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危险总裁,请深爱! 大结局

2018/1/13 2:22: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危险总裁,请深爱!

第一章

在天水相接的海边,只有海风在耳边呼呼作响,一组组白色的浪花迎面而来,猛碰到岸边,发出了非常美妙的声音,夕阳柔柔地照射在海面上,这个时候海边的人不多,前面不远处是一家三口,孩子在前面欢快的奔跑,时不时和浪花玩你追我赶的游戏,父母则在后面一直跟着孩子提醒自己的孩子要小心;离那一家三口有点距离的是一对光着脚丫踩着柔软的沙滩是散步的情侣。说明xbxys.com

一阵阵海风吹来,吹乱了女子的长发,男子看着女子凌乱的头发,伸出手,帮女子把头发整理好,女子对着男子露出了美丽的笑靥。

“冷吗?海风好像挺大的。”林庚新看着周奎利担心地问道。

周奎利看了一眼林庚新,笑着摇头,“不冷。”

“真的不冷吗?”

林庚新伸出手把周奎利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想要给周奎利一点温暖的感觉,周奎利回过头看了一眼林庚新,无声地笑了。

“还说不冷,你身子都有种冰冰的感觉,这样有没有好一点?”林庚新搂着周奎利有点不满地说道:“真是的,明知道海边会比较冷,出门的时候也不知道多穿一件。”

周奎利没有出声回答林庚新的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以后出门会多穿一件衣服,会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原文xbxys.com

“别不出声啊,你倒是回答我啊。”

“是,我知道了,你说的话我一定会记在心里面。”周奎利无奈地说道。

又一阵海风毫不留情地吹来,两人的头发都被吹乱,因为害怕周奎利会冷,林庚新是紧紧地把周奎利搂在自己的怀里。

林庚新低下头用脸凑近了周奎利,说:“别用说的,给点表示呗。”

看着林庚新目的很明显地把脸凑近,然后还用手指着脸,周奎利很是无奈地笑一下,然后直接亲了一下林庚新的脸,索吻成功的林庚新,心情好得直接哼出了歌来。

“真的是服了你了,你说你怎么就跟小孩子一样呢?”

林庚新看着周奎利笑道:“这可是你的专利,别人想看到我小孩子一面还看不到呢。危险总裁,请深爱! 大结局

“脸皮越来越厚了,”周奎利用手捏了一下林庚新的脸,很认真地点了点,“脸皮确实厚了不少的样子。”

“呀,周奎利,你说什么呢。”

林庚新因为周奎利的话而有点不开心,作势要弹周奎利的脑门,周奎利见状,连忙跑开。

“别跑。”林庚新见周奎利跑掉,也连忙追了上去。

在夕阳照射下的海边,不但没有因为一天即将过去的那种悲伤的感觉,反而有一种的温馨的感觉,一对男女在海边你追我赶的,看起来就像是最幸福的人一样,就连时间都忍不住想要暂停下来,留住这最美的瞬间。

在一栋白色的两层别墅门口,几个年轻男女正坐在别墅门口无聊地聊着天,行李箱也是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版权http://www.xbxys.com/

梁思乐看了一眼时间,无奈地说道:“怎么还不回来啊,太阳都快下山了。”

“就是,怎么到现在都还没回来,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去哪里散步,家门口就是大海沙滩了,”金钟铉指着距离别墅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大海,停顿了一下,对着郑妮可说道:“妮可,你没告诉他们我们过来吧。”

金钟铉此刻是很担心,要是郑妮可提前告诉林庚新和周奎利他们过来的话,他们等不到林庚新他们的出现就很正常了。

“当然没啦,不然就算我们等到明天他们也不会回来。”郑妮可没好气地瞪了一眼金钟铉,表示自己没有那么脑残。

感觉到了郑妮可带着杀气的眼神,金钟铉只能无聊地转换话题,关切地问道:“在驾校学得怎么样啊?”

