暖。2月24日,位于开罗城南穆尼布区的皇家穆罕默德·阿里俱乐部,彩旗飘扬,人头攒动,近在咫尺的尼罗河上,龙舟竞渡,热闹非凡——“2018首届新春杯尼罗河龙舟大赛”正在阵阵锣鼓助威声中如火如荼地展开。色彩鲜艳的队旗迎风招展,翻浪前行的龙船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显得格外耀眼。岸上,舞狮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步伐矫健,整个活动充满喜气洋洋的欢乐气氛。共有来自中资企业、孔子学院、中国驻埃及使馆、开罗中国文化中心、国际外交官联队等12支代表队参赛。不同的参赛队各展

  • 京剧演唱拖音加字的练习方法

    这与前面第一个练习拖长音略有不同。(京剧演唱拖长音的练习方法)最好要有选择地采用明亮的韵母来练。一般用“昂”音最为适宜。因为发音位置低,把声音掉在喉咙里面的人,大都是鼻腔打不开,而在声乐上打开鼻腔是很重要的一环。用“昂”拖长音当然首先要做到,前面第一个练习的要求,即:稳定、均匀、通畅、能延续较长的时间,然後在这个基础上开始念字。念字意味着加上声母也就是在声音流畅进行的时候,不断地进行阻气、挡气、塞擦等,和流畅相反的动作。多数人只要一加上这些语音动作,声音立刻就不通了。有的声音就因此断掉,甚至堵住

  • 戏曲演员爱护嗓子方法

    作为演员爱护嗓子要象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嗓子对演员来说是关系到艺术生命的存亡的问题。那么戏曲演员应该怎样有效地对嗓子进行保护呢?1、发声方法不正确是毁坏嗓子的祸首。的以积极学习和掌握科学的发声方法是一项最有效、最重要的保护嗓子的方法,否则,声带的病即使治好了,还会再度患病。2、练功后大汗淋漓时,声带正充血状态,此时不要马上练嗓子,最少要等半小时以后再练嗓。3、洗澡以后,血液循环加快,血管膨胀、变溥,声带也会充血,所以不要边洗澡边练唱。4、感冒时或女性经期都不宜练嗓,因为声带正呈充血或水肿状态。5

  • 命运:命运可改造操之在自己

    命运可改造操之在自己命运宣化上人昔有袁了凡的人,本名袁学海,他是明朝的名儒,小时候就读书,可是父亲要他学医,济世救人,所以改学医。后来遇到一长须老相士,对他说:“你命带官印,你应该读书可做大官。某年某月某日可考中秀才,某年某日可作县官,俸录多少。某年某日升官,俸录多少。到五十四岁八月十四日半夜子时寿终正寝,终生无子。”于是乎袁学海就转读书,一切都如算者所言中,十分灵验。既然命中是注定,所以他就等命运安排,受命运支配,不求上进,终日游山玩水。有一天,游到南京栖霞山,闻有云谷禅师,他就上山参访。禅师

  • 《易经》智慧:因为不知命,所以不知足

    授权图片滕首诗摄《周易·鼎卦》象曰:“君子以正位凝命。”人们总是将命与运联系在一起,认为命运决定着人的一生。其实运与命是两个方面,运由天生,命需己定。命既指天命——万物遵循的规律,也指自身的方向与目的。人一旦认不清自己的方向,妄图改变万物发展规律,就会陷入不知足的牢笼中,贪念一起,便落入苦海,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会因不知足感到痛苦。人因为不知命,所以不知足。不知命的人,认不清自己,找不准自己的方向,最易得陇望蜀。不知命的人,看不清万物关系,总是白费力气,最易心浮气躁。知己之命,找准方向世间万物存活于

  • 悼念 | 吴克敬:56岁,作家红柯突然离去,文坛雄红鸣柯少一人

    在认识作家红柯之前,我先认识了植物的红柯,它是中国的特有植物,生于常绿阔叶林或海拔较高的山地,可高达30米,树皮灰亮,有紧实的蜡鳞层,耐水湿,耐腐蚀,成材后可为梁柱、车船、建筑、器械的优良用材。认识了作家红柯后,一日我把植物的红柯说给了他,他带着惯常所有的那种笑说,我倒愿意是棵植物的红柯呢。植物的红柯,高大雄壮,是为植物中的良材。作家的红柯,亦雄壮伟岸,是为作家里的良才。对此,不只我是这么说的,作家朋友和读者朋友对他也是这么看的。可是人不如物,植物的红柯能够百年千年地生,便是砍伐下来制作成器物,

  • “北京八分钟”震撼闭幕式!它讲述新时代中国的自信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八分钟,很短,八分钟,又很长。2月25日晚平昌冬奥会的闭幕式上,看完“北京八分钟”的节目后,你一定会有种五味杂陈的兴奋之情。没有红灯笼、琵琶这些有着几千年历史的传统物件的铺陈,熟悉的京剧悠扬旋律也没有听见,那一帧帧画面,就像飞驰而去的高铁速度,带着我们领略着现在的中国。那些新科技、新文化、新成就,让我们不禁激情澎湃。纵使把我们多年来引以为豪的灿烂文化的外衣撕掉,我们仍然可以骄傲着对世界喊出:中国,在新时代,依然可以走在世界的最前列。伴随着这种自信,属于我们的“北京时间”也正式开

  • 一个人的精神长相(深度好文)

    ▲一个人真正的资本,不是美貌,也不是金钱,更不是学问,而是自带的,不会随着岁月变迁而消失的“精神长相”。人之长相,分体貌和心灵。五官之美如花开艳阳,直接;而精神之美似暗香浮动,需依托,靠修养方能呈现。颜值可以美容,但掩盖不了本色;气质可以塑造,但脱离不了本性。心有境界行则正,腹有诗书气自华。精神长相,是一种看不到的能力,这个能力决定了一个人的精神力量。1.会说话是一门学问,有分寸是一种修养。“言而当,知也;默而当,亦知也。”语言最能暴露一个人,恰当的时候说话是智慧,沉默的恰当也是一种智慧。知道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