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秦欢白瑾昊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2018/1/14 14:10:55 来源:爱看书盟 []

第1章 眼里的是泪,憋回去就是血

“嫂子,今天可是我哥的生日,你不是很爱他吗?怎么连刻意给他做的汤都这么酸?”

白茜茜将滚烫的汤泼到秦欢身上的时候,秦欢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只有皱起的眉和紧紧拽着衣服的手,泄露她正在承受怎样的疼痛。小百姓养生网

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却固执地望向餐桌对面坐着的白瑾昊——她的丈夫:“瑾昊,我没有……”汤全都泼到了她的身上,酸不酸,没有机会证明,但羞辱和痛已经渗透到了她的心上!

“你没有?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白茜茜的声音变得更加的尖锐:“秦欢,我喊你一声嫂子那是给你脸,像你这种倒贴上来还无比恶毒的贱货!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哦,我知道你为什么做这么酸的汤了,不就是嫉妒我哥昨天晚上和柳晴小姐欢度良宵了吗?”

秦欢的脸变得惨白惨白的,眼睛仍盯着白瑾昊,以及,他身边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

那女人却在这时候夹了一块腰花放在白昊然的碗里,眼里荡漾着毫不掩饰的暧昧:“昊,昨晚上,你辛苦了,来,吃快腰花补一补!”

腰花补肾,晚上辛苦,这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不要吃!不要!

秦欢听见自己心中那卑微的哭喊。

白瑾昊却在她的视线中,将那块腰花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咀嚼下肚后,还在那女人的脸上吻了一下,温柔的说:“谢谢宝贝。”

然后,他转过头来,眼里的温柔变成了冰冷的利刃:“听不懂茜茜说的话吗?既然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吃饭,还不滚?”

秦欢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她死死的憋着眼里的泪。

她就知道,只是她和白茜茜产生矛盾,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站在白茜茜那边,因为那是他唯一的亲妹妹,他舍不得自己的妹妹受到一点点的委屈,哪怕是白茜茜的错,到最后,也都会变成她秦欢的错。

想到这里,秦欢缓缓站起来,弯腰:“那……你们慢用!”

这一桌子的菜,都是她做的,她没有资格吃。推荐http://www.xbxys.com/

她是白瑾昊的妻子,她没有资格坐在白瑾昊的身边。

今天是白瑾昊的生日,他带了一个女明星回来,以将她的心刺得千疮百孔来庆祝?

白茜茜的诬陷和辱骂,她的公公婆婆都视而不见……

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四年前,大着肚子的白茜茜被送上她的手术台,她保了大人,可白家人却认定是她害死了白茜茜的孩子,导致白茜茜“终生不育”,导致白茜茜和未婚夫严泽分手,患上了“抑郁症”!

包括她新婚的丈夫,都对她大变脸!

四年来,白瑾昊一直在逼着她离婚,她不肯,他们就想尽一切的办法来羞辱她,折磨她。

因为她爱白瑾昊,所以甘愿承受这一切,委屈求全,苦苦坚持,以为白家人总会明白她的好,以为总会等到白瑾昊相信她的那一天。

可这样的欺辱和煎熬,早已经让她身心俱疲,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尤其是,亲眼看到白瑾昊将与女明星的绯闻变成事实后。

眼里闪烁着的晶莹的是泪,憋回去就是血,她的苦涩、无助、委屈、酸痛都不过是自作自受!

“贱人终于走了!贱人一走,连空气都好很多了,哥,敬你一杯,祝你生日快乐!祝你早日和柳晴小姐修成正果!”

秦欢还没有走完,就听到那清脆的碰杯声,她脚下的步子一顿,险些站不稳……

第2章 要么旁观,要么滚出去

回到卧室,秦欢直接走进了旁边的浴室,因为别墅里有暖气,之前又一直在厨房里忙着,很热,所以她穿的并不多,但衣服还是和皮肉黏在了一起,稍微扯一下就疼的她直冒汗!

她只好找来大剪刀,将衣服剪开,然后一点一点的将粘黏在皮肉上的布料扯掉,黏的最严重的地方,还直接扯下来一大块皮,露出血红的肉,那些大大小小的水泡,一眼望过去,细细密密的,令人毛骨悚然……

秦欢抬起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那么狼狈,那么虚弱,那么鲜血淋漓,以及,那么的沧桑!

