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天机神算》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19:42:51 来源:网络 []

小说:天机神算

第一章 桃花相上

我叫赵晓飞,今年十八岁,是一名高三学生,我从记事起就没见过爹妈,从小跟爷爷靠着一间扎纸铺混日子。阅读xbxys.com

因为做的是死人生意,所以我从小就被大家当成扫把星,人家把我爷爷当神棍,把我当小神棍,我长这么大,身边只有肖凡这一个兄弟。

今天放学的时候我发现一件反常的事儿,通常最后一个走的都是我和我的死党肖凡,但是今天我们班的班花李嫣然居然走的比我还晚。

李嫣然生的唇红齿白,面容姣好,不过最好看的还是她的眼。她的眼很长,上眼皮的弧度较大,眼角内部尖而向下凹陷,靠近山根,眼尾细而略弯,是典型的桃花眼。一笑起来眯成两道月牙儿,回眸一笑,让人心意荡漾,恨不得立马把她扑倒在身下。长有桃花眼的人,通常异性缘好,也正因为这个,她平时在我们学校那可是趋之若鹜,追她的男生都能组个加强连了。

我知道这些都因为我爷爷,在开店之前我爷爷是个算命先生,据说当时名头还很大,不过自从我父母过世之后他便不问世事,跑到江海这个小地方开了这扎纸铺拉扯我。阅读xbxys.com

不过他不想自己这一身本事失传,便教给了我,他还告诉我十八岁之前不能给别人看相,而且算命的从来不算自己,看相的也从来不给自己看,否则是要遭天谴的。但是我就偏偏不信邪,没事儿早起起床我就给自己瞅瞅,说不定哪天就轮到我走运了呢。

刚好我今天看自己的时候就有桃花缠身,看来搞不好能占个大便宜,而且我今天看她不同以往,平时稍显苍白的脸今天不知道是不是擦了粉,居然显出丝丝红晕,这可是桃花面相,说明她最近桃花泛滥,弄不好今晚就要破身。

看到四下无人,而且天色也不早了,我索性就直接跟在了她屁股后面,看看这桃花到底能不能落到我的头上,老实说,她这样儿的学霸型美女我还真没尝过是啥滋味儿的。

我们学校的位置很偏,所以一到晚上街上行人不多,我从后面一眼就能望到她。她走路的时候神色有些慌张,总是左顾右盼的看着街上为数不多的行人,像是怕被人撞见一样。

不过走着走着我就觉着不对劲儿了,这路咋这么熟悉,等我看见街头那个发光的大牌子的时候,我才猛地一拍脑门儿,这他娘不是离我们学校最近的那个如家嘛!

这小娘们儿果然有问题……

平时看着清纯可人的班花没想到居然是个婊子,估摸着她来也就是为了跟她男朋友,也就是我们高中的扛把子王虎上床。说明http://www.xbxys.com/

王虎那犊子仗着自己表哥是混社会的,平时在学校就是一副牛皮哄哄的样子。虽然大家都知道李嫣然是他马子,但是人家守身如玉,到现在俩人都没上过床,这也是我们学校一大笑谈,更是王虎的逆鳞,不过看样子这些都是谣传,俩人不定干了多少回了都。

一想到李嫣然这种窈窕傲人的身段被王虎那肥猪一样的身子压在下面,我心里就一股子无名之火。既然她是个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主,那可别怪我辣手摧花了!

虽然知道她是王虎的马子,但是我现在可是色胆包天,脑袋一热也不管她男票是谁了,直接在前面一个快要拐弯的胡同门口一把把她弄住,径直拖到了巷子里。

李嫣然被我捂着嘴,眼神里写的满是惊恐,以为自己是被绑架了,小脸吓得唰白。我带着她到了一个封闭的胡同根子,然后把她的嘴用我的舌头一堵,接着就开始直接扒她的衣服,想要霸王硬上弓。她可能是被吓坏了,加上贪生怕死,所以干脆也就牺牲色相保全性命,拼命地迎合我,还主动帮我把裤子脱了想给我口。推荐xbxys.com

正在我俩进行到激烈之处的时候,我头顶上不知道是谁家突然开了灯。她通过微弱的灯光看到是我,脸上的惧意顿时全无,一把把我推到了一边,大呼一声。

“原来是你?!”

