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婚谋已久:首席老公缠到底》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19:22: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婚谋已久:首席老公缠到底

第001章 丈夫的秘密

夜深。原文xbxys.com

偌大的房间内,季新晴虚弱地躺在床上,因发高烧,脸部发烫,很是难受,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

抚摸着四岁小女儿的头发,季新晴嘴角泛起了一抹苦涩,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半年来,她收到了无数张照片。

每张照片上,都是一男一女进入酒店的背影……

举止,很是亲密。

女子的背影,靓丽高挑。

而照片上的男人,季新晴再熟悉不过。

是她同床共枕了六年的丈夫,孟秦阅……

“嘟嘟——”短信再一次发来。最新最热小说《婚谋已久:首席老公缠到底》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季新晴的指尖哆嗦了一下,这才点了进去。

熟悉的酒店,熟悉的背影……

季新晴忽然感觉呼吸有些吃力,费了好大劲,才点开了第二张照片。

那是一个房间号,以及一张开房证。

签名的,是她的丈夫。

时间,今晚九点多……

季新晴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身子都跟着颤抖了。

紧闭着眼,死死捏着手机。

这半年来,为了家庭,为了孩子,她还是选择了相信丈夫,可她每一次好不容易坚定下来的信任,在收到新的照片时,都会被击的溃不成军。原文xbxys.com

季新晴忽然感觉头疼的厉害,深吸了好几口气后,终于还是蹑手蹑脚的下了床。

季新晴忍住身体的不适,出了孟家大院,在路上拦下一辆车,直接报了地址。

坐在车上,季新晴恍惚地望着窗外迅速往后倒退的树木。

和孟秦阅,从大学时期起便在一起了,大学毕业后,她顺理成章地嫁给了他。

到现在,季新晴都还记得,他们的结婚典礼上,他深情的目光,还有台下宾朋满座的祝福……。

结婚六年来,除了婆婆和小姑难伺候一点,她觉得自己过的很幸福。

除了一样,嫁给孟秦阅六年,他因为性无能一次都没碰过她。来自xbxys.com

连她的女儿,都是在五年前去医院做的试管婴儿。

季新晴本以为他是真的身体有恙,却没想到,他竟然和别的女人开了房……

到了地点,司机的催促,打断了季新晴发散的思绪。

下了车,季新晴走到今世缘大酒店的门口,脚步突然迟疑了起来。

徘徊着,不敢走进去,也不愿意面对。

终究,季新晴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来面对丈夫和其他女人在开房。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季新晴下意识地循着声音望过去。

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了她的不远处。阅读http://www.xbxys.com/

漆黑的夜幕里,车子像头猛兽,阴森森的蛰伏在那里。

深冬的天气,因为感冒,季新晴冷的直哆嗦,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

这半年来,忍够了!

她的丈夫可能给了别的女人幸福,却只给了她一段虚情假意的婚姻!

咬紧了牙,季新晴最终朝着酒店里走去。

走到了门口,季新晴确定之后,偷偷的贴耳上去。

不知是不是屋子隔音效果太好,季新晴什么都没偷听到,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拨了孟秦阅的电话。

过了一会,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了孟秦阅一如既往的关怀声,“喂?新晴么?怎么这么晚了打电话?还不睡?别太累着了。”

那一份恰到好处的温柔,是季新晴当初选择他的理由。最新最热小说《婚谋已久:首席老公缠到底》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可当孟秦阅的声音,透过那一扇薄薄的门,传入季新晴的耳中时,她的眼眶再一次红了。

季新晴差点哭出声来,连忙吸了吸鼻子,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些,压低了声音问,“秦阅,你在哪啊?怎么还不回家?”

孟秦阅顿了顿,才回道:“还能在哪,当然在公司了,我还在和一名客户谈生意,可能会回去晚些,你和小阑珊别等我了,先睡吧,你这些日子正在生病,家里家外的忙活,别累着了,我这边还在忙,挂了啊。”

不等季新晴再说些什么,孟秦阅便挂了电话。

听着听筒里面的嘟嘟音,季新晴木讷地将手机塞回包包,一墙之隔,她和丈夫之间却如同隔了好几个世界。

六年了。

从恋爱开始,一直到现在。

季新晴为这段婚姻付出了太多太多。

不仅仅是青春,更多地还是为了这个家。

忙前忙后。

任劳任怨。

可是最终,换来了什么?