“干嘛突然转移话题?”郑妮可有点惊慌。

“我哪有突然转移话题,刚才那个话题已经结束了,我听说你在驾校里把。小百姓养生网

金钟铉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郑妮可给捂住了嘴巴,郑妮可威胁道:“不准说,不然明年的今天我会拿着鲜花去看望你的。”

“去哪里看望?”梁思乐完全看不明事态,好奇地问道。

郑妮可看了一眼此刻一直在挣扎着要说话的金钟铉,咬牙切齿地说道:“那就要看我们钟铉哥表现了。”

本来还在挣扎着的金钟铉一听到郑妮可的话,整个人直接安静下来,而梁思乐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郑妮可。

“所以我们的钟铉哥,你说话之前一定要想清楚,我要是疯起来连我自己都觉得害怕。”

手牵着手从海边散步回来的林庚新和周奎利,远远地就看到了正坐在别墅门口打打闹闹的郑妮可他们,两个人很是无奈地对视了一眼。

“他们怎么来了?”周奎利不解地问道。危险总裁,请深爱! 大结局

林庚新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又想起了今天郑妮可给他打过电话,恍然大悟地说道:“我就说妮可今天怎么有事没事就给我打电话,当时我就奇了怪了,敢情原来是这样子啊。”

原本想要好好的度个假的,没想到还是要被打扰,林庚新现在看向郑妮可他们几个人的目光都是充满怨气,要知道,郑妮可和金钟铉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除了会拆台就是会惹麻烦,林庚新感觉自己突然好头疼。

“他们这是又干嘛?”

林庚新也疑惑的摇头,说:“我怎么知道他们,反正他们永远都是这样子吵吵闹闹。”

金钟铉因为不怕死,嫌自己命太长而得罪了郑妮可,此刻正被郑妮可掐住了脖子,看郑妮可的样子,就像是非要让今天成为金钟铉的忌日一样,而梁思乐在一旁看着这两个人,很担心真的会出意外,不停地在劝架。

“救救救救命啊,妮妮妮妮妮可可,哥快要死死死了,快松松松松手。”金钟铉不停地求救。

郑妮可看着金钟铉,非但没有松手,反而不屑地说道:“钟铉哥,你是什么时候变成结巴的,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注意到你是大舌头呢?”

“妮可啊,你快松手吧,我看钟铉哥真的快要被你掐死了,你快松手,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不用这样子。”

梁思乐是生怕会出意外,郑妮可看了眼此刻很紧张的梁思乐,又低下头看了眼好像真的是快要断气的金钟铉,很是不乐意地松开了自己的手。

“金钟铉,我现在发誓,我以后要是再叫你哥我就。”

正在一旁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的金钟铉,一听到郑妮可又要发毒誓,连忙制止:“妮可啊,这次是哥的错,哥知道错了,你可千万不要发毒誓。”

“就是,你忘记你上次发烧一个月吗,你千万不要再发毒誓折磨你自己。”梁思乐也附和道。

不知道为什么,郑妮可就像是乌鸦嘴一样,自己给自己发毒誓是最灵的,所以大家都会尽量不要让郑妮可发誓。郑妮可看了一眼好像很担心她发誓的金钟铉和梁思乐,切了一声,然后别过头不看自己面前的两位。

“妮可啊,妮可,”金钟铉知道郑妮可还在闹脾气,哄道:“哥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郑妮可根本就不理会金钟铉,林庚新和周奎利走到郑妮可他们的面前,看着被随手扔在地上的行李箱,林庚新实在是忍不住想要骂人。

“你们在干嘛呢?”林庚新开口问道。

梁思乐看着林庚新和周奎利,笑道:“庚新哥,奎利姐,你们回来啦。”

金钟铉回过头,“你们可算是回来了,我们等你们可是等到花都谢了。”

郑妮可依旧一个人在一旁生闷气,根本就不去理会林庚新和周奎利看向她的目光有多么的宠溺。

“妮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很不开心?”周奎利问道。

林庚新瞪了一眼金钟铉,问:“金钟铉,又是你是不是,又是你惹妮可生气的对吧,我说你一大老爷们的,没事总惹妮可生气干嘛?”

金钟铉听了林庚新的话,觉得很委屈,明明他才是受害者,刚想要开口解释,就看到了郑妮可危险的眼神,只好妥协:“好吧,又是我,可我已经向妮可道歉了。”

周奎利看到金钟铉很是无奈妥协的样子,知道错的人可能是郑妮可,但是因为郑妮可正在生气中,周奎利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走上前去宠溺地伸出手摸了摸郑妮可的脑袋,然后搂着郑妮可的肩膀。

“好了,你钟铉哥都已经向你道歉你了,你就大方一点,不要再生气了。”

林庚新也走上前去,哄道:“我们妮可最大方了,来,笑一个,不要苦着一张脸。”

郑妮可听到林庚新和周奎利的话,最算再生气也不好继续发作下去,于是冲着大家扯出了一张大笑脸,比哭还要难看的大笑脸。

“既然姐和姐夫都这样子说,那我就大方一点。”郑妮可说得好像自己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一样。

