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现言小说《一念执着》在线免费阅读

2018/1/9 11:08:3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一念执着

第一章 你不开门

“滴答、滴答、滴答……”

顾南风缩在被子里,恐惧地看着钟表秒针一下一下地走着,感受着时间的流逝。来自xbxys.com

顾家别墅的佣人们早已下班,只留下两个全天守夜的也都各自住在庭院的佣人楼里。

“踏、踏……”

牛皮鞋踏在光滑地面上的声音从远处慢慢靠近,一下,一下,像是踏进她的心上一样。

终于,那宛如从地狱里透来的脚步声在她房门前停止。

有人试着拧了拧门把手——门被上了锁,打不开。

“呵。”门外的人冷笑一声,似乎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顾南风你能耐了啊,不开门?”

顾南风身子一颤,心虚地将被子裹得更紧,“我…我睡着了。小百姓养生网

“不开门,嗯?”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瞬,下一刻,猛烈的踹门声“嘭嘭”地响起,振得她耳朵生疼。

她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看着粉色的门被男人暴力地踹开,两手将被角捏得紧紧。

终于,男人走了进来,眼神讥讽地看着她。

“哥…哥哥……”

他细长的眉头微挑,墨玉般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顾南风苍白的小脸,俊美的面庞,缓缓凑近她,微凉的薄唇里,吐出冰冷无情的话。

“小杂种,叫谁哥哥呢!”

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带着浓烈的酒精味道,让她几欲呕吐。

那一刻,顾南风几乎无法呼吸,她甚至不敢和他的眼睛对视。

嗫嚅着嘴唇,她始终没有再敢说出对于男人来说那两个禁忌的字眼。现言小说《一念执着》在线免费阅读

顾北城的瞳孔骤然一缩,被酒气熏染得猩红的眸子里燃起了一把火,一低头,吻住了那张樱粉色的小嘴。

狠狠地撕咬,大脑在酒精的作用下指挥着双手,几乎失控一样地撕扯着女孩薄薄的睡衣。

在男人的头转移到她脖颈的那一刻,被咬破皮的嘴上多了抹艳红。

顾南风通红着双眼,有些狼狈地推着正在她身上作恶的男人。

“放手啊!不要!-放手…求求你!-”

“呵。”

男人抬起头,那双泛着冷光与情欲漆黑的眸子,讥讽地看着她,仿佛在看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他将她视如草芥。推荐http://www.xbxys.com/

“叫啊,继续叫啊!最好把院子里的人都叫进来,让他们看看,他们平日里纯洁的表小姐是怎么浪荡的在我身下哭喊。”

语气里近乎无情的嘲弄,毫不掩饰地显露。

晶莹的眼泪,蓄满了顾南风的眼眶。

她紧紧咬着破皮的嘴唇,将哭喊声吞咽下去。

“该死的!”

男人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窄眸一紧,再次伏下身子,毫不怜惜地进入她的身体……

顾南风觉得疼,可是再疼也不及她现在心痛的万分之一!

身上的男人不知疲倦地起伏着他健壮的身体,她的身子摇摇曳曳地,像一艘破败的小船。

嘴里呢喃着破碎的呻吟声,终于,她忍受不住地昏了过去……

第二天,顾南风醒来时身体酸疼得要命。

她的胸部和腰部被布满了男人留下的淤青掐痕,双腿间是让她不适的黏腻感。版权http://www.xbxys.com/

“小姐,起床了吗?先生和太太已经回来了。”

保姆周妈敲着她的门,顾南风心底一慌,抬头看向门,昨晚被顾北城踹坏的门早已经好端端地闭合着,遮挡住旁人的视线,也掩盖了她的秘密。

钟表的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半。

原来,她一直睡到中午吗……

可是为什么,还是这么疲 惫……

进入卫生间,换好衣服梳洗完毕,顾南风看着镜子里苍白精致的女孩,扯了扯嘴角,却不小心扯动了嘴里的伤口。

她真该感谢顾北城的仁慈,没有在她裸露的肌肤上留下痕迹。

下了楼,顾父顾母都已经回来了,坐在餐桌前静静地吃着饭。

顾北城一手拿着文件,一手执筷,俊美的脸上毫无波澜。来自http://www.xbxys.com/只在她下来的那一刻,嘲讽的眼神从她苍白的脸滑落到她的身体。

顾南风身体僵了僵,嘴角挂着勉强的笑,“欢迎回来,大伯父伯母。”

