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文化周刊|文化纵横——清末斗门名人岳树汉

2018/1/14 6:35:55 来源:晚报微报 []

据《明清西安词典》:岳树汉生于清代长安农家,长安斗门镇人,世代务农。原文http://www.xbxys.com/他因吃官司被株连入狱,在狱中撰成《农夫日用集》。

历史记载的名人,大都是功成名就、官高位显,唯独清末农家岳树汉是位世代务农的农民,他既然能被《明清西安词典》录入,可见此人非同一般了。

有关岳树汉思维敏捷、智慧善辩的故事在斗门一带广为流传。清朝末年,西安城内西大街拓宽,礼泉一农户在西大街的祖遗房产和通往西域的十八马站(驿站)受到强人侵占,却又无能力申辩。后来,听人说斗门南街有位智者岳树汉,熟悉当朝律条并善于参与诉讼活动,“引律准确,能言善辩,同情弱者。”于是他便作为原告,委托岳树汉代理打官司。岳树汉受理此案后,不辞辛苦,搜集证据,据理以辩,最终帮助这位农民打赢了这场官司,追回了祖遗财产。说明xbxys.com礼泉的这位当事人为报答岳树汉先生的大恩大德,在岳树汉死后,他不惜重金为其安葬,建了石雕地宫式墓穴、华丽高大的青石牌楼。另外,这位礼泉农人还为斗门镇百姓打了四口农用水井,井台用青石砌成,其中一口呈八边形,井壁严格按照八卦图案错落砌成。传说这口井有神奇的作用,每逢正午时分,日光通过井口,可直射井底,从井口向下望去,井壁造型与井口投影在井底的图案完全吻合、清晰可见。静态时,水面上就会呈现出立体的“八卦图案”,当地人称此井为“神奇的八卦井”。

还有一个有关岳树汉先生智慧超人的传说。一天,岳树汉乘坐的驴车在路上不慎碾死了一头大猪,猪的主人——一村民拦截驴车并提出无理要求,造成道路交通阻塞,围观者甚众。岳树汉当即下车,当众打了自己伙计一个耳光,并大声呵斥车夫:“你咋把驴车赶到人家猪圈里去了?”正在众人疑惑之时,岳树汉对猪的主人说:“猪有圈,狗有绳,鸡有笼,车有辙,这是村规民约,大家都应该遵守。原文xbxys.com”这一村民自知自己有错在先,便在围观众人的哄闹嬉笑声中悻悻离去。这一故事被人们广泛传播,为当地践行村规民约、维护社会公德,树立了榜样。

在当地村民中还流传着许许多多有关岳树汉先生的传奇故事,比如清时某年某月某日,一辆马车路过西安西南郊某村,被村民起哄逼驶掉进路边池塘。结果,赶车人虽无大碍,却车毁马亡。因为责任分散,村民无人担责。受害者慕名请岳树汉替他打这一官司。岳树汉认为,池塘是责任方,既然村民认为池塘与自己无关,岳树汉找的全是池塘无主的证据,并递到法院备案。小百姓养生网后来,法院对这一官司做出判决,池塘归马车受害人所有,受害人一辆马车换了三亩池塘,岂不幸乎?这时村民后悔不及,但为时已晚。

还有一次,岳树汉同一生性骄横的花花公子同乘一辆马车。那公子对同路人呵三吆四,很不礼貌。途中,他要下车小解,便脱下身披的裘皮大衣,随手扔给了同行的岳树汉,并无礼地说:“嗨,给我把衣服看好。”岳树汉正想要好好教训一下那小子,便心生一计。他迅速给那件裘皮大衣的衣缝里塞了一颗铜钱,并认真地数了左右针角。待这公子上车追要大衣时,岳树汉却说:“大衣是我的。阅读http://www.xbxys.com/”一时间二人争执不下,岳树汉便提出双方说出衣服是自己的证据,然后让左右人评理。岳树汉说得头头是道,而花花公子却说不出任何证据,气得无可奈何。这时,岳树汉不屑地把衣服扔给了那小子,并教训他说:“今后待人谦虚点,别毛毛躁躁的。”