婆婆和小姑子的的冷嘲热讽,酒店内一对狗男女的翻滚。

眼泪再一次流下来了,季新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决心,用尽最后一道力气,抓住了房门的把手。

咔嚓一声。

让季新晴没想到的是,房门竟然开了。

顺手打开了房门,季新晴拖着虚弱的身体,直接进入了房间。

迎面而来的,正是正在脱外套的孟秦阅。

孟秦阅身子一怔,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季新晴就这么死死地盯着孟秦阅,眼泪顺着脸颊,一直流到了衣服上,颤抖着身子,季新晴一下子冲了过去。

“孟秦阅,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这就是你所谓的在办公室开会?”

“六年了,我们结婚六年了,我是你老婆啊。”

“你竟然背着我,在这边,和其他的女人开房。”

“孟秦阅,你简直不是人,你这样做,你对得起我,对得起我们的孩子吗?这六年来,我为你,为了这个家,我付出了多少!!!”

季新晴像是发了疯一样,推开了孟秦阅,然后从卧室找到了床边,再到床边找到了卫生间,可是,让季新晴不可思议的是,房间内,竟然只有孟秦阅一个人……

衣柜。

还有床底。

只可惜,还是没有人。

正在季新晴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口突然走过来一个女人,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

三个人瞬间对上了目光。

孟秦阅脸色一缓,一把推开了季新晴,冲着外面的女人说道,“小琴,你来了,我这边的合同,和资料已经准备好了,你今天夜里就辛苦点,整理出来,明天一早,五点钟,就要给周总送过去。”

“啊,这个,我知道了孟总。”小琴笑了一下,然后接过了手中的文件,随后说道,“孟总,幸好,你电话打得及时,要不然这么晚了,我都要休息了,这位是嫂子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孟总,晚安。”

“好。”

小琴走了,孟秦阅顺带着关上了房门。

砰的一声,吓了季新晴一跳。

脸色阴沉的难看到了极点,孟秦阅整理了一下领带,顺势扯了下来,然后才看着怔在门口的季新晴说道,“新晴?说说吧,你来这里做什么?”

语气不温不火。

但是,季新晴很明显的看到,孟秦阅生气了。

季新晴有些不知所措,吱吱呜呜的,半天没有说出来话。

季新晴本以为那些照片,可以说明一切。

本以为那条信息,可以抓到老公。

鼓起了太大的勇气,本以为这半年来,所受的折磨和痛苦,在今天晚上就可以结束了,可是……

季新晴突然感到有些羞愧,低下头,虚弱的说道,“我……我以为你们……”

将领带重重地扔在了地上,孟秦阅冲着季新晴吼道,“你以为什么?以为我和她来开房?”

季新晴一下子慌了。

“季新晴,我累死累活的在外面谈生意养你们娘俩,大半夜的不能回家,你还以为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还跑来查房?季新晴,你怎么能这么想,结婚六年了,我孟秦阅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

“我……”季新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看到孟秦阅真的发火,生气了,她本来还想将那些照片拿出来,可是现在,似乎都有些多余了。

孟秦阅再次说道,“结婚六年了,都老夫老妻了,我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再说了,我那方面有问题,你不知道吗?”

“我是知道,可是……”

“可是什么,为了这单生意,我追了周总半年,他今天凌晨才能到,明早就要走,这边的房间也是为他准备的,为了这一切,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吗?我不这么做,谁来赚钱养家,一家老小,都要喝西北风去吗?如果我不做这一切,难道明天去追他的飞机吗?”

季新晴更加羞愧,她走过去,想去拉孟秦阅的手,低声道:“秦阅,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这样,对不起,今晚我留在这里陪你吧,好不好?”

孟秦阅却把她的手用力挥开,“啪”的甩了她一耳光,咬牙说:“季新晴,你马上给我滚,滚,我在酒店办公,为了怕你怀疑,故意说成是在办公室,可是你呢?来查房?亏你想的出来,滚!!”

第002章 顺风车

本就发着烧,季新晴被孟秦阅打的脑袋嗡嗡作响,然后一屁股倒在了地上。

可她刚想再张口说些什么,孟秦阅就已经转过了身,再次咬牙说道,“你给我滚!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季新晴勉强站了起来。

孟秦阅的一番话,合理的解释了今晚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但是,想起手机里那么多的照片,季新晴仍旧觉得不安。

她现在很清楚,孟秦阅此刻正在气头上,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也不敢再问什么。

季新晴只是望着他冷漠的背影,然后愧疚地说道,“对不起秦阅,是我误会你了,小阑珊还在家里等我,那我、我先回去了,你忙完后也早点回来。”

没有等来孟秦阅的回复。

季新晴有些失望,然后就走出了宾馆。

这场感冒来势汹汹。

头疼的像是要炸开一样,眼前也一阵阵的发黑。

季新晴走在马路上,眼前突然亮起刺眼的白光。

她下意识地抬手挡了挡。

可她的脚突然一软,头直接栽了下去。

耳边跟着响起一道刹车声。

有急切的脚步声走近,“小姐,你没事吧?”

