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修仙狂徒3章(第二章 恶奴)

2018/1/8 19:14:2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修仙狂徒

第二章 恶奴

第二章恶奴

陈九娘有了这个想法,却又不敢相信,赶紧又去重新审视自己的儿子。版权xbxys.com她惊讶地发现,儿子的笑容不像以前那么傻兮兮了。接着她又看见了他的眼睛。

清澈而明亮,竟然还有一丝狡猾。

陈九娘一惊,儿子好象真的不傻了!可看着怎么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呢?

其实叶空也心虚呢,发现陈九娘盯着自己看,心里也是毛毛的。

老婆子,看什么看?走了个傻儿子,换了个冰雪聪明英俊帅气的,你偷着乐吧!

当然,叶空嘴上可没这么说,赶紧笑道,“娘,你是不是觉得今天的空儿跟以前不一样了呢?呵呵,这你不用担心,儿子还是你儿子,如假包换。至于为什么会不同了呢,是因为我今天夜里做了梦,有个白胡子老头说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傻了……于是,我脑子就好使了,喂,娘,你别哭啊!”

听着儿子的流利言语,陈九娘已经泪流满面了,她实在太高兴了,这是开心的眼泪,幸福的眼泪,激动的眼泪……

这陈九娘也是个苦命的女人,从小就因为自己模样丑,家里又穷,兄弟姐妹还特别多,所以打小就没过过啥好日子。

可她脸虽丑,手却巧,做得一手好针线,特别是绣活做得特别棒,绣出的玩意,栩栩如生。说明http://www.xbxys.com/

一个女人再手巧,再善良,长个这模样也是没人要的。沧南大陆也没整容医院,这模样,倒贴乞丐二百文,乞丐也不会答应。

于是陈九娘到了十八岁依然未婚,这就算大龄青年了。找不到夫家,总不能在娘家白吃白住吧,陈九娘闲着就帮人做做针线活。

陈九娘虽然感情生活一片空白,可是工作倒是很顺利。手巧,又不怕吃苦,一来二去,就得了镇南将军府的赏识,叶家老太太就让陈九娘每天来将军府做绣活,这就从打临工变成正式工了。

日子谈不上好,也充实。原文http://www.xbxys.com/

不过这女人也够倒霉的,绣活做得好好的,某天中午,镇南将军叶浩然喝醉了,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就转到了绣房。

刚好陈九娘在绣房,巧的是,叶大人又是从右边看见了这小娘子。

那时的叶大人正是年轻得志,战功赫赫,所谓牙口好胃口就好,心情好姓欲也强。

醉眼朦胧的叶将军一看这绣娘模样不错,挺好,酒后冲动,自然也不用管姑娘愿不愿意,拉着陈九娘就往床榻上拖,有理无理先XX了再说。

等叶大人醒来,看到怀中女人那张如同车祸现场的脸,他心里的厌恶可想而知。

本来叶将军玩个妞从来是不算什么,可谁知就这一回,陈九娘竟然怀上了。

十月怀胎,白白胖胖的叶空就诞生了,叶浩然的老娘还特别喜欢。阅读xbxys.com

于是陈九娘时来运转,正式住到进叶家。当然了,地位是肯定没有的,三妻四妾怎么样都算不上她;宠幸也是没有的,那叶浩然看见她就后脊梁发麻,有需要也变成没需要了。

不过这样对陈九娘来说就不错了,有套独立的院落,有两使唤丫头,还有些散碎银子,作为普通人家的女子,这也就足够了。

可好日子没多久,老太太驾鹤西游了,大太太早些年就挂了,当家的就成了心胸狭隘的二太太。

于是陈九娘的丫头被调走了,银子越来越少了,送来的绣活也越来越多了,她慢慢沦落成一个下人。

开始叶浩然还看在儿子面上帮衬两句,可等到叶空长大,叶大人惊奇地发现,这小子不但舌头不利索,脑袋都不利索时,他失望了,从此再也不管这苦命母子的事了。

很快,陈九娘从下人,变成了不如下人。小百姓养生网以前做下人,也只做主子的绣活,现在连那些家丁丫头也都把缝补的活送过来,就算陈九娘任劳任怨,那也是得每天绣到深夜,还都绣不完。

总之,这个女人是很惨的,一辈子基本没过上好日子,自己模样丑,还生了个白痴儿子,在大院里没少受人白眼欺凌,背后的嘲笑,当面的责骂,这都是寻常的事。

有段歌词最贴切。“我仿佛看见,一出悲剧正上演,剧中没有喜悦……”

