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女总裁的兵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8/1/3 2:16:34 来源:网络 []

书名:女总裁的兵王

第8章 路人甲成了主演

昨天一晚上,苏羽烟几乎都没有睡觉,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全部都是陈锋的身影。小说女总裁的兵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快天亮的时候,她才眯了一会。

这不,就因此上班迟到了。

没有想到,居然会在集团下面的地下停车场遇到这个混蛋。

苏羽烟俏脸铁青,眼睛死死盯着前面的陈锋,猛然一踩油门,奥迪车轰鸣一声朝陈锋撞了过去。

陈锋早就注意到这辆奥迪车,当看到这辆车突然加速朝自己撞过来,顿时惊得脸色一变。

他眼中冷光闪烁,身子一闪朝着左侧躲去。

苏羽烟当然没有开车撞死陈锋的念头,她只是想要吓吓陈锋这个混蛋。小说女总裁的兵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可是她却突然发现,自己一个眨眼的功夫,眼前的陈锋突然不见了。

“刺啦。”

她下意识的一踩刹车,车胎摩擦着地面发出了急促的摩擦声。

苏羽烟打开车门,走下了车门,这才发现陈锋一脸阴沉的站在车辆左侧。

“喲,躲得还挺快嘛。”

苏羽烟捋了捋额前的刘海,一脸冷笑着说道。

陈锋微微眯着眼睛看向她,嘴角慢慢勾起,语气戏虐的说道:“咱们怎么说也是一夜夫妻,你这可是谋杀亲夫的行为啊。小百姓养生网

“你!”

苏羽烟听到这话,顿时气的火冒三丈。

“别你啊我啊的了,看你开车来这里肯定是在这里上班。”陈锋顿了顿,扫了眼四周说道:“告诉我,保安室在什么地方?”

“你找保安室做什么?”苏羽烟一愣,一脸疑惑的问道。

陈锋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说道:“来面试。”

“你来面试保安?”苏羽烟嘀咕了一声,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

“难道我还不够格不成?”陈锋看着她那异样的眼神,一边挥了挥拳头一边说道。

要是被组织的人知道,堂堂兵王“凶锋”回到华国来应聘保安,不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小说女总裁的兵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苏羽烟当然不是看不起陈锋,昨天他单手拦腰抱起自己丝毫不费劲,就这力气就足以当保安了。

“就算是够格,我也不会告诉你,慢慢找吧你。”她冷哼了一声,非常傲娇的说道。

陈锋咧嘴一笑,说道:“咱们都这么熟了,你好意思不告诉我吗?”

“谁和你熟了?”苏羽烟听到这话,如同被踩到尾巴的小猫一般,没好气的喊道。

“算了,我自己慢慢找。”陈锋撇了撇嘴,说着话转身就准备离开。

苏羽烟看了他一眼,转身回到奥迪车,将车开进停车位,走下车看了眼还在漫无目的寻找的陈锋,说道:“算我可怜你,反方向走到头就是了。小说女总裁的兵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陈锋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谢了。”

谢我?

等你成了冰羽集团的保安,我非把你整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苏羽烟在心里阴测测的嘀咕一句,非常高冷的扭过头,踩着高跟鞋转身走人。

陈锋笑眯眯的看着她背影,那挺翘的屁股一扭一扭,让他心里不由得一荡。

苏羽烟这个都市丽人,让陈锋有一种想要征服的冲动。

如果能够征服这样一个高冷的女人,一定会给男人极大的成就感。

陈锋摸了摸鼻子,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他知道,两人之间的交汇点也就到此为止了。小百姓养生网

他们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不可能再有任何的交集。

“轰……”