很悦耳的男声,季新晴勉强撑起身子,看向来人。

天色漆黑,透过打在男人身上的昏黄灯光,季新晴看到男人鬼斧神工的脸,五官好看的让人不敢直视。

季新晴并未意识到此时的自己有多狼狈,她只是冲着男人摇了下头,开口说道,“我没事。”

季新晴又吃力地站了起来。

可还没站稳,她的身子又倒了下去。

男人及时扶住了她,他清楚的看到了她脸上的巴掌印,眸底瞬间闪过一道异色,随后又歉意地说道,“抱歉小姐,刚刚是我没看到你,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家吧?”

季新晴立即从他怀里退了出来,拒绝了他的好意,“不用了先生,你的车子没有撞到我,刚刚是我自己不小心。”

男人站那不动,“小姐,已经这么晚了,你确定你还能打到车?还是说你想在大马路上将就一夜?”

季新晴一愣,她随即扭头望向街道。

空无一人。

默了默,她只好捏紧了包,不好意思地开口道,“那麻烦你了先生。”

男人轻轻笑了起来,然后很绅士地帮她开了后座的车门,“上车吧小姐。”

男人系好了安全带后,才又开口问,“小姐,你要去哪里?”

一直被“小姐小姐”的叫着,季新晴有些窘迫。

她一抬头便对上了后视镜里男人的眸,很幽深。

只一眼,她又慌忙低下了头,小声地回道,“你载我到青禾路就可以了。”

顿了顿,又补充道,“我叫季新晴,先生不必那样叫我了。”

男人笑了一下,“哦?季新晴么?”

很奇怪,男人说出这三个字时,季新晴仿佛听出了一丝格外的味道。

引擎缓缓发动,车子也渐行渐远。

车内很安静,谁也没有主动开口讲话。

季新晴也一直把目光放在车外。

可望着望着,她就忽然觉得男人的脸有些脸熟,似乎,她曾经在哪见过,可她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

季新晴又悄悄的扭过头,准备一探究竟。

男人此时也恰好把目光落在了后视镜里,季新晴猝不及防地对上了男人漆黑的眸。

季新晴看到男人揶揄地勾起了唇,“怎么了,季小姐?”

男人笑的时候,嘴角仿佛掺杂了一丝邪气。

季新晴只觉得双颊火燎似的发烫,她对男人礼貌地笑了下,然后再次扭过了头。

又开了一会的车,男人才开口问,“对了季小姐,你到酒店是来找人的吗?”

不提还好,一提起酒店的事,季新晴的心情就变得沉重,可在陌生人面前她又不好表露什么,只好故作轻松地笑了,“嗯,是来找人的,我丈夫在那办公,我就过来看看他。”

“看样子,你和你丈夫的感情还挺好的。”

季新晴勉强咧了咧嘴角,“是呢,我们都结婚六年了,一直很幸福。”

男人没有再说话。

“啊到了!就是前面,麻烦先生你停下车吧。”

季新晴下了车,再次跟男人道了谢,“今晚真是麻烦你了先生,那车费——”

男人只是道了声“不用。”

然后就开着车离开了。

等到季新晴朝着孟家大院走去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竟然连男人的姓名都没有问。

她转过头望去的时候,只望见两盏渐行渐远的车尾灯。

季新晴忽然感到有些庆幸,要不是今晚碰见了这位好心的男人,她还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家。

随后,季新晴又朝着孟家大院走去……

而此时的酒店——

季新晴离去后不久,那位叫做小琴的女人又轻车熟路地回到了孟秦阅的房间。

孟秦阅此时正好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女人走到了他身边,拿起干毛巾帮他擦起了头发。

擦到一半的时候,女人便停下了动作,然后顺势坐在了孟秦阅的腿上,轻声诱惑道,“秦阅,既然你老婆已经走了,那我们……”

孟秦阅眸一暗,然后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第003章 来自星星的孩子

季新晴很快便回到了孟家。

她换鞋进了客厅,看到管家正不安地站在楼梯口处,一脸为难。

二楼也紧跟着传来一道尖锐的嗓音。

“你个不省心的东西!投胎到什么地方不好,非投胎到我们老孟家,是个没把子的就算了,还不会开口讲话!”

