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只愿来生不负卿全文在线阅读

2018/1/9 3:17: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只愿来生不负卿
第五章 我爱你  心却那么痛

卧室房门大开,地上凌乱的衣裙被撕碎成条,依稀能闻到淡淡的香水味,她就站在门口目不斜视,不进不退,心里却早已惊起万丈涟漪。阅读xbxys.com

这是她的丈夫啊!结婚不久的丈夫!他怎么可以在他们整夜睡觉的新房干那种事!

“傅衍之!”冷微微嘶吼着他的名字!她此刻心痛得连呼吸都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折磨!

顿时,整个卧室的声音停止了,一个长相极其妖艳的女人缓缓的探出头来看了冷微微一眼,紧接着“呀”了一声!如受到惊吓的小白兔一般慌乱的窝进傅衍之的怀中!

“傅总,她进来怎么不敲门啊?”傅衍之怀里的女人小声的娇嗔着。

傅衍之就靠在床头,淡淡的扫了冷微微一眼,怀中安慰着那个受惊的女人,可见他那张邪魅张狂的俊颜上没有丝毫过多的表情。

他难道就没在意过她是否心痛么?那个温暖的怀抱原先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啊!

这个男人凭什么变着法的来折磨她!就算真的要跟她离婚,也不必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刺激她。

此刻的冷微微心寒到了骨子里。

傅衍之随意的抚摸着女人的秀发,不疾不徐的对冷微微说道:“你回来的正好,麻烦出小区左拐一百米的地方去给我买一盒套套。”

怀中的女人一听,顿时娇羞得往傅衍之的怀里钻,她在他身边这么久,他是第一次开口说要碰她。

看到冷微微不为所动,他好意的提醒道:“怎么?我说过的话你这么快就想通了?”

冷微微手紧握成拳头,盯着眼前这个冷漠的男人,心痛的无法呼吸,转身快步的走出卧室,打开大门,飞快的跑了出去。小百姓养生网

眼眶里的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哗啦啦的往外淌,心如针扎,方才那血淋淋的一幕循环的在她的脑海里播放着。

她却还在欺骗自己,不哭,他跟那些女人只是玩玩而已,目的就是要逼走她!

她偏偏不能随了他的愿。

到现在她甚至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坚持跟她离婚,呵,真是可笑。

“你要的东西。”冷微微走上前去将傅衍之点名要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转身就离开,仿若他此刻的做法全然被她包容了一般。

“站住!”傅衍之眼神凌厉的从冷微微身上扫过,“这么好一个让你学习床上功夫的机会,好好看着。”

冷微微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看起来很难过,慢慢的转过身,眼神毫无畏惧的面对着傅衍之,与他僵持着。推荐xbxys.com

对,就是这样!她不能认输。

冷微微努力保持冷静,不让自己冲上去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可是……不行!她不行的!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亲热!他怎么可以对她这么残忍!身体突然不受自己控制,转身夺门而出,她的泪水再一次不争气的决堤了,这一次怎么擦也擦不完。

她此刻慌乱的只知道要远远的逃离,心痛在蔓延,好像随时都能窒息死掉一样。

第六章 爱与恨的边缘

就在冷微微摔门而去的那一刻,傅衍之利落的翻身起来,从衣帽间随意的拿起一件白衬衫穿起来。

“傅总……”只见,那女人正咬着唇角一脸委屈,衣服都脱了一半,居然说不干就不干了?!这让她如何甘心!