第一章 桃花相下

李嫣然愣了半晌,然后估计是反应过来了,接着便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赵晓飞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还想碰我?你这是癞蛤蟆天鹅肉,你知道我老公是谁么?你信不信我让他弄死你?!”

妈的,这娘们儿平时看着蛮清纯的,想不到居然是这么个嘴脸,想拿王虎压我,不过被她这么一吼我也顿时清醒了不少,赶紧先把裤子提上,压低了嗓子。

“这事儿对你也不光彩,你是不会告诉王虎的吧?”

王虎可不是什么善主儿,我可不想得罪这么个煞星,搞不好以后学都上不安宁。

见我服软,李嫣然就跟小人得志一样,啪啪的用手甩在我脸上,打的我半张脸都火辣辣的疼。

“你行啊,小子,敢玩老娘!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明天我要是不让虎哥废了你,我他妈就不姓李!”

被她这么一恐吓我也是急了眼,一把抓住她的脖子就把她摁在了墙根儿上。

“你他妈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弄死在这儿?”

可能是被我凶神恶煞的样子唬住了,李嫣然的语气明显软弱了不少。小百姓养生网

“飞···飞哥你别生气,我肯定不会告诉虎哥的,而且···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你,求你放过我吧,我爸妈还在家等我回去呢。”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也是一软,我自幼没见过父母,况且我也只是想吓唬吓唬她,不过这种女人都是那种欺软怕硬的嘴脸,为了惩罚她我还特地把她干了一回,也当是让这个婊子长长记性。

第二天到了学校她一直眼神闪躲,不敢正眼看我,等到放学的时候我刚准备叫上肖凡回家,却被五六个人堵在了教室门口,带头儿的正是王虎。

王虎的外观可就不那么好看了,水桶腰,大象腿,小小年纪却挺着个啤酒肚,一副十足的地痞小流氓的形象。那脖子起码有我两握粗,绿豆小眼扫帚眉,口大方鼻,整个鼻孔都翻了上去,看着跟头牛犊子一样。

“小子,你嫂···嫂子,好···好玩不?”

王虎这货说话有点儿结巴,他嘴上叼了颗烟,一把给我摁在了教室的窗户上,皮笑肉不笑的跟我来了一句,看来李嫣然这婊子果然他妈的说话不算话,等跟王虎完事了我非扇蒙逼了她不可!

“虎哥你别生气,我就是给嫂子看看相,没干别的。”

啪~

我刚说完脸上就挨了一嘴巴,王虎瞪着他那绿豆王八眼直勾勾的看着我。来自http://www.xbxys.com/

“我去···去你奶奶个逼的,还···还···还他妈看···看相,你以为你···你他妈的是黄大仙啊!”

说完,一脚踹在我肚子上,疼得我冷汗直流,接着我就被他的几个小弟围住了,就在他们几个准备动手打我的时候,王虎突然一把拦了下来。

“这小子说他会···会看相,让···让他给···给咱哥几个看看,不准就···就···就打死他。”

几个人听了王虎的话更是一阵猖狂的大笑,看我的时候都带了一副看小丑儿的模样。

“来,先给老子看!”

一个模样儿精瘦的高个儿突然站了出来,一把给我提了起来。

反正我今年已经十八岁了,而且情况危急,如果我被给他们看相,怕是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心下一横,也管不得爷爷的叮嘱了。

“你爹妈死了······”

我瞪着他看了一会儿,冷不丁的冒出来这么一句。

“我去你妈的,敢咒我爹妈,弟兄们干他!”他把我甩在地上,一脚踩在我胸口上。

旁边几个人一看动手了,二话不说都往我身上招呼,不过打了还没几下子一阵电话铃声就打破了画面,那个带头儿打我的高个儿一愣,随即掏出手机接了个电话,王虎招了招手示意安静,几个人才停手。

不过接了电话没两分钟那高个儿就一脸煞白,手机也啪叽掉在了地上。

“咋了,三儿?”