金钟铉看着郑妮可有恃无恐的样子,是很想要骂一句郑妮可,明明最委屈的人就是他金钟铉,受害者也是他金钟铉,郑妮可到底是有什么理由摆出自己就是受害者的这一副模样,郑妮可看着很明显就是心气不顺的金钟铉,得意地冲着金钟铉做了一个鬼脸。

第二章

看着郑妮可已经不再生金钟铉的气,林庚新觉得这个时候很有必要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此时不说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说。

“你们什么时候走?”林庚新很认真地问道。

连门都没有进,就被主人家下逐客令,金钟铉心里那就叫一个气,生气地说道:“林庚新,我们才刚来,连门都还没有进去,你就问我们什么走,你要不要这样子啊?”

一旁的郑妮可和梁思乐听了金钟铉的话,也是很赞同地点头,林庚新简直可以说是刷新了他们的三观,第一次见到这么小气的主人家。

“这是必须的。”

“我们住到和你们一起回去。”金钟铉见林庚新那不毫不掩饰的不欢迎他们,也毫无顾忌了。

听到金钟铉的话,林庚新和周奎利两个人只能无奈地对视了一眼,然后深深地叹息。

金钟铉见林庚新和周奎利的样子,很不满地继续说道:“我说你们两个现在是什么表情啊,真的是从来没有见过像你们这么毫不掩饰的主人家。”

“就是,要不要这么明显啊。”梁思乐也抱怨道。

林庚新和周奎利默契地点了点头。

林庚新叹息着说道:“重点是我们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你们怎么一点自觉都没有呢?”

“我就知道,姐和姐夫是肯定不欢迎我们过来的,”郑妮可抬头望天,委屈地说道:“老天爷啊,我可以向你发誓,如果。”

林庚新直接捂住了郑妮可的嘴巴,不让郑妮可继续说下去,“你这丫头,什么都不灵,就是发毒誓最灵。”

眼看着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周奎利也不想继续在门口浪费时间,直接拿出了钥匙打开家门。

“好了,不要闹了,都快点进去吧。”周奎利站在门口说道。

郑妮可直接拿掉了林庚新的手,跟着金钟铉和梁思乐一起,拿起自己的行李就径直地走进了家门,林庚新站在门口搂住了周奎利的腰。

周奎利回过头看了一眼林庚新,说:“怎么了吗?”

“要辛苦你了。”林庚新抱着周奎利满脸歉意地说道。

周奎利看着林庚新抱歉的脸,笑了笑,摇头道:“根本就没有什么辛不辛苦,人多一点家里也热闹一点。”

郑妮可他们一走进客厅,就直接把行李随手扔在地上,然后一人霸占了一张沙发,直接大大咧咧地躺在沙发上,根本就没有形象这种东西可言,周奎利和林庚新一走进客厅就看到这样一幕,不头痛是假的。

郑妮可躺在沙发上望着周奎利问道:“姐,我睡哪个房间?”

“你们不是吃过晚饭就回去吗?”林庚新直接说道。

“姐,你看姐夫又欺负我,”郑妮可一脸委屈地向周奎利哭诉:“姐夫总是欺负我们。”

“什么欺负,我这是在对你们下逐客令。”

林庚新觉得有些话必须要说得一清二楚才好,虽然这伙人不一定会离开,但是他就是不让他们得意,周奎利看了一眼客厅的几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往厨房走去。

“姐,你去哪里?”郑妮可冲着周奎利的背影叫道。

“我不管你们了,你们自己看着办。”

听了周奎利的话之后,郑妮可和金钟铉、梁思乐三个人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三个人对视了一眼,无视掉站在一旁的林庚新,径直地走上楼。

“呀,你们上楼干嘛?”林庚新见自己被彻底的无视,不死心地喊道:“我可没有留你们过夜的打算。”

林庚新的叫声根本就没有留住某三个人的脚步,三个人是直接走到了二楼,然后一间一间的进行视察,准备挑选他们心水的房间,不过他们也是有良心的人,周奎利和林庚新两个人的房间,已经被他们忽略在选择之外。

梁思乐挽着郑妮可的手,问道:“妮可,我们住一个房间好吗?”

