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暗夜婚约:陆少,别乱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8/1/13 19:18:01 来源:网络 []

书名:暗夜婚约:陆少,别乱来

第11章 慈父孝女

“呵,”一旁的宋伊沁不合时宜的冷笑一声,“我还以为徐总是请我们陆总来自己家的玄関口看你们演慈父孝女的亲情大戏呢。版权xbxys.com

宋伊沁的讽刺毫无留情,徐泽成沉了声音,“我们说话,有你一个助理什么事儿。”

宋伊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陆天擎倒是先开了口,

“哦?”陆天擎拉长了尾音,“我的贴身助理没有说话的分儿,那我不也没有资格说话了。”

“陆总说的这是哪里的话,一个小小的助理怎么能跟您相提并论呢。”

一瞬间换了一个面孔,又是笑容满面的样子,一旁的宋伊沁看他玩儿换脸的游戏看的颇为感叹。

“她是我的人。”

陆天擎说的强势,直接就是再说,宋伊沁这个人不是他能动的。古话说的好,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来自http://www.xbxys.com/

陆天擎年纪轻轻已经有如此成就,势力是不容小觑的。在这个地界上,谁不是忌惮他三分呢。

他的人,宋伊沁最烦他这么说,但现在事实就是这样的,他的人三个字,至少也能保证她的安全。

陆天擎是摆明了要护着宋伊沁了,徐泽成现在不好和陆天擎撕破脸,一口气生生堵在心口。

“徐总,这茶是喝还是不喝了。”

生着闷气的徐泽成被他冷淡的话语拉回现实。

“喝,当然喝,”一边说着一边作着请的动作,“陆总这边请。小百姓养生网

宋伊沁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边。

“哎呦,怎么这么慢才进来啊。”在大厅的关玉敏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连忙迎了上去。

本来是想去拉陆天擎的,但是看见他身边的宋伊沁,又连忙收回了手。

宋伊沁觉得真是可笑,果然是一家人,看见她的反应都是一样的。

关玉敏皱着眉头,嫌恶的盯着宋伊沁,

“你来我们家干什么?”

陆天擎抬头望着这个显得叽喳的妇女,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

“是我带她来的。”

“你怎么能带这野丫头来我们家。阅读xbxys.com”关玉敏颇为不满。

野丫头……

陆天擎的神色也冷了下来,

“徐总到底是请我来喝茶的,还是来质问我带来的人的?”本来就冷淡的口气,现在犹如让人坠入了冰窖。

“呵呵,当然是请徐总来喝茶的。”说完,徐泽成转过头,瞪向关玉敏,呵斥道,“你给我上楼上去,没你什么事。”

关玉敏颇为不满,但是在徐泽成的呵斥下,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上楼去了。

没有了关玉敏的聒噪,真的是安静了很多。

徐泽成家里有一个长沙发,和两个单人沙发。暗夜婚约:陆少,别乱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他的安排挺有意思的,他自己和宋伊沁分别坐在两个单人沙发上,而徐娜则和陆天擎坐在长的沙发上。

宋伊沁算是明白了,徐泽成今天是给陆天擎和自己的女儿做媒人的。

“陆总,尝尝我买的上好的茶叶。”徐泽成把沏好的茶放在陆天擎的面前。

他一共沏三杯,四个人,独独少了宋伊沁的。

陆天擎伸手执起茶壶,拿过来一个杯子,利落优雅的沏好一杯茶,端到宋伊沁的面前,淡淡的叮嘱道,“小心烫。”

做好这一切,才把目光重新转向徐泽成,“徐总的茶当然是好茶。小百姓养生网

“呵呵,”徐泽成虚假的笑了笑。他却没想到,陆天擎原来这么重视宋伊沁,还为她亲手沏茶。

自己绝对不能让宋伊沁嫁给陆天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陆总年少有为,可有女朋友?”

陆天擎眯了眯眼,答道,“没有。”

“我不信,”徐泽成试探着问道,“陆总一表人才,又是堂堂的SL的总裁,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

“您说笑了,”陆天擎平静的答着,“我的确没有女朋友。”

“哦,这样啊,”徐泽成有点遗憾的摇了摇头,还夸张的叹了一口气,

“我的小女儿都25,6了,至今也没有个男朋友呢,我也是真愁啊。这姑娘一大啊,就不好往外嫁了。”

“您的女儿生的漂亮,不用愁的。”

陆天擎一句客气的话,让徐娜红了脸。还以为是在真心的夸赞着她。

宋伊沁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直觉这场面无聊至极,而她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莫得站起身,各藏心事的三个人都转头看向她,

对上陆天擎疑问的目光,宋伊沁勾嘴笑了笑,“我有点闷,想出去走走。”

陆天擎皱着眉,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倒是徐泽成耐不住开了口,“出去走走也好。”他巴不得这个碍事的人快点离开呢。

宋伊沁在心里冷笑,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冲陆天擎接着解释道,“我保证不走远。”

陆天擎这才松了口,“去吧。”

徐泽成的家有个小花园,非常雅致,里边的一草一木都打理的非常精致。本来是让人欣赏的美景,可是宋伊沁怎么看都觉的讽刺。

他们有闲情逸致的照顾这些花花草草,却狠心的逼死自己的父亲,使得母亲被迫入院。他们的一切幸福全部都建立于他们一家的悲惨之上,显得如此的凉薄。

漫无目的的在这里转了一圈,宋伊沁告诉自己,要记住眼前的一切,她一定要为自己的父亲还一个清白,她一定要让坏事做尽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她的心思是被一阵谈话声给打断的。