王虎皱了皱眉头,晃了一下那个高个儿。

那高个儿看了王虎一眼,然后又瞅了瞅我,木讷的说了句:“我爸妈出车祸没了。”

第二章 悬针破印

相学中,手法不一,名目繁多。诸如骨相、肉相、形相、声相、行相、坐相等。单是面部,便分着九州八卦四季色,三停五官十二宫;四渎五岳八学堂,五星六曜十三正。

我先前之所以得出那高个儿父母身亡就是从他的面相上看出来的,他长得就是一副丧门星的样子,天生就克父克母。

这面相如果看克父母首先要看日角与月角,如果日角塌陷就先克父亲,而月角塌陷的就克母亲。然后我们需要看额头,发迹线太低了,压住了眉毛的人,多半会父母不全。

刚刚我看着这小子不仅日月双陷,发迹更是压住了整条眉毛,他这样的父母双亡就是个必然,如果还没死那也离死不远了。

而且这小子的印堂发青,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这印堂又叫做“泥丸宫”,更是人的命宫所在,命宫异常可是关系到一个人的生老病死,绝对马虎不得。

他印堂发青,证明这两天多半有伤病之灾发生,既然他现在好端端的站在我面前,那出事儿的就肯定是他的爹妈。

见我一语成谶,王虎也是坐不住了,叫了两个小弟跟着那个叫“三儿”的高个儿去医院看看,然后带着另外两个人拉着我径直去了学校门口的菜馆子。

待得酒菜上齐,王虎这才端起一杯白酒,站起身对我恭恭敬敬的一弓腰。

“没想到小老弟还是个能人,竟然能一眼看出我兄弟的家事,要不是这一个电话,我王虎今天可就错打了活神仙了,来,老哥敬你一杯,咱们过往的事儿就算翻篇了怎么样?”

王虎口口声声一个老弟一个老弟的叫,无非就是见我有两下子,觉得我还有点儿价值,想要拉拢我,这小子虽然在学校无恶不作,但是混了这么久自然也是长了些脑子,知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本来对他这种人不屑一顾,但是一想到我不给他面子的下场,也就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儿,卖给了他这个面子。

两个人酒过三巡,自然是勾肩搭背的熟络起来,王虎说既然是兄弟就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一听就觉得要坏事儿,果然,他跟我说有事儿要我帮忙。

王虎夹了一口菜,边吃边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知道他什么意思,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只能一咬牙一跺脚答应了。

“啥事儿?哥你说,只要是我能办的了,小弟嘴里绝对没有个不字儿!”

“够爽快~!我王虎就他娘的喜欢你这样儿的兄弟,你啊,去给我那个在道儿上混的表哥去瞅瞅,他最近家里不大太平,咱哥俩儿想法子闷他一棍子,让他吃个哑巴亏,事成之后,咱兄弟对半儿分咋样?”

王虎见我这么给他面子自然是心中大爽,伸出手冲我做了个捻钱的姿势,我还能不明白他肚子里打的什么主意?麻痹的,老子辛辛苦苦给人办事儿,你他妈搭个桥儿就想挣一半,自己表哥的钱你都敢黑,也是个狼心狗肺的玩意儿。

我心下冷哼一声,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这张兴龙可是我们路北这一片儿的黑道头子,我给他看相要是看的不准,还不得给他弄死?

王虎见我不很配合,一巴掌就拍在了我肩膀子上面,眯着眼威胁我:“你要是去了咱俩还是兄弟,你要是不去···哼哼,咱在说道说道你碰我女朋友这事儿!”

我被他吓破了胆,长这么大我啥时候挨过揍啊?吓得我连家也顾不上回了,直接就跟着王虎去了他表哥的公寓楼。

王虎他表哥叫张兴龙,道儿上混的都叫他一声龙哥,一开门的时候我就被他表哥的面相下了一跳,不愧是做黑道生意的,好重的煞气!

龙哥一听我是王虎带来看相的,而且还这么年轻,顿时就有些不耐烦,对着王虎数落了几句,接着便借口有事儿下了逐客令,摆明着不相信我的能力。王虎一看这架势赶紧朝我使眼色,我知道是时候露两手了,不然这生意肯定是要黄。

我对着张兴龙上下打量了一番,接着心里就有了底。

“龙哥,恕小弟直言,您家的孩子,最近状况不大好吧?”

