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完整版【原来婚姻这么伤】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1 11:08:5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原来婚姻这么伤

第九章:萧菲菲回来了

叶兰看着白晓,她着她脸色白了又白,脸上闪过一丝毒辣。版权xbxys.com

她忍了这么多年,难得一直护着她的老太婆出远门,还是半个月那么长的时间,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把这小贱人踢出萧家,她就不是叶兰。

叶兰勾的细细的眉高挑着,上前,步步进逼:“白晓,你可真能忍啊,四年来你竟然不闻不问,任由弈杭在外面风.流快活,我该说你傻,还是说你贱,还是……”

叶兰上下打量着白晓,眼神突然犀利如刀,声音也透着地狱的阴冷,她逼视着白晓,一字一顿说道:“还是说,你想起了什么?”

“什么?”白晓呆呆的反问,小脸惨白。

虽然叶兰一直表现的很和蔼,但是女人的直觉是很可怕的。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叶兰其实并不喜欢她,甚至说讨厌她,尤其是叶兰冲她笑的时候,她都有种后背发冷的感觉。甚至这种感觉她和弈杭结婚后,更明显了。

但是,她从未想过,她和叶兰之间会有什么。

白晓看着叶兰,叶兰此刻的反应让她害怕,让她想要逃跑,但是叶兰口中所说的一切,就像一块磁铁,牢牢的吸引着她,让她动弹不得。说明xbxys.com

四年了,她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为什么弈杭突然变了。

她想知道答案,她也去询问过,得到的答案都很正常。至少从理论上来讲,一切都很正常。

五年前她去参加同学聚会,和一位同学发生了争执,气恼之下离开,回家途中出了车祸,这一年她一直昏迷不醒,一年后,机缘巧合的被叶兰发现,然后,通知了弈杭。

她昏迷一年,醒来后,一切如旧,弈杭一如往常般疼她爱好。但是……

“你们都要结婚了,弈杭却突然消失了,知道为什么吗?”叶兰尖锐得意的话打破白晓的回忆,让她不得不重新面对现实。

是啊,她怎么也不会忘了。来自xbxys.com结婚的前一天,弈杭突然失踪,整整一个星期音讯全无,等他回来后,一切都变了。

他看她的眼神不再有爱,冷的让她发寒。

白晓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脏怦怦跳的很快,手心里都是冷汗。

她在害怕。害怕叶兰说出的答案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弈杭的事,这种害怕狠狠揪着她的心,不想让她知道。可是心底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呼啸着,逃避解决不了问题,你和他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再坏也坏不过现在了,再者,知道问题所在才能解决问题,这样,或许你和他还有可能。

还有可能……

到现在你还不死心。小百姓养生网白晓心底嘲笑着自己,同时也听到了自己声音。

“为什么?”她想知道答案,不管结果是什么,她都想知道,她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判了死刑。

“因为……”

“因为你不知检点,不知羞耻,在同学聚会上明目张胆的勾引仓红的男朋友。”

两道声音同时传来。

叶兰转身看向身后,顺着她的视线,白晓看到萧菲菲一脸明媚的推门进来。

“菲菲,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妈妈一声,妈妈好去接你。”叶兰脸上瞬间笑开了花,那喜悦是从心底发出的。完整版【原来婚姻这么伤】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萧菲菲,她以前最好的闺蜜。却在她哥哥和自己的婚礼上和她断绝关系,因为她觉得她配不上萧弈杭。最后在反对无果的情况下,被护着她的萧老太太送出国。

萧菲菲也是个脾气扭的,出国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并扬言萧弈杭一日不和她离婚,她一日就不回来。

如今,萧菲菲回来了,是确定她和弈杭离婚离定了吧。

白晓深呼口气,看着萧菲菲。在国外的几年让萧菲菲有了很大的改变,巴掌大的瓜子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眉眼间都带着女强人式的干练和精明,言谈举止间却散发着浓郁的性欲气息,像一棵熟透了的蜜桃,邀人采摘品尝。说明http://www.xbxys.com/

白晓看着萧菲菲,她本来有很多话要问,但看着眼前的人,她竟然有种无话可说的怪异感。

她看着萧菲菲开不口,萧菲菲却上前一步,站到她的面前,笑语嫣然:“晓晓,我回来了。”

语气亲热,神态亲昵,白晓却激出一身冷汗。

她看着萧菲菲,艰难的开口:“菲菲,你回来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怕这个昔日的姐妹。不等她细想,萧菲菲已经开了口。

萧菲菲看着她,似笑非笑:“是啊,我回来了,有人不高兴了吧。”

话落,萧菲菲突然上前一步,逼近白晓,猛的伸手推向她肩头。

就在手要触到白晓肩膀的时候,萧菲菲突然开口。

“你去死吧!”