轻轻的探过身,原来是徐泽成和徐浩父子俩个在谈话。也不知道徐泽成是什么时候也出来了,想必是为了给徐娜腾地儿吧。

那两个人好像在谈论着什么,宋伊沁躲在树后边,隐隐约约听到什么保险柜,什么文件,什么机密之类的东西。

宋伊沁眯起眼,他们说的保险柜里,很可能有关于陷害自己父亲的证据。

很不合时宜的,宋伊沁想到一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轻手轻脚的离开这个地方,她得去找他们说的保险柜。

保险柜这种重要的东西,一般不是放在卧室就是放在书房里边。但是,关玉敏应该在他们的卧室里边,她就只能去书房碰碰运气了。

之前他们两家关系还很好的时候,宋伊沁是来过宋泽成的家的,所以知道书房的具体方位,虽然她从来就没有进去过,宋泽成是不允许别人进他的书房的。

蹑手蹑脚的走进书房,把门轻轻的关上。

一扭头,她果然看见了立于书架旁边的保险柜。

刚想去试着去打开保险柜,门边就传来了一阵惊呼声,

“你,在干什么?”关玉敏怒目圆睁,声色急利,“你在偷我们家什么东西?”

宋伊沁着实被惊吓到了,反应了一会儿,转过身,一时无措,只能无力的辩解道,“我没有偷东西。”

关玉敏不依不饶的,“你还撒谎……”

这儿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外边的人,先急急忙忙跑过来的是里的最近的徐娜,

“妈,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什么进贼了?我没丢了什么东西?”一连串的询问显得她很焦急。

关玉敏指着宋伊沁,“她,就是她,鬼鬼祟祟的,在偷我家的东西。”

关玉敏说的笃定,就好像是亲眼看见了似的。

“谁偷东西了?”

冷淡的声音插进来,徐娜赶紧拉过陆天擎,指着宋伊沁,

“就是她,她偷我爸爸保险柜里的钱。”

“……”宋伊沁嘴角有些抽搐,这母女两个无中生有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厉害。

陆天擎望向正无语望天的宋伊沁,淡淡的询问着,

“你偷他们东西了?”

宋伊沁无力的摇摇头,“我没有。”

陆天擎淡淡的恩了一声,然后扭头看向那正同仇敌忾的母女两个,

“她没有偷东西。”

关玉敏显然对他这个回答并不满意,提高了嗓门,“她说没有偷就没有偷吗?杀人犯也从来不会承认自己是杀人犯的。陆总,你这样偏帮着自己的助理也太那个什么了吧。”说完,还眨了眨眼。

锐利眼神扫过她,“你们说她偷,证据呢?若是没有证据,就不要在信口雌黄了。”

徐娜此时的眼睛一亮,“对,妈妈,把证据拿出来。”虽然陆天擎一直都对宋伊沁很偏心但是若是此时有证据把宋伊沁偷东西的罪名落实了,陆天擎就一定会厌恶这个偷东西的女人的。

关玉敏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她推开门,就只看见宋伊沁站在那,根本就没有看见她偷东西,哪能有什么证据。看着徐娜殷切的望着她的眼神,关玉敏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这个女儿怎么这么傻。

“看来您是没有证据了。”

对于这样的一个结论,徐娜很是不甘心,质问道,“既然不是偷东西,你又为什么要进到我爸爸的书房来。”

陆天擎拉起她的手,看着她,“你是走迷路了,对吧?”

宋伊沁咬着嘴唇点了点头,陆天擎很明显的在为她开脱,她怎么着也要配合。

“我……”

还想说什么的关玉敏被一阵爆炸声给打断,第一反应趴在了地上,在起来的时候,哪还有那两个人的影子,只有也是刚刚起身的关玉敏和她大眼瞪小眼。

至于宋伊沁,早就被陆天擎拉着到了二楼的楼梯边。

第12章 宋志明来电

徐泽成急急忙忙的跑过来,焦急的询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回事?”

受了惊吓的徐娜看见他,立刻觉得自己找到了依靠,撒娇似的挽住徐泽成的胳膊,很委屈的控诉着,

“那个宋伊沁偷我们家的东西!”陆天擎还护着她,当然,这一句话她没有说出来,她只是讨厌宋伊沁罢了,怎么能说陆天擎的不好呢?

徐泽成皱着眉,厉声道:“我是问你哪里来的爆炸声。”

他的眼神的狠厉的像是要吃人一般,徐娜着实又被结结实实的吓着了,连忙松开挽着他的手,讪讪的道:“我也不知道。”

徐泽成没在看她,看着刚刚检查完保险柜的徐浩,眉毛纠结的宁在一起。

徐浩冲他摇着头,“没事儿。”

徐泽成这才松了一口气,紧绷的心弦也终于放松了下来。转而瞪向那母女两个,“你说你们吵吵什么,那个丫头偷东西,你们倒是把她留下,现在人都不知道去哪了,还怎么查……”

宋伊沁站在楼梯口,冷眼的瞧着徐泽成训人的场面。

她对这个场面着实没有兴趣,但是对刚刚徐浩检查保险柜的场面可是相当感兴趣。

他们在的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徐浩打开的保险柜。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并没有看到关于自己父亲公司破产的任何资料,都是一些跟她无关的所谓的重要的资料。

“你不会傻了吧?”