“看什么看!再盯着我,我明天就把你送走!”

“你和你那个母亲一样,简直就是个麻烦精,只会浪费我们老孟家的粮食,早晚有一天我会将你们娘俩送走!”

季新晴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管家此时又为难地说道,“对不起少夫人,夫人好像喝了点酒,我没能拦住她,小小姐她——”

季新晴没说什么,抬脚迅速上了楼。

卧室的门是敞开着的。

季新晴看到孟阑珊垂着头坐在床沿边。

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木木地望着地板。

反倒是她的婆婆王建芬,面目凶狠地站在孟阑珊面前,可孟阑珊越是沉默不语,她就越是来气。

她忽然上前,狠狠揪住了孟阑珊的头发。

“你说不说话!不说话是吧,好,我让你不说话!我看你待会哭的哭不出来!”

“妈!”季新晴大叫了一声。

她赶紧上前推开了王建芬,然后将孟阑珊紧紧地护在了怀里。

季新晴气的胸腔起伏不定。

从她生下孟阑珊起,季新晴便知道王建芬不喜欢她。

可是,她还只是个四岁多的孩子啊,王建芬怎么狠得下心来的?

想起刚刚看到的一幕,季新晴就感到头皮发麻,她赶紧松开孟阑珊,检查着她的头皮,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季新晴却不放心,又弯腰问,“小阑珊,哪里疼告诉妈妈好不好?”

可回答她的却是一声嗤笑声。

“季新晴,她是哑巴你不知道啊!”王建芬从地上爬了起来。

季新晴生怕王建芬又会对孟阑珊做些什么过分的举动,连忙将她护在了身后,然后质问道,“妈,你在做什么!你不知道小阑珊她——”

“该知道什么大嫂?”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个女人。

那是孟秦阅的妹妹,季新晴的小姑子,孟秦玉。

孟秦玉此刻的语气很不善,“知道你的女儿患有严重的自闭症?”

王建芬此时又无赖地坐回到了地上,哀嚎了一声,“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哦!我这儿媳妇真是个白眼狼啊,老孟家好吃好喝地供养了她六年,她就这么对她的婆婆的!哎呦!我这骨头都要散了!”

孟秦玉上前搀扶起了王建芬,然后又质问季新晴,“大嫂,你就是这么对待妈的!你不知道妈的身体不好,经不起折腾?”

管家唯唯诺诺地站在卧室门口,却是什么都不敢出声。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她只是做佣人的,虽然同情季新晴的遭遇,可她也不敢插手。

季新晴坐在床前,紧紧地护着小阑珊。

孟秦玉的目光太咄咄逼人,她只好说道,“妈,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好,我只是看到你——”

孟秦玉立即打断了她,“大嫂,这可不是你一句对不起就能完事的!”

季新晴顿了顿,然后出声道,“管家,你先将小阑珊带回房吧。”

孟阑珊被管家带走后,季新晴才疲惫地从包里掏出一张卡,可她刚将卡递出去就被一双手抢走了。

她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妈,这是爸上个月打给我的钱,密码你知道的。”

婆婆王建芬嗜打牌,这在孟家不是个秘密。

可孟家,能走到如今的地位,全靠着季新晴的公公孟庆容一手打拼。

孟庆容省吃俭用了一辈子,自是不会允许王建芬拿着他的血汗钱去打牌挥霍。

王建芬在孟庆容那里要不到钱,只能将主意打到了季新晴身上。

她要钱的方式,如今也是越来越层出不穷。

她紧紧握着那张卡,却是死咬着刚刚的事不松口,“季新晴,我警告你!你那小杂种要是还不开口讲话,我就将她送走!老孟家可养不起一个精神病!”