王虎的表哥听了我的话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眼神也瞬间变得愈发犀利,瞪着我一字一句道:“小子,你敢调查我家人,就不怕我让你全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还瞪了王虎一眼,示意他不要多嘴,看样子是认为王虎事先把情况都告诉我了。

我冷笑一声,毫不示弱的跟张兴龙对视着:“龙哥说笑了,小弟哪里敢打听您的情况,只是您家这情况,全都写在了脸上,小弟就是想不看见都不行啊。”

“哈哈哈···好一个写在脸上,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怎么看清老子家里的情况,来,看吧!”

说完,张兴龙便在沙发上敞怀一坐,一种上位者的霸气尽显无遗。

我看着他的面相仔细打量了十来分钟,旁边的王虎更是急的满头大汗,一个劲儿的冲我挤眉弄眼,想来他也是知道自己的表哥这回是真发怒了,不然也不会被吓成这个样子。

“怎么样,你小子看出了什么?”

我笑着摇摇头,张兴龙面色一寒,声音更是比脸色冷上三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你俩就别想走出这间屋子。”

他的话音一落,四周突然围上来四个西装墨镜的大汉,一个个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看着我和王虎,似乎只要张兴龙一声令下,我和王虎就会被这群人撕碎一般。

王虎此时吓得都快尿了裤子,一个劲儿的跟张兴龙道歉,说我不懂事儿,让他别见怪。张兴龙不为所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凶芒毕露。

“我摇头不是看不出,而是感到惋惜,龙哥的千金怕是卧病在床很久了吧?我想不是您不肯花钱治,而是这医院也束手无策,至今都找不出病因吧?呵呵···病因都不知道,谈何对症下药?别怪小弟乌鸦嘴,您要是再不采取点儿什么措施,您那宝贝疙瘩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我话音刚落,其中一个大汉一把上前把我砰的一声摁在了桌子上。

“怎么跟龙哥说话呢?!”

张兴龙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放开,然后腾地一声站了起来,走到我跟前鞠了一躬。

“小老弟是有两下子的人,我闺女的病拖了也快半年了,各大医院跑遍了,和尚道士也找过了,没有一样见效,要是她再卧病不起,我都活不下去了···”

他说话的时候有些哽咽,能让一个黑帮大佬如此动容的也就只有亲情了。

我点了点头。

“医院看不出来是因为您女儿根本没病,和尚道士是抓鬼驱邪的,您女儿又不是鬼附身,自然也是不管用。”

“既然不是生病也不是邪物作祟,那我女儿究竟为何卧床不起呢?”

一旁的王虎也是点了点头:“对啊,为啥呢?”

没好气的瞪了王虎一眼,我便开始拉着张兴龙坐在了一边。

“不知道龙哥有没有听说过‘悬针破印’?”

张兴龙摇了摇头,我便开始解释给他听。

“悬针破印”很好理解,就是印上被插进了一根针,这根针立于两眉之间,而印堂则被古人视为在脸上显现的有无贵人相助或好运与否之相。印堂,主人的事业成败与一生祸福,看一个人的运气如何,主要以印堂的光泽和气色来断定。所以,一般来说,印堂应以平滑发亮为最佳。

悬针纹又称“斩子剑”,凡是此纹在身,子女不死也得脱层皮,这里不多说,大家看看当年贵为帝都市委书记陈某某印堂的“悬针纹“,就明白他们父子为何共同成为阶下囚了。而这位龙哥恰好就是悬针纹在身,不偏不倚的竖在额头中间的印堂上,你说这子女怎么能够安宁?

?悬针纹的出现绝非偶然,大多都是出生后长出的,而一旦长至破印程度,会事发突然,并在险要时刻再无贵人相助,那牢狱或殒命之灾也就不可避免了。龙哥因为常年做黑吃黑的活计,所以这悬针破印没法冲到他,自然是转移到了他的后人身上。

龙哥听了我的话大为惊奇,不敢相信自己女儿的问题竟然出在自己脸上这小小的两道纹上。

“小老弟只要是能帮我化解了这‘悬针破印’的灾祸,救了我女儿,要多少钱,你尽管开口。”

张兴龙也是被女儿的身体状况急的冲昏了头脑,加上我刚刚又一语中的她的情况,索性也就任由我狮子大开口。

只是这悬针纹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破的了的,欲令此纹消除,必须真诚忏悔,发誓积德行善从新做人。同时还应发大慈悲心,大力作功德,日积月累,勿令间断,只要如此行持,并坚持到底,持之以恒,这条纹路就会慢慢变浅,直至消失。

可是这性命攸关的时候,哪里有时间去慢慢积累功德?