可谁知老天开眼,儿子一觉睡醒竟然不傻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她只有用泪水来表达了。

“娘,你别哭呀。”叶空有些慌乱,一般男人都怕女人哭,他也不例外。版权xbxys.com

“空儿真的好了,娘这是开心呀。”陈九娘含泪说道。

“开心就好,开心就好。”叶空突然觉得自己鼻子也是酸酸的,伸出小手,帮陈九娘擦去脸上的泪水,并没有躲避那黑红的疤痕。

“娘,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治好脸上的黑疤。”叶空下决心地说道。

陈九娘觉得儿子是在安慰自己,抹了抹眼泪笑道,“那娘就等你长大了给娘治。”

“不长大也可以。”叶空相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陈九娘可不想儿子为了给自己治脸而耽误前程,以前傻就算了,现在不傻了,总是要习文练武的。

她笑道,“这事不急,反正娘也被人看惯了。”

“这怎么行?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妈,以后谁再敢乱看,我叶空,一定会揍他妈都认不出他来。”叶空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个傻孩子,又说痴话,怎么能因为别人看就揍人家呢。”陈九娘听他说的好笑,笑着教训道。

“那是他们欠揍!”叶空说着也笑了起来,接着他扶着陈九娘道,“娘,我们回屋说说话吧,以前孩儿不知学习,很多事情都不懂,向您请教一二。”

陈九娘听儿子越说越利索,还文绉绉的,心里开心那就别提了。

正当叶空和陈九娘母子相见,月下谈心之时,隔壁屋里,也有一男一女拉开帐帘子,点起了油灯。

这个男人是个四十来岁的黄脸汉子,他提着裤子,骂骂咧咧的嘀咕道,“这大半夜的,是谁又哭又嚎?妈的,老子刚打了三更回来,想和婆娘搞上一回都不得安生!”

帐里斜躺着一个中年妇女,一拉薄被,也骂道,“还不是隔壁那个女鬼跟她的傻小子。”

“我来吼两声,让他们消停点。”中年汉子就想推窗。

“哎,老四!”突然那个中年女人也从床榻上窜下来,拉住男人的胳膊,笑道,“你笨啊,你这样一喊,他们是消停了,可我们又落啥好处呢?”

叫老四的中年汉子摸摸脑袋,不明白道,“我们还有好处?”

中年妇女使劲一推男人,骂道,“你怎么这么笨呢?管家叶财每个月都贪她银子,膳房马姐也隔三岔五敲她一笔,就你白痴!”

老四一听明白了,笑道,“还是家里老婆精明,看我去狠狠敲她一笔,这么丑的女人,还有个傻儿子,要银子有鸟用,还不如敲过来给我们家小三找武师!”

老四老婆看见男人开窍了,笑了起来,“你这死鬼终于开窍了,快去快回,老娘还没吃饱呢。”

“老婆子,你就等着吧!”叫老四的男子走出门。

三步并作两步,老四冲到隔壁,冲着刚要进屋的叶空娘儿俩吼了起来:“喂!我说你们这边搞什么,半夜嚎什么丧?还让不让别人睡觉了?”

叶空抬头看去,只见从院外走进的是一个家丁模样的人,年纪四十来岁,衣衫不整,看上去象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

叶空从传承记忆里很快就找到这人。李老四,更房管事,就住在隔壁,仗着是二太太远房亲戚,平时也没少欺负这娘俩。

“哦,是李管事呀,对不起对不起,空儿刚刚神志正常了,忍不住就开心就喊了一声,真是对不住了。”陈九娘慌忙上前赔礼。

“活见鬼,白天看你这鬼脸,晚上还要鬼叫,那个白痴除了会吃猪食还会正常嘛?”李老四一点没善罢甘休的意思。

“李管事,放心,以后不会了,不会了。”陈九娘不断地作揖道歉。

可李老四没看见银子,自然不会消停,又吼道,“你以为我容易嘛?半夜起来打更,刚睡下就被你吵醒!我不就拿了几两饷钱嘛!”