“带上你的东西,给我滚。”傅衍之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从嘴里吐出的话如此薄情。阅读http://www.xbxys.com/

她急了,连忙从床上爬起来,踉跄的来到傅衍之身边,一把拉住他的衬衫,“傅总,我自问为你做了这么多,现在你……”

傅衍之冷冷的盯了她一眼,嫌恶的将她的手甩开,“钱会在明天之前打进你的账户,今后你也不必来公司了。”

傅衍之冷漠的话顿时就给她判了死刑!原来,她还是比不上刚才出去的那个女人。

“傅总,难道您心里还爱着那个女人!”她不甘心,倔强的仰起头来与他对峙。

傅衍之手上的动作一顿,缓缓的偏头,用极其冷冽的眼神对着她,“你跟她,没法比。”

对啊,在他的心里还是极其的护着冷微微的,即便她的父亲对他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他还是无法容忍别的女人对她诋毁。

冷微微,只允许他一人糟践!

“限你在五分钟之内离开,不然便不是离职这么简单了。”撂下话,傅衍之连看都不愿再看她一眼,抬脚从这间卧室离开,径直的去往书房。小百姓养生网

一声重重的关门声传来,傅衍之朝着一旁的摆钟看去,五分钟刚刚好。

不知为何,他突然苦笑一声。

即便冷微微再难过,她也不能让傅衍之如愿,不管他怎么做,在没清楚真相之前,她都不会跟他离婚的!

在小区里坐了好久,她才拖着疲 惫的身躯回家。

她小心翼翼的走进卧室,生怕那个女人还在,结果只看到了凌乱的卧室,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苦涩一笑,将包放下来,开始整理卧室,将被套全部拆卸下来扔进垃圾桶,喷上自己的香水,试图掩盖真相。

然而就算她躺下,脑海中依旧浮现着别的女人与自己的老公躺在这张床上的画面。

心痛的无法呼吸,她却必须得硬生生的忍着。说明xbxys.com

就在冷微微睡着之后,傅衍之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黑夜之中,他清晰的分辨出那个蜷缩在席梦思上瘦弱的人儿,心痛又如何,跟她在一起既然是一种折磨,不如早点结束。

第二天,冷微微收拾好糟乱的心情,继续接受傅衍之的压榨。

这次她没那么好的待遇了,直接被傅衍之调去了工地视察,每天与灰尘作伴,回到办公室还得写调查表交上去。

这么一搞,最早也得八九点才能下班。

打开大门换鞋走进去,再开灯,家里的每个角落都转一圈,傅衍之还是没有回来,不免的心里一阵失落,她已经有四五天没有在家里见过他了。

随便弄点东西吃,洗个澡便休息了。

这几天累的她沾着席梦思就睡着了。

她不知道的是,每天深夜一点,傅衍之才拖着醉酒的身躯回来,每每想到冷微微,他的心是痛的,却又无法摆脱,只能试图用酒精来麻醉自己。

第七章 他选择了恨

傅衍之踉跄的站在卧室门口,那双殷红的眼注视着正处于熟睡中的冷微微,他双手紧紧的扣在门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连走进去坐在她旁边的勇气都没有了。

“该死!”他低声一喝,看来,离婚是时候提上日程了,他将自己的目光从冷微微身上挪开,转身从卧室离开。

第二天,冷微微被傅衍之从工地调了回来。

“看,她又回来了呢。”

“是啊是啊,真不要脸,总裁都那么对她了,居然还有脸回来,是我,我早就羞愧得离职了。”

“听说,总裁又有新欢了,不出意外,下次就得带去盛世宴会去,不信,咱等盛世宴会当天等着瞧。”

“……”

冷微微淡定的洗完手,直接从那些正站在洗手间镜子前补着妆,嚼着舌根的女人眼前经过,努力的让自己忽视那些女人说的话,没关系,她可以的!