她忽然苦涩的笑了,忍不住再一次问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还要继续坚持?爱一个人,果真就成了一种不可饶恕的罪吗?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外面有了脚步声,秦欢以为是白瑾昊回来了,赶紧随便裹了一件浴袍,走出浴室,却看见白茜茜进来。

“嫂子,热汤淋身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很疼?可是我觉得我还是心软了一些,我应该将汤泼到你的脸上的!”白茜茜的眼里,淬满了阴冷的恨意:“你知道即便是那样,我哥,我爸、我妈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谁让你害死了我的孩子?谁让你本来就是一个蛇蝎毒妇?”

“茜茜,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你心知肚明!我不想再跟你争论!只是你这样做,良心上真的过意的去吗?你真的确定自己不会有后悔的那么一天吗?”秦欢难得没有保持沉默,而是说了这么几句话。

白茜茜似乎并没有料到秦欢还会反驳,被白家人欺辱了整整两年的秦欢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让人心慌的话来,她的脸色霎时间黑了下去:“你说什么?你这个毒妇!如果不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阿泽怎么可能会和我分手?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这个该死的贱人!”

她冲到了秦欢的面前,抬起巴掌就往秦欢的脸上甩。推荐xbxys.com

却被秦欢抓住了。

“白茜茜!够了!看在你失去孩子的份上,四年来,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忍了,你一直在怨恨我,你怎么不去问问严泽,去问问他到底为什么会扔下生死未明的你在医院不管不顾?”

见白茜茜愣了一下,秦欢又接着说:“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严泽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

“你胡说!阿泽对我那么好,他那么爱我,他肯定只是因为我不孕不育,不能给严家生下继承人了,才不得不离开我的?”白茜茜恶狠狠的瞪着秦欢:“你休想挑拨我和阿泽的感情!”

说到这里,白茜茜忽然诡异的一笑:“秦欢,我真没想到,到了今天,你竟然还在为你的恶毒寻找借口!那么,你给我等着,你很快就会为你说的这些话付出代价的!”

白茜茜经常会说这样的话,秦欢并没有太在意。

但是十分钟后,当白瑾昊上来,站在她的面前,冷冷的质问她:“茜茜好心好意的上来给你送药,你竟然还骂她?还骂柳晴是个***?”

“秦欢,可是在我的眼里,你,连***都不如!”

“秦欢,你不是妒恨柳晴吗?可我就是喜欢柳晴,今天晚上,就在这间卧室,我准备和她做一整晚的爱!你要么旁观,要么滚出去!”

第3章 白瑾昊,我们离婚吧

秦欢的心里,一瞬间,血流成河。

她瞪大了眼睛,身体不停的颤抖着,上前抓住了白瑾昊的手,眼泪的泪水终究还是没能忍住,滚了满脸:“瑾昊,我没有骂茜茜,我也没有骂柳晴,我没有骂任何人,你相信我好不好?你不要这样做,这里是我们的卧室啊,你不要带别的女人进来,求你,我求求你……至少,不要在这里……”

她没有哭出声,只是在卑微的哀求,泪水却无声的落下,那么悲痛,那么无助。

白瑾昊的心像是被尖锐的针刺了一下,有些疼,疼的有些不忍。

可是当他想到刚刚在楼下,他的妹妹哭的那么伤心欲绝的模样,他还是狠下心来。

“秦欢,你以为你是谁?不过就是一个赖在我身边不肯滚蛋的贱货!像你这种连未出生的婴儿都可以下死手的毒妇,竟然还有脸在我面前哭?收起你惺惺作态的眼泪,你已经欺骗不了任何人了!”

“我没有骗你!瑾昊,我真的没有骗你,我没有想要骗任何人,我没有害死茜茜的孩子,那个孩子,本来就是保不住得……”秦欢的话还没有说完,细嫩的脖子就被白瑾昊给掐住了:“别再试图辩驳,秦欢,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觉得恶心!你给我滚出去!”他说着,就残忍的将秦欢推到了门外。来自xbxys.com

柳晴已经站在外面了,推秦欢出去的同时,白瑾昊又伸手,将柳晴拉进了卧室,然后,卧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屋内,很快响起了夸张的叫床声,一声比一声高亢,每一声都向是把锋利无比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剜在秦欢的身上,从皮肉,到骨头,最后,将整颗心,都割碎!

