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张炜 | 也说李白与杜甫(八)

2018/1/14 20:56:55 来源:万松浦书院 []

也说李白与杜甫

文/张炜

读而思

duersi

第二讲:嗜酒和炼丹

李白炼丹

李白太过浪漫,所以让人觉得他终生追求炼丹、长生不老之术等一点也不意外。版权xbxys.com敏锐的人,好奇的人,往往都是很有才华的人。当年李白那么迷恋修道、炼丹,今天的人只当笑话去谈,事实上是未求甚解的一种表现。当年连皇帝都喜欢这些东西,社会高层的许多人都有自己的丹炉。只是当年的炼丹和今天理解的道家“内丹”有点不一样,“内丹”实际上是唐末五代时期萌芽,直到丘处机的“龙门派”之后才慢慢演化成熟起来的。气功也是“内丹”学问的一个分支。

当年道教起源时还没有练“内丹”这一说,他们是炼“外丹”,真的要支起一个冶炼的丹炉才行。包括皇帝等人爱吃的丹,大半都是用水银、雄黄等矿物炼出来的。来自xbxys.com李白和杜甫都爱好炼丹,他们炼的都是“外丹”。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这样做仍然是极有意义的,并不像我们今天看起来这么荒唐。把一些有毒的东西都吃下去了,这不是可笑和愚昧吗?实际也不尽然。

其实我们今天的人大部分也热衷于“外丹”,也在不停地吞下一些毒物,只是我们不能够正视而已。我们的认识还没有跟上去,不知道现在实质上也是在炼“外丹”。我们并不是丘处机龙门派的传人,练引导身体内力的气功反而不是太多。当时还没有“性命双修”这样的说法,也是到了唐末特别是“龙门派”之后才有。张炜 | 也说李白与杜甫(八)“性”是精神心理方面的,“命”是生理身体方面的。当年李白和杜甫最佩服的一个人叫葛洪,葛洪就是炼“外丹”的大仙家。

杜甫诗中说“未就丹砂愧葛洪”,意思就是:自己在这个方面差得远,尽管已经做出了极大的努力,也还是有愧于李白这个“葛洪”的提携。李白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他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我们今天的人难以想象李白是怎样炼丹的。李白有钱,他跟从当时一些最有名的道士,立起丹炉。炼丹要有“大药资”,这方面杜甫当然不如李白。原文xbxys.com杜甫说过,他炼丹不像李白那么有条件,苦恼的是没有“大药资”。

李白先后拜了几个很高明的道士。除了健康的考虑,另一方面炼丹也是求官的一个途径。当年上层社会的风气是好道访仙,皇帝和权贵都爱道,都访仙,都炼丹。所以只有走了这一路径,与权贵才有更多的共同语言,比如跟他们谈论道、仙、东瀛,谈论三仙山,这样一些时髦话题。这正是进阶之路。

从根本上讲,越是拥有大能的人对生命的奥秘就越是专注,他们这一生必然要穷究根柢。张炜 | 也说李白与杜甫(八)李白炼丹求仙、长生不老的念想一辈子都没有断绝,当是自然而然的。他不是一般的好奇和喜爱,而是极为认真和信从。他曾经跟一个叫高如贵的道士接受道箓――这是一个严苛的仪式,要筑一个坛,接受道箓者要七天不吃不喝,围着坛转圈,两手背剪,披头散发。很少有人能承受这个煎熬,有的人甚至半途死去。有的人没死,但已经被折磨得恍恍惚惚,仿佛见到了仙人。李白经历了这个,最终成为接受道箓的正式道士。而杜甫还没有走到这一步,那不是因为他的清醒和疏远,而是因为资本不足。阅读xbxys.com所以李白是一个拿到了执照的真正的道士。

李白到了晚年,在去世的前三四年写了一首很长的诗,许多人没有注意,没有几个选本收入。诗的题目叫《下途归石门旧居》。这是李白用以跟吴筠道士告别的,郭沫若先生在《李白与杜甫》一书中极为重视这首长诗。李白在诗里总结了自己的一生:艰辛学道,官场失意,以至于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他对求道访仙稍微有一点后悔,但悔的并不是这条道路,而是自己未能取得成功。“此心郁怅谁能论?有愧叨承国士恩”,“挹君去,长相思,云游雨散从此辞”,“吴山高,越水清,握手无言伤别情”,其中蕴含了极为沉重的情感,是风雨人生的过来心情。

现代丹炉

李白和杜甫炼丹成仙的心情一度特别急切,这在现代人看来不仅难以理解,还常常觉得有些可笑,会觉得两位大诗人竟然这样愚昧,以至于浪费了一生中的大部分宝贵精力,还有大量的金钱。李白只活了六十二岁,杜甫刚过五十九岁,两人都疾病缠身,晚境可怜。而为了追求长生不老,他们到处访仙,寻找大山里的道士,看来真是有点划不来。