她冷微微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垮的人。

站在傅衍之办公室门口,她整理一下着装,这才有节奏的敲响门。

“进来。”

冷微微推开门走进去,大步的走到傅衍之面前,“总裁,玫瑰花已经给兰小姐送过去了,她很满意。”

“恩。”傅衍之认真的看着文件,丝毫抬头的意思都没有。

冷微微稍显得尴尬,关于自己父亲那件事,她很想开口问,却每一次都被堵在咽喉问不出口,她不知道,他父亲能做出什么事情让傅衍之对她说变就变的。

“出去。”傅衍之冷不丁点的声音传来,冷微微身心一颤。

“是,总裁。”冷微微双手合十,尴尬的放在胸前,转身离开。

出了傅衍之的办公区,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又开始计算着各种文件,由于太过专注,伸手去拿一旁的文件的时候,不小心将手边的水杯打翻了,温温的水顺势进入她的键盘。

冷微微扯起纸巾有条不紊的擦干,然而,电脑还是短路了。

“哎……”她坐在坐位上唉声叹气,最近太衰,事事不顺。

缓了缓神,她才拿出手机打给维修部。

下午一点,维修部的小王准时到达,用了足足两个小时才搞定她电脑进水的问题。

“麻烦您了,请喝水。”冷微微站在一旁道谢,将手上捧着的杯子递给小王。

小王抬起头看了冷微微一眼,余光却快速的从她的胸口扫过,“谢谢。”他笑着接下水杯,手指却轻轻的从她的手背上滑过,吓得冷微微浑身起鸡皮疙瘩,快速的将自己的手抽出来。

“不用,是我谢谢你才对。”冷微微尴尬的笑了笑道:“修好了吧,我今天下午还着急着用。”

“恩,修好了,已经可以用了,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若是电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给我打电话。”小王道。

“谢谢。”冷微微再次道谢,随后坐在位置上开始整理电脑。

然而她不知道,这些都被傅衍之看在了眼中。

傅衍之坐在转椅上,手紧握成拳头狠狠的砸在办公桌上,不管他如何去忽视,都不能忽视掉方才冷微微的那一脸笑,心里嫉妒得发狂!

她怎么可以随便的对着别的男人笑!还随便的被别的男人吃豆腐不敢声张!

什么时候冷微微变成这样了!

他想也不想,拿起内线按下财务部的电话。……

第八章 冷微微  你要忍

下午,冷微微去茶水间倒水,耳边的八卦还是没断过,这次,却与今天中午给她维修电脑的小王有关。

“你知道么?就是因为今天小王去给冷微微修了电脑,下楼还没十分钟呢就被公司解聘了。”

“是么?”

“是啊,你还没听说呢,据说就是因为小王多跟冷微微说了两句话,就被稀里糊涂的解聘了。”

冷微微拿着杯子站在茶水间门口,也不知道是不是里面的人知道她在外面,说点八卦都这么大声,怕谁听不见似得。

“呵……”冷微微心里冷冷一笑,这些人只知道以讹传讹,知道其中真实的原因又有多少?

然,一想到傅衍之因为小王动手动脚这件事就解聘了他,冷微微心里暖暖的,说明在他的心里,她还是存在的。

转身,她连水都不想喝了,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旁,等待着傅衍之下班。心里洋溢着甜蜜,她就知道,他不会这么狠心的。

然而,现实却给了她当头棒喝。

傅衍之从办公室出来,站在冷微微的办公桌前,眼神冷冽,“我让你给各部门打电话预约明天早上的会议你打了么?我中午让你准备明天会议上需要的文件,怎么到现在了都还没递上来!?”

“请问你身为我的秘书,知道责任两个字多少笔么?”

“对不起,总裁,我马上做,马上做。”面对傅衍之毫不留情的质问,冷微微站起身来低着头不敢去看他发火的样子,小脸被憋得通红,因为电脑的事,她只想到了整理文件,却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冷秘书!我想我找个秘书回来不是养着她吃干饭的!”傅衍之直接将一份文件丢到冷微微的办公桌上,“你自己看看,这就是你昨天熬夜写的方案!连一个财务部的都不如!”

“你还不如去财务部把工资结算了走人!”

冷微微心里咯噔一下,慌乱的求饶,“我错了,总裁,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改,我现在就改,求求您不要开除我。”

傅衍之揉揉太阳穴,将火气压制下去,“冷秘书,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重新修改了放在我办公室!明天早上八点之前,我必须看到一个全新的方案!”