顾青有些不太赞同地看着她,语气温和地教训道:“南南可不要熬夜,也不要赖床,健康的生活习惯很重要的。”

顾南风乖巧地点着头,走到她的位置上。

岳珊不太赞同地看着她眼底的青色,“要注意休息。”

因为顾母身体不是太好,因此顾父顾母极其注重养生,就连每天的饭菜,都是清清淡淡的。

可顾北城有自己的一份饭菜,他嗜好重口味。

凭着他的眉目间依稀有些顾青的模样,顾南风甚至怀疑他根本就是顾家的孩子。

是的,她知道那个被人隐藏的秘密——顾北城,是抱来的!

但她不能让顾母和顾北城知道。

这是她和她母亲……欠他们的……

看着女孩娇气地小口小口吃着蔬菜,模样和顾青十乘十地像,顾北城不屑地嗤笑一声。

——真不愧是父女,吃个饭都这么像。

他转过眼看了看自己的母亲,这个纯善的女人没有发现丝毫的不妥,仍旧慈爱地看着顾南风。

餐厅里除了餐具相碰的声音和顾北城偶尔翻看文件的声响外,再没有其他声音。

吃完饭,顾青端着一杯热茶,轻轻呡了一口,“阿城,南南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在公司里给她找份工作吧!”

顾北城抬起头,目光凌厉地扫过顾南风,语气冷淡地道:“给她一份工作?”

第二章 一份工作

“我们公司可不是垃圾回收站。”

顾父顾母不赞同地看着他,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顾南风身子一颤,垂下眼睛。

看着女孩身体隐晦的颤抖,顾北城轻轻勾起唇角,突然间改变了主意。

“好啊,我就给她一份工作。”

顾南风抬起头,“不…不用,伯父我能自己出去找工作实习的。”

声如蚊呐,带着小女儿姿态的拘谨。

岳珊摸了摸她的头,“傻孩子,哪里还不如自家的公司,省的被别人欺负。”

说完,瞪了她儿子一眼。

顾南风是早已去世的顾家二爷的遗孤,可怜的孩子是在贫民区被发现的,接回来的时候又瘦又小,跟个小猴子一样,怯生生大眼睛看得岳珊心都化了。

顾北城嘴角挂着暧昧的笑,那双寒如晨星的眼眸,静静地看着顾南风。

“自家人,我会好好照顾南风的……”

他薄唇微勾,轻轻地说:“你说对不对,我的…妹妹……”

顾南风的脸色陡然一变,毫无血色的嘴抿在一起,艰难地点了点头。

“我…我吃饱了,先上去了。”

逃也似地离开餐桌,飞快地奔上楼。

拐角的那一刻,她回头,看到顾北城嘴角不断扩散的笑意,和他眼中毫不遮掩的嘲弄,顾南风已经可以预见她灰暗恐怖看不到天日的职场未来了……

顾北城一直是行动派,他在下午就敲定了顾南风的职业——他的秘书。

像顾家公司这样的大企业一般是不会招聘在读大学生做实习生,为别的公司耗费时间培养人才。

顾南风是个例外。

公司加入新人大学生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栋公司大楼。

有人疑惑,却听到其他人嘲讽的笑声。

“今天中午从总裁车上下来的。”

于是大家都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顾南风,眼里闪过丝丝鄙夷。

顾北城有专门的秘书室,很多人组合成一支精英团队协助他的工作。

他并不需要顾南风。

“Lily,给她点事情做。”

说完,头也不抬地批阅他的文件。

顾南风站在秘书室外,抱着这些快要没过她头顶的市场调研报告站在原地,有些无所适从。

办公室里的同事们麻木地忙碌着,四周都充斥着快节奏社会生活的声音。

“你好,请问打印室在哪里?”