整整一夜,秦欢站在她和白瑾昊的卧室外,听了整整一夜,眼泪流干了,双腿站到仿佛不是自己的了,身体上的疼痛和心上的疼痛都麻木了,有些执著,就像被一只手无情的扯断了线,终于,也随风消散了!

她趴在栏杆上,一阵阵的干呕,天昏地暗,像是要将对白瑾昊的爱,全都吐出来。

然后,她去了书房,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几张薄薄的纸,卧室门刚好打开,白瑾昊裸着上身从里面出来,胸口处还印着几枚女人的口红。

“秦欢,你真贱!竟然还真的站在这里听了一夜!”男人凉薄的唇吐出来的仍是无比讽刺的话。

秦欢却笑了,双目空洞,像是被抽走了灵魂,只剩下一副随时会倒下的血肉身躯:“白瑾昊,我们交往四年,结婚四年,我爱了你整整八年,却不敌你妹妹一个根本就保不住的孩子,却换不来你一丁点的信任,那么,就这样吧!我对你的爱,从现在,彻底,停止!”

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白瑾昊,我们离婚吧!你太脏,我不要了!”

白瑾昊的身体骤然僵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秦欢,死气沉沉,不再有一丝活力的秦欢,明明,离婚是他最想要的结果,可是这一刻,他心里竟然会有些……怕?

第4章 她想要彻底毁了她

“秦欢,你又想耍什么花招!”白瑾昊听见自己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阴冷,却分明带着丝丝的颤抖。

秦欢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这是我刚刚打印出来的三份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完字了,你签字之后,即刻生效,笔,我也给你带来了!”

说着,她将另一只手里拿着的笔也递给了白瑾昊。

白瑾昊将离婚协议书翻到最后一页,看到上面娟秀的笔迹,“秦欢”两个字一笔一划写的端端正正的,才知道秦欢竟然是真的想要和他离婚了!

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终于让她死心了?

他应该高兴的,只要他签上自己的名字,他就可以马上摆脱这个恶毒的女人了!可是为什么,他不仅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觉得心里堵的慌?

“你想要和我离婚?那我可真是求之不得!”白瑾昊到底是白瑾昊,他很快将那股子不安的情绪压了下去,冷漠的说:“不过,我可得好好的看看这份离婚协议书,秦欢,就算要离婚,你也别指望能从白家得到一分钱的好处!”

他这样说着,眼睛死死的盯着秦欢,想看见她慌乱的表情。

然而,没有,那双总是坚定倔强的望着她的清澈眼眸,此时此刻,蒙上了一层没有焦距的雾!

她说:“白瑾昊,你放心,这份离婚协议书是我直接从网上下载的,净身出户的模板,你们白家的东西,我要不起,也不想要!”

“快签字吧!签完字,还要麻烦你一件事,请你将你未来的夫人暂时从里面请出来一下,我需要收拾一下我的东西,当然,你不信任我,我知道,所以,等会儿我出来的时候,你可以对我进行搜身,属于你们白家的任何东西,我都不会带走,我只是进去,拿一下我爸妈的遗照!”

“哥!你还犹豫什么?赶紧签字啊!难道你还舍不得这个毒妇?舍不得杀死你外甥的凶手?”白茜茜听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见秦欢真的肯和白瑾昊离婚了,眼里划过一抹阴冷的恶毒。小百姓养生网

看来,这一次,是真的将秦欢伤的体无完肤了!可是这样还不够呢!等哥哥签完字,与秦欢再也没有关系后,她还有另一个计划,会马上的实施!她要让秦欢,万劫不复!

“好!秦欢,这一次,可是你主动离婚的,别又说我逼你!”白瑾昊说着,一咬牙,在三分离婚协议书上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柳晴已经出来了,秦欢看都没有再多看白家的兄妹一眼,走进了房间,不一会儿,就拿了一张黑白的遗照出来,眼里像是没有了任何人似的,缓缓的往前走。

“等等!”白茜茜忽然喊住了她:“秦欢,你不是说,不会带走白家的任何东西吗?你身上这件浴袍,可也是我们白家的!也得脱下来!”