一声跑车的咆哮声突然响起,陈锋眼瞳不由得一缩,只见一辆跑车以极快的速度冲进停车场。

苏羽烟的视线被石柱挡住,根本没有发现跑车,按照陈锋的计算,不出意外的话,苏羽烟必然和跑车遭遇在一起。

有意思。

陈锋嘴角慢慢勾起露出一丝笑容,苏羽烟之前开车撞他,现在马上要被车撞。

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吧。

下一刻,陈锋身影动了,速度快的几乎要留下残影,赶在苏羽烟撞在跑车前,一把将其拉住。

苏羽烟尖叫了一声,在陈锋抓住她的那一刻,跑车从她面前掠过,带出的狂风吹得衣衫凛凛作响。

陈锋一手勾住她的细腰,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摁住苏羽烟胸口,防止她因为停不住脚步而身子前倾被跑车刮倒。

可是这好心的动作,却被苏羽烟一阵痛骂:“混蛋,拿开你的咸猪手。”

听到她的怒喝声,陈锋才意识到自己的鲁莽。

虽然他很想多感受感受,但是感受到苏羽烟那足以杀人的目光,还是讪讪的收回了双手。

他刚刚收回手掌,苏羽烟脚下不稳,身子一歪便一屁股摔倒在了地上。

“哎哟。”

苏羽烟疼的叫了一声,一时半会居然没办法从地上站起来。

“这可是你让我松手的,不关我的事。”陈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继续道:“要不,我吃点亏,帮你揉揉怎么样?”

他这么说绝对不是要占苏羽烟便宜,而是看苏羽烟实在是疼的厉害,想要用元力帮她减轻痛苦。

“你个臭流氓。”苏羽烟显然不知道陈锋的本事,脸色涨红的骂道。

她双手撑着地面想要起身,但是屁股实在是太疼了,挣扎了好一会依然没有从地上起来。

陈锋看着她,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苏羽烟只顾着起身,丝毫没有发现因为挣扎,短裙的裙角已经上扬,那诱人的风光顿时被陈锋尽收眼底。

这足以让无数男人热血沸腾的景色让陈锋愣了愣,心里暗自惊奇。

他十年没有回来,难道华国已经开放到了这个地步……

正在努力起身的苏羽烟似有所感,顺着陈锋的目光低头看去,才发现他居然盯着自己的,而且,她总算明白自己为什么感觉在出门的时候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

苏羽烟顿时羞的满脸通红,急忙用手里的香奈儿包包挡住乍泄的迷人风光。

因为羞愤的缘故,她暂时忘记了屁股的痛楚,单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臭流氓,你还看什么看?”苏羽烟看到陈锋还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顿时羞愤的喊道。

陈锋这才回过神来,情不自禁的摸了摸鼻子,咧嘴一笑道:“又不是没看过,再多看两眼又不会死人。”

“你说什么?你这个无耻之极的混蛋,流氓,人渣。”苏羽烟咬牙切齿的骂道。

自己救了她,就因为多看了两眼就被如此大骂,就算是一个脾气再好的人,也会有火气,更不用说脾气本就火爆的陈锋了。

他脸上露出了充满邪异的笑容,眼神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苏羽烟,坏笑道:“流氓?你说的这个流氓该不会是你吧?啧啧,看你还挺高冷的,上班居然真空,真奔放,真前卫,你家里人一定不知道这件事情。”

“你……”苏羽烟被说的面红耳赤,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混蛋,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混蛋!

她习惯不穿衣服睡觉,要不是上班迟到,也不会忘记这种事情。

一想到这里,苏羽烟心里对陈锋的怒意更是激增,要是有特效的话,一定可以看到她脑袋上喷发着火焰。

她左右看了看四周,幸好周围没有其他人,要不然她就没有脸见人了。

长这么大,连恋爱都没有谈过,这身子依然冰清玉洁,但是,在短短的时间,却被一个男人不断侵犯。

特别是陈锋的话,实在是太气人了。

换做是谁,都会抓狂!