这一句话,萧菲菲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很是慎人。

“啊!”

一副画面在白晓脑海乍现,她突然失控尖叫,整个人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向后躲着。身体失衡,背部重重撞在文件柜上。力道大的都撞碎了门上的玻璃,碎玻璃扎进肉里,一阵阵撕裂的巨痛,白晓却像没知觉似的,一个劲的往后躲着,看着萧菲菲的眼神尽是惊恐。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不要……”

第十章:惊吓

看到这一幕,萧菲菲神色闪了闪,收回了手,而她身后的叶兰却是脸色一变,上前拉过萧菲菲,一脸的不赞同。

“你刺激她干什么?她马上就要弈杭离婚,彻底离开萧家,到时候你想怎么收拾她都可以,何必在这当口多事,万一她……”

一句低沉的男声突然插入,打断了叶兰的话。

“怎么回事?”

萧弈杭出现在门口,越过两人,看到接近崩溃的白晓,脸色立时就变了。

他快步走到白晓身边,想要伸手扶她,却被她惊叫着推开。

“走开,不要靠近我,走开!”

说着,白晓惊慌的缩着身子往柜子里钻去。侧过身,她的后背正好露在萧弈杭眼前。只见她瘦弱的身影上插满了玻璃碎片,白色的雪纺裙已被血浸透,一片艳红,很是刺眼。

萧弈杭瞳孔猛缩,见白晓不知痛的还在往里钻,咒骂一声,上前握住她胳膊,一手紧紧圈在她的腰上,小心的避开那些玻璃口。

但是白晓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拼命挣扎着,背上的伤因为她的挣扎撕裂的更严重。萧弈杭无法,一拳敲在她的后颈上,然后抱起昏倒的白晓快速冲出办公室。对于站在一旁的叶兰两人,萧弈杭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看着萧弈杭消失的背景,萧菲菲两人心都是一紧。

叶兰有些埋怨的看着萧菲菲:“你干吗要刺激她,万一她受刺激想起以前的事了,可怎么办?”

“好,就算退一步说,她想不起来,这里是公司,人来人往的,你哥哥随时都会注意到这里,你这样做,万一让你哥哥看出什么……”

萧菲菲撇嘴,对于叶兰的谨慎很不意为然:“放心,妈,这么多年了,要想起来,她早就想起来了,而且,我就是要她想起来。”

“你想干什么?”

萧菲菲挑眉冷笑,不答反问:“妈,难道你真以为哥哥喜欢慕灵儿?”

叶兰眼神闪了闪,很肯定的回答:“当然,你没看到你哥对慕灵儿的好劲,连妈看了都吃醋的,你……”

“妈,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你看着白晓长大,我呢,是和白晓一起长大的,她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清楚,而且,我们更清楚,慕灵儿很像五年前的白晓,尤其笑起来的样子,那神态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慕灵儿很不客气的打断叶兰的话,诡异的笑道:“妈,你有没有想过,慕灵儿也是知道这点的。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的机会来了……”

“什么机会?”叶兰疑惑的看着自个女儿,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女儿和以前很不一样了。

萧菲菲随手把胸前的长发拔到身后,笑的意味深长:“秘密,妈,你就等着看好戏吧,现在我们还是快点到医院,在白晓醒来之前,把事情说一遍的好。”

白晓感觉自己处在冰与火之中沉浮着。

一会是无尽的黑暗,不见一丝光亮,整个世界充满了恐惧和寒冷。一会又像是被丢入火炉中,那烧灼的温度烧着她的心,让她恨不得死了才好。

好像有很多人,在说着什么,她想抓着什么,却什么也抓不到。

四周的景象快速变幻着,无断的声音重叠着,咆哮着想要冲破而来。白晓崩溃了,她想要离开,她拼命跑着,但是身上很重,不论她怎样努力,一步也移不了,她感觉自己大海里的一只小船,狂风暴雨,巨浪涛天,她身不由已的被推上浪尖,然后直直地摔下,下一秒被翻搅的巨浪搅成粉碎……

“啊!”

就在小船跌落海面的那一秒,白晓突然惊醒。

她猛的睁开眼,脸色苍白的可怕,双手紧抓着床单,满头满脸都是冷汗。

“晓晓,你怎么了?”