这个时间,白家上下的人都已经起来了,佣人们开始打扫楼下的大厅,其中也有男佣人和男保镖,而昨天秦欢是直接从浴室出来的,脱了浴袍,将是一丝不挂,白茜茜让她脱下浴袍,分明就是想要彻底的毁了她!

第5章 你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贱货

“茜茜!”白瑾昊皱了皱眉头,还是忍不住出了声,可还没等他开口帮秦欢说一句话,秦欢转过身,凉凉的扫了他一眼,将浴袍的带子一扯,那件质感很好的浴袍,就顺着她的身体滑落到了地上,她身上那大片的烫伤以及大大小小的新旧伤痕也全都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包括,刚刚赶来白父和白母的面前。

那触目惊心的伤痕,让每一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原来,这四年来,秦欢竟然被他们伤成了这样?

这还只是身体上的伤,那心理上的呢?

白瑾昊忽然有一种想要马上上前,将那件浴袍重新披到秦欢身上,并且抱一抱她的冲动。

她是有多坚强,才能抗下这么多的疼痛?

☆☆全网小说,尽在『』☆☆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宁愿承受这些痛,也不肯承认是她害死了茜茜的孩子?为什么即便是被伤成这样了,她却咬牙坚持了四年之久?

那个答案,呼之欲出!

却又听见白茜茜无比讽刺的说:“裸奔都不脸红,秦欢,你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贱货!可是,白家的东西,你还有一样没有还!”她的视线落到了秦欢的小腹上:“你怀孕了,至少两个月,因为你瘦,才看不出来,是不是?”

“我没有怀孕!我没有!”秦欢终于有了情绪,是那种无比惊恐无比慌乱的情绪!

“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我没有带走属于白家的任何东西,我现在要离开了,你们没有资格阻拦我!”她说着,也不管楼下有多少在看她,只拿那张遗照勉强的遮掩住下身 ,就大步往楼梯走去!

“秦欢,你给我站住!你又想说谎!你去便利药店买验孕棒的时候我都看到了,我刻意留意了你好几天,才在垃圾桶里捡到了这根验孕棒!”

白茜茜说完,举高了自己手里的东西:“爸、妈、哥,你们看清楚了,这上面可是兩条杠!这个该死的贱人,她杀死了我的孩子,还想带着我们白家的孩子跑掉?我怎么可能会让她的阴谋得逞?她要走可以,把孩子给我堕掉!”

“不!”秦欢顿时面如死灰,她确实怀孕了,是两个多月前白瑾昊喝醉了酒,将她粗暴地的占有后有的,她知道白家不会允许她生下这个孩子,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隐藏着,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她开始纠结要白瑾昊还是要孩子,昨天晚上,白瑾昊帮她做了决定,她的爱情死了,她决定带着孩子离开。

☆☆最全最新免费小说,微信搜索关注『』☆☆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来白茜茜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她怀孕的事!

“我已经和白瑾昊离婚了,这个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的孩子,我绝对不会将他堕掉,我要离开,我马上就走,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白家任何人的面前!”

听到秦欢这么说,白瑾昊才确定,秦欢是真的怀孕了。来自http://www.xbxys.com/

他猛的上前,一把拽住了秦欢的手,倒是避开了碰到她被烫伤的地方,恶狠狠的质问她:“秦欢,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带着我的孩子跑?”

第6章 最后一次,卑微的乞求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瑾昊,你想要离婚,我和你离婚了?你们觉得我对不起白茜茜,这四年,你们怎么对我的,我也都忍了,我求求你们,不要逼着我打掉孩子,我什么都不要了,只求你们不要伤害我肚子里的孩子!”

秦欢“扑通”一声的跪在地上,再一次苦苦的哀求白瑾昊,哀求白家的所有人。

白茜茜在白瑾昊的身后,冷冷的说:“哥,你听到了吗?这个贱人跟你离婚根本就是有目的的!像她这种心机深沉的毒妇,她现在是什么都不要,谁知道等她把孩子养大后又想利用孩子对我们白家做什么?她根本就不配有孩子!她不配!”