顾南风有些拘谨地走到一个不认识的女同事面前,礼貌地问道。

女同事看了顾南风一眼,视线只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秒就别开了眼,仿佛沾染到什么脏东西一样眼里闪过丝丝憎恶的鄙夷,“楼道第一个岔口左拐第三个房间。”

说罢就离开,步伐匆匆。

顾南风看着她的背影,将嘴边的那句“谢谢”咽了下去,垂下眼睛走着。

她再蠢也知道,她被孤立了。

但她不能有丝毫的不满,因为顾北城……

顾南风走进打印室,里面没人,她开始打印文件。

刚好这时候有个踩着高跟鞋的女同事过来复印东西,她看到顾南风,脚步一顿,直接给了她一叠资料。

“把这个打印好,放到策划部。”

“可是……”

这不是秘书室的工作。

顾南风话还没说出口,便听到那位女同事用一种极为轻蔑的声音说道:“哟,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干个活都这么娇气。”

忽然那女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捂住嘴轻轻一笑,“是咯,毕竟是从总裁车上下来的。”

那种嘲讽的语气,那样轻蔑的态度……

顾南风身子一僵,脸色苍白,“是,我知道了,前辈。”

“好了,不要再欺负新人了。”

一道悦耳的男低音在打印室里响起,如朗月,似清泉。

顾南风悄悄抬头望去。

门口正长身玉立站着一位斯文俊逸的男人,他穿着白衬衫西服裤,眉眼弯弯,笑意盈盈,眼里是丝丝的和煦。

“程、程总好!”

前一刻还对她冷嘲热讽的女人低下头,磕磕巴巴地打着招呼。

说话的这个人,是“程总”。

“程总好。”

“是今天刚进公司的小秘书吗?”程晟勾着唇轻轻笑了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顾南风,“还挺有趣的。”

顾南风身子颤了颤,垂下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程晟的眸子弯弯,带着丝丝暧昧而又晦暗的涟漪。

“听说,是阿城带来的……”

“程总,总裁叫您了。”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深深地看了顾南风一眼,转身离开。

“希望下次见面,你能认出我来啊,南南……”

第三章 给她的惩罚

顾南风被顾北城叫到总裁办公室时,已经是快要下班的时间。

她扭开门进入总裁办公室,里面只有顾北城一个人。

顾北城正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玻璃前,眺望脚下的繁华。透入玻璃折射进来的太阳光照射在他身上,在光芒中他的身影是那样醒目,俊郎的面容上一派冰冷。

“今天,你和谁接触了?”顾北城的声音听不出起伏。

顾南风的身子一顿,“没…没……”

“呵。”顾北城转过身来看着她,“我只是随便问问,你害怕什么。”

他那眼神淡淡的,不带一丝感情。

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

顾南风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男人的眼眸一深,慢条斯理地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抓住她的下巴。

骗他完了,她还敢躲他?

嘴这么硬,是不想让他为难程晟?

他嘲讽地看着她,眼神冷酷无情。

手轻轻抚着她的脸,“就是这张脸,像你那浪荡的母亲一样勾引了我父亲?现在,你又来勾引我了?”

他的拇指抵在她柔嫩的唇上,粗糙的指腹粗暴地按压着。

顾南风疼痛得颤抖着身体。

“哥哥……不要……”

她眼里的泪水给了男人暴虐的快感,他冷笑着,“这幅样子给谁看呢?程晟?”

说着,他笑了笑。

顾北城唇角的笑意和煦,如沐春风。

明明带着温和善良的微笑,顾南风却能从他的眸子里读出那份令人胆寒的猩红。

“说话啊!这幅样子给谁看呢!啊!”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吗?

顾北城冷冷一笑,向她伸出手。

短小的职业裙被推到腰腹间,内裤扯落,一瞬间,男人进入了她的身体,毫不怜惜地起起伏伏,让她痛苦得呜咽出声。

“不说话,是吗?”