就在这时,之前险些肇事的跑车突然开了回来,一个穿着名牌衣服,打扮非常时尚的小白脸从车里走了出来。

“羽烟,你没事吧?”小白脸快步走过来,一脸关切的问道。

苏羽烟看到小白脸脸色顿时一变,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没事。”

“都怪我,差点撞到你,让我爸妈知道肯定要骂死我,差点把他们喜爱的儿媳妇撞到。”小白脸一脸自责的说道。

听到小白脸的话,本就因为陈锋而恼羞的苏羽烟,如同被点燃了火药一般,没好气的喊道:“王旦,你说话注意点,谁是你们家的儿媳妇,婚事是我爸妈决定的,可不是我的意思,你以后少来烦我。”

“羽烟,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正所谓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做主。”王旦一副摆道理讲事实的姿态,继续道:“再说了,你现在又没有男朋友,为什么就是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呢?”

可能早就被这个王旦的小白脸烦透了,苏羽烟下意识的喊道:“谁说我没有男朋友?”

“啊?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王旦大吃一惊,不过很快他便笑了:“我知道你是在骗我,想让我知难而退,羽烟,我可不会那么简单就松手哟。”

说完话,还朝苏羽烟抛了个媚眼。

陈锋不知道苏羽烟是什么感觉,总之他感觉鸡皮疙瘩已经快掉一地了。

“我骗你个大头鬼。”苏羽烟显然也很反感,没好气的骂道。

“好啊,你要是没骗我,那你就找你所谓的男朋友出来,让我瞧瞧。”王旦一副气定心闲的模样,不急不缓的说道:“要是你真的有男朋友,我就退出。”

“这……”苏羽烟顿时语滞。

她没有想到王旦居然会如此不要脸,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这个王旦还死缠烂打,她眼睛四处乱瞄,似乎在想应对的注意。

很快,她便把目光锁定在一旁看热闹的陈锋,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看到苏羽烟的目光,陈锋心中一惊,此刻他有一种要被人祸害的感觉。

他心里有一种很不妙的想法,不要啊,我只是一个路人甲,一个跑龙套的……

陈锋在心里嘀咕着,可是老天爷就是这么调皮,不想来什么他就偏偏来什么。

“喏,他就是我的男朋友。”苏羽烟伸手指着陈锋,说出了这么一句开天辟地,足以载入陈锋风流史册的话。

虽然陈锋很混蛋,但是至少比王旦要强一些,先把王旦打发了,再慢慢收拾这个混蛋。

苏羽烟在心里嘀咕了一声,为自己这个急智默默点赞。

第9章 打小白脸

陈锋表示很郁闷,本着看好戏,抱着当忠实观众的心态,这下子直接从观众成了演员,完全没有思想准备。

从龙套路人甲,成了主演男一号,这角色转变的有点快,不过还好,陈锋适应能力非常不错。

要不要帮苏羽烟?

和苏羽烟相比较,显然在陈锋心里,那个小白脸实在是不足道也。

毕竟,帮助美女可是陈锋的良好品质。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陈锋便做了决定,毕竟,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嘛。

“羽烟,这小白脸是谁啊?”陈锋说着话,脸上挂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走过去伸手揽住苏羽烟的腰身。

既然你说我是你的男朋友,那么抱一抱搂一搂,你一定不会介意的。

让他从观众成了主演之一,这就权当是福利了。

苏羽烟被陈锋的手臂揽住,身体不由得一僵,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她本能的挣扎了两下,可是她一下子根本挣不开,而且要是挣扎的太过,很容易被王旦发现不对劲。

苏羽烟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任由陈锋的手掌在自己腰际缓缓摩擦。

敢吃老娘的豆腐,她已经下定决心,等打发王旦离开,一定要这个无耻之徒好看。

在羞愤的同时,苏羽烟心里也浮现出一丝特殊的感觉,那是被保护的安全感。

被陈锋抱着,她有一种天塌下来也不怕,有她身旁这个男人顶着的奇怪念头。

她的呼吸加重了几分,便闻到从陈锋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淡淡的烟草味道夹杂着男人气息,让她不禁有些晃神。

有便宜不占是傻子啊!

