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情劫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3 1:56:21 来源:网络 []

小说:情劫赋

一、残暴的温柔

“梨花,你好香,好软~”

“不……我……唔。小百姓养生网

夜半凉风吹进了暖阁,也轻易消散于无边暖风中,更在满室灼热中升温,越发滚烫——

夜凉不仅没能驱散屋内轻暖,反而在这样的轻寒中越发体会到交缠的躯体滚烫。

她快要在他的吻里窒息,带着不容拒绝的果决,又带着缠绵与温软,柔情蜜意,好一番唇齿纠缠。

青魂只觉得……

自己都要化在了他怀里。

不同于他的文雅表象,肩背赤果无一不体现他线条紧致,蕴藏着爆发的力量。

这是这许多年来,最让她痴迷的温柔,也是……

最让她痛苦的怜爱。

“梨花,说爱我~”

“我不……唔!”

她看向他的眼眸带着惊恐,他的唇紧压着她的,却连视线也不曾将她饶恕——

他的恨意快要将她燃烧。

她在他眼眸中清晰看见脆弱挣扎的自己,漆黑深瞳似乎快要将她卷入无边黑暗,听他一字一句咬着牙,近乎梦呓道——

“说爱我,梨花。情劫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夜……呜~”

他的身子迅猛的刺入,突如其来的灼热似乎快要撕裂了灵魂,她在这样的痛楚中苍白了脸色,听他在耳边不肯放过道——

“梨花,梨花~”

她脸色惨白,剧烈的痛楚席卷了神经,身体遏制不住痉挛,她咬着牙说不出话来,心里却在疯狂地咆哮——

不是不是不是!我不是梨花!

身体,却做不出反抗,在他的身下臣服,嗅着他的满身酒气……

心、痛、成、疾。

她似乎总是学不乖,总是试图反抗,他却毫不怜惜。

她不开口时温柔如此,一旦开口,却又想尽一切办法阻断她的语声。

此时,青魂刚刚启齿,刹那就被一阵剧痛撕裂——

夜阑拧着她腰肢狠狠翻转过来,自身后更加强劲的迫入。

他听着她的呜咽,眼中——

恨意森森。

“青魂……我是青魂!唔!”

她背着身看不清夜阑的神情,只是倔强咆哮道!

却只听见他语声携霜,像是穿越了亘古千年而来,凉意森森道——

“我说你是梨花,你就是梨花!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只是代替她的替代品,知道吗?”

要怪,就只能怪你——

杀了梨花。

这些痛,能有梨花痛吗?

这些痛,该你承受的。网站http://www.xbxys.com/

青魂狠狠一颤,眼里渗出了泪花。

她知道,她知道啊,她怎么会以为夜阑喜欢她,他是遥天宫的天帝,高高在上,怎么会喜欢一无是处的她?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成亲之后,才知道……

他将她的脸狠狠压进绵软的羽枕中,又一改方才癫狂,肆意揉弄她的柔软,鼻尖尽是他的酒气,听他近乎梦呓般启齿道~

“梨花,你不会再离开我了是吗~”

他的吻炙热而绵密,纷纷点点落在脊背上。

死死钳住腰肢的手就像一双可以无限拧紧的铁钳,而他肩背紧致狂肆的起伏,在她的柔软紧致里寻找一丝濒临飞升的快感,却不知此时身下人儿眼泪早已沾湿了枕襟——

身体早已经背叛了意识,在可耻的寻求他的存在。

意识在窒息中渐渐将她撕裂,一边在叫嚣着我是青魂,我是青魂!一边在叫嚣着——

我爱他,只要他肯留下,是谁都无所谓。

是谁……

都无所谓,吗?

二、尘封苦爱

寒气寂寥快要将夜阑的玄色衣角冰封,而他——

只是静静驻足在冰棺前,目光缱绻,似乎就要跨越时空,看见鲜活的她,站在眼前。

而此时,他却强忍着满腔恨意,和那个虚伪的女人装腔作势,不知道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才能,杀了她。

明明是她占有了梨花的一切,梨花的寝殿,梨花的样貌,梨花的……

夫君。说明xbxys.com

她是九重天宫的公主,九重天帝的亲妹妹,自小受尽宠爱活泼烂漫,又有什么时候……

受过这样委屈。

即便是千算万算,只可惜——

他夜阑的心,只在梨花那里,那个女人,得不到的。

此时,他眸光深深,看着掌中的随身镜,看见镜中——

浮现出的脸庞,和面前冰棺里的人儿何其相像,竟然难得露出娇羞神色。

……

梨花殿里,侍女静静退了下去。

隔着镜面冰冷,远远听见清脆笑声。

“放心啦青魂,哥哥一定是爱你的~不然~怎么可能夜夜都来看你,嗯?”