“不……不是这样的!”秦欢跪在地上,卑微的解释:“茜茜,为什么你一定要这样对我,我早就说过了,我根本就没有害你的孩子,你知不知道,当你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时候,那个男人要医生保小?可是他是个有病的,他陪过好几个女人来我们医院做手术,每一个女人生下的孩子都是畸形儿?是他骗了你,他还想要你的命,是我……”

“啪!”的一声,是白母冲过来,狠狠的甩了秦欢一巴掌:“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都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编出这样的谎言才刺激茜茜?茜茜说的没错,你就是个蛇毒毒妇!你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也是个恶毒的贱东西!瑾昊,马上让家庭医生过来,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我绝对不可能允许这种贱妇污染了我们白家的血脉!”

“不行!你们不能这样做,不能这么对我,不能这么对我的孩子,他也是一条生命啊!”秦欢开始磕头,将头磕在冰冷的地板上,“咚咚咚”的响,不一会儿,额头上就磕出了血来。

白瑾昊看着绯红的血从秦欢的额头流到脸上,他的身体也开始颤抖了起来,正要说些什么,白茜茜忽然抓住栏杆,将一条腿放了上去:“爸、妈、哥,如果你们让这个毒妇的孩子活着,我就去死!不能给我的孩子一个公平,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

“茜茜!”白父慌了,他看了看秦欢,白瑾昊已经将那件浴袍重新披到了秦欢的身上,似乎,是有了决定。

可是……

“瑾昊,将孩子,堕掉吧!”

“爸!”白瑾昊猛的抬起头,眼里,满是震惊,随即,黯淡,他帮秦欢将浴袍的带子系好,说了一声:“好!”

秦欢的心,终于彻底绝望。

不去医院,只让白家的家庭医生动手,她的孩子,必死无疑!

“哈哈哈,”她忽然笑了起来,像个十足的疯子:“白瑾昊,虎毒不食子啊,白茜茜,孙漾,白岐山,你们杀死了我的孩子,你们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的!”

看起来柔弱弱弱弱的秦欢,第一次,用如此冰冷如此凌厉的声音喊出白家所有人的大名!

白茜茜忽然有些害怕,她尖叫着:“家庭医生呢?家庭医生怎么还不滚过来?快给我将这个毒妇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最好用药流,用最猛的药,让她以后都变得像我一样,再也不能生孩子,这辈子都不能生孩子!”

第7章 爱一个人,爱到恨毒了他

秦欢被白瑾昊抱进卧室,压制在床上,并亲手给她打了那么一阵麻醉后,她望着他,凉凉的说:“白瑾昊,我恨你!即便你们认定了是我害死白茜茜的孩子,要我用这个孩子来偿还?那么我付出的爱,谁来偿还?你们这四年对我的残忍,谁来偿还?”

爱一个人,爱到恨毒了,是怎样的感觉?

是恨不能将所有对他的爱都从骨血里剥离,然后在每一个细胞里都写满仇恨!

不知道是不是打了麻药,秦欢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只觉得冷,那种冷,就像是从地狱里而来……

一个非专业家庭医生将她这个最专业的妇产科医生禁锢在床上,在这种充满细菌的坏境里,要生生的挖走她肚子里的血肉,一条鲜活的生命!

结束的时候,一床鲜红的血,那件浴袍也不能再穿了,就连秦欢死死拽在手里的自己亲生父母的遗照上,也沾满了血,医生倒是好心的脱下自己的白大褂,给她穿上了。

门打开,最先进来的人,是白瑾昊,然后,是白茜茜,白父、白母。

看到秦欢这副生不如死的模样,白茜茜只觉得无比的痛快:“秦欢,你终于明白失去孩子的痛苦了吧?这就是你的报应!”

“不!我的痛苦,你们他日,定会十倍、百倍的体会!”麻药的药效已经退的差不多了,秦欢挣扎着坐了起来,伸手,触摸了一下那湿漉漉的血被子,语气忽然变得无比无比的平静:“有些事,你们会知道的,很快。”

“你还想说什么?你该滚了!别忘了,你已经和我哥离婚了!”白茜茜说。

秦欢冷笑了一声,挣扎着从床上下来,浑身带血的从白家人的面前过去,她虚弱的随时都会倒下,小腿肚子在不停的打颤,白瑾昊又忍不住伸手,扶住了她。

却被她狠狠的打手:“别再惺惺作态了,白瑾昊,我和你,彻底的完了!杀死了自己的亲骨肉,但愿你晚上不会做噩梦!”