他这一说,陈九娘明白了,这是来敲诈了,按说这钱榨得也太没有道理了,可自己孤儿寡母,只有花钱消灾吧。

陈九娘每月银子本来就被克扣无几,自己舍不得用,最后都被别人给敲了个干净。

月底了,她手头也紧张,在袖子里摸了老半天才捻出一个小银稞子递到李老四手上。

“李管事,我们这孤儿寡母的,没少麻烦你,这点小意思。”

不是孤儿寡母,我还不欺你们呢!李老四冷哼一声,手头掂掂银子,有些不满,这也太少了吧。

“这点银子就想打发我嘛!”李老四手一张,把那点小银子扔到陈九娘面前,骂道,“明天一早我就禀报二奶奶,说你们半夜喧哗,吵得人无法入睡,把你们赶出将军府!”

陈九娘急了,他们母子无所倚仗,世道艰难,如果出了将军府只会更加凄惨,这是她最担心的,可关键是她手中真的一点钱都没有了。

“李管事,您多担待,这点银子先拿着,就当我欠你的,等上边发了月钱就还你。”陈九娘赶紧拣起银子,塞给李老四,又在不断作揖。

“这还差不多。”李老四把银稞子收了起来,又恶狠狠哼说道,“二两啊!”

“是是,二两,李管事您慢走。”陈九娘松了一口气,心里却又在烦恼,离发月钱还有好几日,这一分钱都没有,日子怎么熬呢?

李老四目的达到,得意洋洋地转身就走,可是一扭头,却看见一向痴痴呆呆的叶空拿着块板砖,正堵在院门口呢。

叶空气炸了胸膛,愤怒的火焰在胸中激荡,好象要随时喷薄而出。

太过份了!就算是流氓混混,地痞无赖,也没有这么过份的!就因为夜里喊了一声,哭了两下就要被敲诈,还有天理嘛?

更过份的是,明知道自己家已经没钱了,居然还要预约下个月的月钱,你们这些畜生有没有想过我们母子没钱如何生活?非要把人逼死嘛!

他初来贵地知道要低调,也知道冲动是魔鬼,还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可忍气吞声不是他的性格!低头装孙子也不是他干的事!再忍就成忍者神龟了!

“放下银子,对我娘道歉!否则这门你好进不好出!”

叶空仿佛回到了汉正街,歪着身子站立,一下一下掂着手里的板砖,双目微眯,眉头挑着些鄙视,脸上还有一丝吃定对方的冷酷笑容。

“哟霍!”那李老四被今天的叶空搞得一惊,心道这小子说话利索了啊,脾气也见长了,莫非真是不傻了?

不过就算他不傻了,不过是一个小孩,就算不傻又如何?这李老四吃惊但也没害怕,冷笑道,“还真是不傻了,会自个儿把自个儿当爷了,你这样跟我说话,小心我再把你抽傻喽!”

李老四本以为这小孩也不过就是拿块砖头虚张声势,不敢真的出手。这傻子以前看人杀鸡都要喊着小鸡好可怜,拍人砖,他下得去手么?

可谁知,叶空用板砖拍人那是他的强项,挨过他板砖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根本没有下不去手的说法,想都没想就出手了。

“砰!”一记板砖毫无悬念地拍在李老四脸上,打得他嗷了一声,鼻血长流,李老四吓得赶紧蹲下,捏住鼻子。

“空儿,不要!”陈九娘何时见过这种鲜血淋漓的斗殴场面,吓得赶紧扑过来拉着叶空。

“娘,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你越是软弱可欺,这种恶奴就越蹬鼻子上脸,嘿嘿,我要让他们明白,从此这个院里又多了一个,不能欺的恶人!”

叶空说完呲牙瞪眼,推开陈九娘,照着蹲在地上的李老四,搂圆了板砖对着他脑门又是一板砖。

“嗷!”李老四一声惨叫,腿一软就跪下了,嘴里喊着,“别打了,要出人命了。”

“道歉!”叶空大声吼道。

“我道歉,道歉。”那李老四被两板砖早就打傻了,只觉得头上脸上到处冒血,看见叶空板砖又要下来,赶紧抱着叶空的腿大声哀求道,“八少爷,是老奴我不开眼,求八少爷留老奴一条狗命。”

“早她妈这样说不是不用挨打了?奴才就是不长眼。”叶空残忍地笑着用板砖拍李老四的嘴巴,这模样让李老四真正感觉到对方的可怕。

“是不长眼,老奴以后再也不敢了。”李老四边说边从衣袖里取出那银锞子,不过他心里却恨毒了叶空母子,恨恨地想,回头一定告诉二太太,让她来收拾你们!

“你是不是想着向你的主子汇报?”这点小想法又怎么瞒得住叶空,他一翻眼道,“告诉你,老子不怕,知道老子以前干什么的嘛?老子是流氓!谁惹了我,我就跟他玩命!记住!老子再不济还是姓叶的!你想教训老子,除非叶家死绝了!”

