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婚后妻子突然性情大变,脸上整容痕迹让我发现,有人假扮我妻子

2018/1/11 16:41:55 来源:深夜有情 []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李酥酥 | 禁止转载

1

虞凤吟走进来时,她的美甚至映亮了这间小小的酒肆。版权http://www.xbxys.com/

窗外的杏花开得艳烈,虞凤吟在窗边坐下后垂着眸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人回到过去。

我本来在喝酒,却在这里见到了整个东陆最美的女人,放下酒杯,我问:“若你回到过去,想要做什么呢?”

风轻轻吹过,拂起她长长的发和肩头的杏花,她抬起眸来,若霞光初绽,教人目眩神迷,这样一个美人,在甜暖的风中忽然落下泪来。

“我想回到过去,和一个人死在一起。他如今不要我了,我便要和他死在过去,死在他还爱我的时日里。”

2

我是个闲人,唯一有特色的地方大概在于我有盏琉璃灯——一盏爱听故事的琉璃灯,为了满足它,我成为这个江湖里的百晓生,一个故事,换一个答案,琉璃灯熄真相出,这便是我的承诺。

这次的故事,由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讲给我听,在琉璃灯火中,她静静地开口道,“李先生应该知晓,我是楚国的公主,亦是南越王的皇后。”

提到虞凤吟,大概全天下没有人不认识她,这个女子有着一张全天下女人都会嫉妒的容颜。推荐http://www.xbxys.com/

她是楚国嫡长公主,十一岁初次露面便惊艳四座。随着她年岁的增长,她的美也越发地惊人,在十六岁楚王为她举办的生日宴上,更是被冠上天下第一美人的头衔。

就是这样一个美人,在自己年满十八岁时,披上嫁衣,嫁给了宿敌南越之主,从此深居内宫,再无音讯。

她成婚时,不知多少痴迷她的男子黯然神伤,甚至不少人大骂楚王卖女求荣,竟将女儿嫁给世仇。因为不少人都知晓,南越王做太子时,曾被继母送入楚国为质。他忍辱求生,隐忍多年,终于等到老南越王驾崩,南越群龙无首方才潜逃归国,手刃异母兄弟坐上王位。

待他坐稳王位的第二日,他便一封婚书送入楚国,求娶公主为后。说明xbxys.com然而,这位他一往情深的公主,却不是他如今的皇后虞凤吟,而是一位生母为歌伎的公主虞如旧。

那是他青梅竹马的姑娘,异国为质的这些年岁,他爱上这个好姑娘,并许下诺言要回来娶她,待他回来实现诺言时,中间却不知出了什么差错。

最终,他娶了天下第一美人,虞凤吟。

我记得那场举世瞩目的婚礼,三十里红妆铺成一道霓影。虞凤吟自凤辇中走出,当真是发若流泉,衣如蝴蝶,美得如同幻影。

只是任她再美,她的夫婿眼中却只有站在一边,只称清秀的虞如旧。

这是多么美丽的时刻,便是多么尴尬的时刻,南越王抛下自己的王后,将虞如旧揽入怀里,而后珍而重之地抱上马背。小百姓养生网

这是南越的习俗,娶来深爱的姑娘时,男子总会将她放上马背,共她一道策马红尘,情许一生。

马上的两人深情相拥,立在凤辇上的虞凤吟站得笔直。风从楚国吹到南越,卷着故国的杏花落在她肩上,绯粉的花瓣像是少女凋谢的心事。她低头瞧了瞧,而后珍而重之地轻轻拂去。

下一刻,南越王策马而去。尘土飞扬间,虞凤吟苍白着脸微笑目送他们远去,良久方才坐上凤辇慢慢向着南越国都行去。

这件事传得很广,不少人为虞凤吟不值,楚王亦大发雷霆,将虞如旧生母打入了冷宫。小百姓养生网之后,像是恶性循环,天下人越是为了虞凤吟惋惜,南越王便越是要冷落她宠爱虞如旧。这循环无从终结,缠在三个人的身上将他们牢牢捆在了一起。

我亦听过这件事,于是问她:“是南越王利用你重回南越,而后将你抛弃吗?”