白瑾昊的手僵在了空气中,喉咙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说,她和他,完了?!

明明是这么轻飘飘的话,却为什么竟像是千斤巨锤砸在了他的心上,将他的心,一瞬间,就砸碎了?

疼!真的很疼,像是他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东西,正在迅速的从他的骨血中剥离!

他抬起头,看着秦欢的背影,她走的很快,但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坚定,坚定的离去,如同她曾那么坚定的爱着他!

并不长的一段路,平时五六分钟就可以走出去的,这一次,秦欢却走了二十分钟。

终于踏出白家别墅的大门,秦欢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没有回头,没有流泪,那双清澈如水,曾满溢爱的眼眸里满是冰冷的恨!

白瑾昊,你很快就会知道,今天,你失去的是什么,你们白家失去的又是什么。

你们欠我的命,我会让你们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第8章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

你们欠我的命,我会让你们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

一个月后,皇庭世纪大酒店。

白家千金白茜茜的生日宴会在这里举行,不同于上一次白瑾昊的生日宴只是在白家别墅里简单的办一办,白茜茜这次的生日宴会很隆重、很热闹,宾客满堂,还来了很多记者。

白茜茜的生日宴会同时也是白氏集团十九周年的纪念日。

宴会进行到最***的时候,秦欢穿着一袭火红的晚礼服,走进了宴会大厅。

白家的前任长媳,穿着价值数十万的高端定制,气质优雅高贵,令人惊艳的脸上却带着一层让人看不懂的冰冷淡漠,嘴角还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嘲讽,自然会惹来诸多的猜测。

白家人看到秦欢,脸色却都沉了下去,白茜茜更是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秦欢的面前,阴冷冷的盯着她:“秦欢!你这个该死的毒妇,你竟然还敢来我的生日宴会?你是怎么混进来!你有什么资格到这里来?”

面对白茜茜当众的辱骂,秦欢的情绪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她只是拿出一张金色的请帖,扔到了随后赶来的白瑾昊手里,然后,对白父微微一笑:“您好,白董事长,我是Jan,初次见面,还请您不要太过于惊讶!”

“你说你是谁?Jan,贱?秦欢,你既然都承认你就是一个贱人了,怎么还有脸站在这里?滚!马上给我滚!”白茜茜继续骂着。

这一次,白父却终于阻止了她:“茜茜,住嘴!”

“你说你是Jan,你怎么证明?”白父的心里满是震惊。

Jan是白氏集团的第二大股东,怎么可能是秦欢呢?

秦欢勾了嘴角一抹浅显易懂的讽刺:“我不需要证明,因为,过了今天,我会撤走我在白氏集团的全部投资,并将我手里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卖出,因为您是董事长,所以,先来问问您有没有兴趣买,如果没有,我就卖给别人了,那到时候,您白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可就……”

“秦欢,你到底想做什么?”白父怕了,他不知道秦欢到底是不是Jan,但如果秦欢手里真的有白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如果秦欢真的要将股份卖出去,他不敢赌!

白氏集团可是他几十年的心血啊!

“我还能做什么呢?”秦欢的视线,从白茜茜,到白父,到白母,最后,落到白瑾昊的身上:“还记得我离开白家的时候,说过什么话吗?有些事,你们会知道的,所以,我今天来,只不过是想告诉你们一些真相,而已!”

白茜茜说:“什么真相,你就是个满嘴谎言的毒妇!你说的话我们一个字都不会相信的,我们也不要听你在这里胡说八道!”

“你们可以选择不听!”秦欢仍然没有恼怒,而是平静的说:“不过,如果我现在转身走出这里,我保证,明天,白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就会易人!”

“秦欢,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白瑾昊上来一步,盯着秦欢,说了这么一句话。

秦欢却对他妩媚一笑:“你可以这样想。”

“你……”白瑾昊的脸色黑沉了几分:“秦欢,我还以为你离开了白家后,会反省自己做过的错事,可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变得更加恶毒,你在做什么,报复我们吗?”