“空儿,算了吧,算了,娘怕。”陈九娘又抱住了叶空的胳膊,生怕他没轻没重,打出人命就不好了。

“滚吧!”叶空一句出口,李老四捂着头脸,再不敢回头,夺路而逃。

陈九娘叹了口气,“唉,空儿,惹火了将军可怎么得了,你可给娘惹事了。”

叶空揍完了李老四,心里痛快了很多,不过他却又想到,这李老四铁定是要回去找人来报复的,而自己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又如何对抗狂风暴雨呢?

只有使自己变得更强!把所有欺负自己的人踏在脚下!

叶空坚定了信心。既然来到这里,那就好好干一番,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活!咱不能给地球的流氓丢了脸!

修仙狂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修仙狂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11章(第11章 强烈的嘲讽)

    原标题: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11章(第11章强烈的嘲讽)书名: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第11章强烈的嘲讽一个寡妇,一旦遭到婆家人的抛弃,从此之后她的名声说有多臭就有多臭,她以后就算走在大街上,也会被人扔烂菜叶,砸臭鸡蛋。不过,封夫人可不管这些,封家是大家族,十分注重名声,若是留着栾汐茉在封家守活寡的话,这将会严重败坏封家的名声,更会影响封家未来的发展。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要不顾一切把栾汐茉推回给栾家!封夫人这样三番四次,对于嫌弃栾汐茉的态度已经很明确和坚决了,一时间,栾夫人已经被逼得无话可说了。

  • 先婚后爱:总裁老公吻上瘾11章(第11章 情敌好嚣张的样子)

    原标题:先婚后爱:总裁老公吻上瘾11章(第11章情敌好嚣张的样子)小说书名:先婚后爱:总裁老公吻上瘾第11章情敌好嚣张的样子谁?姜芯桐吸了吸酸楚的鼻子,手背使劲的在脸上擦了两下,眼里的视线清楚了一些,她定眼一看,只见身穿白色露肩长裙的陶曦,坐在红色的敞篷法拉利车里,挑衅的看着她。啊!那不是殷煜斐相亲的那个女人吗?来者不善啊!姜芯桐的眼眶里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了一圈,抬起眼眸对上陶曦肆意嘲讽的笑意:“陶小姐,很巧。我们又见面了。”“是挺巧的。”陶曦收敛起脸上的笑意,眼角的余光落到不远处的车子上,发

  • 豪门强宠:娇妻乖乖入怀11章(第11章 重大的决定)

    原标题:豪门强宠:娇妻乖乖入怀11章(第11章重大的决定)书名:豪门强宠:娇妻乖乖入怀第11章重大的决定其实他完全可以把这个电话挂了,但他看见是家里的电话,所以还是小声接了,“喂”。听到他低淳的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宁惜的心一顿,连忙道:“唐……唐先生,我是宁惜。”“什么事?”他很意外这丫头会给他打电话。她紧张的问:“我能不能去学校上课,我已经落下了好几天的课了。”唐穆帆无语,就因为上课这个破事儿,她就给他打个电话影响他开会?“不准去!”他说完,便挂了电话。宁惜拿着手机,里面的声音变成“嘟嘟”声,

  • 恶魔的蜜宠11章(第11章 我车坏了)

    原标题:恶魔的蜜宠11章(第11章我车坏了)小说:恶魔的蜜宠第11章我车坏了看着这大而黑的眼里闪着坚定的光芒,唇角的似笑非笑僵了下,却也很快恢复过来,转过视线,说:“那就好。”“谢谢,我下车了。”她再次开口,手握上门把手,却在看见袖子上的纯黑时,一下停住动作,说:“我把衣服还给你。”说着便准备把衣服脱下来。“不用,我还不差一件衣服。”淡淡的嗓音止住了她的动作。姚姜看向他,是毫不在意的神色,也是,开这么名贵的车也不差一件衣服。而她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这晚上又是冬天她就穿着一条薄薄的连衣裙怎么会不冷

  • 豪门首席女秘书11章(第11章 是梦还是真实)