陈锋放在苏羽烟腰间的手掌很是不安分,正在不断的画圈圈摩擦着,尽情的吃着豆腐。

感受着怀中的苏羽烟身体慢慢软下来,陈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妞看起来真的是个雏,估计连男人都没有接触过。

一想到这里,陈锋心里便浮现出了很多恶趣味的念头,放在苏羽烟腰间的食指和大拇指轻轻一扭。

原本陈锋还只是慢慢地抚摸,苏羽烟还能够忍受,这突然被捏,她差点叫出声来。

强忍着张嘴呻吟,她扭过头来眼神恶狠狠地瞪了陈锋一眼。

可是这眼神,在王旦眼中,那就是情侣之间的嗔怪了。

王旦的脸色阴沉,眼神阴狠的盯着陈锋。

他上下打量了陈锋一番,看其穿着一身地摊货,明显就是一个穷吊丝。

苏羽烟怎么会看上这种穷小子,王旦心里疑惑不解。

而且,在之前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苏羽烟谈男朋友的消息,这家伙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虽然王旦心里很疑惑,但是却有些相信两人之间是情侣了。

不得不说,陈锋是一个非常好的演员。

在苏羽烟伸手指着自己说话时,他神色非常的淡然,并没有露出丝毫的犹豫或者惊讶。

而且,他还微笑着走上来打招呼,顺手揽住苏羽烟的细腰,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点做作。

再加上被陈锋搂住的苏羽烟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反常,仿佛两人已经很亲密了,这在外人面前搂搂小腰算不得什么。

若是两人不是男女朋友,王旦都有些不相信了。

“老公啊……”苏羽烟拖了个长音,原本她是不打算喊这三个字的,主要是她发现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陈锋的名字。

“嗯……”陈锋微微颔首,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心里已经爽翻天了。

虽然没有真的征服苏羽烟这个高冷女,但是听着她张开樱桃小嘴喊自己老公时,心里依然有一种征服的快感。

“这位是华海王家的少爷王旦,这段时间一直在纠缠我。”苏羽烟顿了顿,继续道:“早知道我就该早些把我们的关系公布出来,也就没有这些麻烦了。”

听着苏羽烟无比流畅的话,陈锋默默地在心里给她点了个赞。

果然是在职场混迹的都市丽人,这演技,他都有些自愧不如,真是专业啊。

“这名字还真是有些怪,呵呵……”陈锋干笑了两声,急忙把脸上的嘲讽神色收起来,笑眯眯的伸出手:“王公子,久仰大名,我叫陈锋,是羽烟的男朋友。”

正在沉思的王旦看到陈锋朝自己伸过来手,却根本不打算搭理。

无论这家伙是不是苏羽烟的男朋友,他都不可能放弃苏羽烟这个大美人的。

作为华海市数一数二的家族,王旦这个唯一的继承人,自然是人上人。

从小到大,只要想要得到的,就肯定会有人双手奉上,无论对方到底是不是心甘情愿。

“陈锋是吧?看你长得人高马大的,居然是个小白脸。”王旦脸上挂着讥讽的神色,冷笑道:“不就是要钱嘛,我可以给你,只要你现在离开她,因为,我和羽烟很快就要订婚了。你嘛,不要痴心妄想,不然小心鸡飞蛋打。”

这话说的铿锵有力,丝毫不掩饰其话语之中的威胁语气。

没有等陈锋说话,苏羽烟便勃然大怒,沉声道:“王旦你能不能要点脸?可是你说的,只要我喊来男朋友你就退出,现在说这话,是当自己是放屁吗?”