一声关心从旁边传来,白晓迟钝的扭头看过去,足足看了半分钟,涣散的瞳孔才渐渐凝聚。眼前一片清晰,入眼就是一片雪白,中间一道傲人的事业线若隐若现,引人遐想。视线往上移,就是一张明艳的小脸。巴掌大的小脸,明亮的桃花眼,微嘟的小嘴,无一不透着性感二字。一套火红的连体长裙,更衬的那片雪白粉莹莹的似果冻,更让她傲人的曲线展露无疑。

她的闺蜜,流苏,一个玫瑰花般娇艳奔放却又泼辣带刺的女子。

第十一章:勾引别人

“发什么呆,姐有的哪样你没有。”流苏好笑的看着自个姐妹,眼神却闪着关心。

“苏苏,你怎么在这里?”

“萧混蛋给我的电话。”流苏耸耸肩,提到萧弈杭就是一阵鄙视。用她的话就,萧混蛋敢这样的对你,我没去抽他丫的就不错了,还想要什么好话好脸色。

“你不是出差要下个星期才回来吗,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搞成这副模样?”

流苏双臂环胸,居高临下的斜着她,见她依旧没有反应过来的呆样,才重重叹口气,指着她后背提醒道:“伤成这样,你不疼?”

经她一提醒,白晓才觉的后背一阵撕裂的痛传来。

“嗯~”

白晓咬着牙忍着,慢慢躺好,才看清周围的环境。白墙白顶,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

“他呢?”

不用问,这个他当然是指萧弈杭。

流苏挑眉,最终还是心软,“先放你一马,萧混蛋送你来后就走了。哦,对了,萧菲菲那对母女来过,见你睡着就走了。好了,现在该回答我的问题了。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为什么,你额头,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说着,流苏拉过椅子直接放在床头,一屁股坐上去,紧盯着她,一副势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

“创世那边吃了闭门羹,昨天上午的飞机,昨天是我们结婚四周年的纪念日。头上伤是不小心撞的,背上的伤……”

“行,你要是当我是傻子,你就继续编,等你编完我去找萧菲菲。”

“……”

白晓沉默。最后依旧是她妥协。

“头上的伤是妈……叶夫人打的,背上的伤是我自己的撞的……”见流苏眯起眼,白晓叹口气,不得不解释:“是萧菲菲吓我,然后我自己用力过猛就撞到文件柜上了。”

流苏瞪眼:“你的胆子呢?被人一吓就吓成这样,你编,你接着编。”

白晓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是,萧菲菲抬手推我时,我好像看到了什么,很害怕,很恐惧,那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感觉,想要逃开她,却又逃不掉的恐惧……嘶~”

白晓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感觉,头突然针扎似的巨痛,脸上刚恢复的血色又瞬间退去。

流苏吓了一跳,急忙扶着她:“怎么了?”

白晓捂着头,缓了好一会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才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没事,就是头突然有些疼。”

流苏撩开她的刘海看了看她额头上的伤。看着白色的纱布渗出丝丝血迹,又是怒其不争,又是心疼:“等一下找医生来仔细看看,可别留下后遗症。不过叶兰心肠可真歹毒,下手这……好,她是长辈,我不说她,那萧混蛋呢,就这么看着你被欺负?”

“没。开始的时候弈杭没在,后来他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进的医院,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想起萧菲菲的话,白晓忍不住问道:“苏苏,五年前,有一场同学聚会,你还记得吗?”

流苏正在检查她背上的伤口,听到这话,头也没抬的问道:“五年前那么多聚会,你说的哪一场?”

“就是仓红生日PARTY的那场,你有印象吗?”

“怎么了?”流苏手上动作顿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白晓背对着她,并没有看到。

“萧菲菲说我在PARTY上勾引仓红的男朋友……你有印象吗,我那么喜欢弈杭,怎么可能会勾引仓红的男朋友?”

给白晓拉好衣服,流苏重新坐回椅子上,看着她,由于着怎么开口。

白晓看她的神情,心头就是一紧,“难道是真的?”

流苏看着她,猛然醒悟过来心底的那股怪异感是从哪来的。

她漂亮的桃花眼瞪关,满是惊叹,“晓晓,你不会不记得那场宴会上的事情了吧?”