青魂眸光闪了闪,抑制不住一抹薄红渲染了苍白脸色,语若蚊蝇轻轻‘嗯’了一声。

而镜前夜阑面色如此沉静,看不出心中所想,却也清晰知道。来自http://www.xbxys.com/

那厢他妹妹——夜兰,对于她的存在,似乎很是欣喜。

想来是在遥天宫,寂寞太久。

他没注意到自己眼光凶狠,一抹戾气悄然在眉心一闪即逝,指尖传来细细疼痛,一抹红晶莹妖异,顺着棱镜边角吧嗒吧嗒滑落,染了一地,却顺着既定路线缓缓流淌——

血丝游曳勾勒出古老符文,微微发亮。

阵法中微弱光线渲染了冰棺,如此璀璨夺目,而其中的人却比这光更夺目——

她总有一种,无论在哪里,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引人瞩目的光华,灼灼。

而他——

只麻木的看着指尖渗血,轻轻松开棱镜,指尖细碎伤口渐渐愈合。

镜中景象一点点变得模糊,他眼前刹那天旋地转,回过神来,已经‘嘭’一声磕在冰棺上,撞得脑子都是一顿。

夜阑无力靠坐在冰棺旁重重喘息,冷汗大颗大颗自额角滑落,却被他极好的控制在不污染这片圣洁土地的范围之内,如此小心翼翼,近乎卑微。推荐http://www.xbxys.com/

他只咬着牙轻叹,“每日用精血维持你的仙躯也真是费力,梨花,你心不心疼我?早点回来,好不好?”

若是青魂在此必定惊落了下巴——

夜阑素来如此强硬尖锐,也能有如此幼稚撒娇之时?

而此时——

他看不到梨花殿里,夜兰裙摆流光逶迤滑过高峻门槛。

她的唇角——

渐渐泛起一丝弧度,近乎厌恶。

而青魂轻轻掩着唇角,似乎在努力压抑着什么,终究……

掀起腕上衣袖,看见那一抹青紫掐痕,神色回味而古怪,却看了看一旁……

午饭原封不动。

轻叹一声……默默地抚了抚平坦小腹,压住胃里一丝翻腾之感。

静静,躺在软榻上。

……

而远远冰花殿,靠在冰棺上,夜阑眼光也渐渐沉寂,轻叹声回荡在大殿里……

“梨花,你回来……好不好,好不好……”

三、他不爱她

“哥哥,哥哥?你好些了吗?”

夜阑视线模糊里,看见夜兰神色焦急,不由神思微微恍惚——

依稀……

也像是刚刚回到天界那一年,被夜兰叫醒。

醒来……

就看见了她。

记得当时他轻声询问她姓甚名谁,总觉得是来自骨子里的熟悉,想要知道,却无从记起。

记得她神色古怪,试探启齿道~

“梨花~我叫梨花哟~”

她笑靥明媚,酒窝清浅,似乎承载了九重天界的阳光,而他深陷其中,不饮自醉,从此——

无法自拔。

而此时,只能感觉到深深地落差,因他不论意识再模糊,都下意识因痛楚而保持一丝清明,让他更清楚的知道——

梨花,不会回来了。

却在这一刻,也不由恍惚——

看见她酒窝浅盈,唇角扬起,有说不尽的喜悦。

看到他醒来,她好像松了口气,那一刹那笑得明媚,也像是九重天宫盛开的梨花~

他依稀记得天帝说——

梨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梨花,硬是要在九重天宫到处种上。

因此年年春景繁盛,这九重天宫,也平添了三分生机与明媚,而她,娇艳璀璨,是繁花不能遮掩的芳华。

这一刻她的笑也重叠了当年梨花葳蕤,而花丛中梨花蓦然回首,那一刹那惊艳——

无法忘怀。

以至于他明明痛到清醒的心,也因此而迷失了片刻。

夜兰惊讶的看着哥哥夜阑突然抓起青魂指尖,将她猛地扯入怀中!