宋伊沁抬头对上他一双漆黑深沉的眼眸。

冷着脸,反着他的话,“你才傻了呢。”

陆天擎冷哼,“你要是不傻,还会做这么冒冒失失的事情?”

她承认,她今天确实是心急,唐突大意了。

突然,陆天擎扳过她的面庞,两指按着她的下巴,注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说的极为霸道:“你记住,今后,你无论想做什么,都要先告诉我。”

还是一贯的强硬,不允许人有半分的拒绝的意思。

宋伊沁最讨厌他这个样子,总让她感觉到自己没有一点的自由。但是,陆天擎这个样子,宋伊沁突然反应过来。

“那声爆炸跟你有关系?”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宋伊沁却是非常肯定的。陆天擎安排好了这一切,只是因为自己想弄清楚那个保险柜里有什么。

陆天擎只是略带鄙视的望着她,那表情,好像就是在说,那还用问。

宋伊沁嘴角抽搐,虽然挺感激他做的这些安排,但是想想他刚才的话,宋伊沁还是气恼。陆天擎霸道的就像自己是她的玩物一样。

“我们回去。”

不理会她带着不满的目光,陆天擎径直的往下走,宋伊沁心不甘,情不愿的跟上。

路过一楼的时候,陆天擎对还在训斥关玉敏的徐泽成微微颔首,“既然徐总家里有事,我们就先告辞了。”

说完,也不等徐泽成的回话,长腿迈着走出了徐家。

从徐家出来以后,宋伊沁还以为他带着自己继续奔波呢,哪想到陆天擎直接开着车把她送回了家,而且陆天擎自己并没有回家的意思。

扒着车门,宋伊沁有点不相信的问着:“真的不用我再跟着你了?”

陆天擎眯眼,“怎么?你还想继续?”

宋伊沁连忙摇头,贴心的帮他关上了门。

鬼才愿意呢,凭她前几天的经验,这个时间点,陆天擎出门,除了应酬还是应酬,而应酬当然离不开酒,而她这个贴身助理,自然承担了为陆天擎挡酒的担子,每回喝的她快要把胃吐出来才罢休。

虽然不理解为什么陆天擎这次肯破天荒的放过她。但是那种感觉,能少一次是一次。

心情很好的自己吃过晚饭,洗完了澡,便舒舒服服的窝在沙发上,开始看被陆天擎称作极度无聊,又拉低人智商的综艺节目。

啃着香蕉,看了半天,宋伊沁发觉,这节目是挺无聊的。

摇摇头,换了另一个台,

电视里的人穿着古装,正谈论着什么流产,麝香之类的东西。

唉,是个宫斗剧。演的不错,奈何她并不喜欢这种勾心斗角的电视剧。

再换,画面里上演着什么我爱你,你爱我之类的台词。

“啧!”宋伊沁摇摇头,言情剧。心想,就这个吧。

其实挺无聊的,但是宋伊沁还是坚持的看了很长时间,因为她懒得再换来换去的了。

等到电视里说完“我们还会再相见的这句话”,剧情也就结束了,而钟表的时针也已经指向了十二点。

宋伊沁扔掉手里的苹果核,关掉打着广告的电视,伸着懒腰往卧房走去。

看来他几天晚上是不回来了。

刚到房间,宋伊沁就听到了自己的手机铃响,一个陌生的号码。

接过电话,宋伊沁客客气气的说了声,

“你好,我是宋伊沁。”

本来还以为是什么打工地方的老板,但是对方却很亲昵的叫着她的小名,“小沁。”

温和低沉的男人的嗓音,这声音听着倒是很耳熟。

“小沁,我是宋志明。”

宋志明……宋伊沁记起来,是他的表哥。

当初,自己的父亲和他的父亲是至交,从小他们两个就以表兄妹互称。

宋志明的父母亲待自己也非常好,他们就像是自己的亲人一样。但是,宋志明的父亲因为一次意外去世了,而宋志明也去了美国留学。那时候,他们的联系边少了起来,直到自己的父亲出了事儿,便彻底的断了联系。

“原来是表哥。”莫得听到自己熟悉人的声音,宋伊沁有些激动,“你在美国一切都还好吗?”

“好,都特别好,你不用惦着。”说完很柔和的笑了笑,

淡淡的笑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宋伊沁也不由自主的弯起了嘴角,真不知道,多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当你以为亲人都离你而去,这世上就仿佛只剩下了自己的时候,又峰回路转的突然出现了自己小时的表哥,自己就仿佛多了很多的力量。

“那就好,”宋伊沁勾着嘴角淡淡的笑着,她是真的为他开心。

然后,宋伊沁就陷入了一种茫然的状态,太久没有见过面,自己这段时间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不知道自己再该说些什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话题。

还好,对面的人并没有让她窘迫很长时间,很顺从的接过了话题,“我下周就要回国了。”

宋伊沁拿着水杯的手一顿,宋志明回国了,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算得上的亲人回国了,那也就是说她终于不再是孤立无援的了。

“美国不是挺好的,怎么想起来回国了?”宋伊沁虽然高兴他能回来,但是对她做出的这个决定还是有些疑问。宋志明从小就是人中龙凤,这几年在外国留学,想必也更加优秀,在国外发展的也相对不错才是。

对此,宋志明倒是很坦然,“留完学,当然是要回国开创自己的事业了,毕竟我的母亲还在国内呢。”

宋伊沁表示了解。被宋志明引导着又随意的聊了几个不痛不痒的小事儿之后,宋志明突然开始询问起她父亲的事儿来。

“小沁,你父亲的事……”

他问的很犹豫,宋伊沁倒是回答的非常爽利,“我父亲是被人陷害,所以才自杀的。”

既然宋志明问起来,宋伊沁没有不说的道理,毕竟,他也不是外人,自己说不定还需要宋志明的帮助。

“我相信宋伯父,我也相信宋伯父那件事情是被人陷害的。”宋志明顿了顿,才问道:“你现在怎么样?”