“好啊。”郑妮可想也没想就直接点头答应。

林庚新知道楼上的三个人根本就不会把自己的话当回事,所以只好一个人无聊地打开电视机看电视,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着频道。

“奎利啊,奎利。”林庚新扯着嗓子叫道。

正在厨房里面要准备晚餐的周奎利听到林庚新叫自己,应道:“干嘛,我在厨房呢。”

“哦。”

林庚新听到周奎利说在厨房里面,直接扔在遥控器,站起身准备去厨房找周奎利,但是在站起身的同时,看到了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行李,随手把行李箱拿起放好在一旁的角落,然后脚步欢快地朝着厨房走去。

正在厨房里面忙活着的周奎利,看到了走进厨房打开冰箱到果汁喝的林庚新,问:“你怎么进来了,他们呢?”

“在楼上挑房间,不管他们了,”林庚新端着果汁走到了周奎利的身边,柔声地说道:“要不要喝果汁。”

周奎利点了点头,然后直接低下头喝林庚新已经送到她嘴边的果汁,看着周奎利喝果汁的样子,林庚新露出了宠溺的笑容。

“今晚做什么好吃的?”林庚新一边用手擦掉周奎利嘴巴其实并不存在的果汁,一边问道。

“我打算……”

周奎利刚准备告诉林庚新自己今晚准备的菜单,就听到了楼上传来了金钟铉和郑妮可的吵闹声,林庚新直接放下自己手中的杯子。

“呀,金钟铉,郑妮可,你们两个人是出门又忘记吃药了是吗?”林庚新完全没有好脾气地走出厨房。

在二楼的一间房间里面,金钟铉和郑妮可正因为同时看上一间房而在争吵着,谁也不肯让步,谁都希望自己能住在这个房间。

“郑妮可,有你这样子的吗,这间房明明就是我先看中的。”金钟铉生气地说道。

郑妮可得意地指了指门口自己的行李,说道:“那又怎样,你没看到我的行李已经放在那里了吗,小样的。”

“郑妮可。”金钟铉直接大声吼道。

因为突然被郑妮可叫成小样的,金钟铉整个人就跟火山爆发的一样大吼,郑妮可眼明手快地直接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保证自己的耳朵的安全,而站在门口的梁思乐也是很是无奈地捂着自己的耳朵,心想着金钟铉和郑妮可这两个人要什么时候停止吵架。

“你说谁小样的,郑妮可,你找死是吗?”某人直接提高音量。

“你现在是要跟我比谁大声是不是,我告诉你,我不怕你,还有,你凭什么大声,你有什么自己资格对我大声,”郑妮可直接靠近金钟铉,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吼道:“你一大老爷们的和我这小女子抢房间,凭什么大声。”

郑妮可的最后那一吼,差点就要了金钟铉的耳朵,就连正在上楼找他们算账的林庚新都被吓了一跳,金钟铉面色难看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我告诉你郑妮可,你最好不要逼我对你动手知不知道,我数到三,你立马拿着你的行李连同你的人一起从这房间消失,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

金钟铉也不理会自己是男人的身份,直接对郑妮可下威胁令。

“你最好就对我不客气,不然下场凄惨的人是你自己。”郑妮可根本不把金钟铉的威胁放在心里。

看着郑妮可目中无人的样子,金钟铉刚想要开口教训郑妮可,林庚新就从房间外面走了进来。

“庚新哥,你让他们不要吵架行不行,我耳朵受不了啊。”梁思乐苦着一张脸说道。

“干嘛呢干嘛呢你们两个,是出门忘带药了还是吃错药了,就不能给我安静一会吗,你们是真的想让我现在直接把你们赶出家门吗?”

郑妮可看到林庚新不开心的脸,走上前去撒娇道:“姐夫,钟铉哥他又欺负我,这间房间明明就是我先看中的。”

金钟铉看着郑妮可向林庚新撒娇的样子,很是鄙视看不起,有本事就不要撒娇啊。郑妮可看到了金钟铉鄙视的眼神,得意洋洋地看着金钟铉。

“有本事你也撒娇啊。”郑妮可得意地说道。

金钟铉瞪了一眼郑妮可,走上前去直接拉住林庚新的手摇晃着,很娘地说道:“庚,你看妮可她。”

梁思乐看到金钟铉突然拉着林庚新的手卡脚,刚喝进去的一口水是全部喷了出来,郑妮可的也是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而林庚新是最致命的受害者,林庚新拼命地想要拉回自己的手,但是金钟铉就是死死地抓着。

金钟铉不理会旁人的目光,继续晃着林庚新的手撒娇道:“明明就是人家先看中的,妮可她硬要跟人家抢,庚,你要帮帮人家了啦,妮可她好坏坏啊。”