但是如果还原一下当时的情形,我们也就不会惊讶了。当年没有今天这么多的中成药,更没有西药。我们现在有数不胜数的中成补药,还有从西方传来的那些补充剂胶囊,这些都是用来维护身体的。这其实就是今天我们追求的“丹”,却没有谁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荒唐。因为名字变了,不再称作“丹”了,究其实质却是一样的。我们现在的“丹炉”现代化了,电脑控制,正在世界各处不停地熬炼。现在的炼丹程序复杂之极,原料也大大拓展了。李白和杜甫那时候的“丹炉”里常有雄磺水银等有毒物质,很多人吃了生病或暴死。魏晋时期死了很多人,有的皇帝都吃死了,就是对原料缺乏科学认知。

可是科学发展到现在,我们还是不知道今天的“丹丸”是否就一定安全,同样一味补充剂,专家们说法不一,有的说大有裨益,有的说大有危害。可见关于“丹丸”的问题,人类永远要处在一个认识和探索的过程之中。从这点来讲,李白和杜甫一点都不可笑,相反他们是那个时代的先行者,是生活得十分讲究的一批知识人物。

当年李白杜甫他们喜欢的“丹炉”,今天不但没有停歇,而且还利用了现代技术,比古代烧得更大更旺了。所有的中药厂、西药厂,都有自己的“丹炉”在熊熊燃烧。总之在谈论古人炼丹等行为的荒唐可笑之前,还应该冷静地想一想现代人对各种“丹丸”的迷恋。今天推销“丹丸”的人更多了,许多人还因此致富。不同的是今天的“丹炉”更多更大,也大大地现代化了,数量比过去扩大了几千倍。从东方到西方,到处都在“炼丹”,只不过改了叫法而已。进入任何药店,都可以看到货架上堆满了花花绿绿的现代丹丸,我们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和李白杜甫一样,时不时地吞食这些东西。

像李白杜甫这样的人只会更关心自己的生命,因为这是最根本的问题,没有生命了,其他一切都谈不上了。郭沫若先生说李白在晚年谈到炼丹修道时十分愧疚,算是大彻大悟,根据就是写给吴道士的那首长诗。可是我们今天展读这首诗,却觉得更多的还是因为炼丹未成而滋生的痛心和遗憾,是他与吴筠的依依惜别之情。在他心里,那段修道生活仍旧是最值得留恋的黄金岁月。“云物共倾三月酒,岁时同饯五侯门。羡君素书常满案,含丹照白霞色烂。余尝学道穷冥筌,梦中往往游仙山。”总之直到晚年,他对炼丹事业还是一往情深的。

李白炼丹是对永生的渴望,是意识到了生命的短暂,更是被虚无所纠缠。他想成为超人,想突破人的局限,因此陷入了另一个更大的局限之中。李白对永恒的向往,不仅仅是期待肉体不灭,而主要是包括了灵魂的永生。

炼丹与艺术

郭沫若先生在《李白与杜甫》一书中,把李白和杜甫的炼丹、寻仙、寻求长生不老的愿望和行为给予了彻底否定,其实是大可商榷的。人对生死问题的关心是切近而自然的,人生不能不面对这些至大的问题,属于“终极关怀”。人在这些大目标、大思维之下有所行动,自始至终地探究不倦,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将李白和杜甫这样的天才人物,简单地归于迷信无知和愚不可及才是不可想象的。今天的人局限于物质主义,对精神和灵魂问题的关心程度反而不如古人,这甚至可以说是更大的愚昧。

也有人认为李杜局限于当时的科学知识水准,才做出了那样怪诞的选择。可是换一个角度看,李杜热衷于让身体接受矿物冶炼的试验,难道不是最接近当时的科学前沿吗?炼丹这种事是极为复杂的,道士即专门家。炼出的丹丸尽管也有化学反应致使有毒物质出现,让人受害,但大多数时候肯定也还是安全的,不然人们早就扔掉了丹炉。炼丹只可以看作药物合成研究的一个阶段,而不能简单视为古人的执迷怪异之举。这种研究直到现在仍在进行之中,未来也很难终结,看来还不能随便斥之为愚昧。

如果从信仰和哲学方面来考察,那就更不能全部否定了。人的信仰与沉思是自由的、深邃的,古人的形而上思维能力远不是庸庸碌碌的现代人所能理解的。一些悠思与玄想只有质朴的土地上才能生发,它们不会像科技一样线性进步。在思想领域,不能因为信奉一种主义而排斥其他主义。如果对李白和杜甫的信仰有了基本的尊重,就会在这种前提下分析他们的价值取向和艺术得失。