“我……”慢慢的踱步到窗边,看着窗外的夜景,“我现在挺好的。”

“住在哪里?靠什么生活?”宋志明接着询问道。

“给别人做助理,也住在他的家里。”

“什么样的助理需要住在雇主的家里边。”听完宋伊沁的回答,宋志明的声音有了变化,带着不满。

“是贴身助理。”宋伊沁想了想,宋志明可能是在担心她,所以又继续说着:“表哥你不用担心,我有自己的打算。”

“还不用担心?”宋志明的音调又提高了一分,显示对她的话并不是很满意,“你一个大姑娘家都住在别人的家里了,这怎么能不让人担心呢。”

宋伊沁眨眨眼,觉得窗外的月亮今天格外的亮,她多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来自亲人的关心了?

“对了,那人是个男的吧?”宋志明又问道,带着不爽。

“恩,”宋伊沁淡淡的回答着,而后又有些着急的解释着,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儿,

“他能帮我查出来关于陷害我父亲的幕后真凶,所以我才……你也知道,单凭我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查出来的,我一定要为爸爸还一个清白,”说着说着,宋伊沁有些哽咽,“表哥,我不能让我的爸爸死的不明不白,我也要为躺在病床上的妈妈讨个说法。”

“小沁。”电话那头的宋志明此时显得格外的温柔,“你放心,还有我呢,我一定会帮你的,给宋伯父,宋伯母讨回公道。”

“谢谢你,表哥。”擦擦眼睛上的些许眼泪,宋伊沁觉得很安心。

第13章 他叫陆天擎

“对了,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宋志明还在执着于这个问题。

“那个人……”宋伊沁呢喃着,他指的是陆天擎吧。

果不其然,就又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就是那个让你给他做贴身助理的男人。”

“他叫陆天擎。”

宋伊沁还以为一直待在美国的宋志明不知道陆天擎这号人物,那成想,电话那头的人居然认识这个人,并且似乎还挺了解的样子。

“陆天擎,居然是他。”

听着宋志明的声音,宋伊沁不得不感叹陆天擎家的势力,不光是在S市赫赫有名,就连跑到大洋彼岸的留学生也能知道这号人物。

收起自己感叹的心思,宋伊沁随意的问道:“表哥知道这个人?”

“呵。”宋志明冷笑一声,“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他们家族企业的主业全部都在国外,而在国内的企业对他们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哦……”宋伊沁应了一声,表示了解,也怪不得他能知道陆天擎的。

本来想要换个话题,不想再谈论陆天擎,但是宋志明却对这个话题异常执着。

“小沁,你别在他身边了,非常危险。”宋志明正着声音很严肃的说着,“陆天擎这个人,为人奸诈,人品很烂,而且做事情非常的不择手段。你待在他身边非常的不安全。”

“没事,表哥,陆天擎这个人,我也有点了解。我不会被他骗到什么的,我也只是利用他和他的势力查我父亲的事儿,等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我就会跟他一刀两端,不会再有任何的纠缠的。”

“小沁!”宋志明的声音显得有些着急,“你听我说,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陆天擎的,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成为他的贴身助理的,但是你父亲的事儿,很有可能跟陆天擎有关系。”

搭在窗台上的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宋伊沁眯着眼,看着远处的繁星点点,

“什么意思?”

电话那边停顿了半晌,才有了声音,“我研究过宋伯父生前的财务,意外的看见了关于SL集团的资料,我怀疑,这件事情,有SL集团的影子,也就是跟陆天擎有关系。”

宋伊沁沉默着,没有说话。心里也是疑窦丛生,就像宋志明说的,事情可能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她沉默,宋志明也没有介意,继续的说着,“我现在猜想,他让你做他的贴身助理,怕也是有预谋的。”

宋伊沁依旧沉默,好像突然到处都是要害她的人。

“小沁。”那边的宋志明见她一直不说话,叹了口气,“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陆天擎的书房里看看,我想,那里边应该会有一些资料的。”

“我知道了。”宋伊沁应了一声,“很晚了,表哥你早点休息吧。”

“你……”宋志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也没有说来什么,只叮嘱了一句早点睡,便挂掉了电话。

拿着手机站在窗边,宋伊沁发觉现在有点冷,明明刚刚还挺好的,不冷也不热。

吹了一会儿突然刮起来的冷风,宋伊沁转身,离开自己的房间,进了陆天擎的书房。

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陷害自己父亲的可疑的人,她要一一调查清楚。

陆天擎的书房的布局非常的明朗。正对着门是一张书桌,旁边放着两个大的书架,上边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顺着书架,宋伊沁找到了陆天擎放文件资料的地方。

手指在一堆文件中的慢慢略过,终于停在了某一个地方。抽出来这份文件,翻开,扫过上边的内容,再扫到最后的签名,

陆天擎。三个字嚣张的印在上边,刺着宋伊沁的眼。

害的他父亲破产的那块地皮最后的所有者竟然就是他。

一切都好像豁然开朗,但一切有显得极其可笑。

陆天擎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呢?先是联合别人害的她家破人亡,再是故意招惹她,让她成为自己的贴身助理,还大言不惭的要帮她找出来幕后黑手。

宋伊沁脸色变了在变,她被陆天擎耍的团团转,陆天擎是用尽了办法想要看她的笑话,也真是难为他费这份心思了。

她不能慌,照现在的局势,她依旧待在陆天擎的身边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冷冷的笑容挂在嘴边,把合同放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拉上书房的门。这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她也什么都不知道。

一步一步走回自己的房间,机械般的铺好床,躺在上边。

陆天擎,我会让你得到应有的报应的,监狱就是你最好的归宿。

“你在想什么?”