林庚新三个人看着金钟铉撒娇的样子,整张脸变了样子,就像是吃了很不干净的东西。

“庚,你要为人家做主啊,”金钟铉娇声娇气地说道:“庚,人家很委屈屈啊。”

林庚新再也忍不住,立马甩开了金钟铉的手,离金钟铉远远的,三个人都忍不住干呕起来,这可以说是他们见过的最惊悚最恶心的场景没有之一。

看着林庚新他们干呕的样子,金钟铉并不在意,得意地说道:“撒娇,这玩意谁不会啊。”

“拜托,以后不要再让我们看到你这样子的一面好不好,饶了我们吧。”梁思乐直接看着金钟铉哀求道。

“我可不想要英年早逝,而且还是被恶心死的。”林庚新忍不住离金钟铉更远。

第三章

林庚新和梁思乐是因为害怕金钟铉再次发神经而躲得远远的,脸色依旧很不好,因为噩梦还没有消除。郑妮可也还是在一旁用生命表演干呕。

金钟铉走上前去拍了一下郑妮可,说:“别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害喜呢。”

“你才害喜呢。”郑妮可抬起头狠狠地瞪了一眼金钟铉说道:“总之,房间的事我是不会让步的。”

金钟铉一听到郑妮可的话,也是生气,“我说郑妮可,我再怎么说也算是你哥,你不觉得你现在太过分了吗?”

“又没有血缘关系,再说了,照你这么说的话,我还是你的妹妹呢,到底是谁过分了,你不觉得是你自己过分了吗?”

面对房间的问题,郑妮可是一点也不想要让步,而金钟铉也是一点都不想要让步,看着两个人好像下一秒又能吵起来的样子,林庚新只好赶紧充当和事佬的身份。

“好了行了你们两个,不就是一间房间吗,有什么好吵的,猜拳不就行了吗。”林庚新的语气颇为无奈。

郑妮可和金钟铉两个人互瞪了对方一眼,然后开始摩拳擦掌。

金钟铉看着郑妮可笑得很奸诈地说道:“妮可啊,待会你出石头我出剪刀。”

“我才不要相信你呢。”郑妮可很嫌弃地看了金钟铉。

“好了好了好了,开始了,石头剪刀布。”

在林庚新的提醒下,金钟铉和郑妮可两个人赶紧同时出拳,出乎意料的是,郑妮可出的是石头,金钟铉出的是剪刀。

郑妮可看见自己赢了,很开心地说道:“哦耶,我赢了,耶耶耶。”

一旁的林庚新和梁思乐看着着根本就没有一点悬疑的结果,很是不屑地看了金钟铉和郑妮可两个人。

“又这样,每次都是这个结果,没有一次是意外。”梁思乐无奈地说道。

“无聊的两个人,思乐啊,我们下楼吧,这两个人真的是无聊透顶。”

“就是,无聊的两个人。”

现在的林庚新和梁思乐能说有多鄙视某两位就有多鄙视,反正结果都会是这样,刚刚到底是在吵什么,林庚新和梁思乐两个人直接无视掉房间的两个人离开。

“谁无聊了,你们两个给我说清楚。”金钟铉一边走出房间一边大声问道。

郑妮可很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把自己的行李拖到了床边,打开行李正准备收拾行李,突然想到了刚刚林庚新和梁思乐说的话,郑妮可立马生气。

郑妮可碎碎念的走出房间“什么无聊,我可是很有内涵的人好不好。”

梁思乐跟林庚新一起下楼之后,便直接走进厨房去帮此刻正在厨房里为大家准备晚餐的周奎利,而林庚新、金钟铉和郑妮可三个人则是窝在沙发上看电影。

金钟铉因为没有看见梁思乐的踪影,好奇地问道:“思乐呢,跑哪去了,我怎么没有看到她?”

林庚新的眼睛一直盯着电视,心不在焉地说道:“在厨房里帮忙。”

“妮可啊。”

金钟铉突然想到了什么很重要事情似的,就像是叫魂一样的叫着郑妮可,本来看电影看得正开心的郑妮可被金钟铉这么一叫,很不满地看了眼金钟铉。

“一听就知道没好事,说吧。”

“妮可啊,思乐都在厨房里面帮忙了,你不觉得你坐在这里看电影很不好吗?”金钟铉自认为自己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

郑妮可是完全不懂金钟铉的意思,反问道:“为什么不好?”