    原标题:豪门首席女秘书11章(第11章是梦还是真实)小说:豪门首席女秘书第11章是梦还是真实“呵呵,是吗?我一直以为,对于你来说,小然才是外人。”莫安然淡淡道。这句话说出来,有太多的无奈,也有太多的心酸。莫安然看了一眼床上脸颊苍白、形容憔悴的人,忽然没心情再和周寒墨废话下去,直接挂断了电话。“你这傻瓜,怎么和我一个脾气。”莫安然伸手拨开颜清然凌乱的长发,看着她的目光带着心疼。当初救她的时候并不知道,救了之后才发现,这丫头和自己简直如出一辙。面对爱情,都是一头栽下去,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人。偏偏一颗

  • 霸道首席的隐婚宠妻11章(第11章 不平等条约)

    原标题:霸道首席的隐婚宠妻11章(第11章不平等条约)小说书名:霸道首席的隐婚宠妻第11章不平等条约“晚上我带关关睡觉吧,他说要我讲故事。”莫知秋踌躇了很久,怀着忐忑的心情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晚上回来的时候关书煜就一直板着一张脸,脸色臭的可怕,随时都会大发雷霆的样子让她不敢多说话,低压的气氛一直蔓延到家里,关关欢乐的回到房间拿玩具,莫知秋和他在客厅僵坐着。“嗯。”关书煜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太好了,那你早点睡觉吧,我会好好带孩子的,你放心,我是一个称职的妈……保姆。”莫知秋长舒一口气,脸上终于出

  • 农女悍妃11章(第11章 小正太苏昂)

    原标题:农女悍妃11章(第11章小正太苏昂)小说名:农女悍妃第11章小正太苏昂“还给我,你这个坏人!”“臭小子,不过拿了你两文钱,哭什么哭!有本事跳这么高小爷就将钱还给你。”巷子里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孩童正泪流满面地拽着一个十五六岁少年的手,那少年将手举得高高地,孩童跳起脚也够不着。以大欺小真够无赖的,颜秋霜忍不住跑过去,伸手一抓两文钱就到了她手上。“哪里来的野婆娘,敢管小爷的闲事,活得不耐烦了!”半道被人截胡,那少年气得大叫。这家伙流里流气的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颜秋霜将手往背后一藏,懒得搭理他。“

  • 封疆皇后:皇上别惹我!11章(第一卷 前世今生第11章 出行)

    原标题:封疆皇后:皇上别惹我!11章(第一卷前世今生第11章出行)小说书名:封疆皇后:皇上别惹我!第一卷前世今生第11章出行宫玄名通晓医理,在医术方面不输给大家,又给宫以萱仔细把了脉,开了药方亲自为宫以萱调理。宫以萱在宫中那些日子疗养的确实不错,刘御医很用心,素素也不心疼好东西。伤口已经差不多愈合了,可是外伤易好,内伤难愈。宫以萱胸口还是如刀割般的痛,像是压了块大石头,呼吸不顺畅闷得难受,偶尔一咳便是一口血。在现代,心脏刺穿,只要救治及时,防治并发症和后遗症及时,或许有痊愈的可能。可是在这医疗条

  • 欲恋成婚,男神爱妻上瘾11章(第11章 伺候好)

    原标题:欲恋成婚,男神爱妻上瘾11章(第11章伺候好)小说名称:欲恋成婚,男神爱妻上瘾第11章伺候好黑色的莱斯莱斯幻影限量版,此豪车是翁析匀的专属座驾,很符合他的身份和气质,冷贵而神秘。车里,后座,只有翁析匀和桐一月两人,但气氛太沉闷,让人感觉好像这车里的空气都要干涸了。桐一月依旧是不甘示弱地与翁析匀对视,她的倔犟那么明显,可是她单薄的身子还是禁不住在瑟瑟发抖。翁析匀拥有天神般完美的俊颜,但他在桐一月心里却不是神而是魔。面对他强大的气场,桐一月感觉呼吸不顺畅,她不知道他要怎么惩罚她。但她记得上次

  • 强婚:女人别想逃11章(第一卷第11章 你们在交往)

    原标题:强婚:女人别想逃11章(第一卷第11章你们在交往)小说名:强婚:女人别想逃第一卷第11章你们在交往“随你怎么说好了!”林艾希懒得再和她争辩,一个人先走。不知为何,她的心里突然映出蒋文清的影子。最开始的时候是喜欢接近他的。朦朦胧胧中她总觉得是他回来了,看着他,她沉沉的心里竟会泛起阵阵涟漪。他唇边淡然的微笑,他干净的头发,他认真工作时的样子在她眼里都是那么美好。可他终究不是那个他。所以在下班后,林艾希在医院门口看到蒋文清的时候,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他站在自己的车子旁边,远远的看着她,眼尖的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