虞凤吟摇了摇头,她微微弯起眼来露出个笑容,眸子里却没有笑意,这是个冰凉的微笑,她在一片花香酒香里,说出件惊人的事来。

“不是阿容利用了我,抛弃了我,而是他始终对我不离不弃。是我,为了我的母亲抛弃了他。”

说着,她饮下一杯凉酒,如同饮下前生:“还未自我介绍,我是楚国公主,南越王后,只是我不是嫡长公主虞凤吟,我是虞如旧。”

3

若有天上地下,指的大概便是虞凤吟与虞如旧。阅读http://www.xbxys.com/

一个是尊贵的嫡长公主,金尊玉贵地长大,一个却是宴席上酒后风流的意外,像随波逐流的蒲英草般沉默地活着。

她总是跟在虞凤吟身后,像是道黯淡的影,被淹没在虞凤吟的光彩之下。她长得不美,诗文亦不出众,若无意外,她会继续这样黯淡地长大,被随便许配个人家,而后平淡地过完一生。

后来,意外发生了,在十三岁那年,她遇到了南越的太子,质子晏容。

那是一次狩猎,她捧着虞凤吟的箭囊,一只手艰难地骑在马上。猎场上尘土飞扬,虞凤吟一袭红衣烈艳似火,骄傲而美丽地骑在最前面,她被抛在后面。许许多多的人策马自她身边掠过,不知是谁的马撞在了她的马上,马受惊立起前蹄,将她抛了下去。

这是很短的一瞬,亦是很长的一瞬,一个紫色的身影越众而出,将她抱在怀里。

她睁开眼,印入眼中的是一张苍白妍丽的脸,像道奢艳的影映入她的心底。

晏容将她轻轻放在地上,而后替她拂去了衣角上的尘土。

“小姑娘,要小心啊。”

他只同她说了一句话,留给她一个笑容,随后便策马离开了。她站在原地,用手掩住自己跳得飞快的心口,觉得双颊一片火热。

狩猎结束时,她又见到了他。他与虞凤吟并肩策马,两张绝色的脸像是隔开了一片锦绣繁花,不知他说了什么,虞凤吟忽然大怒,冷笑一声道:“好,那我们就来打个赌,我赌你不能射下在场一人鬓边簪花,若你射下了,便算我输。”

说着,虞凤吟眼中带着警告扫视四周,果然无人愿意站出来当他的靶子。晏容面色不改,端坐于马上。她却为他被折辱而伤心,咬了咬牙,她站了出来,仰起头说:“如旧相信太子的射术。”

周遭安静下来,他眼中闪出一分惊异,虞凤吟怒气冲冲地瞪着她,她却挺直了脊背,良久,晏容抽出身后长弓,向着她认真道:“你若出事,我给你赔命。”

话毕,箭离弦而去。她闭上眼,感觉一阵风从鬓边掠过,睁开眼时,鬓边牡丹已掉落在地。

她大大得罪了虞凤吟,回宫后被罚跪在宫门一夜。

夜如镜,星如钉,她跪在地上,却觉得心里有说不出的开心,这是她第一次忤逆虞凤吟,也是第一次做了自己想做的事。身边忽然有个人扶住了她,她抬起头,瞧见晏容站在她的面前,神色沉寂。

“是我连累了你。”他说,“我不该逞一时之气的,小姑娘,你也不该站出来。”

“我不是小姑娘。”她第一反应却是反驳他,“我叫虞如旧,你也救了我一次,我们扯平了。”

他有些讶异地仔细瞧了瞧她:“我叫晏容。”顿了顿又说,“我欠你一声谢谢。”

说到这里,虞如旧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她对我说:“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他说欠我一声谢谢,非要陪我跪了一晚上,第二天两个人都爬不起来,缓了好久才互相搀扶着回了宫。”

我陪她笑了笑,她却忽然不笑了,只是怔怔地望着琉璃灯出神。我等了很久,只好出言道:“后来呢?”