“就是啊,为什么不好?”

林庚新也没听明白金钟铉话里的意思,跟郑妮可一样是不解,金钟铉没好气地看了一眼林庚新,郑妮可会这样子都是被林庚新给宠出来的。

“还什么不好?”金钟铉指着林庚新直接骂道:“郑妮可就是被你宠出来的,还为什么不好,你觉得为什么不好?”

林庚新见金钟铉又生气的样子,颇为无奈:“真是的,又怎么了?”

“妮可啊,快点去厨房帮忙。”

金钟铉直接指挥郑妮可去厨房帮忙,郑妮可听到金钟铉的话,心里很不满,因为她还想要看电影。

“可是,我……”郑妮可委屈地指了指厨房,说:“思乐不是已经在帮忙了吗,我只会碍手碍脚帮倒忙。”

客厅里面的郑妮可还在犹豫着自己到底要不要到厨房帮忙,而厨房里面的周奎利和梁思乐可是配合的很好,梁思乐一直在帮周奎利打下手,这让周奎利感觉轻松了不少。

梁思乐把青菜洗好之后,问道:“奎利姐,这菜已经洗好了。”

“那放一边吧,”周奎利回过头看了一眼梁思乐,笑着说:“思乐啊,帮奎利姐帮那个葱洗干净。”

“好,我知道了。”

金钟铉看了一眼很明显就是想要逃避的郑妮可,不满地说道:“不要找这么多借口,过去厨房帮忙,你是想要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吗?”

金钟铉直接说狠话,郑妮可一听到金钟铉说她一辈子都嫁不出去,瞬间来气,这摆明了就是在诅咒她要单身一辈子的节奏。

“呀,钟铉哥,你现在是在咒我吗?”郑妮可生气地说道。

林庚新微笑着轻拍了一下郑妮可的背,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哄道:“好了,听你钟铉哥的话,去厨房帮忙,我们妮可最乖了。”

“还说你没有宠。”

金钟铉看着林庚新惯郑妮可的样子,很是看不起,郑妮可听了林庚新的话,看了一眼林庚新,又冲着金钟铉做了一个鬼脸。

“看在姐夫的面子上,我去帮忙好了。”

“那我的面子呢?”金钟铉冲着郑妮可大声地嚷嚷。

郑妮可站起身,看着金钟铉说道:“你都不要脸的哪来的面子。”

金钟铉一听到郑妮可的话,直接拿起一旁的抱枕朝着郑妮可扔去,可是郑妮可眼明手快,躲开了抱枕的袭击,一溜烟的跑进的厨房,气得金钟铉坐在沙发上气得一直深呼吸。

“还说不是你宠的,”金钟铉直接用力地拍了一下坐在旁边的林庚新:“你看妮可被你宠得没大没小,越来越没礼貌了。”

“谁让你一天到晚就知道招惹她,还好咳咳咳……,你刚刚那一掌拍得我都内伤了。”

金钟铉不屑地看了一眼林庚新,说道:“没把你拍死已经算是很仁慈了,我被郑妮可那丫头气得寿命都不知短了多少年。”

郑妮可一个人百般无聊的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正在忙碌的周奎利和梁思乐,虽然周奎利已经说了没有什么需要郑妮可帮忙的,但是郑妮可一想到自己现在重新回客厅的话,金钟铉一定会冷嘲热讽,于是就不想这么轻易放弃。

“真的不需要我的帮忙吗?我完全不介意,很乐意帮忙。”郑妮可不死心地说道。

周奎利回过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无所事事的郑妮可,自然是知道郑妮可为什么要来厨房帮忙,但是周奎利觉得厨房有梁思乐的帮忙就好,不需要郑妮可来添乱。

周奎利不给面子的说道:“可是我很介意,算了,你自己找活干吧。”

郑妮可一听到周奎利的话,立马慌了,她郑妮可要是能自己找到活干,就不会一直站在门口无聊了。

“自己找活干?姐,咱能正经点吗?”

“这和正不正经扯不上关系吧。”梁思乐回过头笑着说道。

郑妮可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梁思乐,实话实说:“我要是能自己找到事做的话,我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无聊了。”

“那好吧,把这姜切成姜丝。”周奎利把姜块扔给了郑妮可,说:“你应该知道怎么弄吧。”

“那是,这对我来说是小意思。”

郑妮可嘴上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是看着自己手里的姜,郑妮可是除了皱眉还是皱眉,梁思乐看着郑妮可一直对着姜皱眉头很是莫名其妙。

“妮可,你还愣在那里干嘛?”