突然出现的冷的不能再冷的声音,把刚刚躺下的宋伊沁吓得一惊,坐直了身子。

陆天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一身的沉郁。

他是她的仇人。

宋伊沁咬着嘴唇,尽量的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你回来了?”

陆天擎没有回答她这句话,来到床边,俯视着她,“你在想什么?”

陆天擎通身都泛着寒气,宋伊沁不由自主的往床里边缩了缩身子。低下眉,淡淡的答着,“没想什么。”

陆天擎眯了眯眼,坐在她的脚边,拉住了她藏在被子里的手。

宋伊沁没有挣扎,也没法挣扎,任由他这么拉着自己。

陆天擎似是在犹豫,过了一会儿,才听到他用不经意的声音说着:“你看到那份合同了吧,觉得我就是陷害你父亲的幕后黑手?”

莫得平地一声惊雷!

他说的随意,可却是一颗重磅炸弹直接砸在了宋伊沁的脑袋上。

原来他早就回来了,看见自己进了他的书房,也知道自己动了他哪份文件。但是,陆天擎居然没有当面拆穿她,而是等自己回了房间才过来质问她,而且是用这种亲昵的姿势。自己刚才紧张,木然的情绪简直可笑。

陆天擎耍人玩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高。

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宋伊沁的脸色苍白。他既然发现了自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下一步就是杀人灭口了。她真恨,自己都还没有为父亲证明清白。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陆天擎的眸子沉了沉,紧紧的抓着她冰凉的小手,

“你不要乱想,”陆天擎定定的看着她。

宋伊沁抬头,眼里全是淡然,她本来就不是陆天擎的对手,如今这种局面也在情理之中。

她的眼神,让陆天擎心里一紧,再开口,已经不是平常那种冷淡的音调了,“宋伊沁,我不管你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我都没有做过伤害你们家,伤害你,伤害你父亲的事情。”

听着他的解释,宋伊沁更觉得可笑了,她之前看到的白纸黑字的合同难道是假的吗?事到如今,陆天擎跟她解释这些有什么意义呢,让她再相信他?然后给他耍着玩?

“宋伊沁,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你得相信我。”陆天擎的声音沉了下来,还带着有些焦急。

“陆天擎,你也耍人也应该耍够了吧,我就在这里也跑不掉,你要怎么处置都是你的事情。”仰着头,倔强的与他对视。

“宋伊沁!”看她油盐不进的样子,陆天擎很是恼火。

他着急,他不能让宋伊沁误会他。一个不注意,竟愣生生的把她扯下了床。

看着跌落在地上的她,陆天擎一时间有些愣住。

宋伊沁冷笑,陆天擎,你终于忍不住了,这就是你本来的样子吧。

宋伊沁阴沉沉的眼神让陆天擎的心里发慌,他不想伤害她的,他不是故意的。试探性的伸出手,想要拉她起来,

宋伊沁眯着眼看着自己眼前骨节分明的大手,这要是搁在古代,说不定就是刽子手。

突然站起自己的身子,匆匆的往外跑。

她要逃出去,离开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她要求的一丝生的机会,她还要亲自把这个恶魔送到监狱去。

看她忽然起身,陆天擎眼神一沉,迅速的跑到门边,拦在那里。是他错了,刚刚不该那么冲动,他不能再把人给弄丢了。

本来宋伊沁想要在陆天擎的把拦下逃出去,是非常苦难的。但可能是她想要逃离的欲望太过强烈,竟然很快的找到了陆天擎的漏洞,很顺利的跑了出去。

不知道谁说过,人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缝。这句话实际上充满了哲理性。

就比如刚刚跑出来才发现外边现在居然下着大雨。

陆天擎的家肯定是不能回去了,咬咬牙,只能冒着雨往外走。

明明她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还没有下雨。难道这场雨就是故意为她准备的吗?

豆大般的雨水打在她脸上,生疼生疼的。扭头往回望了望,身后空无一人。

按照陆天擎刚才要她相信他的劲头,她还以为陆天擎会出来追她。果然,陆天擎就是在演戏,依旧是想把她骗的团团装,然后看她的笑话。

陆天擎这个人,奸诈,阴险,也从来不曾有过真心。

第14章 被绑架了

已经是半夜的夜晚,道路上不见行人,只有路灯依旧在雨水中闪烁着它的光芒。

雨依旧是哗哗的往下淌着,丝毫不见要停的意思。宋伊沁全身上下湿了个透亮,双手紧紧的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在这空旷的马路上,磅礴大雨之下,宋伊沁已经绝望了。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去哪,应该做什么,天大地大怎么就没有她一个容身的地方?