白晓被问的一愣,下意识去想当时的情景,脑袋就是一阵刺痛。

她倒吸一口冷气,尽量让自己不去想,才点头承认:“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好像去参加了一场宴会,然后……再睁开眼就看到了弈杭,知道自己出了车祸,昏迷了一年。”

流苏坐在椅子上,神情闪烁不定。

末了,她实在憋不住,豁出去的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当年那场PARTY,我发着高烧没去,但是据参加PARTY的人说,你确实有勾引仓红的男朋友,被仓红当众甩了一巴掌,羞愤难加的跑出来,然后就失踪了,直到叶兰发现你,我们才知道你出了车祸。”

白晓依旧不死心:“当时参加PARTY的人都看到我仓红的男朋友?”

“我也不相信,我一听说这事就火了,去找了仓红,后来又找了参加PARTY的同学,答案是一致的。”这事她当年可是一一找人对质过的,不然依她的性子,有人敢这么埋汰她的姐妹,她早就堵上门了。

“难道这事是真的?可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白晓想不明白,也不相信,自己那么爱着萧弈杭,怎么还会去勾引别人,而且还是别人的男朋友。

第十二章:私奔

“这……”流苏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见白晓捂着头头很疼的样子,便叉开话题:“昨天阿婆还打电话过来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小源每天都要问一次,问的阿婆都快受不住了。”

提到小源,想起他人小鬼大惹人爱的模样,白晓止不住的笑了。

“阿婆怕是被小源闹的没脾气了,才给你打的电话。”白晓双眼弯成月牙,颊边的酒窝若隐若现,那从心底散发出的开心让站在门口的萧弈杭下意识的站住不动。

看到白晓这样,流苏撇了撇嘴,很有些不忿的样子。

“明明是我和那小家伙先认识的,怎么你俩倒好上了,整天‘浓情蜜意’的,让我情何以堪。”

流苏夸张的喊着,见白晓笑的欢乐,又道:“要不要和阿婆说一下,让小源来看你?”

白晓对小源的喜爱是显而易见的,而且,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就小源那个小机灵鬼能让白晓忘记一切烦恼,开心的笑着。

但是白晓却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我这个样子,那小鬼看见肯定又嘲笑我,还是等我好了再去看他们吧。”她当初定的是一个月差期,现在还有半个月。半个月的时间足够养好了。

看她说的坚定,流苏转了转眼神,叹道:“好吧,我多买点好吃的给阿婆补补吧。”

想到阿婆好笑又无奈的表情,白晓和流苏很没‘良心’的哈哈大笑。

两人又说了一会,白晓还是体弱,两人聊了一会,就有些头晕,就调了个舒服的位置睡了。

流苏坐了一会,起身倒水,转身就看到萧弈杭站在门口。看那神情,已经不知道站了多长时间。

两人来到走廊,流苏小心关上门,双臂环胸,很是不客气的看着萧弈杭。

“我说,萧混蛋,这次你又想说什么?”

流苏说着,看着萧弈杭沉着一脸好像天底下都欠他的样子,就来气:“萧混蛋,这里受苦受难的是晓晓吧,这些年你是怎么对晓晓的,你家又是怎么待晓晓的,我们心里都清楚,把晓晓折磨成这样,你还在这里摆什么臭脸,给谁看啊?”

流苏什么性子,大家一起长大,都很了解。萧弈杭根本不理会他,神情平静,只是说出的话却不那么平静。

“他是谁?”

“什么?”

装。一个装,两个还是装。

萧弈杭压下心底的怒火,直接挑明了问:“那个男人是谁?和白晓一起私奔的男人是谁?”

“什么?!”

这问题太出乎想像。流苏看着萧弈杭,双眼瞪的老大,一脸被雷劈了的呆样。

呆了两秒,流苏反应过来,整个人都炸毛了。

她气的失去理智,毫不估计形象,指着萧弈杭的鼻子,就开骂。

“萧弈杭,叫你萧混蛋,真特玛的没白叫,你特玛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晓晓那样待你,为你做的那么多看的我都心疼,你呢,你不关心,视而不见就算了,你特玛自己找了小三,现在还想把污水波到晓晓身上,你是不是男人!”