顾北城残虐地笑了,动作更加大力。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硬生生劈成了两半,身子疼痛异常,可那仅存的理智却让她死死咬着嘴唇,才没有哭泣出声,只从喉间溢出细小的呜咽声。

腕表上冰冷的时针缓缓滑过下一个刻度。

终于,男人停止了对她的折磨。

他拉好拉链,看着满身狼藉的她,轻蔑一笑。

“顾南风,管好你自己。”

她动了动手指,有些艰难的从地上捡起内裤,在男人毫不掩饰的嘲讽里穿好,整理自己的衣服。

顾北城盯着她,嘴边带着恶劣的笑。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水光,像湖泊里的月亮,明晃晃的发亮。

眼眶却又通红,一幅被蹂躏过的样子。

这才对嘛,杂种就该有杂种的样子……

想起眼前这个所谓“表妹”其实是父亲的私生女,顾北城不由得加深了嘴角的讽刺。

“总裁,如果没有事我先走了。”

她勾着唇角,漾开一抹轻轻浅浅的笑容,在苍白得过分的脸上,嘴边猩红色的血迹十分显眼。

“哦,就那么迫不及待让别人看到你浪荡的身体?”

顾南风没有吭声,静静地看着顾北城。原本水色的眼睛暗淡下来。

顾北城看到她脸上黯然失色的神色,嗤笑一声,“果然,杂种就是杂种,贱人的女儿,又能纯到哪里去?”

他勾着唇角,向她挥了挥手。

“你走吧,下班回去再说。”

顾南风失魂落魄地离开总裁办公室,在关上门的一刹那,终于忍不住地瘫软下身体。

妈妈……

眼里含着泪水,顾南风艰难地支撑起身子,垂下头,在各色眼光里冲向卫生间。

“她怎么了,低着头。”

“谁知道呢?这新人也是有点手段,爬上床还进了秘书室,人家需要你担心?”

“哎哟,说什么呢你,我这就关心关心新同事!”

“呵呵,关心关心怎么爬上总裁床才对吧?”

“讨厌……”

……

坐在马桶上,顾南风将耳朵捂得死死。

但即使这样,耳边仿佛还充斥着各种鄙夷的嘲笑声。

下身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没有粘液的难堪,但那丝丝的疼痛却让她理智回笼。

不自觉地蜷缩着身体,顾南风眼里的泪水终于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妈妈……”

第四章 我想去药店

打理干净的顾南风平复了心情。

刚好到了下班时间,她站在顾北城的车旁边等着。

在她等到腿发麻的时候,顾北城终于来了。

顾南风坐在温暖的车里揉着胀痛的脚踝,嗫嚅着嘴。

“哥哥…我想去药店……”

顾北城下巴紧抿,寒如晨星的眸子,冷冷地看着她,眼里含着讥讽。

“怎么了大小姐?这才站了一会儿就不行了?”

顾南风仍旧好脾气地笑着,清透秀致的眼睛里仿佛盛着水光。

顾北城透过后视镜看着,心里突然感到一阵烦躁。

紧抿着唇,他冷冷地瞥了顾南风一眼,没有回话。

直到顾南风的唇角再也撑不起她的笑容。

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面色冷硬,手里的方向盘却打了转。

“下去。”

顾南风不明所以地看着男人,苍白的小脸有些呆呆的。

顾北城皱起眉,转过头颇为烦躁地瞪了她一眼。

“我说,下去!给你两分钟,马上回来。”

女孩清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谢谢……”

她有些受宠若惊地打开了车门,换来顾北城一声不屑地嗤笑。

“小姐,请问你要买什么?”工作人员瞧见她衣着不菲,立刻走上前来。

顾父顾母坚信女孩需要富养,所以在将顾南风从贫民窟接回来之后,从未在物质上亏待过她。

“有螺旋藻吗?护理肠胃的那种。”

“有的,您跟我来。”

柜台上放了很多种螺旋藻,工作人员从柜台了取了几种品牌的螺旋藻给她,她二话不说,“这里最贵的螺旋藻,麻烦给我拿十瓶。”

工作人员惊喜得睁大眼睛,这可是将近一万多的收入啊!

瞧见甜头给够了,顾南风将一张纸条塞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接过来,打开一看,不用问,立刻明白过来了。

很快,顾南风便得到了两袋螺旋藻,她的上衣口袋里塞着白色的小药瓶,并不十分明显。

“谢谢。”她道谢,立刻刷卡提了口袋走人。

她用的信用卡,会被顾北城查到购买的记录,她买的什么东西都逃不过他的监视——除了赠品。

看到女孩提着袋子走远,旁边一个帮忙拿药的人凑了过来。

“买那种药又不是什么羞耻的事,她不会是专门花一万多买螺旋藻遮掩吧?”