或许她应该找一个避雨的地方?行了半天,满眼的都是紧紧地闭着门的高楼大厦,居然都没有找到一个带屋檐的地方。

流年不利,大概说的就是她这番光景。

这也许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因为她在下一刻,被人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敲晕了脑袋,一时间,失去了意识。

宋伊沁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紧紧的绑着。

打量一下四周环境,是一个很普通的公寓,墙面上刷着白白的水泥,地板上铺着简单的瓷砖。

她是被谁绑在这里的?

宋伊沁睁着眼,想到了自己那次被人骗到郊外,差点被害死的时候。那时候,那些人就想杀她灭口。

而那些人也不过是受人指使,真的幕后黑手她当时并不清楚。现在……宋伊沁眯起眼,很笃定的想到了陆天擎。

他害死了自己的父亲,现在自己已经得知事情的真相,他要除掉自己,不留个祸患也是理所应当的。

只是,想起来那次是被他所救,觉得非常的可笑。陆天擎这个人永远不是她能看透的,她完全不明白陆天擎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安静的氛围是被开门声给破坏的。

走进来的却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陆天擎,而是一个女人。

宋伊沁眯着眼看着走到她面前,拉来一把椅子坐到她对面的人。

是姚瑶,陆天擎公司的合作伙伴!

只是,这是为什么,她明明跟她无冤无仇。

看着宋伊沁疑惑的目光,姚瑶的淡淡的笑了。

勾着嘴角,姚瑶轻轻的说:“我其实并不想以这种方式来和你进行谈话,毕竟这不太文雅。但是,我真的想不来是更好的办法了。”

对着姚瑶平静的眼神,宋伊沁并不知道如何接话,她都没有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有理会宋伊沁,姚瑶叹了口气,“我平常想见你一面真是不容易啊。”

“……”

姚瑶双手放于腿上,眼睛直直的望向宋伊沁。

“你知道吗,我第一次遇见陆天擎的时候就被他吸引了。我第一次看见这样强势又能干的男人。他年少英俊,虽然是SL集团的公子,但是并不是那种纨绔的花花公子……”,姚瑶轻言细语的说着。

宋伊沁都不知道姚瑶说了多长时间,反正她的腿早已经麻了。她真佩服姚瑶能说出来陆天擎这么多的优点,这么长时间,她几乎是一直在说陆天擎的种种优点。

只是可惜了姚瑶说了这么多,宋伊沁依旧没有想明白她的目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

宋伊沁皱着眉头打断她,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在自己的面前说自己杀父仇人的种种优点,她真的没有办法忍受下去,这比要她的命还要煎熬。

被宋伊沁打断,姚瑶也没有恼。站起身子,来到宋伊沁的跟前,戏谑的笑了起来,“你还真是直接,我之前做的铺垫好像都白费了。”

抬着头,看着姚瑶,宋伊沁淡淡的说:“你其实应该直接说你的目的。”

弯下腰来,姚瑶脸庞凑得极尽,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陆天擎只能是我的男朋友,我劝你最好离他远点。”

姚瑶的脸庞就在咫尺,放大的眼睛里的神色极为复杂。

宋伊沁想想研究她复杂的神色的时候,姚瑶就离开了,背对着她。

“陆天擎身边的位置只能是我的。”她又笃定的重复了一遍,告诫着宋伊沁,“你离他远点。”

“哦。”宋伊沁看着转过身来的姚瑶淡淡的应了一声,姚瑶这么做真的是多此一举。

姚瑶却被她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弄得有些恼火,但是想想她的目的,还是压了下去。拍拍手,招来手下。

一箱子的钱递了上来,姚瑶接过来,让他下去。

把钱放到宋伊沁的面前。

“我给你一百万,你离开陆天擎。再也不要在出现在陆天擎的面前,你去哪都好,我会给你安排好一切的。但是,”姚瑶顿了顿,眼里多了一分狠厉,“如果你没有听我的话,还在陆天擎的眼边晃悠,那下一次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了。”

宋伊沁看着她,姚瑶虽然说的狠,但是眼里的狠意却没有那么的强烈。

眯起眼,宋伊沁算是看明白了姚瑶这个人。

姚瑶并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她也没有要害她的意思。

略一计较,宋伊沁心里有了主意。

这个姚瑶倒是可以利用一番,原来天真的无绝人之路。

宋伊沁淡淡的笑了起来:“姚小姐,我想,我们可以谈谈……”

宋伊沁这边平静的和姚瑶打着太极,那边的陆天擎却像是炸了一样。

一把把秘书递上来的资料摔倒地上,冷酷的脸上尽是不满,声音冻得吓人,“我不是说了吗!给我找,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

秘书战战兢兢的拾起来被扔到地上的资料,唯唯诺诺的应承着:“是,陆总,知道了,我们会尽力的。”

“给我找媒体,找各种有势力的媒体,发布寻人启事,让人留意宋伊沁的所在位置。”声音依旧是冰冷的。

“是。”

“还有,如果谁能第一个把宋伊沁带到我的面前,我会给很高的报酬。”

“我明白了,陆总。”顿了顿,可怜的秘书问道:“您还有其他的吩咐吗?”

“没有,你去吧。”

待到秘书离开,陆天擎放下手里的笔,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头疼的揉着眉心。

他第一次发现宋伊沁真的很不让人省心,先是瞒着他自己调查,后来又把陷害她父亲的凶手怀疑到他头上,到现在,居然敢跟他玩开失踪。

他那天晚上,的确是因为她的误会,着了急,从而不小心伤害她。但是为什么跑的这么决绝呢。

那时他知道外边正在下着大雨,急急忙忙的找出来雨伞,便赶紧的追了出去,要把她带回来。哪成想,他追了半天,哪有宋伊沁的影子?