岳树汉先生建设翠华山汤房,以及制定、修改、丰富、践行村规民约等,都充分表现了他利众济世、热爱公益的高尚品质,正如他墓顶所刻“从无利己”。

岳树汉先生在狱中撰书《农夫日用集》,使我联想起“文王拘、演周易,仲尼厄,著春秋,司马辱,写史记”的典故,我被他们的人格魅力所感动。《农夫日用集》的内容涵盖了农具、家具等农家使用的生产和生活资料,我尤其对书中提到的储水、打水的桶、筲很感兴趣。桶和筲都是打水、储水用的盛器,虽是生产生活资料,但制作时用料和工艺都比较讲究。文化周刊|文化纵横——清末斗门名人岳树汉因为打水时要把桶和筲放入井下,让其自动吃水,这就必须使用重心原理——在形状上,考虑上大下小或两头小中间大;材料上厚下薄,头重脚轻;或增加桶耳长度,以保证头重脚轻,这样才能自动使桶和筲潜入水中,吃满水后,又能转身上浮,这才是科学的制作工艺。这一制作方式不仅反映了我们祖先的智慧,也反映了岳树汉先生对生活观察的细致入微。追溯向前,半坡先民使用的打水、盛水的陶器就十分注重制作工艺,突出了重心原理,形状上头重脚轻,上大下小,或两头小中间大。这一切不正说明了中华民族的文化世代相传、源远流长吗?

礼泉人为岳树汉先生修筑的地宫式葬墓和高大的石牌楼以及石碑等,在“文革”时遭到破坏,但那寝室内外留下的“君子千年”“刚直不阿”的文字却倾注着后人对他的仰慕。

岳树汉先生智慧的人生、刚正不阿的秉性、坎坷的经历以及狱中的不幸,久久在斗门人中间传颂。而留在我脑际里最多的还是他能言善辩的智慧和色彩斑斓的讼辞。尤其是他在狱中撰成《农夫日用集》,充分反映了他熟悉农村、农业、农民,热爱农村、农业、农民;他死于狱中,年仅二十五岁,他留给后人的是一身正气;他是位农人,却有着超凡脱俗的气度和壮志凌云的冲天气概。虽死于非命,但岳树汉先生却不愧是丰镐遗址上一盏亮晶晶的明灯,永不泯灭。

(请本文作者速与我们联系)

【请关注我们】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无敌保镖5章(第005章 十项全不能)

    原标题:无敌保镖5章(第005章十项全不能)小说名字:无敌保镖第005章十项全不能“叮铃铃……”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急促的手机铃声从卧室方向传来。“等一等。”说完话,上官香香返回卧室,掏出粉红装饰的手机接听起来。突然,卧室房门紧闭,过了不大一会儿再度打开。这一次,叶辰宇的眼前再度一亮。如果说之前穿着睡衣的上官香香充满着一种慵懒之美的话,换了一套休闲装的她则显得更加清新脱俗,让人挪不开眼来。“哼哼。”能够让男生看到花痴的地步,就足以证明一个女孩子的美貌。上官香香看着叶辰宇流着口水的猪哥相心里多多少少

  • 凌尘5章(第五章 蜕变)

    原标题:凌尘5章(第五章蜕变)小说名字:凌尘第五章蜕变第五章蜕变萧逸还来不及震惊,本以为就算自己重新有了信心今生也已经没有机会了,就发现古书玉石俱焚,帮助了萧逸拜托了这次危机,在八色光芒追击青光的时候,萧逸心底好像听到了,一缕断断续续的声音:百年…抓……机会……石门……“石门?这是什么东西?”虽然还是搞不太懂刚刚发生了什么,萧逸还是凭着敏锐的直觉发现了自己和之前有了很大不同,以往的时候自己觉得自己和周围的天地好像有一层薄薄的隔膜,把自己和周遭天地灵气隔绝开来,因此萧逸过去还猜测是不是因为这层隔膜

  • 血舞狂风5章(第五章 光明圣骑)

    原标题:血舞狂风5章(第五章光明圣骑)小说名字:血舞狂风第五章光明圣骑第五章光明圣骑浓烈的血腥味已经将密林之中的许多猛兽吸引了过来,在走出密林的过程当中,在黑暗处那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一直在尾随着尼奥他们一行三人,但是却没有一只猛兽敢出来挑衅和阻拦,他们似乎在害怕着什么,只在远处和黑暗之中静静地注视着,是害怕银白盔甲的战士本身,还是害怕他手中那锋利的长剑。无论是什么,战士只要站在那里,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令人无比畏惧,那是一种似乎天生的气场,是尼奥现在远远无法达到的程度。在即将走出密林的时候,尼奥

  • 至上玄主5章(第五章 执行任务)

    原标题:至上玄主5章(第五章执行任务)小说:至上玄主第五章执行任务刘月峰高兴道:“我对你们这次演习非常满意,哦!对了,你们在白雾中怎么确定我锦囊的部位呢?”段翌得意道:“那就是我们汐羽的功劳咯。”接着汐羽又道:“刘月峰老师,我这白雾术除自己外,还可以开眼,如果在你眼前施了我的术,就可以清楚的看清敌人的位置,对了,我这术还可以扰乱人的神智。”刘月峰干笑的挠了挠头:“这次连我都吃了你小丫头的亏了。”三人同时做了个无辜的手势。玩笑过后刘月峰就得去向卫主交差,跟段翌等人交代完就消失在天际。武舍里,大家没

