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花房乱爱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8/1/12 12:10:52 来源:网络 []

小说:花房乱爱

没素质的父母

舒书的语气显得非常小心翼翼,抬头看着我说是我的老师。来自http://www.xbxys.com/

刚才我原本打算严肃的教育一下舒书的父母的,但看他们这种骄横跋扈的姿态,估计是够呛了。

但即便如此,既然来了,我也肯定会尽到一个老师的责任。何况受害人是舒书,她对我那么好,而且是因为被她爸爸妈妈打了。

我连忙走过去,向舒书的妈妈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舒书的班主任。”

可是舒书的妈妈根本不想跟我握手,架子很大的模样,侧着头问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碰了一鼻子灰,尴尬的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笑笑说,我看到今天舒书的脸肿了,所以来了解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舒书妈妈沉默了一会儿才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情,你不用管了。”

没想到单纯纯真的舒书,竟然有一个势利眼的父母,但也怪不得他们,毕竟财大气粗的人在我印象中都是这个样子。原文xbxys.com

我又忍气吞声的笑了笑,说什么原因总可以告诉我吧,毕竟我是她的班主任,对她应该负有一定的责任的。

舒书的妈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

“好吧,好吧,这个孩子昨天没有出去上课,听说还跟别人跑出去玩,问她跟谁出去玩了还不说!气死我了!”

我的心里顿时惊了一下,舒书昨天明明是跟我出去玩了。

要是被他们知道这个事实的话,估计不揍我也得狠狠的骂我一顿。

而且,这么说的话,舒书是为了瞒住我,才挨打的?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我,我昨天都是被她纠缠,没有办法才选择陪她去游乐场的。

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发现她也在懵懂的偷瞄我,见我看过去她迅速躲开了眼神。

然后我就不知道该与舒书的妈妈说什么了,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憋了半天我才说:

“爱玩是孩子的天性,无论怎样也不至于打她啊。小百姓养生网

舒书的妈妈用力的挥挥手,否定了我的话:

“我们家有我们家的家规,老实您别跟着搀和了。”

我觉得她这样说就有些不讲理了,大声的辩解道:

“家庭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问题恶化的。”

可能太不耐烦了吧,舒书的爸爸站了起来,身子骨看上去挺壮实,他指着我的鼻子大喊道:

“我们家的事情用不着你多管,不愿意搭理你还没完没了。”

“我――”

我还想解释一下,他却打断了我,并朝着厅外还大喊道:

“龙子,送客!”

舒书的表哥爸爸长得很帅,跟她妈妈挺般配的,但他们的素质都不怎么样,一点也不懂的尊重人,尤其还是对待一个老师。

没想这样一对父母,竟然生出了无比善良的舒书。

他喊完了之后,从门外闯进来一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他的岁数不大,但一脸凶相,穿着一身背心,臂上的肌肉特别发达,显然练了很多年。网站http://www.xbxys.com/

这个叫龙子的小伙子交替看了舒书的父亲和我一眼,随即阴着脸向我走了过来,一只大手放在了我的脖子后面,然后差点就把我活生生的提了起来。

他还嚣张的笑说:

“哥们儿,你没听见老爷的话吗?别逼我动手!”

以我不服输的性格,我差点就跟他还手。

不过那样做的话我肯定吃大亏,因为三个我可能也不是他的对手。

我还想据理力争,但龙子一使劲就把推到了门口去了。然后又推了我一下,我就被推出了大厅。

我听到身后舒书叫了我一声:

“关老师……”

紧接着又是舒书妈妈的喊声:

“回来!你又要干嘛去!”

我回头看了一眼舒书,她好像很怕她的爸爸妈妈,低着头站在了原地。

我见此状,心中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版权http://www.xbxys.com/我受点气没有什么关系,关键是舒书,她实在是太可怜了,出生在这么一个家庭里面。

没有办法,讲理我也讲不清,打架我也不是对手,我也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不过我实在想不通,以他们这样的素质,怎么拥有得这么多的家产。

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我先回到了学校里面,然后开着我的雪弗兰回到了家里面。

去舒书家里的时候,还幻想她的父母会款待我。这倒好,碰了一鼻子的灰。

阮莞还没有回来,我决定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要不要给她做些吃的。版权http://www.xbxys.com/

于是我拿出手机我就拨打了过去。

许久,阮莞才接听了电话,语气轻松的问我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

她那边非常的安静,似乎正在一个密闭的环境跟我通话。

我讨好的笑了笑说:

“家访已经结束了,你大概什么回来,要不要给你留吃的。”

阮莞似乎想也没想就说:

“不用了老公,我今天加班可能加到很晚才能回去,你自己先吃吧,累了就早点睡。”

我坏笑了一声说,不不不,我还要等你一起睡呢。

阮莞忍俊不禁的笑了笑说:

“今天晚上我回去真的会很晚的,累了你就先睡。”

可就在这时,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类似敲门的声音,随即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喊叫:

“亲爱的,快点啊,我们去蓝鲸去啦……”

这一连串的声音跳出了之后,阮莞的语气明显出现了一丝慌乱,先对那个男人大喊了句:

“别喊了,我知道了,我正在和我老公打电话呢!”