“后来?”她有些迷惘,想了想接着说,“后来,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在宫里的日子也没有那么难熬了,再后来传来消息,他的父王驾崩了。”

4

他们成了朋友,互相扶持着度过宫里的日子。

晏容同她讲起过去在南越的时光,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父亲英武善战,母亲温柔端方,一家人幸福而美满。

然后,幸福中断了,他的母亲去世了,他的父亲有了新的王后和儿子。

新王后将他视作眼中钉,因为他挡了她儿子继承王位的路,他被陷害,排挤,最终被赶到了楚国当质子。

说到这里时,虞如旧紧紧抱住了他,他反手揽住这个可爱的姑娘,从她身上汲取到这冰冷深宫中难得的温暖。

后来,他的父王驾崩的消息传到了楚国,他想要回到南越,却无能为力。

她为他着急,最后决定瞒着他去找虞凤吟。

那是个下雨的晚上,她跪在虞凤吟寝宫外,许久方才有人带她到了虞凤吟面前。

虞凤吟倚在软榻上,长长的青丝如锦缎般垂下,七八个宫女捧着精美的器皿站在她身侧,替她梳理这头美丽的长发。

而她形容狼狈,鬓发衣角往下滴着水,跪在虞凤吟面前求她帮晏容离开楚国。虞凤吟伸出脚来,用脚尖抬起她的下颌,灯火里,虞凤吟笑着问她:“我凭什么帮他?”

“我贵为嫡长公主,他却从不肯正眼瞧我,如旧,你说我凭什么帮一个不喜欢我的人?”

殿上很安静,静得只听到她身上的水滴落的声音,她微微颤抖着,直视虞凤吟:“因为我知道,你也喜欢晏容。”

“又有谁会不喜欢阿容呢,他长得好看,脾气也好,温柔对人的时候让人觉得,哪怕为他死了也不可惜。我知道虞凤吟也喜欢他,因为她看阿容的眼神,与我看他一模一样。”虞如旧叹了口气,“我猜对了,虞凤吟最终答应帮阿容逃出楚国。”

我问:“你付出了什么代价?”

像是没料到我会这样问,她静了静,旋即笑了,这笑如春蕊破冰而绽,山花万千不及她的美丽,带着这样美丽的笑容,她说:“也没有什么,虞凤吟只是看不惯我与阿容这样好,所以她将我留在寝宫里一夜。”

这一夜注定是最难熬的一夜。

她被关在虞凤吟寝宫的暗室里,第一次见识到人心能有多么恶毒可怖。她痛到极点,却又叫不出声,只好一边闭上眼默默地流泪,一边在心里想,只要熬过这一晚,阿容就可以回家了。

天亮了,窗外的鸟儿清脆地唱着歌,她被人拖出去丢在了宫门口。

被按在火炭上的双脚疼得无法行走,她蜷缩在门前昏了过去。醒来是在床上,晏容坐在她身边,她迟疑地伸出手去,摸到他的脸上淌满了泪。

他被折辱被嘲笑的时候没有哭过,听到南越王驾崩的消息时也没有哭,现在却静静地哭得满脸是泪,心里疼了一下,她笑着说:“阿容,你可以回家了。”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晏容猛地将她搂入怀里,颤抖着说:“她怎么敢,怎么敢这样对你?如旧,你等我,我早晚会替你报仇的。”

被针扎过的地方疼得要命,她却笑得开心,依偎在他的怀中,幸福地说:“我知道,阿容,我等着你。”

5

送晏容离开并不顺利,虞凤吟替他弄来了过关的路引,想要逃出宫去还要凭他自己的本事。

她用公主印符骗开了宫门,他们骑着马向城外狂奔。她蜷缩在晏容的怀里,晏容问她:“如旧,你害怕吗?”

她摇了摇头,甜蜜地将脸贴在他的心口:“阿容,我不怕,便是陪着你去死,我也不怕。”

耳侧的心跳声沉稳有力,晏容亲了亲她的额角:“我也不怕,如旧,我们会逃出去,到时候我是南越王,你是我的王后,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

一辈子是多么美丽的誓言,她说:“阿容,你一定要成为南越王,到时候我会披着嫁衣等你来娶我。”

“我们在城门前被追兵追上了,我替阿容挡了一箭,然后将刀架在自己脖子上逼他走。他被我逼走,我被追兵抓了起来。”

“父王大为震怒,将我投入天牢。我在牢里受了一些苦,过了些日子才被放了出来。”

她说得轻描淡写,我却能想象到她到底受了多少苦。风吹动窗外的花枝,她望着盛放的杏花,淡淡道:“当初以为那些是最难熬的日子,等阿容来接我便好了,可我没想到,与后来相比,我倒情愿死在替他挡下那一箭的时候。”