工作人员打开纸条看着,也嘲笑道:“这可就说不清楚了,说不定还是被人给强了的,你看她走路哪个姿势啊,腿都合不拢了。”

“说不定哦,看着那么柔柔弱弱的,谁知道是那样的。”

他凑过去,纸条上写着两行字:“避孕药一瓶,事后避孕药一瓶”。

两个人相视一笑,眼里同样闪过丝丝讥讽的同情,把纸张揉成团往后一抛,继续去工作了。

顾南风和顾北城回到顾家别墅,她饭也没吃,和顾父顾母打了声招呼就钻进了房间。

她实在无法忍受,身体那欢爱后黏腻的感觉。

岳珊担忧地皱着眉,“这孩子,胃本来就不好……”

顾北城笑了笑,“我上去看看。”

他上了楼,拿出钥匙打开女孩粉色的房门,刚进门,就听到哗哗的水流声。

往浴室一看,果然,她在洗澡。

那样着急,就连衣服也都扔到了地上。

顾北城皱起好看的眉头,想起女孩苍白的笑容,难得好心地替她收拾衣服。

突然,手指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拿出来,却看到那两个白色的小瓶上写着——“左炔诺孕酮”。

是避孕药。

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但此刻的顾北城就像是一个装满了炸药的炸药桶,浑身都是暴躁的。

他捏着药的手都微微发白,一只手打开手机,查询着她今日的消费记录。

片刻后,他放下手机,微微冷笑起来,眼神冰冷又诡异,打开瓶盖,修长的手指捏起一粒白色的药物,用力捻成碎末。

他那双犀利如鹰隼,深邃如幽潭的眸子隔着厚厚的磨砂玻璃望向浴室里女人那摇摇曳曳的身影,嘴边勾起了一道诡异的弧度。

冷静地收拾好一切,他没有再停留,出了房门,直接去了餐厅。

一念执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念执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流云不驻汾河水,转眼晴岚掩落晖 太原作家诗咏太原

    用杜甫“秋夜客舍”韵,写于降大任先生追思会间文/时新暮春细雨挹尘清,又見诗书哀思惊。秀木高枝悲剑挂,低吟长啸学驴鸣。欲穷汾水登恒岳,曾共遗山泣世情。汲取一勺难别酒,文风烈烈滿并城。附:杜甫“秋夜客舍”元玉露下天高秋水清,空山独夜旅魂惊。疏灯自照孤帆宿,新月犹悬双杵鸣。南菊再逢人卧病,北书不至雁无情。步蟾倚杖看牛斗,银汉遥应接凤城。注:《史记·吴太伯世家》,曰:“季札之初使,北遇徐君。徐君好季札之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建安二

  • 往南走,中国人走了这么远终于找到了…… | 地球知识局

    (⊙_⊙)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NO.495-如何前往鹅国作者:陈坚制图:孙绿/校稿:猫斯图/编辑:棉花开辟北极航线是近年来北方国家的热门话题。不过,开发这条冰上丝绸之路并不简单,多国在此折戟沉沙。但当我们把眼光向南转移时,又会惊喜地发现南极航线的开辟由来已久。这样一条极地航线的开辟对于人类开发极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是一个资源丰富,鹅口众多的国度尽管目前还没有很高的商用价值,南极航线的开辟却是极地开发的重要案例,借鉴价值很大。今天的文章,就一起看看

  • 太原作家优秀作品展示 春雨如烟又若丝

    请输入正文春雨如烟又若丝文/王钦淅淅沥沥、滴滴答答的声音,这是雨水打在窗户玻璃上发出的响声。细雨轻叩岁月的珠帘,拨响了空灵之音,传来幽幽一曲,微婉的韵律,扣人心弦,犹如幽谷之兰,天籁之声,氤氲着眉间翠峰,旖旎着心上情怀。细雨霏霏,轻敲窗棂,地面上湿漉漉的。眺望远处,朦朦的春雨好似漂浮在半空的丝绸,近看,春雨宛如是天女撒下的花瓣,滴落在地上、树上、房屋上,沙沙沙的飘落在绿茸茸的草地上。经过一夜雨的洗礼,雨中的一切事物仿佛都脱胎换骨,焕然一新。远近的高楼静静的挺立着,湿漉漉的,雨水冲刷着大地,冲走污