说完,全然不等冷微微应答,转身便从公司大步离开。

冷微微瘫坐在转椅上,心里委屈的想哭,手里却拿着那份方案翻了起来。

她不能这么认输,即便他是真的不在乎她。

就因为这,全公司的人都在看她的笑话,她却无从解释。

一晚上,她都在熬夜重新写方案,手边的咖啡一杯又一杯的往肚子里灌,不论如何,她都要坚持下去!

第二天早上六点,她终于将那份方案重新修改了一遍,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她才放心的放在傅衍之的办公桌上,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她沾着桌子趴着就睡着了。

就连睡着之前,她都在念叨着傅衍之交代的事情。

早上七点,傅衍之走到冷微微的办公桌前,原本准备好的一套说词,却因为她而尽数崩塌,她还能忍,没关系,他办法有很多,不着急。

转身,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叮铃铃。”办公桌上的内线响了起来,冷微微一下就警觉的清醒过来,拍拍脸颊,快速的接通内线。

“喂,总裁。”

“通知各部门十分钟后开会。”

“是。”

冷微微扭了扭手臂,开始给各个部门打电话通知。

两个小时的会议,冷微微坐如针毡,眼皮子都睁不开了却不敢睡。

好不容易等到会议结束,出来已经是中午了,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定好了一个小时后的闹钟,就趴着睡了过去。

第九章 她怎么会在医院

下午,她这个星期第一次准时五点半下班。

拖着疲 惫的身躯,她出了公司,朝着公交站而去,一路上走走停停,她只觉得头晕眼花。

身后,裴席元戴着墨镜开着宾利慢慢的跟在冷微微的身后,他在这里蹲了好多天了,今天终于让他蹲到了。

然而,还没等走到公交车站,冷微微瘦弱的身形一晃,直接朝着地上栽倒下去!

裴席元顿时一讶,将车停到冷微微身边,快速下车,将倒地的她抱在怀中,“喂,醒醒。”

冷微微试图睁了睁眼,却还是抵挡不住晕了过去。

“诶!该死!”裴席元一把将冷微微抱起来放在后座上,驱车去往医院。

医院里,冷微微缓缓醒来,冷色调的单间病房,她的右手背上还挂着点滴,她撑着手坐起身来。

“你醒了。”此时,裴席元推开门进来,嘴角挂着不羁的笑。

“我……”冷微微张了张干涸的唇,嗓音有些沙哑。

“来,喝口水先。”裴席元倒上一杯白开水递给冷微微。

“谢谢。”冷微微端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喝起来。

“昨天你在路边晕倒了,我刚巧路过,不知道你家的地址,就带着你来医院了,还好,你只是劳累过度,好好休息就可以了。”裴席元坐在一旁,非常自然的解释道。

也好,因为冷微微突然晕倒,他也找到了借口接近她。

“谢谢,麻烦你了。”冷微微回答,却到处找着自己的包。

“这里。”裴席元快一步的将放在沙发上的包递到冷微微的手中。

“谢谢。”冷微微再一次道谢,翻着包找到手机,两步解锁,却没有他关心的电话,连短信都没有,她苦涩的笑了一声,果真,她失踪一夜他都不在意的么?

“怎么了?”裴席元问。

“没事。”冷微微将包放在一边,手机却放在手边,即便这样,她还是在期盼他的电话,哪怕是一个骂她的电话也行埃

“我买了粥,你先将就着吃点。”裴席元将放在桌上的粥端到冷微微的身前。

“谢谢。”