季新晴疲惫地坐在床上,再一次解释道,“妈,小阑珊没病,你相信我,我会将她治好的,现在只是时间问题。”

孟阑珊是她和孟秦阅五年前做的试管婴儿。

本以为是个健健康康的小女孩,可当一年后,小阑珊还没有开口讲过一句话时,季新晴才发现了端倪。

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小阑珊患有自闭症。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孟阑珊有严重的心理障碍,她不愿意与人交流,她将自己圈在了她的小世界里。

医生说治愈希望还是有的,只是得看家长有没有那个耐心。

四年来,季新晴从没有放弃过。

孟秦玉却讥笑了一声,“大嫂,你也别自欺欺人了,我劝你赶紧努力点,趁着你还年轻,再生个孩子,不然你到老,都不会有人给你送终。”

“妈,我们走。”

脚步声远去后,季新晴才努力弯了弯唇,收拾好乱糟糟的情绪,走到孟阑珊的卧室。

管家已经离开了,孟阑珊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壁顶。

那张和季新晴有七分相似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表情。

季新晴再一次难受的想哭,可还是忍住了。

她坐在床沿边,温柔地抚摸着孟阑珊的脑袋,“小阑珊,刚刚奶奶是不是揪你这里了?”

孟阑珊的眼珠动了动,可她只是扫了季新晴一眼,就又收回了视线。

季新晴习惯了她的这个反应,自顾自地继续说,“妈妈帮你揉揉,揉揉就不疼了啊。”

孟阑珊没有一丁点的反应。

医生说,孟阑珊的自闭症有点严重,严重到甚至都不愿与最亲近的人开口 交流。

四年了,季新晴一直盼着孟阑珊能开口喊她一声妈妈,可她每一次的尝试,都是以失败告终。

季新晴又弯下腰,冲着孟阑珊笑了笑,她伸手指着自己的唇瓣,一字一顿的说,“妈——妈——”

“妈——妈——”

可孟阑珊这次连目光都懒得施舍给她,直接闭上了眼。

季新晴再一次感受到了无能为力,她失落地坐好,替小阑珊曳好被子,然后轻声轻脚地离开了卧室。

回到房中,季新晴从抽屉里翻出来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合影。

季新晴站在合影中间,围在她身边的是十几个孩子。

这些孩子与孟阑珊的情况是一样的,他们都患有自闭症。

婚谋已久:首席老公缠到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谋已久 或 首席老公缠到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纽约亚洲艺术周|苏富比将于三月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

    纽约亚洲艺术周长久以来一直是纽约全城亚洲艺术盛典。今季,苏富比将于三月荣幸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逾1,500件拍品,包含中国、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艺术品及书画精品,年代跨度从新石器时代直至今日,横跨四千年璀璨历史。除此之外,拍卖期间还将举办一系列业内知名专家学者主持的艺文活动及讲座。拍卖亮点现代及当代南亚艺术展览:3月14日至18日SayedHaiderRaza《LaTerre》估价:500,000-700,000美元从灵感取自威廉·阿道夫·布格罗(RajaRaviVarma)十九世纪经典杰作《

  • 陈坤:有种高级叫性冷淡style。

    生命生而例外生活就是去爱Lifeisdifferent,Lifeistolove编辑:内外先生ID:MRNEIWAI图片:pinterest转载请注明出处懂了高级灰,就懂了生活。「高级灰」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没有多余的附加,却蕴含着智慧。柔和,平静,稳重,和谐,统一,不强烈,不刺眼,没有冲突,内含丰富而单纯。这种调子在高山、草原和沙漠地带都找不到,这是一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色彩。说到高级灰,不得不提起西方灰调大师、意大利著名艺术家:乔治·莫兰迪「GiorgioMorandi,1890—1964

  • 【天境之光】徐龙森&汪涛访谈片段

    本次【天境之光:徐文森水墨装置展】于2月1号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展。伴随展览的开放,艺术博物馆更是设计了一系列帮助观众深入了解中国当代水墨艺术的讲座和活动。2月2号,徐龙森先生更亲临博物馆,通过使用传统工具和材料以及视频图像示范山水画的创造。本文也特此附上了一段徐龙森先生的短片访问,内容来自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亚洲拓展事务执行总裁和中国艺术策展人汪涛博士与徐龙森先生的问答,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了解艺术家创作背后的故事。徐龙森是当代中国最具创造力的艺术家之一,他的大型山水画装置传承自中国传统水墨的精神

  •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 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2018年2月1日至6月24日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徐龙森个展《天境之光》于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展期至六月二十四日。《天光》是徐龙森对应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建筑空间而创作的巨型山水装置,灵感来自号称「中国第一神山」的崑崙。主峰名《天光》,峰柱下配以《山水柱》一组、巨幅立轴多帧。「山水」一词在英语通常被翻译为「LandscapeArt」,然而「LandscapeArt」实在无法準确传达「山水」的文化内涵。在中国,「山水」是歷史悠久的画科,它关注的不是山川河岳的客