他实在是没想到宋伊沁那么聪明,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跑的看不见踪影。就像陆天擎也真的没有想到,宋伊沁其实是跑反了方向,他们那天好死不死的正好背道而驰。

陆天擎那时候想,既然宋伊沁能跑出去,也肯定能找到住的地方,加上心里因为她对自己的误会而赌了一口气,便没有再寻她,转而回到了别墅。

最让陆天擎感到崩溃的是第二天来到公司的时候,他一进办公室,就先往宋伊沁办公的桌子上看,而后边并没有人。

宋伊沁没有来上班。

陆天擎有了不好的预感,宋伊沁果然是铁了心的要离开他,坚信不疑的觉得是自己害了她的父亲。而自己的解释,她恐怕是一句也没有听清楚。

眯起眼,招来人,吩咐他们去宋伊沁原来住的地方去找人。

陆天擎第一时间就想到的是这里,他想宋伊沁一定是回自己家里了,要不然她昨天一晚上是去哪里睡得呢?她昨天跑的急,别说是钱了,就连身份证也没有来得及拿,所以不可能住在了宾馆。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派出去的人找了一圈回来告诉他,并没有找到人。

沉着脸,又说了几个宋伊沁可能去的地方,吩咐他们再去找。

又跑了一圈的手下,后来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告诉陆天擎并没有找到。

果不其然,他们被狠狠的训斥了。

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陆天擎开始给他认识各种人打电话,警察,记者……这类的接触社会比较广的人。

他动用着很多关系,虽然现在的答案依旧是没有。

就因为这样,所以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陆天擎的公司现在大有一点那么鸡飞狗跳的意思。

陆天擎做的这些事情,无论是半夜拿着伞跑出去找她,还是现在大费周章的找她,正在和姚瑶谈判的宋伊沁一概不知。

宋伊沁说谈谈,姚瑶有些疑惑,皱起眉头,问:“你要谈什么?”

看看地上那一箱子的人民币,再对上姚瑶的视线,“你的钱我不要。”

姚瑶瞬间眯起了眼睛,瞪着她:“宋伊沁,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以为宋伊沁还是不愿意离开陆天擎,但是,她错了。

“你别急,我话还没说完呢。”宋伊沁笑着看着她,“我自然是可以离开陆天擎的,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要不然……”耸耸肩,继续说道,“你也知道,陆天擎可是经常说我是他的女人的。”

不要钱,那就是要权了。自古人类最抵抗不了的两样东西,便是金钱和权势。尤其是像宋伊沁这样落魄的大小姐,从前高高在上,现在却如阶下囚一般,她肯定是受不了的。

暗夜婚约:陆少,别乱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暗夜婚约 或 陆少 或 别乱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恶魔老公,请离婚! 最新章节

    原标题:恶魔老公,请离婚!最新章节小说书名:恶魔老公,请离婚!目录预览:第1章婚礼结束后瞬间被打脸第2章我不要,你走开!第3章不离婚留着过年吗?第4章你就是个疯子!第5章哈喽,小美妞第1章婚礼结束后瞬间被打脸墙上,黑底白边的挂钟里,时针指向10,分钟指向10,刚好是9点50分。这是一间卧室,欧式的装修,但并不是简单的冷色调,而是充满了喜庆的红色,和玫瑰花的芬芳。冷暖色调的结合让整个卧室显得很温馨。床头的位置挂着两张婚纱照,照片里的男女有着令人羡慕的容貌,新娘的笑容露出八颗牙,明亮灿烂;新郎的嘴角

  • 重生毒妃,火辣辣 最新章节

    原标题:重生毒妃,火辣辣最新章节小说:重生毒妃,火辣辣目录预览:第1章渣男翻脸无情第2章全家被杀第3章死于乱刀之下第4章左相之女第5章卖了做小妾第1章渣男翻脸无情寒冬腊月,乌云低沉的压—在金碧辉煌的金陵皇城上。凤朝歌披头散发,脸色苍白,着着一条血衣跪在帝宫外。不久前,她还是大夏百姓人人爱戴的皇后,有一个恩爱八年风雨同舟的丈夫。她怀胎十月诞下孩儿,可还未来得及看一眼,就被人抱走,紧接着自己恩爱八年的丈夫,就以她族人通敌卖国的罪名,抓了她全族,还废了她皇后的位份。“陛下,臣妾的家人是奸人陷害的,求陛

  • 贪吃成瘾:甜妻,宠入骨 最新章节

    原标题:贪吃成瘾:甜妻,宠入骨最新章节小说名称:贪吃成瘾:甜妻,宠入骨目录预览:第1章不是死皮赖脸要嫁第2章对你许默没有兴趣第3章绝对不能交男朋友第4章谌子言你脑子有坑第5章新婚夜夫人去哪儿第1章不是死皮赖脸要嫁S市。馨园别墅,晶莹剔透的复古水晶灯折射出暖黄色的灯光,氤氲出些许暖意,羊毛地毯,细腻柔软。此时,气氛却是异常的凝重,空气都仿佛凝固了。许默站在雕花木门外,垂在身侧的右手无意识的攥紧裙摆。站在客厅中央的老人怒气冲冲的瞪着她,握着手杖的手背上青筋毕现。“啪!”有什么东西迎面飞来,许默下意识