冷微微一直都在客气,毕竟对方是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救命恩人。

“我叫裴席元,叫我席元就可以了。”裴席元自我介绍道,虽然看起来有点纨绔不羁,却很能逗冷微微一笑。

“裴先生,谢谢你送我来医院,我想我现在应该回去了。”早上九点,她还是忍不住提出来,手里拿着手机左翻右翻,看起来很是焦灼。

“你难道都不告诉我你的名字么?”裴席元笑着道,完全忽略掉冷微微焦急的模样。

“我叫冷微微,叫我微微就好,裴先生,我想现在就出院,谢谢您的照顾,留个联系方式,改天我请您吃饭。”点滴针刚拔下来,冷微微就迫不及待的从病床上起来,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我送你吧。”裴席元道。

“不用了,我在医院门口打车就可以了,谢谢你。”冷微微笑着拒绝道。

“没事,我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裴席元坚持道。

“真的不用了。”冷微微快速的拿出纸笔,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裴席元,“裴先生,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请你有时间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请您吃饭,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

“我就先回去了,谢谢您的照顾。”

说完,冷微微完全不给裴席元说话的机会,提着包就从医院离开。

第十章 傅衍之的决绝

裴席元看着手里那一串清秀的电话号码,薄唇突然扬起一抹邪性的笑,很好,很有趣!快速的将这一串数字存进手机里,然后拨通。

“喂,您好,请问找谁?”冷微微站在医院门口等车,火辣辣的阳光照在她的小脸上,几乎快要睁不开眼。

“微微,我是裴席元,你等会,我开车过来,送你回去。”电话里,裴席元的话语毫无她拒绝的余地。

“喂喂……”那头,裴席元已经切断了通话,正朝着医院门口赶来。

冷微微无奈,却并没有等他,正好一辆空的出租车经过,她手一招,出租车一停,她便快速的上了车,报上地址离去。

裴席元开着车来到医院门口,哪里还有冷微微的身影。

“呵,很好。”裴席元露出邪魅一笑,冷微微越是这样,他越是觉得有趣,启动车,从医院门口离开。

今天是周末,冷微微休息,下了出租车,她提着包快步的进了小区,回到家转了一圈,哪里有傅衍之的身影,将包随意的放在沙发上,她坐下仰身躺着,不知道,就是心里空空的。

他果然不在意她了。

曾经他们那么相爱,结果说变就变。

连午饭都来不及吃,她换了一身衣服又急匆匆的出门了。

今天,她要去精神病医院看望母亲。

父亲因为偷税与故意杀人罪被枪毙之后,母亲一夜之间白了头,没多久就精神失常了,之后就住在精神病医院,这一住就是好几年,她再忙,每个星期天都会去一趟。

刚到病房,就听到她的母亲一阵闹腾。

“我女儿呢?我要找我女儿,她父亲还在车子底下,快拉出来!快啊!”

冷微微一推开门就看到她的母亲正将一个男医生狠狠抵在墙角打,好几个医生还在一旁拉着,心间一痛,她将包往旁边一丢,快步的上去拉住她的母亲。

“妈,别打了,别打了,我是微微啊!”

“微微……”一听到冷微微的名字,她激动的情绪这才安静下来,转身看着她,可见,她母亲眼中的泪水还在不停的流。

“微微,快去救你的父亲,他还活着,他被车压到了,快!”冷母又开始激动起来,双手扣着冷微微的肩膀使劲的摇晃起来。

冷微微哪有力气挣脱,只能任由她的母亲发泄,还一边安慰着:“妈,爸爸没事,爸爸现在已经在医院了,很快就能出院了。”

谁也不知道,冷微微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有多疼,眼前,她的母亲一头白发,眼神空洞,脸上的皱纹还是抵不住时光的摧残,因为常年使用精神病药物的缘故,背已经佝偻,本刚年五十的她已经老态的如七八十岁的老母。

“真的?微微,你没骗妈妈吗?可是我亲眼看到你的父亲出车祸死了,死了!”突然,冷母歇斯底里的哭了出来。

冷微微无话辩解,谁都知道她父亲是被枪毙的,不是出车祸死的,然而她的母亲一直都觉得她的父亲是出车祸死的。

就在此时,那几个医生快速的将冷母按在病床上,拿起镇静剂找准位置,有条不紊的插进血管,一分钟之后,冷母才沉沉的睡去。

只愿来生不负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只愿来生不负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52岁的苏菲·玛索,又活成了世上最美的女人