“你说对了,我就是在报复,为我自己报复,为我死去的孩子报复!”秦欢冷冷的说:“那么,你们到底是选择安安静静的听我说几句话呢?还是选择……”

“你说吧!”白父冷着脸,打断了秦欢的话

说对了,我就是在报复,为我自己报复,为我死去的孩子报复!”秦欢冷冷的说:“那么,你们到底是选择安安静静的听我说几句话呢?还是选择……”

这本书在微|信公|众号 爱看书盟回复0028就可以看全文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坏蛋王妃很嚣张11章(第一卷 下嫁王府第11章 初遇小妾)

    原标题:坏蛋王妃很嚣张11章(第一卷下嫁王府第11章初遇小妾)小说名称:坏蛋王妃很嚣张第一卷下嫁王府第11章初遇小妾阳光透过窗子透进来印在地上,亮晃晃的,慕雁歌睁开惺忪的眼睛,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感觉全身很累,她闭上眼睛揉揉太阳穴,脑海中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她好像出嫁了,而且还嫁给了离王,欧阳离镜。“小姐,您醒了啊,女婢给你准备早点。”巧儿推门进来就看到慕雁歌已经起身了。“好。”她起身洗漱,她穿越过来后并不太习惯巧儿的服侍,有些事情还是习惯自己动手,还好巧儿并没有说什么,也许真正的慕雁歌也是

  • 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11章(第11章 太过分了)

    原标题: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11章(第11章太过分了)小说名字: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第11章太过分了夏允薇不可置信地捂着脸颊,看着气得满脸通红的夏坤:“老爸……”从小到大,老爸还没打过她,甚至舍不得打她。夏坤怒不可遏:“你这个孽障!逃课,闹事,打架,除了这些你还会干什么?简直无法无天,你居然……夏允薇,你还知不知羞!”不分青红皂白被当众甩了一耳光,夏允薇心里委屈极了,她是个火爆脾气,正视着满脸怒容的老爸。“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惹祸精!老给你丢脸!你也不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真是越长越出息

  • 草包逆袭:驭蛇三小姐11章(第11章 苏悠悠的狠戾)

    原标题:草包逆袭:驭蛇三小姐11章(第11章苏悠悠的狠戾)小说名:草包逆袭:驭蛇三小姐第11章苏悠悠的狠戾陈锦华的一声令下,她身后站着的几名丫鬟婆子相互对看了一眼,忍住心中的恐惧,心不甘情不愿的朝着苏悠悠冲了过去。“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苏悠悠见陈锦华是铁了心要对她动手,一不做二不休的抬起了身旁的椅子,眼睛都不眨的对着那群丫鬟婆子砸去。她苏悠悠就算现在身子极其的弱又怎样,也还不是弱到可以任人欺负的地步。这些丫头婆子,她就算是打死了又怎么样?她还真不怕这个老不死的贱女人将她送官。“啊……啊…

  • 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11章(第11章 看上你了)

    原标题: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11章(第11章看上你了)小说书名: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第11章看上你了乔宝贝松了一口气儿,立刻起身,战战兢兢地低头:“爷爷奶奶,我……我出去接个电话。”“去吧。”战老挥手,她急急忙忙奔出了客厅,身后战窈婷轻蔑嘲讽的声音传来:“爷爷你瞧,肯定是那个男人来电话了……”乔宝贝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接了电话,那边儿一阵呵斥声咆哮而来:“乔宝贝!敢这么久接我电话!你不想干了是不是?”声音大得真刺耳。她把手机拿得远远儿的,才低声说:“老板大人,下次麻烦你别在这个点打电话!哦,

  • 庶女毒后11章(第一卷 丰国篇第11章 听说你想嫁给阅王爷)

    原标题:庶女毒后11章(第一卷丰国篇第11章听说你想嫁给阅王爷)小说:庶女毒后第一卷丰国篇第11章听说你想嫁给阅王爷当傅品泉抱着那身被傅问渔撕裂的嫁放走进裁衣铺子里时,遇上了几位爱嚼舌根的小姐。绿衣小姐说:“是啊,那正妃之位我们便不要再想了,不过侧妃也是好的呀。”青衣小姐说:“可不是,那阅王爷生得风流好看,又名望甚重,说句不中听的,岂是相府一个庶女栓得住的?”紫衣小姐说:“就是就是,若是能做一侧妃,等得阅王爷入主东宫,你说,那荣华福贵还不是唾手可得?”绿衣小姐说:“只可惜了那五小姐昨日被……唉,