“骂你混蛋,简直就是侮辱了混蛋,你就一畜生!滚,老娘不想看到你。”

她今天还真是长见识了,这种倒打一耙的事他萧弈杭竟然做的这么面不改色。

而相对流苏的激动,萧弈杭只是眉头轻皱,眸色渐渐变的深沉。

他深深看一眼流苏,好似在判断她是不是装腔作势,好掩盖什么。

末了,在流苏忍不住再次开骂时,终于开口了:“不管你们藏的多深,我都会把他挖出来。”他的声音很轻,很淡,像说今天的天气很好一样随口。

但越是这样,才越恐怖。

流苏心口莫名的突突直跳,陡然想起上一次喝咖啡时白晓的话。

“弈杭变了,变的越发沉稳,越发让人看不透,变的,让我害怕。”

白晓说这话时,底着头,看不清她当时的神情,但是她浑身的忧伤却是看的一清二楚。

她当时并没有在意,以为只是好友多想,但是现在看来,萧弈杭是真的变了,变的像那些商场上吃人不吐骨头,让人从心底里发寒的老家伙。

看着萧弈杭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流苏才眨巴眨巴,回过神。

晓晓变了,萧弈杭也变了,以前那个娇俏天真,那个情意深绵的男人好像真的不在了。

过了片刻,流苏推门进去,转身时眼角余光不经意瞥到一人。

第十三章:天生的王者

“他怎么会在这里?”流苏纳闷。

看一眼白晓睡的正熟,流苏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但刚转过拐角,目标就丢了。

流苏前后看着,医院走廊人来人往,就是不见刚刚见到的人影。

“流小姐是在找我吗?”就在流苏放弃准备回去时,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这声音带着浓郁的调笑,随着这句话一股热气也喷散在流苏耳垂上。

流苏一个激灵,跳开一步,直接就是一巴掌呼过去,手却人在半空截住。

流苏练过柔道,但明显抓她的人更胜一筹,握着她手腕的手就像铁铐,让她挣不开,但力道却把握的正好,也不止于伤了她。

“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还是这么暴躁。”蒋墨华抓着流苏的手低头吻了一下,才松开。

流苏很不客气的掏出纸巾恨恨的擦着被吻的地方,退开一步,冷眼瞧关蒋墨华:“过的再久,你依旧是那么让人讨厌。”

流苏觉得自己太多事了。这里是医院,谁不能来,谁来会奇怪,偏偏她就是觉的蒋墨华这混蛋来很奇怪,还巴巴的跟上来,被人占了便宜。

流苏恨恨瞪一眼蒋墨华,压下心底想要讨回来的想法。她自小和蒋墨华斗,从来都是她吃亏,他占便宜。现在她长大了,也学会了趋利避害,打不过,骂不过,斗不过,她躲,总行了吧。

流苏不再看蒋墨华,转身就走。谁知道蒋墨华呵呵一笑,竟然跟了上来。

“苏苏,你怎么在医院,是哪里不舒服吗?”说着,上下打量着流苏,那目光赤.裸裸的,让流苏直皱眉。

但无法,她只能忍,过去二十多年无数的事实已经证明,她流苏天不怕,地不怕,但他蒋墨华就是有法治的了她,就是她的克星,由不得她反抗。

流苏头也不回,声音里已经有了不耐:“我很好。来看朋友的。”

“好巧,我也是来看朋友的。”说完,低低一笑,亦步亦趋的跟着。

蒋墨华笑声很贱,至少在流苏听来是这样。

流苏停脚,就听蒋墨华又道:“我记得你朋友就个白晓吧,她怎么了,生病了?我和她也算是朋友,进去看看不碍事吧。”说着不由分说的越过她,自个推门进去了。

流苏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她已经把人带到了病房门口。

流苏懊恼的直咬牙,也只好推门进去,就见白晓竟然醒了,笑着和蒋墨华打招呼。

蒋墨华是桐城市长的大公子,从小和流苏一起长大。两人的情格一个火爆,一点就炸,一个沉稳如千年老狐狸,所有的情感都掩藏在那副无情无义的痞笑中。

说实话,苏苏脾气火爆看似业明但心思单纯,以流家在桐城的所做所为,以她身为桐城流家私生女的尴尬身份,很容易就让有心人利用。而蒋墨华自小生活在官宦家庭,自小就接触一些黑白事,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副‘铁石心肠’,这样的人,看似狠辣却会对自己在意的人用心至深,如果两人最终走到一起,白晓相信,蒋墨华会护好流苏,给她幸福的。

但是,世事无常,看着两人现在的情况,白晓也只能叹气。以前她有萧弈杭,流苏有蒋墨华,现在,她和萧弈杭走到了尽头,自己的姐妹的感情路也一片模糊,她有心相劝,她真的希望自己的姐妹能够幸福,可是感情的事,哪是别人劝的了的。

收回心思,白晓和蒋墨华打招呼。

“蒋少,苏苏就那脾气,你别介意。”