连她都听见青魂的头磕在他坚实胸膛上砸出闷响,却听见哥哥近乎失神呢喃道~

“梨花,你终于回来了。”

……

这一刻,空气也为之寂静。

那厢夜兰露出古怪神色,看向哥哥夜阑。

而夜阑浑然不觉夜兰目光古怪,只是仔细看着怀中,生怕错过一秒就是永恒。

他……

紧紧地凝视着怀中的……

青魂。

那一刻,她的笑意似乎也僵硬在唇角,看见他醒来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

他清晰看见她唇角弧度一丝丝变得生硬滞涩,倒头来,化作了苦笑凄凉,轻轻……

不容拒绝的,颤抖着,费力掰开了他紧握她的大掌。

听她语声怅然,似乎也凝结了九重天上的孤寒,她努力想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这一刻……

夜阑脸色也蓦然煞白——

不是不肯放开她,反而是在她笑意僵硬的瞬间思绪就恢复了清明!

那一刻,清晰地意识到自己荒唐,心里明明清楚——

她,不是梨花。

他不是舍不得,而是那一刻回不过神来,而这……

是他第一次被她推拒。

前所未有,而……

无语言说。

那一刻,神思回到脑海,却似乎生出了不满!她怎么努力都掰不开的大掌,被他猛然弹开——

像是抓住了什么脏东西一般嫌弃。

她指尖刹那一颤?

这一刻心也冰寒,连夜阑都不禁为她的震惊一愣,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生出一种怜惜的心绪,那一刻他想——

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随即他猛地摇摇头,努力甩出这一刻脑中突然浮现的想法,心里不断徘徊反复。

不,不可能,是她杀了梨花,他怎么对她——

都不过分的。

四、求你看看我

他自觉失态,猛地起身扯起还在地上跌坐回不过神的青魂,当着夜兰的面脚步不停地一把将她拽出了门外——

狼狈而逃。

夜兰也是梨花的好姐妹,她不该知道这些事情的。

夜兰不该知道,青魂杀了梨花的。

他没看见——

身后的夜兰,死死咬紧牙关,眼光近乎憎恨,要将青魂洞穿。

……

他被一片纷乱占领思绪,似乎还在梨花离开痛苦中无法自拔。

他大步流星的奔行,也不顾青魂低声惊呼。

她不知道这一刻夜阑什么都听不进去,他只为那一刻怜惜她而自我厌弃,似乎想借着这九重天的冷风吹散脑中那些不应该存在的情绪——

又或许,只是不想让夜兰看到那一刻他内心的波动。

似乎这样,就可以骗过自己,方才那一刹那怜惜,不过是错觉,错觉而已!

他近乎狼狈,逃离现场,内心自觉可耻,却似乎忘了——

男人的脚步,女人要追上,很不容易的。

于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他猛然觉得手上的力道一重!随着重重‘咚’一声——

似乎有某片柔软刹那落入了怀中,也像是当年春风吹落枝头梨花,盈盈娇弱扑了满怀,惹人怜爱。

他下意识要伸手把握住这一刻怀中温软,却在下一刻猛然清醒——

自己的怀抱,也只能属于梨花。

只能——

属于梨花。

那一刻青魂也觉得恐惧——

她只觉得重心不稳,九天罡风吹得脑子也是一昏,头重脚轻,刹那一个踉跄,就被大步流星的夜阑狠狠带倒!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