龙哥听了我的话也是干着急,就在我们三个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我猛地一拍脑门儿。我没有办法不代表我爷爷他没有法子啊!我这点儿本事都是跟爷爷学的,他老人家一定知道如何化解这悬针破印之灾。

我把这事儿跟龙哥一说,他就急不可耐的亲自开车带我和王虎一路到了我家的扎纸铺。

天机神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天机神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总裁的恶魔小妻11章(第11章 演戏)

    原标题:总裁的恶魔小妻11章(第11章演戏)小说名:总裁的恶魔小妻第11章演戏他指的是叶倾颜那一盆栽砸出来的血印。叶朵朵立即又抽搭上了,“是,是她们刚刚拿盆栽丢我砸的。”果然,叶明远的脸立即黑了。此时梁芬和叶倾颜出来,叶朵朵瞄了叶倾颜一眼,畏惧般的往叶明远身后缩了缩,颤声喊了一声:“爸爸。”这一小小的动作,让叶明远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似的,隐隐有些疼。再看叶倾颜的时候,他的目光就严厉了一些,“倾颜你干什么?她是你妹妹,你怎么能用盆栽砸她?这像什么话?”叶倾颜楞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明远,

  • 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11章(第11章 洁身自好)

    原标题: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11章(第11章洁身自好)小说: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第11章洁身自好顾清欢醒来时已经入夜,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借着朦胧的月光便看到自己床边上似乎有个人影。“咳咳,夏暖,是你吗?”接着,那个人影似乎动了动,顾清欢这才看清,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月光微洒,映着他刀刻一般的面容更加清俊非凡,一双眼睛微微眯起,深邃的眼神仿佛像是磁石一般吸引着她的目光。她甚至忘记了尖叫,忘记了去深想这种时候自己房间里怎么会出现一个男人!俊美的男子她见过不少,她的表哥包括她那个渣爹,可是却跟

  • 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11章(第11章 又生一计)

    原标题: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11章(第11章又生一计)小说名称: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第11章又生一计“林总,晚上有个慈善晚宴,主办单位特别邀请您参加。”乔楚蔓是林慕琛的秘书之一,也是乔管家的女儿,是唯一一个不是以林慕琛女人的身份住进这幢大别墅里的女人。尽管乔楚蔓身材惊人,脸蛋绝丽,但她的到来,却丝毫没有勾起林慕琛的注意力。甚至自始至终,林慕琛都没有抬眸去看她一眼。他就那样淡淡的语气,不带一丝温度地回应道:“推了!”“是!”乔楚蔓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神色微微变了变,但林慕琛的话,她从来不会

  • 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11章(第11章 叔叔,我不小心把你女朋友裙子拽掉了)

    原标题: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11章(第11章叔叔,我不小心把你女朋友裙子拽掉了)小说: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第11章叔叔,我不小心把你女朋友裙子拽掉了淡漠冰冷的声音让人群自发的让开,挺拔冷峻的身影走过来。“景琛。”安雨欣一脸委屈的红着眼眶扑到江景琛的怀里,心底满是愤恨和气恼。该死的小屁孩儿,以后最好不要再让她遇见,否则一定给他好看!“怎么了?”江景琛皱眉把怀里的人推开,看着她梨花带泪的模样,心底莫名有些烦躁。“你是她男朋友吧?你知不知道……”热心群众一脸义愤填膺的把刚才亲眼所见事无巨细的转述了

  • 黄河鬼妻11章(第十一章:抢亲)