然后又支支吾吾的向我说:

“同事来叫我吃饭呢,我先挂了啊。”

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她此时此刻应该在厕所一类的地方,所以才会那么安静。

我突然觉得她一定是在避开什么人接我的电话,否则为什么要跑到洗手间里面。

想至此,我的心里一阵阵的猜疑和惊慌……

我本想狠狠的质问她,但是我已经冤枉了她好几次,现在已经不敢再贸然的说一些怀疑的话了。

阮莞还在电话那头不住的催促我:

“在吗?我真的先挂了啊。”

于是我有些畏缩的说道:

“你确定刚才那个男人是你同事?他为什么叫你亲爱的啊?”

阮莞啧了一声,不开心的说:

“关阳我们刚刚和好,你不会又要犯老毛病了吧。”

我干巴巴的大笑一下说:

“不是,我就是随口问一下啊。”

阮莞用力的叹了一口气说:

“就是我的一个同事,我们在公司都是亲爱的这样称呼对方,显得比较亲切一些,你别太大男子主义了。”

我还没有问完,阮莞似乎不想给我继续问下去的机会,急忙催促的说:

“我真的要走了,好多人在等我呢,等我晚上回去在说吧。”

然后电话听筒里便传来漫漫的嘟嘟嘟的声音……

挂了电话之后,我的心情却一点也好不起来,因为我怎么想也不觉得是她的同事。

同事之间都会直接叫亲爱的吗?我和学校里其他的老师为什么不这样叫?难道只是职业上的差异性?

再说了,叫他的那个男人的音色非常老气,一点也不想我和阮莞这个岁数的人。

我突然想到舒书,就犹豫起来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毕竟蓝鲸酒店是她家里开的。

可是犹豫了半天,打开手机之后,我才想起还没有记她的手机号码。

于是我垂头丧气的将手机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心中的猜疑让我什么事情也不想做。

不料过了没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接听了之后,我立刻就听到了舒书的声音,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关老师,今天的事情非常对不起。”

我装作满不在意的说:

“没事,就是你的父母有点太那什么了……你还好吧?”

听舒书那略显萎靡的声音,似乎并不是特别好,她轻轻嗯了声,说挺好。

我也嗯了一声,想到之前的事情,感觉气氛有些尴尬……

我也在想要不要让她帮个忙,帮忙监视一下今天晚上将要去蓝鲸酒店的阮莞,毕竟她认识酒店里面的人。

但舒书毕竟还是一个学生,这样利用她的话不知道好不好,会不会给她的身心造成什么影响。

舒书的心情可能差到了极点,见我不说话便小声嘟囔道:

“关老师,没什么事情我就先挂了,我就是想跟你道个歉,听一下你的声音就好。明天见!”

“等等!”我实在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便有些为难的说道:

“我老婆,你见过的,她今天晚上可能去蓝鲸酒店里面……”

我还没说完,舒书就打断了我的话说:

“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不是十分确定的问,你知道我要让你做什么?

舒书轻轻的笑了笑说:

“知道,就是帮忙跟踪一下你老婆,看了看她有没有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对吗?”

“对!”我答应了一声,心中不由暗叹现在的女孩既聪明又早熟。

然后又对她强调说:

“看看她和什么样的男人在一起?还有他们有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就可以了。”

舒书似乎很乐意帮助我做这件事,开心的说:

“嗯呐,请问还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花房乱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花房乱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

  • 【诗歌】阳娟 | 立春(外二首)

    【诗人档案】阳娟,80后,祖籍湖南省,现居黑龙江省密山市,从事个体经营。鸡西市作家协会会员,密山市作家协会理事,北大荒作家协会会员。诗歌作品散见于《湖南日报》、《鸡西矿工报》、《雪花》、《小兴安岭》、《北方诗刊》、《北方时报》、《中华日报》、《诗中国》、《双清》等等报刊杂志。立春(外二首)黑龙江密山阳娟阳光暖暖的,多好我要留下一大片让其拥抱在我的诗行里大地上这些坦诚的白雪是我们一冬的语言像明天即将盛开的梨花满满地撒在我的长发,妩媚香艳立春是我们俩涌动的心思一会向你,一会向我无法停止……这是希望这

  • 【小小说】张鸥| 最苦是谎言

    【作者档案】张鸥,女,四十六岁。家庭主妇,兼人民陪审员。河北秦皇岛市抚宁区榆关人!崇尚直白简单的生活。写简单直白的生活正能量,感动生命!最苦是谎言(小小说)河北秦皇岛张鸥冷冬,国道102线,两旁风景柳老妪般干瘪的熬着,盘算着能否挺过严寒。从东向西而行,右手方向护沟边有棵独立挺拔的白杨树。树是普通的速生杨,朝上串着长,大有怒向云天之势。这不是什么可引人注意的,是树就生根发展的。神奇的是,节次而生的树卡把上,四个喜鹊,另一种生灵安的家,给荒野添抹一线律动。他常常从此经过,常常暗叹,白杨的依托支撑冬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