苏羽烟愤怒到了极点,嘴里不断发出粗鄙的词语,当然从这样的美女口中发出来,依然是悦耳无比。

主要是陈锋觉得悦耳,看向王旦的神色有些戏虐,被美女这么骂,他一定很不爽吧。

王旦即便是厚脸皮,被苏羽烟这么骂也不禁老脸一红,说道:“羽烟,我不管你是从那里找来的穷鬼男朋友,你们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告诉你,你只能是我的。”他说完话,扭头看向陈锋,语气恶狠狠地说道:“穷比,赶紧滚蛋,不然我会让你后悔出现在我面前。”

苏羽烟被他气的是浑身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陈锋知道,该是他这个主演出场的时候了。

原本他还本着打酱油的原则,安静的充当苏羽烟男朋友,其他的事情他们自己解决。

可是这个王旦居然敢威胁他,他堂堂兵王“凶锋”,岂能被这种小白脸威胁。

这要是传出去,他还要不要混了?

“小白脸,你叫王旦是吧?有点钱就敢这么牛逼,老子是穷有如何,打你分分钟的事情。”陈锋朝着王旦挥了挥拳头,沉声道:“以后不要纠缠我女朋友,不然把你打成王八蛋。”

“噗嗤。”

苏羽烟听到这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王旦脸色一变,怒声喝道:“你敢打我?”

“打你怎么滴?”陈锋不咸不淡的说道。

“知不知道老子是谁?”王旦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冷笑着说道。

“我他么管你是什么东西。”陈锋撇了撇嘴,淡淡然的说道:“我只知道,你再废话很快就成王八蛋了。”

“看起来你还不知道华海王家,我家族的产业遍布全国,华海的天辰集团就是我家开的。”王旦冷声喝道。

陈锋虽然不知道什么天辰集团,但是从他口中可以听出,他家很牛逼。

但是,他家牛逼,管他陈锋什么事。

“你很牛逼啊。”陈锋看着他,冷笑着说道。

听他这么说,王旦冷笑了两声,以为陈锋是害怕了,顿时神色变得嚣张了起来。

“知道就行,赶紧滚蛋吧。”他飘飘然的说道。

“滚你麻痹啊。”陈锋懒得和这小白脸废话了,一巴掌直接抽了上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乍响,只见王旦的左侧脸颊肉眼可见红肿起来。

陈锋并没有下重手,不然他可就不能站着,而是躺在地上等待120了。

即便如此,王旦也被抽蒙了。

他都已经报了身份,眼前这个穷比居然还敢打他,他是不想活了吗?

“你敢打我?”王旦回过神来,神色狰狞的喊道。

陈锋掏了掏耳朵,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打你怎么滴,不服你咬我啊?”

“你……你死定了。”王旦怒吼道。

陈锋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冷,沉声喝道:“你信不信会比我先死?”

王旦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张了张嘴巴愣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你……你敢杀我,我家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他看着陈锋的眼神,知道眼前这人真的敢杀人,他家里也有这样的保镖,眼神和陈锋相差无几。

“你再废话,天王老子都保不了你。”陈锋脸上挂着不耐烦的神色,冷声喝道。

他现在只想快点打发了这个小白脸,然后回归龙套,去找保安室应聘保安。

“你……你……”王旦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

“你什么你,趁着老子心情还不错,赶紧滚蛋。”陈锋说着话,在苏羽烟腰上又捏了几下。

等王旦滚蛋以后,他可就要没有这样的福利,现在自然是要多捏几下。

毕竟,他为了这个苏羽烟得罪了王旦。

“你……你有本事别走,让我去叫人。”王旦说着话后退了两步,咬牙切齿的喊道。

陈锋嗤笑了一声,朝他挥了挥拳头,做出一副要冲过来打他的动作。

王旦吓了一跳,忙不迭的转身就跑。

陈锋看着他逃走,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这种二世祖,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等王旦开着跑车离开以后,陈锋咧嘴一笑,说道:“老婆,小白脸走了,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别乱叫,谁是你老婆。”苏羽烟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松开我。”

陈锋讪笑了两下,把手从苏羽烟腰际抽出来,叹息道:“典型的卸磨杀驴啊。”