“我就是在想用一块姜来打发我太看不起我了,我可是很厉害的,姜丝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意思。”郑妮可耍嘴皮子上的功夫。

林庚新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报纸,而金钟铉则是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着综艺节目,时不时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林庚新抬起头很是无奈地看了眼金钟铉。

“干嘛不把刚才的电影看完?”林庚新问道。

金钟铉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看,说:“吃完饭再和妮可一起看,不然她一会肯定又要吵闹。”

林庚新看着金钟铉有种无话可说的感觉。

“别用那种好像看外星人的眼神一样看着我,我是地球人。”金钟铉往嘴巴里塞着薯片。

“那你干嘛把她轰进厨房?”

“我这不是为了让她从小就要养成勤劳的习惯嘛。”

林庚新看着此刻躺在沙发上看起来最懒的就是金钟铉居然这么堂堂正正地说着要帮郑妮可培养勤劳的习惯,直接把自己手中的报纸砸向了金钟铉。

“先让你自己养成勤劳的习惯吧,整个就跟一没骨头似的躺在沙发上,你也好意思说别人,你脸皮够厚。”

金钟铉并不生气林庚新说的话,因为那些话确实是事实,金钟铉躺在沙发上,直接把身上的报纸拿开,顺手放在了地上,林庚新看着金钟铉简直就是已经懒得无可救药的样子,直接站起身离开客厅。

危险总裁,请深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危险总裁 或 请深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第一届“路美交通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作品展(四)

    第一届“路美交通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作品展(四)031《风筝飞》我不止一次的想你是风筝我是线当你离我飞远无论多远就是风把你吹偏再吹偏甚至盘旋再盘旋最后也要落在我的心田我不止一次担心你是风筝我是线当强烈的劲风把你吹向高高的宇宙我害怕手中的线不能丈量彼此的距离甚至扯断你可以任意找一个位置降落可我呼唤你的倦容从此响成了夏树上的知了依恋着你曾经升腾的地方呼唤呼唤千遍万遍凭誓言劝自已或许你把亲近拉成了遥远于是我不止一次憧憬你是风筝我不再是线我要化作鸟飞成云的姿态与你缭绕天空032《我工作在丹江漂流的下游

  • 【了解】同心的马燕为何能感动整个世界?

    关注我哟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后,一位西方读者想买一本莫言的书看,因为不太清楚具体书名,就按照作者名字在亚马逊网站搜索。花15.99美元买回来一看,作者却不是莫言,而是中国宁夏一个小姑娘马燕。【了解】同心的马燕为何能感动整个世界?这也难怪,英语世界里把莫言(Moyan)当成马燕(Mayan)的人一定不少。这个读者没有大发雷霆,读完全书后反而十分高兴,认为自己犯了一个“幸运的错误”!奇特的来历宁夏西海固,1972年就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认定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女孩,用稚

  • 「小小说」女方主动更容易获得幸福

    1她在那里坐着,似在等待什么。一个认识她的人从那里经过,看到她在那里傻傻地坐着,就问:嗨,你在等人呀?是的。认识的人说:我昨天也从这里经过,坐着车,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也看到你在这里等待。你都等几天了吧?是的。等谁呀,可以告诉我吗?她就指了指对面那座军营。认识她的人说:你喜欢上了一个兵哥哥,你在等他出现?她说:对。她知道你在等他吗?不知道。他根本就不认识我。那你在这里等他似乎没有什么意义啊。他有时和战友出军营,我能看他一眼就满足了。你写好一封信,下次他出来时,就塞给他。能行吗?能行。2那天,她终

  • 摄影:一只眼睛看世界

    盛鑫煜艺术家国际推广平台AlbertWatson,出生于1942年的苏格兰摄影师,从出生起就右眼失明。他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师之一,要约请他拍摄杂志的大片,就连《Vogue》和《HarpersBazaar》的名记们都得排队等上几个月。Watson赢得了无数的荣誉,几张上世纪90年代为KateMoss拍的照片就在佳士得以30余万元成交。他在业界的最大特点,就是能够对付任何一种主题的拍摄,同时总会带给人与众不同的个性。Watson作品不计其数,涉及面也很广,包括电视作品、商业平面广告、电影海报