看一眼有气无处洒,鼓着嘴的好友,白晓浅浅一笑。那笑很浅,很静,却舒服的像炎夏夜里的清风,能带走一切烦恼。

流苏看着这笑,认命的叹口气。斜眼看着蒋墨华,想着怎么感人,却意外的看到蒋墨华竟然看着门口,笑的像只翻毛的狐狸。

流苏疑惑的看向门口,才发觉室内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此人一身深色手工西装,得体的剪裁让伟岸的身姿显露无遗。隽秀的面容,怡然的神情,浑身天然自成的贵气,像是天生的王者,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移不开眼,一种折服的感觉油然而生。

而此刻,这样不凡优质的男人竟然目不转睛的看着白晓,眼中翻腾着恼,翻腾着气,最后被心疼代替。他心疼的看着她,静静的看着她,就像看着失而复得的至宝般,眸光深深,有浓浓的欣喜,还有小心翼翼,怕再失去的小心翼翼。

第十四章:傅侯厉

“咦?”

流苏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变幻,看不懂这奇异的一幕,不由轻咦出声。

“你是谁?认识晓晓?”

傅侯厉收回视线,看向流苏时已经平淡如水,深沉的让人看不见底。

“算是认识吧。”然后看着众人疑惑的神情,又补充道:“我认识白小姐,但白小姐不认识我。准确的说,是我知道白小姐,也见过白小姐,而白小姐只是知道我,却没见过我。”

“你这说的什么绕口令啊。”

流苏晃着头,有点晕。

傅侯厉看向白晓,莫名的,白晓蓦的想起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傅侯厉?创世总裁傅侯厉?”

“白小姐的毅力让人佩服,而白小姐在设计方面的才华更是让人惊艳,如果白小姐早一点拿出这个方案,我想创世和萧氏已经是合作伙伴了。”傅侯厉这话倒是真的。萧氏今天提交过来的方案虽然仍有不足之处,但相比以前提交的任何方案都要优秀不知多少。

“不过,方案虽好,但是来洽淡的人很明显无法精确的诠释其中的意义,所以,我想,还是等白小姐伤好了,亲自来洽谈的好。”傅侯厉说的不疾不徐,却让人有种难以拒绝。

白晓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在走时又提交了一份方案,没想到叶兰动作这么快,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整理出来送到了创世。

“我……”她要怎么说。她该哭,还是笑。

她热切急盼着希望签约成功时,屡屡碰壁。现在她已经决定放下,不需要了,却来告诉她,可以签约。

白晓呆呆的看着傅侯厉,一时心情复杂难言。

“谢谢傅总的肯定,我相信叶总不会让傅总失望的。”

对于傅侯厉怎么知道那方案是出自她手,白晓并不关心,也没有想要抢功的想法,既然她把这份方案留在萧氏,那她也就不会再去打它的主意。

把白晓的反应一一看在眼里,也听出了她的拒绝之意,傅侯厉心思急转,面上神情却不变:“怎么,白小姐有为难?”

“没有。”白晓苦笑:“谢谢傅总的肯定和厚爱,不过我是无法代表萧氏与贵公司合作了,我已经辞职了。”

傅侯厉看着她,眼中惊讶一闪而逝,随即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

深色的底面上简简单单的一串数字,没有职位,没有名字,显然是私人名片。

“你好好养伤,伤好后,欢迎你来创世。”看白晓神情有异,傅侯厉笑道:“白小姐放心,爱才之心人皆有知,白小姐在设计方面很有灵性,这种人才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可以,希望白小姐再找工作时第一考虑创世。创世的桐城分部虽然刚刚建立,但我想,日后它绝对不会比萧氏差的,希望白小姐考虑一下。”傅侯厉这话说的很低调谦虚了。

八年前,傅侯厉以惊人的才智,出奇的手段,打败众多竞争者,以出乎众人意料的低价成功收购频临破产的百年老品牌--创伟科技,名动一时,被誉称为‘东方鬼才’而响亮整个的商界。八年来,随着创伟改名创世,一步一步扩大,一步一步接近龙头宝座的实力,让越来越多的人对其关注有加,而这份关注在创世提出梦幻之城‘潘多拉’后,加俱成长,几乎无人不晓。而这梦幻之城也一举被抬为‘潘多拉’宝藏,成为众商业大佬趋之若鹜,疯抢的对象。