炼丹的鼻祖是葛洪。按照葛洪的理论,丹丸中最重要的元素应是金属物质,吃它们人才能长生不老;次要一点的是动植物,它只能强身健体、长寿,并不能长生不老或成仙。吃了能够成仙的必须是朱砂、水银、黄金白银这一类东西。可见这些大多数人是用不起的,也难怪杜甫发出抱怨。所以真正大力投入这种事业的,只有李白这种人才行,但也只是局限于前期。他的兄弟是巨富,父亲是巨贾,而且他本人曾经靠近皇帝,有过“赐金返还”的资本,有过一段花钱如流水的日子。所以他可以结交丹友,大开丹炉。

李白和杜甫处在葛洪的“外丹”理论、原始道教知识的笼罩之下,从养生的角度看有得有失,用今天现代科学的眼光看也不乏失误――我们现代“丹丸”是一些中西药片药丸,它们也常被查出毒副作用。所以这种事情总是得失互在的。在那个时候,第一流的天才、皇家贵族们都迷恋于炼“外丹”,这和今天有钱有地位的人更加注重药物保健是一样的。那时主张修炼“内丹”的“龙门派”还没有出现,葛洪的理论中也不见“内丹”的思想,所以一座座丹炉只得烧下去。直到现在,“内丹”的神秘性也横亘在大多数人眼前,反而可以掺杂许多邪说,令人望而生畏。所以今天吞食各种药丸的人,仍然要远远多于练意念引导术的。比李杜更早一些的大文学家思想家,如嵇康为首的竹林七贤,都迷恋炼丹,苏东坡也炼丹。

追求长生,挑战死亡,是人类自古至今都不会停止的思想和行为。这是关于生命的原初和本质、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一个质询,这种忧思发问在天才人物那里就越加强烈。一些了不起的哲思,都是在这个大质询之下产生的。如果承认李白和杜甫的思想与艺术,就不能完全否定他们炼丹求仙的行为;非但不能全盘否定,而且还要从他们的这些行为和思想中,看到真正深刻的现代意义。

李白炼丹与仕途的关系是清晰的,但与作诗之间的关系还待探讨。炼丹其实并不完全独立于他的诗歌创作之外,而始终是相伴相行并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李白诗中出现云雾烟霞等大量意象,其想象力达到的极致、飘逸的诗风、自由洒脱的方式、神仙美学,这一切都离不开他一生的求道生活。

李白被称为“诗仙”,这不仅指诗的内容常有神仙,而更主要的是气韵和神采。对神仙的向往深入骨髓,对长生的追求直到最后,正是这些左右了他的诗魂。

(未完待续)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小说护花小村医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护花小村医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护花小村医第7章从二楼摔了下来“翠花!翠花!”张野飞快的爬上了楼,那速度,可见心急程度。屋子内的孙长贵和翠花听见外面张野的嚷嚷,赶忙穿起了衣服,孙长贵在床上一边穿着裤子一边开口道:“翠花,等下准备个盆子,挤点你的奶,等下送到我哪里去,我先走了!”说罢拿起外套,直接爬上了窗户。房间在二楼,虽然说只是二楼不高,但是这点点的高度站在上面还是让得有着恐高症的孙长贵一阵眩晕。“你跳啊!等下张野发现我们这种事情后会杀了我的。”翠花看见孙长贵半天不跳,而张野几

  • 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7章有趣的小妻子陈澜是霍庭深的私人医生,今年二十七岁,带着一副浅浅的金丝边眼睛,清淡的容貌透着一股子书卷气。不过,她可是一点不斯文,反而十分擅长八卦。她推门进去,看到一个女人躺在霍庭深床上,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接着就意味深长的笑了:“少爷的女人,怎么了?”“她生理期,很疼。”霍庭深面无表情道,不过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到他耳根微微泛红。陈澜推了推眼睛,平复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心情,挨着床坐下,仔细的给安笒做检查。“宫

  • 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7章涅槃重生虽然从小她就告诉过顾长歌她的爹爹是京中正国级的军机大臣,可事实上顾长歌根本没有在侯府住过一天,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爹。秦思棉是在怀着身孕的时候被赶到灵水乡的,顾长歌也是自小长在灵水乡,她是如何得知自己有几个庶母几个兄弟姐妹呢?便是个梦……但这梦得也太准确了,若不是秦思棉一直和顾长歌形影不离的生活在一起,她简直要怀疑顾长歌是不是什么时候偷偷跑去京城亲眼见过了了。似是没察觉到秦思棉的慌乱,顾长歌喝完了汤药,继续