“哼,要不是看你帮我赶走了王旦,我绝对饶不了你。”苏羽烟冷哼了一声,沉声说道。

“我那是为了真实一些,不搂着你,王旦那小白脸能相信嘛?”陈锋义正言辞的说道。

“哼,懒得和你说话。”苏羽烟恢复了高冷的姿态,看了眼他说道:“王旦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不过他暂时应该不会找你麻烦,不过等他找你的时候,你可就麻烦了。”

她的话,看上去是善意的提醒,但是实际上却是在幸灾乐祸。

陈锋听到这话,淡然一笑:“我这人就是不怕麻烦,一个公子哥,我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

在他说话的时候,苏羽烟一直在关注着他的神色,发现他真的没有露出一丝怯意。

他到底是什么人?

穿着一身地摊货,看上去如同农民工一样,嘴里手里很不干净,行事如同流氓一般。

但就是这样的人,在昨天她那种情况下,竟然没有趁机侵犯她,甚至用一种不知名的手段帮她解除了药效。

抱打不平,充满正义感,说话痞气十足,趁机占便宜,这矛盾的情况在陈锋身上和谐的体现出来。

女总裁的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女总裁的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展讯 | 西安高新区美术家协会成立暨"心归"书画艺术邀请展

    主办单位:西安高新区党工委宣传部、西安高新区美术家协会协办单位:力邦美术馆展览时间:2018年1月23日—27日开幕时间:2018年1月23日下午2:30展览地址:西安锦业路1号都市之门会议中心一层参展画种:中国画、书法、油画、版画、水彩、水粉等特邀媒体:雅昌艺术网,陕西资讯网,水墨风华,文化艺术报,金狮华纳,水墨中国,凤凰头条,搜狐网,力邦艺术港,艺空联盟文化高新谋巨篇妙笔绘就新蓝图长安圣地,人文荟萃,积淀厚重,翰墨飘香,声名远扬。2000多年的历史,孕育了“兼容并蓄,崇文尚礼”的长安文化,也

  • 热烈恭贺著名油画家张维源老师入驻墨缘斋文化网

    张维昌,笔名张维源,1961年出生于山东省安丘市。善于油画(刀画),追求唯美、大气的艺术风格。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北省美协会员、中国刀画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翰墨艺术研究院理事,中国艺术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刀画研究会研究员,翰海刀画美术培训中心负责人,中央电视台七频道特别推荐艺术家。中国书画家杂志特邀画家。多次在大型书画展览中获奖.1977年漫画《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刊登在吉林日报。1982年9月油画《军人的爱》发表在《解放军文艺》杂志。1983年,油画《牧歌》刊登在《兴安盟日

  • 【创意城镇】8点让你了解松江区车墩影视小镇!

    松江区车墩镇作为全国第一批特色小镇,立足自身发展实际,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深入推进工业化、城市化和城乡发展一体化。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概况1车墩镇地处上海市西南近郊,松江区东部,是松江新城的重要组成部分,东临闵行经济技术开发区,西连松江工业区、北靠沪昆高速公路,南隔黄浦江与叶榭相望。车墩镇区位交通便利,国道(320国道)、高速公路(G15、S32)、金山铁路支线纵横贯通。镇域面积50.4平方公里,2015年,镇域常住人口19.3万人

  • 英伦生活摄影奖2017年度入选作品

    来源网络发布美行天下2017年度英伦生活摄影奖近日公布了获奖结果。最终,摄影师PaulCarruthers凭借一张拍摄沙滩上救生员的作品获得了本届赛事的总冠军及“工作中的生活”组第一名。英伦生活摄影大赛创立于2014年,以展示英国生活及文化为主题,本届赛事共分为9个组别,总冠军可获得价值7000英镑的索尼相机及镜头作为奖励,各组别冠军也可获得索尼相机一部。以下是本届赛事的部分获奖作品欣赏:总冠军及工作中的生活组第一名:PaulCarruthers乡村生活组第一名:JoTeasdale城市生活组第