可能也只是她一厢情愿的以为——

总觉得看见了他刹那的温柔神色,似乎有那么一刻,一双大掌猛地快要环住她腰际。

她以为他对自己……

不是一点怜惜都没有的。

然而,那一刻心中喜悦似乎更冲昏了本就迷茫的思绪。

直到这一刻九重天上罡风寒凉扑入胸臆,像是重锤狠狠地撞入怀中!青魂才猛然清醒。

像是数九寒冬里一盆冰水,激灵灵泼了满头满脸,满是狼狈,也扑灭了……

心里,就要燃起的火焰。

以为春天就要到来。

却在下一刻坠入寒潭,冻得麻木——

冻、得、彻、骨。

她似乎听见了‘啪嚓’一声什么碎裂,与此同时,重重跌落——

这一刻重重摔在地上的似乎也是自己的心。

冰寒彻骨,零落成泥。

明明撑起身体如此艰难,她却不急着查看自己的伤势,反而,看了看怀中,眼光一闪,也刹那松一口气。

那一声‘啪嚓’细弱而古怪,却没能逃出夜阑的耳朵,他不关心她的伤势,只冷冷看着她在地上艰难挣扎,像是零落路边的野狗,而他,等她摇尾乞怜——

再狠狠抛却。

要是以往,她会泪眼汪汪,瘪瘪嘴,呼一声好痛的。

而今,她紧紧握拢的指尖泛白,他等了等,却没等到她的痛呼,不由疑惑,却看见……

她紧握的拳,指缝中有淋漓的鲜血洒落,在阳光下呈现琉璃般色泽。

他下意识想要询问,指尖伸出,却僵硬的顿在了空中——

僵硬得像是一块冰雕,亘古千年。

冰峰,不化。

不该,怜惜。

情劫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劫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予你柔情千万种14章

    原标题:予你柔情千万种14章书名:予你柔情千万种第十四章有人在砸门商墨见到段漠柔出来,忙低下头,轻声说了句:“段小姐,我送你回家。”段漠柔自然认得商墨,他的一切行动皆是商君庭的指示,她断然拒绝:“不必了,我还有事。”和冯铮的交易还没有敲定,她必须再去见他一次,只不过冯铮这小人,在她这里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还让她吐了一身,这交易,估计难。正当段漠柔想迈开步子向前而去时,一侧的商墨伸手拦住了她:“段小姐,你的事情应该解决了,我送你回家。”商墨很执着。段漠柔刚想开口时,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下,她掏出看,是

  • 敬你相思与白首14章

    原标题:敬你相思与白首14章小说名:敬你相思与白首第十四章:又遇麻烦“这……”顾七七心知肚明,偏要装作奇怪的样子看向刘掌柜。刘掌柜连忙说:“小的一时糊涂,打伤了贵人,这是药费,药费!”“好吧。”顾七七点点头,把荷包放进了怀里。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来,打开里面有一点点黑色的粉末。顾七七把这点粉末,分给了刘掌柜和他的两个伙计,还有陆尚、陆恒和陆南南,让他们用鼻子吸进去。其它几个人倒是没有疑问,赶紧吸了一下,然后惊天动地的打起喷嚏来,打完喷嚏,感觉身上出了一层透汗,人也精神了不少。只有陆恒,捏着这一

  • 书名: 妻子的秘密13章(第013章冲动是魔鬼)

    原标题:书名:妻子的秘密13章(第013章冲动是魔鬼)小说名:书名:妻子的秘密第013章冲动是魔鬼不过王宇没打算放弃,他继续在这几条街道上寻找着白色奔驰车的影子。皇天不负有心人,七拐八拐之后,竟然真给王宇找到了。高档奔驰车正缓缓驶进一个高档住宅小区里,王宇精神一振,急忙朝那边驶去。就在那辆车进去小区后不久,王宇也来到了小区门口。门口的保安先是疑惑地扫视了王宇和他的车子,当目光落到他的车牌号码上时,保安就迅速露出了一个微笑,恭敬地给王宇放行了。王宇知道,一定是领导的车牌号码显示了这辆车的主人是名官

  • 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13章(第013章 妩媚的笑容)

    原标题: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13章(第013章妩媚的笑容)小说名字: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第013章妩媚的笑容“你哥哥?”我发现了丁灵脸上的变化,看着门口的方向。“恩。我,我能见他吗?”女孩子轻声的说道,目光中带着乞求。“不能。”我断然拒绝:“说好了我把纸条给他就行。你也知道,如果这事情让刚才的那位我同事看到,揭发了我,我会被开除的!”“就一面,可以吗?”丁灵小心的说道。看着丁灵一脸焦急的表情,我动了恻隐之心。毕竟谁都有亲人,在自己受伤受到委屈的时候,谁都想有个亲人安慰一下。我走出病房,往外看,走

  • 书名:日久生情13章(第13章 女人不要总把钱挂在嘴边)