    原标题:黄河鬼妻11章(第十一章:抢亲)小说书名:黄河鬼妻第十一章:抢亲曹叔话音刚落,村巷里便传来了老疯子的声音。“陈文良,你老婆的病可好些了?”大家纷纷扭头看向村巷,老疯子果然带着一个穿着黄袍的和尚来了。“多谢老神仙,按照老神仙的吩咐,吃了河里打来的鱼,我老婆的病好多了。”“嘿嘿。”老疯子冲着陈大伯一笑,说道:“好了就行。”豪爽地说了一句,老疯子注意到了我,走过来看了看我,脸色一变,说道:“娃子,这两天,村子里有没有出什么怪事?”我想着爷爷的事情,心里很是悲伤,不愿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唉。”老

  • 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11章(第十一章 林影影的到来)

    原标题: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11章(第十一章林影影的到来)小说书名: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十一章林影影的到来“萧哥哥,我们赢啦。”盖娇柔突然扑到萧何的怀里,这一扑不要紧,萧何刚放下的心再一次悬了起来。一股阴寒的杀气在他身旁激荡而起,萧何心道不秒,赶忙推开盖娇柔飞一般的逃离体育场。可还没等他逃几步呢,陈震先一步挡在了他身前,从怀里拿出一份协议递给了萧何,“萧先生,您赢得了这场比赛,车钥匙还您,还有这一千万支票,请您一并收好。”接过钥匙和支票,萧何大脑一时有点晕,他手里这两样东西随便一件都能让一般人这辈

  • 温柔的背叛11章(011 报复)

    原标题:温柔的背叛11章(011报复)小说名:温柔的背叛011报复龚主任看到我手机上的视频画面之后,原本嚣张愤怒的神情一下就消失了,他满脸震惊的看着我说道:“你个混蛋,居然偷拍我!”说着龚主任就要上来抢我手中的手机,但是我直接躲避了开,然后说道:“龚主任,你要是不想你的老婆和学校领导知道你和陈瑶的事,你就给我老实点,不然你应该知道主任潜规则女老师,会有什么后果吧?这么影响社会风气的事情,恐怕你这个主任是干不下去了。”龚主任听我这么说立刻不敢动了,原本愤怒的发红的脸此刻变得十分精彩,一会红一会白的

  • 谢谢你,不娶我11章(第11章 我永远远也不会原谅你的)

    原标题:谢谢你,不娶我11章(第11章我永远远也不会原谅你的)小说名称:谢谢你,不娶我第11章我永远远也不会原谅你的经理连忙推了推我的胳膊,小声说,“阮棠,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陆总的话吗?”我笑了笑,“陆总想喝咖啡,去大厅里点一杯即可。我虽然是服务员,可陆总一非老板,而非顾客,我似乎不必接受这样的指使。”我是回答经理,可话却是说给陆箫仪听的。“你瞧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经理正要责备我,陆箫仪突然摆了摆手,“没事,你先出去吧。”经理点点头,带上门走了。陆箫仪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沉声开口,“一周之前

  • 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11章(第十一章:首次向大胸妹和解)

    原标题: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11章(第十一章:首次向大胸妹和解)小说名: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第十一章:首次向大胸妹和解夏天听后看向自己常坐的位置,真是冤家路窄,这里都能碰到她……很无奈的走向韩小雨坐的方向,一脸讨好的说道“咳咳,你好,美女,这个位子是我经常坐的地方,你看是否可以割爱一下?”要是平时遇到这种情况,韩小雨也就行个方便,但是韩小雨看到说话的是人是她最讨厌的人时,本来好一点的心情瞬间压不住了,大声说道“你这个人,怎么那么讨厌啊,都跟踪到这里来了?你到底什么意思,总是和我过不去,你在这样,我就

  • 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11章(第十一章 同归于尽)

    原标题: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11章(第十一章同归于尽)书名: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第十一章同归于尽童浩翻了个白眼,感情弄了半天陈发儿还惦记着小裙子呢。小裙子在吃鸡里面可算最贵服饰之一,由于开出的几率较低,才导致价格一路狂飙,前段时间成为了《绝地求生:大逃杀》的市场单件物品价格NO.1,单条求购价格已经达到5000;而在大量白裙子上架后,目前价格也在2000上下。很多男性玩家在游戏里面的人物角色是男性,但却喜欢穿个小裙子,露出两条满是腿毛的大腿,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活脱脱的女装大佬,童浩就是其中之一。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