  • 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11章(第11章 脑子不太好使的刺客)

    原标题: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11章(第11章脑子不太好使的刺客)小说书名: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第11章脑子不太好使的刺客“你最好老实点不要乱动也不要乱叫,否则我直接切了你的脖子!”挟持她的人出声威胁。其实云卿珞这个时候很想补充一句:你倒是切啊,有和老娘废话的功夫就证明你根本没打算切。“你想干什么?”虽然很不想配合,但是云卿珞觉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就配合一下找点乐子。这辈子她是要行善积德的,所以做点好事也是必要的。“你带我去耀华殿。”耀华殿?不就是为皇后设宴的地方吗?这人要去干什么?“去耀华殿没

  • 邪王的金牌蛇妃11章(第11章 千年轮回开启)

    原标题:邪王的金牌蛇妃11章(第11章千年轮回开启)小说书名:邪王的金牌蛇妃第11章千年轮回开启离开了应天府,云若初心情极好的在大街上闲逛。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不过却没舍得掏银子买任何的东西。当她经过一名白袍老者摆的小摊时,手臂上一阵滑动,紧接着赤练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脑海。“主人,你去瞧瞧那白袍老者卖的东西,将那一只手镯买回来。那是仙界的仙品,对你的修炼大有助益。”赤练从云若初的衣袖中探出小脑袋,看了看小摊上的那一只手镯,豆大的眼一亮。那手镯名曰日月镯,萃取天地之精华而生。主人若是得了它,日日带着修

  • 一夜欢宠 :亿万老公你好坏11章(第11章 她是故意的吧)

    原标题: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11章(第11章她是故意的吧)小说名: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第11章她是故意的吧贺少宸对此没有异议,他对着电话简要的说了几句后,就挂断电话了。他走向她,每靠近一步,巧巧的心就会颤抖一下,整个身体都绷直了,低着头,双手按在膝盖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这样没出息的模样,她很想唾弃,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吧,为什么在这个人面前,总是抬不起头呢?其实巧巧根本没必然为这件事苦恼,因为绝大部分人在贺少宸面前比她还要不如。某些人,天生就有着压倒一切的气势,他们是天生的王者,无论什

  • 染爱成婚:陆少的蜜宠甜妻11章(第11章 陆家的男人,都坏透了)

    原标题:染爱成婚:陆少的蜜宠甜妻11章(第11章陆家的男人,都坏透了)小说名字:染爱成婚:陆少的蜜宠甜妻第11章陆家的男人,都坏透了“她叫顾晚,我已经和她领证结婚了。”……陆氏财团大厦,顶楼总裁办公室。送走陆东晟和慕初夏的总裁助理秦风推门而入,却见自己的总裁大人将自己埋首在那真皮黑色沙发转椅上。一双修长的大长腿交叠在一起,修长的手指抵着额头,微微阖上双眸,那骚包的花色领带顺着他的胸膛垂下,深刻俊脸上也是透露着无限魅力,饶是他这个男人看了……都有点……那啥……啧啧……当然,他性取向正常,秦风只是在

  • 你还未嫁我怎敢老11章(第11章 难不成是想留下来参加聚会)

    原标题:你还未嫁我怎敢老11章(第11章难不成是想留下来参加聚会)书名:你还未嫁我怎敢老第11章难不成是想留下来参加聚会因为回家了一趟,苏沫到夜色时比规定的时间晚了快一个小时,小秋这边在领班那里帮她打着哈哈,她和几个小姐妹包厢里的酒都是用苏沫的名义上的,酒都是小秋过来帮她取的。“今天怎么这么晚,今晚这8号包可是最好的包房了,一群富二代聚会,有男有女的,点的都是好酒,虽然不用担心被骚扰,不过你自己也机灵点,明白吗?”小秋说完匆匆回了自己包厢,小姐在上班时间是不允许串包厢的,小秋这也是顶着被骂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