  • 红尘最慕是安年 最新章节

    原标题:红尘最慕是安年最新章节小说名:红尘最慕是安年目录预览:第一章有没有满足你第一章痛,撕心肺裂的痛第二章羞辱,在那个人的面前第三章慕安年,你这个荡妇!第四章你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第一章有没有满足你偌大的豪华别墅里,慕安年正站在餐桌旁,看着她精心布置的晚餐,然后再度点燃了烛光。晚餐已经凉透了,这已经是第五次点燃烛光。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她特意赶走了所有的佣人,只为了二人独处的时间。可她的丈夫迟迟未归。不知为何她最近越来越不安了。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抱着她的温度也越来越冷。可是她今晚,真的有

  • 错位 最新章节

    原标题:错位最新章节小说:错位目录预览:第一章滚出去第二章你这个小偷第三章他们见家长了第四章饶不了你第五章被迫负责第一章滚出去“承泽……不要……”一阵娇滴滴的女声从卧室里传出来,夏璃清面如死灰,呆滞的站在门之外,只觉得一道惊天雷炸在头顶,整个人瞬间坠入冰冷黑暗的湖底。房间里刺耳的呻吟声,是她的堂妹夏依依,而那个与她苟且在一起的男人,则是她的未婚夫,顾承泽。夏璃清万万没有想到,她只不过去厨房做饭功夫,这两人竟然背着她滚到了一起。身体里一瞬间涌出一股滔天的怒火,夹杂着锥心刺骨般的疼痛,让夏璃清止不住

  • 总裁的私有宝贝 最新章节

    原标题:总裁的私有宝贝最新章节小说:总裁的私有宝贝目录预览:第1章睡了小叔第2章你别逼人太甚第3章车祸第4章针锋相对第5章你为老不尊第1章睡了小叔夜色深沉,大雨放肆倾泻城市的大街小巷,港城的夜生活在雨中拉开帷幕。希尔顿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里,昏暗的灯光下,勾勒出一片诱人的旖旎春光。她就像浮萍一样漂浮在冷热交替的欲海之中,沉沉浮浮。很热,内心中的那一丝欲望也让她拼命的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死死地攀住了眼前能够缓解身上火热的凉沁的物体。直到那个物体也紧紧的攀附上了她,与她死死的抵死缠绵纠缠在一起。许久,

  • 爱上你是我的劫 最新章节

    原标题:爱上你是我的劫最新章节小说名称:爱上你是我的劫目录预览:第一章她是谁?第二章你吓着她了第三章你只是个SEXY娃娃第四章夜色第五章你这个贱女人第一章她是谁?夏日午时。灼热的阳光被厚重的帷幕遮挡的一丝不漏。血红的大床上,女人肤光如雪,娇花一般绽放在艳色床单上,屋子里弥漫着暧昧的气息。萧明朗长叹一声,他满足的翻身睡去,而身下的人早已是泪流满面。丁玲珑紧紧咬着牙齿,眼底一片悲凉:结婚五年,他是她的挚爱,她却不过是个替身。五年的耳鬓厮磨无数欢爱,极致欢乐中的呢喃,都只不过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幻影!身旁

  • 我曾爱你如生命 最新章节

    原标题:我曾爱你如生命最新章节小说名:我曾爱你如生命目录预览:第一章不是我杀了她第二章得到简家遗产第三章被狠狠的甩了一巴掌第四章简宁,你恶心的让我想吐第五章只有你答应娶我,简家的财产才是你的第一章不是我杀了她“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相信我。”简宁慌张不安的去抓男人的手,苦苦哀求。眼前的男人有一张如上帝轻吻过的精致的脸,宽肩窄腰,身材欣长,让人过目不忘的脸此刻却冷峻的让人害怕。阴鸷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她,寒冷的目光像刀子一般扫过来,让简宁看了止不住的发抖。“啪。”被一股大力狠狠的推开,简宁整个人毫

  • 我曾爱你那么久 最新章节

    原标题:我曾爱你那么久最新章节小说名:我曾爱你那么久目录预览:第1章冤家路窄第2章把衣服脱了第3章过来服侍我第4章血肉钱第5章争夺遗产第1章冤家路窄医院里,急救室门前,年轻女子抱着老妇人的腿一直哭求:“妈,妈,我求你救救菁菁吧,她也是你的孙女,我们已经失去了文修了,不能再失去菁菁,她只有4岁,妈,我求求你……”女子身上沾满鲜血,额头上也有伤口不住地流血,车祸后她也受了很重的伤。可她完全不顾,也不管顾医生的劝阻,只固执地跪在地上拼命地求着老妇人——她的婆婆姜萍。姜萍狠狠踹了她一脚,又抓着她的头发毫

  • 蜜爱百分百,唐爷宠上天 最新章节

    原标题:蜜爱百分百,唐爷宠上天最新章节小说名:蜜爱百分百,唐爷宠上天目录预览:第1章美人儿你冰魄神针掉啦第2章给美人儿下了点药第3章试问人生有几回黄金机会第4章唐先生不来,是想让我自己来第5章唐先生破处了第1章美人儿你冰魄神针掉啦当网上挂出姜小桥的通缉令的时候,她正呷着杯中美酒,盯着远处的美人露出猛兽捕食一样惊悚的笑容。南市顶级私人会所,平常安静似坟地,此刻人多如婚礼现场。“看见唐先生的脸了吗,我的天,我感觉我大姨妈都逆流了!”“老娘绝经多年似乎又回到了来初潮时候的兴奋!”“睡不到唐先生,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