一年之后,晏容即位,成为南越新的国主,他送来婚书,求娶虞如旧。

使臣到的那一日,虞如旧开心得不得了,她偷偷躲在门口,看使臣带着无数的珍宝作为聘礼来求娶她。

可惜,她这一辈子,开心的时间总是很短。楚王收下了婚书,而后虞凤吟便遣人将她带入了宫中。

还是那华美冰冷的寝宫,虞凤吟对她说,自己要顶替她嫁给晏容,若她不答应,便杀了她的母亲。

她惊呆了,怔怔地瞧着虞凤吟那张美如描画的脸,良久方才断断续续地说:“便是你替我嫁给了阿容,可阿容也不会喜欢你啊。”

“不劳你费心了,”虞凤吟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势在必得的自信,“我已经寻来了东陆最好的药师,托他为我们换脸。如旧,便宜你得了这天下第一美人的面皮了,你开心吗?”

开心?又怎么开心,从那日起,她便再也没有开心的时候了。

她为了母亲答应了虞凤吟的要求,修书一封给了晏容,说她想让虞凤吟同她一道嫁过去,这样才好让他替她报仇。晏容答应了,她却越发痛苦,他总是这样温柔,她说的什么他都愿意答应。

只是再痛苦,她也要在他的身边,哪怕顶着别人的脸,哪怕他认不出她。

“我用了半年的时光教虞凤吟如何成为我,她本就是个聪明人,况且我们毕竟做了十几年姐妹,到了最后,看着她,我已经分不清到底谁才是我。”

说到这里,她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我替她满上酒,她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我披着嫁衣站在凤辇上,看着我心爱的人搂着别人策马远去,那一刻我想,再痛也不过如此了,没想到,我终究还是天真。”

6

到了南越的第一夜,她自己坐在王后的寝宫里,晏容尊重她是楚国嫡长公主,将后位给了她,却将所有的温柔都给了“虞如旧”。

她告诉自己,这是已经预料到的,心却仍忍不住痛。晏容从不主动踏足她的寝宫,只有每月初一碍于祖训方才会来睡一晚。

只是睡一晚,既不会同她说话,亦不会靠近她,她却仍开心得要命。她为他准备好爱吃的菜肴,在床边放上亲手缝的寝衣,他冷言嘲讽她,她听了,告诉自己不必往心里去,而后下次仍这样做。

日子久了,晏容有些犹豫,他不再对她冷嘲热讽,有时甚至能同她聊上两句,终于有一次,他在不是初一的时候踏足了她的寝宫。

晏容走进寝宫时,她正在缝一件亵衣,见他来了,她起身冲他笑了笑说:“阿容,你来了。”

他瞥了一眼她手中的亵衣,长长叹了一口气:“这是给我缝的吗?”

她点了点头,晏容却笑了。他坐在一边,笑容里也透着疲惫:“如旧说你也爱慕我,我本不信,现在看来大概是真的,堂堂公主,竟为我缝衣做饭。”

手中的针线停了一下,她抬起头问:“你很喜欢……虞如旧吗?”

“我对她的感情没有那么肤浅。”晏容轻声说,“她是我的妻子,我的亲人,是哪怕我死也要护她周全的人。再没有一个人,会像她一样对我,也再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爱上。”

他说得深情而庄重,她却皱了皱眉:“可你今夜来了我的寝宫,即使并非初一。”

晏容滞了一滞,他似乎也有些茫然:“我……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如旧她……她有些变了,我不敢面对她,怕让她失望,我本该是对她最好的人才对。”

他说着,将视线投向她,烛火下,那张脸温柔动人,他的心动了一下,又猛然惊醒,失笑道:“怪道说美色如刀,我竟对你说了这些话。虞凤吟,只要你不去找如旧的麻烦,我会尊重你,让你好好当一个王后,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他说让我好好当一个王后,我便替他当好这个王后,抚平后宫争端,笼络重臣妻室,我用了很多心机手段,做了许多没有做过的事。有时候我很害怕,却又觉得我替他做了这些事,他就可以多休息一点。

“我做的他大概也是满意的,他夸赞了我,又赏赐了我很多东西。他在奖赏我,可他却永远不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

一滴泪滴在了桌上,虞如旧伸出手将它轻轻抹掉。我看到她清瘦的指尖上斑斑驳驳都是伤口,她注意到我的视线,坦然地将手露了出来:“这是那一夜虞凤吟送我的。她本来想要药师替我换身皮,却因为我体质太弱,换了也许会死而作罢。