  • 小说霸道总裁吃软饭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霸道总裁吃软饭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霸道总裁吃软饭第7章哪来的八十万乔海星懵了一下,呆愣愣的看着他的脸,烟花下,秦墨恩的侧脸愈发温柔起来,她心一跳,脸竟然都跟着发热起来。“好啦好啦,我们回去吧!我还没吃你做的菜呢!”她心不在焉的转过身,装作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说着,可只有她知道,她是在刻意掩饰她的心动。秦墨恩的眼神深谙,嘴角扬起若有似无的弧度。她骗得了谁,都骗不了他,既然她还不想承认,那就随着她,总有一天,她会亲口对他说出那几个字的。心情颇好的秦墨恩慢悠悠的跟在乔海星身后,看着她耳朵

  • 小说双面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双面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双面第7章疑点婴儿头颅失踪案暂时告一段落,由于证据不足,只能将凶手李儒年送上法庭,而那对狠心的父母,苏落衡却没有让夏若再追查下去。还记得当时是这样的:苏落衡头疼的按着太阳穴,看着面前一脸冰冷的夏若:“亲生父母把自己的孩子卖给李儒年虐杀?夏若,你的想象力能不能不要这么丰富?”夏若不悦的皱起了眉:“那你怎么解释那两个疑点?李儒年可不会这么无聊,而且他也不可能为了出卖自己把照片也丢进去。”苏落衡站起身对她做了个下压的手势示意她冷静一下:“且不论李儒年是否在说

  • 小说寂寞的房间寂寞的人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寂寞的房间寂寞的人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寂寞的房间寂寞的人第六章.妻子的秘密吴凡紧张的表情让胡灿有些意外,问道:“小吴,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什么了,听到我提起你老婆,你怎么这样的表情?”吴凡的心,又开始揪痛,苦不堪言,好一会儿,才有说话的能力,深吸一口气:“胡姐,不瞒你说,昨天,我们组里的一个同事突然告诉我,他发现我老婆跟别的男人出入酒店和娱乐城,而且不止一次。”胡灿好奇问道:“是哪个同事告诉你的?”吴凡犹豫了一下,答道:“是郝爽,他也是凑巧看到的……”“郝爽?”胡灿听到这个名字,

  • 小说缉毒之猛士无双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缉毒之猛士无双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缉毒之猛士无双第六章:河中女尸“老子就在这里说怎么了?你特么一个烂保安也来装B?你信不信你出了这大楼我打断你的狗腿?”那纹身的头儿扭头看到林宇峰一身保安服忽然暴怒。“叫他们走!不然我投诉你不作为!”李小婉喊道。这时候,班长带着其他几个保安也上来了。纹身们看了看阵势,知道动手的后果并不理想。他们恐吓的目的已经达到。该收场了。“小浪X你听着,有你哭的时候。跟我黑四叫板,你就等着难受吧。”说话的家伙一脸蟾蜍疙瘩,板寸头,身上纹着青龙。一副凶恶彪悍之

  • 小说蜜猎小情人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蜜猎小情人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蜜猎小情人第六章白姐说实话,在我印象里,所谓的会所都是在夜间开放,做着见不得人勾当的场所。但到了地方的时候,我才发现我错了,错的离谱。第二天一早,我就到了龙华路,刹那芳华私人会所就在这条繁华路段的正当口,门牌高大,金碧辉煌,气派非凡,根本就不像是什么非法场所,门前还有四个穿着旗袍的女迎宾,旗袍一直开到大腿根部,露出雪白浑圆的长腿,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我进去的时候,立刻就有一个女迎宾带着笑容上前来问我:“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想说

  • 小说丝袜暗语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丝袜暗语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丝袜暗语第6章:痛不欲生停车场,苏洛将车子停好。刚准备下车就看见一个男人从酒店里走出来。苏洛还没有看清楚那个男人的相貌,那个男人就远离而去。苏洛皱着眉头,直觉告诉自己,那个男人跟林彤似乎有点关系!几日以来,饶是以苏洛这般沉稳的性格也不得去不“猜忌”了!自打林彤出差之后,原本兴奋、甜蜜、温馨的婚姻生活忽然就让这一切的源头:戛然而止!这几天以来,苏洛除了扪心之外以外,也在想着自己跟林彤的婚姻到底哪里错了?难道爱了也错?婚姻的阴云,就像是此刻忽然昏暗下来

  • 小说情迷官太太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迷官太太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情迷官太太第0006章为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东合村,地处偏僻,整个村里的房子都显得稀稀落落,太阳已经开始落下山坡,余光映照着天空,将不远处的丘陵的轮廓给照出来,显得有些落寞,一些房子的烟囱开始冒出袅袅炊烟,也到了生火做饭的点儿了。“被开除了也没事,家里反正还有一个鱼塘,种着几亩地,大不了先在家里挖二斤半吧!”聂长根走在前面,扛着聂飞的行李箱,一路走一路唠叨,儿子这打击受得不小,他琢磨着得安慰一下。二斤半的意思就是锄头,以前港桥乡的铁匠们给农民打农居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