    原标题:书名:日久生情13章(第13章女人不要总把钱挂在嘴边)小说名:书名:日久生情第13章女人不要总把钱挂在嘴边“还不上车?”沈墓说这话时,语气极其不耐烦,看都懒得看我一眼似的,视线笔直的落在车子前方。又等了我一会儿,见我还不上车,直接扭动车钥匙,踩了油门就要离开。我怕真的激怒了沈墓,影响到我妈的治疗,见没得躲,这才咬唇打开门,坐进去,低头系安全带。沈墓斜眼瞥向我,见我身子绷得笔直,椅子也只坐了靠车门的那一半,一副躲着他的样子。本就不悦的脸色,更加冰冷,声音也跟着沉了几度,自嘲似的淡淡道。“你

  • 神医偷香录213章(:提前行动)

    原标题:神医偷香录213章(:提前行动)小说名称:神医偷香录2:提前行动警局的局长听到对方是宋玉后,原本的严肃,瞬间就带着一丝讨好的味道。要知道,局长可是十分清楚,宋玉上面有人呢,如果搞好关系,说不定他还能在官途上更进一步,青云直上!“宋医生打电话来是为了……”局长明白宋玉无事不登三宝殿,连忙问道。宋玉把警局内,有人私通假药贩子的事情说了出来。局长顿时就火冒三丈:妈的,我还想和宋玉增进一下关系,尼玛结果宋玉打电话来,是举报警局里混进了垃圾!局长脸霎时变得铁青,他这下丢脸丢得太大!“宋医生你放心,

  • 霸爱13章(第13章 抱她在怀里)

    原标题:霸爱13章(第13章抱她在怀里)小说:霸爱第13章抱她在怀里第13节第13章抱她在怀里“**!”一声低吼,木少离还是不得已的站了起来,瞟了一眼床上的莫晓竹,手抚上她的脸,忽的一捏,邪邪道:“乖乖等我,我很快回来。”“呜……”莫晓竹低咽,她真的难受极了。耳边随即响起了门开门关的声音,不过须臾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安静,酥痒的难耐让她手撑着床面想要站起来,也许,浴室的冷水可以浇息那份血液里的火烧火撩,可,她根本没办法站起来,咬咬牙,用尽了力气的一滚,“嘭”的一声,整个人终于滚落到了地毯上。莫晓竹才

  • 离婚之后说爱我13章(第十三章 来不及关门)

    原标题:离婚之后说爱我13章(第十三章来不及关门)小说名:离婚之后说爱我第十三章来不及关门姚克谦来的哪天早上宁致远走的,也是接到了冉素雪的电话才走的。电话是当着我的面打过来的,好像是冉素雪家里有事,需要人帮忙,宁致远本来要去开会的,结果买了机票。临走宁致远把我推到了卧室,缠绵了他才走。但我真的不舒服,面对那种情况。但是卑微如我,我能有什么办法,在宁致远的眼里,我不过是一个给他暖床的丫鬟。下午姚克谦来的我这里,听见敲门我去了门口,看了是姚克谦我没开门。本来我打算假装不在家,姚克谦就走了。但他在外面

  • 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13章(第12章天价药费)

    原标题: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13章(第12章天价药费)小说书名: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第12章天价药费林初樱没想到沈明修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也庆幸沈明修的突然出现。她现在的身份不再是林初樱,顾城和林洁要真想好好教训她的话她确实不是那两人的对手,此刻林初樱才发现原来自己离开了父亲,离开林家大小姐的身份竟然什么也不是。“顾少,我妻子脸上的伤你最好好好给我解释解释。”沈明修拥着林初樱,冷冷的看向顾城。顾城和林洁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是沈明修的妻子,而且沈明修什么时候结婚了业界内也没有听说过。沈明

  • 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13章(第13章 助攻计划2)

    原标题: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13章(第13章助攻计划2)小说名: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第13章助攻计划2天亮的时候慕允航的点滴才打完,乔夏已经困得不行了,趴在慕允航的床边就睡着了。慕靳尧进来看见乔夏趴在床边,棕眸加深,乔夏当年那么冷漠,不想要儿子,而现在却这么在乎儿子,这是她会演,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乔夏迷了一会儿,就醒过来,发现慕允航的小手还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服,她心里开始柔软起来。在慕允航的脸上吻了吻,她拿出手机给导演请了假。乔夏又摸了摸慕允航,确定他真的降下热来了,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