    人间需要一位女神,于是苏菲·玛索降临了。法兰西之吻提到苏菲·玛索,我们能想到的,无外乎美丽、性感···她被誉为“法兰西玫瑰”、是法国男人“永远的挚爱”,也让全世界为之倾心。有趣的是,不止男性喜欢她,很多女人也会为丈夫,收集苏菲·玛索的电影,她们说,老公喜欢苏菲·玛索,起码证明他品味不俗。13岁出道,苏菲·玛索的代名词就是“美丽”。她笑靥如花,一双无可复制的褐色双眸,散发着一种迷人的浪漫,虽然是西方人,却兼具东方人的气质。她清纯可爱,温暖大方。随意挽起头发,便美得不可方物,她留了一辈子的刘海,也因

  • 他是徐悲鸿的师兄,是被遗忘的大师

    在中国,有这么一个神人他与林风眠共同创立国立艺专,是赵无极、吴冠中的师父,徐悲鸿师兄,被誉为“小塞尚”、“国立艺专旗帜”,但他在生前没出过画册,也没有办过个展,一度遗忘多年。几十年后,他的画估价近2000万!他就是中国抽象艺术之原点,吴大羽。追溯西方抽象艺术的的起源,可以至后印象主义代表人物塞尚,他是第一个将现代主义艺术从具象带往抽象的画家,也是对吴大羽影响颇深的画家。今天我们把抽象艺术理解为颜色和形式的艺术时,才能更好的体会塞尚对于色彩的精辟理解。这影响了其后立体主义、至上主义的发展。在中国,

  • 【健康】吃早饭,不能晚于这个时间!否则,糖尿病容易找上门……

    你几点吃早餐?7点?9点?干脆不吃?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指出:在上午9:30之前吃早餐,能够避免肥胖和糖尿病。研究结果发表在《DiabetesCare》杂志上。吃早餐的时间,会影响一种调节餐后血糖和胰岛素反应的“生物钟基因”,从而与肥胖、2型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产生联系。浙江大学医学院人类遗传病专家祁鸣教授表示,人体内,有9~12组控制节律的基因,在它们的作用下,人的激素分泌是有节律的。9:30这个时间点,应该是现代人的节律基因,根据上班族相近的工作时间,慢慢自主形成的一个时间节

  • 2018年书法作品价格 任法融书法保真销售

    任法融,俗名任志刚,原籍甘肃天水市,生于公元1936年。我国当代著名道教学者、书法家,前中国道教协会会长,现任世界宗教和平会主席,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国家民族宗教委副主任,中国道教协会会长,陕西道教协会会长,中国道教学院院长,陕西周至楼观台道观监院。任法融道长踏实、勤苦,不走捷径,自幼师从外祖父学文习书,从颜体入手,兼学诸家,其路端正,基础厚实。其后利用出家学道之机缘优势,潜心临习前贤之碑贴,数十年如一日,手不释经,笔不洗墨。其文如人,字亦如其人。书家的道德修养支使其运笔之

  • 五个高颜值公主,你带走谁?

    听说蛋糕和咖啡更配哦,快来看看一半一伴新诞生的五个高颜值的小公主吧!香草甜杏蛋糕一颗杏子香,满阶香草绿。我偷偷地摘下一颗甜杏,小口地咬下,那份甜蜜融入了蛋糕的糯软之中,空气中弥漫着香草的清香。杏黄色的公主啊,能否请你跳支舞?抹茶伯爵慕斯一袭素面,不尽青衣香。那令我沉醉的,是那淡淡的抹茶香。你低调又朴素,神秘又吸引。品着你就像在读一本书,品着一杯茶。青衣公主,来谈谈人生吧!千层蛋糕人有千面,我有千层。一层又一层地剥开你的心,你的味道还是始终如初。你虽有千面,难以捉摸,我却是认准你的那个人。千层公主