  • 给本王滚5章(第五章 你耍赖)

    原标题:给本王滚5章(第五章你耍赖)书名:给本王滚第五章你耍赖第五章你耍赖“不能杀不能杀!五哥,你不能杀她!”铛——侍卫的刀应声落地,六王爷将宝贝扇子从地上捡起来。陈子轩坐在地上,再次傻了,她被人救了,而且居然是把扇子,还是个穿古装的,神马情况啊这是,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侍卫的第一刀虽然被六王爷给挡了回来,但是他们的主子五王爷还没有发话,他们自然是不会收手的,于是他们一拥而上准备解决了地上的女子。六王爷一看这情景,只好加入战斗圈,可惜六王爷瑞天宇平时懒散惯了,再加上身边从来不缺侍卫,他的

  • 绝世神偷5章(第5章 窃玉不是窃)

    原标题:绝世神偷5章(第5章窃玉不是窃)小说:绝世神偷第5章窃玉不是窃“真是个妖精!”易凡心里骂了一句,脸上却是装作一脸色眯眯的样子,道:“好不容易遇到这么漂亮的花,不采可就可惜了!”“咯咯,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就来采吧!”叶小容咯咯一笑,而后缓缓伸出无名指,轻轻一勾,旋即身子一晃,便向上面走去。“咦,这耳环是谁的?”易凡轻轻一笑,迅速将右手伸开,一枚镶有砖石的耳环出现在其掌心。“那是我的耳环,怎么会落在你的手里!”叶小容听得这话,顿时一个机灵,回头看来,当其看到易凡手中的耳环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

  • 修罗帝5章(第五章 离去)

    原标题:修罗帝5章(第五章离去)小说名:修罗帝第五章离去姬云走出城主府,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身边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抬起头一看,前面是一个高墙大院,匾额上写着“孟府”,呵呵一笑:“已经走到这里了啊。”整理了下思绪,走到孟府门前,门前守门的两名家仆赶紧躬身说到:“云少爷。”姬云微笑着点了点头:“你们进去通传一下,让孟大哥出来一下。”“云少爷请稍等。”其中一个家仆便跑了进去。“哈哈,小云你怎么想起我来啦?”孟非人还未到,一阵爽朗的笑声便传了出来。一会儿,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站在了姬

  • 少爷大人很霸道5章(005巧遇2)

    原标题:少爷大人很霸道5章(005巧遇2)书名:少爷大人很霸道005巧遇2“心遥!?”踏入对面街道的咖啡店,温其延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收拾杯子的林心遥,他不由得惊讶的轻喊出声来。刚收好杯子的林心遥起身也立即看到了温其延,眼内惊讶着。“麻烦。”快步走了进来,温其延在林心遥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抬手。收起了自己的惊讶,林心遥把托盘先放在一边然后走了过去,“请问先生要点什么?”翻阅着点餐卡,温其延嘴角微微一笑,“我倒是不知道你在这里打工呀,很缺钱用吗?”“上完课还有时间所以就出来锻炼下。”轻声回答着,林

  • 桃花夭娆5章(第五章:被踩了还当自己是恩人)

    原标题:桃花夭娆5章(第五章:被踩了还当自己是恩人)小说名称:桃花夭娆第五章:被踩了还当自己是恩人“嗷—嗷----”附近传来几声狼叫,走到森林已经迷路的夭桃浑身打了打颤,但还是小心的向前走去,这森林中的每一棵树看起来都是极其的诡异,像是书上长了吓人的脸一样,一直注视这夭桃。而夭桃的法力也恢复到了一半,“对几头狼应该还是可以的吧!”夭桃暗自安慰道。天空中,偶尔还有几个蝙蝠飞过的感觉,更是让夭桃浑身一颤,她的原身是什么?是桃子啊?桃子能有什么反抗之力,不就是为人解馋的嘛,无论是在小的蚂蚁,照样可以吃

  • 特等兵王5章(第五章 阳春面)

    原标题:特等兵王5章(第五章阳春面)小说名:特等兵王第五章阳春面“要是可以的话,我到不介意。”叶天无所谓的说道,他现在就像吃点东西,填堵一直在抗议的肚子,什么木瓜汤不木瓜汤,反正自己喝了又不会长胸,怕什么。秦小遥没想到叶天会答应喝陈莹的木瓜汤,这让他感到很奇怪。“莹莹,你这个鬼都说了,你就让给他喝吧,让他的胸也长的和你似的。”“死小遥,就拿我的胸开玩笑,在这样我不理你了。”陈莹嘟囔着樱桃小嘴,不乐意的说道,她又没做错事,还要中枪,胸大爷有错吗?天理何在啊!“好了,别闹了,叶天,如果你饿,那里有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