  • “碧山堂”《柏氏宗谱》揭秘宝应柏氏:明代从安徽迁入 柏玉春投身革命牺牲

    1870年“碧山堂”《柏氏宗谱》中内容柏“柏”,宋版《百家姓》中排第37位。据2009年国家相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地区柏姓人口总数约为41万,约占中国大陆地区人口总数的0.033%,在所有姓氏人口中列第213位。扬州宝应辖区内的射阳湖及天平等地聚居着1.5万余名柏姓族人,他们的祖先自明洪武年间迁至此地后,便一直祖祖辈辈生活于此。昨日,宝应读者柏基湘通过“碧山堂”《柏氏宗谱》,向记者讲述了宝应柏氏一族的迁徙历程、“碧山堂”堂号的由来以及战争年代柏氏儿女不屈抗争的那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多源流

  • 春白茶值不值得买?看懂这3点就知道!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丨作者:村姑陈《1》雨水过后,春天的脚步近了。昨儿淅沥沥的春雨过后,院子里的草,长得愈发地好。大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之感。与冬天大为不同,门前几颗榕树,停留了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春季,是村姑陈最喜欢的季节之一。爱上春季的理由,不是可以穿连衣裙踏青,也不是能欣赏到杏花微雨的美景,而是春季,有新白茶!一年之计在于春,新一轮的白茶,从春天开始。春天,是白茶品种最为丰富的季节。白毫银针、白牡丹、寿眉,纷至沓来。有不

  • MO2art携手艺术家Garip AY“湿拓画”艺术走进深圳

    “北上广深”,中国一线城市。大都市的夜总是令人向往,霓虹灯彩,车水马龙,但在这样的夜晚里,许多艺术的萌芽、产生及呈现在深沉的暮色里。你在深圳的夜里看过湿拓画表演吗?在2018年1月19和20号晚上,来自土耳其的湿拓画表演艺术家加里普(GaripAy),在深圳深业上城给现场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湿拓画艺术表演。湿拓画,这门古法艺术源起中国丝绸之路,后辗转流传至土耳其。湿拓画,又称为大理石花纹纸艺术。它是一种绘画类型,轻轻滴落在水间的颜料渐渐随水波晕开,等到水上图画完成后,将白纸盖在上面吸取颜料,

  •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小白,你们都做些啥?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青年,这个青年说白了就是小白,啥也不懂刚踏上社会的青少年,虽然也才十六七岁吧,但是还是懵懵懂懂,意识到这个时候,是在一次刷微博的时候,看到某网友摇号摇到8888的车牌却去选择一个普通的号,看到这就让我些许震惊了,因为在我看来这种连号的车牌买的话要不少钱,这要是开在路上,多拉风。自己想象着感受一下都觉得美滋滋的。然后接着又看到网友们的评论:“说8888都烂大街了、估计是五菱神车,不敢挂好牌、车牌太好德华车被曝光的几率很高、还有说开出门交警看一次查一次,假如是面包车的话,更是查;”这

  • 客厅挂什么画好?“山水马良”刘海青山水画装饰财运旺!

    客厅就是家庭的门面,很多家庭都会选择在客厅里装饰上一幅山水画,既能点缀客厅的环境,让客厅充满自然的气息,还可以影响到整个家庭的风水,因而每个懂风水的人都会选择在客厅装饰上一幅山水画,可是谁的字画装饰客厅最合适呢?看过“山水马良”刘海青的山水画你就知道了。刘海青是张大千的再传弟子、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水墨山水画大家,现任于文华阁国礼书画院的副院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的终身研究院,还是国家画院的理事,这些称号和职位足以看出刘海青在山水画方面的造诣极高,用他的山水画装饰客厅不仅

  • 紫砂壶为什么要调砂

    在进行这个话题之前,先说一点不算题外话的题外话,有壶友问小编,紫砂是泥好还是砂好?这个问题其实问的不对,紫砂的泥和砂并非两种物质,而是糅合在一起的,俗话说:泥为肉,砂是骨。紫砂泥中本来就有砂,这里所谓的骨就是指石英颗粒,也就是所谓的砂。而调砂工艺,指的就是在练泥的时候,故意在泥料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或粗或细的熟砂(半熟或全熟,指烧过的砂),以达到一定的目的,紫砂壶的调砂工艺,古已有之,并非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调砂有许多好处,暗藏玄机。调砂是非常古老的一种工艺,我们的祖先在数千年前制作陶器的时候就晓