  • 河汾飞雁远,乐府采诗忙 太原著名诗人优秀作品展示

    国外探亲作品之二中华诗河颂郭翔臣(子翊)(2006年10月作于日本群马县涉川市)为使大家对中华传统诗词的发展脉络有个清晰的了解和认识,特将本人所作《中华诗河颂》发来,让你知道是劳动创造了诗歌,知道历朝历代的诗人在表现人性率真和语出天然上的不懈努力,知道爱国爱民是诗人最为可贵的品质,知道中华诗人在“继承传统与创新发展”上的生生不息。弱水开端早,殷商起始茫。源头为力举,击壤启声腔。西东周两兴,闾巷问民氓。三百诗经古,风多雅颂长。百智春秋竞,七雄征战忙。离骚殇屈子,字字诉衷肠。赢秦苛政暴,焚禁堕儒殇。

  • 细雨随风洗古城,花新叶亮水纹晶 名家优秀诗歌作品展示

    谷雨随风洗牛城牛城谷雨文/魏利改细雨随风洗古城,花新叶亮水纹晶。情人偎倚桥头立,私语卿卿和鸟鸣。卧牛城碑记邢台之为古名城也,,远溯殷周竹书纪年,有商祖乙九祀圮于耿,迁都于邢之说,周初封周公子于邢,立邢候国,秦置信都县,楚汉时置襄国,隋改龙冈县,宋改邢台县,而俗呼其城为卧牛城,至今犹存东西牛角、长(肠)街、肝巷、牛尾河诸地名及拴牛橛、牛眼井等遗址。而名胜古迹如百泉、孔桥、开元寺、清风楼、达活泉、豫让桥、八角鸳水井等分布其间。或问曰:城以卧牛为名何哉?县志云:城阔二丈,上可卧牛,故名。其说不足信,城

  • 优秀散文诗 玉露白花香

    散文诗玉露白花香文/郭永虎今年的春天太短了,漫山遍野的白鹿寺桃花来不及欣赏,白鹿寺庙里的晨钟暮鼓还没有敲响,一夜残酷的风雪把它们带走了一.....晋州古寨的杏花刚刚开放,还没有散发出诱人的幽香,多情的蜂蝶还未来得及吻它的馨芳,探寻古寨宝藏的文化人还未光顾,文骚墨客还没有抒发那豪情万丈,这些,这些......也被一场无情的冰雨偷袭,都走了,唯一留下的只有遗憾和沧桑。不,没有走,春天还在——三月雪连夜,未应伤物华。看,常村:昨夜的风雨送来了梨花。河边柳丝中紫燕呢喃,小河里蝌蚪在摇头摆尾的荡漾,三三五

  • 风格迥异!民国时期的各色帽子

    民国时期不同阶层的带帽风格,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特点,相当珍贵~

  • 四十年代中国儿童肖像

  • 抗日英雄马占山

    马占山(1885.11.30-1950.11.29),民国抗日英雄、陆军上将。字秀芳,祖籍河北丰润县,1885年11月30日生于辽宁怀德(今属吉林)县一个农民家庭。贫苦农民,行武出身。他从小给地主放马,後因丢失一匹马,被抓进官府,遭毒打和关押并被逼赔偿。后来,那匹马跑回来,地主仍不退钱。马占山一怒之下,上山落草,因善骑射,为人讲义气,不久被推为头领。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马占山决定金盆洗手,率弟兄接受从军。1911年他投靠清军奉天後路巡防营统领吴峻升,从四营中哨哨长、连长、营长、团长、旅

  • 你没见过的八路军(真实历史照片)

    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之一。1937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由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改编而成“国民革命第八路军”,下辖三第一一五师、第一二零师、第一二九师。八路军曾在抗日战争中参与太原会战、在日本占领区内发动游击战,设立敌后抗日根据地,是抗日战争时期中敌后根据地战场的主力,至1945年8月八路军已发展到90多万人。1946年国共和谈破裂,9月八路军、新四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但仍未统一名称。直至1948年9月中共中央军委发出通知全军团以上各部队均冠以“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