“她不是舍不得我死,她只是想让我看着她和阿容恩爱地在一起。过去她从未有什么东西得不到,阿容的爱是个例外,这是她的心结。若解不开,她便一辈子都放不下,所以她宁愿和我换脸。女人的执念可真是可怕啊。”

她感叹着说,像是觉得自己说得很有意思,她甚至露出个带着泪的笑容,只是这笑容却有着说不出的沉痛。

我叹口气,喝下杯中冷酒,听她接着讲:“这样又过了些时日,传来消息说,‘虞如旧’有了身孕,阿容很高兴。”

晏容很喜欢孩子,他曾对她说过,自己母亲早逝,后被送入楚国受尽了欺辱,若他有了孩子,他一定会给他天下最好的东西,再不让他吃一点苦头。

所以,这是个他盼了很久的孩子。他大赦南越,又在宫中摆了七日的流水宴,七日里花灯如织,每一处都热闹非凡,她却坐在寝宫里,悄悄地流眼泪。

那天白天下了大雪,夜里雪停了,却又出了一轮好月亮,月光很好,扫过厚厚的积雪映进殿里。她拎了一壶酒,边哭边喝。她喝得双颊飞红,倚在桌上轻声地叫晏容的名字。

晏容,晏容,她想起那个有星星的夜晚,他们并肩跪在地上,晏容仰着头,眸子比星星还要明亮。又想起青砖铺就的街头,马蹄声嗒嗒作响,她倚在他的怀里,瞧见他肩上落着杏花,就算追兵在身后她也不怕,因为他同她说,如旧,我们一辈子不分开。