  • 有些心情,无法言说

    人有了心事后,都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一双眼轻轻的闭着,一颗心默默的想着。不愿见人说累,有多累自己扛着;不愿逢人诉苦,有多苦自己尝着;不愿遇人就哭,有多痛自己藏着。人生中,总是累多于美,不得不面对;感情里,总是疼超过醉,难免有心碎。理不清的是是非非,只能独自去品味;剪不断的错错对对,只有暗自流下泪。人累了,可以躺下去休息;心累了,能否放下不在意!有些心情,是无法言说的。笑容,都显得牵强;话语,都觉得多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是沉默,是静默,还是冷漠;摆脱不了的一切,是纠结,是心结,还是情结。宁愿一个

  • 活动招募 | 揭秘尼克尔铭家年会十大亮点 年度超低价 大奖抽不停

    同创尼康尼克尔俱乐部铭家年会(以下简称“尼克尔铭家年会”),将于2018年1月20日在自安然酒店举办。精彩的年会,十大亮点,心动了吗?1.多重好礼免费送2.现场大奖抽不停3.主题拍摄靓模秀4.名师名家论摄影5.器材低价年度惠6.百年影赛大揭晓7.摄友才艺乐翻天8.精彩表演奏不停9.器材保养清爱机10.摄影周边购随心大美摄影的影友们,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练手的好机会!感兴趣的朋友戳下图二维码报名参加。成功报名活动者,即可于年会现场领取精美随手礼一份,并可免费参加现场抽奖活动。另外,1月18日之前,将

  • 放手,是因为爱的太深

    放弃......是因为爱的太深...爱的太深...才对自己没有把握,要用放弃做赌注...输了,证明对方还不够爱你。有一种爱,叫放手。曾经的我天真的以为不管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有多长多远,我们之间的感情一定会恒久不变,因为爱是没有理由的……爱不能成为牵绊,所以要选择放手,从容的让彼此走彼此的世界,凡事到极至,伤也会痛。其实爱过就会懂,彼此个性的太过坚强终究会是一起生活的阴影。昨日的幸福已成为一种痕迹,两人能携手走完整人生固然很好,可陪上了一段也应心存感激了。爱一个人不是要成为所爱人的牵绊,只要心中有爱

  • 永久自行车偷偷开了间咖啡店,设计里满满的回忆杀!

    看着现在满大街的摩拜和小黄车你还记得那些年拉风的永久牌自行车吗▼在上世纪六七十年——那个被称为“自行车王国”的年代,自行车几乎是所有人出行的标配,而有着77年历史的自行车老字号——永久,更是成为了一代人心中共同的记忆符号。但没想到,本已经淡出我们生活的永久牌,居然玩跨界偷偷开了一家骑行主题咖啡馆。这家位于上海兰花路的永久自行车咖啡馆,以骑行为主题,店内环境充斥着单车元素,满载着轻客文化,也是峻佳设计参与品牌升级跨界营销设计的经典案例。单车总是让人回忆起关于童年与青春的美好故事。设计师陈峻佳自身就

  • 你忽然发现,你宁愿孤单一个人

    你和他,曾经有过许多快乐的时光,你以为从此不再孤单。只是,许多年后,你忽然发现,你宁愿孤单一个人。假如只有你一个人,你用不着再向他交代你的行踪,你毋须再迫自己和他一起成长或一起不成长,你不必再听他唠叨,你不用再迁就他,你不用再向他说甜言蜜语。有一天,当你长大,你会明白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为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而死,毫不灿烂。活着比寻思更需要勇气。世上或许有一段不可代替的感情,却没有一个人是不可以代替的。在情爱的世界里,从来没有相同的痛苦和相同的快乐。上帝既仁慈也残忍。痛苦和快乐,都会随着岁月变得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