  • 墨缘斋主张建忠书法、绘画双馨 作品深受大众喜爱

    2018年1月16日,笔者随同多位媒体人士到墨缘斋主张建忠位于北京凤凰岭的工作室采访,期间,墨缘斋主张建忠当记者面展示了他的提笔书法,并用提笔书法写下了“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记者注意到,墨缘斋主张建忠写的该幅行书作品显得十分秀气,据悉该幅作品深受收藏人士喜爱。此外,墨缘斋主张建忠在创作书法的同时,还专心绘画,在墨缘斋主张建忠的工作室内,一幅长约5米的画作格外显眼,据了解该幅画作是墨缘斋主张建忠最新创作的作品,目前即将完成。张建忠,号墨缘斋主,现为道教艺委会委员,国家一级书法师,京北画院

  • 高质量的公关活动策划方案,如何写?

    公关活动因为对于企业具有重大效益,往往能带来众多意想不到的效益,那么怎样写出高质量的公关活动策划方案?活动策划公司——湖南天泽传媒认为,写出高质量的公关活动策划方案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1、明白策划案面向的对象是谁。策划案要根据企业的产品和企业形象来定,自行车企业搞个和自行车相关的运动比赛会比较合适,大学迎新生晚会就不适合模特走秀,高端别墅促销策划个葡萄酒品酒会欣赏个钻石拉个小提琴很合适,雇个三流歌手唱歌就不合适了。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写案子的时候别糊涂就可以了,而且提案者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品位

  • 驻颜有术,不老女神的最多的生肖女,有你吗?

    生肖兔女兔兔们有着非常纯情的一面,兔兔女性格开朗,幽默,有兔兔女在的地方总是笑声不断,不喜欢与人争吵,但是她们也有她们自己的崇高理想,属兔女温柔贤淑,大方得体,她们一向对于自己各个方面的要求都是很高的,因为这个属兔女都会追求高品质的生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所以就会通过打扮来把自己装饰地更加特别美丽,让自己成为大家眼中的焦点。兔兔女的美丽是与生俱来,天生的时尚感,总能搭配出让人眼前一亮的风格,走到哪都是让人羡慕啊!驻颜有术,最可能成为不老女神的生肖女,被称为不老女神!生肖牛牛牛女面对自己的人生是十

  • 邻居家养的金钱树开了花,这狗年指定财旺运气旺

    花花前几日去朋友家做客,看到他养的金钱树竟然开花了,花花这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毕竟这金钱树是一种绿植啊,怎么会开了花呢?邻居说,金钱树是会开花的,但是不常见,所以她觉得自己很是幸运,还觉得这狗年是不是就要发财了。浇水金钱树的耐旱性很好,所以不能经常浇水。盆土比较干燥的时候,可以用喷壶喷洒一些水分。金钱树的根系很怕积水,一旦土壤出现积水,就容易烂根,所以在浇水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花盆的选择金钱树因为长得比较大,所以花盆最好选那些比较大比较深的,这样可以给根部提供足够的肥力。花盆的排水孔最好多一些,这

  • 记实! 旅行香港趣事!原创之四

    孙导游的提示起了作用,那些想吃零食的人把东西放了起来。旅游车启动了,那司机的话也出了口:“我们这车上装了76个探头,你在车上吃与不吃我们都清清楚楚!”那司机的话音刚落,就见一辆小车从某巷口冲了出来,这司机看那车的速度有点快,就猛地踩了一下刹车,刹车所产生的冲击力把我们同行乘客的一条腿给碰伤了,说来伤也没多重。就在大家都围过来问候同行乘客的伤情时,那香港交警的警车也到了,如果我们没记错,也就只有3分多钟的时间。可见香港交警的办事效率还是蛮高的。

  • 医学博士——何震宇书法作品

    何震宇,江苏南京人。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顾问、南京市青年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南京市书法家协会理事、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书法家,中国标准草书社社员。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