  • 人生没有不幸福,只有不知足┃想念自己

    【原创:《吾爱非爱妮可不可》千首诗歌!其他诗词等原创作品数百首!敬请关注各大诗歌朗诵群及网络发布原创作品!】想念自己闭着双眼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跳着拉丁娑娑在镜子前浪漫的一个人跳舞想像绿油油的草皮上冒出水花飞溅着与阳光灿烂的光芒交错淋浴喷头冲洗一头秀发甩动着长犮舞动奇迹般地的沐浴瑜伽娑娑尽情享受水甘露的加持婀娜多姿的行仪瑜伽观想水珠如洒出无量的钻石光芒四射闪烁奔向天际踩踏在草地上随着音韵律动的节拍高唱着智慧妙音天女的梵咒幸阿阿衣衣烏烏日日力力唉唉欧欧安啊多么想念自己草皮上的行仪瑜伽踏在阳光灿烂的光芒

  • 山西刘老汉从乡下老家带回一根木棍,一刀切开 突然胸口不停发抖

    自古至今,人们听到最多的一句感慨就是:人分三六九等,木有花梨紫檀。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花梨(即如今海南黄花梨)自然是要优于紫檀木的。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也许有许多种解释。我们认为最根本的一条就在于黄花梨多是自产的,而紫檀木则是外来的。其实,自紫檀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始,就受到了异乎寻常的待遇。这也许会超出如今许多人的意料之外。历史资料显示,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紫檀的售价一直都是超过黄花梨的。据清代《圆明园则例》册三《物料轻重则例》记载:当时紫檀木每斤2.2钱,花梨1.8钱,就连桦木也是要压过花梨的

  • 华艺辉烁-华辉书画院七周年庆典活动之春节前义务为群众写春联

    华艺辉烁-华辉书画院七周年庆典活动之春节前义务为群众写对联时间地点:雅瑶镇:2018年2月1日上午,稻草人煨汤饭店:2018年2月5日下午三点-六点,址山镇:时间待定现场参与挥毫的书法家:李向华、麦万记、余颖志、李文元、麦哲林、宋婉贞、王旭彬等。书法家简介:李向华,书画艺术家,群众文化研究与应用学者,文化艺术策划人。现为: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直美术家协会会员,鹤山市文联名誉主席,鹤山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鹤山市书协、美协名誉主席,华辉书画院院长,群众文化助理馆员。麦万记,广东省书法

  • 明日腊八,致我的朋友!

    明日腊八,我的朋友,送你一碗八宝粥,暖心暖胃,愿你,把热情留在眼里,把温暖握在手里,把幸福喝进肚里,把快乐放在心上,愿你的身体特别好,愿你的心情格外妙,愿你的生活越来越美好,祝你腊八节快乐,一生无忧。明日腊八,我的朋友,浓浓的亲情,为你驱散心头的阴霾,关心的话语温暖你冰冷的胸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腊八到了,春节还会远吗,在这暖暖的节日到来之际,祝你腊八喜气洋洋,祝你春节阳光暖暖。明日腊八,我的朋友,让我们在生活的大锅里,添加快乐的元素,注入健康的因子,用幸福的感觉,吉祥的氛围,在时间的温火

  • 旅遊|美國政府續停擺 自由女神、大峽谷維持開放

    全美各地22日正準備迎接新的一周,但政府部門卻有許多人被迫放「無薪假」,因為民主和共和兩黨日前在參議院,針對臨時開支法案進行表決,結果雙方在邊境安全及「夢想生」(Dreamers)身分問題上喬不攏,贊成方最終無法跨過60票門檻,正式宣告美國政府關門大吉。為了終結這場惡夢,兩黨有近20名溫和派議員,整個周末都在開會,希望可以在工作日前達成妥協方案,暫時舒緩政府停擺問題。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Mcconnell)也提議要在22日凌晨1點,表決1項暫時性撥款,讓政府可以運作至2月8日,但雙方

  • 福建省根书古琴专委会举办学员艺术交流活动

    中国网讯(特约记者杨新榕)2018年1月22日下午,由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根书古琴专委会发起的“海丝琴道—2018学员艺术交流”活动,于风景秀美的福建泉州三兴休闲山庄举办,几十位学员到场参与。福建省根书古琴专委会是由福建省智善慈航书画院副院长、泉州知名根书艺术家、桐影学堂负责人陈德南先生于2017年发起创建的,隶属于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现有根书研究和古琴传承(海丝琴道)两个项目,其中“海丝琴道”的学员有近百人之多。在2018年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为促进学员的艺术交流,检验他们的修研成绩,该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