眼泪流了出来,她终于哭着睡去,醒着世界太痛苦。她的晏容已经认不出她,梦里他们却仍旧在一起,一起骑着马踏过长得看不到头的街道,她会永远倚在他的怀里同他不分开。

她的愿望这样渺小,却也终究没有实现。她在窒息中醒来,面前站着的晏容目眦欲裂,他伸手掐着她的脖子,双目赤红,如同受伤的孤狼般冲她咆哮。(原题:《凤辇不来春如旧》,作者:李酥酥。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众号: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狂女重生:纨绔七皇妃》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狂女重生:纨绔七皇妃》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狂女重生:纨绔七皇妃目录预览:第1章生产,风雨欲来第2章如何承受他的残忍第3章孽种,痛下杀手第1章生产,风雨欲来西黎皇朝上祁元年十月,正是深秋季节。关雎宫内,皇后慕容秋雨依偎在窗边,出神的看着与关雎宫遥遥相对的凤栖宫宫殿。她的夫君,西黎新皇黎墨在那里,她的嫡亲姐姐慕容馨儿……也在那里。“秋雨,我知道让你嫁给七弟那丑杂碎是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扳倒那杂碎,他日我黎墨为帝,你慕容秋雨为后。我要以江山为聘,许你皇后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沸腾英雄血》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沸腾英雄血》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沸腾英雄血目录预览:001章仙人跳?002章虎刃!003章最美女校长!001章仙人跳?‘吱......’监狱大门狠狠地关上。‘呼......’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感受着空气的冰凉,心中咆哮,‘出来了,老子我终于出来了!’我叫陆言,十五岁那年黑仔砍了人,我自告奋勇替黑仔扛了这件事,那天晚上,孔慈哭了一个晚上,说她会恨我一辈子......相隔五年,我总算是再次看见了阳光,我依然记得监狱里面老大摸着我的脑袋说:“小八啊,出去之后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如果爱请不要放手》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如果爱请不要放手》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目录预览:第1章眼里的是泪,憋回去就是血第2章要么旁观,要么滚出去第3章白瑾昊,我们离婚吧第1章眼里的是泪,憋回去就是血“嫂子,今天可是我哥的生日,你不是很爱他吗?怎么连刻意给他做的汤都这么酸?”白茜茜将滚烫的汤泼到秦欢身上的时候,秦欢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只有皱起的眉和紧紧拽着衣服的手,泄露她正在承受怎样的疼痛。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却固执地望向餐桌对面坐着的白瑾昊——她的丈夫:“瑾昊,我没有……”汤全都泼到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首席的掌心至爱》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首席的掌心至爱》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首席的掌心至爱目录预览:第1章嫁给我(1)第2章嫁给我(2)第3章我们家小兔带男朋友回来了(1)第1章嫁给我(1)奢华气派的总统套房。从门口进来,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来糜乱不堪。高跟鞋。皮带,男款?领带、白色衬衫。床边,散落着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米黄色小礼服,bra,黑西裤……加大的豪华双人床上。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静、五官清纯精致,肤若凝脂;海藻般的乌黑发丝柔柔地披在枕头上,身上盖了条毯子,暴露在外如白玉般的圆润香肩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目录预览:第1章背叛的婚姻第2章傲慢的黑客第3章公园的枪战第1章背叛的婚姻“这就是你的教养吗?在我妹妹的生日宴会上,跟夜未央的头牌男公关都玩到床上去了!”一巴掌落下来,沈初见疼得掉下了眼泪珠子。她不是爱哭的人,上一次掉眼泪还是嫁给席天成那一年的冬天,父亲去世的时候。但这一次,实在是感觉太委屈了。周围的公子哥和名媛们纷纷向她投来鄙夷的目光,宴会正中央的大屏幕上放了一张她和一个男公关的床照。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白山茶与红玫瑰》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白山茶与红玫瑰》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白山茶与红玫瑰目录预览:1把自己献给了他2爱的卑微3大闹婚礼1把自己献给了他整个城市都在报道关于他即将结婚的消息。当晚十点,他推开房门进屋。夏晴一骨碌站起了身,目光望向走进来的英挺男人,克制着没有如往常一般迎过去抱住他。他并不以为意,目光温柔地看向她,一边换鞋一边温声问:“厨房里有吃的吗?”他的语气,透着无比的熟稔,仿若一个丈夫回到家,理所应当地问着妻子。夏晴用力咬住下唇,他马上就要跟宋氏千金结婚了,却如此平静温柔地对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爱情太难,婚姻太痛》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爱情太难,婚姻太痛》在线全文阅读小说:爱情太难,婚姻太痛目录预览:第1章:缠情,一夜笙歌第2章:他说,要她一尸两命第3章:求你放过我第1章:缠情,一夜笙歌大雪在凛冽的风中,残卷了整个冬夜。迟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听到房门有响动。她刚翻身打开床头灯,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子扑来,按倒在床上。“别怕,是我!”男人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酒的浓香,混杂着他身上奢侈的香水味,刺激的迟念胃中作呕。“楚天……你……”她的唇,被他吻住。他像一只发情的野兽,在她身上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请说你愿意》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请说你愿意》在线全文阅读小说:请说你愿意目录预览:第1章:苏眠,我们离婚第2章:他没有心第3章:我要你肚子里面贱种的命第1章:苏眠,我们离婚夜色深沉。躺在床上的女子还在沉睡,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指扶住了她的腰,然后猛地压下来。苏眠猛地惊醒,疼的呼出声。她闻到了浓郁的酒味。还有熟悉的气息。“北城...”“闭嘴,不要喊我的名字,你有什么资格喊我的名字。”顾北城的嗓音浸染的酒精的味道,一双眼底翻滚着嘲讽的波澜,看着女孩白皙的身体,丝毫没有怜惜。苏眠咬着牙,怕他的动作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嫂子的诱惑》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嫂子的诱惑》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嫂子的诱惑目录预览:第1章尤物表嫂第2章惊人的秘密第3章表嫂的服务第1章尤物表嫂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我爸把这事怪到了我头上,每次喝醉了酒就打我,骂死的为什么不是我。我五岁那年得了小儿麻痹,左腿落下了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打小班里的同学都欺负我,叫我死瘸子,我变得非常自卑,感觉我爸说的对,当初死的为什么不是我。升县高中后学校离家很远,表哥可怜我,让我借宿在他家,因为我是农村人,腿又瘸,表嫂特别不待见我,家里所有家务活全扔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神级妙手》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神级妙手》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神级妙手目录预览:第一章小柳村第二章诱人小媳妇第三章戴绿帽的功夫第一章小柳村林逸怀里抱着药箱,到小柳村时,天已经擦黑,灰蒙蒙的。风雨一股尿意袭来,于是他疾步朝着村口北面的小竹林走去,到一棵笔直的青竹前面放下药箱。正想要放水时,林逸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扭头一看,只见一个壮实的男人拉着一个少妇急急忙忙的朝着小树林里面冲来。林逸顿时吓的一哆嗦,来不及多想,赶紧蹲了下去,将自己给隐藏在一旁的杂草堆中……那壮实的男人拉着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