傅侯厉,不仅仅拥有惊人的才智,他对人心,人性的理解和把握更是让人心惊。

他是一个危险的人。白晓知道,但是你明知道这点,他周身散发的温和气息却又让你忍不住去信任,去靠近。

白晓摇头,不再去想。

“多谢傅总,我会考虑的。”不知道为什么,自第一次听到‘潘多拉’这个名字开始,她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想起了童话中的潘多拉,连带的,她对创世也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

“好,期待白小姐的好消息。”

之后傅侯厉再没开口说话,蒋墨华好像怕傅侯厉等久,也只是说了句改天再来看她,就匆匆的离开。

两人来的突然,走的更是突然。白晓看着手中的名片,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一旁流苏却是因为蒋墨华走了大大松了口气,立时像脱了笼子的鸟一样,又欢腾起来了。

从白晓手上接过名片,流苏看宝似的翻来覆去的看来看去,流苏看向白晓的目光就带上了兴奋的味道。

“鬼才傅侯厉的名片,知道多少达官贵人想要他的名片,他都没给,今天竟然给你了,最重要的是主动,他主动给你的,天,快掐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流苏夸张的喊道。

白晓无奈的白她一眼,不说话。

“晓晓,你确定你以前真的不认识他?”

原来婚姻这么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原来婚姻这么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农民13章(第13章 上学去)

    原标题:小农民13章(第13章上学去)小说名:小农民第13章上学去“行了,就这样决定了,明天你就上学去,这事你就听哥的。”王木生就这样给定了下来,也不管玲玲愿意不愿意。对于玲玲上学的事情,王木生一直就是心里的一道坎。之前是因为没有钱,确实没有办法供玲玲上学。但是,现在自己可以赚钱了,而且还和小丽签署了合同,对于未来,那是光明的。玲玲大喜过望,激动的都忘记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就在王木生扭头的那一刹那,一把抱住了王木生兴奋说道:“哥,你真好,我又可以上学了。”起初,王木生还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见妹妹那么

  • 屠魔记13章(第二卷第13章 带绿帽的二货)

    原标题:屠魔记13章(第二卷第13章带绿帽的二货)小说:屠魔记第二卷第13章带绿帽的二货“怎么样,还顺利么?”一脸微笑的司徒傅走上前来看着陈刚道,“总算保住命了,至于你说的那种金灵么?”“你难道没有弄到么?”司徒傅蹙眉道,“那个黑山呢?”“黑山死在里面了!”陈刚道,“你是不知道实在是太凶险了,我还是靠着运气侥幸的捡回了一条命!”“没弄到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很需要那个东西!”司徒傅眨眼一笑道,“那么我就告辞了,回头我们在仙羽城见吧!”“你知道我要去仙羽城吗?”陈刚抿嘴一笑问道。“呵呵!在仙界闯荡的

  • 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13章(第一卷 魅惑迷情第13章 不知道取什么)

    原标题: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13章(第一卷魅惑迷情第13章不知道取什么)小说书名: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第一卷魅惑迷情第13章不知道取什么其实林于邵的确是在朴瑶瑶的鸡尾酒中加了药,为了怕她挣扎反抗,等一下不好跟买主交代,所以他不但下了刺激的药,还下了一细细蒙汗药,只是这一细细也足够让本就男女力量悬殊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节外生枝的。只是似乎结果,还是……“你说的那个女人呢?”一个腆着丑陋的啤酒肚,头发稀疏到用目测就可以数出来的情况下,怒视着他右侧战战兢兢,却又强打着几近为零的老鼠胆对视自

  • 总裁的弃妇新娘13章(第一卷 毕业聚会第13章 杯具从天降)

    原标题:总裁的弃妇新娘13章(第一卷毕业聚会第13章杯具从天降)小说名字:总裁的弃妇新娘第一卷毕业聚会第13章杯具从天降正在沉浸在即将做新娘子的于安然,比起外面的正在欢唱的小鸟还要快乐,豪门少奶的生活已经开始在她的脑海里的播演着。而这边的安心虽然失意,但是她就像路边不死的小草,就算让人多踩几脚,她照样的能活过来。她正忙着在人才市场投简历,找一份适意的工作,每个星期六日可以带奶奶出来逛逛,那该是多么美好的日子。未来的日子,她是充满了信心,至于爱情,她死心了,对于男人,尤其是帅男人。还是平凡的活着,

  • 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13章(第一卷 缘分的交错第13章 钱真的那么重要)

    原标题: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13章(第一卷缘分的交错第13章钱真的那么重要)小说: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第一卷缘分的交错第13章钱真的那么重要沈正明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把她压回床上,“你永远是爸爸的女儿,曼婷身体虚所以爸爸才会比较宠她,但是爸爸希望你成材,所以爸爸对你要求严格,你能明白爸爸的苦心吗。”沈馥静点点头,是的,没有爸爸对她严格的要求,她能考进得进a大吗?但是听到爸爸现在这样说,她心里很高兴,原来,爸爸不是不要她。“小静,能告诉爸爸那天酒店发生什么事了吗?”沈馥静咬了咬下唇,最后挣扎了一下

  • 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13章(第一卷第13章 亲自喂养)

    原标题: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13章(第一卷第13章亲自喂养)小说名: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第一卷第13章亲自喂养“莲儿,对不起哦!是我疏忽了,你看看我只顾着忙着看儿子去了!却忘记了这么大的事儿,我真该打!”南宫傲内疚的看着慕容雪莲,一个劲儿的道着谦!看的慕容雪莲乐呵呵儿的嘻笑着说道,“傲,那还不快点儿的!”说着故意板着脸,模样儿娇俏可爱又诱惑着他的心。“好好好,何妈,赶紧给夫人弄些吃的来!莲儿,我……”南宫傲心里的愧疚无法言喻,他自己居然会这么大意。“好了,这不是有何妈呢嘛。她早就准备

  • 夺情游戏13章(第一卷 阴差阳错第13章 爱不释手了)

    原标题:夺情游戏13章(第一卷阴差阳错第13章爱不释手了)小说:夺情游戏第一卷阴差阳错第13章爱不释手了微微吸了一口气,为自己找了一个这样的理由出来,司徒寒越心里舒服不少。修长的指节穿过她柔顺的发丝之中,吸吮着她身上那诱人的香气,和她一起沉入香甜的美梦……窗外,夜色宁静,一轮月影透过高大的落地窗照入室内,映着满室旖旎氛围。清早,天上白云悠悠浮动,明媚的阳光斜斜的照了奢华的房间内,专属于阳光的色彩使得这一片空间渐渐变得明亮起来……在睡梦中,程安安依稀感觉到有一个厚实的手臂紧紧的抱着她,温暖而窝心的

  • 娇蛮女斗冷酷男13章(第一卷 开始卷第13章 坑人)

    原标题:娇蛮女斗冷酷男13章(第一卷开始卷第13章坑人)小说名字:娇蛮女斗冷酷男第一卷开始卷第13章坑人这一下子可让警察的神色为之一肃,这句话可是不简单,一下子就等于给张培培安上了三四个罪名,任何一个罪名成立的话,最低都是要被劳教的!甚至被判个十年八年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这是来北滨考察的投资商!市里领导都很关注这件事!”梅里亚已经考虑到了张培培的背景不简单,不过他还是指出了提包男人的身份也不简单。陈华全见到警察来了,知道事情已经扯大了,要是张培培这边没有重量级的人物出现的话,她的亏就是吃定了,

  • 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13章(第一卷 脱胎换骨第13章 从心出发)

    原标题: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13章(第一卷脱胎换骨第13章从心出发)书名: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第一卷脱胎换骨第13章从心出发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缝隙洒在大地上的时候,凌家。“你怎么在我房间?”沧灵澜朦胧着一双眼睛问。凌泽熙挑眉,难不成这丫头昨晚脑子摔坏了?吃干抹净了,就想不认账?休想!“那可要问你自己。”凌泽熙斜睨着一双幽蓝。沧灵澜抚了抚额头,总感觉头越发的有些沉重,难不成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还是在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思来想去,还是想不出来。“我不记得了。”沧灵澜貌似无辜的看向一旁的凌泽熙

  • 娇妻如云13章(第一卷第13章 先进技术)

    原标题:娇妻如云13章(第一卷第13章先进技术)小说名字:娇妻如云第一卷第13章先进技术这哪里是在教防狼术?哪是在做示范?如果不是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境下,稍换个温馨的地方的话,二人不搞出火花才怪呢。秦俑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这才用左手在莎娃的俏脸蛋上捏了捏道:“莎娃,你先下去想一下刚才的动作,随后你和其他女生训练一下。不过你们大家要出手轻一点,千万不要造成对方受伤。”回过神来的莎娃也只好脸红红的走了下去,还在下去时特意向秦俑抛了个迷人的秋波。莎娃刚下去,秦俑长长松了口气。可还未等他反映过来,旁边的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